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201】
读物本·【天降戏搭】活动文本
作者:戏鲸-小激灵
排行: 戏鲸榜NO.20+
剧鲸鲸 · 永冠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读物本 / 架空字数: 7602
187
406
70
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转载作品
角色16男12女
作品简介

【天降戏搭】活动后下架,无需收藏。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16 10:52:09
更新时间2024-04-19 22:15:1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薛挽棠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魏煊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金刀客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玛依努尔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巽卿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云林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台词演绎

请任选一种情绪进行演绎

 1. 病娇 鄙夷 撒娇

呦,你还会脸红啊,这么多年的好友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纯情的时候,怎么?你的心上人答应跟你在一起了?

 2. 狠毒 诱惑 尴尬

我这人呢,没什么本事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不信吗?你大可试试!

 3. 天真 醉酒 哭腔

师父,为什么其他仙君害怕你啊?为什么小仙娥们不跟我玩啊?还有为什么有的仙女仙君们讨厌我啊!是我不好吗?

 4. 绝望 深情 尴尬

以后…无非就是…无非就是,你不能跟我在一起了,对吧?所以…我只是想…我只是想听你亲口承认…你不喜欢我了…有那么难吗,啊? 有那么难吗…

 5. 深情 害羞 诱惑

宝贝,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呢?我知道你在等我,但是你也不能等到现在啊,这样对你身体不好的,听话!以后早点睡好吗?

 6. 绝望 醉酒 病娇

你的世界那么大,而我的世界那么小,也对,不同世界的人怎么会能在一起呢?原来是我太天真了...真后悔爱上你啊

 7. 狠毒 鄙夷 天真

我的人,我自要护着,怎么? 祁教授觉得我的人可以随便动?有些话我不想明说,麻烦教授以后注意点。

 8. 哭腔 愤怒 撒娇

你让我离开我就离开,你让我过来我就过来。你要怎样我都依你,可你...可你不能把你的积怨全都发泄在我的身上吧!

 9. 鄙夷 天真 醉酒

你说你没钱?没钱你进什么酒吧啊? 都说这人是有钱就变坏,变坏就有钱。我看呐,还真就没错!

 10. 哭腔 尴尬 深情

你不必在我身上花心思,我会走的,我这就会走,不会碍着你们…

 11. 狠毒 醉酒 绝望

我还以为我们不同于其他人,没想到,最后却沦为和他们一样的下场,劫数难逃…

 12. 狠毒 愤怒 绝望

九天一直掌握着世俗皇权、武林大事。然而权利蒙蔽了你们的心...难道屠戮洛道、血洗建安,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拯救苍生?!

 13. 天真 诱惑 狠毒

这里的林子很危险,大人不认识路可千万不要乱闯哦。

 14. 天真 病娇 撒娇

今年的天气寒了些,我把你之前穿的衣衫都找了出来,这一件是你往年最爱穿的。

 15. 喜悦 撒娇 醉酒

才不是呢,我没醉没醉,你看我还可以变成超人呢。

 16. 哭腔 深情 病娇

我真的很爱她啊,可是我没办法不离开她啊!

 17. 尴尬 愤怒 撒娇

别吵了,整天在我耳边吵来吵去烦不烦啊,你们不烦我都听烦了。

 18. 喜悦 哭腔 尴尬

噢,今天没空吗?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

 19. 害羞 诱惑 天真

是不是很吃惊?好像事先安排好了一样,我感觉这就是缘分,所以才会不由自主走到一起了!

 20. 害羞 诱惑 撒娇

是一个人吗?这么寂寞地坐在吧台上...今晚,和我在一起度过吧?

 21. 撒娇 愤怒 恐惧

我,我,我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违背主公命令私自撤军。

 22. 恐惧 愤怒 尴尬

什么?!人不是我杀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别过来!

 23. 鄙夷 狠毒 诱惑

不过是死了一个人而已,那乱葬岗上埋了不少尸体,还差这区区一个?

 24. 狠毒 喜悦 诱惑

别以为有刘总罩着你就没事,让我逮到,我一定打断你的骨头,嚼碎你的筋肉,让你永无宁日。

 25. 撒娇 恐惧 哭腔

我真的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就当我求你了,好不好~

 26. 尴尬 害羞 天真

呃...你的意思我懂。可是...嗯...我…我们真的不合适。

 27. 害羞 诱惑 尴尬

哎呀你说什么呢,别这样,让人家看见多不好。

 28. 喜悦 绝望 诱惑

我还有得选吗?我已经别无选择了。只是我真的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这一切背后的那个人是你!

 29. 鄙夷 愤怒 绝望

我,我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一件事情这样就算了,为什么每一件事情都这样?

 30. 天真 喜悦 诱惑

哎,听说了吗?城东家那位又发火了~你猜怎么着…这回,直接屠了他整个府里的奴仆!

 31. 哭腔 喜悦 醉酒

好了,就这样吧,我已经尽力去挽回了,到头来还是一场空,那就放手吧!

 32. 喜悦 绝望 天真

世界这么大,我应该去看看!这样,我才能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世界,嘻嘻,美好的世界我来了!

 33. 害羞 天真 病娇

窗外月光倾泻下来,寂静的星空格外明亮。蓝枕着我的手臂,我们就这样安静地看美丽的星空,享受彼此的温度和味道。

 34. 狠毒 哭腔 深情

我看了你这么多年,还是觉得看不够。这一次,我把你印在心里,印得深深的,记到灵魂里。黄泉路上,我也不用再回头。

 35. 愤怒 哭腔 恐惧

我没顾及到你的想法?我没顾及就不会和你在这废话!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你听进去过几次?你要是都听进去就不会再有这样无意义的争吵!

 36. 喜悦 诱惑 尴尬

你操作倒是挺快的,可是你不会玩啊。左右手协调一塌糊涂,视角一转就找不到北了。呵,更别说打发战术了,想赢我的话,再过个100年吧。

 37. 天真 病娇 狠毒

你说你喜欢樱花,我就为你种樱花,你说你喜欢他,我就把它埋在树下,呵呵呵哈哈哈哈...你看!今年的樱花开得多美呀。

 38. 绝望 醉酒 喜悦

我心里一直有个坎过不去,总觉得我们的爱情还没有结束,但我比谁都清楚,我们没有以后了。

 39. 深情 害羞 喜悦

新的一年,希望你可以慢慢开窍,如果不能也没关系,对于你,我的耐心还有很多!

 40. 愤怒 醉酒 哭腔

我说得很清楚了,我没兴趣,你们别拉着我!我告诉你们,我的事不用你们来管!

剧本合配

请任选一个片段进行演绎

可直接点击开头的时间戳播放相应BGM

一、古代篇(共4个片段)

(一)

《挽棠》/ 剧本id:244335

作者:殷殊

魏煊(男):世家公子,心有城府。

薛挽棠(女):读万卷书的少女。

薛挽棠:(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兄长会不会觉得,我不该妄议朝政?

魏煊:不会,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阿棠本就该畅所欲言。

薛挽棠:兄长邀我来,只是为了替裴先生带一本书吗?

魏煊:裴先生说,若是以山河为局,阿棠定是颗能力挽狂澜的棋子,我亦然。先生想让阿棠借你兄长的名义参与朝政,在朝堂与他一同布局,重整河山。

薛挽棠:这样啊!女子之身,能得所用,自是已经十分不易了…那兄长呢?也是替裴先生来劝我的?

魏煊:是也不是,我想劝阿棠抒发己心不再藏拙,但我也希望,阿棠能站出来。

薛挽棠:什么?

魏煊:阿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可以自己站在庙堂上,无需借用任何人的身份?

薛挽棠:(站起来)兄长,你,你在说什么!

魏煊:阿棠,久居樊笼,你不该被束缚住。我愿让魏氏一族成为阿棠身后的盾牌,倾一族之力,让阿棠能以己之名,留痕青史。

薛挽棠:以薛挽棠的名字?

魏煊:是,以薛挽棠的名字!


(二)

《红绡》/ 剧本id:240815

作者:牧山河

金刀客(男):兵痞,苍凉,快意,为自己而活。

玛依努尔(女):妩媚,聪慧,大胆,为自己而活。

金刀客:叫什么?

玛依努尔:玛依努尔。

金刀客:什么意思?

玛依努尔:皎洁的月亮。

金刀客:你皎洁吗?

玛依努尔:…月亮皎洁吗?

金刀客:(轻笑)过来。

玛依努尔:(没反应)

金刀客:我买了你。

玛依努尔:奴觉得,您跟他们不一样,大人知道哪里不一样吗?

金刀客:(迟疑,调笑)该不会是我没花钱吧?

玛依努尔:大人说了,你是我的命,奴可不认为我的命在那张床上。

金刀客:(轻笑)我今天只是想抢几两碎银,并没想救你。

玛依努尔:但您还是救了奴。

金刀客:是,我猜没有男人能拒绝你。

玛依努尔:我?(轻笑)大人错了,正是因为主人拒绝了我,我才会出现在这。

金刀客:那你的主人不会享受极乐啊。

玛依努尔:主人教我识文断字,您不该这样说他。

金刀客:传闻伊湳家的小公子养了个美艳不可方物的舞姬,且对其青睐有加,差点为她抗婚,说的不会就是你吧。

玛依努尔:…是我,不过主人是一片好心,他想还我自由。

金刀客:自由?(嗤笑)需要自由的是笼中困兽,金丝雀出了笼子,非死无他。

玛依努尔:我甘愿。

金刀客:…什么?

玛依努尔:只要我能像飞鸟一般活一回,我甘愿葬身黄沙。


(三)

《化云归林》/ 剧本id:881684

作者:安林

巽卿(男):巽(xùn),文采斐然。

云林(女):冷情之人,志在山林。

巽卿:你想要游历到何时?

云林:到我再也走不动路之时。

巽卿:待你走不动了,便安定下来吗?

云林:不,若我走不动了,便爬去崖边,翱翔天际。

巽卿:那若这天下风景看遍,你会去哪里?

云林:那就出海吧,行至海角尽头。

巽卿:你不在意埋骨客乡?

云林:山河皆可为家,草木均是我乡。

巽卿:那岂非无碑无铭,亦无人悼念。

云林:我这一生,无国无家,无忠无孝,也没什么必要留下什么。何况这世间,除你之外,也再无人知我了。

巽卿:听这话的意思,只有我有资格为你写些碑铭悼文了?

云林:是啊,只有你写得出我。待我死后,也只愿读你烧给我的悼文。

巽卿:哎,无忌无讳。

云林:(轻笑)山野间游历本就九死一生,哪里有这么多忌讳。

巽卿:(略急)你我至交好友,如何不忌讳!

云林:(微愣)……人终有一死。

巽卿:可我会牵挂。(认真)若你为风筝,我便是你身后的那根线,若你疲累,便回城找我,我一直在。别轻言离别,好吗?


(四)

《玲珑匣》/ 剧本id:644523

作者:夏黄泉

琴师(男):楼中的琴师,调教得男男女女琴棋书画皆是绝色之姿,君子温良如玉如渊。

楼主(女):楼中的楼主,迎送着熙熙攘攘风花雪月看尽人间是非,美人颦笑似摇似曳。

琴师:(哈欠)

楼主:昨夜去了哪里?

琴师:你猜?

楼主:(斜眼瞥)……

琴师:(赔笑)只是去见了一个故人。

楼主:是个女人。

琴师:你怎会知道?

楼主:若是个男人,你早就自己说了。

琴师:十九,这位故人你原也认识。

楼主:那为何不叫我同去。

琴师:……因她曾说过,若无必要,她此生不再见外客。——十九若要见她,要拿宁王旧府的消息来换。

楼主:(沉默片刻)原来是她。——公输千机变,素手解九州。三十年前江湖第一机巧大师何公输作古,一身好本事都传给了女儿何素手。这个女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可惜啊…

琴师:怜惜她的话从十九的朱唇里说出来,总让人觉得…不太好。

楼主:那我应该说什么?说全是我的错,才害她断了五只手指和一条腿?

琴师:(叹)原也谈不上怪谁不怪谁,如果真要找出一个害了她的罪魁祸首,大概应该算是当年宁王和太子的夺位之争吧。

楼主:她的事我知其一,你知其二,今日不如就当个故事,说来解闷,也彼此解惑了。

琴师:好,我也正想知道,她那样的江湖儿女,是怎么又和皇室中人有那些过往的。

楼主:那就从荣乾十八年说起吧。那一年我们的七公子肃王殿下奉旨戍守边关,但他根基未稳,朝中诸事变幻难测,必须有一个可靠之人合作。——他最后选了太子。

琴师:但结盟是要纳投名状的,于是你们设了这个局。


二、近代篇(共4个片段)

(一)

《戏迷胭脂》/ 剧本id:5516

作者:(闲人)君心蓝

白五爷(男):上海滩有钱有势的人物,攻汉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凡事说到做到。

胭脂(女):百乐门台柱,号称胭脂泪,后被白五爷包养,看似风情万种,实则静雅如兰。

白五爷:真的想好了吗?

胭脂:当然,一人也是陪,十人也是陪,难得白五爷看得上胭脂,胭脂自然不甚荣幸。

白五爷:到底是我的魅力太高了,还是白某人太高估了你胭脂,我以为…至少你也会推脱几次才肯跟我走。

胭脂:这大上海舞厅是什么样的地方,舞女又是什么样的人,胭脂是很有自知之名的。故作清高这种事,不适合我。难得有白五爷这样的人肯包我,胭脂高兴还来不及呢,若是矫情了,把白五爷给气跑了,岂非得不偿失,懊悔终身?

白五爷:(朗笑)哈哈哈,不愧是这百乐门里最销魂蚀骨的胭脂泪。只是有时候,我真的是看不懂你,说你清高,你又是这般俗气。说你曲意迎合,你又是如此真诚,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

胭脂:白五爷觉得胭脂是怎样的人,就是怎样的人,至于哪一面才是真的我,那就需要五爷自己去发现了。也许两面都是真实的,也许…两面都是假相。

白五爷:也是,反正我们接下来多的是时间,我会好好的去了解你,了解你的心,了解…你的整个…人。


(二)

《少女情怀总是诗》/ 剧本id:61282

作者:奈奈千叶

周前程(男):温柔青年,胸怀抱负。

王翠翠(女):文艺采茶女,温柔坚强。

周前程:今日是立春呢。

王翠翠:是啊,立春一日,水暖三分,天气就要暖和了。

周前程:翠翠最喜欢哪个季节啊?

王翠翠:都喜欢,春天播种,夏天耕耘,秋天收获,冬天期盼,一年四季,都挺好的。

周前程:可如今这世道,敌国蛮横,日军侵略,中国的主权日渐衰退,怕是这以后的四季,没有一日能安宁了。

王翠翠:嗯…随遇而安吧。

周前程:嗯?

王翠翠:我们种茶的时候吧,要把握好光照、温度、水分、土壤,这样才能种出来优质的茶叶,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很多因素我们都无法阻挡,我们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使有损有伤,但是坚持下去,总会有收获的。

周前程:可万一天降大雨,连绵不休,冲毁了所有的茶树呢?

王翠翠:那就来年再种,毕竟,春天肯定会到来的。

周前程:那万一,种茶之人也不在了呢?

王翠翠:那她,(娇羞)她肯定会有孩子的。

周前程:这乱世,还能有你这种心态,真是挺少见的,呵呵~翠翠,我还得向你学习呢。

王翠翠:害~我就是脑子笨,我爸总说我跟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周前程:你不是笨,你是永葆赤子之心,这样挺好的。


(三)

《无期》/ 剧本id:188033

作者:贼鹊

楚燮林(男):抗日战争中正面战场上的军人。有血性,豪放。白为霜指腹为婚的丈夫。

白为霜(女):抗日战争中敌后战场的情报人员。外刚内柔,洒脱。楚燮林指腹为婚的妻子。

楚燮林:(沉默半晌)...我...我去帮你备些东西。

白为霜:(拉住)子韧,我没什么可准备的...(微笑)吃饭吧。

楚燮林:好!我们夫妻俩好不容易在一起吃顿饭,就别这么伤感了!(强露微笑)夫人,好久都没吃到你做的菜了,不知味道怎么样?

白为霜:(擦去眼泪,笑)嗯,你尝尝。

楚燮林:(尝了一口)嗯,人家做菜讲究色香味俱全,夫人这菜...

白为霜:怎么了?

楚燮林:色和香是有了,这味嘛…

白为霜:(假装生气)红烧肉都堵不上你的嘴!

楚燮林:(笑)没有,夫人做的菜自然好吃。(皱眉)不过,这肉的味道…怎么怪怪的?

白为霜:你以为这年头哪来的肉呀?这是肉罐头!

楚燮林:哪儿来的罐头?

白为霜:你们上次打虎口的时候缴获的,陈副官送了一箱过来。我没多要,只留了一罐,剩下的分给卫生所了。

楚燮林:(又尝了一口)日本人的口味和咱们中国人就是不一样!…(皱眉)不过这鬼子也够抠的,说是牛肉罐头,吃起来怎么感觉像是杂粮加牛血做的!

白为霜:(笑)你这刁嘴,该去那菜馆当厨子,带兵倒是可惜了。

楚燮林:为什么?

白为霜:惯会吃!(笑)

楚燮林:(笑)诶, 夫人,从这小小的罐头里,你可看出什么来了?

白为霜:你以为呢?

楚燮林:(反问)夫人以为呢?

白为霜:(笑)依我看呐,日本国资源贫乏,国内经济不景气,这仗他们必败!


(四)

《活着》/ 剧本id:6375

作者:妖奈奈

甄爱国(男):原是八路军,后为了活命投靠日军。

江虎妞(女):乡下土八路,没文化的热血女汉子。

甄爱国:(头也不抬)你来做什么,看我怎么被枪决吗

江虎妞:(握拳)为什么

甄爱国:(顿)什么为什么

江虎妞:(压抑)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甄爱国: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江虎妞:我要你亲口回答我

甄爱国:(一直低着头)为了活着

江虎妞:为什么要投靠日本人?

甄爱国:为了活着

江虎妞:(压抑)那为什么要杀死小石头?

甄爱国:(顿)为了活着,他不死我就得死

江虎妞:(爆发)为了活着活着活着!活着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让你抛弃兄弟姐妹,抛弃仁义道德,抛弃民族大义?

甄爱国:(轻声)

江虎妞:(一拳打过去)你该死!

甄爱国:(被揍倒在地,从地上爬起)是,我该死

江虎妞:(又是一拳)帮着日本鬼子打我们中国人,跪在日本鬼子脚下舔他们脚丫子,你对得起你的名字,对得起死去的队长和小石头吗?啊?他才十七岁,还叫过你爱国大哥,家里还有个小媳妇和老妈子等着他回去生娃,(哽咽)你对得起他们吗?对得起吗?甄爱国,你他妈不是人,你简直不配叫这个名字,畜牲都比你有人性!


三、现代篇(共6个片段)

(一)

《转运书屋》/ 剧本id:693129

作者:伊衣艺

北哲(男):大一,阳光帅气,认准的事不回头。

楠渊(女):工作上精明能干,生活中孩子气,对感情没自信。

楠渊:(笑)这是我妹的孩子,3个月,是不是特可爱?

北哲:你妹妹孩子都3个月了,你还单着?

楠渊:哎。我感情运上,真的是…一言难尽。

北哲:?

楠渊:学生时代谈的,不是转学,就是生病。工作后谈的,都谈婚论嫁了,你猜怎么着?他爸赌博,欠了几百万。

北哲:楠渊,我觉得你挺好的。

楠渊:我哪好啊?

北哲:你工作的时候,专注、自信,你敢去尝试各种匪夷所思的想法,还都能做的不错;生活里呢,却像个小女孩一样,看剧会哭,还有你的笑声特招人…你很会为别人着想,你看的上的人不多,但是一旦谁走进了你心里,你对人好起来没有底线。反正…就是你特别真实,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很舒服。我…我喜欢你!

楠渊:(笑)你距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有4年呢。

北哲:你和任何年龄的人谈恋爱,都不能保证最后一定能结婚啊。

楠渊:至少如果我想结婚的话,我可以找个将就的。

北哲:你就不是一个能将就的人,不然你也不会单身一年多了。

楠渊:你怎么知道我单身了多久?

北哲:我…(转移话题)那你能保证,你错过了我,今后不会后悔吗?


(二)

《桔梗与极光》/ 剧本id:425351

作者:诺童

晨光(男):拾花舍花店老板,父母双亡,黎星的书粉。看过黎星作品后,一直向往去漠河看极光。性格温柔。

黎星(女):畅销书作家,对待陌生人偏冷,对熟人会变得懂事又温柔。

晨光:你的文章里说,传说中,厄洛斯是掌管爱的神明,他祝福了这世间的极光和鲜花。

黎星:(接着说)若是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在极光之夜互赠鲜花,就会受到神的庇佑,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

晨光:对!我就是因为看到你的这篇文章,才开起了拾花舍。等我以后有了爱人,我就和她一起带着鲜花,去漠河看极光,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黎星:你真的相信我写的?

晨光:相信啊!你不相信吗?

黎星:(笑)我以为只有我自己相信,原来真的有能和我产生共鸣的人。

晨光:(笑)我们不止有共鸣,还很有缘分。

黎星:是,很有缘。(笑)那有缘人,你准备送我什么花呢?

晨光:其实我没想好要送你什么花。所以我就想着,如果你来,我就让你自己选一支最喜欢的花送给你。不过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突然就有了选择,我觉得有一种花非常适合你。

黎星: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一种花。我想着,如果以后有人可以送我一千朵这种花,我就和他在一起。不知道和你心里想的是不是一种。

晨光:那要不要一起说出来,再试一次我们是不是真的有缘?

黎星:(笑)好啊!

晨光:三、二、一,桔梗花。

黎星:同入桔梗花。

(一起笑了)

晨光:(挑选花)那让我看看…就这支吧,它开的最好。(转向黎星)来,送给你,盛放的…桔梗花。


(三)

《无所不能》/ 剧本id:206579

作者:李面条

黄磊(男):贱兮兮。

梁田(女):凶巴巴。

梁田:呐!

黄磊:这什么呀?

梁田:平安符!!这么大几个字看不到啊!

黄磊:哪来的呀?

梁田:当然是去求的咯!

黄磊:你啥时候去求的这玩意儿啊!

梁田:啧,你不是问我篮球比赛为什么没去看么。因为那天给你求完福回来堵路上了,没赶上。真无语!

黄磊:(开心)哦,原来是这样。

梁田:这回开心了?

黄磊:嘿嘿~开心一半了。

梁田:(瞪眼)怎么事儿???

黄磊:就…就黄毛这事如果你再给我解释解释我就更开心了。

梁田:是不是给你脸了?还解释解释呢。我解释毛线啊解释。

黄磊:哎呀,他说了啥你告诉我不就完了嘛!

梁田:(翻白眼)他说他喜欢我,他想让我做他女朋友,问我愿不愿意,可以了吗?

黄磊:那…那你怎么说的嘛!

梁田:我说考虑考虑~

黄磊:啥???考虑?这特么还考虑啥呀!!!

梁田:我又没有男朋友,又没别人喜欢我,我考虑一下有什么问题?

黄磊:谁说没有的!???

梁田:谁?

黄磊:(深呼吸)不是,老子还不够明显是吗???

梁田:(偷笑装淡定)可你也没跟我说过呀!

黄磊:我靠,我天天都,都这样了!!这还要多说啊?

梁田:我就喜欢听!怎么了?

黄磊:我…行~喜欢听那我就说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梁田:嗯,说吧。

黄磊:(蚊子嗡嗡)咳咳~我喜欢你。


(四)

《禁止煽情》/ 剧本id:793553

作者:大唐饼业

王路(男):不痞,不浮夸。

陈芸(女)

陈芸:(缓缓开口)你不是死了吗?

王路:是啊,死了。

陈芸:(叹气)那我没有记错。

王路:余江大桥上,一辆车朝我迎面撞来,然后砰的一声,我就死透了。

陈芸:…你在哪?你身后怎么是一片海?

王路:我在码头…十分钟后我就要上船了。

陈芸:上船?为什么?

王路:(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包)送信去。今天的活不多,快送完了。

陈芸:你成邮递员了?

王路:现在是。但是再过一个月,我就是站长了。

陈芸:嚯,你还挺得意。

王路:嚯,那起码算是半个官了。

陈芸:这跟你以前“向往远方”的标签严重不符啊。

王路:人都是会变的。

陈芸:可你是鬼。

王路:…行行行,说不过你。

陈芸:(轻笑)

王路:其实吧,人活着和死着都一样,都要工作,而且,(手指着天上)都有一个压死人不偿命的领导。

陈芸:……

陈芸:当站长比当摄影师好吗?

王路:啊?

陈芸:你以前不是总吵着说,要去拍远方的吗?

王路:那是以前。

陈芸:现在去了另一个世界,以前的话就不作数了么?


(五)

《总要有后来》/ 剧本id:50696

作者:塔罗牌

李孟(男):陈之晓的现男友,有一段失败婚姻的过去。二人是快结婚的关系。

陈之晓(女):李孟的女友,很爱李孟。知性、成熟、稳重。

陈之晓:(厨房里)回来了?

李孟:诶?什么时候过来的呀?

陈之晓:打你电话,你没接,我就先过来了。你怎么今天这么早下班?

李孟:(换鞋)去了趟法院,没顾上看手机,也没回所里,直接就回来了。

李孟:(走进门看到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铺满了整个桌子)

李孟:这是…大扫除呢?

陈之晓:是啊,不知道你这么早回来,饭还没来得及做呢。

李孟:(脱外衣)饭放着我来,你歇着啊。

陈之晓:你先歇一会吧,厨房我还没收拾完呢,诶…桌上那些东西你别管,都是要扔的。

李孟:(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桌子,拿起了一个陈旧的罐头瓶,上面的字迹都模糊了)

陈之晓: 走出厨房-脚步声真该打扫一下了,我今天一收,收出这么一大堆要扔的东西。你看看,你手里这个,这都过期多久的罐头了,你还留着干嘛?

陈之晓:(凑过头)我看,都五年了,我的天。

李孟:真快,五年了吗?

陈之晓:这不,写着有效期至2016,五年多了吧。

李孟:(神游着应答)

陈之晓:怎么了?

李孟:哦,这个是要扔的吗?

陈之晓:不然你还想打开吃了呀?

李孟:…(喃喃)它打不开了。

陈之晓:嗯?(看了一会奇怪的李孟)…怎么了?今天工作不顺利吗?

李孟:哦,没事。

陈之晓:这罐头怎么了吗?

李孟:…没,(放下罐头)扔了吧。

陈之晓:……


(六)

《原来还是你》/ 剧本id:70825

作者:夏黄泉

沈子严(男):腹黑鬼,幽默风趣,设计云梦破镜重圆。

陈之晓(女):略泼辣,得理不饶人,刀子嘴豆腐心。

沈子严:(眯眼突然站起身)好啊,要我赔也行,跟我走吧。(上前拉扯)走。

云梦:(坐着不动)什么啊?上哪啊?

沈子严:找一个和平公正的方法,让咱们互相赔偿。

云梦:哪啊?

沈子严:民政局。

云梦:去什么民政局啊?你要走法律途径也得是法院吧?

沈子严:(笑)婚姻登记处,法院可没有。

云梦:婚姻登记…处?结婚?

沈子严:是啊——你忘不了我,我也惦记着你,还有什么办法比结婚更顺理成章么? 拉扯走吧。

云梦:不不不!你等一下!哎呀等一下!(拽住桌子)沈子严!我说你等一下!

沈子严:没什么可等的了,你妈把你们家户口本都给我了。

云梦:哎卧槽!她是有多不待见我…不是,你们这是强娶强嫁啊!经过我同意了吗!我不去!我这辈子也不会原谅你的!

沈子严:那我就用一辈子让你原谅——松手。

云梦:不松!

沈子严:(危险)松不松?

云梦:(坚挺)不松!

沈子严:(突然放手站直,喊)服务员!你们这桌子多少钱!

沈子严:我买了!唔@#¥%……(被捂住嘴)

云梦:(扑上来捂嘴)你干什么!不嫌丢人啊!(突然被抱起) 哎?哎你干什么!你放我下来!

沈子严:(抱着对方)呵!丢人?丢了两年的人如果不抱回来,我可就要丢心了!

云梦:沈子严!

沈子严:嘘…他们都看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