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297】 普本·《西安爱情故事》

作者:梦小白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6038
327
399
979
3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转载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找个合适的人不容易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1-22 14:14:39
更新时间2022-11-23 22:37:12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西安爱情故事》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王硕

男,0岁

28岁,离异无孩舞蹈老师,略成熟

姜惠

女,0岁

28岁,离异妈妈,略成熟

西安爱情故事

梦小白定制

编剧:靓崽

感谢靓崽帮我把故事写的这么精彩

经他认可我做了一个普通话干音版本

王硕:28岁,舞蹈老师,略成熟(年龄不必卡的太死)

姜惠:28岁,单亲妈妈,略成熟(同上)

BGM-1

舞房空间

几声脚步声停

王硕:(微笑,伸手)再跳一曲吧。

姜惠:(深呼吸)好……

按钮、音乐播放

脚步声起入

王硕:以后跳舞也好,做事也好,别太为难自己。

姜惠:(笑)人有时候,就得逼自己一把。

一杯不加糖的苦涩咖啡

来不及掩盖枷锁后面的爱

依附笑试着清扫着阴霾

衣服摩擦声( 女主衣裙旋转 男主抱住女主)

王硕:你还是老样子。

姜惠:人,哪有那么容易改变……

音乐声淡出 

欢迎收听现代都市情感广播剧《西安爱情故事》梦小白定制  编剧 靓崽——水墨洛歌

幼儿园门口

小朋友跑步声停

丫丫:(开心)妈妈!——(玻璃zzz)

姜惠:(皱眉)衣服怎么这么脏?这一会儿还要去你奶奶家呢。(两人持续脚步声)

丫丫:(委屈)妈妈……我不想去奶奶家。

姜惠:乖,听话,今天是礼拜五,明天妈妈接你回来。

丫丫:哦……好吧……

手机振动两声、接通

刘志平:(电话音)我妈刚问我,丫丫怎么还没过去?这都几点了?——(西伯)

姜惠:要我说多少次?周五会比平时下课晚十分钟,你妈年纪大了记不清楚,你也记不住吗? 

刘志平:我懒得和你吵,你赶紧把孩子送过去吧。我还有事儿,先挂了啊。

姜惠:诶?丫丫还想……唉

发动汽车,汽车远去

家庭环境

餐桌声,碗筷声停止

王父:前两天梅姨找我,说她家有个侄女,人不错,刚从国外回来,28岁,照片我也看了,我觉得还不错。——(kakuMi)

王硕:(边吃边说)那很好啊,不错。

王父:那你也得跟人见个面不是?

王硕:爸,别操心我的事儿了,让我再缓缓吧。

王父:(担忧)哎呀,不是爸想逼你,你总不能就因为李子瑜,以后都不结婚了吧。

王硕:爸,您放心吧,不至于!(放碗音效)就是我觉得吧,我现在一个人过得也很自在,目前真不想找个人来影响我的心情。(起身音效)缘分这个事儿啊,不能强求。我吃完了,上班去了!

脚步声,开关门音效

高跟鞋脚步停,舞房传来的音乐

姜惠:(OS)这家舞蹈工作室,离我住的小区不远,散步的时候总能看见一些成年人在里面学跳舞,她们汗流浃背,年龄各异,却神采飞扬。

高跟鞋渐进,推开门

王硕:你好?

姜惠:你好。

王硕:是想学跳舞,还是……?

姜惠:我只有每天晚上7点到9点是有空的,可以么?

王硕:没问题,我们本来就是成人的舞蹈培训中心,我们的客户大部分都是上班族,你这个时间刚刚好。                       

姜惠:有时候我可能要带着我女儿来,也没关系么?

王硕:(指了指)那边有个办公室,小朋友只要不乱跑,都没关系的。

姜惠:这里有几个老师啊?我看平时就你一个人。

王硕:个人办的,就我自己。

姜惠:学费是怎么交的?

王硕:哦,是这样,学费可以按月交,也可以按季度、按年,都随你咯。对了,你之前接触过跳舞嘛?

姜惠:没有。

王硕:初学者的话,建议你一个月一个月的交,虽然有一点儿不划算,但是……

姜惠:但是什么?

王硕:有很多朋友,一个月都坚持不下去的,我这也是为你好。

姜惠:(笑)哪有 你这样做生意的,人家都是巴不得多收点学费。

王硕:钱哪里挣得完呢,那也要对你们负责才行啊,对吧?

姜惠:我办个年卡吧。

王硕:什么?你确定?

姜惠:嗯,年卡。

王硕:行吧,咱们去办公室那边交下学费。

姜惠:(笑)支持微信转账么?

王硕:当然可以。

姜惠:我直接转给你就好,为什么还要去办公室?

王硕:我得给你写个收据啊。对了,我都忘了告诉你年卡的费用(打断)是多少了……

姜惠:6000块,门口的广告贴着呢。

王硕:难得碰到你这么爽快的。

姜惠:我可能没有什么舞蹈天赋,到时候你可能要多费心了。

王硕:没事儿,零基础的学员有很多,慢慢来就好。

姜惠:今天就可以开始上课吗?

王硕:你可以先看看,毕竟你还没有舞鞋和衣服呢。

姜惠:(笑)好,我知道了。

BGM-2

学员1:王老师,我们先走了。——(玻璃zzz)

王硕:嗯!好!

学员2:王老师,明天见!——(水墨洛歌)

王硕:明天见。

摔倒音

王硕:怎么了?伤着没有?

姜惠:(吐气)没事,太久没锻炼了。

王硕:提醒过你了,别那么拼命,特别你才来,一共没上几天课。

姜惠:(懊恼)那么简单的动作,我都学不会。

王硕:我们的身体,就像一部机器,太久不运动的话,就好比机器缺少润滑油,做动作肯定会生硬一些。

姜惠:(笑)道理我都明白,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学跳舞吗?

王硕:大部分来这儿的人都是为了锻炼身体,消磨无聊的时间,很少有你这么认真的。

姜惠:认真?……呵……我这辈子认真做的事很多,做成的事很少。

王硕:哦?什么意思?

姜惠:小时候,认真的读书,成绩还是赶不上别人。长大了,认真的画画,也没能成为一个画家。

王硕:你很喜欢画画?

姜惠:是啊,我学的是这个,现在画画也是我的工作。

王硕:是不是那种……就是给人画一张画,然后卖个好价钱的?

姜惠:(摇头)你说的,那还是画家,我是个画师,给人做UI设计的LOGO,能听懂吧?

王硕:大概能听懂一些,总之也是搞艺术的,对吧?

姜惠:算是吧,(想起身)呃……(疼)哎呀!

王硕:我扶你起来,别急,慢点儿。

姜惠:可能是刚才下腰太狠了,扭到了。

王硕:你下腰,拉腿,都太使劲了,估计把肌肉给拉伤了。(皱眉)看来,你得回去休息几天了。

姜惠:没事儿,回去我喷点云南白药,也许就好了。

王硕:不行,你不能不当回事儿,你看你现在走路都费劲。伤筋动骨一百天,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更应该(打断)……注意……

姜惠:我们这个年纪?王老师,你多大了?

王硕:跟你同岁,登记名单的时候,你的身份证我瞄了一眼。

姜惠:结婚了?

王硕:结过。

姜惠:有孩子吗?

王硕:没有。

姜惠:那还好。

王硕:还……好?

姜惠:没有孩子,少了很多牵挂,也可以做到真正的互不打扰,对吧?

王硕:所以,你也是?

姜惠:对,和你一样。(顿)帮我叫个车吧,我该回家了,孩子在家等我呢。

王硕:嗯,好。

BGM-3

手机振动两声、接通 

姜惠:喂。

王硕:(电话音)好点没?

姜惠:谢谢王老师关心,好多了。

王硕:这两天都没过来,问问你的情况。

姜惠:谢谢啊,看来王老师对客户的维系工作做的不错啊。

王硕:其实也不全是,那天我们不是聊过么,咱们的情况差不多。

姜惠:差的多了,我有孩子,你没有。

王硕:我是觉得,我们应该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姜惠:可以啊,不过,王老师,我可没有别的朋友可以拉过去学跳舞的。

王硕:(笑)你啊……

姜惠:今天好多了,估计晚上就能去上课了。

王硕:上课?今天可是礼拜天,是休息日。

姜惠:啊?礼拜天不上课的?

王硕:喂!我一个礼拜就休息这么一天,你想累死我啊。

姜惠:不是那个意思,孩子去奶奶家了,就是突然不知道今天晚上该去干嘛了。

王硕:要不?一起出去走走?刚好,我晚上也挺无聊的。

姜惠:王老师,你平时都是这样和你的女学员聊天的?

王硕:瞧你这话说的,我怎么感觉你对我有很大的敌意呢?

姜惠:不是敌意,王老师,是自我保护的本能。

王硕:我觉得我已经足够坦诚了,真的。

姜惠:男人的坦诚与否,都是能自我控制的,但女人可不行。

王硕:你对男人的成见很深,看来你受的伤比我重。

姜惠:行了,我请你吃个晚饭吧,就当是对你的关心表示谢意。

王硕:我可没有让女士买单的习惯,还是我来吧。

姜惠:可是我实在不想化妆。

王硕:那就不用化妆,咱们又不是相亲。

姜惠:噗哈哈,看来王老师没少相亲。

王硕:难道你就没有这个困扰?

姜惠: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相亲?跟谁啊?

王硕:呃……幸福里小区北门,没错吧,我五点半到,可以不?

姜惠:你怎么……哦,(笑)那天帮我打车,记下了?

王硕:是啊,这小区名多好记。

姜惠:你记性不错。

王硕:也不是都能记住。

姜惠:那就到时候见吧。

王硕:(笑)没问题。

BGM-4

街道背景音持续

脚步停

姜惠:那边有人在唱歌,去听听吧。

王硕:这首歌,你也喜欢?

姜惠:嗯,怎么听都很好听。

王硕:歌词写的确实很好。

歌曲渐大

偶尔 还是会 想起你

重复着 熟悉的场景

仿佛我 还能听见 你声音

偶尔 还是会 想起你

却不会再 停下 脚步

脚步声起

姜惠:这首歌,喜欢了十几年了,真快啊。走吧。

王硕:我想说我也喜欢这首歌,又怕你说我是故意的。

姜惠:看来,我们确实会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王硕:你应该饿了吧,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姜惠:哦?我也是个西安人,南门这边还有什么是我没听说过的美食么?

王硕:当然有了,因为那家店,特别隐蔽!咱们要加快速度了,那家小店马上就要关门了!

姜惠:(微笑)行!

脚 步声停,碗声音(切换场景小面馆)

王硕:尝尝吧,这儿的小炒泡馍可香了!

姜惠:(笑)好,谢谢!

王硕:姜惠,我小学是在大明宫小学上的。

姜惠:(疑惑)嗯?

王硕:能对上么?

姜惠:(笑)神经病啊你。

王硕:我中学在师大附中上的,你呢?

姜惠:(摇头)也对不上。还有么?

王硕:(尴尬)没了……

姜惠:这城市那么多人,就算我们同岁,也很难找出必然的联系,不是么。

王硕:嗯,但是两人遇见,就一定是有原因的。

姜惠:王老师,我这样一个离异的单身妈妈,不适合跟你玩游戏。

王硕:谁要跟你玩游戏啊?只是觉得年纪相仿,经历又相似,一定会有不少共同的话题。

姜惠:对不起,我喜欢简单一些的相处模式,除非我确定你对我是没有其他想法的,否则,我只能这样。

王硕:(笑)这样挺好的,因为我本身就是直接的人,放心,我没什么坏心思的。

姜惠:我老这么说,你真的不生气?

王硕:不会,我以前那位,那才叫过分!成天阴阳怪气的,就觉得我当个舞蹈老师天天和女人在一起,就一定会搞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天天闹。

姜惠:那一定是你给的安全感不够,女人,是靠感觉活着的。

王硕:我以前不是开舞蹈工作室的,是演音乐剧的。

姜惠:哦?

王硕:后来,摔坏了腿,不能再上台了,(笑)只能这样咯。教学生嘛,难免会有一些肢体接触的,她受不了,就跑到舞房来找麻烦。

姜惠:那是你对她的爱不如你对舞蹈的爱。

王硕:我从小学舞,舞蹈对我来说,绝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她也是因为我会跳舞才喜欢上我的,(叹气)……你说,这人,怎么就变了呢。

姜惠:是啊,人,总是说变就变了。

王硕:不说我了,你呢?你倒是很少说起你之前那位。

姜惠: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常年在外地,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

王硕:他在外面有人了?

姜惠:我不知道,不重要,我只知道我和他几乎没有话说,越走越远。

王硕:我懂,最可怕的,是两个人坐在一起,却无话可说。

姜惠:是啊……从无话可说,到相看两生厌,呵……

王硕:好了,不聊这些不开心的了,对了,你在电话里不是说,你不准备化妆的嘛,怎么还打扮的这么漂亮?

姜惠:我就当你在变着法的夸我漂亮咯?化妆,只是为了对得起自己。

王硕:难道不是……女为悦己者容?

姜惠:只有小女生才会这么想,(顿)我现在想的只有,为了自己和孩子好好地生活下去。

王硕:有孩子的话,是不是很多事都会考虑到孩子。

姜惠:嗯,我妈跟我说,我以后估计要找一个同样离过婚带孩子的人,凑合着过日子,可我不想凑合。

王硕:我也不想凑合,毕竟失败过一次了,真要把日子过下去,而不是活下去,还是得要找三观一致,情投意合的。

姜惠:恭喜你,这一点,我们达成一致了。

王硕:(笑)难得你这样表达……(顿)这算不算是,你对我放下了那么一点点的戒心?

姜惠:如果你心无旁骛,又何必在乎我的戒心呢?

王硕:做朋友,也不能太有戒心啊,对不对?

姜惠:(轻笑)呵……

BGM-5

(过了两个月)

电脑键盘声,鼠标声停

手机振动,接通

王硕:(电话音)姜惠!我有个超级好的消息告诉你!

姜惠:王老师,你该不会是中了彩票吧!

王硕:才不是,再猜!

姜惠:无聊,跟个小孩子一样。

王硕:再猜一次嘛!

姜惠:嗯……你的舞蹈班招了很多新生?

王硕:(吐气)就知道你猜不到,是牛奶咖啡演唱会的门票,我搞到了!

姜惠:真的?那票不是很难……你是怎么弄到的。

王硕:哎呀你别管了,周四晚上,我来接你!

(挂断音效)

姜惠:(OS)王硕是一个很细心的男人,就比如他会突然告诉我他买到了演唱会的票,突然在我失眠的夜里给我推送助眠歌单,突然在我工作的时候帮我点咖啡,这些突然放到一起,似乎不再那么突然。

(演唱会声同入)

王硕:(大声)听现场,就是不一样啊。

姜惠:(笑,大声)你那么激动的样子,我是真没想到,诶?你是第一次听演唱会?

王硕:对,以前一直想去,总是被自己找的借口耽搁了。你呢?!

姜惠:我也是第一次,我结婚早,都没有好好享受过青春!

王硕:你现在也不老,正正好!

(音乐淡出,脚步声完入)

王硕:姜惠,我们认识多久了?

姜惠:2个多月吧,怎么了?

王硕:你还是信不过我么?

姜惠:信不信,有很大的差别?

王硕:当然有!我对你……你是真的一点儿都感觉不到么?

姜惠:哪方面?

王硕: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

姜惠:说出来的话都可能不是真心的,更何况那些没说出口的。

王硕:(沉默,吐气)……

姜惠:(起身)走吧,我该回家了,我明早还要接孩子去学校呢。

王硕:(轻喊)姜惠,我们试试吧!

姜惠:(背身,顿住)我没有你那么自由,也做不到你那么洒脱,或许,从一开始,我就应该远离你。

王硕:你一直都在远离我,你甚至从没给过我机会,但是,姜惠,你可以试着接受我,我不是毛头小子,更不是一时兴起,我无数次的设想过我们的未来。是!我们也许有一百个不能在一起的理由,甚至可能会出现一千种不合适的困难,但我唯一确定的是,你,就是我想要的那个人!

姜惠:(转身)王硕,你既然都知道,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坚持下去?你想要听实话对吗?(颤抖)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的父母能不能接受我先不提,就算我跟你在一起能走到结婚那一步,也不会再生孩子!我的女儿,就是我现在所有的希望。

王硕:你都没有问过我,又怎么会了解我的想法!如果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呢?我既然准备好了接受你,就会接受你的孩子,我会把她当自己女儿一样对待!

姜惠:你知道我为什么去学跳舞吗。那是因为我每天活的浑浑噩噩的,烦躁、压抑、易怒,因为我的整个人生就是一个大写的失败!可我不想让这些负面的、阴暗的东西影响到我的女儿!(抽鼻子)所以,我想再努力做好一件事,来改变我自己,让我可以维持一个阳光积极的形象,做一个好妈妈!你听清楚了吗?

王硕:(快速接词)听清楚了,我听得很清楚!姜惠,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其他的问题全部交给我就好!从我决定喜欢你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考虑这些问题,我想了很久,想到头疼,想到心慌!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要我们在一起,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温柔且坚定)姜惠,我说的这些,你明白了吗!

姜惠:(眼眶红了)王硕,你知道,这有多难吗?

王硕:(轻轻按住她的肩膀)我知道,相信我好吗,相信我。

姜惠:我不知道,我到底能给你什么,但你真的是个很好的人,你其实……(打断)能找到……

王硕:姜惠,我不想听你给我发好人卡,我只想要一个答案。

姜惠:(挣脱)不要逼我好不好,让我再想想,可以吗。

王硕:(深呼吸)好……

姜惠:我先上楼了。

王硕:嗯。

姜惠:你早点回家,注意安全。(转身离去)

——隔三秒——

王硕:(喊)姜惠!

姜惠:(停住)

王硕:找个合适的人不容易,我等你!

姜惠:(深呼吸,转头笑)我知道了。

BGM-6

清晨音效

微信消息

王硕(小混响):早餐帮你点好了,也帮丫丫点了一份,记得吃哦。

姜惠:(会心笑)谢谢!

收到微信消息

王硕:我昨天和爸妈沟通过了,他们没意见,就是想和你见个面,想约你来家吃个饭,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

手机打字音效

姜惠:周六中午,可以吗?

发送音效

姜惠:(OS)我的内心告诉我,我是愿意接受王硕的。就在我想要答应他去开启全新生活的时候,我接到了幼儿园的电话,丫丫在学校晕倒了,被送去了医院。

医院

推开门,急促脚步声听到就入

姜惠:(焦急)大夫!!我女儿怎么样!

医生:骨髓穿刺检查结果出来了,是白血病 —— 水墨洛歌

姜惠:什么?怎么会……是不是搞错了?大夫?

医生:哎,你先冷静一下,也不是不能治,我问你,你还有别的孩子吗?

姜惠:没有,我就这一个孩子,怎么了?

医生: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是对患者进行造血干细胞的移植,如果是患者的亲姊妹,几乎可以保证百分之百配型成功,【入词】所以……(淡去)

姜惠:(OS)生活就像一个无情的杀手,把我的身体和大脑抽离,同时杀死了我的灵魂。在那一刻,我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重复,救丫丫。我给刘志平打电话,他的态度很强硬。

刘志平:(电话音)姜惠!你怎么就那么轴呢?你想要再生个宝宝救我们的闺女,我同意,那咱们就复婚嘛,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啊?——(西伯)

姜惠:(颤抖)刘志平!丫丫也是你的闺女,你就不心疼嘛!

刘志平:丫丫我怎么就不心疼了,当初就是你非要带着孩子离婚的,现在孩子生病了,你要负全部责任我告诉你!你不复婚,老子凭什么给你再生个孩子?生出来,你能照顾好嘛你?姜惠你这个人,真是不知好歹……不是我刘志平没让你挨饿受冻吧

姜惠:(怒骂)刘志平!你个王八蛋!!!

(挂断电话摩擦声,跌坐在地)

姜惠:(大口喘气,极力克制)………………

手机振动五声入

姜惠:(深呼吸,平复情绪)

起身音效,接听

姜惠:喂,王硕。

王硕:(电话音)姜惠,丫丫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姜惠:(强忍)出了……

王硕:是……(顿)我马上过来找你,你等着。

姜惠:(哽咽)王硕。

王硕:我在,我现在就下课,我现在就过来!

姜惠:(流泪)王硕……

王硕:你别怕,有我呢,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们带孩子去北京,去上海,去国外!哪儿的医院好,咱们就去哪儿。

姜惠:(哭)对不起,王硕,对不起……对不起……

王硕:好端端的,突然说什么对不起啊……(愣住)怎么了?

姜惠:(泪笑)你不用过来了,以后,也别找我了。

王硕:姜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姜惠:(吸鼻子)别问了,那个舞蹈课……我也不会再去了。

王硕:姜惠!你听我说……(被挂断)我……

姜惠:(哭哭笑笑的,自己发挥一下吧)

放慢所有回忆里的感受

只怕听见谁忽然泪流

那些曾经不经事的哀愁

如今是最愉快的拥有 

推开门

高跟鞋脚步声

王硕:(强笑)来了?

姜惠:(强笑)来了。

王硕:(沙哑)我问过医生了,我能理解的,真的。

姜惠:(笑)找个合适的人不容易……

王硕:(笑)是啊,不容易。

姜惠:(哽)要是找到了,好好对她,别放她走了。

王硕:(吸鼻子)我知道。

姜惠:(看着他笑,笑到掉眼泪)

王硕:(也看着她笑,笑到眼眶红)

脚步声,按钮播放音乐

王硕:(微笑,伸手)再跳一曲吧。

姜惠:(深呼吸)好……

 

脚步声 衣裙旋转入

王硕:以后跳舞也好,做事也好,别太为难自己。

姜惠:(笑)人有时候,就得逼自己一把。

一杯不加糖的苦涩咖啡

来不及掩盖枷锁后面的爱

依附笑试着清扫着阴霾

脚步声入

王硕:你还是老样子。

姜惠:人,哪有那么容易改变……

两个人共舞这最后一曲 

Just one last dance

Before we say goodbye

When we sway and turn around

And around and around

It's like the first time

(Ending)

 

** 祝大家都能有情人终成眷属,终遇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