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903】 普本·【招冠名】《五更天未明》【声引清风】出品年代多人普本

作者:左水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近代字数: 10375
209
168
871
15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4男2女
作品简介

五更梆响,天未明。 清朝末年,义和团将扶清灭洋,改为了扫清灭洋,从此与清廷对立。 咱们的故事就是发生这样的一个时代背景下。 一个个站在对立面上的小人物,都有着自己的人生轨迹。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0-31 18:25:50
更新时间2022-12-05 00:03:1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招冠名】《五更天未明》【声引清风】出品年代多人普本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陆名山

男,0岁

男,恭王府武教头,另一个身份是义和团大师兄,兼老人

大卫

男,0岁

陆名山好友,英国人。兼恭亲王,宝官儿

花老鸨

女,0岁

妓院老鸨子

顾盈盈

女,0岁

花魁,兼小孩

张全贵

男,0岁

地保

展开

作者的话:此文参加”文字版东南西北"征文活动,参加版块【南-打更人】。在过去没有普及钟表的年代,打更人作为一个职业诞生了,他提醒着人们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可就在这夜幕时分,很多事情依然发生着

欢迎收听由

【声引清风】出品近代多人普本

《五更天未明》

编剧: 左   水

后期:小灵狐

美工:樂渐浓

报幕:海南老吕

角色干音:清和,左水,潇然,二言,吹雪


陆名山:男,恭王府武教头,另一个身份是义和团大师兄,兼老人

大卫:男,英国人,陆名山朋友,兼恭亲王,宝官儿

张全贵:男,地保

更夫:男,打更人,年纪偏大。兼茶壶,店小二,乔装乞丐,刘班头,传令兵

花老鸨:女,妓院老鸨,义和团成员

顾盈盈:女,妓院花魁,义和团成员

正文

夜分五更,五更天明,而未明。


【音效】秒针转动+茶杯声——第二声杯盖入词。

小孩:爷爷~今天也给我讲个故事吧

【音效】放下茶杯。

老人:好啊,今天给你讲一个发生在清朝末年的故事,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

【音效】风雪声渐起——脚步声持续2s入词。

更夫: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一更天咯~

【音效00:45】打更声,锣一声,梆两声。

【音效】脚步声持续,推门声入词。

花老鸨:哟,张大爷!您可老没来啦,姑娘们都想死你啦~

张全贵:哎哟,鸨妈,您这话说的,姑娘们是想我,还是想我的银子啊?呵呵呵。

花老鸨:哈哈哈,哎呀~~~张大爷~~~您活财神的名号谁不知道呀,这您到哪~(搭肩撩骚)这银子不就跟到哪嘛~

张全贵:(点对方鼻子)哈哈哈,你这张嘴啊,我看啊,死人都能让你说翻了身!

花老鸨:讨厌~我要有那能耐还跟这站着啊!(回头冲里面喊)张大爷来啦!赶紧伺候着啊!

茶壶:爷,小的给您请安,您里面请,酒菜都给您备下了。

张全贵:(怀里掏银子,递给茶壶)行!有眼力件儿,爷赏你的。

茶壶:哎呀呀,谢谢爷谢谢爷,爷,我扶着您,爷~楼上您那间房要不是鸨妈拦着,我恨不得一天收拾八回。

张全贵:呵呵呵,算你小子孝顺。

【音效01:55】脚步声渐起,开门-关门后入词。

张全贵:盈盈啊,想死我啦,快,过来让爷抱抱

顾盈盈:哼!我看你也就是嘴上说说,这么许久不来,哪里想人家啦!

张全贵:诶?这不是这几天义和团闹得凶嘛,杀了几个洋人,我们这些做地保的谁能消停啊,这不,一闲下来立马就过来了嘛~

顾盈盈:要我说这洋人就该杀!活该!

张全贵:(紧张)姑奶奶诶!小点声!(起身看看窗外,随手关窗)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世道,老佛爷都他妈逃到山西去了,这洋人是咱们能惹的?

【音效02:58】敲门声六下。

张全贵:(一惊)谁啊!

【音效03:02】开门后入词。

茶壶:是我您呐!续水吗,张大爷。

张全贵:滚!你小子想吓死我!我还以为洋人来了呢!

【音效03:12】关门。

顾盈盈:呵,瞅给你吓的那个德行。

张全贵:你瞅着洋枪打爆脑袋,脑浆崩一地你不害怕啊!

顾盈盈:那我给您满上,给您压压惊。

张全贵:喝酒怎么能压惊啊,还不赶紧伺候伺候大爷我。

顾盈盈:哎呀~猴急的德行,等着啊。(起身,冲外喊)茶壶!茶壶!

【音效03:46】开门声。

茶壶:欸!小姐,您吩咐。

顾盈盈:张大爷累了,要歇息了,不喊你就别来了啊。

茶壶:得嘞,您早歇着。

【音效03:56】关门声。

张全贵:盈盈啊,别墨迹了,赶紧过来啊。

顾盈盈:哎~来啦来啦。

【音效-转场】(花青楼暗室)

花老鸨:楼上歇了?

茶壶:回妈妈,歇了。

花老鸨:宝局子的人都来了吗?(宝局:古代赌场的称呼)

茶壶:人都齐了,案子上的,门房的都齐了。(案子上的:代指宝官儿,类似荷官。门房的:代指打手和杂役)

花老鸨:跟后面说一声,咱们的宝局子,打今天起就开起来吧。

【音效04:25】脚步渐起,青楼背景音起入词。

花老鸨:(大声喊)各位爷,咱们花青楼打今儿起啊,给大家预备下个场子,好(hào)玩两手的就来碰碰运气,咱们花青楼可不做那黑心的宝局,大家放心的玩,这样,今儿啊,每位下场玩玩的爷,每人送一两银子,算老鸨子我孝敬各位的本钱了。

【音效04:55】众人喝彩声。

【音效】赌场背景,开宝声“开”,喝彩声入词。

花老鸨:哟,这位爷,瞅您这眉飞色舞的,赢了不少啊

【音效-人声】赌客甲:哈哈哈,我说老鸨子,你这生意做的实在,没看出什么暗门子来,抽水也少,你可别赔了啊。--清和

花老鸨:什么赔不赔的,咱可不做可那黑心的事,您各位都是花青楼的老主顾,我这不就是想着法的伺候各位嘛,您这要玩美了也好出去给我扬名不是。

【音效-人声】赌客乙:还是你会做生意啊!--左水

花老鸨:害,什么会不会的,(大喊)茶壶!赶紧给各位爷把茶续上,伺候着!(准备离开)那我就不妨碍您各位赢钱了啊,我上前面照看照看。

【音效-转场06:03】风雪声,脚步声渐起。

陆名山:这刚定更天,就冷成这个样子(说完,向手中哈气)(定更天:古时一更天的一种说法)

大卫:你们中国人真是奇怪,为什么不用钟表,却要靠人在街上喊

陆名山:这你就不懂了,这就是中国人的智慧,你们的西洋钟,还有个准与不准,更何况放在哪有个看不看的,再说了,寻常百姓家谁用的起啊。

大卫:你说智慧?我不明白。

陆名山:这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农家还好说,天黑了就歇了,可是官员啊,文人啊,这些夜里需要办公读书的,就可听着这梆鼓之声掌握时间,就不用总是盯着钟表分心,再有,这些个更夫,也有巡街的作用,哪里着火了,哪里有偷盗了,都有个照应啊。

大卫:这么说,还挺重要啊。

陆名山:当然了,不过也确实辛苦。(招呼更夫过来)老丈!老丈!这边请

更夫:来了,来了,二位爷,小的给您请安。

陆名山:老丈,您干打更这行多少年了啊。

更夫:嘿,这您可问着了,我这个可是家传的营生,自打圣祖爷以来,就靠这个吃饭。

大卫:你做这个有很多工钱吗?

更夫:哎哟我的洋大人,您这就是拿我寻开心了,这都是实在没饭辙了,指着这吃呢,但凡家里能揭开锅谁干这个啊。

大卫:那你怎么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更夫:您这话说的,我吃这碗饭的,还能不知道时间啊,这可不能乱敲(指了指手里的梆子),您看这个(从腰里拿出个沙漏)这个沙漏漏完一次,刚好是一个时辰,这时间不就记下了么。

大卫:那我送给你一个钟怎么样?

更夫:(不悦)你这洋人,忒不懂规矩,小老儿我可受不起,您二位待着吧,我得干活去了。

大卫:他好像不高兴了?

陆名山:那能高兴吗,你白在中国这些年,这爹死了,儿子给爹出殡办丧事叫送终。

大卫:可是我说的是钟表啊。

陆名山:这钟表的钟,和送终的终,难道不是一个音吗?

大卫:哦?原来是这样。

陆名山:你看,更夫在准备了,马上啊,二更天了。就是你们说的晚上9点啦。

更夫:(远处)关门关窗。

【音效09:00】打更,锣两声,梆两声

更夫:(远处)防偷防盗。二更咯~

【音效】脚步声起入词。

陆名山:天冷了,走,喝一杯暖暖身子吧。

大卫:里面好像很热闹。

陆名山:那是,走吧,里面还有唱曲的呢。

【音效】推开门,舞台上戏曲声。

店小二:二位爷,里面请,您是楼上雅座,还是下面听曲啊。

陆名山:就在下面,找个角落便可。

店小二:得嘞,您这边请~

【音效】脚步声,落座板凳声。

【音效】推门声再起入词。

张全贵:(进门,大喊)小二!给我烫壶酒!他奶奶的,这天怎么这么冷。

店小二:哟,张爷,快里面请~

张全贵:这唱的什么啊,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看头,去,叫后面的姑娘上来,给爷唱个无锡景。

店小二:张爷,您看,这唱着一半呢,也不好........

张全贵:(一巴掌)他妈的,这义和团给我找麻烦,你也跟爷对着干啊。

店小二:诶诶诶,张爷,你消消气,我去,我去。

张全贵:妈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大卫:他为什么打人?

陆名山:哎,这人是这一片的地保,横行霸道惯了。

大卫:我觉得这样很不好,我要去问问

陆名山:你就别招惹是非了,诶!大卫!(一把没拉住,大卫走过去了)

大卫:这位先生,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呢?

张全贵:嘿,真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啊,一个洋鬼子也敢在这说说道道的。

大卫:请你客气一点!

张全贵:客气?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客气!(一拳打倒大卫)

张全贵:妈的,要不是你们这些洋鬼子,老子也不至于为了义和团这点破事烦的脑袋疼。还敢来教训我!

陆名山:住手!你想干什么!

张全贵:谁啊!信不信我把你当义和团抓了啊!

陆名山:张全贵,你好好看我是谁!

张全贵:老子倒要看看....(一惊)哟,陆爷!(跪下)小的不知道您老人家在这,这话打哪说起,就是这个洋鬼子,在这捣乱,我教育教育他。

陆名山:这是我朋友大卫。

张全贵:害,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原来是陆爷您的朋友啊,误会!误会~

陆名山:还不快滚!

张全贵:哎,嗻,这就滚,这就滚。

【音效12:04】急促离开的脚步声。

大卫:陆,你一直不告诉我你的身份,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名山:呵呵呵,大卫啊,这不说也罢,身份不身份的,不妨碍我们做朋友,不过你记住,义和团的事,这张全贵说的没错,不过,我的身份确实可以护你周全。

大卫:我现在更好奇你要保密到什么时候,

【音效-转场12:39】花青楼,踢开门入词。

茶壶:哟,张爷,这么快就回来了?

张全贵:妈的,刚说去酒馆坐坐,碰见陆名山这瘟神!

茶壶:哎哟~我说张爷,这可不能在这说啊,您先进来,咱这添了新产业了。

张全贵:你个窑子能添什么新产业,怎么着?有洋妞了?

茶壶:洋妞咱可不敢招,新添了个宝局,您不来试试手气?

张全贵:兔崽子,就开了个宝局你跟我绕什么圈子,带路,妈的,赢几把去去晦气。

【音效13:25】脚步声停下入词。

花老鸨:哟,张爷回来啦!(冲里面喊)赶紧的,给张爷把水果茶点备上!

张全贵:我说老鸨子,你这蔫溜儿的开这么个局子,这钱是不是都不够你赚的了

花老鸨:瞧您说的,论赚钱,谁能跟您张大爷比啊,我这今天头一天开,都快把裤子赔进去了。

张全贵:你这话蒙别人行,别跟耍这一套,一百两!压孤丁(丁字读轻音)!(孤丁:赌博术语,指只押一门)

花老鸨:茶壶!茶壶!

茶壶:鸨妈

花老鸨:(压低声音)交代一声,这两天让这些人多赢点,听我消息再收网。

茶壶:是,知道了。

【音效-转场14:22】(醉翁居)背景戏曲。

大卫:陆,你是不是官府的人,刚才那个人这么怕你,我想一定是的

陆名山:你倒是会猜,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我虽吃官饭,可是不做官差。

大卫:你简直比蒙娜丽莎还神秘。

陆名山:哈哈哈,你这个比喻

顾盈盈:这位官人可否讨杯酒喝?小女子暖暖身子。

陆名山:姑娘,这酒不醉人人自醉。莫要失了身份。

顾盈盈:官人可真是会怜香惜玉啊。

陆名山:姑娘请。

顾盈盈:小女子谢过官人。

陆名山: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顾盈盈:小女子有一事不明想在官人驾前领教一二,不知肯赐教否?

陆名山:姑娘有话请讲当面,何言领教二字。

顾盈盈:不知书山无路可自开否?

陆名山:学海有崖且难寻啊。(顿)姑娘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知能否借一步说话。

顾盈盈:那可否请官人到花青楼一叙?

大卫: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花青楼?那是什么地方?

陆名山:那可是个好地方。带你见识见识。

陆名山:那就麻烦姑娘带路了。请。

【音效-转场16:06】(花青楼)推开门入词。

茶壶:哟,二位爷,头回来吧,咱花青楼,绝对包您满意~

顾盈盈:茶壶,鸨妈呢,这二位爷可是做学问的。

茶壶:(四下看看)哦,鸨妈在雅室,小姐您自便吧。

顾盈盈:那陆官人您同小女子去雅室一叙,茶壶,好好招待这位洋大人。

茶壶:得嘞,这位洋大爷,请吧

大卫:陆,这里是妓院吗?

陆名山:哈哈,大卫啊,你先潇洒潇洒吧,我去去就来。

【音效】离开脚步声。

大卫:陆!陆!

【音效】开门,关门后入词。

花老鸨:(同入)见过大师兄!(大师兄:义和团尊称高级别人员)

顾盈盈:(同入)见过大师兄!

陆名山:免礼,这个据点安排的不错,可以遮人耳目。今天喊我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花老鸨:回大师兄,如今花青楼作为咱们分坛据点,联络网已经初具规模,今天宝局一开,也把张全贵这班有钱人拢住,只等时机成熟,直接杀盘,经费上也能得以阔足。只是何时杀,还需要大师兄把握局势。

陆名山:嗯,再有几天吧,正好这些日子,洋人那边要有动静,不过,动手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保护今天跟我来的这个大卫,他还有用。

花老鸨:是,属下明白

陆名山:行了,这地方我也认识了,外面人多眼杂。咱们先出去吧。

【音效17:44】脚步声,开门后喧闹声入词。

大卫:陆!你终于回来了!

陆名山:哈哈哈哈,怎么?听这意思,对这里姑娘不满意啊。

大卫:oh,my god,这个地方真的不适合我,我们可走了吗?Please!

陆名山:好好好,走走走。你真是不懂得享受。

【音效】脚步声渐远后入词。

张全贵:茶壶!

茶壶:诶!爷,您吩咐。

张全贵:给爷兑银子,爷今天手气是真旺啊。

茶壶:那是,您张爷是谁啊!

张全贵:哈哈哈哈,走啦!

陆名山:这不是张大爷吗?

张全贵:陆爷!您....(左右看看)您也好这口?

陆名山:这不是带洋人过来见见世面嘛。

张全贵:是是是,您陆爷什么身份,怎么看上这些庸脂俗粉呢。

陆名山:那是,哪有您张大爷潇洒啊,吃喝嫖赌无一不精啊。

张全贵:(不悦)告辞!

【音效18:58】脚步声远去,风雪声起入词。

更夫:平安无事咯!

【音效】锣三声。

更夫:平安无事咯!

【音效】梆第二声撞击入词。

更夫:(被张全贵撞到)哎哟~

张全贵:妈的!臭打更的!你他妈没长眼啊!

更夫:诶,这位爷,明明是你撞了我啊。

张全贵:我撞你?老子还打你呢!(动手)

更夫:哎哟!哎哟,你怎么动手打人呢!

张全贵:臭打更的,老子今天打死你!

(两个人互动一下)

陆名山:张全贵!住手!

张全贵:陆爷,怎么哪都有你!咱们爷们怎么说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啊!

陆名山:是吗?!你这当街打人,我还管不了了?

张全贵:好,我惹不起您!咱就庙上不见顶上见!

陆名山:老丈,你没事吧。

更夫:不打紧,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多谢这位爷了。

张全贵:(OS)该死的陆名山!处处压着爷,爷跟你这仇算是做下了!

【音效-转场20:28】(花青楼)

顾盈盈:鸨妈,过几天咱们要收网,要是这个张全贵动用势力搅局可怎么办?

花老鸨:这个不用怕,到时候大师兄一定能压得住,毕竟明面上大师兄的身份可要高的多啊。

顾盈盈:可是这强龙难压地头蛇.....

花老鸨:咱们明天就先试探着来。

顾盈盈:好,那我们见机行事。

【音效21:00】风雪声渐起,雪地脚步声起入词。

乔装乞丐:张爷,您有什么吩咐?

张全贵:去打听打听,陆爷身边那个洋人住在什么地方。

乔装乞丐:张爷,深更半夜的,您这是?

张全贵: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给你(给了些散碎银子)

乔装乞丐:嘿,这有银子还不好办事啊,您瞧好吧

张全贵:快去快回,他们现在应该从花青楼出来了。看清楚了,多带点弟兄,直接把他做了。

【音效-转场21:42】(大卫家门外)两声脚步入词。

大卫:原来你们晚上也是很多热闹的啊。

陆名山:你这话说的似乎不少的言外之意啊。

大卫:oh no,我只是单纯的指热闹,就是这样

陆名山:不早了,明天还有事要办,早点休息

大卫:好吧,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音效22:10】大卫离开脚步声。

【音效】陆名山离开脚步声,走一会儿,身后传来打砸声夹杂着喊杀声。

【音效-人声】众人:扫清灭洋!扫清灭洋!--潇然,二言,吹雪

更夫:杀人啦!杀人啦!

陆名山:(os)不好!大卫!

【音效】急速的脚步声

陆名山:住手!你们干什么呢!(看到被刀砍的浑身是血的大卫)大卫!大卫!

陆名山:(推开众人)滚开!

大卫:(濒死)陆...你们晚上果然很热闹....(咽气)

陆名山:(环视众人)谁让你干的!

乔装乞丐:你是什么人?敢阻挡我们义和团扫清灭洋!

陆名山:你们是义和团?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

张全贵:哦~?那陆爷您到是给细细说说。

陆名山:张全贵!

张全贵:诶,小的在,陆爷怎么吩咐啊~

陆名山:这是你的地面,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张全贵:陆爷,您看您,小的这不是在这了吗,小的作为这一方地保,这也是分内的事,只是,不知道陆爷怎么和这个西洋强盗混在一起啊。

陆名山:你说谁是强盗!你怎么敢随意诬陷!

张全贵:陆爷,瞧您说的,小的长了几个脑袋敢诬陷恭王府的人啊。

陆名山:你还知道我是王府的人啊!

张全贵:那怎么敢不知道啊,不过,这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啊。陆大爷,

花老鸨:哟,这是怎么了,刚要睡下就听着你们这嚷嚷!

张全贵:呵,老鸨子,你真是狗鼻子啊,哪有点动静,你都闻的见啊!

花老鸨:害,我也是听打更的叫嚷,这不过来来看热闹,万一是哪个还差着我们花青楼酒钱的,我不就亏了嘛。

花老鸨:哎哟!这血人是谁呀!

张全贵:这么快就不认识了,这不是今天晚上还在你那里逍遥快活的西洋强盗嘛!

花老鸨:这强不强盗的,我们开门做生意的,又不是当官办案的,我们可不清楚啊。

陆名山:张全贵,你现在想怎么样!

张全贵:这眼瞅着就快四更天了,这死尸不离寸地,等五更天明,咱们官司了(le,轻生)吧。

陆名山:那就不奉陪了!

张全贵:诶?别啊,陆爷,您可不能走,这不还没择清您跟这西洋大盗的关系了嘛,啊?哈哈哈哈。

陆名山:.....

张全贵:来啊,去班房,跟几位头回一声,就说陆爷勾结洋人图谋不轨,洋人被众位义士就地正法。

陆名山:张全贵,好一张吃人的嘴!(动身准备开打)

张全贵:(向后退身)你要干什么?!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你要当街行凶?!

花老鸨:哎哎哎,陆爷,别动手啊!(急忙凑到身前拦住,低声快速说)这些乞丐不是咱们的人,都是张全贵的人,莫要冲动!

张全贵:哼!留下几个人,看着点尸首,别让野狗叼了去!陆爷,我就不陪您了,天亮,咱们堂上见吧。(转身离去)

花老鸨:哎呀陆爷,您节哀顺变,这事打算了(liǎo),也得等过完堂,您也别熬着了,您跟我先去花青楼歇息歇息吧。走吧。

【音效26:40】众人离开脚步声。

【音效】雪地脚步声。

更夫:天寒地冻!

【音效】打更声,锣四声,梆两声

更夫:天寒地冻!

【音效】雪地脚步离开。

【音效-转场】(花青楼暗室-无BGM)放下杯子入词。

花老鸨:大师兄,你可千万别冲动!为了一个洋人,不值得这样!

陆名山:你知道什么!这张全贵欺人太甚,大卫本是英国商队的人,我们很多消息来源都要靠他,王爷要我去多打探消息,如此一来,我在王爷那里不好交差,会影响我明面上的身份。

顾盈盈:可大师兄刚才要是动手杀了那张全贵,可就做实了他说的话了!

陆名山:他这次坏我大事,我绝不会饶了他。

花老鸨:再有一个多时辰,官府要上门来了,大师兄,要不要.....

陆名山:(打断)好了,我自有办法,你们先休息一下吧。

【音效27:49】开关院门,脚步声后入词。

陆名山:(轻唤)老丈!老丈!

更夫:您是喊我吗?

陆名山:此时离五更还有多久?

更夫:(看了一眼腰中的沙漏)嗯....还有三刻

陆名山:老丈可知方才那洋人被杀之事?

更夫:知道知道,哎哟,太惨了。

陆名山:那你可知那伙乞丐是不是义和团的?

更夫:什么义和团的,就是伙子地痞乞丐,不过领头的那个之前好像是义和团的,听说坏了规矩给赶出来了,一定啊是有什么人让他们这么干的。

陆名山:(os)原来如此

陆名山:老丈,(袖中抽出银票)这是三百两银票,买你这身行头,以后你也不用再打更受苦了。

更夫:这位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陆名山:你也不必多问了,拿着这钱,连夜离开这里,就别再回来了,远远的找个地方,好生安度吧。

更夫:这也要不了这么多银子啊。您这大恩大德我可没办法报答您啊。

陆名山:什么报答不报答的,害你还要颠沛流离,就是给你的安家钱吧。

【音效-转场29:12】(大卫家门外)雪地脚步声入词。

(此时陆名山打扮成更夫)

乔装乞丐:诶?打更的,快五更了吧?

陆名山:是啊几位, 这马上可就五更了!

乔装乞丐:去去去,绕着点啊,碰了死尸,你可得跟着吃官司。

陆名山:(不搭理,继续说,阴郁)这五更可是个好时辰啊。

乔装乞丐:打更的,你嘀咕什么呢?我说你没听见啊?

陆名山:那我说的你听见了吗?

乔装乞丐:你说什么?

陆名山:(走到身前)这阎王要你三更死,谁人留你到五更啊?!

乔装乞丐:啊?

【音效29:48】刺入声。

乔装乞丐:(中刀)呃.....你....

陆名山:哼,听说你也曾是义和团的,今天就算我清理门户了!

【音效】(再补一刀)刺入声。

乔装乞丐:啊....呃.....(咽气)

【音效】倒地声。

【音效-转场】(张全贵宅)夜晚,狗叫声。

【音效】翻墙落地声入词。

陆名山:(靠近张全贵的窗户)早睡早起!

【音效】梆子五声

陆名山:保重身体!

【音效】翻身摩擦声入词。

张全贵:他妈的,打更的怎么都打进院里来了!

【音效】穿衣摩擦声,开门,迈步。

【音效】重物击打,倒地声

【音效-转场】(大卫家门前)拖拽两声,扔下声入词。

陆名山:(自言自语)张全贵,今天我不杀你,不代表以后不杀你。(将刀握在张全贵手中)

陆名山:早睡早起!

【音效】梆子五声

陆名山:保重身体!

陆名山:早睡早起!

【音效】梆子五声

陆名山:保重身体!(离开)

【音效-转场】(大卫家门前)踢击两下,两次。

刘班头:(用脚踢了踢张全贵)张全贵!张全贵!

张全贵:(头疼,手摸头)哎哟,狗日的打更的,敢打我

刘班头:张全贵!

张全贵:刘班头?我?我这?诶?我怎么在这?

刘班头:(斜着眼看他)这人是你杀的?

张全贵:啊?杀人?(看见旁边乔装乞丐的尸体,再看看手里的刀)啊这!班头!您听我说!

【音效31:44】抖动锁链声。

刘班头:说什么说,见了老爷有你说的时候!锁了,带走!

【音效】锁链捆绑声。

【音效-转场】(花青楼暗室-无BGM)

花老鸨:大师兄,你去哪了?

顾盈盈:是啊大师兄,我们还以为你被官府带走了

陆名山:放心吧,有张全贵替我顶一下子,官府没这么快来。

花老鸨:张全贵?怎么他替你顶?

陆名山:这个回头再说,咱们的计划需要有变化了。

顾盈盈:大师兄,您就吩咐吧。

陆名山:我现在需要回恭王府见王爷,把大卫的死跟王爷讲明,然后你们安排人去城外据点送个信,咱们把计划提前,后天,宝局收网,把这些赌鬼的钱都收干净了,三日后,先去把东洋鬼子办了,然后出西门待命。

花老鸨:好,一会我就让茶壶去送信,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

陆名山:对了,后天收网的时候,如果张全贵放出来了,想尽办法把他给我扣在这!

花老鸨:(同时入)是,大师兄!

顾盈盈:(同时入)是,大师兄!

【音效-转场32:53】恭王府。

陆名山:参见王爷!

恭亲王:名山啊,你怎么回来了?

陆名山:小人,特来向王爷请罪!

恭亲王:请罪?你怎么了?

陆名山:王爷...小人昨日见过英国商人大卫..可在夜里与他分开的时候...

恭亲王:他怎么了!

陆名山:他...被一伙贼人....刀砍而亡。

恭亲王:什么!谁干的!

陆名山:是一伙自称义和团的乞丐,小人怀疑这其中有人指使。

恭亲王:何人指使?

陆名山:我怀疑是此地地保,张全贵。

恭亲王:哦?

陆名山:此人今日与小人有些嫌隙,况且当小人赶到大卫住处的时候,张全贵与那伙贼人同在当场。还诬蔑说大卫是小人勾结的西洋大盗。

恭亲王:岂有此理!

陆名山:王爷息怒。

恭亲王:名山,你等着,我与你修书一封,送到府衙,虽然没有十足的证据可以定张全贵的罪,但是至少要先保你无虞。

陆名山:小人谢过王爷大恩。

【音效-转场34:15】(第二天府衙班房-无BGM)开铁门声。

刘班头:张爷,县太爷发话了,你先回去吧。

张全贵:得了,刘爷,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都是陆名山搞的鬼。

刘班头:要我说,你这气也出了,那陆名山是咱们能招惹的吗?那不就是跟恭王爷过不去吗。这事就这么算了,以后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张全贵:哎,真晦气,我走了。

刘班头:哎,慢走您呐。

【音效-转场34:50】(花青楼)开门。

张全贵:老鸨子!老鸨子!

花老鸨:哟~张爷~您回来啦,您不知道这大半天我们都多担心呀,刚还在后面烧香保佑您能平安呐~

张全贵:少来这套,赶紧好酒好菜给爷摆上,我先去去晦气。盈盈呢?喊来给我揉揉肩,这班房真他妈不是人待的地方。

花老鸨:对对对,喝完再去杀他们几手!(冲后面喊)茶壶!上等酒席给张爷摆上!

(下面顾盈盈给张全贵揉肩膀)

顾盈盈:张爷,您这拧眉瞪眼的,这是跟谁啊?

张全贵:我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除了陆名山那个王八蛋,爷我还能生谁的气啊。哎,我说你使点劲啊,没吃饭是怎么着啊。

顾盈盈:陆名山?你快别提了,人家可是王爷府里的人,你跟他斗什么气啊。

张全贵:嘿,我这暴脾气。我就不信这天底下没人能制的了他了!

顾盈盈:您就非得较这个劲啊,别到头来吃亏的还是您自己,听人劝吃饱饭吧。

张全贵:你懂得什么啊?爷我就不信这个邪!哎,你轻点!想掐死我啊。

【音效-转场36:23】(花青楼赌场)

张全贵:宝官儿,给我押100两,三孤丁。

宝官儿:好嘞,张爷100两三孤丁!

宝官儿:开宝咯,大拐!①

张全贵:奶奶的,你是不是摇偏了!我就不信了,接着给我押三孤丁。

宝官儿:开咯~黑拐!

张全贵:事不过三!500两!接着押三孤丁!

宝官儿:张爷,别上火啊!那我可开了啊。

张全贵:开!我就不信了!

宝官儿:开!四孤丁!张爷,您看,我可爱财了啊。

【音效37:19】(日近黄昏后)坐下声。

花老鸨:怎么样了?

宝官儿:嘿嘿,这张全贵,已经输了三千多两了,这会儿正灌凉水压心火呢。

花老鸨:盯着点,别太过份,好歹一会让他赢几把。

宝官儿:您放心吧,咱就是干这个的,这赌鬼的心理,咱门儿清~

【音效-转场37:48】(恭王府)

恭亲王:名山啊,这大卫一死,我们确实很多消息就来的滞后了些,还有那个张什么贵,虽然是放出去了,但你说这人是不是难免有什么意外啊?

陆名山:王爷说的对,这人走天地间,谁也说不准哪片云彩有雨啊。

恭亲王:嗯,你下去吧,诶?等会!我听说你昨天去窑子了?

陆名山:回王爷,小人这也是想着带大卫多走走,让关系更熟络些。

恭亲王:哼,名山啊,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不需要我废话了吧,别到时候出了事,别说本王不管你。去吧

陆名山:嗻!

【音效-转场38:55】(花青楼暗室)关门声。

顾盈盈:大师兄,您来了。

陆名山:嗯,你花师姐呢?

顾盈盈:师姐在宝局,今天一天张全贵已经输了四千多两了,师姐这会儿正在稳着他呢。

陆名山:拿捏好分寸,别弄的狗急跳墙,你们要做的就是他的钱,其他的交给我。

顾盈盈:是大师兄。

【音效39:20】脚步声,宝局喧闹声。

花老鸨:大师...陆爷!您怎么到这来了。

陆名山:(压低声音)王爷有交代,这个张全贵,可以做掉。今天就收光他的钱,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跑了!

花老鸨:明白,您放心,今天他就是变成苍蝇也别想飞走!

张全贵:哟,二位就这一天功夫,都熟络到说咬耳朵说话了?

花老鸨:啊,怎么着啊张大爷,还吃醋了啊

张全贵:少他妈废话,老鸨子,我问你,这才过了一宿,你这宝局就改了杀人局了?

陆名山:胜负有命,你自己运气都花在了昨晚了,今天输点不是正常的吗?

张全贵:陆爷,您这是刚摘干净虱子就来说风凉话啊,赶情输的不是您啊!

花老鸨:哟,张大爷昨天晚上不是还赢着了吗,您别急,这风水轮流转,您呀马上就要转运啦。

张全贵:哼,你这花青楼里有瘟神,我能转的了运吗!

张全贵:茶壶!茶壶!

茶壶:诶!来啦!张爷,您吩咐。

张全贵:去!把饭菜给我端到宝局里去,多来酒,我杀杀晦气!

茶壶:得嘞,您稍等~

张全贵:来!接着来!宝官儿,你爷爷我输得起!

【音效-转场41:01】(夜里,花青楼)

花老鸨:大师兄,张全贵已经输的就差签房契了。

顾盈盈:哈哈哈,不得不说,他这人赌品够可以的了,居然没有滚赌。

陆名山:好,房契什么的不打紧,你把银票给我,我连夜送到据点,这两天就要举事,免得夜长梦多。

花老鸨:那这张全贵?

陆名山:看好了他,今天晚上好饭好酒的招待住了,千万别让他走了,我天亮回来再收拾他。

花老鸨:那大师兄,夜里赶路,你要多加小心。

【音效41:47】脚步声走远。

【音效】瓦片落地。

花老鸨:谁?!茶壶!快去看看!

顾盈盈:难道隔墙有耳?

茶壶:鸨妈,看了,没人。许是猫跑过去了。

花老鸨:(心里不踏实)前后门看仔细了,今天晚上好饭好酒,把张全贵伺候好,留住他。盈盈,你今天晚上再委屈委屈。明天大师兄回来,就好了。

顾盈盈:放心吧师姐,他逃不出姑奶奶我的五指山。

【音效-转场42:23】(顾盈盈房间)开门入词。

顾盈盈:张大爷,怎么这么闷闷不乐啊

张全贵:乐?你输光银子乐一个我看看?

顾盈盈:这怎么话说的,都输了?

张全贵:但凡还有,我也不可能回来。今天真是背到家了。

【音效42:46】一声猫叫。

张全贵:(眼珠一转)诶?盈盈,这花青楼什么时候来这么多野猫啊。

顾盈盈:谁知道呢,刚才跟鸨妈说话的时候,还有猫蹬下一片瓦来呢。吓我一跳呢。

张全贵:(起身靠近)那这猫....逮到了没啊?

顾盈盈:那上哪逮去,连个影子都没瞧见。

张全贵:(一把抱住顾盈盈)嘿嘿嘿。你看,我像那只猫吗?!

顾盈盈:啊~要死啊,别闹!

张全贵:对,是要死,不过....(掐住顾盈盈脖子)是你死!说,你们跟陆名山是不是都是义和团的!

顾盈盈:呃....放..开...

张全贵:好啊,坑老子的钱,去死吧!(互动一下)

顾盈盈:呃....呃....呃.....(咽气)

张全贵:(微喘)呼,妈的,臭婊子。

【音效43:54】开窗,跳出。

(过了一阵之后茶壶来了)

【音效】脚步声,敲门声。

茶壶:小姐~小姐~(顿一会)张爷~张爷~

【音效】敲门声。

茶壶:我进来了啊。

【音效】推开门。

茶壶:(看见顾盈盈尸体,后窗开着)小姐!(向外边跑边喊)鸨妈!不好啦!出事啦!鸨妈!

花老鸨: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茶壶:盈盈!(喘,且喊)盈盈!她......

花老鸨:盈盈怎么了?!

茶壶:盈盈她被人杀了!

花老鸨:什么!张全贵呢!

茶壶:我进去没有看见张全贵,只看见后窗开着!想必已经跑啦!

花老鸨:(愣住)坏了!快,通知宝局,我们赶紧撤!

【音效44:40】踹开门。

张全贵:老鸨子~这天都还没亮呢,打算去哪啊?

花老鸨:张全贵!

张全贵:(冲后面摆手)动手!拿人!

【音效】一队兵丁涌入。

茶壶:师姐!你快跑!(说完冲向张全贵)张全贵!我跟你拼了!

【音效】打斗声,刀刺入。

茶壶:(中刀)啊~!师姐....快走....(咽气)

张全贵:自不量力。老鸨子,还不乖乖的束手就擒?

花老鸨:......

张全贵:呵,骨头挺硬啊!来人!拿活的!

花老鸨:扫清灭洋!你这清廷的走狗!拿命来!

【音效】打斗声,踢开,倒地声。

花老鸨:(捡起地下的刀)张全贵!呀!(冲杀过去)

【音效】洋枪声,刀落地声,倒地声。

张全贵:你们义和团不是总说刀枪不入吗?怎么也怕洋枪啊,哈哈哈哈哈

花老鸨:(濒死).....呃......大师兄一定会杀了你!

张全贵:(抢过一把洋枪)那就让他来吧!省的我找了!

【音效】枪声,倒地声。

张全贵:哼,进去搜,宝局里还有他们同党!

【音效】两声洋声,倒地声。

陆名山:不用找,我来了!

张全贵:(愣了一下)陆名山!还真露面啊!我敬你是条汉子,够爷们的话,别让我费事,乖乖的跟我走!

陆名山:哼,只怕你今天走不了!(举枪瞄准)

张全贵: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音效】枪声,倒地声。

陆名山:(看了一眼张全贵的尸体)便宜你了。

传令兵:恭王爷到!

恭亲王:陆名山!

陆名山:小人参见王爷!

恭亲王:你瞒了这么久,我跟你说过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陆名山:王爷,自古忠孝难两全,陆名山既然选择了,就不后悔。

恭亲王:..........(转身离开)

【音效】BGM结束衔接大座钟整点报时声,第二声入词。

小孩:后来呢?

老人:后来啊,陆名山被押解到官府,定了谋反的罪,本来要凌迟处死的。不过恭王爷念及多年的情分,替他求情,改为了绞刑,好留个全尸。

老人:不过到了行刑的日子,突然起了一阵大风,霎时间,漫天飞沙走石,人眼都睁不开了,等风停了大家再看,这陆名山已经不见了。

小孩:那他死了吗?

老人:没人知道。

小孩儿:那他跑了吗?

老人:也没人知道。

小孩:那之前个打更的呢?

【音效48:10】打开盒子,拿出锣和梆子。

老人:那个打更的离开了以后,来到了我们这个城市,再后来,就在这里生活下去了。

更夫:(开大混响)早睡早起!保重身体!五更天明~

【音效】梆五声

恭亲王:(混响)陆名山,你好自为之吧。

陆名山:(混响)王爷,保重!

【音效】连续的梆子声

END

编后语:故事是临时想出来的,本来打算全员盒饭的,后来想了想,算了,让陆名山活下去吧。至于这个老人是谁,他可以是陆名山,也可以是更夫,仁者见仁吧,各位希望他是谁,他就是谁。下面解释几个本里的名词。

1:宝局,古代一种赌场的称呼,玩的是押宝

2:押宝:一共分四门,共分一,二,三,四。其中一、二之间的位置叫小拐,二、三之间叫红拐,三、四之间叫大拐,四、一之间叫黑拐。单独压其中一门,叫孤丁,孤丁赢得也最多。

----------------------------------------------------

我用声音作为陪伴,轻听耳畔你的呢喃。夜不再是寂寥无声的烦,世界从此色彩斑澜。我不需要对号入座,我只相信我的答案没有错,只因你来过,日子也许不再蹉跎。饮过方知酒浓,记挂你无邪的笑容,现在一个烙印刻在心中。早晚安,你会有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