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鲸与孤岛 -原创古风淡普微致郁 - 爱PIA戏网

【86636】人,鲸与孤岛 -原创古风淡普微致郁 举报

圆不圆满
其他类型 古风/仙侠 字数:10462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10462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其他类型
授权方式
其他
更新时间

更新:2020-10-18 02:26:00

首发:2020-10-18 02:18:12

角色(男 2 / 女 1)
:  女,一个天地灵气形成的人。开朗洒脱,声音前期干净略稚气,后期略转清冷。虽经历了种种,但保持了内心的纯真和自我。:  男,与女主一样是天地灵气形成的人,与女主在海里偶遇并相伴走了一程,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男,教条的迂腐书生,但简单赤诚。失足落海后被女主所救,为报恩将女主带到陆地城池中。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古风淡普微致郁。一人,一鲸,有些丧的一个致郁本。用了一些隐喻,写了些我在网抑云时刻对人生的一些奇想。
复制 收藏(15)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剧本配图

古风淡普微致郁。一人,一鲸,有些丧的一个致郁本。用了一些隐喻,写了些我在网抑云时刻对人生的一些奇想,关于自由、自我、感情等。本中的一些设定比较偏奇幻,别问我主角为什么不吃饭不喝水,呃,你就当她在减肥。

BGM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YvffNYDy-5euQHSeIL70mA 提取码: shvn

欢迎收听古风普本《人,鲸与孤岛》。编剧、后期、美工,圆不圆满。-CV 是熬白啊- 人间烟火

主角

我: 女,一个天地灵气形成的人。开朗洒脱,声音前期干净略稚气,后期略转清冷。虽经历了种种,但保持了内心的纯真和自我。

倾: 男,与女主一样是天地灵气形成的人,与女主在海里偶遇并相伴走了一程,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立: 男,教条的迂腐书生,但简单赤诚。失足落海后被女主所救,为报恩将女主带到陆地城池中。

配角

海鸥: 一个生出灵识的海鸥,与女主有过一段短暂的友谊。

鲸: 一直与女主相伴在海上漂泊的鲸。

龙套

立父,听众1,听众2,坊主,摊主,管家。

船员1,船员3,孩子。

这本可以两男一女走:

女(约130句):“我”。

男1(共约52句):倾,兼海鸥、立父、听众1、2、坊主、摊主、管家

男2(共约54句):立,兼鲸、船员,孩子。

一男一女走:

女:“我”。

男:除了“我”之外的所有角色,有些地方需要精分。

这本中的人物的性别可以自行设定,比如“我”这个角色也可以是男生走。


BGM1

【海浪,鲸叫声】【BGM起入】

我: (独白,开混响)从我记事起,陪伴我的便是身旁的这只鲸。虽不会说话,却是我最好的伙伴,我一直在它的背上,在海上漂泊流浪……

我: 【水滴转场】(着急)鲸,快看呀,这几天跟着我们的小蓝虾追上来了,你别慢悠悠的漂了,快游呀。

【水滴转场】(小声)鲸,慢点游,这只小海鸥在你背上睡着了,一定是累了,别吵醒它。

【水滴转场】(兴奋)鲸,这片珊瑚礁太美了,居然是透明彩色的!

【水滴转场】(无聊)鲸,这片海我们都游了好几天了,太安静了,无聊……

【水滴转场】(激动)终于看到前面的小岛了,我们快去!

(混响)后来,好多东西都变了,变好还是变坏了?我不知道。


第一幕 初闻

我: (独白,开混响)有一天,我们在海中发现了一个人类,他趴在一块木板上,昏迷着。我跳下海救起他时,却没注意到鲸悲伤的眼神。

立: (睁开眼,虚弱,费力的说)谢谢……恩人救了我……

我: 你终于醒了,哈哈,看来晶藻还真管用呢。

立: (大惊,挣扎着想起来)如此珍贵之物,怎生受得起?

我: 没关系,我经常见到啊,就是它们经常会藏起来,还好鲸就近找了一棵。

立: 如此……大恩不言谢,只望有生之年得以回报恩人一二。我叫立,不知恩人如何称呼?

我: 我没有名字,平时只有鲸陪着我,可它又不会说话,好生无趣。对了,你从哪里来,为何会在海里漂着?

立: 我自朱黎国而来,平日只喜在家中钻研书本。那日听闻本朝一文学大家途径本地游玩,正于海边谈诗论道。我欢喜地跑去,却不慎落入海中。浪头太大,别人救不及而我也无法游回去,只得拼死在浪头中寻得一块树木暂息,幸得熬到恩人搭救。

我: 谈诗论道是做什么,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不然你也不会跑的连路都不识了吧。

立: 古人云,歌以咏志,文……(被打断)

我: 我最喜欢听歌唱歌了,平日海里的生物唱歌都没有鲸好听,你会唱歌吗?

立: 这个歌不是唱……呵呵,恩人想听,且听我献丑了。

立: 【《望月怀远》-坤鹏】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我: 你的歌声和鲸的歌声好不一样,真好听,不过歌词听不太懂。你的家乡人人都是唱的这般好吗?

立: (自豪)在家乡我歌声算是一绝,胜我者寥寥无几,我素喜之。(正色)然唱歌并非正途,岂可沉溺于此。

我: 为何,既然喜欢就去唱不好吗?

立: 人如朝露,自当做些经世济国的大事才不枉世间走一遭。

我: (懵懂)哦,你的家乡没人唱歌吗?

立: 自然是有,有歌者,有弹奏乐器者,有舞者,美轮美奂。

我: 乐器?我还从未见过也没听过呢。

立: 若有机会,定当带恩人一观。

我: 太好了,我们即刻去你那什么……哦,朱黎国。鲸,你可知在哪?

(鲸微微阖眼)

我: 你知道!太好了,我们快出发吧。

立: (感激)多谢恩人大德,没齿难忘。

我: 快别谢了,多唱几首歌,再说说你们朱黎国与我听听,我还没去过陆地上。

立: 自当从命。

我: 【混响】鲸带着我们游了数日到达了朱黎国,那几日,立为我细细描述了朱黎国的风土人情。我虽不能完全理解,但心已向往的飞到了那里。

我: 呼,终于到了。立,那高高低低的便是你们住的房子吗?看起来好生壮观。

立: (激动,略颤抖)是,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来……

我: (抚摸着鲸,温柔,不舍) 鲸,我要上岸去玩了,不知何时候能回。你先去其它地方玩吧。

(鲸轻轻叫了一声)【鲸叫声】

我: 傻瓜,我当然会回了。不用一直在这等我,这里不适合你。

(鲸摆了尾)【拍水声】

我: 好吧,你要在这等我的话要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

立: 多谢鲸的搭救和送还,今日我能力不及,不能侍奉左右。待我功成名就,必定报您大恩。

(鲸微微阖眼)

我: 好了,鲸晓得了。我们快走吧。


第二幕 朱黎国

【街道热闹叫卖声】

我: 【音乐起入】立,这些人穿的好生奇怪。

立: 此为本朝特色,宽袍窄袖之式,方显飘逸之美。靛蓝水绿之色,予人清淡之意。

我: (似懂非懂)哦,可有些人穿起来不飘逸也不清淡。瞧着好生别扭。

立: 哈哈,附庸风雅之辈,何足挂齿。

我: (跑到一个摊位前)【跑步声】哇,这个好漂亮,是做什么用的?

立: 这是蹀躞(dié xiè),佩于腰间,收归物品之用。

我: 这个呢?

立: 步摇,佩戴于发间,装扮之用。

我: 这么多都是佩戴在身上的吗,看的我眼花缭乱的。

立: 是,恩人尽可挑选。

我: 太好了,我要这个,还有这个,哎,那个也好看。

立: (对摊主说道)劳驾稍后送到岁丰路立府上,管家会与您结账。

摊主: 成,待会给您包好送过去。

立: 恩人,且随我先回府用餐。

我: 好,有你说的各种牛羊肉吗,还有那个什么豆腐?

立: 自然,恩人也一定会喜欢各式甜食(声音渐小)

(回到立府)【开门,脚步】

立父: 【音乐起入】(呆住)我儿,真的是你吗?(控制不住的流泪)你终于归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立: (哽咽)是孩儿不孝,让父亲受惊了。父亲,这是救我的恩人。

立父: 多谢恩人,救回我儿,(哽咽)也算救了我一命。且受我一拜!

我: 哎,别别别,我就是随手救了他,不费什么事。

立: 父亲,让恩人先休息吧,快让管家设宴款待恩人。

立父: 哎,好,好。

我: 走,让我见识见识你说的房子是什么样的!

——转场——

我: 你说的那些亭台楼阁听的我晕乎乎的,为什么你们听雨声还要种上蕉叶建个亭子?为什么女孩子不能出她自己的楼阁?为什么小桥要造的歪歪扭扭的,叫什么……九曲桥?

立: 这……其他人家中也是如此建造,瞧着倒也雅致有趣。哦,到了,此处便是我的书房。

我: 这么多书!

立: (自豪)诸子百家,历代大儒,诗词歌赋,我无一不熟读。

我: 为什么要读那么多书呢?

立: 先人有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我: 读书就可以做到这些吗?

立: 个人力量自是有限,上上之策,当属入朝为官。所以我读书亦为科考,如有幸能金榜题名,得以为官,自当竭尽所能为天下谋划。

我: 科考过了就可以做官吗?那要考什么内容才能选出官员?

立: 文采谋略,国计民生。

我: 那现在通过考试的朝中官员一定很厉害吧。

立: 他们……呵,纸上谈兵尔。

管家: 少爷,您买的物品到了

立: 恩人且先沐浴更衣,丫鬟为您收拾停当后我们再叙。

——转场——

(装扮后)

我: 这些装饰品看起来好看,可戴起来好重,叮叮当当的太烦了。穿上这长长的衣服,都走不快了。

立: 恩人神采更胜从前,为美而扮,岂不妙哉。哦,晚宴已备好,恩人随我来。

【脚步声,碗筷碰撞声】

我: 哇,这么多盘菜,五颜六色的。

立: 家常便饭而已,还不知是否合恩人口味。来,我为恩人介绍一下,卤什锦、熏煨肉、鸡圆、羊肚羹、芙蓉豆腐、煨鲜菱、三层玉带糕……(被打断)

我: 这太多了吧,我们怎么吃得下。

立: 哪里,今日仓促准备,改日定当另配宴席,聊表谢意。

我: 不说了不说了,我先尝尝这些菜。(大口咀嚼声)太好吃了,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哎,这个就是你说的甜味吗,太奇特了。

立: 恩人,莫急,慢慢吃。

(片刻后)

我: 我吃饱了,嗝,太好吃了,原来世间还有这么多的美味。

立: 既已酒足饭饱,那我们即刻去乐坊,带您听听我朱黎国的乐曲。

我: 那还等什么,快走啊。(绊了一下)哎呀,这个发饰害的我都看不清,不戴了!

——转场——

乐坊内

我: (内心独白,开混响)我进到乐坊时,身着盛装的歌姬正在唱着一首婉转动听的歌,另有人或弹琴或吹奏,与她的歌声两相应和。宽阔的舞台上有六位舞女扭动着曼妙的身姿配合着她的歌。我脑子一瞬间滞住了,失神的看着台上,久久无语

立: 恩人,台上的是现今我朝最为出名的歌姬,歌喉堪称一绝。

我: (已缓过神)声音确实好听,只是这歌的意境……

提笔,心事潦草

绘成一幅春风十里桃夭

谁在树下拈花笑

这无边风月转瞬都暗了

只盼着你的回眸

【观众叫好声】(CV: 泪光寒,江遇深,闹着玩er)

我: (略一思索,等歌姬唱完后跑上台)

(唱词完入)我觉得这歌可以这样唱

风是自息自生扰袖弄摆

花是摇乱玉彩沾衣未摘

雪是眉心微凉华发皑皑

月是移走寂空星云中埋

听众1: 你这唱法在音律上不太妥当,不太符合先圣留下的章法。

听众2: 是啊是啊,而且你这形象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我: 抱歉抱歉,太想唱歌,没忍住。

坊主: 您歌喉实属上乘,若能多习音律章法,假以时日,必能成一番气候。如您愿意,可随时来此探讨一二。

我: (不好意思)既如此,先谢过了。

——转场——

我: (混响)从此,我每日都跑到乐坊里和坊主歌姬乐师们学习音律和唱歌。

我: 坊主,你们新谱的曲我唱起来总觉不顺,是不是这样唱更好些?

坊主: 可是,这种唱法与乐理不合,前人从未做如此衔接。

我: (失望)如此,我再去翻看乐理书……

——转场——

听众1: 呦,你今天终于不穿那奇怪的缩水衣服了,还戴上了发饰。

我: ……是,多亏各位提点,可算摸着些穿着门道。

——转场——

我: 姐姐,你歌唱的如此动听,定是喜欢的紧吧。

【歌姬: (捂嘴笑)哈,不过是赚一份糊口钱的事务罢了,喜不喜欢的又不打紧。】(CV-圆不圆满-人间烟火)

——转场——

听众1: 呵,哪来的小叫花子,脏兮兮的还在外面唱着不成调的歌,真是魔音入耳。

我: 【换BGM入】(混响)我看着那年幼的小乞丐开怀的笑脸,突然清醒了,跑回立府,留了纸条向立告别后,换回了原先的衣服,向海边冲去。我的鲸,它还在等我吗。

我: 【与跑步声同入】(大声呼喊)鲸,你在哪里,我回来找你了,鲸! 鲸!!

【呼啦的水声】

我: (吃惊)啊,鲸,你怎么变的这么小了……(哽咽)对不起,我走的太久了,差点把你忘记了。我们走吧。这地方……对我不合适。

我: 【换BGM入】(混响)鲸又慢慢变回了原来的大小,我躺在它的背上,出神的看着漫天的星辰。

我: 鲸,我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各种让人舒适的挪不开眼的物品,这些物品都在叫嚣着让我用自己最珍贵的宝物来换取它们。我毫无抵抗力的就把宝贝交出去来换取那些虚无之物。现在我才懂得,对我而言,舒适温暖的房屋床铺抵不过真心的陪伴,华丽美艳的服饰抵不过由内散发的神采,精致万千的美食抵不过随心所欲的快乐,设计巧妙的音乐抵不过由心呐喊的自由。还好,我醒了,找回了你……


第三幕 天地一沙鸥

【海浪声】

我: 【音乐起入】(激动)鲸,前面终于又有一个小岛了,快游啊。【鲸叫声】

(到了岛前)【海浪声】

我: 等着我,我摘点果子就回来。

我: (自言自语)脚踩实地的感觉也不错啊,采点果子,嗯,(咀嚼声)真好吃。哈,还有一个鸟窝呢,小鸟真可爱。抓只小虫子给你们吃吧,嘻嘻。

(许久后)【转场声】

我: 鲸,我来啦,等急了吧,喏,给你吃点新鲜的红果子。走吧。

(望着远去的孤岛)

我: 鲸,你说,我们碰到的这些小岛在海中孤零零的,可岛上有各种各样的动物和草木,它们与世隔绝,却生生代代繁衍不息。那孤岛,它算是活着的吗?如果它是死的,如何能育出如此多的生命?如果它是活的,那它为何要在冷冷的海水中庇护这些生命,它有何回报呢?如果它是活的,没有其它岛的陪伴它孤单吗?岛上的生命于它而言鲜活却短暂,它看到会缓解孤单还是更加孤单呢?

(鲸沉默的游着)

——转场——

海鸥: 【拍翅声】(飞到鲸上)你好呀,人类!

我: (惊喜)你居然会说话!

海鸥: 那当然,我可是同类中第一个生出灵识可以说话的。

我: 那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吗?我从没有过朋友呢。

海鸥: 当然可以,我也从来没有过人类朋友。

我: (不好意思)那朋友间要做什么呢?

海鸥: 嗯,应该就是无话不谈,一起玩耍吧。

我: 那我可以,我有好些话一直想与人说,我还想了好些游戏,可惜没人陪我玩……

海鸥: 你有什么都可和我说,我喜欢聊天。

我: 那我和你说说我去朱黎国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去陆地上……

海鸥: 陆地上什么样?

我: 有许多密密麻麻的房子,还有很多穿着奇特的人类……(声音渐轻)

(许久后)——转场——

海鸥: 和你聊天真愉快,可我该回去了。

我: (不舍)那你以后还会来吗?

海鸥: 会的,我还想听你说这些有趣的故事。明天再来。

(海鸥每天都飞来,几日后) 【海鸥叫声】

我: 海鸥,你来了,这几日我们总是讲话,我们今日去海里玩吧。我喜欢潜在水里,吓小鱼小虾一跳,哈哈。对了,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的珊瑚礁特别适合捉迷藏。

海鸥: 好啊,我生出灵识后就能潜水了,可惜我原来的伙伴都不会。

我: 走,我们比试谁吓得小鱼多。

海鸥: 好,哈哈哈哈。真好玩。

(再数日后)【海鸥叫声】

海鸥: 人类,我交了个新朋友,我过两日再来寻你玩。

我: (失望)哦,好吧。

——转场——

(许多时日过去了)

我: (内心,混响)许久没见海鸥了,也不知它近日忙些什么,不如今天找它去玩,我先去抓点深海虾送给它。【游泳声】那边有好多虾,我再游过去些。【游泳声】咦,上面哪来的说话声。

海鸥: 海豚,你问我那人类朋友?他呀,傻乎乎的,哈哈。和我说了好多在人类城池的事情,听起来傻乎乎的,有好吃好玩的还要回到这无聊的大海里,说些什么自我,本心之类的我听不懂。为了那些虚无之事放弃舒服的生活好生幼稚,和她处朋友时间长了感觉有些乏味,感觉一直听她说话被当成了树洞。还好遇到了你,我喜欢和你玩……(声音渐小)

——转场——

我: 【鲸叫声】鲸,我以为我和海鸥会彼此信任,彼此交心。但是心是最柔软的,也是最变幻莫测的。它是热的,也会瞬间冰冻。它想要的很多,但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可能连心的主人都无法知道吧。(停顿)明明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孤独,可现在,孤独又变本加厉的不能被忍受,但对我来说更不能忍受的是改变自己去迎合一个所谓的朋友来缓解孤独。所以啊,鲸,也许能陪我看满天星辰的只有你了吧。


第四幕 动情

BGM4-1

我: 鲸,谢谢你这段时间带我到这么美的海,看这么美的景。可惜你不能说话,我无法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抚摸鲸的头)我对你说的许多许多话,你到底听懂吗?(鲸微微阖眼)(难过)你懂我的一切,可我不懂你,我很不安。我怕你会厌倦我们之间这种不太平等的关系,怕你会离开我……有时我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对着大海说,但是它太平太静,吞没了我的话语。对着鱼虾说,但是它们灵识未开,不懂我的话语。对着曾经唯一的朋友海鸥说,但是它有自己的想法,随意曲解我的话语。对着你说,但就像是与我自己对话般,我无法从自己话语的迷宫中走出。所以,我该如何?

(鲸和“我”沉默了,并在之后几个月的漂流中一直沉默着,直到有一天)

——转场——

我: (略惊喜)鲸,你看,有人游过来了。

倾: 你们好,很高兴在大海里与你们相遇。我是倾,一直在海里游荡。

我: 一直是你一个人吗?

倾: 是,虽然偶尔也有同行的,但都是短暂的一程。(停顿)如果不打扰的话,我可以加入你们吗。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地,只是在随海浪而行。

我: 那当然好,我和鲸也是随心四处看看罢了。

倾: 把心交给海浪,不管它带着我去哪里,单调或者狂浪,我都能平静接受。

我: 但如果是我自己决定的方向,我却时不时的要抱怨海浪的不近人情。

(两人会意,相视一笑)

我: 为了欢迎你,我不妨冒一次险,挑个目的地。嗯。。。就去附近的珊瑚礁吧,那里藏着我见过最奇特的生物,但能否看到要看运气了。

倾: 走吧,为了难得一见的宝物,我有足够的耐心。

我: 是啊,匆匆忙忙,我们又能去哪里,做更重要的事呢?

倾: 未来不可期,享受现下的种种,细致感受它们带来的每一丝不同的悸动,与我而言,实在是最美妙不过了。

我: 每夜悄悄改变的月,每天变幻莫测的海风,身侧穿行的鱼虾,背上停靠的海鸟……

倾: 旧地重游的熟悉感,不期而遇的美景,惊心动魄的风暴,风平浪静的潮汐……

我: 是啊,看似平淡的大海,却永远不会让人琢磨透。快看,我们已经到珊瑚礁了。

倾: 这一片面积很大,珊瑚种类果真很多。

我: 看到一个好玩的鱼,看这个扁扁的身上有斑点的鱼。来,快速的碰一下它。

倾: 哦,好……(碰了一下,快速的缩回手)(惊喜)怎么变成圆的,身上好长出了刺,哈,模样好生奇特。(注:这个生物就是可爱的刺豚)

我: 我无意中发现的,还好当时鲸把我扫到一遍,不然就要被刺中了。只要当心些,和它玩太有趣了,反正它游的不快。

倾: 哦,你是如何和它玩的?

我: 这样,你游到这边,我游到那边,我们来赶它,不能让它逃走,快这边,这边……哈哈哈

倾: 哦,好好,哈哈

许久后

倾: 这片珊瑚礁果真有趣,多谢带我来此。

我: 和你一起游玩,倒是别有一番趣味呢。之前我认识了一只会说话的海鸥,我以为它也会喜欢这般玩耍,可没想到,它最终还是离开了我,许是觉得我并不有趣吧。

倾: 你心里什么感受呢?

我: 失落,迷茫。若心里本空我不会觉得缺失,可它一旦被填上一部分后再失去,这缺口就会越变越大,吞噬掉其它部分。

倾: 你会害怕吗?

我: 是,很害怕这种心被吞噬却无力阻挡的感觉,可我也喜欢心被填满的感觉,就像原本飘荡的我终于踩在实地上一样。我真正害怕的是踩在一块虚假的土地上。

倾: 使大海显得美丽的,是它在什么地方藏着一座小岛。你要去寻找的,只有心灵所能及,肉眼无能。

我: 肉眼无能……

倾: 嗯,用你的心去寻,方能寻到你真正所需的。

我: 呵呵,心灵小岛可遇不可求,我已准备一直独自游荡。

倾: 交由时间吧,未知才最值得期待。

我: (混响)海上漫无目的漂泊的日子依然在继续,与原先不同的是,我和鲸多了一位旅伴。我的话语不再沉入海中,而是会以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反弹回我心中未曾涉足的角落。我们也会一起做些或有趣或无谓的事情,与鱼虾同游,与太阳挥别。但更多时候,我们躺在鲸背上,任思绪随处飘散至无影无踪。

倾: 西伯利亚的雪景确如你所说美不胜收,万里雪飘,茫茫兮不知何所终。

我: 随心之旅,总是有很多惊喜,当然也会有很多惊吓……咦,你有没有听到远处的声音。

BGM 4-2

【隐约的呼救声】

倾: 是的,好像从那里传过来的,快去看看。

【哭喊呼救声3秒左右入】

我: 糟了,是一艘船被马尾藻拖到半沉了!鲸,马尾藻太密,你别过去,我把人带过来。倾,拿着匕首,我们这就去救他们!

倾: 走!

我: 我去救左前方的那些人,你去右边。

倾: 当心,左边的海藻缠绕的速度很快!

我: 能救一个是一个!【砍海藻声】大哥大姐,快点游过来。

船员1: 海藻有缺口了,快走,我断后!

【船员2: (哭喊)姑娘,我实在游不动了,求你把孩子先带走。】(CV:沐清挽-人间烟火)

我: 好,你坚持住,我等会再回来救你。【孩子的哭声】

我: 别怕,我先带你去鲸那儿,再去把你爹娘救出来!

船员3: 有救了,有救了,快跟着姑娘。

我: 【划水声完入】到了,你们去鲸上面,我再去救其他人。

【船员2: (快沉到海里)姑娘,救,咳咳咳……】(CV:沐清挽-人间烟火)

我: 【砍海藻声入】坚持住,你孩子还等着你。(拖住船员2)快游!

我: (费力的把女船员交给救完人回来的倾)呼,呼,把她带回去,还有人困在里面,我再去一趟。

倾: 让我去……(被打断)

我: 你不知道位置,快送她回鲸那里!

我: 【砍海藻声】大哥,你在哪!可恶,马尾藻越来越密,大哥是不是被拖下去了。啊,看到他了,被海藻困住了!(大声向他喊)我在这,快,向我这边砍海藻!【砍海藻声】

船员1: (精神一振)好,呼,呼

我: 成了,快游!海藻又追上来了!我断后!【持续不断的砍海藻声】啊!(脚踝被海藻缠住,挣脱不开,其它海藻迅速缠住拖入海中)

我: (意识模糊,开混响)真好,我的归宿是大海……

——转场——

倾: 你终于醒了!

【众船员: 恩人醒了,恩人醒了!】(CV:以北- - 人间烟火,四月槐夏,浅若夏墨❤)

我: (开混响)我终于睁开眼时,正躺在倾的怀抱里,温暖又有力的将我保护在安全的堡垒里。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拥抱的力量……

倾: 你太莽撞了,若不是我去的及时,你……

船员1: 都怪我,没有及时注意到……(被打断)

我: (虚弱)好了,无妨,能多救些人我很高兴。你……抱着我很舒服,我再睡会。

倾: (微笑)好。我会守着你。

我: (开混响)我醒来后,鲸已经把船员送回了陆地上。我们又开始了漂流的日子,但原先我四处飘荡的思绪现在都会不由自主的落到倾身上,我的目光也是如此。我开始在意他的感受,他的一举一动。这就是喜欢吗?而倾,似乎总是陷入沉思……

【换音乐入】

倾: (犹豫)有件事,我……我不知如何开口……我打算去陆地……

我: (吃惊)为何这般突然,你和我……我们一起不开心吗?

倾: 非常开心,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乐时光。

我: 那你为何要走,留下来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不好吗?

倾: 上次救了那些船员后,我问得他们误闯这片海只因迷失了方向,看到海藻后船身不灵活,无法及时调转船头才被困。他们那儿类似出海后再也未回的事非常多,可是为生活所迫,他们不得不如此冒险出海。我思前想后,心下不安。我可以帮助他们绘制航海图,改良船只,让他们少点伤亡。(停顿)可我也放心不下你们,不舍你们,所以分外犹豫。可我心下明白,这事应及早去做。你……愿意与我同往吗?

我: (愣)我……我去过一次陆地,但我不愿意在那里迷失。对不起。

倾: 我明白了。那么……就此别过。

我: 祝你一切安好。

倾: (沉默游走)


第五幕 孤岛

【音乐起入】

我: 鲸,兜兜转转我们又回到了起点,又只剩我们两个了。朱黎国我懂得获得自由所需的牺牲,海鸥那里我看到友情的转瞬即逝,倾这里我痛苦的了解到感情的脆弱和不确定。你也会离开的对吗,没有永恒的伙伴,只有永恒的孤寂。我们只是别人生命中的一个小浪花,仅此而已。能永远陪伴自己的永远只是自己心中的那片海,我能做的,也许只是去找到心海中可以依靠的方寸之岛。

鲸: 孩子,很高兴你能自己走出来。

我: 啊,鲸!你会说话!

鲸: 是的,时候到了。

我: 什么时候?

鲸: 我们分开的时候。

我: 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吗?为什么,你要去哪里?!

鲸: 曾经我也如你般,经历了种种,在自我怀疑中痛苦挣扎,最终悟得人生即孤岛,从而见自己。往后漫长的岁月里,与无数人同行过,有迷失于诱惑者,有求而不得便怨憎者,有为情之一字抛弃自己内心者,也有如你一般向内探寻者。见完他人,我该去见天地了……

我: 如果能够见自己,又何必去见他人见天地,只往内探寻有何不可。安与乐,皆在心性之中,只求本心圆满难道不可?

鲸: 看这海仿若你的心海,此刻虽似波澜不兴,却不知下刻是否惊涛骇浪。如若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呵,我说的太多了,孩子,未来的路还需你自己去寻去悟。

我: (悲伤)我已经习惯了你伴我左右,现在我一个人,鲸,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坚守下去。

鲸: 低头看看你自己。

我: 【变幻声】(低头)啊,我变成了鲸!我变成了你!

鲸: (开混响)出发吧,你我都有一样又不一样的路要走。【变幻声】

我: 【鲸叫声】(开混响)我绕着鲸化身的荒岛绕了三圈,我知道,它会变化的,变的生机勃勃或者愈加荒芜。而我,未知的一切都在等待着我。

——转场——

孩子: 【闪回】(着急)鲸,快看呀,这几天跟着我们的小蓝虾追上来了,你别慢悠悠的漂了,快游呀。

我: (开混响)尽情玩乐吧。

孩子: 【闪回】(小声)鲸,慢点游,这只小海鸥在你背上睡着了,一定是累了,别吵醒它。

我: (开混响)愿你寻得友谊。

孩子: 【闪回】(兴奋)鲸,这片珊瑚礁太美了,居然是透明彩色的!

我: (开混响)看遍世间万物。

孩子: 【闪回】(无聊)鲸,这片海我们都游了好几天了,太安静了,无聊……

我: (开混响)但也能享受内心的平静。

孩子: 【闪回】(激动)终于看到前面的小岛了,我们快去!

我: (开混响)最终做得自己的孤岛。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