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005】普本·古风歌改---牵丝戏

作者: 喵不语先森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普本 / 古代 字数: 2140
22
2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二次创作
角色 2男1女
作品简介

改编自古风歌曲牵丝戏,喵不语先森崔邶系列第一弹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1-14 00:01:43
更新时间 2021-01-14 10:43:33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崔邶

男,0岁

进京赶考的书生,有双可以看到奇怪东西的眼睛

北翁

男,0岁

擅长牵丝傀儡戏的老人,曾经的辉煌也只是过眼云烟

旁白(男女皆可)

女,0岁

旁白还有什么简介?

旁白(男女皆可):书生崔邶进京赶考途中突遇倾盆大雨,天色渐晚小崔慌不择路下躲进了一间破庙避雨。推开破庙的门,崔邶跌跌撞撞冲入庙内,不住的低头拍打着身上已经打湿的衣衫。边拍边念叨。

崔邶:(叹气)山里天,娃娃脸,老话说的真是没错。刚才还晴空万里呢,这会儿就已经大雨倾盆了。

旁白(男女皆可):就在此时,只听卡擦一声,天上一个炸雷,电光照亮了破庙里的神像。神像面容残破形象狰狞,吓得崔邶赶忙双手合十,连声跪拜。

崔邶:各位神仙老爷有怪莫怪,有怪莫怪啊,学生赴京赶考路遇大雨拦路,万般无奈下才来此避雨,只求一夜遮风避雨明日一早便走。来年若得高中,定会来此为您重塑金身。

旁白(男女皆可):刚拜了两拜,就听角落里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北翁:拜那劳什子作甚,空有一副泥塑心肝,哪能识得人间疾苦!

旁白(男女皆可):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崔邶一个哆嗦,转头望去,只见庙的角落里一个面容枯瘦的老头坐在火堆旁,微弱的火光摇曳照的老人的脸阴晴不定。崔邶被吓到了,整个人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看看门口,又看看老人。老人的样子吓人让他有点想逃,但是庙外的大雨和火堆的温暖却让他想留下来。老人看了他一眼,不耐烦的骂道。

北翁:要不就坐下,要不就滚!大男人畏畏缩缩像什么样子。

旁白(男女皆可):被老人一吼,崔邶又抖了一下子,终究还是敌不过火堆温暖的吸引,畏畏缩缩坐了过去。才坐过去,崔邶就发现老人怀里抱着一个半人高的傀儡人偶,那人偶是个精致的女子摸样,做工精细衣着考究,面容鲜活,眼角挂着一滴泪仿佛就要滴落下来一样,真真的如那活人一般。崔邶面露惊奇,这老者衣衫褴褛形如乞丐,抱的这人偶却一看就价值不菲。崔邶的不断打量引起了老者的注意,老者盯了他半晌,问道。

北翁:进京赶考?哪里来的?

崔邶:(腼腆一笑)余杭,这是第三次了,这次要考不中就要回家去帮忙收租了。(叹气)

北翁:(做回忆状)余杭。。。。是个好地方啊,西湖楼外楼,歌舞几时休,琼浆琉璃玉,才子尽风流。

崔邶:(略兴奋)您也去过余杭,上过那千金散尽的楼外楼?

北翁:(笑了笑)不提也罢,千金散尽,最后也只剩这一副傀儡陪在身边。

旁白(男女皆可):崔邶一听更是来劲,从小他就最爱听人讲故事,每每遇到奇人轶事都要听个尽兴才心满意足。眼珠一转,崔邶从随身的书篓里拿出两壶酒,这是早先为了夜里取暖买的烈酒,这会儿应该能派上用场。

崔邶:老伯,夜寒来喝点我们那的妃子笑,暖暖身子。

旁白(男女皆可):老人接过酒壶闻了闻,也不客气仰头便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有酒做敲门砖,老人的话匣子慢慢的就打开了。

北翁:十六岁那年,我被一阵盘铃声吸引,第一次见到了那傀儡牵丝戏,从此便迷上了,但凡听到了那盘玲声,见了那三尺的红台便走不动道。慢慢的就入了魔,不管不顾的就去学了这傀儡戏。家里人也打过也骂过,就是拗不过我这股子疯劲,也就听之任之了。就这么的入了行,这一入行没想到就是一辈子啊。

崔邶:您这手上的傀儡精致考究,一看就不是凡品啊。

旁白(男女皆可):老人用手轻抚了一下那傀儡的面容,一脸的爱怜。

北翁:那年也是在那余杭的楼外楼,我表演完一场傀儡戏后,台下一个贵人为我大声叫好,并邀我去他家演一场堂会。我欣然答应,堂会结束后那贵人便将沐儿赠予了我,从此便再也没用过别的傀儡。

崔邶:沐儿?是这傀儡女子的名字么?倒也贴切,玉骨冰肌,如沐如烟。您有了这么一件宝贝肯定如虎添翼名声大噪了吧?

北翁:(叹气,略带醉意)卖艺人就是卖艺人,为了这傀儡抛家舍业,四处漂泊。年轻时再怎么风光,到了老,没家,没伴,就剩这么一个傀儡陪着我了。

旁白(男女皆可):崔邶听罢也是一阵唏嘘,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宽慰老者,哄了老者两句,干脆求老者给亮亮手艺,没想到老者竟然真的答应了。随着盘玲声的响起,傀儡在老者的操纵中翩翩起舞起来,虽然崔邶听不懂那咿咿呀呀的戏文,但是那随着盘玲声翩翩起舞的傀儡却美得触目惊心。就算知道是丝线牵出的举手投足也不禁让人交手称赞。

崔邶:好啊!老爷子,您可真不愧是演了一辈子。

旁白(男女皆可):此时的老者早已酒意上涌,他听完崔邶的赞叹,愣了一愣,看着手中的傀儡。

北翁:(心道)一辈子啊,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儿,活成这么个怂样,就这么糟践了自个儿这一辈子。怪谁?还不是都怪这玩意儿。

旁白(男女皆可):老人忽的不做声了,低头盯着怀中的傀儡愣了半天,突然大骂了起来。

北翁:大雨滂沱,饥寒交迫!如今连件衣服都置备不上,这日子眼看都要过不下去了,还要你做什么呢?都不如烧了——还能暖暖身子!

旁白(男女皆可):说罢,还没等崔邶缓过劲来,老人手一扬便将傀儡扔进了火堆。崔邶想拦也没拦住,只能暗叫一声可惜。就见老人悲叹一声酒劲上涌昏睡了过去,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叫崔邶此生难忘。火光舔过傀儡一身绮丽舞袖歌衫,燎着了椴木雕琢的细巧骨骼,烧出哔哔啵啵响动。就在那一瞬间它动了,一骨碌翻身而起,活人似的悠悠下拜,又端然又妩媚地对着老爷子作了个揖。它扬起含泪的脸儿,突然笑了笑,咔一声碎入炭灰。那晚的火燃得格外久也格外暖,分明没太多柴火,一堆火却直到天光放亮才渐渐冷下去。拼尽全力地,暖了那么一次。暖了那么一次,孤单了一辈子。清晨酒醒后的老爷子放声大哭,嚎啕得就像当年被爹娘拦着阻着不准去看牵丝傀儡戏的那个孩子。

                                                                                                                                                                                            -----本故事改编自古风歌曲《牵丝戏》

《余少能视鬼,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鹤发褴褛,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宛如娇女,绘珠泪盈睫,惹人见怜。 时云彤雪狂,二人比肩向火,翁自述曰: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翁且言且泣,余温言释之,恳其奏盘铃乐,作牵丝傀儡戏,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度曲咿嘤,木偶顾盼神飞,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曲终,翁抱持木偶,稍作欢容,俄顷恨怒,曰: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遂忿然投偶入火。吾止而未及,跌足叹惋。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绘面泪痕宛然,一笑迸散,没于篝焰。 火至天明方熄。 翁顿悟,掩面嚎啕,曰:暖矣,孤矣。》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