吃花的女人 - 爱PIA戏网

【86297】吃花的女人 举报

药店笔莲
虐恋/苦情 现代/都市 字数:8054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现代/都市

字数:8054

创作来源:多篇拼接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授权方式
注明出处
更新时间

更新:2020-10-21 22:04:35

首发:2020-09-26 11:26:27

角色(男 0 / 女 2)
女人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m8MKuaPTRbFhtKraU0iIQ 提取码:oyy2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音效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m8MKuaPTRbFhtKraU0iIQ 提取码:oyy2; BGM请自理(建议无BGM)
复制 收藏(31)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音效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m8MKuaPTRbFhtKraU0iIQ 提取码:oyy2

BGM请自理(建议无BGM)

【YX-01】钥匙开门+脚步+翻找东西+花盆摔碎的声音

女人: 这又是怎么了?

花: 隔壁的虎刺梅掉下去了。

女人: 真遗憾。隔壁阿姨应该好好管管她的孙子,那孩子总是闯祸。

花: 不是那孩子干的。

女人: 谁知道呢?也许是阿姨擦玻璃的时候碰掉了。

花: 我不这么认为。

女人: 是吗?你可真是一盆有思想的花。

花: 我认为那盆虎刺梅想翻窗子回家,不小心失足掉下去了。

女人: 哦,很精彩的猜想。你能回到桌子上吗?我需要你安静一会儿。

花: 当然。你还好吧?

女人: 有问题吗?

花: 今天你看起来不太一样。你换了衣服,跟你出门时的衣服不一样了,你还洗了头发。

女人: 哼,你知道的可真多。

花: 有柠檬水吗?

女人: 你不能在晚上喝柠檬水。

花: 你想知道邻居的虎刺梅是怎么掉下去的吗?

女人: 不想。

花: 哦……事实上,我很想告诉你他是怎么掉下去的。

女人: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花: 你这么说我有点伤心。我超级聪明,可是没人愿意跟我说话。

女人: 我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不想听一株聪明过头的夹竹桃分析一盆虎刺梅的死因。

花: 可是自从你回来你什么都没做,除了把你买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再一样一样放进去。

女人: 哦,是这样吗?我……

花: 我看见你买了柠檬水,我很想喝一小杯,就一小杯……

【YX-02】倒水搅拌喝水

女人: 我想安静一会儿。

花: 但是为什么你买了这么多酒?你以前从来不喝酒的。

女人: 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养一盆夹竹桃而不是一只猫吗?因为植物不会叫也不会思考。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是一株爱唠叨并且胡思乱想的夹竹桃!

花: 我只是好奇……

女人: 请你安静!否则我就收回柠檬水。

【YX-03】坐下+喝水

花: 我依然觉得你有点……忧郁。非常明显……能跟我说说吗?现在你可以收回我的柠檬水。

女人: 忧郁?不……邻居的虎刺梅是怎么掉下去的?

花: 我认为他想从你卧室的窗台爬到隔壁阿姨的窗台,结果一脚踩空就掉下去了。

女人: 为什么他会在我的窗台上?

花: 最近他总是喜欢趁你不在遛过来。

女人: 哈!一盆喜欢偷偷爬到我窗台上来的虎刺梅!

花: 在你跟你的未婚夫去挑选戒指的时候。

女人: 你要我相信一盆虎刺梅会爬墙过来,就像小伙子从姑娘的窗子进去偷情?

花: 完全正确。

女人: 那么接下来你就会说那个他私会的姑娘就是你了?

花: 这就是我想说的。

女人: 谢谢你,花,你说我今天有点忧郁,没错我是有点忧郁,谢谢你给我讲了这么个可爱的笑话。

花: 不,我是认真的。当然,没人会把一株夹竹桃的话当真。

女人: 全世界都在恋爱!连我的夹竹桃都在跟隔壁的虎刺梅恋爱!

花: 我非常爱他!

女人: 一株植物,居然高谈阔论着爱情!

花: 请你相信我,并且把我送给邻居吧!

女人: 这太荒唐了。我不会随便把我的东西送给别人。

花: 以爱情的名义……

女人: 可那盆虎刺梅已经摔下去了,摔得粉身碎骨。

花: 但是隔壁还有一盆含羞草。

女人: 你不会也爱上了那盆含羞草吧?

花: 我爱上他了!

女人: 水性杨花!

花: 我是花啊!不让我水性杨花我还能干嘛?而且我是有毒的夹竹桃。

女人: 可是那盆虎刺梅刚刚从我的窗台掉下去!

花: 他是花啊!花盆不就是用来往楼下摔的吗?

女人: 你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

花: 拜托!我们这些花早晚都会死掉,我们会因为浇水不够而渴死,会被摘走变成干尸,会生病而死,也会被任性的姑娘扔下去……就像人也早晚会因为各种原因死掉一样。

女人: 可是我们有同情心……

花: 那是因为你们活的太久啦,所以你们不知道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谁知道我哪天会摔下去?

女人: 这算什么理论!花和人的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你可以不用再争论了,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把你送给别人的。你是属于我的。

花: 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呢?在自欺欺人这一点上,人类真是登峰造极了。

女人: 难道你不是属于我的吗?我从市场上买到你,给你浇水,把你放在阳光底下……

花: 可我依然不属于你,我属于泥土,空气,阳光,我是属于自然的。

女人: 我的花,我的工作,我的未婚夫,我的生活,这一切都不是属于我的……这让我感到恐惧。

花: 你怎么了?

女人: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

花: 你非常悲伤!我想这是一种病,现代人的通病,不知道为什么的忧郁,我在网上查过,这叫忧郁症。

女人: 网络把人变傻了,却把花变聪明了!

花: 是的,超级聪明,因为每天呆在房间里很无聊。今天我读完了整本匈牙利语字典,这是我学会的第九门语言了,可是总没有人跟我说话。我还顺便读了本《费曼物理学讲义》,是本挺好玩的书,如果你有时间也可以读读。

女人: 很好,读点书可以让你更加充实。

花: 即使这样我也无法像你那样生活。当我看着你每天在电脑前面打字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因为我是绝对孤独的。

女人: 是的,工作意味着社会关系,人们必须有点社会关系,否则会没有安全感。我憎恨这份工作,我每天在杂志上堆砌毫无意义的文字,而不是我想象中的发表观点……可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花: 你最近不是升职了么?

女人: 可是看看我得做些什么!主编要求我用半本杂志的版面写关于《大地黑帮录》的内容!你看过那部电影吗?人人都说它是一部杰作,可我却觉得简直烂得一塌糊涂!我还得用半本杂志的版面采访和评论!

花: 我下载到了那部片子,简直就是一坨屎!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说那部电影棒极了。

女人: 我确实不能继续工作了。

花: 我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你不可能穿着这样一身不搭配的衣服从公司回来。我超级聪明。你辞职了?

女人: 还没有,可我应该那么做。

花: 是的,你该那么做!

女人: 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花: 我能理解。

女人: 你能理解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

花: 当然,我是一株没有工作的花!生活是有点单调,但这没什么。大家都说女人不应该为了家庭而放弃事业,可是我想说这话的人并非是女权主义者,反而是那些无力支撑整个家庭的男人……

女人: 家庭?

花: 你快结婚了,看,你可以不用再穿土气的职业套装,而能换上随便的衣服了。并且不会像我这样游手好闲,以后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挑选窗帘,做精致的点心,给你的孩子读睡前故事……

女人: 我要结婚了……

花: 快给我讲讲你们是怎么挑选结婚戒指的?我想那一定非常幸福!我可从来都不会经历这样的事!

女人: 哦……让我想想……

花: 哪里能买到结婚戒指?是像超市一样的货架上摆满了闪闪发光的戒指吗?

女人: 不,那是个珠宝店。没有超市那么大,没有那么多的货架。那是水晶般的柜台,每一样珠宝都备受瞩目地占据一大片空间,一点都不像超市。

花: 是的,闪闪发光的小玩意们需要更多的空间安放它们的光芒。

女人: 柜台前面有一排精致的高脚凳,它们都是透明的,女人们可以优雅地坐在上面挑选首饰。

花: 我相信你坐在那里一定非常地优雅!

女人: 柜台上还摆着一只透明的花瓶,里面有长着绿色大叶子的水生植物。

花: 我多希望自己是珠宝店柜台上的一盆夹竹桃。

女人: 我也希望自己是一盆植物,什么植物都好。

花: 别开玩笑了,然后呢?你从那些美丽的小东西当中挑中了一个吗?

女人: 没有……它们都很漂亮,我不知道应该选哪个好。

花: 那么后来你们是怎么挑选的?

女人: 我的未婚夫选择了一枚戒指,他觉得很漂亮。

花: 你也觉得很漂亮吗?

女人: 当然,它们都很漂亮。

花: 所以你们买了那枚戒指,戴在手上,然后亲吻对方!哦,这真是太美了,在那些钻石光芒的闪耀中亲吻对方,然后你们很快就会结婚了!

女人: 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花: 然后你就不用再熬夜完成主编交给你的任务了。

女人: 是的,我不用再熬夜写稿子了,我甚至不用再见到主编了!她身上有一股大蒜味,却总觉得自己喷了高级香水!

花: 你可以花点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

女人: 我想学习编织帽子,在博客里写点自己的观点,还有我喜欢读书……

花: 你尽管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用再费力气赚钱了。

女人: 是的!我只需要挑选窗帘,做精致的点心,给孩子读睡前故事。

花: 你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你们给他一个好听的名字并且祝福他。

女人: 这一切都那么美好,让我想狂喊高呼,生活!

花: 能让我看看你的戒指吗?

女人: 什么戒指?

花: 你刚刚买的戒指啊。

女人: 刚刚……等一下。

花: 怎么了?

女人: 我……暂时还不想说关于戒指的事。

花: 我明白,我不能随随便便地看高贵的戒指。我们说到哪儿了……你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你们给他一个好听的名字并且祝福他。

女人: 这一切都那么美好,让我想狂喊高呼,生活!

花: 你会拥有更多的花!

女人: 是的!我也喜欢养植物,可我现在实在太忙了。如果我闲下来,一定会养更多的花。

【YX-04】打火机点烟音

花: 然后你就会把我送给邻居阿姨了。

女人: 不,我需要你。

花: 哈!你会有一个男人的陪伴,你不是孤独的……

女人: 可我依然孤独!

花: 我就知道,你不会结婚的。

女人: 我会结婚的!

花: 你们刚才根本就没有买戒指。

女人: 可是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买戒指的事。

花: 是我说的,你根本不敢提怎样戴上戒指。而且你一直都没解释你的衣服跟头发是怎么回事。我超级聪明。

女人: 好吧,后来我们没买。

花: 发生了什么?你们走到水晶般的柜台前……

女人: 我坐上精致的透明凳子……

花: 柜台上还摆着一只透明的花瓶。

女人: 里面有长着绿色大叶子的水生植物。

花: 然后他挑了一枚很漂亮的戒指,你却没有买?

女人: 我没有买。

花: 那你做了什么?

女人: 我抄起那个花瓶,往他的脑袋上狠狠地砸过去!

花: 什么?

女人: 那些绿色大叶子飞出来,到处都是水。我的衣服弄湿了。

花: 你的未婚夫怎么样了?

女人: 血从他的头上渗出来,然后他满头都是血!

花: 我的天啊!

女人: 他晃了晃就倒下去了,然后他死了。

花: 你杀了他?

女人: 是的!

花: 你会被抓起来的!

女人: 所以我换了衣服,这样他们就不知道是我干的了。

花: 可是珠宝店的老板和那里的顾客都知道!

女人: 哦,对了,所以我顺便把他们都杀了。

花: 可是总会有人问你,你的未婚夫到哪儿去了?

女人: 我再也不会去上班了,以后我哪儿也不去,谁都不会找到我。

花: 你竟然会做这样的事!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女人: 因为我憎恨我的未婚夫!

花: 憎恨!除了在童话和电影里,我几乎没听说过这样的词。

女人: 没错,我恨他。

花: 为什么你会恨他?那可是你要结婚的人!

女人: 但是我恨他!

花: 你跟他有血海深仇,你跟他在一起其实是试图谋杀他?

女人: 不,他不是我的仇人。

花: 他最近爱上了别的女人?

女人: 看起来他只爱我。

花: 他是个美国间谍,而你是政府的秘密情报员?

女人: 他是建筑师,我是杂志社编辑。

花: 他究竟做了什么让你恨他甚至杀死他?

女人: 他什么都没做,就跟平常一样,他的笑容很温柔,他挑中了一枚戒指,戴在手指上。

花: 我不明白。

女人: 我也不明白!很多事情我都不明白!可是如果换种说法你一定会觉得这天经地义。比如我憎恨我的工作,不是因为工作是我的仇人、工作爱上了别人或者这份工作是反间谍,仅仅是因为它无聊并且无聊的没有止境,所以我憎恨它。

花: 嗯,我经常看到人们在博客上说憎恨自己的工作。可是说到人……

女人: 说到人一切就完全不同了是吗?是的,如果你憎恨一个人,那么他可能谋杀了你的父亲,抢劫了你一个月的工资或者是发动了战争……绝不可能以为一个人无聊就憎恨他,这是应有的礼貌。可为什么不能呢?抛开礼貌这码事不说,为什么我就不能因为要与一个无聊的人共度余生而憎恨这个人呢?从理论上来讲我可以!我可以憎恨珠宝店的老板,因为他为了卖出一枚戒指而称赞我倾国倾城,这实在令我恶心。事实上我是在这座城市里永远不会被人发现的一只蚂蚁,我因此而憎恨珠宝店的老板!我憎恨我所有的同事们,因为她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丈夫或者男朋友,每次听到她们的谈话我就觉得我必须得恋爱!我恋爱了,她们如愿以偿,然后她们又邪恶而愚蠢地告诉我,我的男朋友是多么优秀,让我觉得我必须得结婚。我因此而憎恨她们!我可以憎恨这个城市,即使我住在这城市的一小块土地上——确切地说是悬在45米高半空中的一个水泥盒子里,很多人甚至连这么一小块空间都没有,但我依然憎恨这个城市,因为我每天必须看见的人群而憎恨它,因为我必须呼吸的污浊空气而憎恨它!我甚至可以憎恨这个世界,我有太多的理由憎恨它不是吗?如果我可以的话我就用硫磺铺满整个地球然后点燃它!

花: 世界末日!

女人: 我可以那么做是不是?我是说……我有理由那么做!如果这种仇恨成立的话,就算我毁灭整个世界都只是一次复仇,而每次复仇,必尽心尽力。所以我杀了他!

花: 你杀了他!

女人: 我需要喝点东西。

花: 柠檬水?

女人: 我要喝点酒。

花: 我可以再来点柠檬水吗?

女人: 当然可以。

【YX-03】坐下+喝水

女人: 你觉得怎么样?

花: 味道很浓,感觉就像新鲜的柠檬。是我喜欢的那种。

女人: 我是说这件事。

花: 什么事?

女人: 我杀了我的未婚夫。

花: 干得漂亮。

女人: 你真的这么认为?

花: 我是花啊!你该不会相信一盆花的见解吧?

女人: 但是你超级聪明!说实话,你怎么认为的?

花: 干得漂亮。

女人: 你能说得详细点吗?

花: 干得非常漂亮。

女人: 就这些?我做了自己喜欢的事,这件事干得漂亮!但这是对的事吗?如果你是我,你会这么做吗?

花: 如果我是你,我会这么做的。但我只是一盆花,我什么都做不了。

女人: 但我是有手有脚的人,我可以做点什么!

花: 这多么令我羡慕。你创造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悲剧。

女人: 哦,谢谢,我喜欢“悲剧”这个词。

花: 是的,现在这个词非常罕见。但是你的行为确实配得上这个词。你让我震撼!你让我感觉到你前所未有的美——毁灭的美感!

女人: 谢谢!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花: 是呀,我感觉也很棒。但是我想知道,你会怎么跟你的父母说这件事。

女人: 告诉他们我不会结婚了。

花: 他们不会相信的。

女人: 那又怎样,反正已经没有人跟我结婚了。

花: 如果他们追问你原因,你会告诉他们事实吗?

女人: 当然不会,他们会吓坏的!别担心,他们在很远的老家,什么都不知道。

花: 可是如果他们到这里来呢?

女人: 他们不会来的,如果我不结婚,大老远的要坐三十个小时的火车,他们来干什么呢?

花: 但是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女人: 他们不会在路上的……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

花: 他们已经在路上了。这句话我没用“如果”开头。

女人: 你怎么知道?

花: 今天早上你走之后他们的电话留言。

女人: 这不可能!他们为什么不打我的手机……我关机了……是的,这可怎么办……留言说什么?

花: 没什么,非常简单地告诉你他们在路上了,来帮你准备婚礼。

女人: 不!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不要来得这么早。

花: 听起来他们好像完全没把你的话当回事,他们非常高兴。

女人: 为什么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过我说话!从来没有,好像我一直是一只令人无法听懂的小麻雀!

花: 这真奇怪,说实话,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绝对不能忍受。

女人: 这当然让人无法忍受,可奇怪的是我忍受了二十年!

花: 二十年!那是我奶奶的奶奶的奶奶还活着的时候!

女人: 是的!我说“我吃饱了',他们一定会继续把菜放在我的碗里;我说“我不喜欢音乐,我想学游泳”,他们却把我送去上钢琴课;我说“我讨厌粉红色”,他们却把我的房间漆成粉红色,还搭配了粉红色的被子和枕头。好像他们有选择性失聪的毛病!而这一切,我竟然统统接受了!

花: 所以你必须像他们要求的那样结婚了?

女人: 我以为只要离开他们,生活在遥远的地方,我就可以自己做主了。可现在我觉得这不现实,我依然在按照他们希望的样子生活,他们在电话里说我该结婚了,我就鬼使神差地真的找了个人结婚!更加可悲的是,我压根儿不知道给自己做什么样的主!一旦我静下来想想自己到底要什么,脑子里就一片空白!

花: 可是你已经决定做一个独立的人!从今天开始。想想你刚才说的话吧,你杀了人,生活整个都不一样了,你必须同旧生活决裂!

女人: 我多希望是这样!改头换面,在死亡的面前狂喊高呼!

花: 但这不是事实,你刚才说的是谎话。

女人: 你怎么知道?

花: 因为我超级聪明。你头发上的水不是溅上去的,而是一大盆水从头上浇下来,所以你头发的纹理被拉直了。你的手是干净的,你没有杀过任何人。

女人: 不能算假话,我没必要对你撒谎,我刚才只是真的很想那么说,就像一种不能阻挡的欲望!

花: 那么事实到底是什么?

女人: 我们去了珠宝店。

花: 水晶般的柜台,透明的凳子,闪着光的首饰,然后呢?

女人: 柜台上有一个透明的玻璃花瓶……

花: 里面长着大叶子的水生植物。然后呢?他挑了一个戒指吗?

女人: 是的,他挑了一个戒指。

花: 你做了什么?

女人: 我抄起柜台上的花瓶,用花瓶底部砸了他的头。

花: 他怎么样了?

女人: 但我忘记了这是一个装着水的花瓶,花瓶里的水全都洒在我的头上,那些绿色的大叶子也盖在我的头发上和肩膀上,我浑身湿漉漉的冷得要命,而且那样子一定可笑极了!

花: 哈!那真是非常时髦的打扮。

女人: 他的头上被撞出了一个小洞,看起来就好像一只苍蝇趴在那儿。他站在那儿,眼睛瞪得大大的,像个木头人。

花: 他没死?哦,当然,一只花瓶是不能砸死人的。

女人: 有那么一段时间,谁都没动,珠宝店里所有的人都没动,时间仿佛凝固了,每个人看起来都像哈哈镜里被扭曲了的影子。突然,他回过神来,伸出一只手拉住我……

花: 谢天谢地,那个可怜的人还活着。

女人: 他好得很。可是被他一拉,我提着电脑的手松了,我的电脑掉了下去,里面装着即将出版的杂志中我负责那部分的所有内容,但是我的电脑摔坏了。

花: 那是你升职以来的第一个任务!

女人: 是的!我没办法去跟主编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 那就别解释了,既然你没杀任何人,你可以光明正大地辞掉那份工作,也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结婚。你不是已经做好准备改变生活了吗?

女人: 可那只是些愚蠢的幻想。我怎么能辞职呢?我厌恶这工作可必须靠这个养活自己,我也不喜欢我的未婚夫,但他是多么爱我啊:我没有理由不跟他结婚!况且我的父母已经在路上……

花: 你刚才说你憎恨你的未婚夫!

女人: 我多希望我憎恨他!我多希望我有足够的理由支持自己离开他!

花: 那么你究竟为什么突然要用花瓶砸他?

女人: 因为他挑了一枚戒指并且试戴在手上。

花: 这算什么理由?

女人: 你还记得吗?我们当时正坐在水晶般的柜台前,透明的高脚凳上,柜台里华丽的首饰和干净的大叶子水生植物……

花: 没错。

女人: 然后他把钻石戒指戴在手上,伸出手,钻石在他的手指上闪光。

花: 这有什么不对头吗?

女人: 很不对头。我看到他的指甲,很久没剪的指甲黑乎乎的,就那么不知廉耻地放在那个干干净净的闪着光的柜台上!我在看着他,珠宝店的老板也盯着他的指甲看,珠宝店里的人都在看着他,而他竟然毫无察觉地就那么让所有人看着!

花: 只是因为他的指甲?这有点……荒唐!

女人: 可事情就是这样的!在此之前我是有点讨厌他,他这人有点无聊,长得也一般,没什么吸引人的。可是另一方面,他人很好,诚实又体贴,并且有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最重要的是他深深地爱着我!就像我在用一架天平衡量他,两边是平衡的。可是当我看到他脏兮兮的指甲,厌恶他的那一端就好像突然增加了一根稻草,天平一下子就倾斜过去了。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委屈,好像周围的人都在回头看我,我突然十倍地讨厌他……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花: 你因为这个憎恨他?

女人: 不,我不敢用这个词,它只能存在于我卑微的,不为人知的想象里。

花: 是的,这个词需要勇气。

女人: 而我没有那种勇气。我得修好电脑,低三下四地跟主编解释然后连夜赶稿子——理论上我能这么做。然后我要向我的未婚夫道歉,并且继续容忍他的长指甲——理论上我也可以做到。这样在我父母到达的时候他们会看见,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并且要结婚了,一切都跟他们设想的一样!哦,他们对我寄予了多少爱和希望啊!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花: 这可真要命,我只要想想就会觉得浑身像脱了水一样,幸好我是一盆花。

女人: 我总是在想,我懂得很多很多的道理,却难以判断这些道理的是非对错。照这么看来,一盆花比一个人幸福得多,因为不必判断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摘下花的一片叶子,吃掉)世界,或者什么都没有。

花: 嘿!我是有毒的!

女人: (继续吃花的叶子)我既不能与一切决裂,又不能放下自尊乞求怜悯。

花: 停下!这很危险!你会中毒的,这是致命的毒!

女人: (继续吃花)由于我们的卑微,生命只能是一场闹剧。唯有义无反顾地了断,才能让生命有意义。

花: 听我说,你还年轻,作为一个人来说。生活很辛苦这我知道我深深地同情你我会留下来陪着的请你不要这样……

女人: (继续吃花)就像一盆随时会被丢出窗外的花,死亡也是偶然。(没有声音了)

花: (静默一会儿)愿神明怜悯,了却她的孤独。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