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51】普本·燕离巢(二)

作者: 鹧鸪哨
排行: 戏鲸榜NO.20+
【禁止转载】 普本 / 古代 字数: 5949
4
5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3男2女
作品简介

再续一个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1-14 01:07:30
更新时间 2021-01-14 10:44:08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孙如海

男,0岁

内卫都统,青攻

楚万州

男,0岁

问剑书院掌门,青叔

肖博

男,0岁

楚国皇帝,帝王音,青叔

陈疆

男,0岁

楚国元帅,青叔,攻

秦月白

女,0岁

凌波阁掌门,少御

展开

燕  离  巢(二)

编剧:鹧鸪哨/白泽

【BGM起入】

旁白:建元三十八年,六月。凌霄峰上燃起半个月未曾熄灭的大火,彻底断绝了这个传承已有千年的江湖圣脉···楚都郢州,泰和殿外站立着三个身负枷锁的囚徒···

【脚步声停】

陈疆:启禀陛下,问剑书院掌门楚万州携其女楚千寻,其养女洛樱殿外求见。

肖博:(暴怒)这无耻老贼,以下犯上!给寡人押上来!

【众人脚步声,锁链声,下跪】

楚万州:小人楚万州,拜见陛下···

洛樱:哼!楚掌门,事到如今你怎么还在这暴君面前摇尾乞怜?笑话!

陈疆:大胆!好你个不知死活的苗女,竟敢仰面视君?来人啊···

肖博:陈帅莫要心急,我们且听听今天楚掌门,有何话讲?

楚千寻:陛下!民女楚千寻···求陛下开恩···饶我父亲一条性命,我愿替父偿罪!

【脚步声停】

肖博:哎···楚万州啊楚万州!二十八年了,二十八年了啊!你且抬起头来,看看那大殿横梁上的枯手!

楚万州:(混响)师兄···

肖博:寡人还记得,二十八年前,就是你啊···是你斩断了国贼陆开的右臂!那一天,你也是这般跪着求寡人放过你问剑书院!寡人做到了,陆开一条手臂,换你问剑书院二十八年太平!

楚万州:(惶恐)陛下金口玉言···小人···小人如今···

【挥袖】

肖博:如今你这老贼,以下犯上,杀了我楚国这么多军士!怎么?给寡人当狗当累了···又想做大侠了?

楚万州:陛下···小人罪在不赦!只是求求您···求求您···

楚千寻:爹爹···呜呜呜···

洛樱:楚万州!你能有点儿江湖中人的风骨吗?这狗皇帝明显就是在玩弄我们!啊···

【踢断小腿】

陈疆:小贼!老夫劝你老实点儿!免得死到临头···难有个痛快!

楚万州:陈帅···陛下!陛下开恩呐!小人死不足惜,只求陛下法外开恩!

【连续磕头】

肖博:老匹夫,如今你跪地求饶,是想让寡人饶你两个女儿不死么?是也不是?

楚万州:(同入)是···

楚千寻:(同入)不是!

洛樱:(痛苦同入)不是···

陈疆:哈哈哈哈···你们妇女三人倒是可笑,一问三答!

【踩踏手指】

楚万州:(闷哼)嗯···只求···只求陛下能饶过我两个女儿!

楚千寻:(哭喊)爹!!!!!

洛樱:(恍惚)师父···

肖博:(暴戾)混账!若轻饶了你们,寡人有何颜面做这一国之君!不过你这老贼,毕竟也为我楚国朝堂兢兢业业做了二十八年的狗,寡人便给你两个女儿一线生机。

楚万州:啊?!谢陛下!谢陛下!

陈疆:不可啊陛下!楚万州以下犯上,这两个女贼同气连枝!臣···

肖博:陈帅!寡人心中早有定夺!你且···稍安勿躁!

陈疆:臣···臣遵旨!

【脚步声停】

肖博:(阴毒一笑)楚万州啊!寡人觉得,你这两个女儿之中,得有一人给大楚的军士偿命!

【匍匐抱腿】

楚万州:陛下···陛下开恩呐!小人以下犯上,罪不容诛···只求陛下放过我两个女儿!

陈疆:(混响)妙啊···杀人诛心!

【一脚踹开】

肖博:楚万州,你看看她们···一个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一边是无生而养的女徒弟。孰生孰死?(指着楚万州)君一言以定之!

楚千寻:陛下,民女楚千寻愿偿父罪!

洛樱:狗皇帝!要杀要剐,冲我来!

楚万州:陛下···陛下···

【揪衣领】

陈疆:留给楚掌门的时间不多了,片刻犹豫,你两个女儿都留不住!

肖博:怎么?选不出来?那寡人帮你选!虎毒不食子,当然选自己的女儿活啊!寡人要是有这么个女儿,定视她为掌上明珠!

【闪回】

孙如海:那穿白衣的女子,就是国贼陆开的妻子秦月白!给我杀!!!!!!!

【众人脚步声停】

内卫:大人!前方五里,半山腰处有座山神庙。

孙如海:追!

孙如海:(混响)师娘···你可千万别在里面···

【开门,脚步声停】

孙如海:搜!

秦月白:(混响)追得这么快···孩子啊,你别乱动···娘好痛啊···

【流血声】

秦月白:(混响)这孩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这个时候!你可要我怎么办啊?

【众人脚步声,柴草翻动声】

孙如海:(混响)这···这是师娘的剑鞘!

孙如海:你们快去山神庙后边探探足迹!秦月白可能已经跑了!

【众人:是!脚步声】

孙如海:(混响)师娘···你要保重啊!

【婴儿啼哭】

秦月白:(混响)你这孩子...还真是我的冤家啊...怪不得人家都说,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难日,古人诚不欺我啊。

【众人拔剑,敲击地砖】

内卫:孙统领!秦月白就在这地砖下边!

【中剑,倒地,破地轻功落地】

秦月白:孩子···今天娘亲哪怕是死,也会带你出去!

孙如海:(混响)师娘···得罪了!

【轻功落地,打晕】

内卫:哎!统领好身手啊···陈帅说···

【脚步声近,剑气,倒地】

内卫:大人···你?!

孙如海:谁让你们动她的!嘿呀~~~~~~~

【众人惨叫,斩杀,倒地】

孙如海:这孩子···哎!

【闪回】

陈疆:好!楚万州,从今天起,你便是问剑书院的掌门。我希望你是我手底下,最听话的一条狗。

楚万州:万州明白···

陈疆:狗可不是这么讲话的。

楚万州:(屈辱)汪···汪···汪

陈疆: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闪回】

楚万州:(混响)大军如潮水般退去,书院的弟子们,挣扎着、互相搀扶着,站起身子来···悲愤地看着我···

【开门,关门,脚步声停】

楚万州:(喃喃)师父···师兄···如今种种···万州是对是错啊!

【婴儿啼哭,脚步声,抱起】

楚万州:(混响)这孩子···是何人放在我床上的?

【婴儿啼哭,衣服摩擦声】

楚万州:(混响)还是个女孩···她襁褓上的布料,怎么有这么多剑痕···

【衣服摩擦】

楚万州:(混响)还好···没受伤!好轻啊···这孩子轻得都估不出斤两了···

【婴儿哭声,哄一哄,婴儿哼唧】

楚万州:小娃娃,你着凉了···小脸都白了···

【婴儿咿咿呀呀】

楚万州:(宠溺)小娃娃,是谁把你放在这的?你父母是谁啊?罢了···孩子,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楚万州的女儿!你叫···千寻,楚千寻!

【婴儿咿咿呀呀】

【闪回】

门人:唉唉唉,听说了么?掌门不知道从哪捡回来个女婴!天天让我们熬米汤呢!

门人:哼!你看他那给陈疆当狗的嘴脸,保不齐是陈疆的私生女呢!哼!

门人:嘘!隔墙有耳!

门人:搞不好,是他自己外边私会野女人生的呢!

【闪回】

【柴火噼啪,远处争吵,拍手声】

洛樱:娘亲,外面在吵什么呀。

母亲:来了个外乡人,吵着嚷着要拿走我们的苗族圣典《五毒经》,这不是,你爹爹正带人和他理论呢。

洛樱:噢,就是那个您教我的···

【拔剑】

吕丞:多说无益!《五毒经》你们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父亲:你干什么!借不到就要强抢么?!我们苗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村民:休要放肆!族长,这汉人毫不讲理!

父亲:后生,你···

【剑气,倒地,尖叫,开门声】

母亲:樱娃子!外边出事了,娘出去看看。

【撞击木板,斩杀,开门关门】

母亲:(虚弱)樱娃子···快···快躲进柜子里去!樱娃子,藏好,千万!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洛樱:(害怕)血···娘···呜呜呜···

【踉跄脚步声,关柜门,斩杀,惨叫倒地】

洛樱:(混响)娘···娘···救我···娘···我好难受···喘不上气···你的手好凉啊···娘···

【闪回】

【柜子倒塌,咳嗽声,脚步声停】

洛樱:(哭泣)娘···你怎么了···你的手指呢···手指呢?

【柜门声】

洛樱:(哭泣混响)娘亲的手指,竟然就像几颗钢钉一样嵌在了那扇被我刚刚推开的柜门上。

【拔手指,衣服摩擦】

洛樱:(哭泣)娘亲,这样就不疼了,不疼了···

【脚步声起入】

洛樱:(混响)爹爹···娘亲···族人···他们都睡得太死了···不喝水吃饭怎么能行?

【乌鸦叫】

洛樱:(哭泣混响)我会洗衣、打水、生火、做饭···我踩着那个我以往用来坐着看娘亲忙里忙外的小板凳,站在灶台前。这七天里我每天都忙极了,全村人都等着吃我做好的饭菜呢。离开温暖的炉灶,冰冷的雪花把我的手臂冻得通红···

【闪回】

【乌鸦叫,倒水】

洛樱:爹爹,喝水...小心烫...

楚万州:孩子,跟我走吧。

洛樱:我不能走,乡亲们还都等着我照顾他们呢。

楚万州:...孩子,他们已经死了...

洛樱:你骗人!你们汉人都是坏人!我才不会跟你...

【点穴】

楚万州:唉,作孽啊...

【闪回】

【小孩脚步声停】

楚千寻:爹爹,我病好了您就出去!哼···都不陪我玩!

楚万州:爹爹这不是回来了嘛!你看,爹爹还给你带来了个小师妹呐!

【衣服摩擦】

楚千寻:哎?这是谁啊?

楚万州:这个小妹妹叫洛樱,是爹爹路过一个小村庄时捡到的,洛樱妹妹很可怜···你要好好照顾她啊!你已经学会的武功,就要教给洛樱小师妹哦!

楚千寻:哈哈!我当师姐啦!

洛樱:(怯懦)···千寻师姐好!

楚千寻:你好呀,洛樱小师妹,走!师姐带你出去玩!

【闪回】

楚千寻:洛樱师妹,我们今天学春秋剑法!你准备好了吗?

洛樱:师姐···什么是春秋啊?

楚千寻:额···春秋···春秋就是···一个年代!

洛樱:什么···是年代···

楚千寻:啊?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年代···哎呀,你跟着我练就好啦!第一招——公羊式!

【挥剑】

洛樱:公···公养式···

楚千寻:不对不对!是公羊式!咩咩羊的羊!

洛樱:哦···公羊式···

楚千寻:哈哈哈哈···对啦,我们开始!

门人:你看看你看看!大女儿都不明不白的···现在又来个苗家女娃娃···掌门这是做什么啊!

门人:谁说不是呢!未婚有女···问剑书院的连都让他楚万州丢光了!哎···

【闪回】

【开门,脚步声停】

楚千寻:洛樱师妹,你怎么不开心啊?

洛樱:没事···师姐···

楚千寻:有没有事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骗得了师姐吗?说!

洛樱:师兄弟说···说我是野孩子···

楚千寻:啊?他们怎么那么坏!谁说的,你告诉我!看师姐怎么收拾他们!

洛樱:可是我···本来就是个野孩子···

楚千寻:不!你是爹爹的养女,是我楚千寻的小师妹!

洛樱:师姐···谢谢你···

楚千寻:洛樱师妹,你今年多大啦?

洛樱:按照你们汉人的算法···我今年···十八了。

楚千寻:哎呀···都是大姑娘了!这把青鸾剑是我十八岁的时候爹爹送给我的,今天我把它送给你!

洛樱:师姐···这礼物太贵重了!

楚千寻:唉唉唉!你收下!我听说书的师兄讲过好多江湖故事···里边都有男男女女的···结义···结合···结什么来着?哎,就是以后要互相照顾那种···

洛樱:师姐,是结拜么?

楚千寻:对!就是结拜!来!今夜皓月当空,我们结拜吧?

洛樱:啊?不用告诉师父么···

楚千寻:告诉爹爹干嘛?这是我们两人的事!

【点火,下跪】

楚千寻:黄天在上!

洛樱:厚土为凭!

楚千寻:我,楚千寻!

洛樱:我,洛樱!

楚千寻:从今日起,结义金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洛樱: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师姐啊···能不能不说死啊?

楚千寻:害!那都是前人的誓言,我们···但求同年同月同日不死!哈哈哈哈哈···

【脚步声停】

楚万州:胡闹!哪有这么儿戏的誓言?

楚千寻:爹爹!我和洛樱师妹结拜了!

楚万州:哎···爹爹看到啦!

洛樱:师父···我···

楚万州:哎!既然都结拜了···你也该随千寻改口了吧!

洛樱:······

楚千寻:洛樱!快叫爹爹啊!

洛樱:(哽咽)···爹···爹爹···

楚万州:哈哈哈哈哈!我楚万州好福气啊,有了两个女儿!

【闪回】

【咳嗽声】

陈疆:楚掌门···两个女儿谁生谁死···你想好了么?

楚万州:我···我···

肖博:片刻犹豫,寡人立刻教人将她们剁成肉泥!到时候,你可是一个女儿都没有啦···哈哈哈哈···

楚千寻:(同入)她生!我死!

洛樱:(同入)她生!我死!

楚万州:(艰难)陛下···小人···小人选千寻!小人选千寻活命!

楚千寻:爹!!!!!洛樱···

【脚步声,衣服摩擦声】

肖博:哈哈哈哈哈哈!苗家女娃娃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所谓的江湖人!满口侠义,生死关头还不是自私自利!你拜他做师父,他视你为何物?!

洛樱:(失神)爹···师父···

肖博:好啊!楚掌门选的好!苗人擅毒用蛊,寡人最恨擅毒用蛊之人!来人啊!

内卫:在!

肖博:给寡人把这苗木打入教坊司,终生为妓!寡人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哈哈哈····

【拖拽】

洛樱:狗皇帝!你杀了我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耳光】

陈疆:哼!怨不得楚掌门不选你啊···缺管少教的东西!

楚千寻:洛樱···洛樱····

【脚步声停】

肖博:楚万州啊···寡人没有食言,反倒还让她活了···哈哈哈哈啊哈····

楚万州:陛下开恩···陛下开恩呐···

肖博:住口!楚万州,将士的性命就权由那苗女承担···至于你···以下犯上,安能不罚?陈帅!

陈疆:老臣在!

肖博:把你腰间的战刀给他!

陈疆:陛下!这···

肖博:寡人要你给他!

陈疆:···是···

【拔刀,坠地】

肖博:事已至此,寡人还想看二十八年前的那一幕,若要寡人饶你亲生女儿不死,就在这大殿之上挑断自己的手筋脚筋!公···请自裁!

楚千寻:爹爹···爹爹不要啊!

【捡刀,割断手筋】

楚万州:(痛苦)啊呃···报应啊···这都是报应···

肖博:哦?报应?何来的报应啊?

陈疆:陛下有所不知···当年凌霄峰上七脉会武,这老贼为了违抗陛下旨意,不想让老夫的孩子娶他两个女儿···就下毒给自己的亲生女儿,再嫁祸给养女洛樱!最后还在众人面前演了出挑断洛樱筋脉的苦肉计···只是那四剑···太浅了···

【闪回】

【剑气,飙血,收剑】

楚万州:洛樱,你罪不可赦,但念在你我多年师徒情分上,我饶你一命,如今斩断你手脚经络,废你武功,今后...好好做人。

【倒地】

洛樱:呵···师父,您好狠的心啊!也罢···

【叩首】

洛樱:多谢师父活命之恩!

【叩首】

洛樱:多谢师父养育之恩!

【叩首】

洛樱:多谢师父不杀之恩!

【闪回】

楚千寻:爹爹···你···呃···(被陈疆抓住脖子)

陈疆:哼!楚万州你割太浅了!再割深点儿,陛下看不见!

楚万州:你!你放开她···我割···我割!

【割断筋脉,流血】

楚千寻:爹!!!!!!

肖博:好!好!好!还有脚筋···江湖人士不是能飞檐走壁,遁地无形吗?把脚筋也给寡人挑了!

【割断脚筋,流血】

陈疆:哎···想你这一派宗师,如今也不过一条断脊老狗!

楚千寻:爹···不要啊···爹爹···

肖博:(手抚楚千寻的头发)楚掌门,寡人看你这女儿,今年当二十七八了吧。寻常人家的女儿,此时早该相夫教子了···你真是枉为人父!不过寡人金口玉言,不会伤她性命!

楚万州:小人···小人···谢陛下开恩···

【脚步声停】

肖博:千寻呐,你看看···这条武功全废的老狗···就是你的父亲!他忍辱偷生,全为了你啊···寡人感动啊···

楚千寻:爹爹···女儿不孝···

楚万州:(虚弱)千寻···是爹没用···爹救不了你们···

肖博:寡人给你赐过一门婚事!你和你爹···不珍惜啊!陈帅的两个儿子,接连丧命你问剑书院···你不觉得,太蹊跷了么?

陈疆:(哽咽)陛下!老臣因为这父女二人生生断了后!恳请陛下将他们交给老臣处置···来告慰我那两个苦命的孩子···

【闪回】

【艰难爬行声入】

洛樱:(混响)磕过头,我一点点、一寸寸,挣扎着向山门外爬去。那下山的路,好长,我来的时候,走的就是这条路吗?这路上的石板好硬,和这世上的人的人心一样硬!我也才堪堪爬到半山腰,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血,也不知道摔断了几根骨头,我只知道,我该活下去。

【两声轻功落地声】

陈式:哟,这不是洛樱师妹嘛!

陈铎:好巧啊!师妹被师父断了手脚筋脉···真可怜啊···我们这做师兄的都看不下去呢···

洛樱:你们···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陈式:师妹···你别怕啊!我爹说了,大哥娶千寻,我娶你···嘿嘿嘿嘿···

陈铎:是啊···咱们是一家人啦···我与千寻大婚在即,你这做师妹的···好不懂礼数啊!还不让大哥给你疗疗伤···正正骨啊···哈哈哈···

洛樱:你们要干什么。

【脚步声停】

陈式:你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还是这样趾高气昂的样子呢?洛师妹,如今可没有楚万州护着你了!

陈铎:哎!别这么说,好歹也是同门一场。师妹啊,我们不过是心疼你,这就带你去洗个澡,好好睡个觉,怎么样啊!

洛樱:你们做梦吧,我死也不会如你们的愿!

【滚落山崖,两声轻功落地】

陈式:唉唉唉···命真大啊!还没死呢···不过师妹这腿···都摔变形了···嘿嘿···大哥···这毕竟是爹给我预留的娘子!我先来咯!

【撕衣服】

洛樱:(哭喊)禽兽!你放开我!放开我!

陈式:放开?我不放你能怎么着?哼!(随意亲几口就好了)

【撕咬,流血】

陈铎:弟弟!你···你怎么了?

陈式:(口齿不清,吐血)大···大哥···

洛樱:禽兽!来啊···继续啊!

陈铎:(害怕)疯子!你个疯子!啊···

【闪回】

肖博:陈帅息怒,寡人一定给你主持公道!

陈疆:(哭)谢陛下!

肖博:陈铎乃是寡人下旨赐婚的新郎官···在你山上死的不明不白!这条人命,又该谁来偿呢?

楚万州:陛下!攻山之前,我与各大派的掌门都在阁楼之上!陈公子之死确实与我们问剑书院无关啊!

楚千寻:(哭腔)是啊陛下!那日我们都觉得此事蹊跷,杀人者乃是国贼陆开,并非我等,还望陛下明察!

【耳光】

陈疆:住口!你真当本帅傻么?那陆贼自二十八年前断臂求生以后,再无半点音信!何来陆贼杀人一说?

【闪回】

【开门,关门,拔剑】

秦月白:你来干什么?

孙如海:师娘,请你相信我一次···楚千寻,是你的女儿!

秦月白:···我凭什么相信你?

孙如海:师娘,你要相信我。

秦月白:我没有理由相信你。

孙如海:我更没有理由骗你!

秦月白:即便你说的都是真的,眼下千寻的婚事要紧,你要做什么?

孙如海:师娘啊!那陈铎在问剑书院一直横行霸道,作恶无数。千寻不能嫁给这样的人!

秦月白:孙如海,你不也是这样的人么?

孙如海:师娘···我···

秦月白:你不也是朝堂鹰犬,背叛师门么?不管楚千寻是不是我的女儿,我自会前去相救···不劳孙统领费心了!

【拿出宝剑】

孙如海:师娘!我稍后就去杀了陈铎,而师娘您就在房中使用您在书院学会的春秋剑法和自创的凌虚剑法分别留下大打斗过的大量痕迹,待我杀人脱身之后,自会来您房中,演上一出我们打斗已久的假象。

秦月白:你···为何要这么做?

孙如海:我···不能告诉你···

【关门】

【闪回】

陆开:(混响)哈哈哈···就凭你这种酒囊饭袋,也配娶我陆开的女儿!

楚万州:师兄?!师兄回来了?

【闪回】

肖博:一派胡言!那既然陈铎之案也无从查证···寡人就只好再给你女儿楚千寻···赐一门···婚事!

楚万州:啊?陛下···陛下···

【匍匐,衣服摩擦被踢开】

肖博:千寻呐···你看看这深宫里···面首太监千人,皇宫侍卫千人···就连与你一样,师出同门的内卫也有千人!寡人答应你···夜夜当新娘!陈帅···你不觉得···这仇,得自己报么?

陈疆:多谢陛下成全!多谢陛下成全!楚千寻!我便替我那枉死的孩子···好好让你当次新娘!

楚千寻:爹爹救我···爹爹救我啊!!!!

楚万州:老贼!狗皇帝!你们···你们放开我的女儿!!放开她!

【踹开,拖拽声停】

肖博:慢着!陈帅报仇心切,寡人有言在先——饶她不死···你懂么?

陈疆:老臣懂了!谢陛下!谢陛下成全!

【女子哭声渐远,脚步声停】

肖博:心痛了么?寡人的心痛了整整二十八年!就是你们这些为祸一方的江湖人,害得寡人断子绝孙!

楚万州:(咬牙)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

肖博:(释怀)因为我羡慕你呀!楚万州,你这老匹夫,居然有两个女儿···(叹气)从今以后,你便在皇城之中教导大皇子肖庭,寡人倒要看看你没了这身本事,怎么教一个又痴又傻之人!可怜我那烬儿,流落江湖不知所踪···退下吧,你还真不如那国贼陆开!他起码,更有骨气!

【闪回】

肖博:来人!

内卫:臣在!

肖博:听陈元帅言,前任内卫都统孙如海也以下犯上,临阵倒戈,可有此事?

内卫:(惶恐)属下不知···

【摔杯】

肖博:混账!你不也是问剑书院的学生吗?

【下跪】

内卫:陛下息怒,属下这就去查!

【脚步声停】

肖博:孩子,寡人不想杀人,是他们逼寡人杀的!限你三日之内,绞杀孙如海,办不到···(狠戾)你这狗头,替他尝罪!滚!

内卫:(惊恐)是···臣遵旨!

【两声脚步停】

肖博:慢着,寡人说了,你···滚出去!

内卫:(屈辱)臣···遵旨!

【打滚】

肖博:(狂笑)哈哈哈哈哈哈···(悲凉)···打下这江山,无人继承···(凄笑)我···不就是个孤家寡人么···(咬牙切齿)善毒用蛊···天下毒功,多出北燕凌波阁。拟旨!(停两秒)着,北燕荣亲王亲启——凌波阁掌门秦月白不死,燕楚两国,邦交面谈。退朝!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