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远 ——《明日星程》改编扩写本【现代双人虐恋】 - 爱PIA戏网

【84308】渐远 ——《明日星程》改编扩写本【现代双人虐恋】 举报

月、
虐恋/苦情 现代/都市 字数:10757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现代/都市

字数:10757

创作来源:多篇拼接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耽美/百合
授权方式
注明出处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7-23 20:53:07

首发:2020-07-07 20:56:52

角色(男 2 / 女 2)
方渐远余海阳方妈妈徐佳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真不知道怎么配BGM,对不起
摘要:
这个本子的灵感来自金刚圈大大的文《明日星程》。在原著小说中《渐远》只是两位主角一起合作的一部电影,因为这部电影他们彼此相爱。但是意外的,这个故事很打动我,让我有了把它写成本子的想法。侵权立删。 仅供PIA戏爱好者使用,不用作商业用途。
复制 收藏(11)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渐远

——《明日星程》改编扩写本

这个本子的灵感来自金刚圈大大的文《明日星程》。在原著小说中《渐远》只是两位主角一起合作的一部电影,因为这部电影他们彼此相爱。但是意外的,这个故事很打动我,让我有了把它写成本子的想法。侵权立删。

仅供PIA戏爱好者使用,不用作商业用途。

【人物介绍】

方渐远: 18岁,大一。性格相对内向,话不多,性格单纯。

余海阳: 32岁,成熟温和,有时会有点雅痞。

(两个人前后的情绪变化都挺大的,建议CV老师们先读本子再走戏)

【背景介绍】

时间:应该是90年代左右吧,反正是改革开放时间还不长,人们的思想还没有那么开放,生活水平还没有那么高,同性恋观念还没有那么包容的时代。

地点:一个小县城

第一幕

方渐远: 【旁白】我是方渐远,18岁,刚上大一。我家开了个杂货铺,暑假的下午我经常在这里帮妈妈守铺子。

(BGM:风扇声、人声,但不要太嘈杂)

(音效:脚步声)

方渐远: (抬头,略拘谨)要买什么吗?

余海阳: 给我拿包烟吧。

方渐远: 好的。(转身)你要...

(音效:脚步声)(余海阳走进柜台里)

方渐远: (警惕)你好,你要什么烟?

余海阳: 我看你们门口贴了招租广告,你们有房子要出租吗?

方渐远: (松口气)你稍等(走到门外喊)妈......

方妈妈: (远声)怎么了?我在玩牌呢。

方渐远: (大声)有人要租房子。

方妈妈: 哦,租房子啊。(对牌友)哎呀你等等啊,我还没有抓牌呢。(喊)小远啊,你先带他看看房间吧,我马上就回去了啊。

(音效:方渐远走回去)

方渐远: 房间在三楼,我带你上去看看吧。

余海阳: 好,麻烦了。

(音效,上楼,开门)

方渐远: 就是这,套房,有独立卫生间。

(音效,余海阳在房间内走走看看)

余海阳: 你多大了?

方渐远: 18

方渐远: 你一个人住吗?

余海阳: 嗯,一个人住。

方渐远: 那你要租吗?

余海阳: (笑)你让我想想,今天就给你答复。

方渐远: 【旁白】后来,妈妈回来了,那个男人和妈妈在楼下聊了很久。我没有去听,左右不过是房租那些琐碎的事情。然后我听到他们上楼的声音,我打开门,正好对上那个男人从楼梯口走上来,他对我笑了一下,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很好看。

余海阳: 小弟弟,我叫余海阳。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多多关照。

第二幕

(BGM:楼上传来的比较吵的音乐)

(音效:烦躁的翻书声)

方渐远: (不耐烦)好吵,看书都看不下去,楼上那个男的就不能把声音放小一点吗?

(音乐继续)

方渐远: 不行,我得去找他。

(音效:上楼)

(BGM:快到门口的时候换了一首轻柔的歌)

方渐远: 【OS】换歌了...

(音效:敲门)

方渐远: (轻声)有人吗?我能进去吗?

(音效,推门)

(音效,走进)

方渐远: (看到桌子上的CD盒)这是什么...?

余海阳: 在看什么?

方渐远: (被吓了一跳)我......

余海阳: (笑)你在看这个CD?喜欢这首歌?

方渐远: (拘谨,有点尴尬)嗯。

(余海阳摁下CD机,BGM重新播放刚才那首歌)

余海阳: 抽烟吗?

方渐远: 不抽。

余海阳: (点烟,笑)乖孩子

余海阳: 你多大年龄?

方渐远: 十八

余海阳: 十八。多好的年龄啊。

方渐远: 你呢?

余海阳: 我老了,我都三十二了。

方渐远: 怎么三十二岁了还没结婚吗?

余海阳: (笑,不说话)

(可以适当尴尬一会儿,不要太久)

方渐远: 我...我先回去了。

(BGM可以飘一会,带着余海阳抽烟的声音,然后转第三幕)

第三幕

(这一幕里CV老师可以注意一下方渐远的情绪变化,他对余海阳动心了。注意是动心不是爱上。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单纯的少年面对一个英俊有魅力的成年男人的仰慕与向往,混合了懵懂的心动,只不过对方渐远来说他本能地觉得不太对,所以此时对余海阳会下意识地躲避)

龙套:这就是今天全部的货了,你清点了没问题我就走了。

方渐远: 好,谢谢你。

(音效:货车开远)

方渐远: (自言自语)这么多货,一下午也不知道能不能整理完。

(此处为方渐远搬货,CV老师自行发挥一下气息音啥的吧)

余海阳: (下楼)小远。

方渐远: (微微喘息)啊?

余海阳: (笑)还有多少?我帮你。

方渐远: (目光躲闪)没...没剩多少了。

方渐远: 【旁白】他笑了一下,一颗一颗揭开白衬衣上的袖扣,再把袖子平平整整,一折一折的挽上去。我想移开眼睛,但是却不自觉地去看他。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男人挽袖子的动作会让我忍不住去看。

余海阳: (笑)搬到哪儿?后面库房是吗?

方渐远: (慌乱移开眼)嗯...对...

(脚步声远,转第四幕)

第四幕

方渐远: 【旁白】我觉得自己很奇怪,见到余海阳,就会莫名其妙的慌乱。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我尽量少的和他说话,也尽可能不去三楼。可是我妈在天台种了花,只管种不管养,我只好定时去给它们浇水,尽量找他上班不在的时候。

(音效:水管浇水声)

余海阳: (走进天台晾衣服)小远,在浇水?

方渐远: (略慌乱)嗯......

方渐远: 你怎么...没去上班?

余海阳: (笑)今天周六。怎么?放暑假连日子也记不清了?

方渐远: ...我忘了...

余海阳: (笑着看他一会)你快把这几朵花淹死了。

方渐远: 哦...哦...

方渐远: 【旁白】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离我很近,近到我能闻到他身上洗衣液的味道。我脑子一下空了,手上的水管也没拿稳,溅了自己一身水。他及时躲开了,看着我笑。

(余海阳的CV老师可以自行发挥一下善意的调笑声)

方渐远: 我...你还笑。(举起水管对余海阳)我让你笑,我让你笑,哈哈哈(少年轻快的笑意)

余海阳: 哎,哎呀,小远你别浇我。哈哈哈,小远我错了。哎,哎你没完了是不是,给我,给我......

(这一段CV老师们可以自行发挥配合一下,就是两个人在玩闹,可以同时在说话,营造出氛围来即可。最后余海阳的声音可以越来越小,接后面的旁白)

方渐远: 【旁白】他追着我要抢我手里的水管,我偏不给他,躲着他跑。我心里好久没这么轻松过。我在天台上左躲右跑,可是还是被他把水管抢过去了。我以为他要报复我,可是,他搂住了我的腰,举起水管让水从我们头顶淋了下去。

余海阳: 反正都打湿了,干脆洗个澡吧。

方渐远: 【旁白】我把头埋在他胸前,眼睛紧紧闭着,水流不断从我头顶冲刷下来,我只能听见水声和他的心跳声,一声一声,格外清晰,那一刻,我突然很不想停下。

第五幕

方渐远: 【旁白】那天以后,我发现,我对余海阳似乎又不一样了。我们依然见得不多,说话也不多,但我每晚都能知道他回来的时间,能听到他上楼的脚步声。我的睡眠时间渐渐的,在我自己发现之前,已经随着他回来的时间做了调整。

(背景音:电扇声。可以稍微大一点因为这个音一会有用)

方妈妈: 小远,快十一点了,早点睡吧。

方渐远: 好,我看会书就睡。

方渐远: 【OS】余海阳...还没回来。

(电扇音调大,然后突然停掉)

方渐远: 诶?电扇坏了?

(音效:走过去)

方渐远: 真的坏了...这大热天怎么睡啊。只能把一楼店里的搬上来了。

(音效,下楼)

方渐远: (气息音)这电扇还挺沉......

(音效:脚步声)

余海阳: 谁?

方渐远: ...是我

余海阳: (走过来)小远?怎么不开灯?

方渐远: ......(不说话,沉默)

余海阳: 你要搬电扇?我来吧。

方渐远: (有点赌气)不用。

余海阳: 这电扇这么沉,你搬的上去?给我。

方渐远: (稍微大声)我说了不用!

方妈妈: (从楼上喊)在干什么?

方渐远: (慌乱)没什么,我房里风扇坏了,想把楼下的风扇搬上去。

方妈妈: 哦,你小心一点。

(音效:余海阳抱住方渐远)

方渐远: (慌乱)你干什么...你放开...

余海阳: 嘘——别吵到你妈妈。

余海阳: (贴近)你怎么了?

方渐远: (小声)没怎么。

余海阳: 那为什么生我的气?

方渐远: (沉默)

余海阳: 对不起。

方渐远: (小声)你没有对不起我。

余海阳: 不,我的宝贝生气了都是我的错。

方渐远: 你...(有点害羞的又有点惊慌的感觉)

余海阳: (笑)看你身上都是汗,待会儿回房再洗个澡。好了,不要跟哥哥生气了。

方渐远: (别扭)谁是哥哥?不要脸。

余海阳: (笑)不要跟叔叔生气了。

(搬起风扇)

余海阳: 走吧,上楼。

(音效,上楼,开门,放风扇)

余海阳: 明天我帮你看看能不能修,今天太晚了,会吵到你妈妈睡觉。

方渐远: (轻声)嗯。

余海阳: 不开心就跟我说,不要生闷气。

方渐远: (闷声)我没有。

余海阳: (笑)我回房了,晚安。

第六幕

方渐远: 【旁白】我心里很乱,我一边对我和他的关系感觉惶恐,一边却又从心底有一点隐秘的欢喜渗出来。我其实是觉得我们不该这样的,我们都是男的,他又比我大那么多。他叫我妈“姐”,可以和她谈笑风生,但我在眼里,就是一个小孩子......我越想越觉得很乱,所以我又开始故意躲着他,甚至白天也不在铺子里,约朋友出去玩。

(音效,脚步声,方渐远回家)

余海阳: (声音比平时放低一些)出去玩了?和朋友一起?

方渐远: (躲闪)嗯

余海阳: (走近)出了一头汗。小远,你是不是在躲我。

方渐远: 我没...唔(被吻住)

(咳咳咳,吻戏,请各位cv老师自行发挥)

(以下边吻边说)

(另外我小声说一句,余海阳这里可以痞一点点,但麻烦不要配成猥琐谢谢)

方渐远: 不...不要...

余海阳: (笑)别怕,别怕小远。

(请继续吻...)

(亲完后)

余海阳: 方渐远...

方渐远: (不回答)

余海阳: (更温柔一点)小远。

方渐远: (抽泣声)

余海阳: (温柔带笑)这有什么好哭的,傻不傻?

余海阳: 明天我不上班,你想游泳吗?我们去游泳好不好?

方渐远: (抽泣,不回答)

余海阳: 我的泳裤都没了,晚上去买条新的,你要不要?我们晚上一起去买。

方渐远: (哑声)我没空。

余海阳: (笑)

方渐远: 【旁白】就这样,我们有了第一次接吻,在我甚至还没有完全弄清楚我和他的关系的时候。我害怕、惊慌、紧张,也有一点私密的欣喜...唯独没有后悔。

第七幕

(音效:轻轻的敲门声)

(音效,开门关门)

方渐远: 这么晚才回来?

余海阳: 应酬。看,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排骨和鸡翅。

方渐远: 今晚喝酒了吗?

余海阳: (笑)喝了一点,不多。

(音效,拆袋子,吃东西)

方渐远: 别坐我床上抽烟,当心把我床单烧了。

余海阳: (笑)对不起。

(过一会,吃完后)

余海阳: 小远,过来

方渐远: (边走边说)干嘛?

(音效,余海阳抱住方渐远)

余海阳: (略带疲惫)让我抱一会儿你。

方渐远: 【旁白】我本来是想挣开的,因为这是在我的房间,我妈就在隔壁。但他的话就落在我耳边,我突然动不了了,就这么让他抱着我,我们谁都没说话,屋子里只有他给我修好的风扇再嗡嗡的转。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放开了我,亲了亲我的额头。

余海阳: 我上去了,你早点休息。

(请注意,以下有突发情节:方妈妈突发阑尾炎)

方妈妈: (声音从隔壁传来)(疼痛难忍音)小远...小远......

方渐远: 我妈好像在叫我?妈!(跑过去)妈!妈你怎么了!

余海阳: (跟着跑进来)可能是急性阑尾炎,去打120,我把她背下楼。

方渐远: (慌乱)好...好...(拨号)喂,120吗?我妈她可能犯了急性阑尾炎(声音越来越小)

(音效:救护车,医院,急救....这个声音越来越大,盖过CV的声音)

方渐远: 【旁白】那天晚上,我经历了很久都没有过的恐慌,我根本思考不了任何事,只能机械地去做余海阳让我去做的事,看着他把我妈背下楼又背上救护车,挂急诊、送检查.......我只能盲目的跟在他身后,直到我妈被送进手术室,我终于坚持不住瘫坐在长椅上。然后,我感觉到他坐下来,抱住了我。

余海阳: 没事的,你妈妈只是急性阑尾炎,做了手术就没事了,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

方渐远: (深吸气,声音发颤)谢谢你...

余海阳: (轻声安慰)小远,放轻松,没事了。

方渐远: (轻声)好。

方渐远: 【旁白】可能也是那天,我才意识到,我可能已经比我想象的,更加依赖他,不管是对是错,起码现在,我真的想和他在一起。

第八幕

(音效:停车声)

方渐远: 到了,妈,我扶你下车。

(音效:下车)

方渐远: 妈,出了院也要好好养着,这段时间别总去打牌了。

方妈妈: 好好好。

余海阳: 姐,今天你出院,我下厨,给你和小远做点好吃的。

方妈妈: 那哪好意思,你这段时间忙前忙后,辛苦你了。

余海阳: 我住这儿这么久,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蹭饭也蹭了好几顿,姐你还要跟我客气,那就有些不讲道理了。

方妈妈: (笑)那就麻烦你了。

余海阳: 那让小远先扶你上楼休息,就别下来了,等我做好让小远给你送上去。

方妈妈: 好,谢谢你了。

方渐远: (轻声)妈,我先扶你上楼。

(音效:上楼)

(音效:脚步声:方渐远走进厨房)

余海阳: 厨房油烟大,你去餐厅等一会儿,马上就做好了。

(音效:方渐远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余海阳)

余海阳: (笑)你这么抱着我,我可做不成饭,你妈妈等会儿吃什么?

方渐远: 我妈妈最近都不能做饭,怎么办?

余海阳: 我天天给你做好不好?每天到下班的时间,我就先跑回来给你做饭,你想吃什么头一天晚上就告诉我。

方渐远: (轻声)你那么多应酬。

余海阳: (假装叹气)是啊(笑)可是什么都没我宝贝重要,饿坏了怎么办?

方渐远: (忍不住笑了)

余海阳: (轻轻亲一下)好了,叔叔给你做饭去了。

方渐远: 谁是叔叔?你才大了我十四岁。

余海阳: 我叫你妈妈“姐”,你不叫我叔叫什么?哦,你还可以叫我小舅舅。

方渐远: (笑)想得美!少占我便宜!

方渐远: 【旁白】他确实做到了,从那天开始,他每天晚上下班都会回来给我做饭。即使是有应酬时间实在赶不开的时候,他也会在外面卖好饭给我送回来。我一天比一天习惯有他的生活,即使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能持续多久。但我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好像只要我们在一起一天,就是永远一样。

方渐远: 【旁白】但我们都知道,哪来的什么永远。

第九幕(转折点到了)

(BGM:和开场差不多就行,杂货铺的声音)

(音效:高跟鞋走进来)

方渐远: 你好,买什么?

徐佳: 小弟弟,余海阳是不是住在这里?

方渐远: 你有什么事?

徐佳: 我找他呀,他是住这儿吗?

方渐远: (可以有点微颤,不要太明显)你是谁呀?

徐佳: (笑)我是他老婆。

方渐远: (颤的明显点,声音可以虚下去)你是谁?

徐佳: 我是余海阳的老婆,他之前给我的地址在这儿,说是租的房子,他是住这儿吧?

方渐远: (魂不守舍)哦,他是住这儿,住三楼。

徐佳: 好,我上去他房里等他。

方渐远: (猛地站起来)不行!(喘气)他现在不在,而且我怎么知道你真是他老婆。

徐佳: (奇怪)这有什么可骗你的,我本来......

(音效:余海阳跑进来)

余海阳: 你怎么就来了?

徐佳: 不是早就跟你说要来了。

余海阳: (喘口气)小远,这是我妻子,叫徐佳,你叫佳姐就好。(对徐佳)房东的儿子,小远。

徐佳: (笑)你好小远。

方渐远: (颤声,可以带一点不明显的哭腔)你...你好。

余海阳: 你先去我房间,三楼,房门没锁,你先上去,我在楼下拿点东西。

徐佳: 好,你快点

(音效:高跟鞋上楼)

余海阳: 小远......

方渐远: (压抑的哭声)

余海阳: (上前抱住)小远....

方渐远: (剧烈挣扎)你放开我,放开!

余海阳: 小远...宝贝...你别急,我晚点跟你说...

(音效,方渐远一口咬在余海阳手上)

余海阳: 嘶....你咬吧(吸气)只要...你解气...

方渐远: (松口)(哭腔)你滚啊...流血了(慌乱)你...你怎么不躲

余海阳: (疼到吸气,笑)这不是,为了让你出气吗。嘶...宝贝下嘴真狠。我得去趟医院,你照顾自己,别让你妈还有........她们察觉了。

余海阳: (对楼上大喊)徐佳,厂里有点事,我得马上过去一趟。

余海阳: 好好照顾自己。

(音效:脚步声向外走)

方渐远: 【旁白】我早该知道,我们会有结束的一天。但我没想到这个结束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让我没有时间把自己准备的体面。我浑浑噩噩的回了房间,在卫生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圈红肿,头发凌乱,满脸泪痕,脸颊上还蹭上了一点他的血迹,狼狈的不堪入目。我捧了一把凉水扑在脸上,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越洗,好像就越忍不住要哭。我还是错了,我以为我只是闭上眼去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刻,但现在我才发现,我想要我们的以后。

(此时的BGM可以调大飘一会儿)

第十幕

(音效:开门声)

余海阳: (轻声)小远...

方渐远: (不出声)

余海阳: (走进来,关门)小远...

方渐远: 你出去!(向外推)你出去,出去...

余海阳: (抱住)我跟你说两句话,就两句,小远。

方渐远: (挣扎)我不听,你出去,出去...嘶...(脚踢到床腿)

余海阳: 怎么了?脚碰到哪儿了?我看看(蹲下身)没出血,还好。

方渐远: (轻声)放开

余海阳: 可以听我说话了吗?

方渐远: 要说什么?

余海阳: 我从二十五岁之后就被我爸妈催婚,直到前年我妈病了,很严重,医生下了两次病危,她在病床上的时候跟我说,如果看不到我结婚,她死也不会瞑目。

方渐远: (没有起伏)所以你就去结婚了?

余海阳: 她后来病情好转,还没有出院就介绍了徐佳,让我去相亲,我们认识不到三个月就结婚了。

方渐远: (烦躁)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余海阳: 不到三个月就结婚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我,我们都是找一个人结婚而已。也许你看不出来,其实徐佳年龄比我大了一岁,她也不过是受不住家里的压力,要在这个年纪找一个男人跟她结婚,爱不爱都不重要。

方渐远: (看向他)你凭什么说她不爱你?

余海阳: 一个人爱不爱你,你是能感觉出来的。

方渐远: (有点质问)所以呢?你不爱她,她也不爱你,你们要离婚吗?

余海阳: (沉默片刻)小远,人生有很多事情是不能随心所欲的,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明白了。

方渐远: (轻声)滚出去。

余海阳: 小远......

方渐远: (吼)滚啊!你这个骗子,从我家里滚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余海阳: (向外走)(在门口停下,叹气)小远,我爱你。

(脚步声,越来越远)

方渐远: 【旁白】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痛苦,我好像只能哭。但我哭累了,不想哭了。我反反复复地去想他说的那些话,直到把每一个字都嚼烂了,我还是不能原谅他对我的隐瞒。可正是因为不能原谅,却又没法不对他依恋,让我更加痛苦。我快被自己逼疯了。

第十一幕

方渐远: 【旁白】余海阳要搬走了。不只是搬走,他的工作本来就是短时间的调动,夏天结束了,他也该回家了。

方妈妈: (喊)小远,吃饭了。

(音效:大家拉凳子,坐下,吃饭)

方妈妈: 唉,小余,你这没住多久就要走了。

余海阳: 工作调动,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在崇丰离这里不太远,我可以经常来看你们的。

方妈妈: (笑)好啊。小远也快开学了,也要去崇丰。

余海阳: 我等会儿把我家的电话号码留给小远,他学校有什么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余海阳: (给方渐远夹了块鱼)小远,多吃点,你不是最喜欢吃鱼了吗。

方妈妈: 让他自己夹吧,小余,给你媳妇儿夹点,千万别客气。

余海阳: 好。

方渐远: 【旁白】他的手伤在右手,我咬的很深,现在还缠着纱布。我看着他姿势笨拙的给我挑了鱼刺,把鱼肉夹进我碗里,又在我妈说了话后给他老婆夹了一筷子青笋炒肉。那女人说,她不吃青笋,又把笋片挑进了他碗里,从头到尾,好像并没有看见他筷子用的多么费力。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想去碰那块鱼肉,我突然不喜欢吃鱼了。

方渐远: 【旁白】余海阳走了,他走之前来了我房间,只是站在门口,我坐在书桌边上。

余海阳: 小远,我要走了。

方渐远: 祝你幸福。

(BGM调大,飘一会儿)

第十二幕

方渐远: 【旁白】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过了从余海阳走后,到我开学的那一段日子。等到我再次进入学校的时候,我感觉一个暑假而已,我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我开始麻木的上课,吃饭,回宿舍,我提不起兴趣和同学出去玩或者参加什么活动,因为我脑子里总会想起他。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学长,他叫邱振,他不断接近我,甚至向我表白。他长得不错,对我很好也很体贴,可是我没有一点心动。我不知道如果没有余海阳,我到底会不会喜欢男人。我还是经常会想他,这种想念一丝一丝的堆积,终于到了我承受不住的时候。那天是学生会聚会,我喝了很多酒,回去学校的路上,邱振一直跟着我,我几次对他不耐烦的说走开,他还是不走。不过那不重要了,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电话亭,我喝多了,但我能记住余海阳留给我的电话号码,我想他了。

(音效:拨号,接通)

(这里余海阳是电话音,当然过程中而这可以转换,CV老师可以自行安排)

余海阳: 喂,哪位?

方渐远: 余海阳

余海阳: (惊喜)小远?

方渐远: 你要离婚吗?

余海阳: (沉默)(可以有喘息声)

方渐远: 你都不爱她,她也不爱你,你们离婚吧,你要是离婚了,我就原谅你。

余海阳: 我不能,我妈会受不了的。

方渐远: (哭了,悲伤但不是凄惨)那我怎么办?

余海阳: 小远,我爱你。

方渐远: 你滚吧!我不要你的爱!

(电话挂断)

方渐远: 【旁白】我再一次输了。我其实早该知道,他不能离婚,否则他当初就不会选择结婚。再退一步,即便他离婚,他也不能和我在一起,我们根本不能在一起。我从来就很清楚这件事,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要去想他,想和他在一起。我蹲在电话亭外面哭了很久,邱振就站在我身边站了很久。后来我哭累了,我对他说,我们在一起吧。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我急需一棵救命稻草把我从这段无望的感情深渊里拉出来,而邱振,自愿成为这棵稻草,仅此而已。

方渐远: 【旁白】然而我们在一起只持续了不到两个月就分开了,提分手的人是他,他说我性格太沉闷了,和我在一起,很无聊。我接受的很平静,那天是放寒假,我脑子里只想着,他说完没有,再说下去,我可能要错过我的班车了。

方渐远: 【旁白】等到寒假结束,我回到学校那天,邱振又来宿舍找我。他的脸色很苍白,他给我带来了一个消息。

(音效,拨号,接通,方渐远为电话音)

余海阳: 喂?

方渐远: 是我。

余海阳: 小远?

方渐远: 我在你工厂门口,你有空吗?

余海阳: 有,你在门口等着,我马上出来。

(挂断电话)

余海阳: (对同事)下午帮我请个假,我有点事。

(脚步声向外)

(外面)

余海阳: 小远,你怎么来了?

方渐远: (小声)可以陪我一会儿吗?

余海阳: 跟我来,去我宿舍。

(脚步声)

(关门声)

(音效:余海阳抱住方渐远)

余海阳: 小远......(很想念的感觉)

(静一会儿)

方渐远: 我可能得艾滋病了。

余海阳: 你说什么?!(自行体会一下情绪,你们懂的)

方渐远: (声音微颤,没有起伏,相对平静)我交了个男朋友,已经分手了,前两天他来找我,说他得了艾滋病。

余海阳: 什么时候的事?

方渐远: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余海阳: (艰难的)他什么时候染上的?你什么时候跟他......

方渐远: 他说他不知道,我只跟他做过两次,最后一次是十一月十多号的时候。“

余海阳: 他有没有做防护措施?

方渐远: (皱眉)你抓痛我了。

余海阳: 对不起,小远。

方渐远: 最后一次没有。

余海阳: (轻声)去做检查了吗?

方渐远: (沉默一会儿)我不敢去,你可不可以陪我去?

余海阳: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温柔的说)现在已经二月份了,可以检查了,我们下午就去好不好?

方渐远: (轻声)你不怕我已经被传染了吗?

余海阳: (猛地抱住他)不会的,你肯定会没事的,不要害怕。

方渐远: 【旁白】那天下午,他带我去疾控中心抽血做检测。结果要第二天才能拿到,他牵着我从疾控中心走出来,把我的手揣进他的大衣兜里。

余海阳: (故作轻松地笑)晚上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方渐远: 你不用回家吗?

余海阳: 今天晚上我不回家了。

方渐远: 对不起。

余海阳: (愣了一下)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方渐远: 我不该来找你的,可我不知道要找谁才好。

余海阳: 没有什么是不该的,只要你需要我。

(沉默一会)

方渐远: 如果我真染上艾滋怎么办?

余海阳: (平静,甚至可以带笑)我陪着你好不好?

方渐远: (突然讽刺地笑了一下)你又骗我了。

余海阳: 不会有事的,小远。

方渐远: 【旁白】那天他没有回家,我也没有回学校,我们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下来。前台在听说我们要大床房的时候,用奇怪甚至略带厌恶的眼神看了我们一眼,我转过头去看他,他脸色很平静,甚至在接过房卡的时候还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余海阳: 我给你买了点粥,你吃一点好不好?

方渐远: (低声)我不想吃。

余海阳: 吃点吧,我喂你,张嘴。

(音效:喝粥)

方渐远: 【旁白】他就这么一勺一勺的喂我吃着粥,吃着吃着,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掉,掉在勺子里,碗里,还有他的手上。他把碗放在一边,弯下腰要吻去我的眼泪。

方渐远: (躲开,慌乱)不要,会有病毒。

余海阳: (抱住他,有些激动)不会的,小远,不会的。

方渐远: (挣扎)你放开我

余海阳: (激烈,注意是害怕导致的情绪激动,不是饥渴)小远,我陪你好不好,小远......

方渐远: (挣扎)不要,我不要你陪我。

余海阳: (渐渐冷静下来)(苦笑)好,我不乱来,你让我抱抱你好不好?我们什么都不做。

(轻吻方渐远,不是嘴....)

余海阳: 乖,宝贝,不要害怕,不会有事的。

方渐远: 【旁白】这一次,我忍不住了,我在他怀里压抑着哭声,哭的全身颤抖。他摸着我的后背,像哄孩子一样拍着我,不断亲吻着我的鬓角。后来我哭累了,渐渐在他怀里睡过去。半夜,我醒了,发现他睡在我旁边,手紧紧抓着我的手,像是害怕我会偷偷离开。我借着月光打量他熟睡的样子,看了不知道多久,我想记住他这时候的样子。最后,我小心的亲了一下他耳后柔软的皮肤。

方渐远: (轻声)算了,余海阳,我们一笔勾销了。

第十三幕

方渐远: 【旁白】第二天,他陪我去拿检测结果,我在取报告的窗口签了字,却不敢伸手接报告。他帮我接了过来,一只手把我摁在怀里,一只手拿起报告单。我听到他深吸一口气才去看报告,我很害怕,是,我怕死。我还没满19岁,我还有我妈,我才刚刚碰到一个我爱的人,我不想死。我紧紧闭上眼睛,身体渐渐发起抖来。过了一会儿,他动作激烈地晃动我,一只手按着我的后颈逼迫我怕抬起头来。他哭了,可是一边哭脸上一边又露出笑容。

余海阳: (哑声)没事,小远。是阴性,你没感染。

方渐远: (楞一会儿)(声音颤抖)真的吗?

余海阳: 真的,你看。

方渐远: 【旁白】他把报告在我面前摊开,我看过去,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HIV抗体阴性几个字。那一瞬间,我感觉心都被抽空了一样,从来没这么轻过。我看着他,我们都在哭,明明一下子放松了,却忍不住要流眼泪。

余海阳: (擦擦眼泪,笑)你从昨天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现在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你想吃什么?

余海阳: 对面有烤红薯,想吃吗?

方渐远: (沉默一下,轻声)嗯。

余海阳: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买。

方渐远: 【旁白】我看着他不顾车流,朝马路对面大步跑去。我用力看着他的背影,希望能记住。公交车来了,我跟着人群走上去,在启动的那一刻,我看见他拿着红薯跑回来,在原地喊我的名字。我看见他疯了一样的找我,直到他知道真的找不到了,手里的红薯掉在地上,被来往的人群踩烂了。我看着他,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我知道,我们不会再见了。

(BGM拉大,飘)

————————————————完——————————————————————

作者有话说:

方渐远和余海阳的故事其实比原本小说里主角的故事更加打动我。可能免不了有一部分人会觉得余海阳是个渣男,但我不这么认为。毋庸置疑,他是爱着方渐远的,方渐远也是爱他的。但是他们之间的爱不仅仅是性别的问题,还有成年人的感情和青春的爱情之间的不对等,他们两个人的差异让他们承担不起对彼此的感情,最终,他们的感情也只能像故事的名字一样,渐远。

这个故事我在写的时候心里感情很满,这是一个真实触动我的故事,虽然由于剧本形式的限制,很多原文的细节描写只能以对话或旁白的形式展示,但是并不妨碍我用真感情把它写出来,虽然是改编本,但字里行间其实融入了很多我自己的思想(比如旁白很多都是我写的),希望通过这个本子,能向大家展示一段不一样的,不仅与性别有关的爱情故事,希望你们也能感受到我的触动。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