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32】广播剧·陌路 · 悬疑刑侦广播剧-上【画音社出品】

作者: 卿羽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广播剧 / 现代 字数: 6475
187
27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2男4女
作品简介

扑——咚! 夜深人静的滨河城区,灯红酒绿的露天晚宴,没有人听到,静静流淌的滨河中,一具温热的尸体,被人抛入水中。 一起看似无解的杀人抛尸案,四个性格各异素未谋面的女人,千丝万缕的蛛丝马迹,却阴差阳错地指向多年前的一个真相…… 陌路殊途,逃离末路。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0-12-01 14:16:56
更新时间 2021-01-03 21:25:57

剧情歌陌路 · 悬疑刑侦广播剧-上【画音社出品】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胡队(胡伟民)

男,0岁

审讯警官,中年警察,痞帅大叔

杨警官

男,0岁

审讯警官,年轻警察,热血铁憨憨

警员

男,0岁

龙套

林骄

女,0岁

高傲张扬、成熟魅惑的当红女演员

冷心

女,0岁

冰冷寡言、沉稳理性的法医

展开

扑——咚!

夜深人静的滨河城区,灯红酒绿的露天晚宴,没有人听到,静静流淌的滨河中,一具温热的尸体,被人抛入水中。

一起看似无解的杀人抛尸案,四个性格各异素未谋面的女人,千丝万缕的蛛丝马迹,却阴差阳错地指向多年前的一个真相……

陌路殊途,逃离末路。

[好爱哦]特别感谢各位的付出,一起加油[好爱哦]

STAFF

策导:云雀【画音】

后期:司图【画音】

编剧:关莫声【画音】

翻唱/歌后:青木林生【画音】

插画:雪原【画音】

海报:卿羽【画音】

改编:米粒【画音】

剧务:慕辰洋【画音】

CAST

胡伟民:扎心丸【画音】

林娇:初夏【画音】

李楠:庄子妍【画音】

小杨警官:云雀【画音】

冷心:言语有灵【画音】

杜纯:慕野【画音】

陈先生:深黯火羽【画音】

赖明:卿羽【画音】

警员甲:刘大胆【画音】

警员乙:千里【画音】

对广播剧制作和录制感兴趣的可以加入我们,联系方式详见底部

龙套角色有:赖明 警员甲 警员乙 陈先生(分别让两位主角兼一下)

序  幕(音效)

【早晨七点零五分,滨河新区派出所】

【电话铃声:叮铃铃铃铃……】

【先交代大环境,从警局外开始铺设】

【嘈杂的警局环境,伴随着一个脚步声 电话铃声由远处办公室内传出 由远及近 。开门声,电话声音变清晰,接电话】【BGM可以用抑郁紧张像是要有大事发生的感觉】

警员甲:您好,这里是滨河新区派出所,请讲。【说话同时拿过本子记录】

陈先生:(害怕)警……警察同志,我在河边发现……发现一具尸体……【撞击音效】

警员甲:先生,请问您怎么称呼?

陈先生:我姓陈。

警员甲:好的,陈先生,您身边还有其他人吗?

陈先生:没……没有。

警员甲:好,陈先生,别害怕,请把具体地址说下,我们马上就到。不要碰现场任何东西!您的手机请保持畅通,有任何情况请立刻拨打我们的电话。

陈先生:好……我在滨河路……

【BGM渲染起来!】【转场,近景,警员上车,发动车,拉响警笛,渐远,同时插入报幕】

报幕:欢迎收听画音社出品,刑侦悬疑剧《陌路》上集

以上从开始到转场的BGM需要有情绪递进

第一幕

【上午10点半,滨河新区派出所】

【室内,门外嘈杂警局环境,各种电话声或吵闹声】

【开门声,脚步声入】

【此处无需BGM 但是需要加房间混响 尽量真实】

杨警官:胡队!

胡队:小子,进门前都不敲门的么?【伴随着电脑键盘打字】

杨警官:哦……

【退出办公室,敲门】

胡队:请进。

杨警官:胡队,死者身份确认了。名字叫赖明,男,本市居民,25岁,身高1米62左右,体重55公斤,无业。这是死者生前的照片。

胡队:尸检报告出来了吗?

杨警官:出来了,尸体检测出含有大量酒精成分,初步推测死亡时间为两天前也就是4月20号晚上11点到4月21号凌晨1点之间。胡队你看,死者右手五指的指甲均呈不自然断裂状态。【BGM淡入 悬疑氛围】从形态上看,应该是被人用利器剪裂的,且死者身上有明显的争斗痕迹,头部有受到过重击,致命伤是胸口被利器刺穿,初步判断为……他杀!【撞击音效 或诡异音效】

胡队:凶器找到了吗?

杨警官:暂时还没有,河道附近没有血迹,也没有争斗的痕迹,所以那里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胡队:还查到些什么?【BGM淡出】

杨警官:据我调查,4月20号晚上,死者在遇害前曾与这四人都出现在了滨河文创园举办的露天慈善酒会上,死者生前很有可能与这四人有过接触……

胡队:哦?【翻看文件】嚯,这不是那个,演什么什么风华的女主吗?

杨警官:对,她叫林骄,是个大明星,现在可红了。

胡队:呵,看来得请这位大明星以及其他三位来我们派出所喝杯茶了。

【镜头从室内转到室外 环境氛围 然后硬切转场 或者淡出】

第二幕

【下午2点,滨河新区派出所】

林骄: 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不出两个小时我就得上头条!这对我是多大的负面影响你们明白吗?!小心我的私人律师告你们!

杨警官: (无奈地)好好好,大明星,您快进去吧。我们只是例行公务,希望您能配合。24个小时后如没有什么事您就可以离开,到时候您想怎么告就怎么告哈。

林骄: (嫌弃地)别碰我!把你的脏手拿开!我自己会走!

【林骄被推搡,关门声,审讯室一】

胡队: (严肃沉稳地)林女士,您好,我是滨河新区派出所警员胡伟民……

林骄: (生气地打断)胡警官是吧,你们凭什么抓我!

胡队: 林女士,我们只是请你来配合调查。

林骄: 调查?调查什么?

胡队:【照片递过去】这个人你认识吗?

林骄:不认识。

胡队:今天早上七点零五分,我们在滨河主河道发现一具尸体,照片上的人正是死者。

林骄:我可以抽根烟吗?

【切换镜头,开门声,杨警官进入审讯室二】

杜纯:(急切) 警察同志,发生什么事了,我家艺人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杨警官: 别紧张,喝杯水吧。(停顿下)杜小姐,你是林骄的助理是吧。

杜纯:(疑惑)是的。

杨警官: 你跟她共事多少年了?

杜纯:快一年了。

杨警官: 杜小姐,其实这次请你们来,是为了配合我们调查一起命案,(故意停顿)准确地说,是一起杀人抛尸案。

杜纯:什么?!杀人……抛、抛尸?这!警察同志,我们怎么可能杀人!你们一定是弄错了!

【切换镜头,审讯室一】

胡队:林女士,请你再好好地仔细看下照片上的人。你确定不认识吗?

林骄:(吸烟)看着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哎呀,记不太清了。

胡队:林女士,4月20号晚上11点到4月21号凌晨1点之间,你在哪?

林骄:4月20号?(回忆下)哦,那天晚上有个露天慈善酒会邀请我去参加,我是受邀嘉宾之一。唔,大概在晚上十一点我到达酒会现场。到了之后我就在私人化妆间里补妆休息,准备公开募捐演讲。十二点半到一点我都在台上演讲,所有人都看见了。演讲结束后,我就乘私人轿车离开了。你们可以去问,聂导、刘编,随便谁都能证明!

胡队:林女士,你胳膊上的伤……怎么来的?

林骄:这个?这是前几天拍戏时不小心伤到的!不是,胡警官,你问这些,该不会……怀疑人是我杀的吧?!(生气)你!你可别胡乱冤枉人啊!我可以告你诽谤!

胡队:林女士,别激动,我们只是例行问询而已。

【切换镜头,审讯室二】

杨警官:杜小姐,请问4月20号晚上11点到4月21号凌晨1点之间,你在哪?杜纯:我……我,啊,那天有个慈善酒会。我家艺人,就是林骄,是受邀嘉宾之一,我当时正好家里有点事所以就让林骄姐先出发,我大概是十二点到的。会场门口的监控应该可以证明!

杨警官:(出示照片)那酒会上你有见过这个人吗?

杜纯:没,没有……

杨警官:到了会场之后你又去了哪?

杜纯:我到了之后就一直在舞台帮忙,准备等林骄姐上台。林骄姐演讲结束后,我们就一起乘车走了。

【切换镜头,审讯室一】

胡队:林女士,那在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半这一个半小时内,你在化妆间里休息有谁能够证明?这段时间内有其他人去过化妆间吗?

林骄:我都说了是在休息,当然是不希望有人在身边打扰啊。不过,大概十一点二十分的时候,化妆师Vivian有进来帮我补过妆,化了二十分多分钟吧。……哦,还有后勤小吴,离演讲开始前十分钟的时候过来提醒我候场,说完就走了。其他就没了。

胡队:你的助理,杜纯小姐呢?

林骄:她?她不是和我一起来的,她之前跟我说家里有点事,要十二点才能到。胡队:林女士,你要不再好好想想,真没别人了?

林骄:(警惕)你什么意思?

胡队:林女士,你可能不知道,你私人化妆间的门外走廊里,有个微型监控摄像头。

林骄:(愣一下)……

胡队:怎么样?想起来了吗?还有谁去过你的化妆间?

林骄:(烦躁)我能再抽根烟吗?

胡队:林女士,拖延时间是没有用的。

林骄:谁拖延时间了,我就是烟瘾犯了!(点烟,吸烟)照片上的人……闯过我的化妆间。

胡队:闯?

林骄: 嗯,那是……十二点左右吧,我当时心情很不好,想一个人静静,就让守在门外的保安去吃饭了。没想到就在那个时候,一个男人突然闯进了进来,情绪特别激动。狂热粉丝我见多了,可像他这么恐怖的私生饭我还是第一次见。我刚想喊,他就一下子扑过来捂住我的嘴,反正说了一些很恶心很肉麻的话,然后坚持非要抱我一下。

{【这段说的同时插入回忆】

【男人闯化妆间捂住林骄的嘴】

男人:(猥琐)嗯,真香啊~让我抱一下,抱一下嘛!}

胡队:抱一下?

林骄: (激动)是啊,我能怎么办!谁知道他身上有没有刀什么的。我有个圈内的朋友,就是因为拒绝一个疯狂粉丝的求爱,脸上被划了一刀,此后就再没拍过一部戏。

胡队: 据我们所知,酒会入场前受邀人员都需要接受安检检查,怎么会让携带尖锐刀具的人员入场。

林骄:(冷笑)呵,像他那种人,根本不可能受到邀请,一看就是从哪个后门小道里偷偷溜进来的。

胡队:之后呢?

林骄:(不解地讥笑)……这人也很奇怪,抱完之后,就自己走了。

胡队:就这样?

林骄:不然呢?难道你巴不得我出点什么事吗?

胡队:(内心独白)虽然很奇怪,但确实如她所说。监控显示,十二点零七分,赖明进入林骄的化妆间;十二点二十分,赖明离开化妆间,看不出有什么伤痕或争斗痕迹,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

胡队:(沉默一会)最后一个问题,(翻开文件夹)这两位你认识吗?或者说有见过吗?

林骄:不认识,也没见过。

【切换镜头,审讯室二】

杨警官:杜小姐,给你看的照片上的人叫赖明,在4月20号晚上11点到4月21号凌晨1点之间遇害了。今天早上,尸体在滨河主河道被发现。如果你有关于这个案子的线索,请一定要告诉我们。

杜纯:我,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也没有见过啊,警察同志,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杨警官:杜小姐,你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杜纯:(慌张)我,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

杨警官:(试探)哦?看这伤像是抓伤啊……你怎么把自己抓的这么狠。

杜纯:那、那可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猫抓的吧……

杨警官:杜小姐,这伤到底是自己抓的呢还是猫抓的?撒谎可不好啊。

杜纯:(急得快哭了)唔,是猫抓的!我,我没撒谎,更没有杀、杀人(低声抽噎)呜呜……

杨警官:那林骄……

杜纯:(哭,急切)林骄姐也不可能杀人!你们,你们做警察的怎么可以这样,随便冤枉人,你们有证据吗?呜呜……

杨警官:(无奈)嘶——你别哭啊,咳咳,那个,你看看,这两位你认识吗?或者说有见过吗?

杜纯:呜呜……不认识,也没见过。

【下面2个镜头同时进行,审讯室一在左声道,审讯室二在右声道】

【警员甲、乙分别敲审讯室一、二的门,进入审讯室,附在胡队和杨警官耳边说话】

警员甲:(轻声)胡队,冷心和李男到了,在审讯室候着。【离开审讯室】

警员乙:(轻声)杨警官,冷心和李男到了,在审讯室候着。【离开审讯室】

胡队:林女士,请稍等。【离开审讯室】

杨警官:杜小姐,请稍等。【离开审讯室】

【审讯室外走廊】

胡队:另外两人到了。

杨警官:是的,胡队。

胡队:(伸展下身体)走吧,我去李男那。

杨警官:那我去冷医生那。

第三幕

【审讯室三】

胡队:李小姐,请你来是想请你配合我们调查一起案件。(出示照片)此人叫赖明,男,25岁。今天早上,他的尸体在滨河主河道被人发现。

李男:哎,我说警察同志,这跟我有什么鸟关系?

胡队:你见过这人吗?

李男:没见过。警察同志,我可以走了吗?

胡队:(淡定)4月20号晚上11点到4月21号凌晨1点之间,你在哪?

李男:你叨叨叨什么,老子刚刚打工的钱还没跟老板结呢,就他妈被你们带走了,我以后还怎么在那家干,别人会怎么想我,啊?

胡队:李小姐,请你配合,否则,我们就这么耗着,我无所谓。

李男:(小声狠话)次奥!

胡队:死者身上有争斗的痕迹,右手五指的指甲均呈不自然断裂状态。从形态上看,应该是被人故意用利器剪裂的。所以我们大胆推测,凶手很可能与死者生前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凶手被抓伤了,而后发现死者手指甲中残留有自己的皮肤碎屑,便毁掉了死者的五指指甲。

李男:你这么看着老子做什么?你这什么眼神?!

胡队:李小姐,你脖子上的这道伤,好像不轻啊。

李男:靠!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这是旧伤了好吗,(不满)还不是被几个小毛孩子弄得。

【切换镜头,审讯室四】

杨警官:冷医生,我们请你来……

冷心:有案件?

杨警官:额,是的。今天早晨七点零五分我们在滨河主河道发现一具尸体,经核验确认身份为本市居民赖明,男,25岁,身高1米62左右,体重55公斤。尸体检测出含有大量酒精成分,遇害时间为4月20号晚上11点到4月21号凌晨1点之间。这是死者生前的照片。

【出示照片声】

冷心: (冷静理性)有尸体的照片吗?尸体中检测出酒精成分……确定了死者不是醉酒后失足落水身亡?

杨警官:额,冷医生,现在你的身份不是法医……

冷心:抱歉,职业习惯。

杨警官:尸体肺部没有进水,所以可以判定死者在溺水前已经没有了呼吸。

冷: (淡漠)噢。

杨警官:(呼吸一口气)4月20号那天晚上有个露天慈善酒会,冷医生在酒会的受邀名单上。

冷: 是的,我与酒会的发起者曾有过工作上的往来,受邀参加。那天我因为工作的原因,在酒会开始后两个小时,差不多晚上11点才到达现场,之后一直呆在泳池附近,晚上12点30分左右离开,泳池边的客人都可以证明。

【切换镜头,审讯室三】

胡队:李小姐,4月20号晚上你出席了滨河文创园的露天慈善酒会……

李男:(痞里痞气、嘲讽地打断)出席?端端盘子也叫出席?呵,那我可真是出席宴会的大忙人了。拜托,大哥,我就是个服务生好嘛。

胡队:那天晚上你是几点去几点离开的,都做了些什么?

李男:哦,我服务生嘛,当然要早到了,大概晚上八点多一点吧。离开……(回忆)好像是第二天早上凌晨两点走的。那群少爷阔太酒会结束后拍拍屁股就走了,我们还得给人家收拾烂摊子呢。

胡队:有没有发生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李男:印象深刻的事情……(回忆)噢,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正好好地推着餐车走呢,突然一辆车噌地一下从拐角窜出来。我去,简直午夜惊魂好吗,吓得我赶紧躲开,整个餐车都倒了,饮料点心乱七八糟撒了一地。这位大姐居然还怪我把污渍弄到了她车上,拉着我疯狂检查。靠,最后我还被扣了工钱,真是糟心。

胡队:(严肃)你们是几点、在什么地方发生碰撞的?

李男:这谁还能记得啊。

胡队:你看下这几人,里面有那位开车的女士吗?

李男:唔,我看看啊,诶,这个,就是这人,长的还不错,就是冷了点。

胡队:那其他两人,你认识吗?

李男:(翻白眼)你这不是废话吗,其他两人,其中一个是大明星林骄诶,谁不认识,另外一个不是她的小助理嘛,名字叫什么我不知道。其实在场子里逛多了,总能碰上几次,不过人家肯定不认识我。

胡队:(注意到)看你手上这茧子,不像是端端盘子就能磨出来的啊。

李男:端盘子能挣几个钱啊。我平时也给人做做机修、电工什么的,外卖、按摩这些也干过。还不都是为生活所迫。

胡队:酒会期间,你就推着餐车走来走去?

李男:服务生嘛,还兼帮人上酒、清理垃圾之类的。

胡队:(出示照片)这是你那天晚上推的餐车吧,这上面罩着这么大一块绿布……哟,看上去好像还是天鹅绒质地的啊,真够气派的。(凑近)这餐车的夹层,被这块绿布给严严实实地罩住了,要藏点什么东西,可真方便啊,你说是不是?

李男:你说从席上夹带私货啊?没用的!我们以前有兄弟试过,结果刚一出门警报就响了,靠,也不知道是什么技术。从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切换镜头,审讯室四】

杨警官:冷医生,那天晚上你有见过死者吗?

冷心: (毫无波澜)见过。晚上十二点左右,死者曾与我发生过肢体碰撞。当时我站在泳池边独自喝鸡尾酒,死者步履蹒跚得从我身边经过,碰撞我后随即摔倒在地,并大声斥责说我绊倒了他。(思考)当时他身上有很明显的酒精气味,应该是已经喝醉了。

{【这段说的同时插入回忆】

【男人撞上冷心】

男人:曹!谁啊,没长眼啊?}

杨警官:你确定撞你的人就是死者吗?

冷心:  是的。死者左边眉骨上方有两颗黑痣,我不会认错。

杨警官: 那他没和你发生进一步的争吵吗?

冷心: 没有。他坐在地上骂骂咧咧地说了几句后,就起身离开了,或许是觉得被围观,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之后我便没有再见过他了。

杨警官:冷医生,你手腕受伤了?

冷心: (言简意赅)不小心被家里的猫抓的。

杨警官:(意味深长)啧,现在的猫咪都不太听话啊。滨河主河道南端的监控显示,你在晚上12点41分驶入沿河街道;但北端监控显示,你在凌晨1点03分才驶离沿河街道。其间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你却驾驶了22分钟,(加重语气)可以解释一下吗?

冷心: 中途,我停车抽了会儿烟。

杨警官:滨河区域在本市禁烟条例管控范围内,冷医生不会不知道吧?

冷心: 电子烟。

杨警官:只是抽烟而已?(意味深长)22分钟,能干的事情可是有很多啊。

冷心: 只是抽烟而已。

杨警官:最后一个问题,你认识或见过这三位吗?

冷心: (毫不犹豫)那天酒会上见过这个人。晚上12点20分左右,在停车场前主路与泳池的交界处附近。

杨警官: 李男,发生了什么?

冷心:她差点撞上我的车,之后检查了下,双方都没有什么损伤,我便开车离开了,是晚上12点30分左右。

杨警官:其他两人呢?

冷心:这两人电视上见过。

【切换镜头,审讯室三】

胡队:我再问一遍,那天晚上,你有跟死者接触过吗?

李男:再让我看一眼那照片。

【推照片声】

李男: 唔……哦,(恍然大悟)这哥们儿呀,我见过!【拍桌子声】这哥们儿,和那位开车的大姐一样不长眼,我端着酒往前走,他也不看路,就往我身上撞,结果红酒撒了他一身,还没完没了地指责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只好给人家擦啊。我怀疑他搁我这儿碰瓷呢?

{【这段说的同时插入回忆】

【男人撞上李男】

男人:哎哟!我去……他妈的,今天真是倒霉

李男:额,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擦擦……}

胡队: 当时是几点?有目击者吗?

李男:嗨,你们怎么老问我这种记不起来的问题啊……大概,大概十一点多吧,反正没到十二点。我在泳池旁的喷泉那被撞的,喷泉那呜泱泱一群人都看见了。

【开门从审讯室出来,关门】

【翻看冷心的供词文件夹】

胡队:这是冷心的供词?

杨警官:是的,胡队。

胡队: (内心独白)十一点多,死者先是撞上李男,然后12点左右又撞上冷心。这么说,当时死者身上浓烈的酒味,也有可能是因为被撒了红酒,不一定是喝醉。

胡队: 小杨,请她们四位去休息室休息下。

杨警官:啊?哦,好的。

第四幕

【休息室,四人相遇】

李男:哎哟,大姐,你怎么也在这啊,(嘲讽)我说,你不会是开车撞了人被警察抓了吧。以后啊就不要乱开了哈,眼睛不用可以捐给需要的人!哎呀,这不是林大明星吗?

林骄:(不屑)哼,你谁啊,现在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跟我攀关系!

杜纯:(唯唯诺诺)林娇姐……你别……

林骄:别拉我!这不是都问完了吗?怎么还不让我们走?我一定要告他们!

冷心: (冷冷地)真吵。

李男:(痞里痞气)哈哈,就是,真吵,大明星了不起啊,切。

林骄:你!你敢说我吵,你知道我是谁吗,啊?……

【监控室】

杨警官:胡队,看这样子,她们似乎互相不认识。【翻资料】林骄,25岁,演员。杜纯24岁,林骄的私人助理。冷心,26岁,法医。李男,24岁,餐厅服务员。除了林骄和杜纯两人是同事,其他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什么交集的啊。

胡队: 哼,别太早下定论。

【敲门声】

胡队:进来。

警员乙:胡队,我查到了些东西。

杨警官:快说。

警员乙:刚刚在死者家中,我们发现了一本封面印有《康顺孤儿院2002级花名册》字样的书册,纸张、字迹已十分陈旧,可以断定有一定年头了。在其中,我们找到了死者幼年的信息,可以确认,他正是当时被康顺孤儿院收养的一名孤儿。(略停顿)同时,我们也在花名册中,找到了林骄她们四个人的信息。虽然使用的名字和现在不同,但照片、血型等各种特征信息都完全吻合。

杨警官:(震惊)什么?!

胡队:小伙子,你还太年轻……

警员乙:还有件事,十二年前,滨河区三十六号,康顺孤儿院,发生火灾……

【插入回忆-十二年前】

警员丙:(从电话内传来的声音,信号不好,急促,呼吸困难)滨河区三十六号,康顺孤儿院,发生火灾,防空洞内发现一具尸体,请求警力支援。重复一边,滨河区三十六号,康顺孤儿院,发生火灾,防空洞内发现一具尸体,请求警力支……【声音渐弱】插入ED   

(上集 完)

社团考核群1044116174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