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之间 【四人温情】 - 爱PIA戏网

【86313】你与我之间 【四人温情】 举报

人某田
甜蜜/温情 现代/都市 字数:13744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现代/都市

字数:13744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甜蜜/温情、欢脱/搞笑
授权方式
谢绝转载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9-27 15:32:48

首发:2020-09-27 00:41:51

角色(男 2 / 女 2)
高大民程飞李句句果蓝句妈王总赵总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BGM提取码:j3gq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总有一天人会褪去伪装,捧着一颗赤诚的心,送给再次燃自己心中火焰的那个人。可能你与我之间就是差了那一份“用真诚和时间”堆叠的东西吧
复制 收藏(24)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你与我之间

李句句:一个有故事的御姐/少御       【秘书】

高大民:心机深沉的青年/青叔

程飞:玩世不恭且怂青年/青叔         【兼王总,赵总】

果蓝:外刚里柔的御姐/少御            【兼句妈】

编剧/剪辑/人声音效/——人某田

全篇自然PIA读词儿能顺点

第一章

【音乐起入】

李句句:【混响】我不太喜欢一句话,说:“人类很渺小,除此之外还有山河,大地,海洋,地球外有宇宙,宇宙外又有着更多的未知,所以你所经历的苦难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你是多么渺小【轻蔑】意思就是说你渺小所以都没有办法宣泄自己的情绪了吗?

【手机按键入】

高大民:【混响】那这会不会太悲观了,这句话也可以认为是因为你足够渺小,所以你做什么都不需要去束缚自己,最后的结局谁又知道呢?

秘书: 王总开完会议了,您这边请

高大民:哦好

[敲门]

[钢琴声]

高大民:王总真是有品味啊

王总:大民啊,快到月底了,你们公司的货怎么还没定下来啊,当初咱们可是签了合同的,没有达到预期值那.....

高大民:王总,都合作这么久了,您担心什么啊

王总:大民呐,我是看好你的,主要是你那些个员工效率和能力的确是差点意思,要不这样,年薪这个数【比划】来我这办事儿吧,总比你驮着一群废物强啊

高大民:王总,他们是不是废物我相信我的眼光,至于我们合作的这个项目,希望王总再给点时间,一定能交给你一幅满意的答卷

王总:【微笑】行,还挺讲义气的,给你一星期。这个方案再被驳回,那可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高大民:谢谢王总,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离开】

王总:【提声】高大民,你啊能力不错,就是这个,太固执己见,送你一句话,商场上如果抱着怜悯和义气行事,最后阿你是要吃大亏的

高大民:谢谢王总提醒,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合作呢?

【手机键盘入】

以下混响

李句句:好吧,【停顿】有道理,可是人生不就是一场体验吗?

高大民:所以既然是一场体验,我们为什么不能先去把没有体验过的事情体验完了再去感受,它而不是着急给它下定论呢?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这么绝对的对吗?

李句句:在人受身心之苦的时候,是没有状态去感受诗与远方的

高大民:所以啊,我们要坚强的去度过这个难关不是吗?不妨先做出一些成绩,再强调感受。

李句句:很好,在反对一个事情的时候要充分的对它足够了解

现实

继续读

句妈:【边收拾边数落】敲敲敲,整天就是对着你的键盘敲敲敲,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出门去走走会死啊,整天就宅在家里,什么事儿也不干

李句句: 妈,你下次进我房间能不能敲门啊,你尊重我下行不行

句妈:【念叨】哦,你现在跟我谈尊重了,你吃喝拉撒都是我照顾,尊重,读了几年书就跟我谈思想提尊重,跟你死去的爹一个德行,你要是真想让我尊重你,就赶紧去相亲嫁了,省得在家里碍我眼

李句句:哎呀,行了我知道了,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唠叨啊

句妈:嫌我唠叨啊,李句句,你都二十七了,你能不能让我省省心啊

李句句:您要是嫌我碍眼那我搬出去住好了

句妈:哟,又给我来这套了,你走啊,你吓得了谁啊,这些年天南地北的到处跑你翅膀早就硬了,威胁我,要滚赶紧滚省得我看了心烦。

李句句:那我走啦

句妈: 诶,你还来劲儿了是不是,你瞅瞅你这臭德行也不知道随谁,说你两句是不是说不得了 【提声】晚上还回不回来吃饭了

【车流声】06:32

音乐入

李句句:【喝】呃啊, 好喝, 果蓝这什么酒

果蓝:就葡萄橙子樱桃,再兑点儿威士忌加点冰糖

李句句:不错挺好喝的,取名了吗?

果蓝:没有

李句句:以后来你这我就喝这个了

果蓝:今天怎么想着跑我这来了?

李句句: 想你了就是来看看你

果蓝:没安好心,你少喝点

李句句:喂,老板,我又不是天天来你酒吧,喝杯你的酒你就心疼了?

果蓝:酒是小事儿给你记账就行,我只知道你心情不好就来我这买醉,怎么,发生什么事儿了说来听听

李句句:【疑惑】果蓝,你说我长得怎么样

果蓝:【考虑】站在男人的角度呢我觉得应该还行吧,但站在闺蜜的份儿上我只能说差我那么一点

李句句:得, 电话联系 【欲离开】

果蓝:哎呀,好看好看,好看行了吧,怎么为情所困啊?

李句句:那倒不至于,只是觉得像我这种女孩,要是去好好收拾打扮打扮,再傍个有钱的老板,是不是就不用每天受生活的疾苦了。

果蓝:生活呢,你得拆开了看,先求生存再找活法啊,你现在倒好,一副与世无争的清高模样,光会求精神了,反而把生存给抛之脑后,还傍个大款呢,出个门你都嫌费劲吧。

李句句: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不就是把自己混入人海,多费一些劲儿,跟那些个虚伪的人示意讨好,融为一体吗

果蓝:什么情况,这么丧啊?

李句句:从淤泥里出来的人,都会希望自己干净些不是吗

果蓝:那孙子的事儿还忘不掉呐?

李句句:【苦笑】如果当初我没有太沉溺于纸醉金迷,如果我没有认识他,那他会不会好过些啊,再如果当初我再对他好一点他是不是就不会放开我了。

果蓝:大姐,那不是你的错,你只是背负着一些生活的困难,以你认为的方式去获取能够让你得到安全感的东西而已,钱不就是那时候的你最大的安全感吗

李句句:可是为了得到自己的目的,而去伤害别人,是不是就是不对的啊

果蓝: 他单方面的爱你,你单方面的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最后他不堪你的刺,选择离开,求而不得,还把错丢在你身上,那到底是谁的错呢?那这是爱吗?你大可不必这么感性,可能在人家眼里,你只是一个过客而已不是吗

李句句:是啊,只是我这个过客,留下了太多他给我美好的回忆,又恰好承担不起他所有的爱,缺爱的人呐,总是这玩意儿太当一回事了

果蓝:【喝】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说了你缺爱啊,爱是万物源泉,没有爱,人怎么能有动力呢?忘掉过往谈个恋爱吧,你都单了三年了,你妈也不催你啊?

李句句:催啊,她老人家天天挑我刺儿,怎么看我怎么不顺眼

果蓝:有些关系啊都是远了香近了臭的

李句句:你呐?还好意思说我

果蓝:我有人追啊,不像你单这么久,我要是你妈我可能直接就给你胳膊折了,然后给你丢出去

李句句:【微笑】够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我妈还挺好的啊

果蓝:天下无不爱孩子的母亲,只是方式不一样嘛

李句句:【豁达】 理解理解,大道理人人都懂小情绪难以控制嘛

果蓝:有什么难事儿,直接跟我说,我能帮则帮

李句句:你指哪方面的事?

果蓝:别用这么迷离的眼神看着我,两性关系自己解决,我性取向很正常的啊

转场

音乐转换入12:20

发信息【以下混响】

高大民:毕竟我也只是个俗人,看到美好的东西也会想要留步欣赏,比如你,头像是你吧,很美。

李句句:所以啊大家对美的东西果然会施加怜爱啊

高大民:那不一样,好看的皮囊看不上我,而深邃的灵魂万里挑一啊

李句句:呵呵,挺油嘴滑舌啊

高大民:诶,此言差矣,单纯只是沉迷于姑娘犹抱琵琶半遮面

李句句:你就不怕这是个人设,发现跟你想象的不合最后失望啊

高大民:人设也是那个人在立的不是吗?只要是那个人我就愿意

李句句:哦?这么绝对

高大民:等我忙完手上工作咱们见一面?

李句句:再说吧

BGM 2

场景:家

程飞:笑什么呐,撩小姑娘呢是不是

高大民:【鄙夷】关你屁事

程飞:有戏有戏,怎么着谁啊?长什么样啊?有照片没?

高大民:你有事儿没事儿,文案写完了吗?

程飞:诶,高大民,摆领导谱是不是,【勒住】我这不是关心下领导的私生活吗?啊?

高大民:【互动】行行行,你撒手,恶不恶心呐。

程飞:【放手】嘿嘿,摊牌吧,谁啊?

高大民:网友

程飞:啧,这可不好办,咱们高总忙得已经开始给自己意淫恋爱了

高大民:什么意淫恋爱啊?那可是个宝藏女孩

程飞:小心别被骗了啊,说不定图你钱来的

高大民:什么眼界,我有钱吗人图我钱

程飞:那可不一定,有些女孩啊,就是在网络上维系着人设,满足别人的精神幻想然后啊,一周一病,三天两头卖惨哭诉,像我们高总这么温柔的暖男,可不就容易挨欺骗吗?

高大民:你经历什么了脑袋里装些这么恶俗的想法,你当我像你那么白痴啊?

程飞:我那是放长线钓大鱼,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我就喜欢她我就要追她。

高大民:那你这三天两头给人家买礼物,转账的,你看人家收吗?自作多情

程飞:这恰巧说明这女的高级,不像你啊还搞网恋,当自己年纪还小啊?

高大民:是,高级,行了吧,老子愿意,你就好好的做你的舔狗,滚去睡觉去

程飞:行,你是老板你说了算,我能怎么办呢?你也早点休息啊

高大民:我还是把策划写完再去睡吧,要万事靠你啊我们公司早晚得黄

程飞:呀好兄弟,看老板这么努力,反之觉得自己还有些愧疚了,我得赶紧开把游戏安慰自己

高大民:快滚吧,带上门

转场02:12

音效服务员:蓝姐,那人又来了

果蓝:去忙吧

【高跟鞋停】

果蓝:喝什么?【丢】

程飞:【玩味】哟,你们店里就是这么招待人的啊?你有什么推荐啊?

果蓝:  最近推出了个新的鸡尾酒

程飞:[打断] 来一打, 能打包吗 我明早还得开会 ...

果蓝:【无奈】程飞, 如果你就这点能耐的话那我请你就别费劲了

程飞:怎么就费劲了呢? 一点也不费劲

果蓝:【坐下】我离过婚

程飞:不介意

果蓝:欠一堆外债

程飞:呃,那我努努力跟你一起还啊?

果蓝:不介意我有孩子?

程飞:这有什么的,我们可以一起抚养啊,我可喜欢小孩了

果蓝:不介意我比你大?

程飞:我不介意

果蓝:可是我介意【皱眉】我到底怎么你了你就这么喜欢我?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我激起了你渣男的特质,其实你更想得到我,证明你有多厉害多能耐对吗?

程飞:啧,怎么我就是渣男了啊,我就是喜欢你,从第一次在你店里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什么都没想一股脑的喜欢。

果蓝: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呐?就这么些小伎俩就想追我?

程飞:当然主要还是因为你好看,嗯~ 你也能理解为见色起意

果蓝:所以我怎样你都能接受?

程飞:当然了

果蓝:舔狗,无聊【欲离去】

程飞:诶诶诶,等等,再给我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行吗?

果蓝:【无奈坐下】

程飞:【一鼓作气】你知道吗?你这人除了好看,还有很多很多我喜欢的特质,你成熟礼貌善良懂事有趣,哎呀反正你就是那儿那儿都好,完全就是我心中的完美形象,【平静】我知道我要想够着你,是有点费劲,可是我不怕,我这人呢就是轴,不管你怎么样,我都想尝试着去用我拥有所有的东西给予你,保护你,你看啊,你三十二,我二十六,说明了什么啊,说明了女大三抱金砖,咱们要是在一起直接就乘二了。

果蓝:【微笑】什么乱七八糟的

程飞:诶,对了你笑起来也特别好看,完了完了我感觉遇到你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完了,您就当可怜我给我次机会吧,成吗?

果蓝:【思考】行

程飞:真.....真哒?

果蓝:嗯

程飞: 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能反悔啊

果蓝:不反悔

程飞: 你再说一遍 我录个音留个证据

果篮: 我去忙了

程飞:没问题,你随时随地我使唤不许晾着我

果蓝:嗯......行

程飞:  我现在脑子有点飘, 有点突然,有点不习惯

果篮:  没事儿吧,要不恢复恢复

程飞:  不不不

转场 06:09

【开门音效入】

程飞:【哼歌】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高大民:【平静】回家里吃了个饭,我去休息了

程飞: 诶,给你说个事儿那什么女神被我舔到了

高大民:我是看出来了,你女神【指脑袋】这儿不太好

程飞:  说什么呢你【勒住】

高大民:【互动】哈哈哈,要不然怎么能看上你呐?

程飞:【勒住,咬牙切齿】那,是,老子有魅力

高大民:行了放开我,你这臭习惯怎么还改不了,动不动就要锁我喉

程飞:【放开,拍】说不过你,就得动手收拾你

高大民:你这个莽夫,扣工资啊

程飞:[秒正经] 高总早点儿歇着 我先撤了,晚安好梦

高大民: 等会 [迟疑] 喝点儿?

程飞:嗯?

车流07:20

烤肉声入

程飞: [龇牙咧嘴] 斯呼呼呼  好烫好烫

高大民: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程飞:[嚼] 我说这个点人怎么还这么多呢,这味道可以啊

高大民: [喝] 程飞 这可能是咱们公司最后一单了

程飞: [愣] 啊? 什么意思?

高大民: 我打算不干了,累了

程飞: 为什么啊? 你不干了我怎么办?团队那些人怎么办

高大民: 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喝]

程飞: 【急】什么情况这可不像你 这么大事儿你就说撂下就撂下了? 再说了你因为点儿什么啊?

高大民: [憋笑] 没有啊, 我就是觉得最近我挺累了 咱们这策划团队做到现在也挺不容易的 再加上 你要明白我自己盯真的吃不消, 成宿失眠

程飞: 【认真】你吃不消不还有我呢吗? 是,我承认这段日子追我女神,公司方面我是放松了些 但是不至于吧 你要是觉得这王总这单不好干 我上上心,我去跟进,还不行吗?

高大民: 那人生大事儿跟事业谁重要啊?

程飞: 【快速】那当然是人生大事儿了

高大民: [恼羞成怒] 对,你说得对 吃完了没吃完了赶紧滚蛋

程飞: 【含笑】就你小子还想套路我? 呵, 大半夜请我吃东西来了这是裁缝不带尺——存心不量「良」啊

高大民: 我看你才是狗咬皮影子没一点人味儿啊, 我都忙成什么样了你这三天两头翘班

程飞:【嬉笑】 嗨呀, 高总消气 人生大事啊那可是[倒酒]

高大民: 【洒脱】哎, 谁叫我倒霉呢摊上你这么个兄弟? 我啊就是怕你恋爱上头了把事业耽误了,爱情是需要金钱灌溉的 , 我忙点没什么的

程飞: 【做作】那你要这么说, 显得我不像那么一回事儿了

高大民: 来, 喝一个,有个事你得帮帮我

程飞: 【喝】不借钱啊

[干杯]

第二章

BGM3

门铃响入

李句句:来啦

[开门]

句妈: 磨磨唧唧这么久才开门,快帮我拎着点儿

李句句:[慵懒] 妈,你上哪儿淘的这么些东西啊这什么啊

句妈: 看你最近精神不好买了些排骨和绿植,放房间里去

李句句:排骨还是绿植啊

句妈:别贫嘴

李句句:嘿嘿,谢谢妈妈,妈妈幸苦

句妈:诶,桌上的菜你怎么没吃啊?

李句句:呃, 刚准备吃呢

句妈: 那我也陪你吃点儿吧

李句句:[远]诶好嘞,我去拿筷子

[吃饭]

李句句:妈,今天怎么弄这么多好吃的

句妈: 还不是想着你饿吗? 最近光忙着馆子的事儿了,都没给你好好做顿饭

李句句:哪有啊, 你每天做的菜都挺营养的。我挺喜欢的

句妈:行, 噢对了你郭婶给你介绍了个对象,她侄子,黄金单身汉,人长得特别俊,我给你约在了后天,怎么着你也得去见见。

李句句:【不悦】我说今儿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我就知道没好事,不见

句妈:由不得你,我都约好了就周五,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我是给你通知,没跟你商量

李句句: 【撒娇】你是不是特想我嫁啊?你就真舍得

句妈:别给我来这套,赶紧吃饭

转场音效01:55

音乐起入

场景:酒馆

果蓝:不行

李句句:算我求你了

果蓝:李句句,亏你想得出来,让我扮演同性恋给你搅局,你没事儿吧

李句句: 哎呀果蓝,你要是个男的我都嫁你了真的,诶我给你说啊,我们加了微信,他网名叫什么“一切顺利”我天呐,这货别是个古董吧。

果蓝:没他照片吗?

李句句:他发我了,长得特别...... 不是那意思

果蓝:要是人家灵魂有趣呢?

李句句:再灵魂有趣也不能长这样啊?就这样的就想我托付终身了?怎么着也得找个顺眼的吧

果蓝:我看看长什么样?

李句句:呐

果蓝:【憋笑】 这脸型不错啊,平行四边形

李句句:想笑就笑吧,我要是不见呐,我妈真就给我腿打折了让我出去要饭了

果蓝:行了,明天几点

李句句:姐妹儿不说了,以水代酒。【喝】

果蓝:问你个事儿啊

李句句: 嗯?

果蓝: 你说这男人把你追到手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又消失,这算什么?

李句句: 消失?不能吧,我鉴渣能力不差的。

果蓝:我是说如果

李句句:不考虑我感受的感情,我都通通认为就是不想好好谈

果蓝:然后等事后又说太忙了,走不开,一个劲的道歉呢?

李句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点事儿还不明白。玩儿你呢呗?

果蓝:那不可能,【转念】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李句句:跟我演? 演明白得了什么啊?你有什么可演的

果蓝:啧

李句句:果蓝,恋爱了都跟我藏着掖着,跟谁?追你三个月那个?

果蓝:看给你聪明得,哎太久没恋爱了,怎么感觉这脑子僵了

李句句:都这样啊,女人在爱情里的智商几乎为零,光听你说也没见过这人,什么时候带来见见?

果蓝:抽个时间的吧,我还没想好呢,就是嫌他烦先答应着处处看

李句句: 哦豁,有些人习惯没喽,有点瘙痒喽

果蓝:喝你的吧,我招呼客人去了

李句句:【笑】气急败坏,老妇人羞涩了

果蓝:滚蛋

李句句:【内心混响】没有安全感的女人,总归就像个小女生,哪怕她伪装得再坚强,壳儿再硬也架不住爱的敲击。

转场入05:23

场景:咖啡厅

李句句:怎么还不来啊

果蓝:【后座悄声】可能人家有事耽误了

李句句:你今天打扮得可真够像个同性恋的。

果蓝:还不是为了你

李句句:等会你就看我眼色行事

果蓝:【悄声】我们背靠背我怎么看你眼色?

李句句:噢,那你只要听到我咳嗽就出现

果蓝:行,知道了,这什么事儿啊。真够电视剧的

李句句:这不就跟电视剧学的吗?要不怎么......诶诶来了来了

【脚步入】

程飞:对不起啊,来晚了

李句句:噢没事

果蓝:【混响】这声音

程飞:公司有点事儿所以,抱歉啊

果蓝:【转头】程飞?

程飞:果....蓝?

李句句:这......什么情况?

果蓝:这就是你说的这几天公司特别忙?

程飞:【慌张】没没没,我是......

果蓝:行,不错啊

李句句:什么情况啊,果蓝你认识他【转念】三个月哪个?

果蓝:【平静】句句,我们走吧

程飞;【急】诶果蓝,你听我解释,我,其实,......哎呀我

李句句:【咬牙切齿】我他妈

【音乐换入07:19】

李句句:【抓包拍打】你解释什么啊..你解释

程飞: 【同入】诶,你冷静

李句句:【继续】渣到我闺蜜头上来了?有了对象还来相亲

果蓝:【同入】诶,句句,别动手

李句句:【喘气】小树不修不直溜,你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果蓝:【同入】句句,别打了

程飞:【同入,挡】不是,哎哟,不是你想...的那样

高大民:【抓住手】什么情况,怎么打起来了?

李句句:你放开我【回头】

【音乐换】07:40

高大民:【内心混响,慢】是她?她为什么在这?所以要跟我相亲的人是她?

李句句:放开我,你给我起开【打】

羊音效 入08:15

【四目相对】

程飞: 【支支吾吾】这都是误会,果蓝,是我哥们他....

高大民:我来说吧,我被我妈介绍相亲,我没时间,然后让程飞代我来了

李句句:切,你没时间?我有时间喽?

果蓝:句句算了吧,你还给人家打了,消消气,啊

李句句:我那又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你这“三个月的”小男友,支支吾吾的解释不明白我气不过以为.......所以我就一上火

果蓝:【安抚】行啦这不都解释清楚了嘛,好啦好啦

高大民:都是我的问题,不好意思啊

李句句:那我问你代相亲是几个意思?

高大民:就是......

李句句:还发假照片

高大民:那个

李句句:你要没这个意思,你提前微信跟我说啊

高大民:不好意思

李句句:没什么可道歉的,因为我也没什么兴趣,都是家里逼的,迫于无奈。

程飞:这个我说两句啊,既然都是误会也说开了,刚刚的事儿咱们都别计较了好不好。

高大民:对对对,你看你们还想吃点什么,随便点,就当我赔礼道歉了

李句句:用不着,气饱了。

果蓝:【别扭】句句

李句句: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离开】

果蓝:句句【转头】那个我们先走了

程飞:喂,果蓝

高大民:【微笑】

程飞:完了,这下好了吧,我这好不容易吃上的天鹅肉

高大民:【悠闲】你放心吧,跑不了

第三章

BGM4

场景:发信息

【摩擦声起读】以下混响

李句句:你猜怎么的,那男的是我姐妹的男朋友,一来二去我还以为他是渣男我就把人揍了,再后面又来一男的,说是因为他不想相亲,所以让我闺蜜男友来顶个场。

高大民:行了,你别生气了

李句句:又发假照片,又找人代相亲,人模人样的就不干人事儿。搞得我有多稀罕他一样

高大民:消消气,我那是有苦衷啊?不过李句句,你力气不小啊。

【按键声停】00:47

李句句:【愣,惊讶】是他?

高大民:你说这巧不巧啊?

李句句:你是?

高大民:高大民,被你误伤的那个。我今天跟我妈说了阿,特,别,满,意!

【摩擦】

李句句:啊,【捂被子】这下丢人丢大发了,这高大民是个神经病吧。

清晨

【鸟叫音效入】01:30

句妈:句句,快起来

李句句:【迷糊】干嘛。

句妈:人马上就到了,你赶紧起来收拾收拾

李句句:什么要到了?

句妈:你那相亲对象啊,昨天你不是跟我说了还行吗?我就回复你婶,你婶说对方也特别喜欢你,今天人家特意过来吃饭来了。

李句句:什么?哎哟妈,你怎么瞎答应啊。

句妈:赶紧的,别磨蹭了。

李句句:诶诶诶,妈,不是,我见到他我不知道....你...我...

【门铃】02:23

句妈:诶来啦。

李句句:不是,妈别...

高大民:阿姨好。

句妈:诶来啦,快快快快进来。来就来带什么东西嘛

高大民:哦,我妈让我给您带的,句句呢?

句妈:噢,在房间呢【小声】估计不好意思

高大民:【憋笑】

小区:

【脚步音效入】03:15

李句句:你可真有意思

高大民:我怎么了?

李句句:你说这世界这么大,怎么就能是你呢?

高大民:这个嘛。

李句句:不对我越想越不对劲,怎么可能这么巧。

高大民: 你真不记得我了?民生机场

转场

播报员音效-

环境音起入【混响】

高大民:要帮忙吗?

李句句:呃,不用了 谢谢啊。

音效小孩:呜呜呜呜 【入】

李句句:别哭了啊,来姐姐给你糖。

音效阿姨:哎呀你别哭了天天哭个不停呢你怎么

李句句:没事儿小孩闹闹很正常的。【接电话】喂,对,我是李句句,刚刚下飞机,你在哪儿啊师傅......

转场现实

高大民:第一次见到你就是在下飞机的时候

李句句:那谁记得啊【疑惑】你怎么找到我的?

高大民:【忽悠】我逛同城论坛不小心看到的你头像。

李句句:哦,所以这一切都是你预谋的,你耍我呢?

高大民:我没有啊你别这么说,相亲这事儿我真不知道,要不我也不能让程飞代我去啊

李句句:我不知道该怎么信你了。

高大民:那要怎么做你才信啊?

李句句:【混乱】你......我回去了

高大民:【远,提声】喂,你妈让你送我到停车场

李句句:【远,离开】不送

高大民:【提声】李句句,你等着吧。

音乐起05:43

Oh God 我怎么办呀

喜欢上你啦

想无时无刻陪在身边跟你说话

害怕我送你回家

怕打扰你呀

在门口遇见妈妈说

我会保护她

李句句:你来干嘛啊?

高大民:接你下班啊

李句句:不用

高大民:给个面子,喂。喂

别担心

我的以前给你倾听

要坚信

有你我不会再花心

你眼睛

就是我读懂的号令

果蓝:你跟你那相亲对象怎样了

李句句:什么怎么样了

果蓝;程飞都跟我说了,还装

李句句:这高大民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抬头看你微笑眼睛说我疯癫

我在身边陪你度过寒冷冬天

让你知道我的真心直到永远

永远永远不会改变

程飞:最近很会啊,大民,这又送花又堵门的,这是遇到真爱了啊

高大民:你不懂,这样的女孩,就得这么扑

程飞:我怎么不懂啊,果蓝怎么追来的?

高大民:不,我和你不一样,【悄声】我要脸

So hold up 我快要止不住了

我超想带你一起回家见我爸爸妈妈

这事就这么说了

你不用在反驳了

那么现在请你认真该听这首歌了

有我陪在身边度过

从此就会让你不顾一切着魔

后果有我一切负责

就算你被别人辜负身边有我

微信音:

高大民:【电话音】我不逼你,你好好考虑吧,我有的是时间

微信音:

高大民:【电话音】我这个岁数的男人,少的就是义无反顾的精神头,谢谢你给了我信心,最近要出趟差,你要注意身体,别感冒。

李句句:【内心混响】 欲擒故纵?

第四章

鸟叫声08:40

摔书入

高大民:搞什么?厂家怎么回事,那批建材不是如期准备交货的吗?

程飞:【忐忑】报表出错,厂家按照错误报表出货,之前.....我盖章了

高大民:程飞你......【泄气】

程飞:我那天糊里糊涂的盖章了也没怎么看

高大民:【忍】谁给你递的表?

程飞:我写的表

高大民:【深呼吸】事儿都出了,只能解决了

程飞:我想办法把窟窿补了呗

高大民:【提声】怎么补?卖你家房子吗?

程飞: 只能这样了

高大民:行了,你别操心了

程飞:【愧疚】大民,这钱不是小数目,你不能老是帮我扛事儿

高大民:废话多去忙吧。

程飞:跟你没关系,我自己的事儿自己解决

秘书:高经理,小赵总请您过去

继续

赵总:【训】 高大民啊高大民我怎么说你呢?啊?我爸兢兢业业的干这么多年现在可好全砸你手里了。程飞呢?你把他给我叫来

高大民:对不起赵总,这个事情由我全权负责。我会把剩余款项补上。王远集团那边我也会上门道歉,争取把这件事情尽快平息。

赵总:你不负责谁负责?啊?这事儿要处理不好,你就带着你破团队滚蛋吧。

高大民:【嗤笑】赵总,我们这个破团队可是在公司摇摇欲坠的时候一手给它扶起来的

赵总:【嘲讽】哟哟哟哟这么拽,做错事儿还这么拽?高大民你拿什么跟我拽?啊?一群废物,我都不知道养着你们干什么。这下好了,【吼】你团队让我们公司损失了多少你知道吗?

高大民:【嗤笑,不紧不慢】赵启铭,自从老董事长得了癫痫后,老子早就不想干了,你听清楚了,我高大民,还轮不上你在这给我指手画脚。

赵总:你!【气笑】呵,好,我看你也别等处理完了,你现在就收拾东西滚蛋。三天之内不见款项,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高大民:【微笑】嗯哼,好主意。【离开】

赵总:【愤怒】

场景:酒吧

【萨克斯音乐起读】12:12

【醉】

程飞:一醉....解忧愁啊【欲喝】

果蓝:【抢过】我怕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吧,你少喝点

程飞:【低头隐忍】我是不是做什么都做不好

果蓝:你别这么说

程飞:【微醺】那我怎么说?自我认可打鸡血吗?我可没少干

果蓝:咱们不是还有机会补救吗,都会过去的....

程飞:【嗤笑,慢】果蓝,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在那儿,那个吧台哪儿,擦着杯具,你编着麻花辫,一笑起来特别好看,特别像我妈。

果蓝:啊?

程飞:我妈!那是我对她唯一的记忆,她穿着碎花裙,编着马尾辫向我走过来..【悲伤】递给我一个冰淇淋。

果蓝:【起身】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程飞:【抓住,悲伤】然后我就这么抓着她,问她去哪儿? 可不可以带着我,她甩开我的手,就再也没回来过。

果蓝:【抚摸,抱着】没事,都过去了。

程飞:【忍不住,失声】所以我....是不是什么都做不好,【果蓝入】我害了大民,我笨,我就是个废物,我活该谁都不要我。

果蓝:没有,程飞,你别这样。

程飞:【捂脸颤抖】活该谁...都不要...我...

果蓝:【安抚,眼眶湿润】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酒瓶碎14:23

果蓝:【内心混响】此时的他脆弱得像个小孩,就这么紧紧的抱着我,原来程飞从小就亲生母亲抛弃,父亲娶了后妈感情不合天天吵架,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他的邻居发小“高大民”

转场音效

少年高大民:你怎么了?怎么躲在这里哭啊

少年程飞:【哭】没事

少年高大民:他们太吵了,你来我家吧,我妈妈做了蛋饺,我家里还有积木,走吧【拉着】走吧,以后我就是你大哥了,以后他们再吵你就来我家,我家有好多好吃的好多好多好玩的。

跑步声入

高大民:【喘气】他怎么喝成这样?程飞,醒醒

果蓝:可能心里事儿憋的事儿太多了

高大民:程飞,是我!大民,起来回家

程飞:【 醉】呃.....喝点吗?

高大民:喝什么喝,我先扶他回去了,麻烦你了果蓝【扶上】诶,这孙子真沉

程飞:大民......【嘟囔】大民...对不起...

高大民:【吃力】哎呀行了,你女朋友还在呢。走了回家

第五章

BGM5

音乐起

碰杯入

李句句:阿?平时看不出来

果蓝:是啊,看他平时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

李句句:心疼了吧某些人,承认吧你就是爱上他了

果蓝:我不否认啊

李句句:【嘀咕】难怪这些天他都没找我了,压力一定挺大的吧

果蓝:其实,高大民人其实还挺不错,你要不要考虑看看

李句句:我知道他挺好的,就是......

果蓝:那孙子你早就该忘了好吗,请重新开始你的新生活,日子还得继续。

李句句:你提他干嘛啊,跟他有什么关系啊。

果蓝:【叹气】行不提,对了,过两天我得去趟松江旅游区有个慈善公益,你帮我写点活动策划呗?

李句句:小事儿,为您的副业效劳,要不带上我呗?

果蓝:好啊,正好缺个临场打杂的

李句句:放心,一定完成助理任务

【汽车驶过】01:56

【车内环境入】

李句句:【悄声】前面这什么情况

果蓝:【悄声】程飞,非得送我去

李句句:【悄声】那他怎么也来了

程飞:【开心】意外吧,我跟我家大哥正好也想出去散散心。

李句句:呃呵呵

【冷场】

高大民:呃,对了果蓝,那个公益活动是什么类型啊,怎么跑到松江去办啊

果蓝:噢,旅游区嘛人多,所以我们公益方谈下了块儿地方,搭台演出义卖些东西,捐给山区的留守儿童和学校。

程飞:看到没大民,这个才叫宝藏女孩,除了人美心还善,我爱惨了

果蓝:说什么呢你。

高大民:【微笑】是啊

果蓝:大民,你们工作的事儿接下来什么打算啊

高大民:噢,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想休息休息再说。

程飞:【欢脱】走吧,抱着你的吉他我唱歌,咱们去旅游一段时间,诗与远方。

高大民:你小子还好意思说。

李句句: 你们还会搞音乐呢?

高大民:噢,大学时代的事儿了

程飞:我们当初玩乐队的时候哪儿有这么多事儿啊,开开心心,无忧无虑。步入社会就一堆烦心事儿,这样多好啊,看着这沿途的美景什么烦恼都不存在了。哎,人生呐....

高大民:哟,还感慨上了,【拍】你有什么可感慨的

程飞:【同入】诶别闹,开车呢

李句句:【内心混响】这些天你一定很辛苦吧

场景:青年酒馆

夜晚音效04:37

【脚步起入】

李句句:怎么还不睡啊

高大民:噢,没事,睡不着看看夜景

李句句:【递酒】呐,喝点儿

高大民:谢谢,你怎么就穿这么点

李句句:没事我不冷

高大民:【喝】

李句句:你看下面这些人,多开心啊

高大民:是啊,其实要是在这种旅游小镇开个酒馆,每天篝火狂欢感觉也不错哈

李句句:嗯,诶,你听到了吗?

高大民:什么?

李句句:虫鸣啊,没有都市的喧杂,压力,抬头就能看到满天的星光,闻到清新的大自然散发着泥土香。

高大民:是啊

李句句:最近很累吧

高大民:不累,程飞应该累得多吧,他连房子都抵押了,你不知道每天起床就看见他那张愧疚的死样子,我都快烦死了。

李句句:你们关系真的挺好的。

高大民:人是活的钱是流动的,何必呢。

李句句:你真的很好

高大民:干嘛? 好人卡?

李句句:没有,就是有魅力

高大民:好你不赶紧答应我当我女朋友

李句句:【停顿】我可能只是缺了重新开始的勇气吧

高大民:其实你不用害怕,我也没非得逼你,只是我认为不管发生了什么,没有再来一次的勇气的人,是不是就是软弱呢?一边缺爱一边又推开,多没劲啊

李句句:【笑】没有吧

高大民:我不小了,飘飘荡荡这么些年,什么事儿没见过没经历过啊,谁还没个曾经呢,像你这种满眼都是故事的女人,没点眼力见的男的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

李句句:你什么意思啊

高大民:【挑眉】刺猬嘛,人都是七分爱自己三分爱别人的,还老夸大个十分。

李句句:高总很通透嘛

高大民:哪有【喝】

李句句:那,所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高大民:灵魂

李句句:啊?

高大民:害,说远了,就是感觉啊,你人长得这么清秀。还.......可爱

李句句:可爱那是夸小女孩的词

高大民:你就是

李句句:【语塞】毛病

高大民:李句句,你是不是压根就看不上我啊。

李句句:没有,你挺好的就是我觉得我与你之间....唔【被吻】

音乐起读07:55

李句句:你。

高大民:【低沉】你爱怎么觉得怎么觉得,我看上的人跑不掉,你早晚得是我的人,因为你不仅仅可爱,还好欺负。

李句句:【愣几秒】行 ...好欺负是吧?...【吻】.......

高大民;【喘息,低沉】我就知道你跑不掉【继续吻】

下面接住

程飞:【小声】卧槽,果蓝,快看

果蓝:干嘛啊?【惊讶】我去,这就成了

程飞:牛啊。

果蓝:她也算打开自己了【微笑】我回房间了睡觉了,明早还有公益活动呐,你来不来

程飞:啊来什么?【反应】果蓝,哎等等我【搂住】【远】对了你不是说你有孩子吗? 我怎么都没见过啊

果蓝:那些都是骗你哒

程飞:【提嗓】好啊你,为了拒绝我别出心裁了

果蓝:【憋笑】

李句句:【内心混响】曾经喜欢追求虚无缥缈的东西,会衰老的容颜,认为不会离开的人,修饰自己的华服,无意义的社交,下意识的虚荣,我们在生活与理想中选择了妥协。

高大民:【内心混响】总有一天人会褪去伪装,捧着一颗赤诚的心,送给再次燃自己心中火焰的那个人。可能你与我之间就是差了那一份“用真诚和时间”堆叠的东西吧

果蓝:【内心混响】或者我与你的一次次坦然交流让我们不再有隔阂

程飞:【内心混响】和,你坦胸露乳的交流。

是谁为爱说了美丽谎言

谁把承诺变成一种信念wow

时间把爱考验

翻来覆去还你到天亮

你满意了吗

背叛心灵的爱怎么能有遗憾

——————————————————完结——————————————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