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2845】 普本·「墩墩·冠名」《你不要再忘了》

作者:土豆豆豆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7007
918
1021
3409
23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我不会再忘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0-31 14:45:54
更新时间2022-11-10 23:32:3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墩墩·冠名」《你不要再忘了》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章浩

男,0岁

男,章秋哥,2002年时19岁

章秋

女,0岁

女,2002年时16岁

《你不要再忘了》

 

编剧:土豆豆豆

后期:星陌

美工:戏子同学

 

我选择的是:赛道西—香水,这是一个关于遗忘和爱的故事。

PS:参加这次投稿,因为每天上线会被朋友问

怎么不写本了,就借这个活动写一个吧

三天做完的作品,有点仓促,多多包涵

 

 

(所选歌曲来自网络,所属权仍归作者及公司所有,此作品为土豆豆豆原创作品,仅供PIA戏交流,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和社团公演)

 

 

走本前小TIPS:男女主都是四川人,章秋全程普通话,章浩除了和章秋说话时用普通话,其他都是四川话,不会四川话全程普通话即可,只是普通话卡音效比较紧。

 

第一幕

 

小文:我的作文题目是:香水瓶的秘密,我妈妈说:对她来说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有两个,一个是我,一个是香水瓶。我常常好奇,那个香水瓶有什么秘密,她告诉我,那里面装的是她的生命..

(2002年,下雨打雷,跑步声,敲门声入)1:06

章浩:阿秋,开门,我回来了。

(开门声入)

章秋:哥,这么大的雨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章浩:哦,今天多接了几单活。

章秋:我给你擦擦

章浩:(接过毛巾)我自己来。

章秋:手怎么了,怎么有血印?

章浩:(用毛巾挡住)没事,今天不小心摔了一跤。

章秋:(心疼)什么没事,我看看,每次都说没事。

章浩:(手捏章秋脸)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哥遭得住。

章秋:就你能,以后一定得小心。

章浩:恩,阿秋,等哥过段时间攒够了钱,给你买辆自行车,这样以后上下学就方便多了。

章秋:(难过)我说了,我不要自行车。

章浩:(咂嘴)人家有的,我妹妹必须也有,哥能赚钱。不要想其他的,一切有哥在。

章秋:(微笑)好。

(闪回)2:15

章浩:老王,搭把手。

老王:你慢点,这么重,小心闪了腰。

章浩:老子没得事,你快点撒。

老王:瓜娃子,没大没小。

章浩: 没想到这狗日的还挺重,慢点慢点,三,二,一,放。呼……

老王:来,抽根烟。

章浩:你个狗日的,抽这么贵的烟,老子这辈子没抽过这么好的。

老王: 整天老子老子的,也不怕你妹妹被带坏。

章浩:(吐口烟)带个锤子,我和我妹讲普通话,你以为和你这个文盲说话。

老王:文盲就文盲,不过我挺佩服你小子,你也才19岁,撑起一个家,不容易。

章浩:我妹学习好,肯定能考上大学,只要我妹上了大学,她就不用过苦日子咯。

老王:那你嘞?你小子啷个搞?

章浩:(踩烟头)老子天生这条贱命,哪个搞都行。走咯,干活。

(闪回)3:35

章秋:(朗读课文)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gui)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章浩在后窗看着章秋读书)

老师:你是谁?在干什么?

章浩:我是来找我妹的,你是我妹的老师吧?

老师:你妹妹?你妹妹是哪个?

章浩:我妹叫章秋。老师,你晓得吧?

老师:你就是章秋经常提起的哥哥啊,我知道了,我喊她出来。

章浩:不用不用,她在学习,我就不打扰她了,老师,我今天是来找你的,想和你商量个事。

老师:什么事?

章浩:最近我要跟我们工头去外地了,我想能不能让章秋这段时间住你家。老师也晓得,她除了我,没得其他亲人了,这是这半个月生活费,老师请收下(拿出皱巴巴的钱)

老师:这样啊,章秋是个好孩子,我这没问题,你不和她说一声吗?

章浩:我就不和她说了,和她说,那个瓜娃子一定要掉眼泪,老师你钱收好,我走了(转身挥手)

老师:诶,那个....

(下课铃响)

老师:章秋,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章秋:好,老师,就来。

 

 

第二幕

(闪回,2019年,脚步声停,蹲下声入)

章秋:(微笑含泪)哥,好久了……我又来看你了,小文,给舅舅磕头...

(车启动)

林晨:老婆,别难过了,只要我们现在一切都好,哥在天之灵如果知道,也会开心的。

章秋:(挤出微笑)嗯,放心,我没事,(喃喃)没事(盯着窗外出神)

(闪回,回忆,1996年,章秋5年级 10岁)0:49

章秋:(挥手喊)哥!我在这!!

章浩:(远处)诶!

章秋:哥,你今天比平时早了20分钟。整整20分钟诶。

章浩:哥答应阿秋的,肯定得做到。

章秋:哥,萤火虫一定很美吧。

章浩: 当然了,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章秋:星星?我喜欢星星,捉星星去咯。

(闪回,蛙鸣虫叫声入)1:20

章浩:嘘,看哥给你抓。

章秋:(捂嘴,低声)嗯。

章浩:(深呼吸2秒,用玻璃瓶盖住)嘿!快看看,抓了几个?

章秋:1 2 3 4 5,5个!哥,有5个!

章浩:快装好,看哥再给你逮几个。

章秋:恩!

(章浩捉完,俩人坐草地上)

章秋:(隔两秒,举起瓶子)哥,原来是真的,它们真的是星星,一闪一闪的,书里没有骗我,哥也没骗我。

章浩:所以要好好读书,读书才有出息。

章秋:(想到什么,低头)哥,都怪我,害得你不能读书,还要每天去干活。

章浩:哥不是读书的料。哥赚钱,你读书。(摸章秋头)你以后出息了,哥就知足了。

章秋:(靠在章浩怀里)哥,你说爸妈为什么不要我们了,是不是我不乖。

章浩:阿秋是天底下最好的妹妹,他们走就走吧。是他们不要这个家,他们不是人。

章秋:(打哈欠)哥,我有点累了。

章浩:(抬头)是很晚了啊,走吧,回家。

章秋:嗯。

章浩:(蹲下)走不动了吧,来,哥背你。

章秋:哥,我没事,可以走。

章浩:哥不累,快点。

章秋:(趴在背上)恩,哥,你真好。

章浩:瓜娃子。

章秋:你才是瓜娃子。

章浩:好啊你,敢说哥了。

章秋:(困)哥,其实我不怕。

章浩:不怕什么?

章秋:(快睡着)他们走了我不怕,我有哥,哥在,家就在。

章浩:(停下,过两秒)放心,哥会一直在的。

(闪回,打开书信声,2002年)3:40

章浩:(混响)阿秋,最近还好吧,哥在外面你不要担心,城里钱好赚,你要听老师的话,好好读书,等期末考试哥就回去了,这里是400块钱,不要舍不得花钱,哥能赚。想哥就给哥写信,这个地址是工地附近的邮局,哥会收到的。

(闪回)

章浩:这玩意今天啷个怎么装都装不上,老王,你来看哈,是不是机器出毛病了。

邮局工人:哪个是章浩,有信!

章浩:(起身擦汗,喊)老子在这,等一哈!

老王:瓜娃子,是你妹的信吧。

章浩:老子不告诉你。

(拆信封声入)4:42

章秋:(混响)哥,你放心,我在家一切都好。你在外面不要太辛苦,要照顾好自己。老师对我也好,她说不收我的钱,我都寄回来了,以后都不需要给我寄钱了。期中考试我考了全校第一,这是奖状。期末考的时候你答应我的要回家,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章浩:(轻笑)这个瓜娃子,老王,今天活忙完了,老子请你喝酒!

老王:喝啥子酒哦,你妹妹啷个拉?

章浩:老子妹妹考了全校第一,你说该不该喝酒!

老王:喝喝喝,完活了我给你打酒去。

章浩:必须打,给老子打点好酒,还有,兄弟们,你们都来哈,今天老子请客!(深呼吸,微笑)

(闪回,商场吵闹声)5:47

章浩:(咂嘴)买点啥好哦。

售货员:先生?请问你想买什么?

章浩:老子...哦,那个,我想给我妹买点礼物带回去,我也不知道买什么好。

售货员:这样啊,在咱们这,给女孩子要么买裙子、要么买娃娃,当然我们这里也有香水卖,还有最新的产品。

章浩:啥子是香水?

售货员:咳咳,香水就是喷一点在身上,会特别香,女孩子都很喜欢哦。

章浩:我看看。

售货员:您闻闻。

章浩:(凑近闻)还真挺好闻。老家都没见过这个,阿秋一定喜欢。好多钱?

售货员:这个牌子比较贵,要200多。

章浩:200多啊...这么贵……(咬牙)行,老子买咯(低头从口袋拿出一张皱巴巴的钱)!

 

老盐边的云到哪儿去了嘛

几十岁了啷个想回家

你喝喝喝麻了

走在月亮底下像一张老油画

像一张老油画

老盐边的云到哪儿去了嘛

(闪回)7:26

章浩:(伸懒腰)这狗日的大巴车开的这么慢。先回家收拾哈,再去接阿秋。

(章浩到家,打开门声入)

章浩:嘶,这是....锅里有饭,桌上还有剩菜,难道阿秋她……(想到什么跑出去)

(闪回,章秋开门,开灯声入)7:56

章秋:哥?(开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章浩:.....

章秋:哥?怎么了?

章浩:坐下,我问你,你今天怎么回家了?

章秋:(心虚)emm……哥不是最近要回来了吗?我回家收拾下的。

章浩:是吗?

章秋:(抿嘴)嗯。

(拍桌声入)8:21

章浩:(生气)长本事了啊,学会说谎了?谁教你的!

章秋:我没有!

章浩:没有!?

章秋:我......

章浩:我去你老师家了,她说我走了半个月你就搬回家住了!还有,现在离放学3个钟头了,你到底哪去了?

章秋:(低头)我没去哪。

章浩:没去哪是哪?现在真话都不敢和我说了,你不要我的钱,那你告诉我这几个月你是咋过的!你,你,你是不是偷东西了!!

章秋:(委屈,喊)我没有!

章浩:(吼)章秋!!

章秋:(眼含泪水,情感爆发)凭什么只能你去赚钱养这个家!你只比我大三岁,爸妈走的时候你才13岁,那时候你去厂里干,别人都不要,你只能跟别人做散工,拿最少的钱干最多的活...那年为了给我买生日蛋糕,你一天干了成年人两天才能干的活。手破了,我问你疼不疼,你说不疼,我不信!你也会疼,你也会累,你也会想爸爸妈妈(被打断)

章浩:老子没事!你哥能赚钱,你哥能养活你!

章秋:我不要你养活!你不知道,我住在老师家,他们都说我是没人要的孩子,但我知道,我不是没人要,我有哥,我有世界上最好的哥......我也能干活,只要我自己赚钱把自己养了,我哥就该回家了,哥.....(扑到章浩怀里呜咽)哥!我想你了……

章浩:(愣住,闭眼哽咽)对不起,哥没用。(深呼吸)刚才哥不该和你凶,哥说对不起,阿秋不难过。(帮章秋擦泪,轻笑)瓜娃子,你哥我再苦也就这一两年,倒是你,现在要把精力都用在学习上。

章秋:我没有耽误学习,我答应过哥:我会考上大学,上了大学就有奖学金了。

章浩:哥相信你,不过这活不能再干了,你这写字的手不该做粗活。

章秋:(收起手)我没事。

章浩:好了,快去洗把脸,吃点东西好好睡觉,没几天就考试了。

章秋:好,哥,你也不要生我的气了,我答应你,我不去做了。

章浩:好。

(章秋走进房间,章浩走出门点烟)无音效

章浩:(吐一口烟)呼.....

 

第三幕

(闪回,放学,铃声响完入)

章秋:哥!

章浩:来咯!

章秋:哥,这自行车是?

章浩:哥答应给你买的。

章秋:我说了我不要的。

章浩:其他同学都有车接,这学期结束就高三了,有它能省不少时间。

章秋:(轻叹,微笑)那好吧,谢谢哥。

章浩:这次回来哥还给你带了神秘礼物。

章秋:神秘礼物?

章浩:嗯,是咱们镇上没有的喔。

章秋:好啊哥,你卖关子,快告诉我!

章浩:(宠溺)嘿嘿,不说不说。

李军:(吹口哨)这不是章秋嘛,老子一直要送你回家,现在跟到其他男的走咯?0:44

章秋:哥,我们走,别理他。

(章浩皱眉)

李军:别啊,这么着急干嘛,让我瞧瞧是哪个能被你看上了。

章秋:他是我哥,你不要狗嘴吐不出象牙。

李军:生气了,生气了,哈哈!

章浩:狗日的,你再给老子说一次。

李军:她哥是吧,老子和你讲,这个学校是老子罩的,信不信老子弄你。

章浩:弄老子,你弄一个试试!

章秋:哥,别和他一般见识,李军!你再胡闹我报警了!

李军:报警?你报一个给老子看哈?

章浩:你(捏紧拳头)

章秋:(抓住章浩。摇头)哥!(低声)这是学校门口,闹出事不好。

章浩:(松开拳头)好,我们走(俩人骑车走远)

(闪回,碗筷放下声入)1:57

章浩:阿秋,你先吃着,我出去下。

章秋:哥,这么晚你去哪?

章浩:哦,工头晚上要和我商量下工地的事,就出去一会,你乖乖吃完写作业哈。

章秋:好....哥。

章浩:咋了

章秋:下午那个叫李军的,是小痞子,你别管他,他也没对我做什么。

章浩:(微笑)哥知道,哥怎么会和那种杂碎生气,放心吧。

章秋:那就好。

(闪回,打火机声入)2:33

章浩:老板,给老子一包红双喜。

老板:要得,拿去。

章浩:老板和你打听个事,这附近有个叫李军的,是做啥子滴?

老板:他啊,他爸是个包工头,家里有点小钱,一直不学好,小伙子你惹到他咯?

章浩:没得事,我就随便问问,我朋友跟他一起耍的,我找不到我朋友,所以问一下。

老板:这样啊,他经常在学校隔壁胡同道道里那个网吧上网,你可以去那里看哈。

章浩:好,谢了哈。

(闪回,李军从网吧走出)

李军:玩的不错,下次继续,哈哈哈,老子走咯。

(李军独自回家,胡同里)

李军:(回头)嘶,啷个觉得老有个人在后面,老子打游戏打昏球咯。

(点烟打不着)

李军:狗日的,竟然没火

(李军面前伸出手)

章浩:来,抽烟。

李军:哦,你是?哪个啊?

(一拳打倒李军,跌倒声入)3:59

章浩:老子是你爹!

李军:你想做哈子?你你你...不要过来

章浩:你不是要弄我嘛,我在这,来撒!

(李军在地上抓起石子扔向章浩,石子声入)

章浩:老子让你扔,你再扔,你个狗日的。你敢欺负老子妹妹,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敢不敢了!

李军:你不要打咯,哥,哥,错了!

章浩:你让老子不打就不打?(揪起李军衣领)老子警告你!你个狗日的要是再接近我妹妹一步,老子打断你的腿,你信不信!

李军:听到了,听到了,我再也不敢咯。

章浩:老子没听到!大声点!

李军:老子不敢咯!哥,我错了!

章浩:给老子滚!(吐口水)

(闪回,开门声入)4:58

章浩:阿秋,睡了没?阿秋?

章秋:(扑过来)哥,谢谢你,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章浩:啊?

章秋:你给我的礼物,我偷偷打开了。

章浩:你这瓜娃子,这么着急。

章秋:我知道,那个叫香水,班里有同学说过。

章浩:(轻笑)你喜欢就好。

章秋:(伸出手腕)哥,香不香?

章浩:香。

章秋:我也给哥你喷一下。

章浩:我不要,我不用这个,浪费,你省着点用。

章秋:(嗅一下)不浪费,我长这么大还没闻过这么好闻的。

章浩:对了,阿秋,我要和你说个事。

章秋:咋了?

章浩:我过几天可能又要出去了。这次要到好远的地方去。

章秋:(笑容消失)哪里?

章浩:成都。

章秋:成都?

章浩:老板在那接了个大工程,有好多钱赚。我必须得去。

章秋:哥,成都好远,那你多久回来?

章浩:要.....一年。

章秋:一年?哥,你不要去了好不好。

章浩:不去的话,你高三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咋办?

章秋:(低头)哦,那哥你啥时候走?

章浩:后天。

章秋:(深呼吸)好,家里你不要担心,有事我会找邻居帮忙。

章浩:(叹气)阿秋,哥对不住你,老丢你一个人在家里,你怪哥吗?哥如果有本事就不用出去了。

章秋:不怪,哥是为了我,我都知道(挤出微笑)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章浩:嗯,哥相信你。

 

第四幕

(闪回,汽车声入)

章秋:(混响)哥又走了,他拎上重重的包上了大巴车,我想让他留下,但我知道,他不会。老天总是不公平,有些人生下来吃得饱穿的暖,有些人却拼了命才能活着,哥临走的时候冲着我笑,我知道,他是不想我难过。章秋,你一定不能让他失望。

(闪回,爆竹声响)0:38

章秋:(混响)过年了,本以为哥能回家,可哥说一天几倍工钱,干活有劲。我和哥说,自行车常坏,每次修车得5元,我卖掉了。而且走路上学最好,因为能想起哥每天接我放学的日子。我想哥的时候,就闻一闻香水,我知道那香水很贵,我要在高考那天喷上它,幸运之神也会眷顾我的。

(闪回,下课铃响)1:21

章秋:(混响)高中结束了,收拾东西的时候,同学们有的在写同学录,有的拿相机在合照。从学校离开的时候我只回头望了一眼,好像没有什么好怀念的,哥告诉我明天他就回来,哥,以后你就不用这么累了。

(闪回)1:59

工作人员:诶?小姑娘,你啷个还不走?我们车站要关门咯。

章秋:请问没有别的班次了吗?

工作人员:没得了,今天最后一个班次也进站咯。

章秋:成都的呢?

工作人员:成都?成都早就没得了,天黑了,你还是回去吧。

章秋:哦,这样啊。

(脚步声结束入)2:26

章秋:哥,你不是答应我今天回来的吗?(仰头,深呼吸,苦笑)只是浪费了今天喷的香水。

(闪回入,汽车站)

章浩:买一张到达州的车票,诶,对……没了?那最近一班啥时候?...好吧,那就买后天7号的。

(闪回,7号下午,工地宿舍)2:59

工头:章浩,刚有人找你,说是你妹妹的事。

章浩:我妹妹?他说啥事没有?

工头:没有,他说他在东湖公园码头等你,还说你今天不去他就走了。

(章浩丢下东西跑出去)

(闪回)3:15

章浩:这么偏僻的地方,到底是哪个?他还知道我妹妹,人呢?

(跌倒声入)

章浩:嘶……哪个!

李军:哪个踹你?是老子踹你,你个狗日的,老子找了你这么久,没想到你跑来了成都。

章浩:你个龟孙。

李军:龟孙?上次欺负老子一个人,这次你再给老子狂!

章浩:你也就这点本事,还带这一帮人,是个男人就和老子单挑。敢不敢!

李军:单挑你吗!兄弟们,给老子往死里打,打死这个狗日的。

(拳打脚踢声结束入)4:06

章秋:(高考考场,写下作文题目,混响)有人问,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是什么?对于每个人的答案我想都不一样,因为在漫长的生命里,上天对我们的恩赐有很多,对我来说,它就是我哥。

章浩:(喘气)你个狗日的,老子跟你没完!

(一棍子打在章浩头上)

李军:你再给老子骂,你骂撒

章浩:(头上鲜血直流,倒地,有气无力)你个...狗...日...

李军:日你马!4:45

章浩:(头被石头砸晕倒)呃!

章秋:(混响)我问我哥,我是他的什么?他说我是他的世界,世界原来可以那么小,小到只有一个人。很小爸妈就扔下我们走了。(哽咽)当同龄人都在读书的时候,我哥却在工地干着活、摆摊卖光碟、甚至捡过垃圾。哥20岁了,连生日蛋糕都没吃过....

章浩:(艰难站起,有气无力,往前走)老子不能...死,不...不能,阿秋...你等...哥回家...

(闪回)5:43

老师:章秋,今天老师来你家里头,要和你说一个事。今天,今天,和你哥一起出去的老板回来咯,他和我讲,说你哥,你哥...

章秋:(急)我哥咋了!

老师:说你哥到一个码头去,后来晚上也没得回来,他们去找,只发现你哥的衣服还有血迹,跟着血迹最后发现在河边。他们报警咯,结果警察找了三天都没有找到,所以,你哥可能.....章秋,章秋!!

(闪回,现在)6:37

章秋:(叹气)

林晨:老婆,别难过了,我会和你哥一样一直保护你的

章秋:我想去老房子了。

林晨:你不是从来不想去的吗?你说那里.....

章秋:没事,我想我也该放下了,该向前看了

林晨:好,我这就导航去。

(闪回,车停声入)7:11

章秋:我自己进去吧。你们就别下车了。

(开门声入)

章秋:哥,我回来了....(坐在满是灰尘的凳子,微笑)哥你知道吗,后来警察把打你的凶手找到了,那群坏蛋遭到报应了。(深呼吸)上坟的时候小文一个劲的给你磕头,我常和她说:小文,你舅舅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她问我,那我爸呢,(轻笑)原来这小家伙也会吃醋呢。(叹气)哥,我老公对我很好,我知道他照顾一个家庭不容易,有时候看着他吧,我就想到你,我在想……在想……如果你还在(哽咽)还在的话,你就不用那么苦了。哥,你一定会怪我吧,怪我结婚的时候,没有让你牵着我的手交给我的另一半,怪我没让你亲耳听到小文喊你舅舅,怪我这么多年都没敢回家看一眼...(拿出香水瓶)哥你看,香水早就干透了,可我舍不得扔,因为这是你留给我唯一的礼物。他们总说香水没有味道了,可我每次打开它,我好像就能看到你,可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了...找不到了....

 

第五幕

(闪回,打开车门声入)

章秋:走吧。

(车启动声)

章秋:(盯着窗外)下次回来该是一年后了。

(车行驶半小时后,隔壁县城,闪回入)

章秋:老公,那里有卖煎饼的,我下车买点,你和小文也该饿了。

(隔两秒)

章秋:老板,来三个煎饼,老板,那里怎么围了那么多人。

摊主:哦,几个月前有个疯子到这里,来来往往的都喜欢逗逗看看呗,人嘛,图个热闹。

章秋:哦。

摊主:美女,好了,一共24。诶,谢谢美女,慢走啊

章秋:好,谢谢

(脚步声停入,章秋停下转头)0:55

章秋:为什么心跳这么快,难道那里有什么吗?(叹气)去看看吧,如果真是个可怜人,说不定还能帮帮。

注意:这里以下章浩都是神志不清状态)

路人:疯子,今天怎么不去找小妹妹咯。

「章浩头发蓬松,满脸胡须,衣服破烂」

章浩:什么...小妹妹,我是找...找妹妹(傻笑)找妹妹

路人:哈哈,肯定被打怕了撒,见到女的就凑过去,问他啥他又不说,这种流氓不被打才怪。不信,你看我问他,你妹妹叫啥?1:35

章浩:(傻眼)我妹..叫啥?对哦,我妹妹叫啥?你们知不知道我妹妹叫啥(磕头,大声)求求你们告诉我,我妹妹在哪,求求你们了。

章秋:(挤进人群)麻烦让一下,谢谢。

章浩:(跪在地上)不对,我想起来咯,我妹在家,我妹在家....我妹在家准备高考咯……

(章秋疑惑看着)

章浩:(喃喃)我要回家,我要把钱带回去,不然我妹上不了大学,上不了大学咯....(抬头,看到人群)你们让开,我要回家……

章秋:他是……是……哥?哥!(喊)你们让开!别拦着我!

章浩:(听到章秋声音,站起张望)妹,妹?你在哪……不对,我在成都,我妹在家。不过,我家在哪(抓头发想)嘶……痛,好痛!!(吼)你个狗日的,敢欺负我妹,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路人:散了散了,他又要发疯咯,大家跑。2:47

(以下章秋用川普更好,不会就普通话吧)

章秋:(推开人群,冲过去,声音颤抖)哥....哥!!

章浩:(眼神痴呆)哥?哪个是你哥?

章秋:(跪下,哭)哥,你怎么成这样了,这么久你到底去哪了?

章浩:你...你是啷个?

章秋:我是阿秋,我是你妹妹,是你的妹妹啊!你哪个不认识我了!哥,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跟我回家!

章浩:(本能害怕,蜷缩)老子不走,你莫想骗老子,老子不会被你们再骗了,你们骗老子说能找我妹,你还想骗我.

章秋:哥,我真是阿秋,你看我,看看我啊!(泣不成声,从包里拿出香水)哥,这是你给我买的香水,它还在,你记得吗?

章浩:(死死盯着香水)这是...我给阿秋买的...香水?

章秋:对,你给阿秋买的,你给阿秋买的!

章浩:(低声叹气,瘫坐)完咯...我忘咯,我全都忘咯....(抬头仔细看章秋,过两秒)不过,我觉得你有点像……像她。

章秋:像哪个?哪个.....

章浩:(哽咽)像....我妹,我妹妹。妹,你啷个跑成都来咯。

章秋:(绷不住,扑到章浩怀里)哥!

章浩:(没认出章秋,但把她当做妹妹)妹,你莫怕,莫怕,哥在这,哥这就带你回家,哥..带你...回家....

章秋:回家,我们回家……

(5:02)

遥遥的天之涯 萱草花开放

每一朵 可是我 牵挂的模样

让它 开遍我 等着你回家的路上

好像我  从不曾 离开你的身旁

(章浩仍然痴呆,语速迟缓)

章秋:(混响,含泪)你在等哪个?

章浩:(混响)我在等....哪个?

章秋:(混响)你在等阿秋。

章浩:(混响)我在....等阿秋。

章秋:(混响)等好久了?

章浩:(混响)等好久了。

章秋:(混响)记着,你是我哥

章浩:(混响)我记到,我是你哥。

章秋:(混响)你不要再忘了。

章浩:(混响)我不会再忘了。

 

好像我从不曾离开你的身旁

(全剧终)

 

土豆:三个月没动笔了,有不足之处,请多多指正,觉得还行,请多多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