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605】 剧情歌·【招冠】《九州缥缈录》之【殇阳血】

作者:·.╂七゛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剧情歌 / 古代字数: 4546
121
112
501
2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1男0女
作品简介

胤末的帝都天启城风雨飘摇,离国侯嬴无翳以五千雷骑占领帝都,七百年来第一次,皇帝成了臣子手中的傀儡。六年后,嬴无翳重新披甲上马,领军离开天启,诸国震惊,六国出兵勤王,天下名将集结殇阳关,共战离军。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1-02 19:46:16
更新时间2022-11-03 16:15:1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剧情歌【招冠】《九州缥缈录》之【殇阳血】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嬴无翳

男,0岁

(霸气中年攻)大胤朝威武王,乱世枭雄,被称为狮子的男人。手执霸刀,有雷霆开山之力。其志在天下。

姬野

男,0岁

(17岁少年攻+青年帝王)天生一双纯黑色眼睛,喜穿玄色的骑兵甲胄,爱好击鼓,性格桀骜不驯,睚眦必报。一生勇武向前,性情耿直刚烈,热血仗义。大燮朝的开国皇帝,中年时内心孤寂。

吕归尘

男,0岁

(儒雅少年+青年帝王)青阳部的世子,本名阿苏勒。先天身体虚弱,为人平和冷静,是帕苏尔家族“青铜之血”的继承者。外表温润孱弱,性格柔和,内心却无比坚强。后来成长为蛮族草原的昭武公,草原上最伟大的君王。

息衍

男,0岁

(狡黠青叔)东陆四大名将,有“狐将”之称。一生履历神秘,自称做过山贼。息衍喜着墨黑宽袍、素白腰带,喜吸烟、饮茶,性子波澜不惊,儒雅旷达,傲骨铮然。擅双手刀剑之术,善步战,人称“东陆三十年内步战第一人”。

白毅

男,0岁

(沉稳青叔)天下第一名将,楚卫国御殿月将军,六国联军统帅,年少时与息衍是好友,与息衍并称为“素月墨羽”。为人深沉稳重,带着一股浓烈的清冷孤寂的气质,忠君事主而心怀天下。

展开

《九州缥缈录》之【殇阳血】

改编自江南小说《九州缥缈录:天下名将》

编剧:·.╂七 ゛

后期:深白

开篇唱词部分后期:孤云怪

 

重要声明

此本仅作PIA戏娱乐和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任何形式的商业传播,未经原作者允许以任何音视频形式出品及传播造成的后果由出品方承担

 

》》♂ 男角色:

嬴无翳:(霸气中年攻)大胤朝威武王,乱世枭雄,被称为狮子的男人。手执霸刀,有雷霆开山之力。其志在天下。

姬野:(17岁少年攻+青年帝王)天生一双纯黑色眼睛,喜穿玄色的骑兵甲胄,爱好击鼓,性格桀骜不驯,睚眦必报。一生勇武向前,性情耿直刚烈,热血仗义。大燮朝的开国皇帝,中年时内心孤寂。

吕归尘:(儒雅少年+青年帝王)青阳部的世子,本名阿苏勒。先天身体虚弱,为人平和冷静,是帕苏尔家族“青铜之血”的继承者。外表温润孱弱,性格柔和,内心却无比坚强。后来成长为蛮族草原的昭武公,草原上最伟大的君王。

息衍:(狡黠青叔)东陆四大名将,有“狐将”之称。一生履历神秘,自称做过山贼。息衍喜着墨黑宽袍、素白腰带,喜吸烟、饮茶,性子波澜不惊,儒雅旷达,傲骨铮然。擅双手刀剑之术,善步战,人称“东陆三十年内步战第一人”。

白毅:(沉稳青叔)天下第一名将,楚卫国御殿月将军,六国联军统帅,年少时与息衍是好友,与息衍并称为“素月墨羽”。为人深沉稳重,带着一股浓烈的清冷孤寂的气质,忠君事主而心怀天下。

古月衣:(青年儒将)善长刀骑射,平时风度翩翩,战时雷霆万千。声音清亮震耳,带着一股自然而然的将帅威严。

谢玄:睿智青年

息辕:沉稳少年/青年

雷千叶:青年帝王

费安:阴险青年/中年

冈无畏:老年将军

程奎:粗犷将军/中青年

 

》》♀ 女角色:

长公主:中年野心女

阿玉儿:英气少女

羽然:少御

 

文案:铁甲依然在

 

这个剧情歌还是14年写的,后期拖拖拉拉了八年,中途夭折过好几次,终于才得见天日。大家且PIA且珍惜。

感谢前前后后帮忙录过干音的小伙伴们(虽然拖到今日已经决定不出原版了,有点抱歉,但还是非常感谢):刺儿,小蛇,麟川,小艾,云踪,司马象如,仓鼠,瞳,蒙面,清澈,白小飞,关鱼,宋知南

感谢陈维语的友情献唱,也感谢第一个为此本做后期的幼井同志(因为系统重做文件丢失,可惜)以及为此本做过努力的孤云怪和弗洛

特别感谢深白不辞辛苦做了这版后期,才让这个本得见天日!ღ( ´・ᴗ・` )比心

 

================== 正 文 ==================

 

(场景:殇阳关外,嬴无翳率军驻扎)

【万马奔腾,勒马,鼓声起入】

嬴无翳:越千山,过大江。绝天海,路漫长。收我白骨兮瀛海旁,挽我旧弓兮射天狼!

 

【唱词】(演唱:陈维语)

——| 越千山兮野茫茫,野茫茫兮过大江

——| 过大江兮绝天海,与子征战路漫长

——| 收我白骨瀛海旁,挽我旧弓兮射天狼

 

【旗帜声】

姬野:(青年帝王时回忆,混响)十年前我在殇阳关遭遇威武王嬴无翳,败在他的刀下,后来我赢得了天下。

 

(殇阳关外2'22)

【鼓声,风声,马蹄声,勒马声,马鸣声入】

嬴无翳:天驱的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姬野:(17岁少年,重伤)姬野,荒野的野。

嬴无翳:荒野的野……好!有朝一日若是成为名将,就来和我一争天下!

 

(傍晚,殇阳关内)

【雨声,雷声3'06】

息衍:你杀了一个人、两个人,天下还是有一千人、一万人看不起你,你可明白?你要做空前绝后的武士,那么不是战一人,而是战天下!

姬野:战,天下! 【鹰鸣】

 

【喊杀声起 】

姬野:(青年帝王时回忆,混响)胤朝末年,帝都天启城风雨飘摇,离国侯嬴无翳以五千雷骑占领帝都,七百年来第一次,皇帝成了臣子手中的傀儡。六年后,嬴无翳重新披甲上马,领军离开天启,诸国震惊,六国出兵勤王,天下名将集结殇阳关,共战离军。

 

————战前————

(宫殿)

【鸟扑翅】

长公主:乱世之中不容羔羊之辈。十日后,我要看到那些所谓的名将,全都死在殇阳关内!

 

(场景:夜晚帐中议事)

【夜晚环境音】

息衍:真有人,要让东陆的名将死在同一战中么,只怕也不那么容易。想这么做的人,首先要知道我们是何以成为名将的!

【甩袖5'11,后面跟白毅拿起茶杯喝茶声】

程奎: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种架子?穿得一身雪白,风骚的样子,是要死了被帝都的仕女怀念不成?丧尸可不管他穿得好看不好看!

【放下茶杯声】

白毅:为将者,自当临危不乱。战事一起必有伤亡,尸首化为丧尸,死伤只会与日俱增,现在唯有等待时机。

费安:【起身,铠甲声】眼看着敌人就要不战而胜了,你们这些胆小鬼还有心思坐在这里喝茶!老子可不怕什么丧尸疫毒,是我们曾经的战友又怎样,挡我先驱者【拔剑劈桌】杀!【桌散,茶杯落地而碎】

 

(场景: 教场)

【操练声,箭矢中靶声】

雷千叶:【取箭】你啊错在过于飞扬,忘记你自己纵然才华绝世,也不过是个小卒。【拉弓】谁敢用一个心比天高的小卒?【射箭】【中靶】

古月衣:【拉弓】谁又甘心永远只是一个小卒?【射箭】【中靶(力道更强,箭身嗡鸣声)】

 

(场景:阵营外小规模战事结束,主仆二人骑马远眺战场)

【转场,风声,马蹄声6'51】

谢玄:不知道能否用金钱换回尸骨,苏元朗是公爷旧部,我们所剩不多的最初的战友,如果尸体都不能收葬家乡……

嬴无翳:不必了!有朝一日我取下东陆,哪里都是离国,哪里都是家乡,葬不葬在离国本土又有什么关系?

 

(场景:夜晚,帐内,旧友久别重逢后喝茶聊天,对战事策略是否救人产生争议)

【挥袖7'26】

息衍:你若想救人,何苦不去做一个医生!

白毅:我只恨不能去做一个医生!

息衍:你一个领兵之将,动辄杀千万人,是操屠夫之业,杀人如屠猪狗,却要假惺惺地说你想去当一个医生?

白毅:息衍,你真的能以天下人为猪狗?

息衍:(戏谑)不是我以天下人为猪狗,我就是猪狗!(漫不经心,略带笑意)我也想要看看,这天下,谁能屠我!

白毅:你这个老狐狸若是也丧在赢无翳的手下,你的墓碑钱便归我出,上面我为你手书‘活该’二字!

 

————战起————

 

(场景:两军交战,六国联军将领于城上指挥)

【战场环境音】

白毅:离军来势凶猛,东侧已有缺口,诸位渴战已久,既不愿等,可有人愿意先行出战?

古月衣:【脚步】【铠甲声】月衣愿领五千出云骑军,出战东侧。

冈无畏:出云骑军以骑射见长,此番封堵离军,古将军有把握么?

古月衣:试一试吧。【脚步声,站定】【击鼓声】【令旗声】晋北将士听令,弓箭准备!

【铠甲声】

古月衣:【挥旗】玄颐!【弩箭上弦声】【挥旗】盈月!【崩弦声】【挥旗】破虏!【万箭齐发声】【战场声】

【中箭倒地声】

古月衣:【快速挥旗】玄!【上弦声】盈!【崩弦声】破!【箭鸣,中箭,大片倒地声】

白毅:(赞叹)当真是天生古月衣!古将军英勇抗敌,已暂时克制敌人的进攻。为了天下苍生免受战乱之苦,今日就让殇阳关的血,染红这无边的月色!传令六国军队,冲锋向前,全力克敌!【号角,鼓声】

程奎:【拔刀,战马喘息声】兄弟们,冲啊!【战马冲锋】!~~不想变成丧尸的就给老子勇猛点!谁敢退后,别怪老子刀下无情!

【战场环境音】【远方的号角声10'07】

谢玄:王爷!带雷骑先撤吧,淳国骑兵就要突进本阵了,(嬴无翳入)我们已经被切开了!

嬴无翳:传令雷骑,全数歼灭后撤的军队,(白毅入)把冲进来的风虎斩断!

白毅:【近处的号角声,急切鼓声】山阵二旅三旅推进!覆盖战场!

【号角、鼓声弱10'31】

谢玄:我们剩下的兵力对上他们,还嫌不够,白毅最后的本钱都押上了。您也要亲自出马吗?

嬴无翳:期待已久!【马鸣10'40】全军散开!不和他们正面缠斗,雷胆营和剩余的雷骑,都跟着我!杀!~【号角声,群兵士喊杀声】

【兵器相接混战声,两声惨叫声后入11'09】

费安:来得正好!嬴无翳,杀了你,我就是天下第一名将!……(古月衣入)将士们,给我上!

古月衣:出云骑兵听令,全数瞄准嬴无翳,【崩弦】【令旗声】破!【乱箭声(冈无畏同时入)】

冈无畏:老夫年事虽高,可武艺犹存!(费安入)嬴无翳,想过殇阳关,先从老夫身上踏过去!

费安:凡我淳国将士,斩离国老贼嬴无翳首级者赏十万金!杀先锋将领者赏五千!杀敌一百赏一千!退半步者,斩立决!【号角,重鼓声】

 

【唱词】

——|我要 保护你的风骨 敬畏这莽莽故土

——|我要 保护你的坦途 生死皆为手足

——|我要 保护你的泪珠 与你在红尘共舞

 

(次战场)

【鼓声停,砍杀声弱,马蹄声入12'12】

阿玉儿:想抓我?没那么容易!我是离国公威武王的女儿,有胆子跟过来啊!【马鞭】驾!【马蹄声渐远】父王说的没错,什么六国联军,全都是无胆鼠辈!

息辕:不要轻举妄动,那是诱敌的人,小心敌人有埋伏!况且外面都是丧尸,你追过去也是羊入虎口!

姬野:她是嬴无翳的女儿,抓住她就是一件奇功。大不了小爷我就跟这些丧尸拼了!息辕,你小子要是怕死就一个人走,别拦着我!

吕归尘:姬野!别冲动!白将军已在布阵,你……【箭啸】小心!呃!~

姬野:混蛋!你今日要是死在这里,就他娘的白活了十七年!

吕归尘:你都能活,我又怎么会死!(狂血发作,克制自己,注意用气息)呃啊!~姬野,(姬野入)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姬野~嗬啊~~以杀止杀,以血还血!【挥舞重剑】啊!~(不要停,接后面词)

姬野:阿苏勒!息辕,我先想办法控住他,你快去告诉老师,吕归尘狂血发作了!

息辕:他现在狂血发作,六亲不认,你要小心!

姬野:别废话了,大不了小爷我陪他一块死!

吕归尘:杀!【剑锋】杀!【剑锋】杀!【剑锋】

 

(主战场,战事接近尾声)

【战场环境音】

【厚重快节奏鼓声】【惨叫声入13'44】

息衍:公爷!请接白大将军一箭!

嬴无翳:好!

【拉弓】【箭啸破空声】

【箭矢与刀刃相接】

谢玄:王爷!

嬴无翳:【刀断落地】断我刀刃者,普天之下唯有白毅。天下第一名将果然名不虚传!

谢玄:王爷快走!白毅弓箭,天下无二!王爷不可以身犯险!

白毅:不必了,杀人务求一击必中。白毅一箭不中,不会再射。

嬴无翳:听说你有七支箭!剩下的,留给将来吧!白毅,你我之间,没那么容易结束!今日之战,不过是我取得天下的开始!

白毅:哼,下一次,恐怕你也没有这么命大!

嬴无翳:这话还是等你活到下一次再说吧!【上马】驾!【马蹄渐远】

 

————战息————

 

【夜晚火堆燃烧】

冈无畏:休国五千精锐来到这里,我只能带着一百六十五个活人入京了。【马蹄声】(坚定)我们今日虽为盟友,但将来如果有一天在战场上相遇,我不会手下留情,你也用不着可怜我年老。

古月衣:若真有针锋相对的一天,古月衣定会全力以赴!

 

【唱词】

——|我是 不肯回头的马

——|我在 你身旁

——|脚踏 囚于地狱的光

——|等夜 入罗网

——|天当被 地为床

——|无人知 也无人敢忘

——|心和刀 的渴望

——|让我们 隔着天涯

——|说四海 为家

 

(看着眼前战后荒凉之景沉吟)

【风声呜咽】【风吹残破旗帜声一声特别大的入16'41】

白毅:花开五载后,征人尤未返,君看我之塚,上有草荒寒。

 

(场景:营帐外)

【倒酒声2声入】

吕归尘:有朝一日我若能左右天下局势,定会竭尽全力保护我所爱的人们,令他们免受战争之苦。

姬野:那你就当青阳的皇帝!老师说了,只有自己成为天下第一的人,才能守护天下的人。

吕归尘:你要当中陆的皇帝吗?

姬野:不就是皇帝,我就当给你看!

吕归尘:好!等我当了青阳大君,你当了中陆皇帝,我就与你定盟!在我有生之年,永不踏入中陆的土地,而你,永不与我青阳为敌!你愿不愿意?

姬野:好!今日饮酒为证,我姬野若是当了中陆的皇帝,有生之年永不与青阳为敌!

吕归尘:天驱之诺,永不食言!

姬野:铁甲依然在!

吕归尘:依然在!

【碰碗】

 

【唱词】

——| 男儿啊 随天长大

——| 唯情义 不可作罢

——| 越千山 渡穷江

——| 生于死 荒冢之上

——| 为苍茫 高唱

 

姬野:(青年帝王时回忆,内混)殇阳关一战过后,皇室倾颓,九州割裂,诸国混战之下,天下英雄名将皆成敌手。

 

(古月衣伴君攻打休国,与冈无畏对阵皇城。)

【风声,战旗飘扬声,众将脚步声】

雷千叶:(登上城墙,朝冈无畏走去)休国气数已尽,尔等还不受降!

冈无畏:为将者,不能保家卫国,唯有一死,以谢家国。苍天不灭,休国不休!——

【纵身城墙】【风声】

雷千叶:(淡定,带点赞赏)冈将军以身殉国,不愧为一代名将。你落泪了,是因为当年共战殇阳关的情谊么?

古月衣:不,只是很高兴,今日一决,我已全力以赴。

 

【唱词】

——| 我要 保护你的风骨 敬畏这莽莽故土

——| 我要 保护你的坦途 生死皆为手足

——| 我要 保护你的泪珠 与你在红尘共舞

——| 我会 保护我的痛楚 将恶葬入坟墓

 

【换音乐,笛声入】

白毅:男儿生于天下,英雄相见,早也是恨,晚也是恨。当年的朋友和盟友,如今都成了敌人。乱世的局,也逼人太甚了。

 

【器物落水声/水滴声】

息衍:原来每到回首时,总是已经花落水凉,尘埃落寂。真有点怀念当初还在战场上的时候,那时候,大家始终都是朋友。

 

【风吹书页声】

息辕:(青年帝王)本来有很多人可以当将军的,可是他们都死在战场上了。

 

【钟声回鸣】

姬野:(青年帝王时回忆,内混)当年六国联军战离国于殇阳关,尸体相籍,血流遍野。十万尸骨比肩而立,纵太清宫之大,未必能容。楚卫乡间,男子战死,女子无人可托,只得自相婚嫁。朕今虽登临天下,每念及此,犹夜不能寐。

 

【鼓声】

羽然:昨日青丝,冢间红骨;月色晚来枯,吊唱相和无。悲喜总无泪也,是人间白发,剑胆成灰;英雄总无路也,天下千年酒,不解此一愁。

 

================== 完 ==================

 

献给那个东方文学瑰丽爆发的时代。

2014.08.17

 

后后记:

时隔多年,重拾此本,忽然忆起当年清韵书院一个帖子,轰动整个东方玄幻圈。九州创世之初,是多少东方玄幻爱好者的梦想之始啊,如今许多年过去了,我心中的九州尚在,“九州”历史却定格在创世七天神解体之时,后来逐渐没有了很多优秀作者的消息,这场年少时的浩瀚大梦,未消散,却停滞。

忆及东方玄幻文学爆发的那几年,网文飞速开枝散叶,从清韵书院到龙的天空,从榕树下到晋江文学,从幻剑书盟到起点文学……一路洗刷过后,有些悄然散去,有些汇至传统出版文学,有些在网络环境继续扩大商业化发展,一代人的精心打磨,为下一代铺就的坦荡大路,如今熙熙攘攘,却奔跑着怎样的一群人呢?

说到底,我们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们,他们也不是当年的他们。

但生命中每一个阶段的经历,都潜移默化地牵引着我们的人生。

那些逝去的,也必然留下了。

那些新生的,也必将改变着。

2020.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