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33】普本·楚儿之死

作者: sst叹号
排行: 戏鲸榜NO.20+
【联系作者】 普本 / 架空 字数: 26478
4
6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4男2女
作品简介

准王妃生命只剩下七天,想要跟个猎户将就将就,王爷说不行……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5-16 13:54:28
更新时间 2021-05-28 11:18:24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赵楚楚

女,0岁

女主

七哥

男,0岁

男主,猎人,偏憨傻

秦仙丹

女,0岁

秦郎中之女,天真无邪,建议用偏稚嫩女声

秦郎中

男,0岁

老年男声

三王爷

男,0岁

中年男声,略显荒唐

展开

 

 

楚儿之死

说明:

1、本文中心理活动很多,为与对话区分开来,需要旁白频繁说明;若主播声音多变,可考虑两种声音区分“心声”与“话音”

2、本文中有少量配角,戏份很少,可由主角兼任。

3、本文自有深情处,建议演绎得夸张些,若可用传统戏剧念词风格,或有泪中含笑效果。

第一节:老王爷灯会动色心,癞蛤蟆偏吃天鹅肉

旁白:护城河畔,上元灯会,才子佳人,郎情妾意,一夜风流过后,妓院都要冷清许久。正人君子,大家闺秀,耻与为伍,又要赏灯,鬓角贴缕白发,此人已老莫要叨扰。至于三王爷这般人老心未老的,束发混在其中,一双老眼那叫个贼!

三王爷:(惊为天人)呜呀呀!那姑娘生得可是俊呐!(豪迈)来来来,孤要赋诗一首!(“兮”前正经,“兮”后色眯眯,突出反差感)罗裳缥缈兮好身段儿!轻纱覆面兮?(思考)兮?欲盖弥彰!

发财:(赶紧拍马屁)王爷!好诗!

三王爷:好个屁!得改改……对喽!罗裳缥缈兮身材忒正!轻纱拂面兮欲盖弥彰!鬓角白发兮?爱拼才会赢!

发财:懂了!小的这就差人去问。

旁白:夜风拂过吹开姑娘遮面轻纱。那狗腿子刚要吩咐下去,猛发觉面熟,略一寻思,退了回来。

发财:回王爷,不劳寻访,那姑娘小的认识。

三王爷:(惊喜)哦?莫不是哪家新来的头牌?(忽然怒)真越来越不懂规矩,竟不知先来孝敬孤!

发财:王爷大名,哪个不知?王爷天威,哪个敢触?那姑娘是礼部侍郎赵践之庶女,名叫赵楚楚。王爷真好眼力,不少浪人都传她是京都第一美人呢。

三王爷:哈!那老东西府里还藏着这等宝贝?(连拍巴掌)妙啊!妙啊!妙啊!

发财: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不过小的眼拙,斗胆问问王爷乐些什么?

三王爷:(得意洋洋)你个下三滥的东西当然不知道。那老匹夫眼看着晚节不保,孤肯提亲的话?他敢不双手奉上?来来来,笔墨伺候!

发财:王爷,这没地方铺纸……

三王爷:(打断他的话)嗯?

发财:王爷,您委屈下,墨宝赐在小的背上吧。

三王爷:(满意)嗯!赵家有女初长成,灯会?通亮!不好,不好……阑珊!灯会阑珊?露峥嵘!京都美人?咳!孤想想哈……美人儿?美人儿……多如狗嘛!(气壮山河)大爷床上就认她!哇哈哈哈哈哈哈哈!(读出魔性流畅感来)

发财:好诗!好诗呀王爷!

三王爷:好诗吧?包点金银,送去赵府提亲。

第二节:美人夜行麻烦不绝,英雄救美更大危机

旁白:且说那赵楚楚虽鬓角贴了白发,生得太过明艳照人,还没到子时已被人骚扰过数次。正盘算着要不要早早回府。

泼皮:(醉醺醺,玩世不恭)如此良宵,姑娘就跟个丫鬟过呀?小爷我为等今天,可是补了半个月呢!

旁白:赵楚楚哪肯同他废话?拉着丫鬟便要走。泼皮见了,一半酒醉,一半心醉,混在一起成了混账,破口大骂!

泼皮:呸!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春宵一刻值千金,你来事了,小爷也容你。连个笑都不留,你来什么上元灯会!

赵楚楚:(话音)(气急败坏)乌烟瘴气!斯文扫地!圣人蒙羞!这么大缕白发你瞧不见吗?当婊(污言秽语说不出口,憋了半晌改口)当那啥立牌坊?上元节是给你们这种禽兽过的吗?哪条国法不许未出阁的赏灯了?正怜火树千春妍,忽见清辉映月阑!袨服华妆着处逢,六街灯火闹儿童!这不还有小孩呢吗?本姑娘看看灯怎么了?招摇过市是不好,白天倒是能看啊?莫名其妙!世风堕落,呜呼哀哉!

旁白:心怀鬼胎来逛上元灯会者不少,她这一段算是把在场好多人遮羞布都给揭了。天光照着不敢胡来,月色笼罩谁认得谁呢?一时间群情激奋。泼皮见了,便要用强。却不想人群里一声断喝!

发财:淫贼休要猖狂!

旁白:三王爷名声再烂,是王爷,算皇族。能混成王族心腹,虽是狗腿子,顶着“发财”这狗一般的名号,此人生得端正,功夫亦是不低。见势不妙,拨开人群飞起一脚将那泼皮踹下河去,扑通一声。

侍女(可由秦仙丹客串,二人戏份无交集):(欢呼雀跃)好厉害!好厉害!小姐快看,他背上有诗呢!

赵楚楚:(话音)多谢恩公!(惊喜)恩公背后题着诗呢?不知可否借小女拜读一二?

发财:当然!当然!姑娘且看吧。

赵楚楚:(话音)赵家有女初长成?

旁白:赏灯雅兴被人搅扰,遇到淫贼惊魂未定,赵楚楚现在正是敏感时候,读到一个“赵”字便心生警觉。

赵楚楚:(话音)灯会阑珊露峥嵘!(受惊尖叫)啊!朱莲,这写的不就是我吗?快跑!快跑!

旁白:仓促奔逃,面巾跌落,有人认出她来,叫句“这不是京都第一美人吗?”便轰然炸锅,淫笑连连,污言秽语不绝于耳。都不知是怎样跑出来的,赵楚楚坐在车里仍心有余悸,忽觉脚底板生疼,才发现已跑丢了只绣花鞋,愈加委屈。

赵楚楚:(话音)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天底下的好男人都死光了吗?

侍女: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都过去了,我们不还是好好的吗?小姐莫要悲了。指不定经此一遭,老天垂怜赐下个良配,明岁今宵,便有他护着赏灯了。

赵楚楚:(绝望)哪敢奢望许多?我隐约瞧见那诗后面甚不着调,天可怜见,莫要是那千夫所指的三王爷啊!(寻思过味儿来,娇嗔)你这小妮子!看本姑娘不撕烂你的嘴!

侍女:(欢笑讨饶)小姐!小姐!你可算开心了!

旁白:赏灯是偷偷溜出来的,赵楚楚到家后也不敢声张,只是觉得身上哪哪都是臭的,一头扎进浴桶,连搓带洗,明明水已见凉,不舍出去,亦不敢叫人添水。如此稀里糊涂睡去……忽被阵哭声吵醒。

侍女:(哭喊,语无伦次,飞快)小姐!快醒醒啊!小姐!昨儿个?昨个灯会把天给逛塌啦!地也逛陷啦!大事不好啦!你说世上好男人都死光了,我还不信!(抽自己嘴巴)该死!该死!昨儿晚上就不该回来的!现在想想,平白无故的,哪有人会在上元灯会上英雄救美,又不留名呢?后背上还写着那么首歪诗,怎么看都不正常嘛!我这是怎么了?怎就没想到他是三王府的狗腿子呢?天底下哪有这么不懂规矩的……

旁白:心情低落,坐在浴桶里睡着,虽被人抬到了床上,难逃一场风寒。睡意正浓,被窝里中被人惊醒,虽是日夜相伴侍女,难逃阵天旋地转。赵楚楚被这连珠炮轰得发懵。

赵楚楚:(话音)(赖床酥麻音)什么狗腿儿?不吃不吃……让本姑娘再睡一会。

侍女:(尖叫一声)啊!

赵楚楚:(话音)(被吓得也尖叫一声,两个配音可以比一下飙高音)啊!(暴怒,有些沙哑)你发什么疯!

侍女:(长舒一口气,第一句可与赵楚楚“什么疯”重叠)天可怜见可算精神了!(气喘吁吁)小姐你听我说!出大事啦!

旁白:昨一夜赵楚楚睡得其实并不踏实,噩梦连连,被魑魅魍魉追了一夜,各个身上都贴着幅字“此乃三王爷”,鬼压床吵不起来而已。

赵楚楚:(话音)(粗声咆哮,后面拉长音)不会真是三王府的人吧?

侍女:(与赵楚楚前句有交叠)是啊!

赵楚楚:(话音)(依旧那个声音)你怎么知道的?

侍女:(急促)他们提亲来了呀!(骤然颓废)聘书就是那首诗,京都美人多如狗,大爷床上就认她。

赵楚楚:(心声)(难以置信,怪声)搞什么啊?

旁白:赵楚楚昏了过去。

第三节:楚楚心细如发,定计仓促逃婚

赵践之:(满怀愧疚,老泪纵横)闺女儿,爹没用啊!

旁白:醒来后听说自家亲爹收了王府聘礼,还将婚期草草定在三日之后,赵楚楚再次昏了过去。到底女儿亲,女儿好,女儿是爹妈的贴身小棉袄。再醒来看见老爹跪坐在床前老泪纵横,她还是情不自禁扑上前去。

赵楚楚:(话音)(撕心裂肺)爹!爹!您快起来啊爹!这叫女儿如何受得起!嫁进王府好啊,听闻三王妃重病,止不定女儿就成王妃了!

旁白:女人总是会演戏,越漂亮的女人越会演戏,此时此刻她心中真实所想却是。

赵楚楚:(心声)(咆哮,吐槽)要不要脸啊!三王爷您老今年高寿啊?爹?他比你岁数都大吧!这大女婿你好意思认,我都不好意思嫁啊!

赵践之:(感动)好女儿!好女儿!

赵楚楚:(心声,咬牙切齿)亲爹啊!(话音,颤音,柔情)爹啊!

旁白:朱莲从小跟着赵楚楚,俩桃李年华的大姑娘聚在一起,没事便幻想将来的如意郎君。眼见得前路一片灰暗,她心中焦急,楚楚说要什么,都尽量满足。

侍女:(有些犹豫)小姐,这是你要的画。

旁白:一大捆画,她抱着都有些吃力,刚打街上买回来,画的是什么她当然清楚,有些不好意思。楚楚却兴致盎然,忍不住啧啧称奇。

赵楚楚:(话音)俊朗!这个好!你看,弯弓射大雕,年轻,壮健,有活力!还有这个,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才是良配,天生我赵楚楚一套好皮囊,理当再凑成一对璧人。

旁白:朱莲听了,鼻子一酸。

侍女:(哭)小姐,我知你心中难受,想哭就哭吧!(沉默一会,下定决心)不如逃婚吧!

赵楚楚:(话音)(发笑)逃?怎么逃?逃出去怎么活?难道真要变成秦楼楚馆那帮子姑娘吗?

侍女:(崩溃)那也好过进三王府啊!我扫听了一路,那老家伙(欲言又止)……会生不如死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你这表情是怎么回事?莫非你心中已有主意了?

赵楚楚:(话音)我问你,三王府的东西送来没有?

旁白:中华乃礼仪之邦,六部之中礼部居首,却是清水衙门。赵家祖上阔过,赵践之败光了家底才换来现下这礼部侍郎之职。三王爷似是知道赵府仓促之中能齐堆起来的嫁妆压根没法看,第二天便差人送来了大内胭脂水粉一套,金玉满堂首饰一套,大红嫁衣一套。

第四节:老天最喜拨弄人心,才出牢笼又陷贼窝

泼皮:(第二节“灯会泼皮”戏份已结束,此“泼皮”为“送菜阿牛”)啥?(作者东北人,所以“送菜阿牛”皆用东北方言,主播可自行替换为自己更为熟悉的方言)

旁白:每日赶着牛车给赵府送菜,久而久之,这小伙子得了个送菜阿牛的名号。进进出出,他自然知道赵府庶女赵楚楚生得闭月羞花,也知这颗水灵灵的大白眼说话就要被猪啃了。却不想在柴房里遇到这姑娘穿着嫁衣,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说话。

赵楚楚:(话音)(生龙活虎)我让你带我走!看到没有?金的!送我出去,就是你的了。

旁白:大婚在即,赵府上下戒备森然。赵楚楚与朱莲合计一夜,发现只有借着送菜阿牛的牛车才能出去。高山有好水,好水种好菜,除了蔬菜之外,他那牛车上有口大水瓮,每日给府里送些山泉烹茶。将就挤在水瓮里,伸手不见五指,怀里紧紧拥着一包袱金贵首饰,听车马喧嚣、人声鼎沸,赵楚楚不禁想入非非。

赵楚楚:(心声)(生龙活虎)私奔?怎么可能!昨夜里我想得清清楚楚,面儿都没见过的男人凭什么娶我?同样,只见过一面儿的男人凭什么娶我?再说,这少年郎这么穷,全部家当也不值我一盒胭脂,到时候未老先衰?噫!不敢想!(停顿后另起话头)话说只要他人好,穷点貌似也没什么。但他人不好啊!我赵家好歹算他东家,为一根金钗毁了东家攀龙附凤室的机会,这算人做的事儿?跟他私奔,我有那么蠢吗?出花都我就把这一身行头都换成钱,雇个掌柜的,捡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帮我经营点产业。到时候我也不叫赵楚楚了,叫什么好呢?对,就叫钱夫人!姓钱,却不爱钱,我赚钱是给未来夫君用的。他若用不上呢,我便置最好的胭脂,化最美的妆给他瞧,定不重蹈老妈的覆辙!

旁白:车起先时咯咯哒哒颇为规整的颤,过几道弯,不知不觉间变成左一下右一下的栽歪。赵楚楚猛想起小时候骑在赵践之的肩膀上,他初时簌簌的抖,后来换成摇。问他为什么,他说出城便没有砖路,土路都这样。如此一想,她有些后悔。

赵楚楚:(心声)爹虽没什么大能耐,又喜新厌旧,老娘葬礼上一滴眼泪没掉。可他待我却是真的。若非实在没得办法,怎舍得让我嫁给那老王爷呢?如今我一走了之,还把王府送来的东西给卷走了,他可如何交待呢?

旁白:又转念一想。

赵楚楚:(心声)赵家祖上阴功深厚,宗祠里现在还供着免死金牌。三王爷虽是皇室,头上有皇帝陛下压着。我乃庶出,他迎娶我于礼不合,年龄相差悬殊,说出去有损皇家威严。怎么想我都是逃便逃了,赵家不会有事的。呼,这大水瓮还挺闷的哈?既然已出了城?逃出生天啦!如意郎君,本姑娘来找你啦!

泼皮:(敲两下水瓮)安静点!

赵楚楚:(话音)(乖乖听话)哦。

旁白:人窝在水瓮里怎能舒服?起先紧张,赵楚楚不曾在意这些,刚试着去推盖子,虽未能如愿,算尝到甜头,寻思高低换个舒服些的姿势。

赵楚楚:(心声)(嫌弃)噫!这瓮里怎么滑溜溜的?多久没刷了?不会吧?不会吧?这么多年我烹茶用的全是这样的脏水吗?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惊觉)可别把我这一身嫁衣弄脏了!这可是我眼下最值钱的家当了,不能洗的,卖不上价格可还行?(撞击声)哎呦!

旁白:已颠簸到没法坐稳,显是到了她只在书中瞧过的穷乡僻壤。赵楚楚惊慌起来,猛敲瓮壁。

赵楚楚:(话音)已安静许久了,快放本姑娘出去,会闷死人的!

泼皮:(阴阳怪气)先前还不敢告诉你,现在你插翅难飞!

旁白:赵楚楚心头一凛,起身要顶开盖子,无奈纤弱无力,纹丝不动,又傻傻去撞瓮壁,哪能如愿?终于认清现实,可怜兮兮道。

赵楚楚:(话音)牛大哥!低头不见抬头见,妹妹求你了,放妹妹出去吧!钗子?不止钗子,镯子,戒指,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泼皮:(原形毕露)奈子呢?

赵楚楚:(话音)(恼羞成怒)你!

旁白:赵楚楚平日里书读得不少,无奈还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毕竟没有那本书会教她如何气壮山河的骂人。憋了半晌,才挤出一句。

赵楚楚:(话音)你这喝花酒的浪子!

泼皮:(淫笑)酒?哪喝得起酒哦!楚楚姑娘,你这块豆腐倒嫩得紧。

旁白:什么白菜豆腐的赵楚楚听不明白,只知道自己此情此景跟他争辩总归是要吃亏的,便安静下来懊恼。

赵楚楚:(心声)我只知藏在水瓮里能逃出来,却不知这地方许进不许出的!天啊!浪迹秦楼楚馆也比在三王府守着那老怪物强,可守着那老怪物也比委身这淫贼强啊!老天爷啊老天爷,你不是在惩罚我吧?逃婚是我错了,还能重来吗?

旁白:一番怨天尤人罢,她冷静下来,多少思量出些对策,紧张兮兮缩在瓮里,大气也不敢出。牛车转过几次,终于停下。

泼皮:(满怀期待)这就开盖儿尝个新鲜了。(淫荡)楚楚姑娘?劝你别挣扎哦,咱土里刨食儿,一膀子力气,打坏喽可不好看。

旁白:刺眼的光芒射进来,赵楚楚睁不开眼,只在心中念一声。

赵楚楚:(心声)佛祖保佑!

旁白:支着两根手指头对着声音来源插过去。

泼皮:(惨叫,能多惨有多惨,气息够长的话连续叫着,当bgm吧)啊!

旁白:湿哒哒,黏抓抓,热乎乎,恶心的手感让她条件反射收回手去,虽从未练过功夫,那声惨叫告诉她。

赵楚楚:(心声)真把他眼睛给插了?奇迹!彻头彻尾的奇迹!天无绝人之路啊!我佛慈悲!老天垂怜!哈利路亚!诸天神佛!八方精怪!谢谢!谢谢!谢谢!

旁白:绝处逢生,赵楚楚撒丫子就跑!没命的跑!上山下岗,摔过几个跟头也不知道;噼里啪啦,首饰掉落多少也不敢去捡;翻江倒海,岔气肚子钻心剧痛都无暇去揉。溪水潺潺,虫声阵阵,令人心旷神怡。震天价一声虎啸,四方皆静,怪石嶙嶙,木林深深。赵楚楚愈加慌乱,体力不支,越来越慢,眼泪即将夺眶而出当头。脚下一空,剧烈刺痛席卷全身,两眼一黑,后面事情再不清楚。

第五节:破床之上楚楚可怜,憨傻壮士自有豪情

注意:本节中赵楚楚已身负重伤,语气应突出虚弱感。

旁白:赵楚楚是被阵脚臭味给熏醒的。

赵楚楚:(心声)(从精神到疲累)别问我一个大小姐怎么这么有经验!小时候总抱着爹的腿玩,以至于我一直以为那就是成年人的味道。还总扳着自己的脚丫,边闻边感慨怎么还不长大。(打个哈欠,之后严重无精打采语气,多些断续)管只怪我错投了女儿胎,又生得一副好皮囊。我也不知道逛个灯会怎么就被那三王爷给瞧上了,风风火火的提亲。(娇羞)人家……还没准备好嘛。

旁白:哪里是没准备好?压根就是不顾一切的逃出来嘛。便可知她现在真晕晕乎乎到了极点。可这脚臭味越来越浓烈,她不得不挣扎开沉重的眼皮。

赵楚楚:(心声)(惊呼)呵!这么大颗珠子?要盘好久吧?反正爹那对儿核桃……(粗声)咦!这是被火!

旁白:她本能的想要推开,却无能为力。

赵楚楚:(心声)(嫌弃)已经硬到钢板样推都推不动了吗?

旁白:一床被火而已,哪能推不动呢?分明是她自己纹丝不动啊。

赵楚楚:(心声)(惊慌)我被捆着呢?(碎碎念)刚刚逃出生天,转眼又陷贼窝?诸天神佛,您老不是站在我这边的吗?我倒是不介意再收拾一两个浪子,可是您老倒是来给我松绑啊!

旁白:吱吱呀呀推门声传来(可用吱呀推门声代替)。赵楚楚心中咯噔一下。

赵楚楚:(心声)(咋咋乎乎)都不知道敲门的,就可见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七哥:(略有些焦急、粗声粗气)你醒了?

赵楚楚:(心声)(嫌弃)还粗声粗气的!(慌乱)诶?我怎么看不清他的脸?(慵懒)算了,瞧不见得好,一定丑死!

七哥:快说你是谁家的闺女?我送你回去!

旁白:来人名叫熊七哥,住在山里,世代打猎为生,是个好人。当然,楚楚不知道。虽瞧不清楚,她好歹能辨出来是个大块头火急火燎压过来。登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缩脖端腔往后缩。竟纹丝未动,全身剧痛,唯有定在床上,瞪大眼睛威胁。

赵楚楚:(话音)(紧张到尖叫)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诸恶莫为,诸善奉行!

旁白:心中想的却是。

赵楚楚:(心声)(这句应尽量夸张些)天呐!不用瞧都知道,我现在样子一定像极了名字,楚楚可怜的。亲爹啊,您老在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没想到您闺女会有这么一番遭遇吗?(生无可恋)在土匪的床上楚楚可怜……

七哥:(句子挺长,可以演绎得比较蹩脚)你掉进了我捕熊的陷阱里,受了要命的伤。我没钱,医不好你,但你这一身行头虽破烂,仍能看出是出自大富大贵人家。你快说你是哪家的闺女,我将你送了去,好救你性命。

旁白:赵楚楚一下子明白过来,感情自己不是被捆着啊?立马精神许多。

赵楚楚:(心声)捕熊的陷阱?怪不得一脚踩空什么都不知道了!原来是你个家伙挖的坑!

旁白:便气儿不打一处来,嘴里的话也开始刻薄。

赵楚楚:(话音)吼!你伤了我,倒叫我家里出钱?

七哥:(窘迫,烦躁)嗨呀,你这丫头生得如此俊俏,怎么是个财迷心窍的家伙!是命要紧还是钱要紧啊?(跺脚,下定决心)也罢!坑是我刨的,你金贵,将我卖了也赔不起!

赵楚楚:(话音)(惊慌)你要干嘛?(尖叫)你别过来!(心声)(颤抖,绝望)这厮不会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吧?

七哥:(坚定)快说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自己惹的祸,砸锅卖铁,当牛做马,要杀要剐,我都认!

旁白:他竟是这么想的?赵楚楚眼泪刷一下流下来。说也奇怪,隔着泪水便能看清了。眼前是个粗傻的男子,虽不如画上的干净、俊俏,倒也贵在健康与阳刚。便说。

赵楚楚:(话音)家在哪不能告诉你。你把我钗子卖喽,请个郎中来医我。

七哥:(急切)救命要紧!(跑步、摔门声)

旁白:剩赵楚楚孤身一人躺在床上,冷冷清清,胡思乱想。

赵楚楚:(心声)(甜蜜,温存)真是个憨货,我怎忍心害你?将我送回去,莫说爹爹怎么看,王爷第一个饶不了你。也饶不了我。逃婚,衣衫不整、遍体鳞伤被一个陌生男子送回来。他也饶不了爹爹吧?唉,到底是莽撞了。脑袋一热逃了出来,叫家里人怎么办?我那老爹啊,除了与那妖娆小妾走得近些,冷落了我娘外,倒也不曾有什么天大的错误,我这么一走了之端的是太对不起他!罢了,罢了,自己惹的祸,当牛做马,要杀要剐,我都认了!(嫌弃)噫!这玩意怎么这么臭?

第六节:老郎中枯木逢春,熊七哥一张臭嘴

旁白:见已老头儿伸着爪子要来抓她,楚楚果断炸了毛儿。

赵楚楚:(话音)(怒气冲冲)我不曾告诉你要请个会悬丝诊脉的郎中?

七哥:(憨傻)嘿嘿,走得急,没注意。

赵楚楚:(话音)(抓狂)你也知道急了?就不能把本姑娘身上这个又脏又臭的东西换掉吗?你要熏死我是不是?

七哥:(窘迫)这是我唯一的被子了。

旁白:赵楚楚心中若打翻了五味瓶。

赵楚楚:(心声)那满满的歉意与无奈,叫人好生心酸。端的是我太过任性,(落寞)这已不是钟鸣鼎食的赵府了。

秦郎中:你这头儿是盖脚的吧?

赵楚楚:(心声)(嗔怒)怪不得这么臭!(话音)看什么看,还不快帮本姑娘掉过来?

秦郎中:(一本正经)老夫只是萍水相逢,断不敢唐突姑娘。

赵楚楚:(心声)怕唐突你倒是学会悬丝诊脉啊!待会儿还不是要抓本姑娘的手?(转过神来)不对,你这老东西太会自作多情了吧?哪个想让你整理本姑娘床铺了?

赵楚楚:(话音)(傲娇)喂,木头!对,就你!还不帮本姑娘掉过来?!等本姑娘自己能动手,早被这东西给熏死了!

旁白:凉风灌进来,视线里光滑的包浆不见了,眨眼变做乌黑的棉花套,臭脚味不复,换成了醉人的,狐臭!

赵楚楚:(话音)(欲呕)拿走!拿走!

秦郎中:(叹气)你干脆把被子揭了吧,这显然不是个寻常人家的闺女,哪受得住这个啊?

旁白:平时总骂大夫黑,病到急时才知好。熊七哥毫不迟疑,一把掀开被子。(重音强调)玉体横陈!

秦郎中:(怪叫)非礼勿视!

赵楚楚:(心声)(倒抽凉气)你杀了我得了!

七哥:(咣当一声跪下,唯恐越描越黑)我得给她止血啊!我得给她止血啊!大夫,别管什么礼不礼了,救命要紧!都扎透了!

赵楚楚:(心声)透透透透透透了!

旁白:赵楚楚眼前一黑。(停顿)再睁眼时,眼前依然是黑的。

赵楚楚:(心声)我这是彻底瞎了吗?(哭声)

旁白:咔咔打火声传来,一盏油灯照亮屋子。

赵楚楚:(心声)(安定许多)老天垂怜,可算没瞎。

旁白:拜泪水所赐,她能看清油灯后面的脸,一张大脸上写满犹豫与歉意。熊七哥嘴唇哆哆嗦嗦的,酝酿许久,久到聪明如楚楚已经大概能猜到他要说些什么,才终于下定决心开口,语气沉重。

七哥:(压抑泪水)大夫说让你静静的走,可我觉得你还是得见家人一面。

赵楚楚:(话音)不会拐弯抹角就别费劲,我没几天活头儿了是不是?”

七哥:你被竹签子扎穿了肝儿,我没敢拔它就一直堵着。大夫说不拔死得更快,拔了就大出血,非得那个什么什么药才能止住。

旁白:听他越说越慢,到后面简直泣不成声,赵楚楚实在忍不住,将他打断。

赵楚楚:(话音)吊命的东西是吗?”

七哥:(崩溃)七天!(放声大哭)多好个人儿啊!我欠你条命啊!

旁白:眼见得一精壮汉子扑在床边泣不成声,赵楚楚心中胡乱嘀咕。

赵楚楚:(心声)(豁然)话说不是应该我先崩溃吗?为什么见他这样我倒觉得心疼?真的是……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就是一条命吗,原谅你好了。

旁白:见他依旧哭闹个不停,赵楚楚忍无可忍。

赵楚楚:(话音)别磕了!

旁白:这一吼出来,她心里舒坦不少。

赵楚楚:(心声)说也奇怪,人家都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为什么我轻声细语了十几年,将死反倒快人快语起来?

七哥:(絮叨)我寻思着你得留些遗言啊,就让他用药了。你家到底在哪啊?我将你送回去吧。

赵楚楚:(话音)(平静)送回去也是死,等我死了再送吧。血止住,过几日应该就能动,那时候我再写封遗书。等我凉透了,你随便置办口薄皮棺材,里面塞满艾草,拉着尸体进城。

七哥:(憨乎乎)都是艾草,人曝着啊?”

赵楚楚:(话音)(咆哮)你是想气死我?我装棺材里,再添上草!防腐!防腐!我不在那个破薄皮棺材里常住,到家后得换的!别苍蝇、蛆的爬一身!

七哥:(谨慎,尴尬)冷静!冷静!秦郎中说你情绪不稳的话伤口容易出血。

赵楚楚:(心声)这你记得倒是清楚!(深呼吸)(话音)地方我先不告诉你,快咽气儿时候再说。反正你把我摆在那个街口,棺材盖打开,脸露出来。然后赶紧跑!什么都别管,就跑。到时候有人认我那就算圆满,没人认?(犹豫,落寞)就没人认吧,都跟你再没关系。

赵楚楚:(心声)有人认,那就是爹爹还认我,遗书里的解释还有用。至于那个素未谋面的三王爷?爱我你就选择原谅,反正我确实也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大不了验尸嘛,我完璧的跑出去,完璧的被送回来,只是从竖着变做横着而已。没人认,那就是爹爹不肯认我,罪大恶极、戮尸示众,也不是我能管的。还有很小的概率就是,因为我的事情整个赵家都遭殃,唯愿真有亡魂世界,到地方再解释吧。

七哥:那这几天你准备怎么办?

赵楚楚:(话音)(认命)赖在你家等死啊,死都死不舒坦。

旁白:赵楚楚认命的嗅了一口被子。

赵楚楚:(心声)怎么不臭了?

旁白:定睛一看,发觉身上盖着的是一床新棉被,便惊喜莫名。

赵楚楚:(话音)(惊喜)都是新的!

旁白:在家里几个老妈子百依百顺的哄着都不行,落到这步田地,一床新被竟把她给感动了?她觉得嗓子发堵,喉咙也酸,本已模糊下去的视线再度清晰起来。

赵楚楚:你还记得这个啊?

七哥:(快人快语)秦郎中人挺好的,说不小心瞧到你的身子,赔床铺盖。

赵楚楚:(暴怒)滚!不会说话憋着!

第七节:传家宝一锅汤药,卖嫁妆享受余生

赵楚楚:(话音)(平淡)用完饭你再去趟城里,把我镯子,戒指,还有那几块璧。(抢词)闭嘴,听我说完!找不着就是跑丢了,有几件算几件,都卖掉。还有那个衣裳、鞋(再抢)不用拿来,想来没法儿看了,拆散卖布吧。”

七哥:(试探)那通红的是嫁衣?

赵楚楚:(话音)(激动)所以看着恶心啊!卖了卖了,卖不掉就扔喽。换些钱来给我买铺盖和新衣服,要好的,能多好就多好!吃的我也要!反正没几天活头,我不能亏到自己。

旁白:说到这里,她忽然委曲起来。

赵楚楚:(心声)(可怜兮兮)还想着钱生钱,找个如意郎君,一辈子逍遥快活。不成想一身行头竟只能这么用了。我是该说带多了还是带少了呢?应该是多了吧?

旁白:就赶紧叮嘱。

赵楚楚:(话音)告诉你,一文钱你也不能密下,这是死人钱,花完不得好死!

旁白:正这时候,她闻到一股奇异的肉香,虽说没什么胃口,但从这味道里能闻出对方真用了心了。究竟是不是如此她也说不准,反正她感动了这是真的,于是改口。

赵楚楚:(话音)你也置些像样的穿戴吧,往后还得拉着我进城,我可不想人家说是个臭烘烘的野人送我回来的!

旁白:熊七哥端着好大一只碗过来,一边找地方放碗,一边问话。

七哥:(平常语气,不过脑子)女人话都这么多吗?

赵楚楚:(话音)(伶牙俐齿)嫌我话多啊?告诉你,你欠我的,耳朵起茧子也得忍着!

旁白:其实她昨夜里想过,荒山野岭,十年也见不得来一个生人,一百年也见不得一个不长眼睛的生人。不是这壮士挖坑害她,实在是她自己坑了人家。那险境本来能换头野猪或者鹿或者熊,现在凭空掉下来个累赘。所以嘴上毫不相让与怨气无关,就是不想给他好脸,戗得他哑口无言好玩。

七哥:(继续不过脑子)挺好的,想起我娘了。

赵楚楚:(话音)(怒)不吃了!

七哥:(急切)那怎么行?这是药!

赵楚楚:(话音)(胡搅蛮缠)哦!药!合着你一大早起来忙忙活活的是煎药,不是做饭?大夫不开方子你就不给我做了是不是?还是贴两张大饼就糊弄了?

旁白:她这是在故意无理取闹,憋着笑看他不知所措的轮廓。见他半天不说话,忍不住再开口问。

赵楚楚:(话音)(欢快)这什么药?还挺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