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的第一个本】食神下凡【六扇门独家出品】 - 爱PIA戏网

【86303】【入秋的第一个本】食神下凡【六扇门独家出品】 举报

少主东邪
独家 甜蜜/温情 古风/仙侠 字数:17602
基本信息   独家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17602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独家剧本为爱Pia戏平台独家剧本,未经授权,严禁将全文转载至其他平台!
故事情节
甜蜜/温情、其他类型
授权方式
爱PIA戏独家
更新时间

更新:2020-10-06 16:48:42

首发:2020-09-26 16:59:26

角色(男 3 / 女 4)
江小道江婉儿燕南风姜沉鱼袁霸天慕无双梅钞风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后期BGM已制作完成,搜索本号或者下载链接。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西洋美食大幅入侵,中华美食陷入生死存亡危机。前任中华食神伊尹此时因触犯天条被贬人间,转世为美食白痴江小道,从此江小道拥有了巨大的美食天赋,踏上了拯救中华美食、成为中华食神的学厨之路……
复制 收藏(35)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食神下凡】—六扇门荣誉出品—原创美食剧多人普本

剧本配图

导演琴箫合

编剧少主东邪

策划爱哭鬼

美工少主东邪

报幕AKA姜丝&彩云

后期竟音录音棚

出品六扇门

感谢参与本剧制作的所有六扇门同仁

本剧为原创美食剧多人普本,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剧所有音效和BGM均来自网络,未经商用

感谢以下所有的参与制作人员和录制CV(排名不分先后)

琴箫合少主东邪AKA姜丝彩云,小卒,小破烂树夕夕苏沐语黑桃桃桃桃笙语水淼淼淼淼,顾爵SAMA莱莱要次饭就是隔壁老王萝双叶,李子糖强龙很甜小十九,入世爱哭鬼,桑桑

【85687】原创欢脱剧-麻辣隔壁同样精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关注六扇门,了解更多最新资讯

剧本配图

【玩法提要】由于本剧由多个配角,已经根据人物属性进行颜色划分,无需分配龙套角色,认准自己颜色即可。

江小道:男,食神的转世,中华鬼才厨师【江一刀】之子,一品居酒楼的继承人。虽然有着极强的料理天赋,但却因父亲离世过早,几乎是毫无厨艺的美食白痴。为人正直,勇敢,善良,待人真诚。(兼食神)

江婉儿:女,一品居大师傅祥叔之女,与江小道青梅竹马,从小到大一直以大姐姐的身份守护在江小道身边,从未透露出爱慕之情。长相甜美,身材很好,秀外惠中,亭亭玉立。(兼东方不败和其中一名导师)

燕南风:男,江湖菜系燕帮主,行走多年的侠客,麒麟美食江湖菜系排行榜十厨之一,江小道的师父,也是江小道美食成功道路上的引路人。为人豪肝义胆,贪财好色。(兼天帝,食客,祥叔)

姜沉鱼:女,栖凤阁宫廷菜系传人。痴迷于烹饪的她,研究多年还原了许多失传已久的宫廷菜做法,对江小道一见倾心。模样明眸皓齿,楚楚动人,性格热情大方。(兼导师C)

慕无双:女,神秘的肉食天才少女,没有人知道她师从何处,却无人不赞叹她对于各位肉食的出色厨艺。长相冰艳,性格孤傲自大。(兼大赛的其中一位导师)

袁霸天:男,本土最大中餐集团【铁公基美食集团】的大公子,亦正亦邪的人物。为人桀骜不驯,但似乎又不是不讲道理。(兼旁白,主持人,塔兹丁苟)

梅钞风:女,麒麟三星酒楼美食评论家,犀利苛刻的眼光是她的一大招牌,江湖人送外号‘毒舌’评论家。为人苛刻,凡事都追求公平公正。(兼胖婶和大赛其中一位导师)

【温馨提示】深夜慎入,祝您游戏愉快。

(作者寄语:入秋了,自己主动穿好秋裤的同时,记得好好吃饭!)

【BMG1】

【转场,音乐入】

旁白:中华美食历史悠久,流派众多。其烹饪讲究色,香,味,意,形,六大标准。数千年来,无数厨艺精湛的中华厨师,不断将中华美食推向新的高度。但中华美食的至尊境界,则来自食神的传说。相传公元前一千六百年,商朝丞相伊尹提出,【以鼎调羹,调和五味】之理论施政治国,后来他得道成仙,被封为中-华-食-神!

【闪回】

天帝:伊尹!!!这里是天庭审判,你所说的每一个词我都不会听,但是你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食神:我伊尹做中华食神3600年,将中华美食发展至今,而天帝大人却更宠幸西洋美食。如今中餐失势,全因小人得志。

天帝:你身为中华食神,全然不顾世界发展之大局,整日与地沟油女神行苟且之事,和脏快餐小神勾勾搭搭,看我不除掉你们这些败类。

食神:喂喂喂,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小沟沟和小脏脏~

天帝:伊尹,朕看你不惩不足以平神愤。众神听旨,食神伊尹犯下渎职重罪,先消去食神神位,命其贬至凡间,何日历练成新的食神,何日回归天界!

【转场】

【一品居】

江小道:我是江小道,中华老字号传统美食一品居的第二代传人,麒麟美食三星酒楼的大名你们一定如雷贯耳,不过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今天大家有口福了,一品居真正招牌美食,黄金蛋炒饭唯一正版继承人,就是本人。我将黄金蛋炒饭的秘方制作工艺的生产进行了现代化升级,我自行研发的小江牌流水线机器人,蒸米,煎蛋,下锅 ,炒饭一气呵成,百分百还原秘方。您不需要有厨艺,更不需要雇员工,小投资大回报。2020年最大商机就在你面前,加盟热线400—12888。

食客:诶呀吗,我点个炒饭,你瞎叭叭啥呢!

江小道:(尴尬)炒饭10块,谢谢。

食客:时间过得真快啊,这里的主厨江一刀师傅过世之后,也有不少日子了吧。

江婉儿:是啊,不过幸好老主顾也都很捧场,我也下定决心,要坚持做一品居以前的味道。

食客:嗯,来这的老主顾,都是因为忘不了一刀师傅做出来的味道。

江小道:(内心混响)父亲生前开创传统美食酒楼一品居,不断坚守传统美食味道,手艺广受好评,江湖上人送名号‘江一刀’,是方圆百里屈指可数的知名料理师傅。父亲精心设计的各式各样的菜色,深受食客喜爱。只可惜父亲离开的时候我还太小,耳濡目染,手到擒来的也就只有这蛋炒饭了。

梅钞风:伙计,什么菜都无所谓,把拿手的都给我端上来。

袁霸天:但是,希望你们店里有好吃的才行,哼哼哼…

【闪回,后厨】

祥叔:绝对不会有错的,婉儿。外面那两个带着面纱的怪人,一定会故意挑剔咱们的菜不好,然后再趁机闹事要钱的,像这样的客人一定是来找茬的。

江婉儿:老爹,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祥叔:放心,包在我身上。我可是一刀师傅的嫡传弟子,我要好好的大展身手,让他想挑毛病都挑不出来。

【闪回,正厅】

江婉儿:您的菜齐了,请您品尝看看。

梅钞风:你是不是没听懂我要点的菜啊!

江婉儿:啊?

袁霸天:(凶)我说的是,让你拿好吃的菜上来,你居然拿喂猪的饲料过来。

江婉儿:(惊吓)啊?你想干什么?

江小道:怎么了,婉儿姐?

江婉儿:这个客人嫌我们的菜太难吃了。

梅钞风:我不过,是说出事实罢了。

江小道:你看不起人啊,你不过才喝了一口汤,你能尝出什么?你分明就是来找茬的!

梅钞风:要是我喝一口,还尝不出什么味道的话,还算的上所谓的麒麟美食评论家嘛?

江小道:你就是麒麟三星特聘美食评论家—梅钞风?

江婉儿:就算如此,你也没有理由把我们的店弄得乱七八糟的。

袁霸天:哈哈哈哈,江一刀的儿子江小道是吧,实话跟你说,现在整条街已经被我们买下做高端美食会所了,所有达不到高端美食要求的店,统统需要滚蛋,比如这种打着一刀大师的旗号却做不出美味的破店。

梅钞风:咱们关上门说亮话,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如果你用你自己的厨艺能做的出江一刀所创的任何一种菜品,这家店我们就不为难你了,否则,就等着扫地关门吧。

江小道:(内心)糟了!我什么都做不出来啊,父亲从未教过我烹饪,我哪有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菜品啊。对了,或许…

江小道:起锅烧油,首先是炒蛋,必须快速搅拌均匀,炒到半熟,然后加饭,饭必须炒到一粒一粒分开,然后再轻轻地与蛋混在一起。等到饭与蛋搅拌均匀后,再以胡椒调味,在一瞬间,闷住所有材料的味道及香味,这就是黄金蛋炒饭!好了,完成了。

江婉儿:完了,只有一点菜和蛋炒的饭,怎么可能打动毒舌梅钞风的味蕾!

江小道:梅老师,现在就请您品尝一下。

梅钞风:这是黄金炒饭吗?

江小道:是的。

梅钞风:哼,虽然说是黄金炒饭,只是听起来好听。简单来说就只有加蛋而已,什么都没有,不过是一道简单的蛋炒饭罢了。(吧唧吧唧)

梅钞风:(震惊)就…就是这个味道。这的确就是一刀师傅的炒饭。

袁霸天: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一刀师傅已经去世多年了。

梅钞风:没错,黄金炒饭只是将饭跟蛋混在一起罢了。但是一粒一粒的米饭必须与蛋充分的搅拌在一起,才能像这样,发出像黄金一般的光芒。方圆百里,只有一刀师傅能做出来的黄金炒饭,没想到今日被你一个毛头小子能如此的真实重现。

袁霸天:不过别高兴的太早,过几日就是我们铁公基集团举办的美食争霸赛了,如果你能打赢那场比赛的话,我将放弃对一品居以及邻近街坊的商业整改计划,我们走。

【BGM2】

【转场】

主持人:(语速快)华中最正宗中华美食铁公基集团中华好吃的美食争霸赛,现在开始,我是主持人伐少,感谢铁公基集团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正宗好中餐就在铁公基,本届参赛的20位选手将有6人入围决赛,入围的关键就在于六位来自铁公基集团中餐界的至尊名厨,会不会为你的菜转身。首先,参加比赛的20位选手听好,初赛的题目是——爱咋咋地!也就是说,大家可以尽情的做自己最擅长的菜品,唯一的目的就是打动一位评委老师,为-你-转-身!比赛时间一小时,现在开始!

江小道:呃…完全不知道做啥?

江婉儿:不如,还是用黄金炒饭好了。

江小道:不行,黄金炒饭上次已经做过了,台下大家可都看着我呢。

江婉儿:小道,现在你的成败,可是关系到大家的生计。

江小道:可是,大家看着的是我,是江一刀的儿子。既然要学厨艺,就不能每次都靠黄金炒饭来战斗,这次预选赛,我想靠我自己的实力来比赛,别小看我。

主持人:比赛时间到,二号,七号,十三号,十八号没有做完出局。

【音效】啊?求求你了,再给我一分钟吧。——CV AKA姜丝

主持人:一个不能控制住自己烹调时间的人,是不会为顾客考虑的。下面依次由评委品尝选手的作品。(停顿一会)一号出局,三号出局,四号出局。(停顿一会)恭喜五号选手的百香桂花酿!

【音效】这味道太有创造力了,加入我的战队吧。——CV AKA姜丝

主持人:倒数第二位出场的选手,十九号选手姜沉鱼,来自于美食大家辈出的栖凤阁。

江小道:哇,这姑娘穿的好帅啊。

主持人:此时评委老师还有两名迟迟没有转身。而这最后的两名老师,可是有史以来口味最挑剔的魔鬼评委。十九号选手的菜到底是啥?等等,这是…(停顿)金丝酥雀!!这不可能,金丝酥雀是失传百年的宫廷菜之精华,别说品尝了,就连我也只是在照片上见过这道名菜,而这个小姑娘竟然复原了这道奇迹美食。

姜沉鱼:没错,栖凤阁自古出宫廷御厨,宫廷菜一直是栖凤阁代代相传的文化。但随着宫廷的没落,栖凤阁的御厨们迫于生计,只能委曲求全烤面筋,宫廷菜也慢慢在栖凤阁绝了后,但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曾经是宫廷百名特级御厨第九十九位。他给我留下了很多宫廷菜美食手记,我也是研究了多年,才侥幸做出这样的美食。

祥叔:欧呦,好厉害的小姑娘。

主持人:没想到这样满含历史味道的珍馐,竟然出自如此年轻的姑娘之手。我们看,评委梅钞风老师转身了,恭喜姜沉鱼成功入围。目前场上还有一位导师没有转身,而这最后的导师,在如此惊艳的金丝酥雀面前都没有转身,他的要求是有多变态,还是说,他已经睡着了!让我有请20号选手—江小道。他正是鬼才厨师江一刀之子,而他到底做了啥样的美食呢?

主持人:烤…烤红薯…这位同志,请问你是来砸场子的嘛?

祥叔:欧呦,我早就看这小子不行,他根本就不是个厨师。

主持人:评委老师才不会吃这种地摊货,保安!

江小道:喂,干嘛,干嘛,评委老师还没吃我的作品呢。

燕南风:等一下。

主持人:啊?

燕南风:我想尝尝这位选手的作品。

主持人:你说…说什么?刚刚开口的这位,就是江湖川菜唯一传人燕帮主。他竟然要品尝烤红薯。

燕南风:哼,果然…

主持人:果然,哈哈哈哈,果然太难吃了,哈哈哈哈,把二十号选手给我扔出去。

燕南风:果然还是那么好吃。

主持人:(震惊)啊?啥玩意儿啊!

燕南风:我燕某行走江湖几十年,可谓吃遍中华神州。可是我十岁一人独自离家,想拜当时最负盛名的料理大师江一刀为师。谁知,终于找到一刀师傅的店才知道,她已经在一个月前突然离世了。我不甘心放弃学徒又走投无路,几乎饿死在路边。而那时候,他救了我。他自己烤的红薯,半面都糊了,但我从未吃过那么香甜温暖的食物。二十号选手江小道的这道烤红薯,火候恰到好处,多一分则焦,少一分则潮。这味道,让我想起我的师父。不过,像这样的比赛,竟然做这样一道特立独行的料理,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停顿)但,我选你入围!

主持人:不可思议的一幕诞生了,燕帮主竟然选择烤红薯精神小伙入围了。

祥叔:欧呦,我就说这小子是个天才,天才!

江婉儿:小道,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江小道:奇怪,以前我每次都会烤糊,今天好像格外成功啊。

【音效】凭什么他做的烤红薯都能入围,我的料理比他强一万倍啊。——CV 兮晨

【音效】一定有黑幕,内定!——CV 爱哭鬼

【音效】不公平,太假了,太假了。——CV AKA姜丝

袁霸天:都给我闭嘴!你们这些无能的刁民,他通不通得过是我说了算。

江小道:(内心)原来是这个强占地皮的混蛋。

袁霸天:江小道,你在这样的比赛竟敢做烤红薯,竟敢小看我们的大~赛。不过,真正的比赛才刚刚开始,赢不下比赛我便给你一品居的人和你的街坊邻居准备一桌上好的送别宴。都是你们这些低端的厨子没见过的美食,可一定要准时参加啊,哈哈哈哈….

江小道:那就等着瞧吧。

主持人:各位观众,初赛已经结束,我宣布铁公基集团中华好吃的美食争霸赛初赛二十进六结果出炉,六位选手将跟随自己的导师一周时间,由导师来传授独门美食绝学。一周后六位选手两两PK,由决赛评委和对方导师打分。这真是太令人期待了,各位选手请在今晚七点到各自导师办公室报道,祝你们好运。

江小道:这规则…怎么听着好耳熟?这泥马不就是六扇门好声音的比赛规则嘛,咳咳…不好意思,出戏了。

【比赛结束】

祥叔:看到你做烤红薯,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谁知道你是四两拨千金啊。

胖婶:小道这是没决赛都不屑于用真实水平,太帅了!

慕无双:我怎么看,都像是走了狗屎运。

江婉儿:小道,决赛也要加油啊,为我们一品居争口气!

江小道:啊哈哈,一定一定,我还得去找我的导师哈。

祥叔:好,那决赛见!

【闪回】

【人间的青草地】

江小道:啊~终于清净了。

姜沉鱼:小道!

江小道:又是谁!又是谁!呃…是你啊。

姜沉鱼:竟然做烤红薯就能入围决赛,你到底有多强啊。

江小道:嘿嘿,明天可以靠脸吃饭的我,偏偏要靠才华。

姜沉鱼:……

江小道:哎,小鱼,你知道我那个导师燕帮主是什么人吗?他很强吗?

姜沉鱼:你竟然不知道燕帮主!燕帮主可是当年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侠客。是他整合了江湖中各大门派的江湖菜绝学,并将江湖菜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一度被称为江湖菜系排行榜前十厨之一,能被他选中的人一定不会是等闲之辈。

江小道:噢…听起来那个怪大叔还蛮厉害的嘛,没想到竟然能遇到这么牛哔的导师。

姜沉鱼:小道,那你要加油喽。

【音效】号外号外,招牌十厨燕帮主,刚刚做完评委就偷看女生洗澡,第892次被活捉!—CV 小破烂儿

【BGM3】

【转场,监狱】

江小道:燕…燕帮主,我是江小道,是…(被打断)

燕南风:我知道,烤红薯精神小伙。

江小道:您老这是…耍流氓耍叉劈了?

燕南风:你这小屁孩懂什么?我这是在为我成为人体艺术至尊大厨寻找灵感突破口。

江小道:额…什么!人…体…艺…术!

燕南风:听说《人体盛》又出新刊了啊,你这个做徒弟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江小道:(内心混响)像这样的家伙怎么会是招牌十厨啊!

江小道:燕帮主,我想跟你学习…(被打断)

燕南风:我选你只不过是因为你做的烤红薯让我想起了我师父,不代表我想教你。我的人体艺术研究事业严重受阻,没时间收一个只会烤红薯的徒弟。

江小道:可是一周后就要决赛了啊,你不教我我怎么比赛啊。

燕南风:我管你做个烤腰子烤板筋都行,总之别来干扰我的人体艺术研究。

江小道:我手里可有倭国艺妓限量版手办,赶快教我你的招牌菜,我一定要赢下决赛!

燕南风:(猥琐)哎哎哎,要不,我们不要参加比赛了,一起去收集限量手办吧。

江小道:想得美,把你的招牌菜教给我,我就酌情借你玩几天,怎么样啊?

燕南风:那…一个月?

江小道:3天!

燕南风:15天!

江小道:7天!

燕南风:成交!

江小道:唉,草率了。

【转场,河边】

燕南风:(严肃)三十年前,我燕某不知道在多少个像这样的瀑布下面,(放光)偷看过姑娘洗澡,(严肃)可谁知现在家家都装了热水器,偷看澡堂还要被抓去关禁闭,唉,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啊。

江小道:水你妹啊,你个老色鬼不是要教我烹饪吗?干嘛来这地方?

燕南风:你这个精神小伙,你可知我燕某是因何驰名美食界的?

江小道:因为…江湖菜?

燕南风:不,是因为帅。江湖菜并不算是一个菜系,它发源于全中国各个偏远地区。起初,只是行走江湖的侠客,商贩,司机等人旅途劳顿之时,从田间地头寻找任意食材随意而做的美味。而这些人带来了东南西北各地的美食文化,彼此交汇融合。因此江湖菜号称百菜百味。

江小道:该不会,你师父的烤红薯也是江湖菜吧。

燕南风:我的师父只是一个镖师,算不得懂得烹饪之人。自从跟着他走镖,游历了大半个中国我又从各地江湖菜师傅那里学到了手艺。如果说我有什么长处,不过是知道的知识多了一些。

江小道:可是别人都说你是江湖菜最强者诶。

燕南风:哈哈哈哈哈,当你身在其位,总会有人给你带高帽子。可你自己得清楚,江湖菜称不得霸,也没有人能称霸。中华土地幅员万里,世上江湖菜少说也得有万种,但都讲究一个信手拈来,煎炒率性,没有高下之分。

江小道:听起来这么简单。快快快,让我见识一下。

燕南风:这些青虾正是当季,壳薄肉厚,在河中随处可见,剪掉须脚洗净,用酒醉一下,再单调以酱油,醋,麻油,姜末,葱花。然后!这就是新手拈来——呛活虾。

江小道:活的?【吃了一口】嗯~虾在嘴中还在跳动,酒味很淡,但和酱汁一起,恰好中和了淡水虾的腥味,口中只有跳动的鲜美。哇,真是太好吃了!不过…我好想喝多了…

【一阵秋风吹过】

江小道:师父,我怎么睡着了。

燕南风:窝囊废!我像你这么大,早就可以喝倒十个成年人了。快!(猥琐)拿出限量手办让我们一起学习一下艺术!

江小道:我都睡了那么久,太阳都要下山了,赶快教我招牌菜啦!

燕南风:哼!跟我来。在这,这是黄鳝,就是这道菜的主角,他们在夜间很活跃,但在白天都会藏在石头缝隙中,你找找看。

江小道:哈哈哈,抓到啦!

燕南风:(正经)任何一种生命对于死亡都有本能的恐惧,恐惧充满身体时取其性命,肉质必然不会达到最佳,所以肉食者更应该敬重生命。(两级反转)然后——起锅烧热,下肥油,鳝鱼炸制金黄,两侧微微卷起即可。葱,蒜,芹菜,黄瓜入锅,加辣椒,豆瓣酱,呀~嚯,燕氏江湖菜——干烧鳝段。

江小道:哇~哇~好香啊!【吃一块】

——————【闪回,幻想开始】——————

江小道:这剑?我是?

东方不败:我为天下人洒血断头,可天下又有几人记得我东方不败。

江小道:师父?东方不败?我是?

东方不败:令狐冲!你这负心人死期到了!

江小道:哼!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如江湖岁月催,你可知道我这独孤九剑,乃中华第一大宝剑,看剑!

东方不败:你!你这负心人!我要让你记得我!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嗯?我为什么要配合这个白痴COSPLAY?

——————【闪回,幻想结束】——————

燕南风:难怪那么多人吃了我的菜就去斗殴被砍死…

江小道:哈哈哈哈,吃我一剑!

燕南风:醒醒小鬼!这就是江湖菜的魔力!领悟了嘛?

江小道:太厉害了!这道干烧鳝段,外酥里嫩,汤汁被鳝鱼吸干,酱料的味道完美地平衡与鳝鱼的鲜味,麻辣鲜香,太完美了!学会了这个,决赛我一定秒杀全场!

燕南风:好吧,看在你借我限量手办的份上,我教完了,再见。

江小道:嘿嘿,师父,我还有些地方没看明白,我…(被打断)

燕南风:江湖菜传承全凭悟性,我燕某教徒只做一遍,悟不悟得透,全凭你天分了,决赛见吧。

江小道:喂喂喂,老色鬼,别走啊!我根本没仔细看啊,才看一遍哪儿能学会啊。

【闪回】

江小道:哼,我就知道这个燕帮主不靠谱。燕帮主,不靠谱,多押韵。

江婉儿:江湖菜系本身就没有严格的师承关系,都是互相学习领悟而掌握,只给你演示一次也是必然。

江小道:我可是才开始学习烹饪诶,我怎么可能这样就学会啊,做厨师太难了,比写本都难,不玩了不玩了…

江婉儿:诶?你怎么把我忘了?我可是从小过目不忘诶。

江小道:你是说…你都学会了?

江婉儿:按照我说的做吧,先去捉鳝鱼。

江小道:在这,在这,我抓,嘿,别跑,哈哈,逮到你咯,完成!江小道——干烧鳝段!哇塞!看上去真的跟燕帮主做的一模一样啊。

江婉儿:有我帮衬你,你会飞速成长的。尝尝吧。

江小道:好吃,真的跟燕帮主做的一模一样诶。嗯?婉儿姐,你确定你记下的做法没有缺什么吗?好像…

江婉儿:好像什么?

江小道:好像…好像少了一种味道。

江婉儿:不可能,他用的所有调味料我都不会搞错。

江小道:不是调味,是一种很难形容的,那种让我血脉奔腾的鲜味。没错,就是缺少一种特殊的鲜味。

江婉儿:特殊的鲜味?是让你化身令狐冲的那种感觉吗?

江小道:是的,那个味道仿佛轻轻一点,就让我置身江湖。

江婉儿:我是个女儿身,我可没法理解这么感性的评论。

江小道:到底是哪儿里不对呢?啊?对,是手。我记得燕帮主手碰到我头的时候,他的手是冰凉的。

江婉儿:冰凉的手?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我在老爹的手记里看过,确实有很多著名厨师经过苦练,可以让手的温度异于常人。比如传说中的太阳之手。

江小道:可是燕帮主的手温是冰凉的。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冷血杀手?

江婉儿:冷血杀手!?不应该是冷面杀手吗?全名朝鲜冷面杀手。

江小道:鳝鱼的体温应该几乎等同于水温,燕帮主在捉鳝鱼的时候,鳝鱼不光不反抗,反而很温顺。难道…

江婉儿:你想的没错,鳝鱼这种鱼很独特,它呼吸不光靠腮,还靠嘴里的皮肤。所以鳝鱼就算离了水也不会挣扎,因此让鳝鱼温顺的原因只有一个…

江小道:燕帮主的手温度跟鳝鱼的体温一样!

江婉儿:中华美食的奥秘,其中最不能忽视的一点就是温度的把控。每一道食材都有适合它散发自己独特味道的温度,从保鲜温度到加工时的温度,再到火候,油温,差一丝一毫都可能让味道大相径庭。呃…你在干嘛?

江小道:我要让手温度降到鳝鱼的温度,诶呀呀,好冰好冰。

江婉儿:再坚持一下!

江小道:婉儿姐!我的手快没知觉啦!

江婉儿:现在!去捉鳝鱼!

【闪回】

梅钞风:(凶)火候完全不对,再来一万次!!!

姜沉鱼:是,抽风老师。

梅钞风:我教你的这道菜,可是西域会馆唯一一道非我原创的招牌菜,此菜极为要求食材品质,且讲究汤汁的火候,每日只限量六份供应,所以一丝一毫都偏差不得,赶快做!继续给我练习!!还有我叫梅钞风,不是梅抽风!!!

姜沉鱼:是,抽风老师。没想到新人赛的培训这么严格,不知江小道那边怎么样了,一定不能输给他!

【转场,深夜】

姜沉鱼:唉,魔鬼训练终于结束了,还好做出了让抽风老师满意的味道。不过决赛我可不只有完美的味道,还有我的秘密武器。

江小道:小鱼,你在这啊,我到处找你。

姜沉鱼:我今天一直在这里练习啊。怎么样,燕帮主教了你什么?

江小道:切~那个老色鬼,什么都没教会我就溜了,还不是我机智异常天赋异禀,分分钟学会他的招牌菜。

姜沉鱼:哇~好想品尝一下你的作品。希望决赛我们不要做对手,一起赢下比赛哦。

慕无双:嗯~这里好香啊。

江小道:哎哎哎,干嘛干嘛,商业间谍啊,出去出去。

慕无双:呵~我慕无双才不需要间谍别人,你们可以打听一下,我慕无双可是本届中华好吃的美食争霸赛赔率最低的选手。也就是说,我是所有人心中的冠军人选。哎,烤红薯小老弟,你的赔率超高诶,好像是…一赔五千。

江小道:你!你这个自大的家伙,决赛让你好看。

姜沉鱼:决赛我们来一绝胜负吧。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小鱼。

慕无双:我是无双,行内大名鼎鼎的肉类料理天才,江湖赫赫有名的无双大美女就是本人。

江小道:喔~~~~~没听过,你听说过吗?

姜沉鱼:没有。

慕无双:好啊你们!

【BGM4】

【转场】

主持人:ARE YOU REDRY ? 华中最流批中华美食铁公基集团中华好吃的美食新人争霸赛决赛,大赛即将开启,感谢铁公基集团对本活动的大力支持。传统有机新升级,中餐就选铁公基。吃饭五分钟,搞基俩小时,我是你们最最喜爱的主持人——伐少。就在一周前,我们从二十位优秀的中华美食新人中选出了六位进入我们的决赛。他们分别是将每一道料理都烹饪得如花般精美的——花有缺。人气最高的肉食烹饪天才——慕无双。史上最年轻的华中刀工大赛冠军——四指轩辕。神秘莫测却在初赛做出美味料理的——塔兹丁苟。栖凤阁百年至尊宫廷菜传人——姜沉鱼。等等…

祥叔:欧呦,太丢人了,小道还没有到达现场。

姜沉鱼:诶?小道怎么还没来?

慕无双:这小子该不是只会烤红薯吧,临阵脱逃了?

主持人:正如我之前介绍,本次决赛选手两两PK,除了两名选手自己的导师之外的四名导师来品尝作品,最终判断胜负。获胜的三名选手,将正式获得铁公基集团的‘一毛不拔’希望工程的餐饮投资。并且,获得冠军的学员将被授予“中华食神”称号,从此踏上美食生命制高点!接下来还有一件重磅消息,除了六位导师评审以外,本次决赛还有一位终极至尊评委,他就是铁公基集团董事会主席接班人——袁霸天!下面公布本次PK的分组方式。第一组,花有缺对战四指轩辕。第二组,姜沉鱼对阵慕无双。第三组塔兹丁苟对阵江小道!观众朋友们,让我们屏住呼吸,第一组比赛,现在开始!

【闪回】

【后台】

慕无双:哈?没想到咱们两个竟然分到一组了。不过没关系…(打断)

姜沉鱼:没关系,我们都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吧。

慕无双:小鱼,我可跟你说,你现在去下注买我赢还来得及,不然等到了赛场,就没有后悔药了啊。

姜沉鱼:哦?是吗?可能大概是因为我没有这种投机取巧的富贵命吧。

慕无双:不过,江小道可不怎么走运,竟然跟塔兹丁苟分到了一组,据说此人和他的名字一样怪,真不知道他和小道对决,小道该怎么应对…

【闪回】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第一组对决刚刚结束,花有缺的作品——岁寒三友,用食物表现出了松竹梅三种高洁雅物的不凡气质,不仅视觉上美轮美央,味道上更是让所有评委无可挑剔,以绝对优势获得胜利!恭喜花有缺!

四指轩辕:可恶,这一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主持人:我们的节目没有中间广告。接下来,我们立刻请出第二组对决选手的作品。首先登场的是在初赛让我们印象深刻的宫庭菜少女—姜沉鱼。她带来的作品是…

导师:哦?这是红烧鲜鲍?的确是至臻的美味啊。不过,我们这些美食评委实在是吃过了太多的顶级食材,你初赛制作的猴头菇之所以出色,是因为松柏猴头已经失传多年。可这道红烧鲜鲍,好像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姜沉鱼:评委老师,宫廷菜宴讲究高级食材不假,但今天这道红烧鲜鲍,相信有它的独特之处。各位不妨品尝一下。

导师:嗯?鲍鱼上的粉末是…【吧唧吧唧】这味道是…是…香椿?

姜沉鱼:没错,让红烧鲜鲍与众不同的就是香椿。中华大地食用香椿已有数千年历史,在宫廷中香椿更和荔枝一起作为南北两大贡品每年春季谷雨前后的香椿嫩芽才可食用。营养价值远高于其他蔬菜,甚是名贵。

导师:这香椿的味道,辅佐在顶级鲍鱼的鲜味之中,果真是让这道传统名菜,有了新的生命。只是现在已是初夏,你在哪里找到的香椿呢?

姜沉鱼:这正是我的秘密武器,栖凤阁宫廷菜祖传的香椿碎。由于香椿的食用时间每年只能不超过两周,过了时间香椿就会完全无法食用。因此栖凤阁祖辈大师们经过无数次尝试,才研制出香椿碎的风干秘技,让香椿独特的美味得以保存。

导师:太完美了,这味道真是让人春意盎然啊。

主持人:评委们对姜沉鱼的作品交口称赞,看来比赛的压力已经全部压在了选手慕无双身上,我们马上请出慕无双和她的作品。

导师:什么?还是鲍鱼?可是鲍鱼壳上这是?

慕无双:因为我的料理作品太简单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小盘子,所以正好借用了姜沉鱼选手使用剩下的鲍鱼壳。

导师:这二人真是风格迥异,一个华丽无比,另一个竟然简陋到连盘子都没有。

慕无双:这道作品是我在导师的招牌菜灵感下创作的,连我的导师也没有吃过。你们尝尝看,会让你们终生难忘的。

导师:真是个狂妄的家伙。【吧唧吧唧】这味道根本不是地上的野味,是…是龙!相传,几百年前中国东北曾有龙坠落民间,战乱中的饥民不知这是何物,纷纷去其骨,食其肉。那些吃过龙肉的饥民,从此再吃不下任何食物。任何美味都无法打动他们,最后纷纷饿死街头。这料理的味道,竟然让我也有品尝龙肉般的满足和恐惧。慕无双,你这到底是什么!

慕无双:各位评委不要紧张,这道料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食材。什么?这道料理中我所使用的正是号称可比天上龙肉的——驴肉。

导师:什么!驴肉!

慕无双:我的导师武藏大师是著名的药膳大师,他教我的正是她在药膳之中的几种肉食烹饪方法。而我则选择了党参,玉竹,无花果,马蹄,红枣,然后将驴肉炖煮至软熟做成肉肠,冰镇之后食用,药膳赋予了驴肉更为深邃的味道。而冰镇之后,驴肉本性凉的特质得以释放,具有极强的药性。可解心烦,让人心旷神怡,犹如乘龙飞起。但驴肉凉吃容易让人脾胃虚寒,不可多食。所以,每人只有一片。

导师:这…这简直不可思议!这样的创造力让我这评委老师都相形见绌(chu)啊。

祥叔:欧呦,其实我一早就感觉它像是驴肉!

主持人:比赛出现了难以想象的高水平对决,一边是重新定义了红烧鲍鱼味道的姜沉鱼,另一边是让评委为之惊呼的肉食天才慕无双。胜利到底花落谁家,让我们拭目以待!

导师:各位评委导师,大家都有自己的选择了吗?

主持人:现场的空气都已经凝结,请评委老师做出自己的选择!

导师:获得优胜的是……慕无双!姜沉鱼的香椿红烧鲜鲍,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但慕无双的作品,让我们所有评委都惊叹于她驾驭肉食的强大创造力,所以评委会做出一致的决定是慕无双。

慕无双:虽然是我意料之中,不过,你还真是个难得的对手。嗯?

姜沉鱼:呜呜呜,我竟然输了…

慕无双:呃…你怎么哭了。

江小道:(气喘)我终于赶到啦,正好轮到我。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比赛已经进入最高潮,三组对决已经完成两组,花有缺和慕无双纷纷获胜,最后一组选手也已经准备就绪。下面,我们屏住呼吸,欢迎最后一组选手和他们的作品,登场!首先登场的是在初赛就靠一个烤红薯神奇入围的江小道。经过这一周的训练,他到底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江小道:请各位评委老师品尝,江氏江湖菜——干烧鳝段!

导师C:哦?这小子果然不只是会做烤红薯啊。【吧唧吧唧】

——————【闪回,幻想开始】——————

导师A:东邪桃花岛岛主—黄药师!

导师B:西毒蛤蟆功—欧阳锋!

导师C:南帝大理国—段智兴!

导师D:北丐丐帮帮主—洪七公!

导师E:中神通全真道—王重阳!

导师ABCDE:(同入)七日七夜,华山论剑,我们就是江湖五绝!!

——————【闪回,幻想结束】——————

主持人:诶呀妈呀,快看,评委老师们吃过江小道的干烧鳝段,都开始胡说八道了!

燕南风:这小子,我果然没看错。

导师C:江小道,我听说江湖菜教徒向来严苛,想必燕帮主也只是演示了一次他的干烧鳝段秘技。你是怎么领悟这道料理的奥秘的?

江小道:燕帮主确实只给我演示了一次干烧鳝段的做法。就像评委老师们一样,我在品尝这道料理的时候,也有问鼎江湖的快感。但我在无数次尝试中,都没有找到这种让人血脉喷张的味道。直到我发现,燕帮主的双手的温度是低于常人的。江湖菜中的肉食,多来自田间河流,比如鳝鱼,泥鳅,青蛙等冷血动物,燕帮主手的温度几乎和鳝鱼的体温相同,因此在处理鳝鱼的时候,鳝鱼毫无挣扎。这使得鳝鱼的肉质中依然保留了野味所特有的野性。这正是我们普通人无法实现的江湖感。

导师E:这么说,你只用了一周就练成了燕帮主一样的体温?

江小道:当然不可能,但我知道了温度对于食材的巨大影响力。所以我不妨用外力,让自己尽可能达到控制温度。在烹饪这道料理之前,我一直在冰冷的河水中冰手。

导师E:冰手?

江小道:手的温度降低,处理黄鳝的时候就能尽量不失野味,但这还不够。我还把刀跟砧板也冰过,保证黄鳝在整个入锅前的体温最佳,还在出锅的第一时间让评委老师品尝。

梅钞风:嗯~真是追求极致的匠人之心。年纪轻轻能有这种匠心还真是让人期待。

导师E:只看一遍能学会已经是天赋异禀,还可以如此完美地还原江湖味道,实在是无懈可击。

姜沉鱼:小道真是厉害,看来只有我要被淘汰了。呜呜呜…

慕无双:呃…你怎么又哭了。

燕南风:等一下,各位评委老师。江小道的这道干烧鳝段的确精彩,我燕某也很是惊喜。但我建议各位评委老师给这道菜评分——不合格!!

江小道:什么?

燕南风:你追求食材的温度非常正确,但你忽略了江湖有一个最大的敌人,同样是温度!江湖中人往往风餐露宿,你可知道在郊野之中,纵然你使出浑身解数,让烹饪的温度把控完美,你的料理敌得过寒风吗?不出二十秒,你的料理就已经凉了,还让人吃什么江湖味道呢?

导师C:燕帮主,这要求是不是有点太苛刻了?

燕南风:我们中华民族的美食看重什么?相比于技巧的高超,食材的考究,更看重餐桌上人与人的交往。中国人把餐桌当成社交场合,很多厨师抱怨顾客不懂美食,只顾觥筹交错,眼看精心烹饪的料理变凉,失去最好的味道,这比赛现场,料理变凉的时间同样很快。难道你的料理,只是做出来吃第一口的吗?如果只有这样的料理,你还远远没有了解江湖菜的真谛,甚至远远没有了解中华美食的真谛!

江小道:我…

燕南风:中华美食的真谛,不是食,而是人!

江小道:什么食和人啊?

燕南风:你忘记了我在河边做干烧鳝段时,用酒精保温来让你品尝的吗?

江小道:酒精!啊…是我忘记了。

导师E:我觉得虽然如此,江小道的作品还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塔兹丁苟:既然已经被导师否定了,就不要在这种初级料理上浪费时间了。

燕南风:(拍桌)你说什么!!

塔兹丁苟:是时候让你们这些弱鸡见见市面了!

江小道:啊?

导师:这…这到底是什么?

梅钞风:塔兹丁苟不是你的学员吗?

导师:虽然我是他的导师,可他入围之后并没有来跟我学习。

梅钞风:(疑问)什么?

主持人:塔兹丁苟选手的料理,好…好…好美~这味道,好诱人。

梅钞风:这是多么高贵又芬芳的香味,让我尝一下,快让我尝一下!

导师:从没见过的美食,味道也让人痴迷!

燕南风:这味道竟然让人欲罢不能,到底,到底是…

导师:麻辣小龙虾!!?

塔兹丁苟:小龙虾甲壳坚硬,肉质不像传统虾类一样嫩滑,烹饪小龙虾都要辅之以重料,手法要求极其讲究。清洗,去虾脚,去虾尾的同时清理虾肠,最后除去虾头前面的内脏,这样就除去了小龙虾身体中最影响口感的部分。小龙虾,就是夏天的味道!

导师: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鲜香的麻辣味道!

塔兹丁苟:几位评委,快品尝吧。

导师:【吧唧吧唧】啊啊啊!!!麻辣,麻辣,果然够麻够辣!但又不光是麻辣,花椒,麻椒,印度魔鬼椒,还有秘制的香辣酱。再用浓郁的高汤烧制,如此复杂的配方,让这份麻辣小龙虾连配料的蒜,都是无上的美味。

梅钞风:讲究的小龙虾处理,保留了所有小龙虾味道的精髓,满溢的虾黄和美味的虾肉,这正是中华美食夏天的味道啊!

导师:下面,我宣布,获得中华好吃的美食争霸赛的冠军是——塔兹丁苟!

袁霸天:江小道,请您遵守诺言,准备打包离开一品居吧,哈哈哈。

江婉儿:什么?怎么会这样?

江小道:且慢!即使我的干烧鳝段忘记了用酒精保温,冠军也绝不可能是塔兹丁苟。

塔兹丁苟:喂,臭小子,你是疯了吗?

导师:你说什么?

江小道:刚才在评委老师打分时,我仔细观察了塔兹丁苟选手做的麻辣小龙虾,料理盘里底部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黑色颗粒。而且,为什么要比市面的味道还要麻辣鲜香?

塔兹丁苟:我的调味料都是市面上常见的,有何不妥?再说了,放一些香料进去产生鲜味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江小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我说的是你身上环绕的那股异香!

塔兹丁苟:什么?

江小道:那你敢把外套脱下来给大家闻一下吗?

塔兹丁苟:一件外套能证明我的菜有何问题?喏,给你,小鬼。倘若说不出问题,我让你吃不饱兜着走!

江小道:【抖抖】果然…是罂粟壳的残渣,看来我猜的没错!这种违禁物寻常市面上是用不到的,而你作为一个厨师,常年大量需要此类食材,从而增加你食物的鲜味,那么必然你会自己种植,你采摘的同时必然会沾染到你的衣物上,只不过你长期浸泡在此物的味道中,感觉不到罢了。

梅钞风:罂…罂粟壳!

燕南风:罂粟壳是植物罂粟的干燥成熟果壳,可以增加食物的鲜味。其主要成分包括了吗啡,可待因,罂粟碱,蒂巴因,那可玎等生物碱类物质,与毒品鸦片和海洛因极为相似。长期食用可使人体神经系统造成损害,并造成慢性中毒。

导师:怪不得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啊!坏家伙,居然给我们吃毒品?使用毒品当调味料的人,你有什么资格做厨师?我宣布,永久取缔塔兹丁苟在厨师界的资格,经评委组打分一致决定,最终PK定为江小道对决慕无双。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最最精彩的对决就要来了 ,那么请问评委导师,给出的题目是什么呢?

梅钞风:两位选手请听好,比赛的题目是麻婆豆腐。

江小道:(小声)太好了,麻婆豆腐的话起码我还会做。

梅钞风:不过不是寻常的麻婆豆腐,我要你们做魔幻麻婆豆腐。地道的麻婆豆腐,讲求辣,香,色,烫,麻五种味道合二为一,五味合一就是麻婆豆腐的极致,而魔幻麻婆豆腐确是六味合一。

慕无双:(震惊)六味合一?

梅钞风:一点都没错,六味合一的魔幻麻婆豆腐,就是这次的主题。

江小道:除了五味之外,还要加上一味,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慕无双:超越麻婆豆腐极致,五味一体的六味一体?敢问评委老师说的那种麻婆豆腐是…

梅钞风:那种麻婆豆腐,事实上,我也只吃过一次,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还是美食周刊的一名小编辑,我带着任务前往四川,完成采访任务忙到焦头烂额的我,硬撑着走进一家餐馆,那个时候,我衰弱极了,而眼前送上来的菜,竟然是麻婆豆腐。那味道太重了,我在想我根本吃不下去,可是…当我把豆腐送入嘴中,那麻婆豆腐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她不仅温和的进入我的胃里,同时,它那美妙的滋味,让我的手也不自主的快乐起来,转眼之间,我就吃光了三盘。虽然过了许久,我还是无法理解那种口感,我只能说,那是豆腐跟肉相互辉映的极致,如今已经找不到当年的那位师傅,我希望能再品尝一次,那魔幻麻婆豆腐。厨艺对决准备时间一个小时,希望你们全力以赴!

【BGM5】

【转场】’

【江小道后厨】

江小道:能够让梅钞风衰弱到极点,使身体温和有效快速恢复的魔幻麻婆豆腐,豆腐与肉完美辉映的极致,还有六味一体…

江婉儿:小道,反正现在材料都齐全了,我们就做做看吧。

江小道:好,虽然是魔幻麻婆豆腐,但我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发明的。不过我就来挑战一下这六味一体。起锅烧油,首先是绞肉,大蒜蒜末,豆豉,红辣椒,再加上甜面酱,再加上这道菜的灵魂-豆瓣酱。【嗞油】

江婉儿:这个辛辣味就是第一味,辣!

江小道:接下来就是把它炒到色泽鲜艳为止。

江婉儿:小道,给你汤头。

江小道:加了汤头之后,加豆腐,加酒和调味料调味。【吸溜】嗯,味道好极了。用小火稍微煮一会儿,加了酱油之后,撒上蒜头的嫩叶。嗯~,这个蒜头叶的香味~

江婉儿:这个香味就是第二味,香!

江小道:同时辣椒的红色,豆腐的白色,再搭配蒜头嫩叶的绿色。

江婉儿:这就是第三味,色!

江小道:太白粉用水调匀加进去勾芡,就差不多要完成了。将油沿着锅边加进去之后,马上开大火,炝锅!当麻婆完成时,锅子也热到快要焦掉,这样才能煮出最棒的味道和香味。

江婉儿:这就是第四味,热的美味,烫!

江小道:好,油已经浮上来了。就是现在出锅装盘,最后再撒上足量的山椒,山椒带点刺激性的辣味,也就是…(被打断)

江婉儿:也就是第五位,麻!

江小道:这样就完成了,哈哈。

江婉儿:什么完成了,不是还少一味吗?

江小道:呃…有辣,香,色,烫,麻,的确还少一味诶,该怎么办呢?

【慕无双后厨】

慕无双:除了五味再加一味,要第六味,这点对我慕无双而言,谈不上是什么谜。‘食神’一定是我的,哼哼。

【转场】

【比赛现场】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们,欢迎回来。现在时间已到,让我们有请著名美食评论家梅钞风老师进行品鉴点评!下面请呈上两位选手的作品!

梅钞风:相比大家也猜了很久,第六味是什么?没错第六位就是——酥!作为酥,就是要求松脆的口感,而我所要求的第六味,正是酥没错。

慕无双:(内心)哼,果然没错。麻婆豆腐在口感上本来就难以要求,五味之外的味,除了口感还会是什么呢?

梅钞风:现在呢,我就来品尝一下两位的麻婆豆腐。【开盖】

观众:哇,看起来好好吃啊。

姜沉鱼:(小声)外观不分上下,胜负的关键还在于…

江婉儿:(小声)就在第六味!

梅钞风:首先,我就从慕无双开始,【品尝】这豆腐的弹性相当出色,口感也是,这正是豆腐与肉顶尖的组合,是相当出色的作品。

姜沉鱼:(内心)啊?那胜负揭晓了?

慕无双:(内心)哼,这下你也没辙了吧。

江小道:(内心)啊?酥原来指的是豆腐,我根本想有到,但是如果我的想法正确的话…

梅钞风:现在轮江小道的。【品尝】

主持人:(震惊)啊?没想到梅钞风老师直接一口气吃光了一整盘!

慕无双:(内心)这怎么回事啊?

梅钞风:我要求的第六味是酥!这个酥,慕无双用在的是豆腐上,而江小道则用在别的地方。许多年前,让我的身体温和有效恢复的魔幻麻婆豆腐,那个酥的真面具,不是豆腐,而是绞肉!

慕无双:(内心)绞肉?

梅钞风:江小道的这道麻婆豆腐,正是那世上独一无二的魔幻麻婆豆腐!

慕无双:容我插一句话,老师。就算酥是用在肉上,可是我用的是上等的肉,味道不用说,就算是弹性,说什么也不可能输给那臭小子的!

梅钞风:你和他绞肉口感的差异,你仔细看看有什么不同?首先这是你的绞肉,用勺子压一下并没有切断,只是压扁了而已,而江小道的绞肉,弹性好到切成两半会弹出去!这肉太不可思议了,无论是什么样的肉,不管怎么用心去绞,都一定会用筋。然而江小道的肉,不仅火透的很均匀,一点筋也没有,这口感实在是非常的顺口。江小道,这肉到底是…

江小道:老师,其实那个并不是肉。

梅钞风:什么?并不是肉?

江小道:那个秘密就是…大豆。大豆素有田里的肉之称。

梅钞风:这大豆需要怎么样调理,才能做的跟肉一样呢?

江小道:首先,将泡过水的大豆用汤头煮,接着将它压碎压扁,然后用酱将味道调重一点,肉汁的美味就是靠这个酱的水分和味道来代替。

慕无双:等一下,这个味道在锅子里头一煮,一定会全部散到麻婆里面去的,这样绝不可能会有像肉一样的口感啊!

梅钞风:不管怎么样,光是磨成泥之后调味,是不可能完全取代肉的吧。

江小道:没错。所以,最后还要用油将豆子快速的炸过一遍,将酱的美味锁在里面,同时也让它产生适当的硬度,这样口感就相当接近肉了。

梅钞风:原来如此。那你是怎么发现这一秘诀的呢?

江小道:受到老师您的启发,我翻看了我父亲江一刀留下来的手记。里面讲有一年发生过牛的瘟疫,曾经因为没有肉,无法做麻婆豆腐,我父亲为了能做出麻婆豆腐费尽心力,我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我吃过很多次我父亲的试做品,所以后来我就顺着记忆回想过去,终于确定了那个材料就是大豆。

梅钞风:经过大赛组委会讨论一致决定,本次美食争霸赛的冠军食神就是…江小道!!

袁霸天:(混响)后会有期啊,江小道!!

【转场】

【一品居】

旁白:自古以来所有杰出的厨师,据说光靠对味道的记忆印象,就能追溯出菜品所使用的食物材料。

江小道:婉儿姐,我可能要出趟远门。这段时间一品居就麻烦你们来打理了。

江婉儿:我们?

江小道:对,不过小鱼跟无双会来帮你的。

江婉儿:对了,小道,你要去哪儿啊?

江小道:我决定跟燕南风师父一起去行走江湖,学习真正的江湖菜,振兴中华传统美食!

江婉儿:好,小道终于长大了,咱们一品居的未来有希望了!

六扇门温馨提示

(结尾报幕同样精彩,杀青撒花~,我们第二季见)

剧本配图

剧本配图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