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097】 剧情歌·深层禁域【架空微燃剧情歌】

作者:缪.斯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剧情歌 / 架空字数: 5200
1332
1372
3306
2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0男0女
作品简介

行走于阴影之中,轻轻叩响旧日的门扉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1-13 10:42:55
更新时间2022-11-22 22:44:3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剧情歌深层禁域【架空微燃剧情歌】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深层禁域》

【无期迷途/全女群像剧情歌】

 

 特别鸣谢:

【后期:静花【魔仙堡】 】

【美工:闹腾.【魔仙堡】 】

【感谢阿年_参与制作】

【作者寄语:同人剧情歌,微量OOC,台词和剧情有较大幅度改动,百合向预警,能接受的话,请】

【注:新手慎入,卡不上很影响体验,前期节奏稍快的一个本子,建议四人以上开最佳】

【请戴耳机,以免有的音效听不清】

【所有斜体字均为注解 ,无音效】

【祝走本愉快,BGM可以稍微调大一点,已重制

 

 


正文开始

【前奏50秒左右,准备一下,节奏稍快,别分神】

【嫌疑人R:humans are only afraid of the unknowns.The more you understand,the more arrogant you become.And now,you even think you can trap me in a cage like this?】

“人类只会害怕那些无法理解的东西,可了解的多,你们就越是傲慢,现在,你甚至觉得,这样的笼子能关的住我?”

【嫌疑人R:The city can’t get any worse.】

“这座城市,烂透了。”

【重音】00:54【自己音效到就入,可压上句】

卡米利安:意识这座牢笼,将所有人幽禁,终生无法逃脱

【咚】01:00

兰利:第九机关办事不需要谁的准许,只有特务找别人的麻烦,从来不会反过来

【咚】01:06

伊琳娜:剧变将至,今天的你会采取什么行动呢,我很期待

【重音】01:12

堇:此间路,羁旅曾无数,我亦在其中

切尔西伯爵:(压上句后四字)用炫目的宝石埋葬所有不堪的过去吧。从今天起,我便自由了。

【诺克斯:死亡才是你们的归宿】

【兰利:接下来…呵呵,该清理谁呢】

【干音完直接入】

卡米利安:他人的公义,就像秃鹫一样,暴行发生的时候,只会盘旋在你的头顶,发出聒噪刺耳的声响,等受害者停止了挣扎,才会落在地上,分食最后一点血肉

 

【闪回】01:48

上庭审查官:(质问,语速稍快)我们从启动这个计划开始就一直关注你,说,你跟黑环背后的势力到底有什么联系!

女局:(嘲讽,语速逼近)这么怀疑我,杀了不就得了,就是杀不了,才会这么步步紧逼,要控制我的所有,因为你们动不了黑环,能破坏它的只有我

上庭审查官:你——!

【起身】02:11

兰利:好了,结束这无聊的审查吧,从现在起,她是我的了

【落棋】02:19

伊琳娜:我已经把棋子的规则毫无保留的告诉你了,这一次,请务必让我尽兴

【闪回】02:28

兰利:顺便一提,你和你的MBCC已经正式转到第九机关手下,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直属上司了

【披上风衣离去】

【脚步离去声完入】02:46

伊琳娜:我对你有很高的期待,第九机关特调新人,MBCC局长,第四黑环直接关系人

娜恰:你也经历过很多痛苦,也仍想让别人幸福。为此你很努力,想保护他们的现实…但,你走错方向了

堇:(淡笑)若非委托,我并不喜欢杀人。我希望您…不要再调查组织「花园」了

【大门关闭】

【BGM起,高跟鞋声停入】03:19

伊琳娜:时机已经成熟,所以,我来见你了,我亲爱的…共犯

【刀刃】03:38

诺克斯:是的,我听到了…很痛苦吧?【血溅】放心…很快就可以解脱了。

伊琳娜:(耳语)你…属于我,我的棋子,我的珍藏,我全部秘密的分享者。不要背叛我,没人能背叛我。

【钟摆声起就入】03:59

卡米利安:人生就像这钟摆,永远在痛苦和倦怠之间摆动

娜恰:(压上句两字)呵呵,每个人都有欢笑的权利,剥夺它的人都会下地狱

你看他她潮起又潮落

玫瑰早已被击落

人与人间难琢磨

现实里面谁与谁苟活

打不开情的枷锁

伊琳娜:一个挑战者,一个谈判对象,或者…一位亲密的朋友…你是以哪一种身份来见我?

【唱词入】04:46

娜恰:是你…无梦的白纸,奇怪的人…我摸不到你的心,你却能闯进这里…

卡米利安:放轻松~我们是一样的,都曾身怀痛苦,也为人们带去痛苦。

娜恰:哦…我明白了,你梦到的不是自己的梦…(卡米利安入)你扰动了别人的乐土…呵呵…你…能带给我什么呢?

卡米利安:(半插入上句)你以什么来判定现实,戏梦的表演家?说不定这虚假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场幻梦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玫瑰早已被击落

人与人间难琢磨

现实里面谁与谁苟活

打不开情的枷锁

是他胜券在握

她泪光在闪烁

情绪再次汹涌

在欲之深渊里漂泊

 Confetti is faling

 凌晨五点

At five in the morning

五彩纸屑飘扬空中

They ’re screaming and crying

人们齐声尖叫哭喊

But I ’ m all by myself

但是我却形单影只

【06:12】

女局:如果你愿意向我透露更多情报,我就能先上庭一步收容花园的其他禁闭者 避免双方爆发更大的冲突

堇:(苦笑)…您还是那么…温柔,我会告诉您这些,是因为我在以花道家的身份与您交谈…但我不能背叛花园

【信纸声】06:39

「归期已近,花开堪折」

堇:(不换人)暗杀您的任务,已经发布了很久。这封信,是对我的最后通牒

堇:(眼神一暗)抱歉…【刀光,血溅】

 

【闪回】06:53:0

女局:那就让我来颠覆你的棋盘,伊琳娜小姐,我们就来聊聊这盘棋上的人性

伊琳娜:你是说,棋子也能打破自己的规则?

女局:是的。傲慢如你,根本看不透任何人。棋子终有一天会推翻所谓的规则,打破你妄论的命运

【放杯】07:19

伊琳娜:(波澜不惊)可你的意图也太明显了,动摇我对棋的认识,借以慢慢改写这个梦境的规则。这就是你所谓的 颠覆棋盘【落下一子】

【伊琳娜:将军】

【闪回】07:43【正常语速,卡后两字入】

兰利:广场黑环爆发前,你是任人使唤的工具人,广场黑环爆发后,你是兔死狗烹的替罪羊

兰利:没有人支援你、保护你、告诉你情报,没有人信任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兰利:因为你是个异类,没有人能确定你的立场,没有人会为一个异类打包票

【起身】08:08

女局:(自嘲,略显愤怒)既然如此,那您为何(被打断)

兰利:(打断,笑笑)我知道你瞒了不少东西,但不要紧,我喜欢你的提议,非常喜欢(正色,淡淡)去深入黑暗,沾染鲜血我的部下不需要正义,忠诚 就是最大的美德

【闪回】08:30

伊琳娜:正如你所说,你还能给我更多乐趣,不管是你,还是你的棋子。哦,你称他们为同伴

我送你去见这场梦境的主人,去解决你心头的烦恼,然后早点回来,心无旁骛地跟我对弈。

 

【直升机声,枪响】

【兰利:怎么?一脸严肃的样子,形势有这么严峻吗?】

【第九机关特务:不,我只是想…坐着直升机狙人,多少有点浮夸了】

【兰利:呵呵…回上庭,老鬼们要听报告了】

 

【刀光碰撞,打斗声,血溅声入】09:19

堇:(负伤)呃!

【女局:??!】

女人:堇!你居然为了保护这个当局走狗袭击导师?!

「黑暗中走出两个修长的身影,杀意几近凝结成滴」

堇:(不换人,因伤呼吸加重)抱歉是学生让您伤心了请您责罚

「堇横在女局和她们中间,腰腹血迹殷殷」

堇:(受伤气息保持)花道的最高技艺标准是…“如花在野。插花瓶中的花,无论多么接近旷野里的样子,也只是无根浮萍。

可这一次,她觉得自己找到了可以真正依凭的大地

导师:这就是你的选择了?你终将遭到背叛

堇:(虚弱笑)我不在乎

【闪回】10:13

兰利:(调笑)喜欢我的手杖吗?借你玩玩,不过要小心点里面藏了不少东西,可别伤着自己了

【翻阅资料】10:32

女局:(读文件)第九机关,掌管狄斯城情报间谍工作,其领导者兰利,手段作风及其残忍被称为银蜘蛛”“走狗”“冷血的黑鳄”…曾蓄意谋杀某重要人士,公然抗命,被送上法庭却逃脱本已注定的惩罚,原因不明,至今仍身居高位


【直升机落地,脚步声入】11:03

兰利:(轻叹)不要向我索取真实,新人,有些真相只能用鲜血来交换

【披风衣声转场】11:19

【咚】【兰利一人入完 其余一人一句】

「八年前,血色上庭」

兰利:最高政务官,我已经调查清楚,您私自放弃西区管理权,走私禁令武器,任凭污染在狄斯西岸散播,请您给出合理解释

议员1:那边的黑帮势力已经没有办法管制了,不如以暴制暴,让其自生自灭…

议员2:舍小众而保大局,这也是长官英明之举

议员3:放弃西区,也是迟早的事,不过牺牲一小部分人罢了,并不违背我狄斯城的大义

兰利:呵呵可真是一群上庭的好狗

那我还想请问政务官,向外邦无条件割让新城区又是怎么回事

众议员:(全体CV)这

议员4:兰利军校,有时候管好自己的嘴,比什么都重要,你也不想随随便便丢了性命吧

「兰利扫视一圈,心下了然」

【子弹上膛入】(节奏快,别等,让音效追你)

兰利(不换人):你们怎么敢背叛狄斯!

【人群惊乱声】

【议员:啊啊啊—!】

警卫:快保护政务官大人离开!!

受伤议员:(同入上一句)给我拿下那个叛徒!!!

【枪声四起】

兰利:【上膛,锁定政务官】

军部人员1:上校!小心身后!!

【明显一声枪响】

兰利:(负伤)呃

军部人员2:上校!!md!跟这些上庭的老鬼们拼了!

【交火声】

【跪倒】

兰利:(动摇)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

军部人员3:(濒死,与下句同入)别这么说,长官,成为您的部下我很幸运,不管怎么样请不要向暗处低头

军部人员4:(同入上一句)您指引我们拥抱正义,我们从来不怕死于黎明前的暗影,做该做的事吧,长官…(咽气)

兰利:…杂碎【扣动扳机】(爆发)逃去哪?!

【子弹破空声,千里寻敌】

最高政务官:(不可置信)呃啊!

兰利:(混响)这颗子弹已经锁定你,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它都能要你的命。

兰利:(混响)物有本末,事有始终因果律

上庭势力:(震惊)她是禁闭者

 

【闪回】13:40

导师:(轻叹,抚脸)或许你只是被蛊惑了。我可以放过她,但堇 你留下

堇:谢谢

女局:堇必须跟我回去

堇:(打断)局长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了您,离开吧,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就权当都是为了所爱之人

「堇又一次笑了,如同过去一样,温柔,和煦,只是眼中含着泪」

堇:为了她,请您好好活

【闪回】14:13

【兰利:你好,新人,我叫兰利,第九机关的负责人,是个特务,也是你要的…能话点事的人】

【兰利:我理解你有苦衷,宽恕你的算计,允许你有隐瞒,也乐意帮你达成你的目的。作为回报,我只要求一份忠诚】

【兰利:那些规章制度不需要你来担心,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你可是我的人,自信点】

【闪回】

兰利:(轻笑)怎么了,新人?只会这么盯着我看,你可没法得到你想要的情报

女局:长官,我我真的没法抑制对您的情感,请原谅属下的僭越(踮脚吻上眼前人)

「应该也不算接吻,她只是贴着她的唇,二人间呼吸可闻,而银蜘蛛女士的眼底波澜不惊」

女局:(混响)是自己错了吗

女局:(试探后的失望)对不起

兰利:你真是个奇怪的女孩

女局:嗯?

兰利:(垂睫)仿若来自天外(拉过,深吻)

女局:(互动)唔

 

【咚】15:19

「八年前」

审判官:(读报告)军部上校兰利,于上庭会议中执意击杀最高政务官,据悉是拥有异能的禁闭者,是个可能危害城市的异类(质问)说,你的目的是什么,究竟在为谁战斗?

兰利:(嗤笑)一个犯了罪的异类?杀了不就好了,我不需要向谁证明我的立场,你们只需知道

「她低下头,表情隐于阴影之中,话语分外明犀」

兰利:我会永远忠于狄斯城

审判官:呵呵,谁又能保证你的忠诚?但你还有更高的价值,死了可惜,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闪回】16:07

女局:长官,您额角的银蜘蛛有什么意义所指吗

兰利:(漫不经心)很在意我额头上的小装饰吗,你不用知道它的来历,只不过是,我偶尔也会有的爱美之心罢了

【闪回,手术仪器声】16:24

审判官:(混响)将这种芯片嵌入禁闭者的大脑,一旦检测到有暴走风险就会自行引爆,当然,控制终端会握在上庭手里,如果你愿意进行这项手术,向上庭证明你的忠诚,罪行可免

兰利:(轻抚额角)抵押我的性命,换取有限的自由一笔不错的买卖。一切都是为了,正确的事业。

 

【闪回】17:04

女局:(混响)大多时候我只能望见她四处奔走的背影,似乎永远不知疲倦,又像在尽力攫取时间,为了她所爱的城市赴尽了阴暗面,骂名美名 都勾销在她唇角的一弯,心绪尽数隐灭在她晦暗不明的眸光里

 

【夜晚,流星划过】【双人对话无音效,时长够】

女局:是流星啊,长官,许个愿吧

兰利:(轻笑)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你相信吗

女局:又来了我说,你就不能有点夹带私心的愿望吗

兰利:(挑眉)私人愿望?娶了我的小新人算不算?

女局:(脸红)你

兰利:(难得的真开心)哈哈哈,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女局:嗯我希望长官能睡个好觉

兰利:(感到好笑)这算什么愿望?

女局:(认真)我希望你能好好休息,而不是总用咖啡和烟压下疲惫与伤痛

兰利:没办法,特务很忙的,要解决叛徒,要清扫黑暗,那些阴沟里的老鼠也已经开始行动了

女局:(望向黑夜)人们都以为,潜行于黑暗的银蜘蛛强大到不可估量,而在她常年穿着的制服下,身体是否带着经年久月的旧伤?(望向她)

兰利:(情绪复杂)你

女局:(目光下移)还有一个愿望,我希望长官永远是属于我的专属大人(猛地拉住银蜘蛛的领带,吻花她的深色口红)

兰利:(气息不稳)嗯训练很有成果,接吻技巧有所提高

女局:(松开,呼吸加重)就这些?你就没有别的想要对我说的?

兰利:(轻笑)该不会是想听「我爱你」之类的蠢话吧?

女局:(无奈)还真是冷血的蜘蛛啊

兰利:哈哈哈哈

女局:(同入)哈哈哈哈

(音乐淡出)

【闪回】19:24【建议混响开KTV】

女局:(混响)不见兰利十年了。而我在经历多年宦海浮沉后,终于成为现任第九机关名义上的领导者。时间太久,一切都变了。我学会在黑暗里潜伏,与上庭的那些老家伙们勾心斗角,我知道我确实不行,能够一直走到现在,也只是想要继承某个人的意志罢了。我也期待过有人跳出来对我说:你的战场不在这里。可是并没有,也许只是因为能够说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了吧。

【闪回,雷雨声,脚步奔走由远及近】20:13

女局:(寻不到时的迷茫,寻到后的惊慌)长官!长官——!!【奋力拨开废墟,衣物摩擦】

兰利:(重伤,注意气息)新人你来了

女局:(流泪,情绪悲恸,发泄哭)…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那么拼命?人们最后会记得来救他们的是上庭,不是你的第九机关,也不是你!!有人感激过你所做的一切吗?没有!没有啊!最后的最后就连你的名字都不会留在史册里,为了这群搞偏见没有心的人拼命!值得吗?!

兰利:值得啊光辉的明天怎么能没有人去牺牲呢,(虚弱笑)要是在乎那些虚名,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但不是啊,我爱这座城市甚于我的生命,这理想值得始终如一

 

Some days  在那些岁月里

 It ’s hard  很难

 To see  看出

 If I was a fool  究竟是我在犯傻

 Or you  还是你

 A thief  偷走了我的心

 

【闪回】21:52

女局:(混响)讨厌兰利十年了。

说起来这就是人性吧,我并不排斥理想主义者,只是厌恶无法拒绝的命运——总有那么几个傻子为了所谓理想一去不回头。

讨厌的更是越来越深的无力感。我在阴沟里摸爬滚打任凭污泥沾染全身,天穹星海依然耀眼,可我不能再看星星了,清算名单又更新了一轮,再不加快进度,就轮到我被清算了。世界挺大的,只是没有属于我的地方。

The scar  留下的伤疤

 I can ’ t  我无法

 Reverse  抹去

 And the more it heals  愈合得越好

 The worse  便越是觉得

 It hurts  疼痛

Gave you every piece of me no wonder it ’s missing

为你倾注所有难怪我两手空空

 Don ’t know how to be so close to someone so distant

不知怎会与远在天边的人心灵相通

 

【闪回】23:09

女局:(抱紧,流泪,绝望)不要死求求你,医疗增援就快到了,你再坚持一下,不要离开我

兰利:(虚弱)也许我真的应该休息了,好好活下去吧,新人代我去看一看光明的狄斯城

【闪回】23:34

女局:(混响)忘记兰利十年了。

可每次推开那道熟悉的门时,总会下意识在心里喊一声长官。这间办公室很大,只是只是再也不会有哪个人笑着把她的手杖递过来,语气戏谑,说要教我拷问技巧了。 MBCC 解散了,什么都没变,变的是我。

 

【闪回】24:09

兰利:(眼神涣散)还有啊,新人

女局;(哽咽)什么?

「她的话语声越来越小,似风一般虚无缥缈」

兰利:我爱你同于这狄斯

「她抚过她的脸,沾染过无数鲜血的手无力地落下来,她安静的像是睡着了」

「永远的睡着了」

【风铃声】24:25

女局:(混响)中央广场庆祝新时代十周年的狂欢已经接近尾声,

在漫天的烟火彩带下,人们亲吻、拥抱、相爱。(幻想)在最明亮的地方她眉目温柔,浅笑着称我新人,光影从她的发间散落,像是雨天花伞轻旋,摇曳间洒下泪色的流珠。忽然眼睛有点模糊,我在内心默念,长官,你期望的新时代来了。

敬明天。

【泪滴】25:16

女局:(混响)不爱兰利十年了。十年里,爱过的每个人都像她。

【END】

【剧本中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欢迎评论区留言,会尽快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