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571】 普本·《木星说》

作者:土豆豆豆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5877
781
951
2180
48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木星会疼吗? 木星说:不疼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1-14 12:09:38
更新时间2022-11-16 14:43:17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木星说》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高枫

男,0岁

丁潇潇的光

丁潇潇

女,0岁

生病时较敏感脆弱

《木星说》

 

编剧:土豆豆豆

美工:戏子同学

后期:星陌

 

 

第一幕  

(听完前奏,窗帘拉开声入)0:35

丁潇潇:(混响)我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我睁开眼的时候,阳光和一个身影重叠在一起,我用一只手努力的挡住阳光,想看清那个人的模样,我越是用力,它消失的越快,直到完全不见。

(闪回,推开门声入)

高枫:这里是吧,好的,谢谢。

(脚步声停,放置东西音效入)

高枫:你好。

(丁潇潇没反应)

高枫:你好?

丁潇潇:不好意思,我以为你刚不是和我说话。

高枫:没关系,以后咱们一个病房,就是战友了。

丁潇潇:(微笑)嗯。

高枫:我叫高枫,高矮的高,枫叶的枫。

丁潇潇:(愣一秒)丁潇潇。

高枫: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名字不错。

丁潇潇:你的也不错。

高枫:(咂嘴)这病服说实话好像不是很合身,看来生了病,果然什么都得将就了。

(高枫在自己床边收拾东西)

丁潇潇:(抿嘴)你也生病了。

高枫:是啊,生病可不得来看病嘛。

丁潇潇:可这层病人好像都是...

高枫:知道,都是癌症病人。

丁潇潇:那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高枫:我嘛,很小就成孤儿了,所以一个人咯。

丁潇潇:哦,对不起。

高枫:(转头笑)小问题。你也一个人?

丁潇潇:我妈去买吃的了。

高枫:挺好。我下去办个住院手续,你有想吃的吗,我给你买点。

丁潇潇:谢谢,不用了。

(闪回,夜晚)2:49

丁妈:潇潇,今天不疼了吧?

丁潇潇:妈,不疼,您去休息吧,没事的。

丁妈:好,妈就在隔壁,有事按铃,乖。

丁潇潇:好。

(关门音效入)3:09

高枫:(自言自语)真好,要是也有人来照顾我就好了。

丁潇潇:(叹气)很好吗?

高枫:不好吗?

丁潇潇:说不定我马上就死了,如果那样,我妈会很难过的。

高枫:你是晚期?

丁潇潇:不是。

高枫:那干嘛这么悲观。

丁潇潇:得了这个病,或许就没有根治的办法。

高枫:没那么可怕的。

丁潇潇:(转向高枫,隔着帘子)你不怕死吗?

高枫:怕,怎么不怕。不过再怎么害怕,躲是躲不掉的。

丁潇潇:(微笑)你多大了?

高枫:25。

丁潇潇:我24。

高枫:看来我比你大一岁。

丁潇潇:(自嘲)本该玩闹的年纪,我们俩却只能躺在这里。

高枫:说明也是缘分。

丁潇潇:(苦笑)什么缘分,说不定过两天我就把你忘了。

高枫:怎么了?

丁潇潇:我肿瘤在脊髓里,最近越来越容易忘事了,就像我妈昨天进来,我竟然喊她阿姨,等我反应过来,她眼眶已经红了。

高枫:(叹气)这样啊。

丁潇潇:所以如果我也把你忘了,我提前说声抱歉。

高枫:那我就再自我介绍一遍。

丁潇潇:你……什么时候生病的?

高枫:上个月,胸一直痛,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是肺癌,所以得来这大医院了。

丁潇潇:医生怎么说?

高枫:害,听天由命呗。

丁潇潇:(微笑)我觉得你挺乐观,我好像做不到。

高枫:你可以的,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

丁潇潇:成语不是这么用的。

高枫:那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丁潇潇:(笑)你越说越离谱了。

高枫:快12点了。

丁潇潇:恩,睡不着,也不想睡。

高枫:那我给你讲故事吧。

丁潇潇: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高枫:人家说,病人都是小孩子,得哄着。

丁潇潇:好像你不是病人一样。

(隔三秒)

丁潇潇:(闭眼)恩,你讲吧..

高枫:好,那我就给你讲讲星球的故事,你知道木星的秘密吗?

丁潇潇:木星的秘密?

高枫:木星是太阳系最大的行星,比地球大1320倍。

丁潇潇:(困)有那么大吗?

高枫:木星的直径是14.3万千米,而且除了金星以外,它还是最明亮的行星。

丁潇潇:(快睡着)嗯。

高枫:每当有彗星或者陨石从外太空冲向地球时,只要经过木星轨道,都会被它牢牢吸住。

(丁潇潇睡着)

高枫:1994年,“苏梅克-列维九号”以21万公里的时速冲向地球,当它到达木星轨道时,被撕成了21块碎片,陆续撞向木星的南半球.....

 

 

第二幕

(闪回,仪器滴滴声)

高枫:(忍痛)谢...谢谢医生。

(高枫一脸惨白回到病房)

(脚步声停,躺下音效入)0:17

丁潇潇:(坐靠)还好吗?

高枫:(比出OK手势)还行。

丁潇潇:很疼吧。

高枫:(咬牙)你别说,抽了一大管血还真的有点痛,不过,OK拉。

丁潇潇:医生怎么说。

高枫:(忍痛)说我好得很,身体倍...棒。

丁潇潇:我妈和我说,疼的时候可以哭出来。

高枫: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丁潇潇:真犟。对了,我让我妈多带了份饭。

高枫:谢了啊。

丁潇潇:你气色明显没昨天好,昨晚净陪我说话了。

高枫:我刚还在想,你会不会醒了就不认识我了。

丁潇潇:记得,你是高...高......

高枫:(微笑)枫。

丁潇潇:对,高矮的高,枫叶的枫。

高枫:(打趣)看来还没忘干净。

丁潇潇:(苦笑)我好像忘性越来越大了......那个,.高枫……

高枫:嗯?

丁潇潇:你说人死了,所有的记忆是不是都会烟消云散,就像不曾来过这个世界一样。

高枫:(安慰)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我死了,我会托梦告诉你的。

丁潇潇:(叹气)我想记住我妈妈,记住我的闺蜜朋友,可有人说:越重要的人越容易忘记

高枫:我也有想记住的人。

丁潇潇:女朋友吗?

高枫:算是吧。(轻叹)不过她走了,(深呼吸)自从知道我生了这个病后,她就走的一干二净。

丁潇潇:(生气)竟然还有这种人。

高枫:我不怪她。

丁潇潇:你真是好脾气。

高枫:如果你喜欢的人得了这个病,你会陪着他吗?

丁潇潇:当然,我自己就是病人,我能体会到,如果自己喜欢的人在这个时候离开,是多么的绝望和痛苦。

高枫:我尊重她的选择,也希望她这么选择。(轻笑)你马上也要做检查了吧。

丁潇潇:嗯,我就去了。

高枫:别怕,待会回来,我给你讲笑话。

丁潇潇:好。

(闪回,关窗声入)3:15

丁潇潇:(混响)等我回来的时候,高枫已经睡着了,昨天我只觉得他是个大大咧咧的男孩,现在看起来,他比我可怜,除了我陪他说说话,他好像真的快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高枫翻身醒来,摩擦音效入)

高枫:回来了?

丁潇潇:恩。

高枫:疼不?

丁潇潇:抽血哪有那么疼,我这点好像比你强哦。

高枫:看来可以省几个笑话了。

丁潇潇:(躺下)医生说,下星期做手术。我希望我能好起来,这样我就不会把你们忘了。

高枫:这样想才对,我们要并肩战斗。

丁潇潇:恩,那说好了,我们要一起出院。

高枫:必须的。

(仪器滴滴声)4:20

高枫:(混响)医生,请问手术成功率有几成?

医生:按照现在的情况看,应该有8成,但是这样....

高枫:(混响)我接受手术。

(闪回,手术日前夕)4:37

丁潇潇:没想到,木星替我们挡住了那么多灾难。

高枫:所以要珍惜生命,好好生活,不辜负木星的付出。

丁潇潇:木星真好,我也想有那么一个人和木星一样,像守护地球守护我。不过,这个想法好像太自私了……

高枫:会的,肯定会的。

丁潇潇:它在那么远的地方默默守护着地球,值得吗?

高枫:我想,如果陨石真的砸到了地球,他会更疼的。

丁潇潇:嗯?

高枫:出院了以后,要好好的。

丁潇潇:好像你不要好好的一样,你如果扔下我这个战友,我会生气的。

高枫:(微笑)多生气?

丁潇潇:我会……7天不理你...

高枫:这么多天啊。

丁潇潇:怕不怕?

高枫:怕,咱们认识好像也整整7天了。

丁潇潇:对哦,都7天了,不过我们一定都会没事的。听到没?

高枫:(大声)听到了!

丁潇潇:喂,你这么大声干嘛?

高枫:(情不自禁的笑)哈哈哈。

丁潇潇:手术前像你这么开心的,也是第一人了,睡吧。

 

 

第三幕

(闪回,脚步声起入)

丁潇潇:(睁开眼)这是......家里?

丁妈:潇潇,你终于醒了,来,这是妈煲的汤。

丁潇潇:妈,我怎么回家了。

丁妈:我们手术成功了。

丁潇潇:是吗?

丁妈:老天保佑,医生说一切顺利,只要再接受一次手术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脚踩草地声入)0:32

丁潇潇:(混响)这是我几个月来第一次穿着自己的衣服,在阳光下我贪婪的呼吸着空气,这一刻,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好好活着还重要的,高枫发了微信给我,他手术也挺成功,说下一期手术再见,(轻笑)高枫,再见。

(闪回,商场热闹声)1:15

小丽:潇潇,在这!

丁潇潇:(挥手)来了。

(坐下音效入)

丁潇潇:这是新开的店啊。

小丽:对,新开的。想吃什么,我来点。

丁潇潇:你看着点就行,我和你说,在医院这几个月,都快馋死我了。

小丽:好,把我家潇潇爱吃的都点上。

丁潇潇:呵呵。

(钥匙掉地上声)1:46

丁潇潇:(捡起钥匙)这是....

(钥匙扣上有个星球挂件)

丁潇潇:木星?(不解轻笑)这....我什么时候买的。

小丽:潇潇,我跟你说,最近......

(丁潇潇听着说话,看着木星陷入回忆)

(闪回入)2:05

高枫:(混响)1994年,“苏梅克-列维九号”以21万公里的时速冲向地球,当它到达木星轨道时,被撕成了21块碎片,陆续撞向木星的南半球。

丁潇潇:(混响)木星为了保护地球,却牺牲了自己。

高枫:(混响)所以他是我们地球的守护神。

丁潇潇:(喃喃)守护神.....高枫....(轻笑)

小丽:潇潇,潇潇?

丁潇潇:啊,怎么了?

小丽:你怎么一直发呆啊。

丁潇潇:哦,(微笑)没事,你说。

(俩人欢声笑语到分离)

(闪回,开门声入)2:58

丁潇潇:妈,我回来了,妈?

(脚步声停入)

丁潇潇:出去也不说一声,真是的

(丁潇潇走到房间躺床上,打开手机,打字声入)

丁潇潇:高枫,你知道我今天发现了什么,我的钥匙扣上竟然有木星挂件,我都忘了什么时候买的,你说奇怪不。

(隔两秒,微信叮咚入)

高枫:呵呵,奇妙的缘分呐。

丁潇潇:等下次手术的时候,我带给你看。

高枫:好。

丁潇潇:最近有时间吗?出来见见?

高枫:可能不行,最近有点事,反正没几天就去医院了,到时候再见吧。

丁潇潇:好吧,不见不散。

高枫:不见不散。

(关上手机声)4:01

高枫:阿姨,谢谢您,一直替我保密。

丁妈:小枫,是阿姨对不起你....

高枫:阿姨,我没事,潇潇回家了,您也赶紧回去吧。

丁妈:饭都做好了,有什么事打阿姨电话,啊,那阿姨先走了。

高枫:恩,阿姨再见。

(高枫在房间里看着一张张照片回忆,闪回入)

丁潇潇:小枫,我想吃羊肉串了。

高枫:不行,你这才来完大姨妈,最好不吃辛辣的,我回去给你做饭。

丁潇潇:(故作生气)我生气了,你不给我买,我要7天不理你!

高枫:(叹气)真拿你没办法,我去买。

(摩擦音效入)

高枫:擦擦。

丁潇潇:好吃。

高枫:你呀,没长大的孩子。

丁潇潇:在你这,我就是小孩。

高枫:(轻笑)小孩。

(闪回,俩人躺在草地上)5:08

丁潇潇:小枫,你说最美的星球是哪个?

高枫:当然是地球了。

丁潇潇:月亮也好美。我觉得你就是我的月亮。

高枫:为什么?

丁潇潇:因为每个夜晚,你都可以照亮我回家的路,我抬头就能看到你。

高枫:那我宁愿做你的木星

丁潇潇:木星?为什么?

高枫:呵呵,秘密。

(闪回入,西装店)

丁潇潇:(扶额头)小枫,我有点不舒服,你先看看吧。

高枫:那你坐着,我去挑衣服,你觉得还行,我们就定下来。

丁潇潇:好。

(高枫挑选衣服)

丁潇潇:(出冷汗)头……好痛...(微喘气)

(脚步声停入)6:11

高枫:潇潇,这衣服怎么样?

丁潇潇:(艰难抬头)好,好看。

高枫:潇潇,你怎么了?潇潇?

丁潇潇:(眼花)小枫...我....(倒地)

高枫:潇潇!

(闪回,仪器滴滴响,关门声入)6:40

高枫:医生,她怎么了?

医生:初步来看,应该是脑神经受到压迫导致的晕厥,具体原因还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

高枫:哦,谢谢,谢谢。

(脚步声结束入)7:01

丁潇潇:小枫,我生病了吗?

高枫:(握着手)待会检查结果出来就知道了,放心,(刮鼻子)说不定就是你没吃东西血糖低了。

丁潇潇:(微笑)我就说我肚子怎么饿了。

(闪回)

医生:根据检查结果,她应该是骨癌,

丁妈:不,不可能!

高枫:阿姨,您别着急,医生,那现在该怎么办?

医生:目前癌细胞还没有扩散,如果有相匹配的骨髓来更换,还有希望,只是我们医院现在没有和她符合的,而且她现在脊柱里的血液已经开始压迫神经,随时会有危险,需要尽快...

高枫: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谢谢医生。

(闪回,病房内)8:00

丁潇潇:(低头)小枫,医生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高枫:(微笑)恩,我们很快就能出院了。

丁潇潇:可刚才我妈进来的时候眼睛是红的,你在骗我,对不对?

高枫:(抿嘴)真没事,小问题。

丁潇潇:那你把检查报告单拿给我。

高枫:潇潇...

丁潇潇:(大声,盯着高枫)拿给我!

(高枫愣一会后,把报告递过去,丁潇潇颤抖看着)

高枫:潇潇,医生说了没事的,癌细胞还没有扩散(被打断)

丁潇潇:(不敢置信)我得了癌症....难怪我妈她....(两眼放空,轻笑)我就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晕倒,我应该想到的....

高枫:(难过)没事的,会没事的。

丁潇潇:(微笑)小枫,我没那么脆弱,你不用安慰我......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

高枫:(哽咽)潇潇

丁潇潇:出去吧(闭眼)

(高枫走到门外)

丁潇潇:(苦笑转啜泣一会)自由发挥,不发挥就切b

 

 

第四幕

(闪回,大街上,车鸣声入)0:09

高枫:(混响)一个月过去了,我和阿姨找遍了市里的医院,没有找到合适的骨髓,有人提供了一个外地的联系方式,说可能会有,我打了电话,他说要100多万,加上手术后续的费用,不是我们能承担的起的,阿姨哭着说她没本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潇潇和每日以泪洗面的阿姨,我决定自己去试一试。

(闪回,脚步声停入)0:50

丁潇潇:小枫,你还是去上班吧,这里有我妈呢。

高枫:没事,早请假了。

丁潇潇:(失落)你不用的..反正我马上就要死(被打断)

高枫:胡说什么呢,赶紧呸掉,怎么,还没结婚,就要把我甩了。手术的事情已经有进展了,你别瞎担心。

丁潇潇:(叹气)我好像已经开始忘事了,今天我醒来看到钥匙扣上的木星挂件,我在想这是我的吗?努力回想才记得是你买给我的。你说……哪天我会不会把你也忘了。

高枫:如果你把我忘了,我就每天和你自我介绍一遍。

丁潇潇:那感情好,我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和你伸手问好,你脸都红了,那时候你还真内向。

高枫:(轻笑)潇潇,我下楼一趟,手机我就没收了,你好好休息。

丁潇潇:去吧。

(闪回,仪器滴滴声)

医生:高先生,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符合,不过坏消息是你的体质不适合捐献,很容易导致严重的后遗症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高枫:(自言自语)潇潇有救了(轻笑)有救了……

(闪回,第二天,拉开窗帘声入)2:41

高枫:潇潇,该醒啦。

丁潇潇:请问,你是?

高枫:潇潇,我是小枫啊。

丁潇潇:(摇头)小枫?你也是来看病的吗?我好像不认识你。你是会不会走错房间了。

高枫:(隔一秒,低头)哦,不好意思,可能我认错人了。

丁潇潇:没关系。

(闪回,楼梯过道间)

丁妈:不,我不同意,绝对不行。

高枫:阿姨,您看看潇潇现在的状态,不马上做手术会死的。

丁妈:可是这对你太不公平了,小枫你..(被打断)

高枫:(安慰)阿姨,既然她把我忘了,那就忘了吧,这样也好,要不然她肯定会拒绝手术,放心,我已经把她手机里关于我的一切都删了,只要您和其他人帮我演好这场戏,剩下的交给我吧。

(闪回,时间线拉到现在,病房,脚步声停入)4:03

丁潇潇:(哭笑不得)高枫,你这什么造型。

高枫:(躺在病床上,抬头)恩?咋了?

丁潇潇:(捂嘴笑)带个墨镜穿着病服看报纸,也没谁了。

高枫: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时尚。

丁潇潇:检查做完了?

高枫:嗯,你也赶紧去吧,这个点人不多。

丁潇潇:好。

(闪回,夜晚,俩人隔着帘子)4:33

丁潇潇:高枫,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遇到了你后,我就特别有信心。

高枫:(看着帘子)是吗?

丁潇潇:我有时候竟然会想,我们会不会以前就认识?只是我把你忘了。

高枫:(愣)应该....不会吧。

丁潇潇:(轻叹)也是,如果我们认识,我妈就告诉我了。

高枫:(难过)嗯。

丁潇潇: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等我们这最后一次手术成功出院,我给你介绍女朋友,我几个闺蜜都不错。

高枫:(哽咽)一定和你一样美吧。

丁潇潇:油嘴滑舌。

高枫:(含泪轻笑一声)

(闪回,车启动声入)

丁潇潇:(混响)做完手术,我发现高枫身形瘦了一圈,他说,正好免费减肥。我目送他离开医院,心里头突然空落落的,甚至有种窒息感。我抬起头,阳光和一个身影重叠在一起,我用一只手努力的挡住阳光,想看清那个人的模样,我越是用力,它消失的越快,直到完全不见。

(闪回,几天前)6:24

医生:高先生,您现在双目已经完全失明,如果坚持继续捐献,脊柱神经也将会损坏,到时很有可能会瘫痪。

高枫:(混响,微笑)医生,谢谢你。

(闪回)

高枫:(混响)老板,买一副墨镜,enm,黑色的就行。(深呼吸)这样她就看不出来了吧。

(闪回,一个月后,人群起哄声入)6:57

丁潇潇:谢谢妈,谢谢大家。

小丽:我呢?

丁潇潇:谢谢我亲爱的小丽!

小丽:为了庆祝我们潇潇健康出院还有这个最重要的生日,我决定给大家献唱一首!

丁潇潇:哈哈,别,你可别唱了,真的。

小丽:潇潇,你也来。

丁潇潇:不,我才不要,哈哈。

(闪回,风吹声入)7:33

高枫:(鼻子流血,擦了擦,颤抖)高枫,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想和她再见面吗?(疼痛)你应该离开这里了……(深呼吸)高枫,趁今天就和她告个别吧。

(电话铃声,接通声入)7:56

高枫:潇潇,生日快乐。

丁潇潇:(到外面)谢谢,可惜你没能过来,不然可以一起吃蛋糕的,真不给面子。

高枫:不好意思……我……

丁潇潇:恩?

高枫:我……要离开这里了。

丁潇潇:(蹙眉)离开??

高枫:我身体慢慢康复了,外地公司刚好需要人手。所以得走了。

丁潇潇:(失落)这样啊,什么时候走?

高枫:今晚就走。

丁潇潇:今晚?

高枫:恩,(强行轻笑)好了,那就这样,玩得开心。

丁潇潇:(仰头看天)我今天看到木星了。

高枫:(呆住)

丁潇潇:我去了天文馆,想看看你总提起的木星到底什么样,我看到了风暴之眼,很美。也看到了他为地球受的一处处伤痕。

高枫:(哽咽)是吗?

丁潇潇:(鼓足勇气)高枫……

高枫:我在

丁潇潇:(看着星空)在医院的时候,我在你身上好像总能看见一个人的影子,每次他恍惚出现,我就觉得很安心。每次我想努力看清,却发现除了你的笑容,其他什么都没有。

高枫:潇潇……

丁潇潇:你听我说,(哽咽)我一度以为我的生活就这么结束了,是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我信心和勇气。我知道我说这些话很突然,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说出口,可能你要走了,又好像这些话在我心底压抑了很久很久,在医院里,我一直以为恍惚出现的那个身影只是我索求安全感的投影,直到你出院的那一天后,它就再也不见了………那个我一直以来的疑问好像就有了答案。他就是你,对吗?

高枫:(忍住哭声)

丁潇潇:我知道,你是不会骗我的。

高枫:(忍住哭声)

丁潇潇:(哽咽)你说话,高枫……你说话啊。

高枫:对不起……

丁潇潇:对不起……的意思是……不是吗?

高枫:恩。

丁潇潇:(笑着擦泪)我就知道,我好傻。那一定是生病的幻觉,对不起,还和你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我祝你一路顺风,万事如意……

高枫:(拼命捂住麦克风)对不起,再见……

(高枫绷不住,挂断电话,电话嘟嘟声)11:32

高枫:(啜泣一会)

丁潇潇:(放下手机,喃喃)再见……

(房间内钥匙串掉地上,木星摔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