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460】普本·青檬

作者: 初阳可可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普本 / 现代 字数: 11834
16
22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5男3女
作品简介

1111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1-07 20:25:28
更新时间 2021-01-08 10:50:40

剧情歌青檬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漫椰

男,0岁

21岁 成熟稳重

兔兔

男,0岁

18岁 胆小 缺乏安全感

漫方浩

男,0岁

40岁 稳重成熟

海星

男,0岁

22岁 开朗 率真

暮雪

女,0岁

34岁 超有女人味

展开

                  * 倾檬*

   编剧:初阳可可  @ 后期制作:暮雪兔兔 @

   美工制作:暮雪兔兔 @  选曲:漫椰  大宝剑

 

未经允许禁止上传任何录音和参加任何的公演汇演

                     谢谢合作)

 

              【人声音效提供名单】

      神父@大宝剑    信息音@暮雪兔兔 

      机场工作人员@初阳可可

                                 

            【特别感谢试本亲友团】

      @漫椰 @抱歉 @兔兔 @大宝剑

      @芒果@安之 @春稚 @海星   

 

所有角色按颜色区分(4男3女也可)

漫椰:(男一号)20岁  成熟稳重 

兔兔:(男二号)18岁  胆小 缺乏安全感

漫方浩:(男三号)40岁   企业家  重感情

海星:(男四号)22岁  开朗 率真     兼:麻哥, 医生 ,警察 ,记者,蒋总,宾客3

抱文:(男五号)42岁  商业大佬  老奸巨猾    兼:神秘人, 小弟  梁总  宾客1

暮雪:(女一号)34   贤妻良母(腹黑)  兼:宾客4

抱歉:(女二号)21岁  富二代  敢爱敢恨     兼:酒吧女,

肖玉:(女三号)35岁   温柔善良    兼:周太太  服务员  护士  病人家属, 晴女士 宾客2

 

                 第一幕

【开门声 ,脚步声】

漫椰:爸 ,我回来了 。

暮雪:呵~是漫耶回来啦 ,刚好可以吃饭啦 。

漫椰:姨妈?你怎么在这儿?我爸他人呢?

暮雪 :来,先把东西放下 ,洗洗手准备吃饭了,你爸爸他马上就回来了。

漫椰:哦…好的!

兔兔:哥~你回来了。

漫椰:咦,这不是兔兔吗!这么久不见长高不少,嗯~人也俊气了嘛!不过,还像以前那么胆小吗?

【开门声】

漫方浩:呦,宝贝儿子回来了?不是说后天回来吗?抱歉那丫头还说要去机场接你呢!

漫椰:害,这不是想给老爸一个惊喜嘛!

暮雪:好了,好了,先坐下吃饭,边吃边聊吧。

漫方浩:对对对,吃饭,吃饭

【碗筷声】

漫椰:姨妈,今天是你下厨做的饭菜吧,真是太好吃啦。

暮雪:呵呵~好吃啊,你就多吃点,你看你一个人在国外上学,人都瘦了好多呢!

漫椰:嘿嘿~哪有那么夸张啊。不过啊,兔兔倒是天天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真是让我羡慕啊!

暮雪:啊…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天天做给你吃。

漫椰:真的假的,姨妈不许骗人哦。

漫方浩:咳,咳,儿子啊,以后就别再叫姨妈了,改口叫妈,还有兔兔就是你的亲弟弟了。

漫椰:噗~啥?你让我叫她啥?

暮雪:方浩,漫耶才刚回来,你说这个干嘛呢?叫什么…有什么关系啊 ?

漫方浩:这,早晚不都要改的嘛。

漫椰:呵~不是,没有搞错吧 ?她可是我妈的亲妹妹 ,现在要做我妈 ?

暮雪:漫耶啊,你先坐下来听我和你解释……

漫椰:解释什么呀?你说,你让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啊?姨妈、后妈、还是暮雪阿姨呢?

漫方浩:行了,怎么和你的长辈说话呢?不就是一个称呼嘛,改个口有那么难吗?

漫椰:呵…称呼?爸,我妈她刚去世一年多,你呢?就迫不及待的找一个。行,你想找,我做儿子的也不能说什么,可…可你找谁不好,偏偏就找个你老婆的亲妹妹,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漫椰:你们是真~行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吼)你们这算什么?

【扇耳光】

漫方浩:你给我住口,这个家现还轮不到你做主呢,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张牙舞爪,大呼小叫。你这是教训谁呢?

漫椰:(楞)从小到大你没打过我,为了她,你居然打我?

暮雪:方浩,你,你怎么可以动手呢?

漫椰:你摸着你们的良心说,你们对的起我妈吗?啊~(摔碗声)

暮雪:漫耶啊,我知道,现在很难让你接受我。可是,你妈妈她…

【拍桌子】

漫椰:你不配,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姨妈,更不配提起我妈!

漫方浩:混账,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她都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漫方浩的妻子。

漫椰:(踹凳子)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这个家我是没脸待不下去了。

漫方浩:待不下去,就给我滚…滚啊…

漫椰:好,我滚,我滚行了吧!

兔兔:哥,哥~

【走路摔门声】(暮雪同入)

漫方浩:逆子啊,逆子…呃~(晕倒)

暮雪:漫耶,漫耶…方浩,你怎么可以…方浩…方浩,你怎么了?兔兔,愣着干嘛?快,快叫救护车…

兔兔:哦~哦,电话…

【打电话接通】

兔兔:(害怕)喂~是…是120吗?

【救护车】

 

                 第二幕

【酒吧音乐起】

酒吧女:帅哥,能陪我喝一杯吗?

漫椰:呵~没兴趣…

酒吧女:呵呵…(挑逗)也许,喝完酒就有兴趣了呢?

漫椰:哼~你说的是酒~还是人呢?

酒吧女:(贴耳)你真坏,当然是人啦。

漫椰:(鄙视)麻烦回去照照镜子,你配吗?

酒吧女:你!哼~什么东西…

漫椰:站住,你再说一遍?

海星:好了好了…都是出来玩的,开心要紧哈!

漫椰:呵~你又是干嘛的?要你多管闲事啊。

海星:我?这不重要…

【电话三声入】

海星:怎么?这么漂亮的美女,送上门都不要啊?

漫椰:美女?就她那货色,也能称做美女?哼~

海星:好吧,反正是出来买醉,不如我陪你啊?

漫椰:我有说过,我是来买醉的吗?

海星:我啊,在酒吧混了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漫椰:哦?是吗?我倒是很想听听…

海星:这样吧,我推荐一种酒,看看能否满足你的好奇心?如何?

漫椰:这是看不起谁呢?我13岁开始喝酒,什么样的酒我没喝过?

海星:哈哈~看的出来!不过,这个酒可是我私人秘制的,我敢保证,你一定没喝过的。

漫椰:呵呵…好啊,那我拭目以待!放心,这钱不是问题!

海星:哼…你觉得,我像缺钱的人吗?

海星:小王,给这位先生来2杯秘制的断愁

服务员:好的……(等下)先生,您的酒!

【喝酒声完】

漫椰: 好烈的酒,不过,口感确实很棒啊。

海星:哈哈哈…那是自然,若想解忧,唯有烈酒。烈酒入喉,忘断情仇。

漫椰:其实,我对你更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调制出这样酒?这品酒呢,就像是品人。有故事?

海星:哈哈…什么故事?其实都是事故罢了。能告诉我,你有什么烦恼,要借酒浇愁吗?嗯~失恋了?

【电话声】不用管电话,接着入

漫椰:失恋?(嗝)像我这样的人,会失恋吗?哈哈…为了一个继母和我爸吵翻了…你知道我这个继母是谁吗?

海星:…

漫椰:呵呵…我继母啊~是我妈妈的…亲妹妹…你说,是不是…很刺激啊~嘿嘿…天下女人那么多,…他偏偏就喜欢…窝边草…

海星:喂,我说你呢~也别想那么多了,就算是换成其他女人,你就真的能接受了吗?

漫椰:不管那么多了,来,干杯…

海星:干杯…

【电话一声后入】

海星:喂~喂~电话啊~醒醒…醒醒啊!

【宾馆电梯】【开门声】

海星:(费力,喘气)来…来来…快到了啊…

漫椰:嗯~喝酒…继续喝啊…呵呵…干…杯

海星:(喘气)喝了那么多,还喝呢?起来,我扶你去床上躺会好不好。

漫椰:为了…那个…女…人…打我?哈哈~

海星:(喘气)嗯~好,到了,你先站稳了…哎~哎~哎~啊…呵…怎么这么沉啊…

海星:(用力推)嗯~你先起来,嗯~

漫椰:嗯~你真好~我喜欢你~唔

海星:唔~嗯~不要啊,你喝多了…(刺啦~撕衣服)

漫椰:嗯…唔~

海星:啊~嗯~啊…继续~啊~

漫椰:听话………好不好~唔

(接下来剧情各位老师自由发挥)

 

                 第三幕

【医院】

【街道,车声,脚步声】

漫椰:(喘气)护士小姐,麻烦…问一下,漫方浩先生住在哪个病房啊?

护士:什么时候住院的?你又是他什么人?

漫椰:(紧张)嗯~应该是昨天晚上来的,我…我是他儿子。

护士:稍等一下,我帮你查一查,啊~305号病房。

漫椰:(松了口气)谢谢你啊!

【走路声,病房门外】

暮雪:方浩,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漫方浩:咳咳…没事了,让你担心了。

暮雪:昨天啊,可把我和兔兔吓坏了,你说你就不能好好说吗,发那么大的脾气…

漫方浩:你也看到了,看他什么态度?你也听到他说的,那是一个儿子该说的话吗,他这么说你,我真是不忍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暮雪:让我说呀,这件事还真不能全怪漫耶,这种事情要是换了我,估计也接受不了,更何况,他还是个孩子…

漫方浩:多大了,还是孩子啊?哎~你呀,就是太善良了。

暮雪:我这是就事论事啊。方浩…我打算等你出院了,我和兔兔先搬出去住一段时间,等漫耶能接受我了,我再搬回来…

漫方浩:你这是什么话,现在你可是我漫方浩的妻子,你放心,回头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咳咳…

暮雪:瞧你,才说不让你动怒,这脾气又来了 ,呵~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一样暴脾气…

漫方浩:哎~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内疚,要不是当初漫耶他妈,用计把我灌醉,还谎称怀孕,当初和我结婚的应该就是你。害得你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的苦。

暮雪:哎,都是陈年往事了,我早就不怪她了,对啦,这事儿千万别让漫耶知道,徒增烦恼…

漫方浩:你怎么总是为他着想呢?

暮雪:这么多年,我把漫耶当自己亲生儿子看待,今天看着他那么痛苦,我心里也难受啊…

漫方浩:暮雪,有你真好!

【病房外,敲门声】

漫椰:爸~你没事吧?

漫方浩:快啦~差一点就被你气死了。

暮雪:啊~(看表)我去接兔兔放学,你们父子俩先聊着哈。

漫方浩:打个电话,让张师傅去学校接一下不就可以了?

暮雪:今天张师傅说,车送去修理了。没事,我去一样的…等下我再过来。

【脚步声,关门声】

                  第四幕

【总裁办公室】

【走路开门声】

漫椰:爸,你这么急叫我过来什么事啊?我那边还有一个会要开呢!

漫方浩:刚刚接到“抱歉”父亲的电话,晚上我们两家人一起吃个饭,该商量一下你们的婚事。

漫椰:爸~我说过了,我不同意!

漫方浩:不同意?理由是什么?你们是订过婚的,再说了,抱歉那丫头,你们本就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哪里不好了?

漫椰:爸~没有感情的婚姻能有什么幸福?

漫方浩: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个联姻的重要性。你们结婚以后,无论是对公司,还是对你个人而言,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严厉)以后你会明白的…

漫椰:早知道这样,我宁可不回来。

漫方浩:不回来?不回来,你能逃一辈子?

【办公室,敲门声,脚步声停入】

抱歉:(不满)漫耶,怎么发信息不回,电话也不接,有那么忙吗?

漫椰:找我有什么事?直接说,我等下还要开会呢。

抱歉:今天晚上一起吃饭的事情,伯父和你说了吗?我想着等你下班,我们一起过去。

漫椰:你不用等我下班了,你先去吧。

抱歉:没事,反正我现在也没事情,我等你吧…

漫椰:你说你一个千金大小姐,身边追求你的人那么多,干嘛就非要在我这棵树上吊死呢?

抱歉:漫耶,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很了解你,你小的时候不是说非我不娶嘛,我就是喜欢你这棵树,我愿意为了你放弃整个森林…

漫椰:大小姐~小时候我说要娶的人多了,我还能全娶回来吗?了解我?行了吧,你了解我多少?嗯?我现在想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抱歉:你还是你啊,没变化啊,就算不了解那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从来不管别人说什么的。

漫椰:对啊,像你这么娇生惯养的,又怎么会在乎别人说什么。

抱歉:(挽胳膊)好啦,别闹了…

漫椰:让开,别以为木已成舟,我没办法了,你要考虑清楚。对我抱有幻想,你以后会生不如死的。相信我…

抱歉:你!呵呵…来日方长嘛。我喜欢有挑战的。(内心:走着瞧,我发誓,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第五幕

【婚礼现场】

【嘈杂的人声】

【音效】让我们带着期盼的目光,有请今天新娘,入场---CV  大宝剑

【音乐结束】

【音效】神父:新郎,你愿意娶你身边的这位美丽的女士,成为你的妻子吗?---CV  大宝剑

漫椰:……

【回忆】【混响】

【打雷声,敲门声结束入】

兔兔:哥,哥~

漫椰:干什么?

兔兔:哥~我…我…我怕打雷。

漫椰:这和我有关系吗?出去,关门。

兔兔:哥~拜托哥,让我呆在你房间好不好,就一会儿(委屈)

漫椰:进来吧,等下不打雷了,你就给我立刻回你房间,听到了吗?

兔兔:嗯,好的哥。

【呼噜声停入】

漫椰:呵~坐着也能睡着,是真睡着了吗?不会是不想回去,装睡呢吧?

【衣服摩擦声】

漫椰:哎,喂,喂,靠边睡…

兔兔:(翻身继续睡)嗯~嗯~

【打雷声同入】

兔兔:啊…嗯…爸爸…(哭泣)不要…不要啊…妈,妈…

漫椰:(不由自主摸了一下兔兔的头)没事了,有我在,兔兔…乖

兔兔:嗯~哥~哥(梦话)

【婚礼,闪回关混响直接入】

【音效】神父:新郎,新郎---CV  大宝剑

漫椰:嗯?什么?

【音效】神父:你是否愿意娶你身边的这位美丽女士成为你的妻子?---CV  大宝剑

漫椰:是~是的…

【音效】神父:新郎,无论将来是富贵还是贫穷,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你都愿意不离不弃,永远和她在一起吗?--CV  大宝剑

漫椰:……

【回忆,开混响】

【敲三下门入】

兔兔:哥,哥~你在吗?

漫椰:你又干嘛?

兔兔:哥,我,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漫椰:又打雷了?

兔兔:没,没有…

漫椰:那就赶紧给我回你房间去,

兔兔:(委屈)哦…

【敲门声】

兔兔:哥,哥…

漫椰:我说你有完没完?你是不是故意的你?

兔兔:没,没有,我是真的害怕…

漫椰:行了,行了,赶紧进来睡吧,算我怕了你了。

兔兔:谢谢你啊,哥…嗯,今天能挨着哥睡吗?

漫椰:哈~我是不是太容忍你这小家伙了,我告诉你啊,别得寸进尺啊!(翻来覆去睡不着)

兔兔:(惊吓喘息)啊…不要,我错了,不要打我…呜呜…不要打我…妈妈…

漫椰:兔兔,兔兔,乖,没事了。我在呢…

兔兔:(翻身抱住了漫耶)嗯~嗯~

【闪回入,关混响】

【音效】神父:新郎,新郎,请回答---CV  大宝剑

漫椰:…… 

抱歉:(着急,低声)漫耶,快回答呀…

【音效】哥,我想你,爱你哦---CV  暮雪兔兔

音乐起慢入】

兔兔:哥,和你相处久了,尽然在不知不觉中,我渐渐地爱上了你温暖的怀抱,也习惯了你的嘘寒问暖,呵,当我知道了哥要结婚的消息,我真的很痛苦。(哭腔)我知道自己中毒太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你那晚说“我是你弟弟,我们之间是永远不可能的”我一次次的克制着我自己。可是,只要我看到哥,我真的无法克制。(哭)所以,哥,我选择今天离开,我会努力的让自己放下对你的感情!哥,祝你幸福。……

【闪回】

漫椰:(着急)神父,对不起,婚礼取消,抱歉,对不起。

漫方浩:(暴怒)漫耶,你给我站住,你…

暮雪:方浩,方浩,你别激动啊,你的身体要紧…

抱歉:(哭)漫耶~漫耶,你给我回来,你个王八蛋,(大哭)啊……

【嘈杂声同入】

宾客1:我去,这,这什么情况?

宾客2:害,新郎逃婚了呗!

宾客3:看那个新娘平时嚣张的,今天啊,算是丢人丢大了。

宾客4:明天的新闻头条,有好戏看了。

肖玉:抱歉啊,别难过,先跟妈回去,明天我们去他们家,找他算账啊…

抱歉:呜呜…妈…

抱文:漫方浩,明天我要一个解释…哼…

【闪回入】此处有混响

漫椰:(哽咽)兔兔,对不起…你不能离开,因为…我,也爱上了你,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你都忘了吗?

【回忆,开混响】

【敲门,开门声】

 

兔兔:哥,哥,我进来喽!…嗯?人呢?

漫椰:现在进我房间都不请示了?是吗?

兔兔:嗯~哥~我能进来和你一起睡吗?

漫椰:呵~我说不可以,你就会乖乖出去吗?

兔兔:当然~不是,有哥在旁边我就会很安心。我什么都不怕了。

漫椰:现在这嘴巴都这么甜了呀,(无奈)行了,你先去睡吧,我还要整理一些资料。记得…睡边上!

兔兔:(委屈)哦~知道了

【打哈欠,衣服摩擦音】

漫椰:呵,还没睡呢?往常这时候你不应该都打上呼噜了吗?

兔兔:哥,我能抱着你睡吗?

漫椰:抱着睡?抱着就不做噩梦了?哎…行吧,有我在,不用害怕。嗯?

兔兔:……

漫椰:(惊恐)你,你身上怎么这么这么多伤啊?

兔兔:哥~从小我爸就不喜欢我,喝了酒就打,妈妈护着我,结果也被爸爸一顿毒打,除了妈妈,没有人这样抱过我,(抬头看着漫耶)哥的怀抱很温暖,让我觉得很安全…

漫椰:(轻声)好啦…乖~睡吧,我在,我会陪着你的!

兔兔:嗯,哥~唔~

漫椰:唔~嗯~

兔兔:哥,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唔~嗯~啊(喘息)

漫椰:我是你哥,不能…乖,不行,听话,(喘息声)唔…嗯…

兔兔:哥,抱紧我好不好,唔…

漫椰:唔…兔兔…嗯啊…

                 第六幕

【机场】

【音效音】工作人员:倾城(兔兔)先生,您的哥哥在3号厅等您,他有话对您说---初阳可可

【音效音】工作人员: 倾城(兔兔)先生,您的哥哥在3号厅等您,他有话对您说---初阳可可

【嘈杂声,脚步声,音乐起入】

兔兔:哥,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你结婚的日子吗?

漫椰:你说我为什么在这儿,跟我回去吧,快点。

兔兔:哥,我…我不能跟你回去…

漫椰: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不能去,(宠爱)知道吗?

兔兔:可是,哥,(无奈)我不能那么自私,我更不想毁了你呀

漫椰:(心疼)嘘…我允许你自私,我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听话好吗,唔~

兔兔:(长吻)唔,哥,别人都看着呢。

漫椰:怕什么?你不喜欢吗?嗯?

兔兔:哥…(哭泣)喜欢…

漫椰:(宠溺)小傻瓜,别哭了,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第七幕

【开门声,走路声结束入】

暮雪:漫耶,你终于回来了,你这昨天一天都去哪里了呀?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啊…

漫方浩:有什么可担心的?(厉声)你给我跪下……既然回来了,你就当着大家的面给我解释清楚。

抱文:哼,你以为你跪下,这事儿就算完了吗?休想!

漫椰:爸,叔叔,阿姨,昨天的事,是我一个人的错,对不起!

肖玉: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想让我们原谅你?你,你有没有为我们家的抱歉考虑一下,婚礼上,新郎当众逃跑,你让抱歉情何以堪?

漫椰:叔叔,阿姨,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事已至此我任打任骂。哪怕让我用命还我也愿意。只要你们出气就好。

抱文:那你早干嘛去了,订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把我们家抱歉当什么?你这是在玩弄她的感情。(吼)啊?

漫椰:我没有玩弄过任何人的感情,我说过我不要,可是你们谁听过我的意见?,又有谁在乎我的想法?呵…呵…我是一个人,不是你们手里的一枚棋子…

漫方浩:混账东西,自己做错了事,不思悔改,还大言不惭的推卸着责任,(吼)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儿子!

漫椰:呵…呵…哈哈哈…(呼气)爸,做你的儿子,我也很痛苦。从小到大,不管我是否愿意,都是按着你说的去做,不是因为我怕,而是我能理解爸的良苦用心。可,可这一次我真的做不到背叛自己的感情。

兔兔:(哽咽)爸,妈,求你们别再为难哥了…

暮雪:你给我闭嘴,你还嫌不够乱是吗?

兔兔:妈…

漫椰:爸,我有想过妥协,所以我答应举行婚礼。我以为我可以将就,可是这样的婚姻对抱歉就是好的吗?

漫椰:叔叔,阿姨。你们有没有想过,有名无实的婚姻抱歉受得伤害会更大,长痛还是短痛,我选择了短痛。(扇耳光)

漫方浩:你少在这给我胡扯,满嘴的歪理。我,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个逆子不可

暮雪:方浩…你住手,快住手啊,他是你的儿子,你把他打坏了可怎么办啊?

漫方浩:你别管,你说他那眼里还有我这个爸吗?

暮雪:漫耶呀,快点认错,说你错了…

兔兔:爸…爸…求求你了,别再打哥了,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

漫椰:兔兔,别说了。从进门我就在认错,你们谁又听进去了?现在说的每一句话,你们都会认为我在狡辩,要怎样随便你们吧…

肖玉:好,漫耶!我就问你,你当真不爱抱歉吗?

漫椰:阿姨,对不起。我真的只是把抱歉当做邻家妹妹而已!

抱歉妈:那这场闹剧是不是该由你去把它结束掉?

漫椰:阿姨,我知道了,我会亲自上门给抱歉赔罪的,这是我欠她的。

抱歉妈:抱文,我们回去吧…事情弄成今天这个地步,我们也是有责任的…

抱文:哼~

漫方浩:抱文兄,是我漫方浩教子无方,伤害到你们了,对不住啊…

【脚步声,关门声】

漫方浩:逆子,还不给我滚回房间,面壁思过去,哼…

暮雪:赶紧回房间去…兔兔,你陪着你哥哈

兔兔:嗯~知道了

                  第八幕

【闪回】音乐起入

漫椰:抱歉…

抱歉:你还来这儿干嘛?如果是安慰我,就回去吧,我们家不欢迎你。

漫椰:我知道,你现在,最不想见得就是我了,可是,我必须要当面,向你有个交代。

抱歉:你有什么可交代的?有什么意义呢?那天我一个人站在婚礼上,是有多么的无助,宾客都在笑我,说的有多难听你知道?

漫椰:对不起…对不起啊…

抱歉: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想要一个纯洁的爱情,期盼着浪漫的婚礼,(崩溃)我错了吗?你说我做错了吗?你回答我啊…

漫椰:(抱住)别这样,求你别这样…我的错,我要怎么做,才能减轻你的痛苦?你说出来,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我所能…

抱歉:(哭泣)你的愧疚和我的伤痛如何相比?(吸气)漫耶,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的选择,会不会…

漫椰:如果再来一次,我的选择依然不会变…对不起

抱歉:呵~我真是蠢啊,到现在还在想着,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也好。

漫椰:我真的不能欺骗自己了,更重要的是,再也不能欺骗你了。

抱歉:我不怪你,是我自己太过于执着了。太一厢情愿,才爱的如此卑微…

漫椰:抱歉,我宁愿你恨我,怨我,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别折磨自己好不好。

抱歉:漫耶,我很想知道自己输给了谁?

漫椰:(哽咽)傻瓜,别想那么多了,这些不重要了…如果你愿意,我还是会把你当妹妹看的。呵~也许,这些以后都是奢望了吧。

抱歉:兔兔!……是兔兔,你的弟弟,对吧!

漫椰:【僵住】呵,你都知道了?

抱歉:要知道,你收到短信的时候,我离你是最近的…(委屈哭)我真的有些不甘心啊,我竟然输给了一个男人。

漫椰:好了,这辈子我欠了你,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加倍还你,(哽咽)好吗?(转身离开)我先走了…

抱歉:(从后面抱住哭)漫耶…漫耶…

漫椰:(含泪)我走了,你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

                  第九幕

【家里整理衣服】

漫方浩:(温柔)亲爱的,这么晚了,还在找什么呢?晚礼服?是要去参加宴会吗?

暮雪:啊?你不记得了吗?明天晚上是周太太举办的“孤儿院”募捐宴会,你不是答应过我,要陪我一起去的嘛?(委屈)

漫方浩:呵~呵,怎么会呢?如果不是公司事情多啊,走不开。我真想天天陪着你,把以前欠你的全部补回来…

暮雪:油嘴滑舌的!哎~其实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有爱我疼我的老公,嘿嘿~谢谢你~老公…mua

漫方浩:(拥抱)老婆,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必须要做的,此生有你无憾。因为你是我一生所爱。

【宴会上】

【音乐起入】

蒋先生:漫总,近来哪里发财啊?

漫方浩:哈哈哈…蒋总,好久不见啊。气色不错嘛!

蒋先生:(色色)客气,嗯?这位是您太太吧?

漫方浩:来,我来介绍一下,我太太暮雪…

暮雪:(微笑)…蒋先生,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蒋先生:哈哈哈,人美声甜,果然是 郎才女貌啊;让人羡慕啊

暮雪:您的夫人,不但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现在还做起慈善事业,呵呵…我岂能相比呢?

蒋先生:过奖了…过奖了

【脚步声停入】

抱文:漫总,这么巧啊?我以为这种做慈善的事情,漫总是不会来的…

漫方浩:呵~抱总,啊…上次犬子的事情多有得罪,还请抱兄见谅,本来应该亲自上门赔礼的……

抱文:埃~事情都过去了,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抱歉:(东张西望)叔叔,阿姨,漫耶…不来吗?

暮雪:哈~顺便去接了一下兔兔,应该是快到了。(微笑)抱歉,你今天真的是很漂亮呢。嗯?你妈妈呢?

抱歉:谢谢,阿姨。我妈妈和周太太在那边说话呢!

漫椰:爸…

抱歉:漫…耶…

漫椰:(尴尬)你~也来了?

兔兔:哥~啊…抱歉…

抱歉:漫耶,我先过去了。

兔兔:妈,你今天真漂亮,是吧哥?

漫椰:啊~是啊,很漂亮…

暮雪:呵呵~谢谢你们两个的夸奖

漫方浩:好了,马上开始了,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吧。

【闪回】

周太太: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晚上好!首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参加这次的募捐活动。我也代表孤儿院的孩子们向大家说声“谢谢”,因为有你们的善举,才给了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谢谢…

【掌声停入】

周太太:接下来我们给大家看一段视频,这里面是孩子们的心声…

【闪回】开混响(视频音)

海星:(喘气)嗯~好,到了,你先站稳了…哎~哎~哎~啊…呵…怎么这么沉啊…

海星:(用力推)嗯~你先起来,嗯~

漫椰:嗯~你真好~我喜欢你~唔

海星:唔~嗯~不要,你喝多了…(刺啦~撕衣服)

漫椰:~我喜欢你~…唔,嗯

海星:~嗯~啊…别啊~

漫椰:,听话……好不好…唔~

(各位自由发挥吧~)

周太太:(惊讶)这,这是什么呀?(着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抱文:哈哈哈…这真是大开眼界啊,(内心:漫方浩,这就是报应…)

肖玉:啊?这,难怪,他不肯和抱歉结婚呐…

蒋先生:这里面的那个人,不是漫总的儿子嘛?

晴女士 :(疑惑)不会吧?看着挺正常的,原来是个…啧啧啧…

梁先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现在的年轻人…哎…

海星:傻愣着干嘛呢?赶紧拍啊,明天有料曝了呀…

抱歉:(担心)漫耶,怎么会这样?

抱歉闺蜜:抱歉,这是你的做的吗?可以呀!这下,什么仇都报了呢,嘿嘿…

抱歉:说什么呢?和我有什么关系?

暮雪:这视频一看就是假的,这,这是谁做的,是谁?究竟是谁,这么污蔑我们家漫耶…

漫方浩:(生气颤抖)这~这~呃~(吐血)噗~

暮雪:方浩…方浩…

漫椰:爸…爸…爸啊…快叫救护车…爸

兔兔:已经打过了,马上就到了,哥,你别急…

                 第十幕

【医院闪回】

医生:谁是病人漫方浩先生的家属?

暮雪:(着急)我,我是,他的妻子,我家先生,他没事吧?

医生:病人现在暂时脱离了危险期,你们可以进去一个人探望。不过,病人现在还不稳定,不能再受到刺激了。

暮雪:好,好的。谢谢你啊医生。漫耶啊,你就先别进去了,等你爸稳定点了你再…

漫椰:我知道了,那辛苦啦

暮雪: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别想太多了啊…

漫椰:不用担心我,我还有事情处理,就先走了,爸这边拜托了

暮雪:害,这是我应该做的…兔兔啊,你陪陪你哥哈

兔兔:嗯~我知道。妈,你进去吧…

漫椰:兔兔,你留下来照顾吧,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也需要有人不是。

兔兔:可是,哥…

【走路声远去】

【酒吧】【吸完烟入】

漫椰:你们老板呢?叫他出来,就说老朋友来找他了!

服务员:不好意思哈,我们老板不在。

漫椰:不在?呵呵…不在是吧(砸东西,瓶子碎声)说,在不在?(吼)在不在?

服务员:先生,您要再闹下去我们可要报警了!

漫椰:报警,你们报啊,我怕你们吗?啊?

麻哥:是谁在这大呼小叫的?是吃了豹子胆啦,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服务员:麻哥,就是他,这小子一进来就开始砸东西…

漫椰:你是这里的老板?海星呢?

麻哥:(不屑)这个场子是我的,你说的那个人前几天就不干了。呵呵…你问的,我答了。可这砸了的东西…可不能白砸吧,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混啊?

漫椰:呵…不就是钱吗,我赔…

小弟:他就是漫氏集团总裁的大少爷…

麻哥:漫氏集团大少爷啊,兄弟们,给我好好的招呼一下…

小弟:(众人同入)是~

【打架声结束入】

麻哥:以后砸场子把眼睛给我放亮点,呵呸…

漫椰:(喘息声)……

兔兔:(吃惊)哥,哥…你没事吧,快起来。(担心)伤的不轻啊,我们去医院吧?

漫椰:我没事,都是小伤,回家吧…

兔兔:嗯~

【走路声,开门声关门】【沙发坐下入】

兔兔:哥~你忍一下哈,我会轻点的。(哭泣)

漫椰:嘶~哈~(呼气)小傻瓜,哭什么?都说没事了。不哭了哈,乖~(抱入怀中)

兔兔:我们报警吧,哥~

漫椰:报什么啊,是我先去砸了人家的场子啊…

兔兔:(小心翼翼)哥,那个视频…

漫椰:那天和爸吵了架,就去了那个酒吧喝酒,谁知道喝多了,然后……生气了?

兔兔:哼,说不生气是假的。可是现在最重要的,你觉得是谁在宴会上放的视频呢?

漫椰:我也不知道,但是一定和视频里的那个人有关系!哼,我必须要找到他……嘶~啊~

兔兔:哥~你还是好好的休息几天吧,我会去帮你找的。

漫椰:不行,这样很危险。我绝不允许,知道吗?答应我,不可以这样做,嗯?

兔兔:哦…我知道了。哥~睡会儿吧

漫椰:(渐入睡)嗯~

                 第十一幕

【漆黑地下室】

【闪回】

漫椰:嗯~嘶~头好痛~兔兔…(睁眼)这是哪里?(挣扎)嗯~嗯~我的手,我的手好痛。被绑住了?嗯~嗯嗯~我的脚也被绑住了…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绑架了?

海星:你~醒了?

漫椰:谁?谁在说话?嗯~嗯嗯~

海星:别再挣扎了,还是省省力气吧。

漫椰: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绑架我?是为了…钱?

海星:钱?你看我像缺钱的人吗?

漫椰:呵,那我就不明白你是为什么绑架我了,等等…(这句话好耳熟,貌似在哪里听过)哦~烈焰红唇?

海星:…你…是…漫家大少爷?

漫椰:你,原来是你!

海星:怎么?又对我产生好奇了?

漫椰:说吧,你想怎么样?

海星:什么怎么样?就算是想对你怎么样,目前的情况也不允许啊。

漫椰:什么意思?

海星:字面意思,我的手脚也被捆着,和你一样的。信不信由你…

漫椰:绑架我是为了钱,绑你是为什么呢?这真的是奇怪…

兔兔:(刚醒)嗯~这是哪里啊?嗯~嗯~我的手脚为什么会被绑着?妈,哥~哥

漫椰:兔兔(同入)

海星:兔兔(同入)

兔兔:哥?哥哥?我好怕…救我…救我…

漫椰:兔兔乖,别怕,有哥在呢(同入)

海星:兔兔乖,别怕,有哥哥在

(同入)

漫椰:我是他哥!

海星:我才是他哥!

 

兔兔:漫耶哥?

漫椰:嗯~是我,我在呢…别怕

兔兔:海星哥?

海星:对,是我,是我,我在。

漫椰:什么情况?

海星:我是兔兔的亲哥哥,你呢?

漫椰:我是兔兔的情哥哥,怎样?

海星:你,你们…

漫椰:等等,姨妈说她只有兔兔一个儿子啊?你怎么会是兔兔的亲哥哥?姨妈为什么会说谎?

海星:……

兔兔:……

漫椰:姨妈说谎了,是吗?兔兔?

兔兔:…哥…我和海星确实是亲的。

海星:害,先别管这些了,还是想想办法怎么逃出去吧

漫椰:(不对,他们是亲兄弟,那么姨妈说谎的原因是什么?还有,海星,我,兔兔为什么同时被绑架?这里一定有什么关联?)

兔兔:哥,哥…

漫椰:啊?呵~没事,我在想,看看有什么办法。你们都知道不知道谁把你绑来的?是男是女?有交流过吗?

兔兔:(哽咽)我什么也不知道,醒来就这样了。

海星:(回想)嗯~应该是男的,那是男人的气息,我感觉的到。

漫椰:不会是,抱文?抱歉的爸爸

兔兔:(害怕)应该不会错,他知道我们的事情了,所以想报复我们。

海星:你们的事情?什么事情?

漫椰:…如果是这样,抓我们两个能理解,抓他来干嘛呢?

兔兔:哥,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

漫椰:不会的。(同入)

海星:不会的。(同入)

兔兔:……哥,我好渴…

海星:兔兔,先忍忍…乖

兔兔:(虚弱)嗯~

                  第十二幕

【医院】

【闪回】

抱歉:【混响】爸?爸怎么会来医院看漫叔叔呢?自从上次的事情,爸爸对漫家恨之入骨……暮雪阿姨?他们这是…

暮雪:你怎么来了?

抱文:我来看看有什么关系?

暮雪: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抱文:(不屑)看见了,也只能说我是来看望漫方浩的……对了,去天台说话

【脚步声同入】

抱歉:难道爸爸和暮雪阿姨有什么关系?地下情?不行,我要去看看

【闪回】

暮雪:有事就赶紧说吧。

抱文:怎么这么冷冰冰的(动手动脚)在床上怎么那么妖娆呢?(抱住暮雪)

抱歉:果然,他们果然有关系,不要脸。我要拍下来,看你们怎么抵赖

暮雪:(挣脱开)你够了,这里是医院,请不要这样,好吗?

抱文:(猥琐)真是翻脸无情啊~用完了,就丢掉了吗?

暮雪:(忍气吞声)这样吧,晚上我会去你的那个房子,可以了吗?

抱歉:什么?这,这不可能,爸,你怎么可以…这样,妈要知道了要多难过?

抱文:好啊…别忘了,兔兔也在那里等你呢。

抱歉:什么?兔兔?爸爸难道用兔兔威胁了暮雪阿姨?不,我,我不相信。啊~兔兔如果被爸爸扣住,那漫耶会不会也被关在一起?

暮雪:你,(缓和一下)你放心,我一定会去的。

抱歉:还不知道漫耶他们被关的地方,我不能让爸爸看到我。我要救他,漫耶,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悄悄离开)

【走路声,碰撞声】

抱歉:啊~你走路不看路吗?

暮雪:啊~对不起哈(失神)

护士:您好,你没事吧,看你脸色不好啊。

暮雪:嗯…我没事,谢谢你…

十三幕

【地下室】【闪回入】

漫椰:(虚弱)你,你…是谁?

神秘人:……

漫椰:(虚弱)呵呵~怎么?不敢说啊?

神秘人:重要吗?

海星:(虚弱)你这…变态,你到底…想怎么…样?

神秘人:想你们死!

海星:(虚弱)呵~呵…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神秘人:(不屑)是吗?很好,等做鬼的时候再来找我吧,我等你

漫椰:(虚弱)你就是…个懦夫,你自卑…至…极,所以…才…会带个面具…

神秘人:(疯狂)你住口,这是你们的报应,我,我只是把我受得痛苦…还给你们,我有…什么错?啊~

兔兔:(虚弱)为…什么?为什么?我…我们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们?

神秘人:只能怪你自己,太没用了。

兔兔:求…求你…放了…我们。

海星:(虚弱)你这…是…再犯法,回…头吧…

神秘人:(疯了)哈…哈…哈…太晚了,回不了头了,回不了头了…哈哈哈

【走路离开入】

漫椰:(无奈)看,看来,我们…三个真,真…的要死在…这…儿啦…

海星:一切…都,都是命里…注…定的

漫椰:兔~兔…兔兔?

兔兔:漫耶哥~我…在…漫,漫耶哥…

漫椰:(流泪)兔~兔,别…怕哈,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别…怕…

兔兔:(哭)我…知道,有,有你陪…着,我,我很…幸,幸福…哥~对,对不起…

海星:兔兔,兔…漫…耶,我,撑…不住了,下,下辈…子我,我们…做…兄,兄弟…

漫耶:(崩溃)呵~呵~下,下辈…子,我…我要…娶了…兔兔…兔兔,你说…好,好…不好…

兔兔:(微弱呼吸)……好~

漫椰:(内心)兔兔…好想再看看你的脸,好想再抱抱你…

                  第十四幕

【敲门声,开门关门声】

抱文: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暮雪:…帮我倒杯红酒…

抱文:乐意效劳…

【走路倒酒声,走路声】

抱文:(递酒)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暮雪:(端着酒)外面的女人那么多,你喜欢我什么?

抱文:上学的时候就喜欢你,到现在我还是喜欢你。

暮雪:嗯~这红酒的口感不错,你不陪我喝一杯?

抱文:好啊…

【走路停倒酒,走路】

抱文:来,干杯

【电话同入】

抱文:我先接个电话,稍等…喂?喂?谁啊?说话啊…

【挂断】

暮雪:怎么?

抱文:骚扰电话,不管了。

暮雪:干杯!

抱文:干杯

暮雪:我先去洗个澡,你等我一会儿,好吗?

抱文:(色眯眯)不如一起洗啊,嗯~

暮雪:呵…呵…没那习惯,不会这么会儿都等不及吧?

抱文:好吧~好吧,都依你行了吧。

【走路声,水声】

抱文:(喝酒)酒不醉人,人自醉,(摔倒)呃~呃~噗,好疼…嗯~救…

暮雪:(惊吓)啊~你,你不能死,你还没告诉我,兔兔,兔兔被关在哪里?(崩溃)说啊…告诉我,你告诉我啊~啊…

【脚步渐远】

抱歉:(哭)爸,你怎么了?爸…我叫救护车,你等等…喂,120吗……

抱文:呃…抱~歉,保…险…柜(断气)

【闪回】

【地下室】

抱歉:漫耶,漫耶,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别吓我啊…兔兔…

【摩擦声】

抱歉:(喘息)嗯~嗯~啊…漫耶,(哽咽)你坚持住啊…我背你出去,嗯~你不可以有事…

漫椰:(呢喃)…兔…兔兔

抱歉:呵,你果然心里只有他(疲惫)嗯~你放心,为了你,我会把你们…都救出去的…嗯~

                  第十五幕

【陵园】

暮雪:姐姐,我和方浩来看你了,你在那边过得好吗?漫耶和兔兔被人绑架了,现在怎么也找不到…

漫方浩:别担心了,希望你姐姐保佑兔兔和漫耶能平安回来,这都是我的错,哎~

暮雪:(哽咽)姐姐,求你了,一定要让孩子们安然无恙…(哭)

漫方浩:(安慰)我住院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没想到家里发生这么多事情,都要让你一个人扛

暮雪:(悲伤)看你说的,我是你老婆嘛,我不照顾你谁照顾呢?

漫方浩:哎,我们先回去吧,不是已经报警了嘛,相信很快就能有消息的…

暮雪:呃~呃~(吐)

漫方浩:暮雪,你没事吧?看你脸色不太好…

暮雪:看把你急的,没事的,可能最近太累了,胃里难受…

漫方浩:这怎么行啊,走,我带你去医院。

暮雪:(微笑)方浩,我真的没事,你放心吧。

漫方浩:那我们赶紧回去,你先好好休息休息。

暮雪:姐姐,那我走了,你好好安息吧。

【警局】

【脚步声】

民警:你好,有事吗?

抱歉:你好,我是来替我爸爸自首的

民警:替你爸爸自首?他为什么不自己来?

抱歉:我爸爸已经死了,我爸爸他,他参与了绑架。

民警:……好,好的。那做一下笔录吧

【漫耶家】

漫方浩:(担心)慢点儿。到家了,现在有没有好点了?

暮雪:没事的,哪里有那么娇气啊。

漫椰:爸~姨妈~你们回来了?

暮雪:(惊吓)你,你是…你是人还是鬼?

漫椰:(威胁)姨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人是鬼,你不知道吗?

暮雪:啊…你别过来,你,你别过来…

漫椰:姨妈,你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吗?嗯~

漫方浩:(厉声)漫耶,怎么说话的?你知不知道,听说你被绑架了,你妈她有多着急…

漫椰:着急?她刚刚说的,你听不出来吗?明明就是心里有鬼吧……

【敲门声,开门声】

民警:你好,我们是警察,请问暮雪女士在吗?

漫方浩:请问,你们找我太太有事吗?

民警:你的太太涉嫌绑架杀人,所以请她回去,配合调查。

暮雪:我没有!你,你们说什么绑架杀人,我什么都没做,我也是受害者,我的兔兔…

漫方浩:什么?绑架?杀人?绑架了谁,杀了谁?我相信我老婆不会做这样的事…

暮雪:(哭)老公,是,是抱文!抱文他绑架了兔兔,威胁我用漫耶换回兔兔,结果…

漫方浩:暮雪,你怎么,怎么这么糊涂呢?

暮雪:我知道他绑架了兔兔,我很害怕…他让我帮他把漫耶绑了,他就放过兔兔,可是,可是当我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漫方浩:你,你为什么现在才说?

暮雪:我想说的,可是当时的你还在医院,我,我能怎么办?(哭)老公,现在兔兔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民警:暮雪女士,如果我们没有证据,我们是不会走这一趟的,有什么跟我到警局说吧…

漫方浩:等等,就算是这样。我的儿子漫耶现在已经平安的回来了,这…

民警:我们发现的案发现场,有暮雪女士的指纹。就这些,我们也有理由请她去一趟吧…

暮雪:漫耶,你要是逃出来了,那兔兔呢?他,他人呢?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

漫椰:兔兔还在医院接受治疗,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暮雪:呵,是吗?那,那太好了,你们都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漫椰:哦,忘了告诉你,抱文在他的保险柜里放了一些关于你怎么谋划我的绑架录音,抱歉已经交给警方了。

暮雪:(惊慌)什么?录…音?

漫椰:是啊,怎么?意外吗?这不是你精心设计的嘛,我原本就是你的目标,没有任何人威胁你。

暮雪:……

漫方浩:暮雪…这,这是真的吗?

民警:走吧,有什么事回警局再说吧…

【走路声停】

暮雪:等一下,警察先生,我能说最后一句话吗?

民警:可以,你说吧。

暮雪:方浩,我怀孕了……

漫方浩:什么?怀孕了?

暮雪:警察先生,我们走吧……

【脚步声一半入】

暮雪:呵~呵(内心)漫方浩,当年的你,选择了她。那么现在的你,要怎么选择呢…

                       ——未完结待续

(这是本人初次写本,暮雪兔兔也是初次制作后期,都属于萌新,有不足的地方请见谅。还有我的亲友团们的努力配合,爱你们)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

初阳可可

1 作品数
5 粉丝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