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13】普本·【扶桑有狐】

作者: 無心,叶飛
排行: 戏鲸榜NO.20+
【注明出处转载】 普本 / 古代 字数: 12858
18
1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3男4女
作品简介

讲述三狐为金乌的故事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5-17 00:26:03
更新时间 2021-05-17 17:48:01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张怀生

男,0岁

一个长生不老之人,兼金乌上尊

陈襄

男,0岁

扶桑山银狐,一直深爱着红狐,红绡。

龙套

男,0岁

龙套配角词

姥姥

女,0岁

金乌上尊身边一只宠狐。

倾城

女,0岁

白狐三姐妹中的大姐。御姐音

展开

 

            正文开始

张怀生——从金莲附体,在人间活了三百年的怪物,又是小医生。

陈襄——扶桑山的银狐,一直疼爱着红绡,性格,随便来。

陈三——男配人物随便演。

龙套——侍女,等等。

倾城——三姐妹中的老大却一直宠着红绡,什么事都替她们扛。御姐类型。随便来,一直爱着金乌上尊。

夜桑——(御姐音,少御)一直和红绡不对付。性格,按照你自己的性格来演,一直爱着金乌上尊。

姥姥——曾经是金乌上尊的一只宠狐,【御姐音,御妈音】如果两个都没有,那就少御音。

红绡——从小就是吃货,闯祸精,一直爱着金乌上尊。

……………………………………………………

倾城:【混响】曾经我们扶桑最为灵动的三狐,一雪二夜三炙火,得到三界宠爱,却唯独爱上一个人。他就是太阳之神金乌上尊,我们也曾信誓旦旦许诺沧海白首不离,然而后来后羿射日上尊陨落,化作一朵无情的金莲。我们三姐妹也彻底疯了。

倾城:五百年了你到底打够了没有!把金莲给我!

 

夜桑:你也配!

倾城:拿来!【音效过度】难道你一点也不念姐妹之情吗?说好一起保护他的,不要逼我。

【打雷下雨】

夜桑:哈哈哈哈,没想到,天也助我,嘿!【打飞倾城】

倾城:上尊不是任何人的。

夜桑:你以为不是我,就是你们的吗?!

旁白:夜桑和倾城在天上打斗,夜桑趁倾城没注意一掌打飞,并用黑色丝缎缠住倾城救起,两个人在空中争执中,红绡用炙火打断丝缎接住倾城。

红绡:把金莲给我!

夜桑:【哽咽】天狗食日,是我与上尊初识之日。也罢!与其让你在烽火乱世,不如让今天变成我们的共末之日吧!

倾城:你疯了!?

红绡:不要!【打出一掌】嘿!

倾城:【用身挡】她是你的妹妹,呃!噗。

红绡:姐姐!

夜桑:大姐!

倾城:【混响】上尊!

张怀生:扶桑六月居然还有如此祥风,啊,我的紫金牛【雷声】啊,变天了。【混响】什么呀?

张怀生:仙女下下凡。呃!

旁白:夜桑的一掌朝着红绡打去,那黑色的掌风正好打在倾城的正面,红绡一掌打在倾城后面,倾城再无生还。这时张怀生从树林里路过,他听到声响,过去打看,金莲从空中掉下来金光将怀生闪晕,金莲附在张怀生的身体里,随后红绡也掉在了怀生的怀里,从而她们重生。

红绡:【混响】就这样我们重生了。

人界三百年后…………………

红绡:【少女萝莉】倾城,他眼睛里怎么出水啊,看着怪心痒痒的。

倾城:应该是亲人刚末吧。

红绡:亲人?那姥姥末了,我们眼睛里也会出水吗?

倾城:好了,还吃不吃了呀,磨磨唧唧的。

夜桑:胡闹!姥姥说我们不能吃人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会跌到这凡人的梦里。

红绡:倾城,他看着好像一颗人参果,还是把他吃了吧。

倾城:好了,别闹了,赶紧回去吧,姥姥又该罚我们了。

红绡:倾城,我心里好痒痒,就吃一口不行吗。

倾城:不行。

张怀生:【梦惊醒】啊!怀离,呵呵,爹,娘,姐姐,姐夫,你们放心吧,怀离走的时候,一点也不痛苦,你们就好好团聚吧。

转场

BGM2

拐杖敲地声

姥姥:【少御,御姐,没有的话随便来。慢读】金莲消失了整整三百年,让你们下凡去寻找,你们倒好就知道玩,整天到处瞎玩,是不是想彻底气末我呀!

倾城:【少女音】倾城知罪请姥姥重罚。

姥姥:你替她们挨了三万雪鞭。

红绡:【做鬼脸】略~

倾城:别闹!

姥姥:这次想挨多少啊!跟你们说了多少万遍了,金莲乃金乌上尊的一世化身。

红绡:【同入】跟你们说了多少万遍了,金莲乃是金乌上尊的一世化身。

倾城:【同入】跟你们说了多少万遍了,金莲乃是上尊的一世化身。

夜桑:【同入】跟你们说了多少万遍了,金莲乃是金乌上尊的一世化身。

【注意从跟你们说三个人同时入】

旁白:就这样,姥姥这句话对她们说了又是一百年,直到她们成人,依旧在说着。

姥姥:金莲消失致使三界男子,无情无爱,必须尽快找到并觉醒金莲。

红绡:【少御】【同入】必须尽快找到并觉醒金莲。

姥姥:可是你呢!【施法把红绡悬在空中】

红绡:啊!【嘴里依旧吃着东西】

姥姥:整天就知道吃吃吃吃,我问你,那四家村的三百头牲口一夜消失,是不是你吃的,你是猪吗!

红绡:猪可以吃猪,再说了我又不害人,还不能吃猪啊!

倾城:倾城知罪,猪………是我吃的。

夜桑:【少御】你平日里可是吃素的。

姥姥:来人!凡弑杀凡胎众生,罪加一等!

倾城:姥姥,都怪平日倾城管束无方,请姥姥重罚倾城一人。

姥姥:准备火刑!

倾城:红绡妹妹修为尚浅,如何扛得起这冥界三火,求姥姥开恩!

红绡:扛不得的。

姥姥:带走!

夜桑:姥姥,这个闯祸精确实该末,但冥界三火好像………

姥姥:都给我闭嘴!

红绡:烧就烧吧,我自己会走,我说了!不,许,碰,我!

倾城:对了,姥姥,倾城有一事未容禀姥姥,昨夜里倾城在星盘上已发现金莲的动向。

姥姥:你说的是真的?!

倾城:(施法展示画面)就在三月镇。

夜桑:三月镇。

姥姥:三月镇,这次暂且先绕过她,三日后便是红绡的成年礼,你们只有三日,也就是人间花红十日期。

倾城:【同入】令

红绡:【同入】令

夜桑:【同入】令

转场

海水海鸟叫声

红绡在一块大石头上看见刻着字

红绡:下一劫,下下劫,莫要与尊再相见,倾城你觉得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字真丑!

夜桑:就你这闯祸精的智商,还能知道什么呀。

红绡:你知道,居然还让我们等那么久!

倾城:好了,快走吧,半支香都过去了,到了人界你们可不许再这样闹了。

红绡:反正她在人界只能晚上出现,我晚上可是要睡美颜觉的,遇都遇不着,哼,吵着得着吗,略略。

夜桑:弱智。

BGM3

转场(人群吵杂声)

红绡:休妻启示。

龙套:大家看一下我的老婆,吃得少,做的多什么事都能干,兄弟有没有兴趣,二十两。

红绡:没想这凡胎男子没了真情真爱,居然这么可怕。

倾城:世上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你还小。

红绡:哇,好香啊。

女龙套:【方言】看一看啦,哎,小姐要尝一尝吗,小姐拿着尝尝,很好的,新鲜出炉的尝一尝,很好的,对不对。是不是很好吃,哎还没给钱啊。

卖书老板:【方言】哎哎,穿红衣服那老妹,老妹来看看,来,你看看这书老厉害了,你仔细看啊,姑娘啊。

红绡:老板这是什么武功秘籍啊!凡人书我看多了,这还是头一次见。

卖书老板:就装啊,这不是白蛇传吗,你看你看。

老鼠精表哥在她提的笼子里说话。

表哥:【混响】你个智障。

红绡:你才智障,再骂一句试试。

倾城:走。

红绡:好帅啊,老板你看这男子,你这小嘴,哈哈哈哈。

倾城:好了!

红绡:哎!

旁白:倾城和红绡在街上走着,对面有支出丧的队伍,个个都穿着白衣。中间躺着一个病重女子,显得很庄严,一路撒着纸钱缓缓向前行。

倾城:【混响】泪送三月花无语,多少青春留得住。

红绡:留得住,留得住,还没断气呢。

倾城:唉,凡胎的命我们不能逆,看样子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旁白:红绡在街中看见一个棺材铺,门头挂着白色的,白色的灯笼,上面写着奠字。

倾城:百年老店,姥姥说,金莲只有进入干净的凡胎才能存活,(红绡插入)而凡胎不老不死,哎!

红绡:【混响】百年

旁白:红绡跑到店门口,提了一下站在门口的老板。

红绡:嘿,呵呵

老板:哎呦…嘶~~啊。

红绡:请问小哥哥,你们的棺材铺真的有百年了吗。

老板:小妹妹,当然了,你没看到镇长给我们亲自写的招牌呀。

红绡:那请问小哥哥,你是否见过不老不死的男人,或者女人,或者小孩。

棺材老板:买棺材啊。

红绡:不买。

棺材老板:不买棺材,你就给我滚,走走走走走。

老妇人:求求你们,我女儿还有一口气啊,不能入棺,不能烧,相公你怎能这样对自己女儿啊!

红绡:我说你们这些凡胎男子到底有没有人性,她还活着呢。

倾城:别忘了姥姥的令!

姥姥:【混响】下到凡间,可千万不许多管凡人之事,尤其是你!

龙套男:入棺!

龙套女老妇人:快醒醒,我是你妈啊!女儿!我是你妈呀!

旁白:她们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一男子匆匆跑过,红绡的记忆里闪过他许多似曾相识的画面,,回头一直望着他,倾城疑惑不解的问道。

倾城:怎么了?

红绡:没事,心口痒了一下,这人好生眼熟,人参果!

张怀生:不好意思,没撞疼您吧姑娘。

倾城:没事,我们也撞疼公子了,罢了,告辞。

红绡:唉!人参果。

倾城:走了。

张怀生:唉姑娘

棺材老板:你才来三月镇多久啊,一天到晚多管闲事,我说张呆子啊。

张怀生:年轻人,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谋杀吗。

老板:你跟我讲谋杀?你多大啊!(东西扬过去)你跟我讲谋杀。

张怀生:罢了罢了。

红绡:你给我等着吧,哼!

倾城:取精散,扶桑的取精散怎么出现人界?

转场

BGM4

黑夜死人堆

旁白:银狐陈襄的取精散把快断气的女子精气取走,被倾城发现一路跟踪到陈襄的住处。取精散飞到红衣女子上,把精气传到那个女子,忽然她睁开了眼睛。之后红绡悄悄跟着张怀生看看他是不是那个不老不死之人。

张怀生:唉,还是来晚了愿姑娘来生还是如此美丽,但不要这么薄命。

红绡:嘻嘻,一会加点什么佐料好呢。(忽然看见旁边躺着死人吓了一跳)啊!………喵~~

小木头:喵……

张怀生:出来吧,又学猫叫。

小木头:没劲!

红绡:【小声】居然还卖一送一。

小木头:没得救了!

张怀生:姑娘的眼睛怎么会流血呢,白天明明………

小木头:这边东西真少。

张怀生:哎!又拿,哎!

小木头:哎,你干吗。

张怀生:别拿了。

小木头:你别动。

张怀生: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小木头:那人性能当饭吃吗。

张怀生:你说你小小年纪,何以如此冷酷无情,唉,也罢反正世上男子现如今都一副模样,可不像我们从前,日色变得特别慢,车马邮件都很慢。

红绡:虽然说这凡胎男子无情无爱,但我的人参果好像与他们不同。

张怀生:一生只够爱一人,诶,好了,你别拿了,给人家留点!

红绡:(站出来大声)我能救她!

张怀生:谁!

小木头:谁!

张怀生:姑娘怎么会在这儿?

红绡:你猜

小木头:盗墓。

红绡:这人要是死了十二个时辰,大罗神仙可救不活了,赶快搭把手呀。

张怀生:哦哦……

小木头:哎哎,哦什么哦呀,你凭什么相信这个盗墓的。

红绡:【混响】一会就末了你。

张怀生:都已经死了,也不至于治死了吧。

红绡人参果,你先用银针打开她的天灵穴,先封住任脉。

张怀生:怎么又叫我人参果。

旁白:红绡不知道自己的修为很浅,开始运气念口诀,结果她折腾了无数次,结果一点动静也没有,两个看着都快睡着了。

红绡:莫失莫得…………【乌鸦飞过】莫失莫得,莫失莫得,莫失莫得…………………………【没力气】莫失莫得。

张怀生:唉,打扰姑娘了。

红绡:等一下,等我一个时辰,我马上回来。

张怀生:哎!

红绡:嘻嘻,谢了兄弟改天请你吃草啊。【把驴赶走说的话】

应该就是这吧。【混响】还好我闻过取精散的味道,哇,好大的院子啊,有这么多吃的,要不吃饱了,再救死扶伤,啊,我的小葡萄。

侍女:主人要不奴婢来侍寝吧。

陈襄:走开!

旁白:红绡正要伸手去捡葡萄时,陈襄推开侍女后退几步,正巧踩到红绡的手,疼的她直呼大叫跑了出来,忘了她嘴里还有东西,这一叫正好卡在她嗓子里,急得她又是跳,又是咳。

红绡:啊啊啊啊……咳咳咳【混响】完了完了。

陈襄:红绡………!

红绡:【混响】他的眼睛居然也会出水,难道也是末了亲人了。

陈襄:【混响】不是她,她没有狐火。

陈三:哎哎,你是哪方的死丫头,这么不懂规矩!快给我过来,快给我过来!

陈襄:【醉】今晚召她吧!

红绡:【混响】什么就我。

侍女:跟我们走。

红绡:诶,你们要干吗,放我下来!

侍女们:别动!老实点,别动啦。

红绡:都怪我平时不练功,欺负我了放我下来!

转场

旁白:红绡就这样被侍女们五花大绑,推动着,来到陈襄的寝室,而在那边的张怀生还一直等着红绡回来,这时小木头说道。

小木头:是骗子吧!

张怀生:能骗我们什么呢?

小木头:时间。

转场

旁白:这时红绡被绑着严严实实的,嘴巴也给塞住了,她心里好后悔当时不练功,现在吃亏了一个劲埋怨自己。

红绡:【混响】红绡啊红绡,你就知道吃,现在轮到你自己了吧!

陈襄:【醉】惟愿君心似我心,一颗心只为一人心疼,心碎。

红绡:【害怕】唔……唔……呜呜呜呜

陈襄:【醉】哈哈,一模一样,是不是那个死老太婆派你来的。(拿掉红绡嘴里的东西)

红绡:咳咳……【委屈】我认识你啊叔叔,为什么要绑我。

陈襄:(床咚)你到底是谁!

陈三:公子大事不好了!

陈襄: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陈三:禁地出事了!

陈襄:什么!

陈襄和陈三急急忙忙去往禁地,碰到张怀生。

张怀生:啊,怀生回来晚了。

陈三:天色已晚,就不必拜会了!

……………………………………………………

红绡:人参果,你怎么在这儿啊。

张怀生: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旁白:红绡朝着张怀生蹦过去,双手搂住张怀生脖子躲在水池旁,等下人过去,然,重心不稳两人一起掉进池中。

红绡:啊……啊……

张怀生:哎……

红绡:【混响】倾城他看着好像人参果啊,倾城我心好痒痒,就吃一口不行吗。

(他们在水中挣扎一会便露出水面)

张怀生:姑娘你怎么了。

红绡:心痒痒,咳…呃(晕倒)

张怀生:哎!姑娘,姑娘!

转场

红绡:啊!

张怀生:姑娘你好些了吗?

红绡:【混响】嗯…就是这个味道,狐,狐毛啊!

张怀生:啊,呃【晕了】

红绡:(惊慌)对对不起,我……我我今天不是太饿,我就算你走运吧

旁白:红绡准备开时,突然一副画掉了下来,她拿过来一看。

红绡:【混响】这不是倾城吗,怎么回事?

旁白:红绡准备离开时,一副画像掉落,她看到那副画是她的姐姐倾城,于是她来到怀生身边,躺在他的怀里,便进入他的梦里。

红绡:【混响】人参果?真的是倾城。

转场

倾城:虽然没有救回命,但也是替她收回眼睛。

夜桑:到底是谁呢?居然有我们扶桑的取精散,姥姥说过取精散可以做少女的傀儡,谁!

旁白:夜桑发现陈襄两个人打斗起来,夜桑逼问陈襄说道。

夜桑:是不是你取的眼睛?你到底是谁!

旁白:两个人一番打斗,夜桑抵不过陈襄,打倒在地,倾城赶过来帮忙,于是逼问道。

倾城:你为什么会有取精散?快说!

旁白:施法将陈襄捆住,他取出带有刀子的扇子,割断绳子。

倾城:扶桑剑气,你究竟是谁!

陈襄:【混响】黑狐!

旁白:倾城和陈襄一番打斗,最终打不过陈襄败下阵来,受了伤,陈襄趁机逃走。

红绡:倾城,倾城,倾城。

转场

陈三:公子傀儡的眼睛有没有收回。

陈襄:呵,为什么连这个你都不成全我,【混响】刚才不是她,肯定不是她!不可能,不可能!呃,我只要红绡生生世世…平安。

闪回

红绡:【混响】【幼时】哥哥,哥哥陪红绡玩会嘛,玩会嘛。

陈襄:【混响】姥姥说了……【打断】

红绡:【混响】一天到晚姥姥姥姥!

陈襄:【混响】唉,整个扶桑就拿你没办法。

旁白:陈襄的记忆里幼时的红绡总是要他陪她玩,这一玩直到红绡成人,那段美好快乐的时光,总是在陈襄脑海里萦绕着。

场景转换

……………………………………………………………………………

红绡:哎,你怎么住在那个死变态的家里呢。

张怀生:哦,你是说陈襄居啊,我是他们家的门客,哎,醒了醒了,仙子,仙子你没事吧?!

红绡:你都担心末我了。

倾城: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倾城多谢小医生相救,。

张怀生:啊,医者岂有不救之理,不谢不谢。

倾城:不知小医生,为何会唤我仙子?

张怀生:(语塞)呃…………

红绡:花痴呗,经常做春梦的花痴。

张怀生:啊,不是得的!不是的,不是春梦。

红绡:明明就是春梦!

张怀生:绝对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梦。

(红绡端着一盆热水泼了过去)

红绡:醒醒吧!

张怀生:啊……!!

倾城:红绡!!

红绡:我我忘了是热水了,让我看看。

旁白:红绡解开怀生衣服,发现胸口发出金色的光芒,两个人都惊住了,倾城追问道。

红绡:啊!

倾城:不知小医生何来的旧伤。

张怀生:扶桑山受得小伤,难免,难免的。

红绡:【混响】扶桑山,敢问小哥哥,今年多大年纪。

张怀生:小生,小生,小生,已经年过期颐了。

倾城:【混响】年过期颐。

张怀生:看着身边的朋友,亲人一一死去,看尽生死离别,可是我却不老不死!(哽咽)跟所有人提起这件事情,都觉得我疯了,呵,我早已疯了,只能颠沛四方,居无定所。(难过)只为不让人看到我这个怪物。

红绡:【混响】老怪物。

张怀生:小生,小生之前绝对是个怕死之人,可现居然变成一个想死之人了!

红绡:想死之人。

倾城:【混响】看来金莲就在他身体里。

张怀生:两位一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因为………因为小生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倾城:你真的成了一个想末之人,还我金莲!

红绡:我来!

倾城:你给我让开!

旁白:两人相互争执去抢金莲,倾城一把红绡推开,去拿金莲,张怀生胸口一道金光出现,刺伤倾城的手,便护住了张怀生,让她们都碰不得。

倾城:啊!好疼!

红绡:倾城,好你个伪君子,居然敢使阴招看我不劈了你!

张怀生:【体虚晕倒】呃…………

红绡:这就末了?

倾城:别碰他!

红绡:啊!

倾城:人界太危险,赶紧给我回扶桑。

红绡:我不回,我要是回了的话,姥姥能饶了我吗,我要是遇到危险你不就可以保护我吗,好嘛,好倾城,红绡从小就没有离开过你,红绡绝对不会离开你。

镜头转换,扶桑山洞

姥姥:你们确定?

倾城:(同入)确定!

红绡:(同入)确定!

夜桑:(同入)确定!

倾城:金莲就在那个叫张怀生的身体,但如今他金莲护体,我们动不了他。

姥姥:金莲护体。

红绡:好大一个罩子呢。

姥姥:那看来,只有逼金莲自己出体了,此人尚未经历真爱,吮吻之术可以一试。

倾城:令。

鼠精表哥:恭喜姥姥,贺喜姥姥,大功获成,三狐在姥姥安排下和金莲相遇了。

姥姥: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鼠精表哥:是,红绡是姥姥获取无上能量的唯一机会,唯有真爱才能逼出金莲,我一定让红绡记起一切。

姥姥:张怀生,只是唤醒她记忆的第一步。

鼠精表哥:令

……………………………………………………………

转场

张怀生:(醒来)啊!……

夜桑:小哥哥,你没事吧。

张怀生:你是……小小小生怎么会在这儿。

倾城:她是我的另外一个妹妹,叫夜桑。

夜桑:【混响】没想到长得还挺俊。

张怀生: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夜桑:是我们救了你,你坠河了。

张怀生:坠河了,小小小生惭愧,实在不知道啊如何坠得河,两位姑娘是如何救起小生。但救命之恩,小生择日定以身相许,呸呸(打嘴)以身相报。

夜桑:真的吗。

旁白:夜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以往的画面,让她记起点什么,突然愣住了。

张怀生:小生今日就告辞了。

夜桑:哎………

倾城:【混响】(内心对心)别心急。

夜桑:【混响】知道了。

倾城:这是一身干净的衣服,换完再走吧。

张怀生:谢谢仙…姑娘,我的药箱怎么也落这儿,哎,(红珠掉落)

夜桑:哎,个臭丫头,居然拿自己的红珠当诊疗费。

张怀生:诊疗费?

夜桑:啊,红绡妹妹的红珠不香,我的香。

此刻红绡在暗处,心里暗暗说道

红绡:【混响】几百年不洗,居然还说香。

夜桑:拿着。

张怀生:哎哎,不不不用了。

红绡:狐里狐气。

张怀生:谢谢。

……………………………………………………………

换场景

早晨

张怀生:(背药方)人参味甘,黄芪性温,茯苓味淡,人参味甘,黄芪性温,茯苓味淡,人参味甘,黄芪性温,茯苓味淡,红珠红绡,呸呸,人参味甘,黄芪性温,黄芪………

小木头:【正太音】红珠红绡!

张怀生:嘶………诶……怎么一大早就跑来了。

小木头:【正太音】顺路买几味草药。

张怀生:哪来的钱?难不成又拿我做买卖。

小木头:嘿嘿,(拿着他的画像)

张怀生:你简直是侵犯我的肖像权,别说,呵呵,还挺帅的。

小木头:傻子,送你了。

张怀生:哎,长辈的话还没说完呢,哎,不是那包,你说你整天拿那么草药干什么呢,啊?肯定是一个不正经的商人,满脑子钱钱钱。

小木头:呐,这是最好的麦芽糖了,吃完之后,记得刷刷你的老牙,谢了。

张怀生:哎哎,长辈的话还没说完呢,呵呵,可还真像我们的怀离呢。哎呀又怎么了小祖宗。

(红绡拿着大辣椒吃着再辣眼泪)

红绡:辣,好辣好辣,人参果救命!救命啊!呜呜呜呜。我姐姐她出事了。

张怀生:仙仙子她怎么了?

红绡:【混响】居然他那么紧张。(关混响)其实我们三姐妹是从家里面逃出来的,因为我们的表哥………

张怀生:表哥?

红绡:我的表哥,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淫威。

张怀生:淫威。

红绡:他居然想把我大姐,大姐…………(忘词了,赶紧看手中纸条)想把我大姐纳作他第八十八任房妻…

张怀生:(紧张)什么!世上居然有如此淫邪的亲戚,那你告诉我你姐姐在哪儿啊!在哪儿啊!快告诉我。

红绡:(气)她一大早就被我表哥拉去火葬岗,说是再不从就要把我她六马分尸,喂!

张怀生:走啊!

红绡:你拿把菜刀干嘛。

…………………………………………………………………

转场

这部分要用戏腔

鼠精表哥:哈哈难道说你就是那只小白鼠~

红绡:小白脸!

鼠精表哥:哦!难道说你就是那个小白脸……(转向倾城)你你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不不知羞哒哒哒哒滴哼!

旁白:她们本想演出英雄救美,让张怀生喜欢上倾城,达到她们取出金莲的目的,却被老鼠精彻底演砸了,气的红绡上去就是一脚蹬过去,老鼠精被惯力作用下扑向张怀生,张怀生赶紧拿着菜刀护着,不偏不倚正好砍在头上,老鼠精一直楞着不动,把张怀生吓得半疯半傻,给吓跑了。

张怀生:啊!…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倾城:哎呀,白蛇传不是说,只要他来英雄救美,你怎么还让他拿了菜刀啊。

红绡:入戏太深,这也怪我?

转场

屋里

张怀生:我杀了,我杀人了,我杀了。

倾城:疯了几个时辰了。

夜桑:十二个时辰了。

红绡:嘿,你们看这个像不像我。

夜桑:都是狐,凭什么像你啊!

红绡:你凭什么睡这。

旁白:张怀生吓得一直半疯没有缓过来,倾城打了个响指让张怀生睡下。

夜桑:哎…………

红绡:你俩确定要睡这儿,我可不睡这二啊!这儿还有死变态想吃我呢。好,你们可别忘了任务,我先回客栈了。

倾城:别乱跑啊!

旁白:夜桑忍不住去摸张怀生的脸,被倾城看到打了她的手说道。

倾城:那么狐气!

夜桑:你………不会是真的动了凡心了吧,是不是很害羞,很忐忑,很开心呀。

倾城:讨厌!

夜桑:你害羞了,害羞了,姐,你害羞了。

旁白:红绡在路上说着气话,不巧碰到陈襄,吓的她赶紧躲起来,却还是被发现了。

红绡:狐里狐气,一个个假公济私!分明是起了私心。啊!…【混响】死变态。

陈襄:姑娘是来找我的?

红绡:嘿嘿,今晚的月色真好,呵呵,我我路过。

陈襄:她是怀生的客人吧?

陈三:应该是吧,一同进了院子。

陈襄:那就让她安心住下吧,免得说我陈府怠慢了门客的友人。

陈三:是。

陈襄:上回是我喝多了,冒犯了姑娘了。

陈三:姑娘,公子为您备好了夜宵。

红绡:夜宵?

陈三:请移步。

红绡:谢谢公公。

旁白:陈襄为红绡准备了酒宴,红绡肆无忌惮的喝的大醉,就在红绡快要倒下时,陈襄轻轻抱住红绡搂在怀里,为她盖披衣。

陈襄:呵呵,还是那么爱喝我酿的桂花酿。

旁白:陈襄回想以前的红绡,那么的呵护她给她最好的,不想让她有一丝伤害,正当陈襄去抚摸红绡眉头时,陈三叫了一声吓的她回过神来。

陈三:公子。

陈襄:啊………!去查一下她们三姐妹为什么会缠住怀生。

陈三:遵命!

转场

第二天倾城和红绡在荡秋千嬉闹,

红绡:你说那个呆子,像不像白蛇里的许仙哈哈。

倾城:那你就是小青喽。

红绡:那你是白娘子,姐姐呵呵呵呵。

张怀生:谁不知为何她们会住在这里,但医者得有收容心,该的,该的。

红绡:呆子,过来推推我们呀。

张怀生:也罢,确实应该劳逸结合一下,哎呦!

红绡:哈哈哈哈哈。

倾城撞一下红绡示意让她让开,让怀生坐过来。

红绡:还是我来推吧。张怀生:哦。

红绡:请坐。

张怀生:哎

红绡:准备好了啊,嘿!

倾城:哎呀!(倾城头靠近怀生肩上,意思是让怀生去亲)

张怀生:气氛不对呀!旁白:她们俩故意让怀生过来,制造气氛,想让怀生去亲她,好让她们俩产生感情,可是张怀生并不明白,而张怀生心里犯嘀咕。

张怀生:【混响】几个意思呀。

红绡:【混响】你倒是亲啊!

倾城:【混响】你倒是来呀……

张怀生:【混响】哦!帮她摘花瓣是吧。

红绡:【混响】个呆子,还是让我来吧。

转场

旁白:张怀生在晒药材,而红绡一直在和张怀生说话,想引起他的注意。

红绡:吃过饭了吗,我吃过了呀。人参果,我们再吃个小嘴好不好的啦。

张怀生:红绡姑娘就别再捉弄小生了,小生最近总是忘东忘西的。

红绡:站住!转过来,放下,嘿(搂住怀生脖子),我今天的胭脂好不好看,为你涂的。

张怀生:小生一直觉得,红绡姑娘素容最好看。好了别闹了,下来吧。

红绡:脸红了,脸红了,哈哈哈哈哈哈。

张怀生:哈哈哈哈。

红绡:【混响】人参果,我觉得我们认识很久很久了。

张怀生:很久是多久呀。

红绡:【混响】讨厌你。

张怀生:怎么了?

红绡:没事,就是觉得你身上很香。呵呵,算了,不闹你了,我饿了。

张怀生:你又饿了?你可知你吃了小生家多少米了。

红绡:你都不让我吃猪,吃你家的米怎么了!

张怀生:你你你都不知道自己胖了多少,哈哈哈哈。

红绡:讨厌,你居然说我胖,你过来,你过来,你给我过来。

……………………………………………………………………

转场

夜桑:她在干嘛!

倾城:取金莲!

夜桑:就凭她?你想干嘛?人界用狐族的迷药可是大忌!你不是一直墨守成规的吗。

倾城:时日不多了。

夜桑:你!就知道偏心她,哼!

旁白:倾城把迷药放在饭菜里,让张怀生药性发作好趁机取出金莲,可不知道,药性对张怀生伤害这么大,把张怀生折磨的半死。于是红绡和夜桑在饭桌上暗斗起来,两个人你瞪我,我瞪你,就用内心开始较劲。

倾城:你俩打算瞪眼到天亮吗?

红绡:【混响】姐姐答应我晚上取金莲的!

夜桑:【混响】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旁白:张怀生的筷子不小心掉在地上,两个人从筷子打斗,到脚下打斗,一直打到天黑。

张怀生:我的筷子啊,别难为我的筷子呀!两位姐姐。

傍晚

药性发作

张怀生:小生真的只剩下一只猪了。

张怀生:好晕啊!怎么一直晕,我的天哪,她怎么来了?

旁白:红绡使用魅术来勾引张怀生,而张怀生一直躲着红绡,红绡飞过去用红纱把两个人盖住,开始使用吮吻之法,引出金莲,她这一吻让她记忆恢复,记起了她的陈襄哥哥。

张怀生:红绡姑娘不要这样,这样会毁了你的清誉的。

红绡:【混响】把金莲拿出来!唔……

…………………★★…………………………★★…………

闪回

陈襄:【混响】让你不要乱跑。

红绡:【混响】这这是我的红珠送给你。

陈襄:(假装要吃)啊……

红绡:【混响】讨厌,可是我的火狐的千年丹心,你不要,还给我!

闪回

张怀生:呃…胸口好疼。

红绡:【混响】啊…怎么回事?

张怀生:红绡姑娘,你没事吧,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

陈襄住处

红绡:哥,我的心好痛疼,哥~(晕倒)

陈襄:红绡,红绡!怎么了!

红绡:哥!

陈襄:你终于记起我了。

旁白:陈襄看到红绡狼狈不堪,于心不忍,便用法术窥探红绡的记忆,原来她的记忆是姥姥用法术注进去的张怀生的记忆。,于是陈襄就去找张怀生算账,而在一边的姥姥一直用法术给他们俩恢复记忆,陈襄一次次去伤害张怀生,却被金莲的光打成重伤逃走,,陈襄又给姥姥下了连命咒,都受伤了。

陈襄:不可以!【混响】死老太婆一定是让你记起他,我不能让你有危险!

来到张怀生的住处,此时张怀生已经昏迷。

陈襄:我把你放在身边不是让来伤害她的!!拿命来!呀!!呃啊……啊。

狐狸洞

姥姥:噗~~呃!陈襄你!

闪回

倾城:你到底是谁?!

旁白:陈襄元气大伤仓惶逃跑。

倾城:银色狐毛。

转场

狐狸洞

姥姥:如今我大功未成,依旧被陈襄反噬,你是怎么看着他的!你这个废物!(用法力吸过来陈三锁喉)嗬呀!

陈三:啊啊啊,知错,陈三知错。

姥姥:这个畜生以为把金莲的肉身藏起来,我就动不了凡胎肉身了吗,以为给我下了连命咒,就能够保住红绡了。但他阻止得了红绡记起一切吗。

陈三:姥姥英明,陈三愚昧,陈三虽不如他们是姥姥的一脉骨血,但陈三也是姥姥最后一滴眼泪所幻化,当初金乌上尊对您如此薄情寡义。

姥姥:好了,别说了!

陈三:陈三定会替姥姥好好看护金莲成年礼前,绝不会出半点差错。

姥姥:知我痛者,也莫过你了,上尊痛恨,将他的九个卑劣的兄弟搅乱日历十日并出上告天庭,致使后羿射日,他化为金莲。我也是为了天下的苍生,我何错之有!他既薄情,我又何必在意,如今只有红绡的成年礼,能让我得到金莲的无上能量,所以绝不能让她们知道红绡将末啊~~~~~

………………………………………………………………………………

转场

倾城:【混响】无论三界,何一界都难逃万重贪念,也苦了这个肉身了。

红绡:【混响】没想到迷药如此伤身,对不起人参果。

旁白:红绡看着张怀生蜷缩在一起,心里是无比的心疼,心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她使用法术把茶杯挪到张怀生身边。

红绡:【混响】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伤害你了,人参果。

夜桑:【混响】难道臭丫头真爱上他了。

转场

陈襄对着傀儡自言自语

陈襄:唯愿君心似我心,一颗心只为一个人心疼,心碎,呵呵,就算我末了那只乌鸦,她还是会爱上怀生,也只有你这只傀儡,可以陪我了,我是不是很傻。

旁白:此时夜桑拿着剑架到陈襄的脖子上,说道。

夜桑:没想到,你居然也是姥姥的一条狐尾。

陈襄:呵呵,看来我的夜桑妹妹是回了扶桑,翻过我的生末薄了,你三姐妹又为何不认得我呢。

夜桑:你什么意思!

陈襄:姥姥只告诉你们无情无爱,是不会告诉你们曾经也有情有爱意义。

旁白:陈襄用法术打开了几百年前她和金乌上尊的往事,夜桑看到后无法相信这是真的,然后就跑去问倾城事情的原委。

闪回

金乌上尊:【混响】红绡,红绡。

夜桑:【混响】上尊,你的心里只有红绡吗?

陈襄:你们本是陪伴上尊的三尾灵狐,却同时爱上了他。

夜桑:【混响】怎么可能。

陈襄:三姐妹中,你就是最怨妒的一个。

夜桑:可不能的,不可能的!姥姥说过我们是为了拯救苍生,所以我们才要找到金莲的!

陈襄:你我都只是姥姥的一尾灵狐,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把我们当作她的骨肉。而只是把我们当她得到金莲无上能量的棋子。

转场

倾城:【混响】从小到大只能远远地看着你,从悲泉走向日出给天地温暖,看着你小小的背影,慢慢伟岸,未曾可想。我也能有救护上尊的一天。

夜桑:【混响】姐,外面真的好冷,你可千万别出去啊!饿了吧,我现在给你做饭去。

红绡:【混响】姐,姐你猜我给你买什么了,你最爱吃的凡间豆腐脑,开不开心。

姥姥:【混响】都是因为他,你们三姐妹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金乌上尊:【混响】倾城,谢谢你,谢谢你陪我长大,又陪我消亡,此生有你照护,来世温暖无冬。

旁白:夜桑喝醉后变成倾城在那里独自跳舞,之后倾城走过来问道。

夜桑:怎么了,不喜欢吗?

倾城:你醉了。

夜桑:你比我和红绡的修为要多得多,早就记起一切了,但你为什么不说,你在怕什么,金莲真的是为拯救三界众生吗?

红绡:你们在说什么?

倾城:她醉了。

夜桑:呵呵,我醉了。

红绡:什么,什么什么你都记得,倾城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倾城:别理她!

夜桑:好!那就问问他,从始至终,金莲的心里是不是只有红绡。

张怀生:什么金莲,什么只有红绡?

夜桑:你难道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张怀生:什么感觉。

夜桑:你心里那个人到底是谁?你说啊!你说啊!

张怀生:小生不知道夜桑姑娘在说什么?小生只是一名游历民间的医生,叫张怀生,小生,小生不知道什么金莲。

夜桑:呵呵,哈哈哈哈,啊啊啊

张怀生:你别过来,我才刚认识你们,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我只是好心收容你们。你们,你们到底是谁?你们别过来。

红绡:什么?叫作金莲的心里只有红绡,你喜欢的人不是我姐姐吗?所以我心痒痒不是因为张怀生,是因为金乌上尊。

张怀生:别说了,别说了!

闪回回忆

红绡:【混响】心于你,你于倾城,下一劫,下下劫,莫要与尊,再相见。

夜桑:起风了,花谢了,不恨我吗?

金乌上尊:没有爱,又何来恨。

…………………………………………………………………

夜桑:(伤心)什么都没有了,呵呵,什么都没有了!

打雷?️

张怀生:什么金莲,你给我出来!呃啊啊!…呃啊啊!

回忆

红绡:【混响】你们看这个像不像我。

张怀生:【虚弱】红绡姑娘,我已经把木狐狸涂成了红色,不知道你喜欢吗?

………………………………………………………………………

旁白:陈三变成夜桑去说服红绡来完成红绡成年礼,取出金莲获得无上能量。

张怀生:(醒来)我不是乌鸦,我是人参果。

红绡:(拉住夜桑)你又想做什么?

张怀生:(同入)我又不是金莲,你别过来!

夜桑:(同入)如今他元气涣散,已经无法承受神力。

张怀生:(同入)别过来,别抓我。

夜桑:(同入)难道还不明白吗。

张怀生:(同入)别过来,别过来。

夜桑:金莲将出体,这就意味着这个肉体很快就会灰飞烟灭,还没有娶妻生子吧,看来是要绝后了。

红绡:我知道你讨厌我,恨我,嫌弃我,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倾城,伤害他(指着张怀生)他是无辜的!

张怀生:(害怕恐惧)我不是乌鸦,我不是乌鸦!

夜桑:现在唯一可以拯救他的人,就只有红绡你们,明日之后便是成年礼,你若愿意大可一命换他一命。

张怀生:我不是,我不是乌鸦!我是张怀生……呜呜呜呜,我不是乌鸦,我家里还有猪的,还有猪的,不要离开我红绡姑娘,不要离开我。

张怀生:(虚弱)红绡姑娘,不要救小生了。

红绡:不要说话。

张怀生:我要吃猪。

红绡:待会吃。

张怀生:嗯

夜桑:【混响】金莲将出体,这就意味着这个肉体很快就会灰飞烟灭。

红绡:(哭)放屁!你这条命我救定了,呜呜呜呜,都怪我平时不用功,呜呜呜呜。

张怀生:(虚弱)红……红绡…

红绡:你终于醒了,没事有我在。

张怀生:【混响】(慢读)爹,娘,怀生这三百多年来,为了躲避生死别离,而远离爱,这次怀生,不想再躲了。

张怀生:喜欢我做的红狐狸吗。

红绡:那你打算送我吗?

旁白:金莲将要出体,张怀生危在旦夕,他还剩最后一口真气,鲜血已经从他的口角流出。

张怀生:(口角流血)不送,它是我的,呃!…

红绡:【哽咽】人参果。

张怀生:【虚弱】唤我一声怀生好吗。

红绡:【哭】,不叫,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你放心,我一定能救回你的。

打雷?️?️

转场

陈襄:绡儿,绡儿,绡儿。

姥姥:【混响】你为了红绡彻底疯了,居然给我下连命咒。

陈襄:【混响】我只要红绡,生生世世,平安!

姥姥:【混响】(慢)从今往后,扶桑再也没有你银狐的半点存在,你和你的心心念念的红绡,也将天地永世两隔!

陈襄:【混响】就算翻遍所有冰山火海,地狱神坛,哥哥一定替你找到那只乌鸦,藏起来。

转场

旁白:红绡背着张怀生来到了山洞里,用法力输给张怀生一点真气,此刻张怀生手里一直握着用木头雕刻的红狐狸,陈襄正巧发现他们俩人,并没有去打扰,他想起了倾城和他说的话。

红绡:【混响】(慢)怀生,我们到了,你知道我在成年记岁等上写了什么吗,人参果,我再也不想吃你了。因为吃你,你会痛,你痛我心更痛,所以我红绡生生世世不吃你,你生生世世休想末。

闪回

倾城:【混响】所以成年礼,即使红绡献身的末日,哥哥我们该联手了。

旁白:倾城找陈襄联手对付姥姥,以她们的修为根本不是姥姥的对手,她们又是什么样的结局呢,但她们最真挚的眼泪唤醒金乌。

大结局

陈三:姥姥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成年礼随时可以开始。

旁白:倾城变成红绡,而夜桑变成张怀生两个人一起在到了成年礼现场,她们经过一番打斗,夜桑替倾城挡着一剑。

姥姥:来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红绡,你终究难逃一个情字,就莫怪姥姥了。

红绡:容禀姥姥,金莲已完好带回,红绡愿今夜以身相取,不负人界苍生,匡扶我扶桑万代。

姥姥:哪怕丢了性命。

红绡:愿一命换一命。

姥姥:好!这才是普度众生,挽救天地真爱的大义。

旁白:姥姥用法术把她们送到了星盘上,星盘机关启动,姥姥使用法术划破她们的手腕,鲜血顺着硬盘的渠道流淌,然,姥姥使用法术让假张怀生身上上空翻转朝对着红绡,,张怀生胸口发出金光,金莲缓缓出来。突然金莲消失。

姥姥:啊,难道金莲是假的。

旁白:她们变回本身就和姥姥打斗起来。

姥姥:哈哈,你们这帮愚蠢的叛徒,你们居然牺牲自己,与我共末,想以死来保住红绡和金莲吗。

转场

红绡:啊!不好。

张怀生:红绡姑娘你怎么了?

红绡:我姐姐现在有危险,我现在必须去救她。

……………………………………………………………………

狐狸洞里

姥姥:你是不是要逼我弑杀骨血吗,金莲在哪?

夜桑:(喘气)姐,没事吧。

倾城:姥姥,求你放过红绡吧!

红绡:【混响】姐!

…………………………………………

转场

张怀生:是不是我身体里的金莲,可以帮到你。

红绡:你给我滚开!我不需要你这凡胎肉体的帮助。

张怀生:咳……咳

旁白:就在他们要联手对付姥姥之前,陈襄使用法术形成了一个透明的保护罩,红绡多次想冲破都以失败告终。

红绡:呃,红绡你可以的,你行的,呀啊啊啊啊啊!(使用法术)

旁白:此时张怀生心里只想帮红绡,早已把生死看淡,他在地上找到一个尖锐的东西藏在身后,他心里想最后一吻,逼出金莲来帮助红绡。

张怀生:红绡姑娘,我只希望你记住,今生为你心动的是一个小医生,他叫张怀生,和什么金莲乌鸦……无关(亲)唔……………………

旁白:张怀生亲完红绡,把她推开,他用尖锐的东西刺向胸口。

张怀生:呃啊,啊啊啊啊啊!

红绡:不要!你不要!呜呜呜呜…我心痒痒的人也是你,是你人参果,人参果!!!!呜呜呜呜

转场

旁白:姥姥用法术控制一把剑朝着倾城飞去,夜桑看到赶紧扑过去用身体挡住一剑。

倾城:夜桑!!

闪回

姥姥:【混响】你们都疯了!

陈襄:【混响】她们是为了爱。

红绡:【混响】不要啊!

闪回

倾城:夜桑……

夜桑:(极度虚弱)三百年前的那一掌,可以了吗。

倾城:【哽咽】当然!你永远是我的妹妹,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别打了,我们不打了。

倾城:世上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泪滴声】

红绡:莫要与尊再相见,下劫,下下劫。【泪滴声】

闪回

此时红绡在梦里和金乌上尊对话

红绡:【混响】这是哪儿啊,我的人参果呢,我要去救我的姐姐。

金乌上尊:【混响】别怕,红绡这是金莲的心。

红绡:上尊,是上尊吗,为什么我又重生了。

金乌上尊:【混响】你没有重生了,这只是一个梦。

红绡:【混响】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去救我的姐姐。

金乌上尊:【混响】今生不用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红绡,如有来世,我定不负你,定寻你,定爱你,今生肤发,且还父母,来世………………我定给你!从今往后,吾化金莲,顺后羿之责,守护苍生……守护你。

红绡:【混响】上尊,不要伤姥姥好吗?

姥姥:【混响】一念之间,爱恨难全,我是怎么教你们的。(泪滴声)

闪回

红绡幼:姥姥,如果我们末了,姥姥的眼睛里她会出水吗

旁白:唯有最伤人的是情,唯有最难舍的是爱,唯有最难分开的是真挚的亲情。都逃不过这几关,姥姥为金乌流下伤心的泪,红绡最不愿离开的是怀生,,她们三个人的泪唤醒了金乌上尊出世,便用三只铃铛?困住姥姥。

姥姥:呃…呃啊啊啊啊!上尊,上尊怎么会觉醒的。

金乌上尊:【混响】你一心想得到我的无上能量,却不知唤回了所有人的真心泪,将我觉醒。

姥姥:上尊!

金乌上尊:【混响】你只是我身边的一只宠狐,不想却贪恋神位,如今残杀骨肉。更不顾人界真爱,你的邪妒!实在是可怜至极,愿你来世,不邪不恶,不贪不罪!!【后羿大招】

大转场

公元2020年

红绡:山海经,东南海之外,泔水之间,有女颐和,帝俊之妻。生十日,日出于汤谷,谷于咸池,拂于扶桑,是谓晨明。这边请,这边请懂事长,途径十四站悲泉,颐和唯子独行,故有黄昏。后十日并出,万物枯竭,帝俊使后羿射日(张怀生入)金乌坠于扶桑,化为金莲,我来!

陈三:Lucky,你看小老鼠可爱不可爱。

小木头:可爱,但这只小老鼠长的很像你呀!

张怀生:像吗?

小木头:像!

陈三:你这个小淘气鬼,哪像了,走了吃饭去。

陈襄:哎哎,拍照带上我啊!

老妇人:快来!

陈三:哎,妈,你瘦了吗。

红绡:相传得金莲者得无上能量,扶桑灵狐誓死相守,一为夜,二为雪,三为火。皆钟情于一日金乌,懂事长这边请,哈哈这里那就是我们传说中的扶桑山了。

助理:懂事长您看,这就是传说中的扶桑山狐狸洞。

小木头:(比划)

助理:懂事长想问一下价格。

红绡:哦……价格呢,总共是4.8亿,你若是现金成交的话三个亿立刻成交!

小木头:【动作】点三下

助理:噢……懂事长问了,现在还是百度钱包,。

红绡:没有现额吧。

助理:当然没有。

小木头拍了一下助理

助理:哦!金莲,我们懂事长还想买金莲,不能高仿啊。

红绡:得嘞!我这就带懂事长看看货,您这边请,我们这朵金莲啊,维护成本可是相当高的高。

助理:嗯

红绡:日夜有我们扶桑山的老专家专程打理。

红绡:陈师傅,陈师傅,陈师傅~~~

陈襄:咳嗽

红绡:呵呵,不好意思啊,这位陈师傅自从把眼角膜捐给他妹妹之后,性格就有些孤僻,您看这就是金莲了。传说呢,金莲还有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那就是金莲带走了一滴泪………………(愣住)眼泪,下一劫,下下劫,莫要与尊再相见,这就是这滴眼泪最后的谎言。

张怀生:导游小姐,请问这狐狸洞到底有没有狐啊,找了半天了。

红绡:你猜。哈哈哈哈

张怀生:哈哈哈哈。

转场

助理:懂事长您看咱们要是把这扶桑山买下来,咱不就赚大发了

小木头:有狐,有狐。

陈襄:哎…懂事长!

旁白:真的有狐吗,不错故事的最后画面出现了一黑一白两只狐,它们跑到一块,给整个故事画个圆满的句号。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