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诛东皇》 - 爱PIA戏网

【86626】《再诛东皇》 举报

LiZiYa
其他类型 古风/仙侠 字数:11182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11182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其他类型
授权方式
谢绝转载
更新时间

更新:2020-10-18 21:51:14

首发:2020-10-17 04:07:17

角色(男 5 / 女 1)
东皇钟:  男性角色,说话阴阳怪气(兼小妖乙)[御姐]西门金叶:  西门宫宫主,高傲的女性,[大叔]南宫渊:  南宫城城主,是四人中年纪最大的,成熟的中年男性(兼仙王)[青年]东方耀:  东方阁阁主,年轻自大的青年(兼小妖甲)[青叔]北冥刚:  北冥庄新任庄主,与东方耀同岁,但是性格跟东方耀相反,声音比较憨厚(兼小妖丙)旁白:  兼东皇太一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摘要:
上古洪荒时期,出现四大神兽,青龙 白虎 朱雀 玄武。后又出现一人名曰东皇太一,此人本为妖族,但因有一利器东皇钟,因此号令群妖,东皇太一自称天帝,让天下妖族尽戮人间。后四神兽因被女娲感化,联合起来对抗东皇太一,将东皇太一封印在垣土山,有历任的黄龙镇守,时间已过千年,虽然东皇太一被封印了,但是东皇钟却没有和东皇太一一起被封印,东皇钟经千年修炼化作人形,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救出东皇太一。。。。。。
复制 收藏(3)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仙王:“现在,大会马上开始。”

仙王(抬起法杖,高声):“一念天地人,一念神魔妖,万般皆下品,唯有心智高,开!”

(法杖冲入云霄,瞬间电闪雷鸣,闪电不停的劈向地面,地上有很多的小孩,好多人都被吓哭了)

(脚步声结束入)

南宫渊:“仙王,这次的考核选举如何?”

仙王(无奈的摇摇头):“哎,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今年能够在极镜宫修炼的只有那五个人了。”

(南宫渊看了一下没有哭的孩子)

南宫渊(略有失落):“那就请仙王宣布吧。”(说完甩袖离开)

(仙王嘴里碎碎念着什么,法杖重新回到手里)

仙王(咳嗽两声):“今年的天雷测试中的合格者一共有五个人,东方家东方晴东方厉;南宫家南宫剑;西门家西门嵩;北冥

家北冥海。你们五人今后可在极镜宫中修炼。”

(五个人齐声):“多谢仙王伯伯。”

(仙王从高台跳下)

仙王(满意的微笑):“嗯,快去拜见你们的师父吧。”

(脚步声)

五个少年(同时下跪磕头声):“拜见师父。”

南宫渊说:“起来吧。

东方耀(得意):“南宫兄,没想到今年只有我东方家出了两个大弟子,看来真是天意啊。”

西门金叶(不屑):“耀贤弟,我觉得应该是你们青龙一脉需要培养出一代黄龙王去镇守妖王东皇太一,所以你们家才会有俩

个吧。”

北冥刚(附和):“金叶姐说的对,要不然今年为什么有俩个会在你东方家?”

南宫渊(淡然):“好了,别说那么多了。先带他们去极镜宫吧,明年就是正式修行了。”

(光芒射出声,被吸入声)

(铜镜落地声)

南宫渊:“好了,从今天开始,他们要经历九九八十一天修炼,至于成果如何就看他们的资质和造化了。”

(急促的跑步声声停入)

士兵甲(急促):“报,报告南宫城主,南宫城西门,被妖魔袭击了,我等抵御不住,请城主主持战事!”

南宫渊(疑惑):“真是奇怪,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来攻打这四神之地?”

东方耀(略紧张):“南宫兄,现在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先去看看吧。”

其余两人:“说的对,走,我们一起去看看”

(光芒飞过声)

(四人落地声)

东方耀(厉声):“到底什么人敢来四神之地撒野?”

(密密麻麻的群妖声音)

东皇钟(阴阳怪气):“东方耀,几百年不见你的脾气见长啊。”

东方耀(愤怒):“你是谁,给我出来。”

东皇钟(不屑):“呵呵,别着急,四大神宫的宫主都在这,怎么着我也得先打打招呼吧。”

(说完,黑雾飞过声)

(闪避声)

西门金叶:“呵。。。”

(金属碰撞声,接着黑雾像玻璃一样碎掉声)

东皇钟:“哟,白虎裂天爪,西门宫宫主西门金叶,果然厉害,那么试试这招如何?”

(黑雾重新聚集,变成了火球)

(砰,火球化为乌有)

东皇钟(轻蔑):“玄武蛇麟甲,北冥庄庄主北冥刚,果然是个高手。”

北冥刚(愤怒)说:“行了,别玩你那些小把戏了,赶快现身,不然,我就把你打出来。”

(水流汇集的声音)

东皇钟(浅笑):“好好好,别着急,我现身就是了。”

(巨大的刺耳声)

(铃铛声结束入)

东方耀(吃惊):“这个气息是东皇太一?不可能,东皇太一还在垣土山里封印着呢,怎么会。。。”

南宫渊(紧张):“他不是东皇太一。他是东皇太一的贴身法宝东皇钟!”

东皇钟(大笑):“哈哈哈,不愧是南宫渊,有点见识。”

南宫渊(更加紧张):“东皇钟,你来这里想干什么?”

东皇钟(微微一笑):“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来救我的主人东皇太一啊。(愤怒)当年若不是你们四家族背叛,主人又怎么会

在那个破土堆里呆了千万年!”

南宫渊:“东皇太一残暴不仁,令天下妖魔屠戮人间,这种人不配掌管天上人间!”

东皇钟(大笑):“哈哈哈,别说的好听,你们四个不也是妖族吗?你们身为妖却要帮人,别忘了,妖是吃人的!”

西门金叶(怒吼):“一派胡言,纵使妖不吃人,也能够活下去,当年女娲娘娘造人,是为了让这洪荒大地变得更加繁荣,不

是来给妖族当食物的!”

东皇钟(轻声):“看来你们已经变得和人一样了,竟然这么向着人说话,那好,我也不和你们废话了。”

(东皇钟拿起铃铛,一边摇铃铛一边说)

东皇钟(念咒):“一念妖听令,二念魔听言,三念鬼听语,四念天下归。(大声)众妖听令,给我攻城!”

众妖:“杀。。。”

南宫渊(急促)说:“金叶贤妹,你快去把极镜宫放到安全的地方去要是极镜宫被那个家伙拿到的话,那这天下不一定会变成

什么样了。”

西门金叶(担心):“但是,南宫兄,你这里。。。”

南宫渊:“没事,这里我和其他二位贤弟会顶着,你快去!”

西门金叶:“好,我知道了。”

(打斗声,奔跑声)

(转场)

(开门声,关门声)

(拿起铜镜的声音)

(门被踹开声)

西门金叶(飞快的转过身):“谁?”

(五个人走步声)

小妖甲:“西门宫主,赶紧把你怀里的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西门金叶(不屑的笑了一下):“就凭你们几个想从我这拿东西,怕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白光出现声,西门金叶亮出爪子的声音)

西门金叶:“看招。。。”

(短暂的金属碰撞声,接着煎肉声)

(落在地上声)

西门金叶(吃惊):“不可能,你个道行不过百年的小妖,怎么可能接住我的白虎裂天爪?”

小妖甲(长喘一口气):“多亏老大给的火尾甲,不然那一下我非死不可。”

(血滴落地上声)

西门金叶(内心):“原来如此,利用五行相克的原理吗,火克金,所以我的进攻没有用反而让自己受了伤。”

小妖甲:“西门金叶,你是个聪明人,所以赶紧把极镜宫交出来,不然我们兄弟就把你撕碎了再把极镜宫拿出来!”

(寂静片刻)

(变化声)

小妖甲(惊恐):“西门金叶你要干什么?”

(白虎落地)

(巨大的虎啸声)

五个小妖(七窍流血):“啊。。。”

(西门金叶变回人形)

西门金叶(气喘吁吁):“呼。呼。不行,我,我现在,还不能歇着。”

(踉踉跄跄的走出门声)

(电闪雷鸣,打斗声)

(龙啸声,凤鸣声,龟吼声)

西门金叶(无力,惊讶):“没想到那东皇钟那么强,居然要他们化为本相才能相斗。”

(转场)

(山洞里)

西门金叶(碎碎念):“天地玄黄,日月洪荒,金石,开!”

(石门打开声,铜镜落入水声)

西门金叶:“关!”

(石门关闭声)

(搬石头声,写字声)

西门金叶(喘了口气):“呼。”

东皇钟(突然出现)“西门宫主,我听说你把极镜宫带走了。”

西门金叶(惊恐):“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东皇钟(轻声细语),“西门宫主,告诉我极镜宫在哪,只要你把极镜宫交出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就把你的皮扒

下来垫我的椅子。”

西门金叶(轻笑):“哼,我已经把极镜宫扔到山下去了,别说你,就连我现在都不知道极镜宫哪去了。”

东皇钟(若有所思):“是吗?”

(突然掐住脖子声)

西门金叶(窒息):“呃。。。”

东皇钟:“你这个女人,现在还跟我玩游戏,你知不知道,我最恨别人骗我了!”

(更加用力的声音)

西门金叶(十分勉强):“放。。开。。我。。。”

(摔人声)

西门金叶(口吐鲜血):“噗。”

(黑雾声,东西落到手里声)

东皇钟(嘴角上扬):“我很好奇这个石头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就是极镜宫呢,西门宫主?”

(指甲划在石头上,纸烧成灰的声音)

(东皇钟看着石头)

(石头被捏碎的声音)

东皇钟(愤怒):“把这个女人给我压入天牢!"

(绑住手脚声)

小妖乙:“走”

(打开囚车声)

小妖乙:“进去!”

(囚车门关上声)

南宫渊(忍痛):“金叶贤妹,你还好吗?”

西门金叶:“我没事,南宫兄,二位贤弟,你们还好吗?”

北冥刚(弱弱的):“还死不了。”

西门金叶:“我刚刚看到了你们和东皇钟的打斗,我没想到,你们三个联手都打不过他。”

南宫渊(强忍剧痛):“东皇钟本来就是东皇太一用来号令群妖的,天下妖族众多,无一不听从东皇钟的号令。我等虽为上古

神兽后裔,但是我们自己都知道,神兽不过是个好听的称呼,我们本来也是妖。”

东方耀(不甘):“他只要一施展法力,我等便无法全力攻击,不然就算死,也要把那个家伙拖下水。”

南宫渊:“金叶贤妹,极镜宫藏好了吗?”

西门金叶(自信):“南宫兄,你放心吧,我已经把极镜宫用石换之法换到别处去了,只是极镜宫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

东皇钟(得意):“原来如此,看来我多留意一下你们是对的。

四人同时(惊恐万状):“东皇钟!”

东皇钟(得意):“女人,看来你还是输给我了,我马上就会知道极镜宫在哪了!”

(囚车打开声,黑雾缠住西门金叶的脖子)

西门金叶(窒息):“啊。。。”

南宫渊(忍者剧痛大吼):“混蛋,你要做什么?”

东皇钟(轻声细语):“做什么?当然是为了找极镜宫啊!”

(指甲深入西门金叶的喉咙)

西门金叶(开始抽搐):“啊。。。”

(东皇钟放开西门金叶,西门金叶垂直落在地上)

西门金叶(身体不断抽搐):“我,我。。”

南宫渊(着急):“金叶贤妹!”

(西门金叶变成老虎,依旧在抽搐着)

旁白:“东皇钟从西门金叶口中取出来一个银白色的珠子,那颗珠子正是西门金叶的内丹!”

(吞东西声)

东皇钟(满意):“嗯,不愧是白虎世家,这内丹的味道竟然如此高贵。”

东方耀(怒吼):“东皇钟,我杀了你!”

(挥手,撞击声)

东方耀(痛苦):“啊。。。”

东皇钟:“东方耀,你还是老实点,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黑雾缠绕声)

东皇钟(轻蔑):“这个母老虎看样子是没多长时间了,那干脆,我就给你个痛快吧!”

(啃食声)

西门金叶(剧痛):“啊。。。”

东皇钟:“被黑魔蛇啃食的感觉不错吧。”

(剑飞过,东皇钟抬手接住)

东皇钟(缓缓回头):“南宫渊,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袭我!”

(剑破碎声)

东皇钟:“南宫渊,你活的不耐烦了!”

(黑雾从西门金叶身上离开,冲向南宫渊)

(短暂的打斗声)

南宫渊(吐血):“噗啊”

东皇钟:“既然你执意要死,我就成全你!”

(黑雾聚集声)

东方耀(默念):“飞龙在天!”

(巨大的龙啸声,随后笼子破碎的声音)

东方耀:“龙汲水!”

(巨大的水球喷射声)

东皇钟:“不自量力,去!”

(“噗”黑雾撞击水球声)

南宫渊:“凤舞九霄!”

(巨大的凤鸣声)

南宫渊:“凤仪斩!”

(无数的羽毛化作利剑冲向东皇钟)

东皇钟(不屑):“雕虫小技!”

(甩手声,又一团黑雾化作盾挡住)

北冥刚:“玄武震!”

(一拳狠狠打在地上,巨大的地震声,地面裂开声)

(东皇钟用脚踩住大地,裂缝到达东皇钟脚下停止了)

东皇钟:“一群活的不耐烦的家伙,破!”

(黑雾狠狠的打在南宫渊东方耀的身上)

(悲惨的凤鸣声和龙啸声)

(巨大的掉落对面声)

(南宫渊东方耀幻化声)

南宫渊(同时):“噗。。。”

东方耀(同时):“噗。。。”

(吐血)

东皇钟:“都受重伤了还不老实,来啊,把他们给我押入大牢!”

(转场)

(牢房内)

(运功疗伤声)

东方耀:“金叶姐,感觉怎么样?”

西门金叶(虚弱):“你们不应该管我的,你们都受了重伤,还给我调整气息,要是一不小心,会爆体而亡的。”

北冥刚(虚弱):“金叶姐,别那么说,你的内丹被东皇钟吞了,你的伤势才是我们这里最重的。”

东方耀(虚弱):“接下来该怎么办?”

南宫渊(运功):“养伤。

(转场)

(朱雀城大殿)

东皇钟:“有没有消息了?”

小妖甲:“回大王,派出寻找的兄弟还没回来。”

东皇钟:“出去多久了?”

小妖甲:“快三个时辰了!”

小妖乙:“报。。。报告大王,出去寻找极镜宫的兄弟回来了!”

东皇钟:“快点让他进来!”

小妖丙:“小的叩见大王。”

东皇钟:“极镜宫找到了吗?”

小妖丙:“回大王,我们兄弟把那个地方翻了个遍,但是没找到。”

东皇钟(疑惑)(内心):“不可能啊,按照西门金叶内丹的气息流动就是那啊,难道。。。”

(转场)

(大牢内)

南宫渊:“你们的伤怎么样了?”

东方耀:“好多了,但是金叶姐。。。”

南宫渊(打断):“我知道她的伤势,我问的是你们两。”

北冥刚:“运转了几个周天,好多了。”

东方耀:“南宫兄,那东皇钟为何要极镜宫,既然他是来就东皇太一的,那直接去黄龙山就好了?”

南宫渊:“耀贤弟,要是真的这么容易,那东皇太一早就被放出来了。”

东方耀:“那和他取极镜宫有什么关系?”

南宫渊:“极镜宫是打开东皇太一封印的钥匙!”

东方耀(大惊失色):“什么,那他要是拿到了极镜宫,那。。。”

南宫渊(打断):“不要紧张,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家族从封印东皇太一开始便世世代代守护着这个封印,青龙家每

年选出一人为黄龙,用化麟之法化身黄龙以便能够吸收四神兽的力量来守护封印,东皇钟没有杀我们就是因为只凭极镜宫中

的钥匙是无法解开东皇太一的封印的,还需要我们的家族绝学来破解封印!”

北冥刚:“可是我记得东皇钟不是要杀死金叶姐吗?他要是把金叶姐杀了那。。。”

南宫渊(打断):“他不是没杀吗?我想他开始是吞了金叶的内丹就以为可以领悟白虎家的绝学,但是他错了,各个世家的绝

学只有本家人才可以修炼,他人若强行修炼,必将阴阳混乱,爆身而死,不然金叶早就被他杀了。”

东方耀:“南宫兄,当年祖辈们封印东皇太一的方法是什么啊?”

南宫渊(沉默)。。。

东方耀(着急):“南宫兄,你怎么不说话啊?我们可以用祖辈们封印东皇太一的方法去对付东皇钟啊,东皇钟和东皇太一是

比不了的,所以我们用那个方法一定可以打赢东皇钟的!”

南宫渊(厉声):“别说了!这个方法,我是不会说的,你也不要再问了!”

(南宫渊坐下冥想)

(东方耀不满的走开)

东方耀(嘴里嘟囔):“真是的,都这个时候了南宫兄还遮遮掩掩的,难道就放着东皇钟为所欲为吗?”

西门金叶(虚弱):“不是南宫兄不说,而是他不想让我们受伤。”

东方耀(惊喜):“金叶姐,你的伤好了啊?”

西门金叶:“你们没日没夜的给我运功,我的伤基本上没有大碍了。”

东方耀:“金叶姐,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所以尽量不要说话了。”

西门金叶:“不打紧,因为我的内丹被东皇钟抽走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这样。”

东方耀:“金叶姐,你刚才说南宫兄不想让我们受伤是什么意思?”

西门金叶:“上古时代,四神兽因无法忍受东皇太一的残暴不仁,于是便倒戈,但是东皇太一乃万妖之族,祖辈们联手也不是

他的对手。”

东方耀:“那祖辈们是如何把东皇太一封印的呢?”

西门金叶(沉默片刻):“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就当个故事听听就好,切不可去学。”

东方耀:“好。”

西门金叶:“四神兽 掌握五行,五行相生也相克,不过为了防止五行相克,祖辈们分别修炼出了能够对抗其他属性的方法,比

如我们白虎世家,五行属金,但是火克金,我们白虎家始终打不过朱雀家,于是我的祖辈就开始研习封印东皇太一的的功

法。。”

(转场)

(回忆)

男:“这个方法可以抵抗朱雀家的火功法。”

女:“这不是当年爷爷对付东皇太一的方法吗?”

男:“嗯,但这是对付朱雀家的唯一方法。”

女:“不行,这样你会死的!”

男:“为了西门家,死又如何?”

(转场)

(牢房)

东方耀:“你说的是当初四大家族互相争斗的时候吗?”

西门金叶(点头):“没错,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四大家族分别把当初封印东皇太一的功法大量的学习,就为了使得五行

无法完全相克。”

东方耀:“但是我记得那场战斗各个世家都伤亡惨重啊!”

西门金叶:“没错,但是他们很多都不是战死的,绝大部分是爆体而死的。”

东方耀:“这我知道,不过这和当初封印东皇太一有什么关系?”

西门金叶:“因为东皇太一就是利用这一点来掌控群妖的,天下妖族众多,但是都离不开五行之内,东皇钟是东皇太一贴身法

宝,里面有五行阵法,但是一旦五行相克无法起到太大的作用的话,东皇钟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东方耀:“也就是说只有用逆五行之法才能对付他?”

西门金叶:“没错,但是修炼逆五行之法后果不堪设想。”

东方耀:“我知道了,金叶姐,你好好休息吧。”

(转场)

(黄龙山)

东皇钟:“主人,我来了。”

“主人,你还好吗?”

“当年,若不是那四神兽家族反叛,您也不会再这里呆了这么久。”

“主人,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极镜宫,然后让他们把您放出来。”

“主人,您再等一等,您马上就可以重见天日了。”

小妖甲:“报。。。报告大王,极镜宫找到了!”

东皇钟(惊喜):“你说什么?极镜宫找到了?”

小妖甲:“嗯,派出去的兄弟说他们再一个树叉上找到了一个铜镜,那个铜镜上面刻着四神兽的像。”

东皇钟:“那就是极镜宫,他人现在在哪?”

小妖甲:“他在大殿候命呢。”

东皇钟(大笑):“哈哈哈,好,快跟我去大殿!”

(转场)

(大牢里)

东方耀:“我说,你们有没有觉得南宫兄最近怪怪的?”

北冥刚:“那里怪?”

东方耀:“北冥刚,你没发现吗?最近南宫兄总是一个人在那里冥想,你说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啊?”

北冥刚:“你别瞎想,南宫兄是我们的前辈,他能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啊,就算有,也一定是为我们好,所以你就别瞎想了。”

(转)

(大殿)

东皇钟(高兴):“快快把极镜宫给我拿上来。”

(小妖拿出铜镜)

(黑雾缠绕在铜镜上,嗖的一声到了东皇钟手上)

东皇钟(大笑):“哈哈哈,终于到我手上了,哈哈哈。”

东皇钟(激动):“主人,您马上就可以从那个破土堆里出来了,哈哈哈!”

众妖:“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东皇钟:“哈哈哈,哈哈哈。”

(转场)

(牢房)

小妖甲:“你们四个,出来!”

(四个人脚步声)

小妖甲:“大王,人带出来了!”

东皇钟(笑):“几位在牢里过得还好?”

东方耀:“东皇钟,你想做什么?”

东皇钟(得意):“极镜宫现在已经在我的手里了,我现在要你们用家族绝学把主人的封印解除!”

东方耀(冷):“哼,你把金叶姐的内丹都吞了,她现在无法使出世家绝学。”

东皇钟:“这我当然知道。”

(张嘴,仙气升起声)

东皇钟:“这就是她的内丹。”

(吹气声,内丹入体声)

东方耀:“金叶姐!”

西门金叶:“东皇钟,你会后悔的!”

东皇钟:“我做事从不后悔,我既然敢把内丹还给你,我就有本事再把它取出来!”

(车轮声,走步声)

(到达黄龙山)

东皇钟:“地方到了,就请诸位动手吧。”

南宫渊:“东皇钟,你以为我们现在还会束手就擒吗?”

(凤鸣声)

东皇钟(不屑):“怎么,难道你现在还觉得你能打过我?”

南宫渊:“不试试怎么知道?”

(蓝色的火焰从口中喷出)

东皇钟(躲闪):“南宫渊!你竟然修炼了幽冥邪火!”

南宫渊:“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现在敢和你动手?”

(再一次喷出蓝色的火焰)

东皇钟(咒骂):“混蛋!”

(东皇钟双手凝聚黑雾,黑雾朝蓝色火焰扔去!)

东皇钟:“南宫渊,你还是太天真了!”

(黑雾打在南宫渊身上)

南宫渊(惨叫):“啊。。。

东皇钟:“哼,你觉得一个幽冥邪火就能杀了我吗?”

南宫渊(吃力):“凤舞九天,欲火焚身,地狱幽冥,邪火附体!”

东皇钟:“南宫渊!你疯了?竟敢邪火附体,难道你不怕爆体而亡吗?”

西门金叶:“东皇钟,你的死期到了!”

(虎啸声)

西门金叶:“山林震,天地变,金刚变,身不坏!”

(金色附着在西门金叶的身上)

西门金叶:“东皇钟,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西门金叶朝东皇钟扑去)

东皇钟:“三昧真火,去!”

(西门金叶撞到火球上)

西门金叶(强忍疼痛):“(虎啸)嗷”

(火球熄灭声)

东皇钟:“真金不怕火,你竟然用了禁术!”

北冥刚:“东皇钟,还没完呢!”

(黄色的水球朝东皇钟扔去)

(东皇钟徒手接住)

东皇钟:“雕虫小技!”

北冥刚(微微一笑):“是吗?”

(东皇钟的手开始腐烂)

东皇钟(立刻把水球扔掉):“这水有毒!”

北冥刚:“怎么样,这奈何黄泉水的滋味还不错吧?”

东皇钟(看着腐烂的手):“嘁。”

东方耀:“龙鳞甲!”

(鳞片汇聚声)

东方耀:“东皇钟,受死吧!”

(鳞片朝东皇钟飞去)

东皇钟(紧张):“你们竟然都使用了禁术,你们真是疯了!”

南宫渊:“为了阻止你,这些算得了什么?”

(转场)

(回忆)

东方耀:“南宫兄,那件事我从金叶姐那里知道了。”

南宫渊(沉默)。。。

东方耀:“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可是我们的使命不就是遵守祖辈的教诲,守护住东皇太一的封印吗?如今东皇钟带着众妖想

要放出东皇太一,我们怎么能坐视不管呢?南宫兄,你说话呀,你现在是怎么了?”

南宫渊(口吐鲜血):“噗”

东方耀(吃惊):“南宫兄,你怎么了?难道伤还没好吗?别急,我现在给你运功疗伤。”

南宫渊(虚弱):“住手。”

东方耀:“南宫兄,可是。。。”

南宫渊(打断):“你给我运功我也好不了,所以,你还是留着你的仙气吧。”

西门金叶(疲惫):“怎么了?”

东方耀:“金叶姐。”

(西门金叶看到血迹)

西门金叶(紧张):“怎么回事,南宫兄,你怎么了?”

(手放到南宫渊后背)

西门金叶(吃惊):“南宫兄,你的身体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冰凉?”

(紫色的血液在南宫渊体内流淌)

西门金叶(焦急):“阿刚,你快来。”

(北冥刚冥想被打断飞快跑来)

北冥刚:“金叶姐,怎么了?”

西门金叶:“南宫兄他。。。”

北冥刚(吃惊):“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渊:“这是修炼幽冥邪火的后果!”

西门金叶(震惊):“南宫兄,你疯了?你不知道这是你们朱雀家的禁术吗?”

南宫渊(虚弱):“我当然知道,但是除了这个方法,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够对付东皇钟,咳咳。所以,只要我把幽冥邪火练

成,就有和东皇钟的一战之力了。”

西门金叶(苦笑):“南宫兄,你错了,只有你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东皇钟的对手的,即使你修炼了邪火!”

南宫渊(虚弱):“你什么意思?”

西门金叶:“我曾听我的奶奶说过,东皇钟是东皇太一的法力化身,虽然东皇钟无法把东皇太一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但是他

本身就是东皇太一法力的化身,所以想胜过东皇钟,就必须用对付东皇太一同样的方法!”

南宫渊(虚弱,吃惊):“你,你说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

西门金叶(苦笑):“南宫兄,你当然不会知道了,阿耀,阿刚他们也不知道,因为在我们祖辈封印东皇太一的时候,就决定

把这个秘密藏下去,以防后人修炼禁术,但是这件事却在我白虎家流传了下来,历代的宫主都会把这件事告诉下一任的宫

主,我们白虎家没有把这件事当成秘密,就是因为害怕日后会有人去救东皇太一,所以。。。”

北冥刚:“所以这件事就只有你白虎家知道是吗?”

西门金叶(无奈的点头):“对。”

东方耀:“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咱们就全都修炼禁术,一切等把东皇钟干掉再说!”

南宫渊:“不行,你们还年轻,不能就这样死了!”

北冥刚:“南宫兄,既然天意如此,我们也应该顺从天意,谁让东皇钟在我们镇守封印的时候出现了呢?”

西门金叶:“没错,南宫兄,这或许就是我们的宿命吧。”

南宫渊(沉默许久):“好吧。等我们修炼成了,就把东皇钟也扔到黄龙山去!”

(转场)

(黄龙山)

东方耀:“多亏了金叶姐的换石之法,让你无法再短时间内找到极镜宫,我们就在这个时间将禁术修炼成了!”

东皇钟(愤怒):“混蛋,你们竟然敢算计我!”

东方耀(冷笑):“算计你又怎样?收!”

(鳞片紧紧的束缚住东皇钟,无法动弹)

东皇钟:“可恶,放开我!”

西门金叶:“金裂爪!”

(一爪拍在东皇钟头上)

东皇钟(吐血):“噗”

东皇钟(朝众妖喊到):“你们在干嘛,给我上!”

众妖:“杀。。。”

北冥刚:“不自量力!”

北冥刚(吟唱):“黄泉路上奈何桥,奈何桥下黄泉水,黄泉水中藏怨魂。破!”

(巨大的水柱喷出)

(被水溅到的妖怪融化)

众妖(融化):“啊。。。”

东皇钟(愤怒):“一群废物!”

(四个人七窍开始流血)

西门金叶:“我们时间不多了,快!”

南宫渊:“耀贤弟,把他扔到黄龙山顶!”

东方耀:“好!”

(四人飞行声,落地声)

西门金叶:“西方为金,白虎入阵!”

南宫渊:“南方属火,朱雀入阵!”

北冥刚:“北方属水,玄武入阵!”

南宫渊:“耀贤弟,快!”

(扔进山洞声)

东方耀:“东方为木,青龙入阵!”

(四道光照在东皇钟身上)

东皇钟(怒吼):“你们这些混蛋!”

南宫渊:“凤舞九天!”

(凤凰状火焰喷出)

东方耀:“龙腾万里!”

(龙状飞叶喷出)

西门金叶:“虎啸山林!”

(巨大的虎啸声把石头震碎)

北冥刚:“玄武及水!”

(水球喷出)

(火焰,飞叶,水球在虎啸声中射进洞里打在东皇钟身上)

东皇钟(吐血):“噗啊。。。

南宫渊(呕血):“各位,现在只要我们用自己的身体封印住这个洞口,就可以把东皇钟永远封印在里面了!”

北冥刚西门金叶东方耀(呕血同时):“好”

(四个神兽现身,不断的咆哮,接着幻化成四座山镇压在洞口!)

东皇钟(大吼):“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转场)

(朱雀殿)

士兵甲:“报告仙王,东皇钟被四位城主封印了,只是他们。。。。”

仙王(惋惜):“我知道了。”

士兵甲:“仙王,接下来该怎么办?”

仙王(叹气):“他们四人用生命封印了东皇钟,接下来就是等待极镜宫中的孩子们了,继承人必然是他们!”

(转场)

(山洞内)

东皇钟(重伤):“咳咳”

东皇太一:“你来了!”

东皇钟:“主人,主人是你吗?”

东皇太一:“我早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东皇钟:“主人!”

东皇太一:“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不要来,因为你来救我,必定会有这样的结果!”

东皇钟:“主人,我。。。”

东皇太一(打断):“不过无所谓了,你来了也能跟我说说话,我不用在一个人呆在这个山洞里了。

东皇钟(笑):“主人!”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