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阁出品】鸳鸯扣 - 爱PIA戏网

【86272】【初见阁出品】鸳鸯扣 举报

秦武灵帝
甜蜜/温情 其他类型 字数:9711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其他类型

字数:9711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甜蜜/温情、虐恋/苦情
授权方式
付费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9-26 16:25:45

首发:2020-09-24 19:32:29

角色(男 8 / 女 1)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简介:前世,李承乾和恋人称心因为权力的争夺而死,轮回多年,这对真挚的恋人凭借鸳鸯扣在古城西安重逢,宿命指引着他们重逢、相爱···
复制 收藏(1)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鸳鸯扣

剧本配图

编剧:音离(初见阁)/悄悄(自由人)

后期:清奈(素创配音工作室)

策划:浅落(声配一班)


(此本献给我师父浅海)

感谢青阳老师、浅海老师!帮我测本…比心心



人物介绍:
李承乾/李泽宇:废太子李承乾,自幼备受宠爱,因娈童称心的死而和父亲李世民反目,称心死后,李承乾为其立碑,夜夜看着鸳鸯扣伤心发呆,更是将称心的死怪在了李世民和李泰的头上。

青峦/称心/江寄余:李承乾的娈童,一舞倾城,令李承乾神魂颠倒,不料其男子的身份让李承乾大吃一惊,李承乾得知称心的身份,非但没有斥责,更对其加倍爱惜,两人夜夜恩爱缠绵,惹来太子妃不满。死于李世民之手,转世之后,凭借鸳鸯扣,觅得李承乾的转世。

李元昌:汉王,李承乾的小叔,李世民的弟弟,和年纪相仿的李承乾关系不错。

李世民:李承乾的父亲,大唐天子,主宰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李泰:李承乾同母胞弟,和李承乾勾心斗角,一心将成为大唐的太子。

魏徵(zhēng)太子太师,深得李世民的信任和李承乾的尊重。

黄庭轩:称心好友,背叛了称心。

李治:李世民第九子,天性柔弱善良。

张书源:江寄余的好友,同江寄余一同来西安旅游

龙套:
李元昌可兼游客、老板、围观群众、李泰

李世民,可兼警察、魏徵
黄庭轩,可兼张书源、李治




【音效】旁白: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CV-西夏(自由人)


【转场】

金风玉露一相逢

(古代)
【声效:丝竹声声。】
(李承乾和李元昌各坐一榻。由始至终,李承乾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当中一名女子)

李元昌:太子,别光顾着看啊,酒也得喝!

李承乾:(漫不经心)皇叔说得是。

李元昌:(轻声一笑)

李承乾:这支歌舞,唤作何名?

李元昌:且复小垂手,广袖拂红尘。

李承乾:萧纲的《小垂手》,没想到你对六朝的“宫体诗”还有涉及。

李元昌:受你影响而已。

李承乾:这女子,唤作何名?

李元昌:(有些不怀好意的凑上前)舞池中的女子有三十人居多,你指的是何人?

李承乾:(不耐烦)就是中间那人。

李元昌:(戏谑)我说呢,太子真是好眼光,一眼就看出这人与其他女子的不同。

李承乾:别废话了,赶紧告诉我。

李元昌:(装腔作势)太子爷饶命,臣下说明便是。好像是叫青鸾。

李承乾:(愠怒)怎么取了这样一个名字,老四小字叫青雀,如果让他知道,肯定又会觉得我在编排他。

李元昌:这多简单,你赐一个名字不就好了。

李承乾:叫什么名字好呢?

【声效:整理衣服的声音+脚步声。】

李元昌:太子爷慢慢想,臣下先行一步。

【转场】
歌舞结束。【声效:李承乾的鼓掌声。】
李承乾:青鸾,你留下,上前一步回话。

青鸾:(娇声)是。

李承乾:(内心混响:果然近看比远看要惊艳许多,只是有些奇怪啊)把领子敞开。

青鸾:(焦急)太子,这···

李承乾:本宫命令你,把领子敞开

青鸾:(照做)【扯开衣服音效】

李承乾:(内心混响:竟然是男人,难怪刚才李元昌的态度如此奇怪)你走吧。

青鸾:(拉扯着李承乾的衣角)太子您发发慈悲,别让奴家离开。


李承乾:(怒声)住嘴,别再用这种语气跟本宫说话!你信不信,本宫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命!

青鸾:(敛声屏气低头忍声哭泣)

李承乾:(内心混响:还以为是个女娇娥,却不想是个男儿郎,真是可惜了)别哭了,本宫也不是针对你。

青鸾:(稍稍停止了哭泣)

李承乾:本宫不会怪罪于你,天色不早了,收拾收拾回去吧。

青鸾:太子,求太子不要赶我走,我可以在府上做任何事,任凭您的差遣,也不想再回教坊了。
【声效:重重磕头。】
李承乾:若是有人敢欺负你,本宫定要他好看。

青鸾:(委屈)太子有所不知,像奴家这样的人,自小被籍入宫,身份卑贱,刚刚太子留下了我,若是这个时候再让奴家回去的话,只怕会受人白眼,奴家的声音和长相,本就···

李承乾:(不忍)别说了,本宫都知道了,既然如此,你就留在府上吧。

青鸾:青鸾谢过太子。

李承乾:既然如此,就彻底和过去告别,今日起,你就叫称心。

青鸾:称心,称心如意,真是一个好名字。

【转场】

【开门】

(现代)
江寄余:古城西安真的没来错,这里确实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途经一家名叫拾遗斋古董店时)
江寄余:咦~这个鸳鸯扣…

江寄余:老板,这枚鸳鸯扣多少钱,我买了。

老板:(懒洋洋)一千元,谢绝还价。

江寄余:(爽快)好,我买了。

(江寄余将鸳鸯扣收好,放入怀中)

张书源:这东西怕不是塑料做的吧,一千元,我看你一定是疯了。

江寄余:(无所谓)我只是听从了心里的呼唤。

张书源:心里的呼唤?我看你八成是中邪了吧!

江寄余:(无奈)你相信佛说的轮回吗?

张书源:不相信,人只有一辈子,就是这辈子,所以好好珍惜眼前,别去想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江寄余:懒得听你瞎哔哔。

【脚步声】
张书源:行了,把你的宝贝鸳鸯扣收起来吧,这里可是小吃一条街,不好好尝尝可就太可惜了。

江寄余:要不来一碗羊肉泡馍?一碗下肚,浑身暖融融的。

(话音刚落,就有一人冲撞了江寄余)
江寄余:哎呀…

游客:不好意思,我夜盲症,没看到你。

江寄余:(轻笑)没事,多吃些鱼肝油。

游客:谢谢,谢谢。

【声效:脚步声。】
张书源:(无奈)你可真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啊!

江寄余:好了,吃东西要紧,今天晚上我请客。

江寄余:(翻找钱包的时候发现空无一物)不好,那个人是小偷!

张书源:来人啊!抓小偷!

【转场】
【声效:脚步声。】

江寄余:站住!

【东西翻倒的声音+人们的惊恐声】

李泽宇:(戏谑)小伙子,你就这体力啊,看我的!

【扔出】

(李泽宇健步如飞不说,连出手都如此精准无误,只见他脱下靴子,冲着那贼人的脑袋扔了过去。贼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真如死人一般)

江寄余:(震惊)你都干了些什么?他该不会是死了吧!(内心混响:我只是出来旅游的,可千万别出人命啊!)

李泽宇:(疑惑)是吗?不能够啊,他肯定是装的,你打电话,我看着这小子。

李泽宇:(穿上鞋子之后还在贼人的腿上踢了几下)哎哎…哎!你可别装了、再装我可要踢死你了。

江寄余:(看得目瞪口呆)内心混响:(这人···好像有点二啊。)

【声效:打电话滴滴滴】

江寄余:您好,我要报警,我在回民街旅游时被小偷偷了钱包。

李泽宇:警察同志,你们赶紧派人过来吧!这B崽子已经被我制服了。

江寄余:(内心混响:这人还真是有意思啊。)

【转场】
【声效:戴手铐的声音。】
警察:有一些具体情况,需要你们两个回去做一下笔录。

李泽宇:没问题,反正我们两个都是游客,要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

江寄余:你怎么知道我是游客?

李泽宇:我猜地,因为我觉得你对这里的地形不太熟悉。

江寄余:(疑惑)那你又是如何锁定方位追上那小偷的?

李泽宇:(大大咧咧)那是因为我比你跑得快啊。

江寄余:(噗嗤一笑)对对对,的确如此。

【转场】
【声效:脚步声】
李泽宇:我叫李泽宇,你呢?

江寄余:江寄余。

李泽宇:(温柔)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倒是个不错的名字。

李泽宇:(伸出了手)你好!
江寄余:(也伸出了手)呃…你好!

李泽宇:内心混响:(这人皮相不错,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之感)

李泽宇:(大着胆子在江寄余的手背上略微摩挲了一番)内心混响:(柔弱无骨,肤若凝脂)
江寄余:(尴尬,架不住李泽宇灼热的眼神和撩拨的举止抽出手)呃…那我就…就先走了!

李泽宇:(内心混响:就这么放他走,有些不太甘心呐~)肚子有些饿了,走吧,我请你吃点东西。
江寄余:(愣怔)应该不用了吧。

李泽宇:什么叫应该不用了,不存在应该与否,相遇就是有缘,走,我请你。

李泽宇:(大手摸上了江寄余的腰间)(内心混响:哇塞~腰肢竟然如此纤细,看来我捡到宝了,他会接受我吗?也罢,人生重在尝试,万一想象照进现实了呢?)

江寄余:(因为李泽宇突如其来的举动,不禁脊背一僵,但内心深处似乎不反感李泽宇的行为)(尴尬一笑)呵呵呵…

【声效:电话铃声】

江寄余:喂。

张书源:你快吓死我了,知道吗?我以为你出了事!

江寄余:不好意思,刚刚去警局配合警方调查了,没听到你的电话声。

张书源:那你赶紧回来吧!

江寄余:(开始犹豫了一扭头正看到李泽宇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内心混响:这小眼神,分明是希望我留下啊)呃…那个…我遇到了一个朋友,和他吃点饭,你先回酒店休息吧!

张书源:那行吧,早点回来,别贪杯喝太多。

李泽宇:(内心混响:朋友,他刚刚说我是他的朋友,这么说他不反感我,我还是有机会了的咯~)

【转场】

【声效:烧烤声】
江寄余:(内心混响:眼线、耳钉、小皮靴,这人很炫酷嘛!)

李泽宇:(内心混响:瞧瞧着杏眼樱唇杨柳腰,妙年同小史,姝貌比朝霞,啧啧啧,应该早点认识)今天晚上,我请客。

江寄余:(难为情)我们还是AA吧。

李泽宇:就冲你刚刚在电话里说我是你的朋友,这杯酒我干了。我点了菠萝啤,不会醉的。

江寄余:那真是谢谢你了。

李泽宇:(内心混响:喝吧喝吧!本公子才不喜欢酒后乱性、霸王硬上弓的戏码,循序渐进,水到渠成,岂不美哉?)(激动过度,李泽宇笑出了声音)哈哈哈哈

江寄余:(疑惑)笑点在哪里?

李泽宇:没什么,吃饭吃饭。
【碗筷音效】

江寄余:谢谢你的邀请,我吃饱了,那我就回去了,晚安。

李泽宇:(依依不舍+认真+犹豫)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吗···


江寄余:会。(说完自己也是一愣)内心混响:真是鬼使神差

【转场】

【流水声】
(古代)
两情若是长久时

黄庭轩:(羡慕)总算是苦尽甘来啊,太子爷对你好的真是没话说,我们大家看着都好生嫉妒呢!

称心:你倒是心直口快,连嫉妒都说。

黄庭轩:咱们两个是什么交情,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称心:幸好我遇到了太子爷。我和你是打小的情分,今后我也会尽心尽力的帮助你。

黄庭轩:(笑了笑)对了,刚刚是谁来了,瞧太子的样子,很是紧张。

称心:(紧张、焦虑)能让太子紧张的人只有魏徵(zhēng),魏大人了。

黄庭轩:(叹气)魏大人的脾气,全长安的人都知道,长安鬼见愁,真是名不虚传呢!

称心:(笑了笑,不做回答)

黄庭轩:听说过几日,太子爷要带你游曲江池,是真的吗?

称心:你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怎么什么都知道?

黄庭轩:(嘿嘿一笑)我啊,是为你感到高兴,这又不是什么坏事,有什么不能公开的?


【转场】

李承乾:太师,我知道,您是为称心的事情而来。

魏徵(zhēng):(恼怒)太子自幼聪敏过人,而今依然如此,只可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长此以往跟汉王这种人在一起,您的聪明和品行也都大打折扣了。

李承乾:(云淡风轻)太师的意思我交友不慎了?

魏徵:(严肃)当然。

李承乾:太师不必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魏徵:太子夜夜笙歌,与叫称心的娈童同进同出,这件事若是传到了圣上那里,圣上必然不悦,到了那个时候···

【声效:摔杯子的声音】

李承乾:我不过是宠幸一名太常乐人,又不是逼宫造反,太师何必如此紧张。

魏徵:太子你可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太子之位,您的胞弟魏王李泰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如果这件事让他知晓,后果不敢设想。

李承乾:(内训混响:真是奇怪了,魏徵今日的反应有些奇怪啊!)太师什么意思。

【声效:脚步声】

魏徵:太子可清楚称心的家世背景,因何没入宫廷?

李承乾:(内心混响:莫非···)

魏徵:称心的父亲与当年谋反一事有关。

李承乾:(紧张)这···

魏徵:(低声)若是老夫说出这当中的缘由,只怕太子的反应会更加激烈。

李承乾:我知道了,多谢太师提醒。

魏徵:殿下,老夫言尽于此,何去何从,相信您自有定夺。

【转场】
(魏徵走后,李承乾坐在大殿上,独自喝着闷酒)

【声效:倒酒的声音】

李承乾: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是罪臣遗孤又如何?

【声效:一声闷响】

李承乾:何人,出来!

【音效:缓慢的脚步声 】

称心:殿下,是我。

李承乾:(放松)原来是你,我还以为府上出了刺客。

称心:太子,要不,曲江池咱们还是别去了,魏王耳目众多···

李承乾:看来我和魏徵的谈话你已经知晓了。

称心:是。

李承乾:(内心混响:魏徵的话不错,如果这件事让青雀知道了,他肯定会生出诸多事端,倒是我太子之位不保,称心也会因此丢了性命,还是暂且让称心离开东宫,等日后继承大统,再将他接回也不迟)

李承乾:称心,我···

称心:我理解太子的一切决定,我相信,我等你。

李承乾:等过两天游完曲江池,我便命人送你离开长安,你的去处我会安排妥当。

称心:称心明白。

李承乾:我不是要赶你走,也不是要和你分开,只是时局问题,我们要暂时分开一阵子。

称心:我明白。

李承乾:你父亲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可怜你年幼遭此变故连累,相信我,等我继承皇位,我一定会为你父亲平反,让你扬眉吐气。

称心:(眼中露出欣喜之色)多谢太子殿下。

(李承乾揽住称心的腰肢轻轻抹去他脸上的泪水,片刻后,两人朝寝殿走去。)
【走路音效】
【床嘎子嘎子响音效】

李承乾:(喘息)称心…啊…

称心:(娇喘)太子…嗯…太子…不要…啊…

李承乾:嗯…啊…哦……好棒…

称心:…嗯…啊……嗯嗯…太子…嗯…要一直爱称心

李承乾:称心…啊!本宫只爱你…嗯…


(啊吧啊吧啊吧这画面不敢想!CV尽情发挥)




太缤纷,太蒸腾

够碾数枝春

揉碎绅士尖刻条律,只一唇

第几份,失禁痕

这美梦烧魂

持暗枪凶逞

涌巨浪成神

狠捣出魇足,俘你称臣

声色,诱惑



【转场】
(曲江池畔,游人如织)

李承乾:你都出汗了,赶紧擦擦。

(两人亲昵的举动引来路人的指点)

称心:还是我自己来吧!

李承乾:怕什么!谁再敢多看一眼,我就把他的眼珠子挖下来!

(一句话,让好事的路人纷纷躲闪)

称心:(捂嘴浅笑)

李承乾:(伸出手摩挲他的脸庞)(轻笑)

(只是两人万万没想到,不远处,李世民正看着这一切)

【转场】

称心:你一定要常来看我。

李承乾:今日之约,决不食言,否则就让我失去太子之位。

称心:太子···其实不当也罢,皇室中人,活得都太累了。

李承乾:(浅笑)你倒是心宽,只是普天之下,有谁不想当太子?我四弟青雀,拼了命都想得到我的太子之位。

称心:他想要,索性给他就好了。

李承乾:(苦笑)这可不行,身为帝王家,为父皇分忧,坐镇江山,是我身为太子义不容辞的义务。

称心:太子,您可是答应过我的,还我父亲一个清白。

李承乾:这是自然。不过我很好奇,你父亲究竟犯了什么事?

称心:(犹豫)这···

李承乾:(坏笑)怎么?有什么话还不能告诉我这个枕边人吗?

称心:(叹气)唉,我听我娘说,其实父亲他也没有犯什么事,只是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

李承乾:(疑惑)不该说的话?有这么严重吗?你倒是说与我听听。

称心:太子还是不知道的好。

李承乾:这里就咱们两个,外面又有侍卫,再说了,你想让日后重审你爹,总得告诉我实情吧,不然我可无从下手···

称心:太子真的相信父亲是清白的吗?

李承乾:这得看你父亲到底说了什么了。

称心:我父亲说,当年亲王不仅在玄武门杀害了自己的手足兄弟,还在六月四日那一天囚先皇于后宫。

李承乾:(内心混响:难怪父皇会不由分说斩杀称心的父亲,原来玄武门事变另一半真相竟然被外人知晓了,另一半真相虽然被父皇小心隐藏,但还是走漏了风声,可是,印象中,父皇一直对外宣称是先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三番五次谋害他,为了自保,逼不得已才发动玄武门事变,但真相竟然是···原来小时候父皇一直不让我去海池游玩是因为那里囚禁着皇祖父,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

称心:(焦急)太子,你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我这叫让侍卫去请太医。

称心:(掀开帘子却看到一张英明神武,又写满了震惊和愤怒的脸)皇… 参见皇上

李世民:(震怒)不用去请太医了!

【转场】

【开门关门】

(现代)

(李泽宇又去了警察局,希望警察能够把江寄余的电话给自己)
李泽宇:(内心混响:你真是失败啊!都看上人家了,竟然还不要电话,笨死了。)警官啊,你把江寄余的电话给我好不好?我找他有要紧事,终身大事!

警官:(开玩笑)终身大事可不能在这里解决,去百合网吧!

李泽宇:(内心混响:我去百合网做什么?我喜欢的是他,又不是别人)求你了,警官,告诉我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警官:他的联系方式我们是不会透露给你的!赶紧走吧,我们还有别的事忙呢,别在这碍眼了!

李泽宇:(内心混响:真是够了,太丢人了,以后还怎么混啊!算了,还是先去拾遗斋把东西买了吧!)


【转场】

李泽宇:怎么了这是?

围观群众:好像是因为一个鸳鸯扣发生了争执。

【音效:跑过去】李泽宇越过众人,在拾遗斋看到了江寄余,于是他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

李泽宇:寄余,怎么了这是?

江寄余:他说他的鸳鸯扣是一对,我偷拿了其中的一个。

老板:(内心混响:怎么是他?因为他也想买下这个鸳鸯扣,愿意出十倍的价格,但是江寄余抢先了一步,我后悔,所以才会打电话约他前来,并冤枉他偷窃…)


李泽宇:老板,你还是什么话要说吗?

老板:(尴尬一笑)我…我…我认错人了!


【转场】

李泽宇:你怎么回事?电话不留给我,留给别人?

江寄余:(茫然)你什么意思?

李泽宇:(内心混响:算了,现在不是表白的时候)我的意思是,拾遗斋我是绝对不会去了,虽然我觉得这个名字起的不错。

江寄余:我当时也是这样感觉的,拾遗,也许就是重新获得过往的遗憾,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鸳鸯扣,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

李泽宇:(激动)我也是!但是我当时急着找厕所,后来又帮你抓贼,我今天早上从警局出来才想起来这件事。

江寄余:你去警局干什么?

李泽宇:(内心混响:不如实话实说,看看他作何反应)我当然是为了你啊,为了你的电话号码。

江寄余:我还能说什么?

【声效:电话铃声】

张书源:寄余,我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我就不等你了,你照顾好自己。

江寄余:好,注意安全,需要钱的话告诉我。

李泽宇:(内心混响:这位可人还真是人美心善啊!他朋友走了,我就可以出手了啊!)我是敦煌人,我带你去敦煌看鸣沙山和月牙泉吧!

江寄余:(内心混响:玩玩倒也不错,而且,这个李泽宇虽然神经大条,但应该很会照顾人吧!)成。



【转场】

桃花依旧笑春风
【跪地】

(古代)

(李承乾面如死灰跪在殿中央,一旁站着轻松自若的魏王李泰和一脸茫然的李治)

李世民:承乾,你们三个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来说说你们最近的事迹吧!

李治:启禀父皇,儿臣一直跟随长孙舅父学习。

李世民:承乾,青雀,你们两个做兄长的,倒是和雉奴分享一下最近的所见所闻啊!

李承乾:(冷漠)儿臣喜欢称心,今日和他共游曲江池,可他是一名男子,其父酒后失言被父皇斩杀,然后您就出现在儿臣的马车之外。

李世民:青雀,今日,曲江池一事,你也参与其中了吧!

李泰:父皇,儿臣冤枉。

李世民:(震怒)你冤枉个屁!

李治:(噗嗤一笑)

李世民:(瞪李治一眼)

李治:儿臣知错。

李世民:雉奴,看看你这两位不成器的兄长,一个宠幸娈童,一个流连青楼。

李治:嗯,儿臣明白父皇的意思了。


李世民:青雀,你陪你大哥在这里好好跪着反省,雉奴,陪父皇下棋去。

李治:是。

李治:(趁着李世民转身的时候将藏在袖中的两个荷包分别递给自己的两位兄长。)

【转场】

李承乾:(冷笑)这一母同胞,差别可真大,雉奴生性善良,而青雀你···

李泰:事到如今,我们还是有话直说吧!你身为太子,却违背纲常,宠幸娈童,大哥沉溺男色,不能做出决定,那干脆就让我这个弟弟来为你做决定吧!


李承乾:(恍然大悟)是你!是你告诉父皇的!

李泰:这你得去问黄庭轩。

李承乾:(内心混响:称心,我可怜的称心···)李泰,我要杀了你!

两人厮打在一起。
【声效:拳头+脚步声】

李泰:李承乾!你清醒一点!你宠幸娈童,对得起母后嘛?你可是天子之子,即便你不是太子,称心也是非死不可,我绝不能让你做出有损皇家尊严的事情。

李承乾:(想到了称心的下场,他觉得周围的一切越发模糊了···)(哭腔)称心…称心…我可怜的称心…


【转场】

(现代)

鸣沙山
【声效:风声】

江寄余:你不是要带我玩滑沙吗?你怎么不玩?

李泽宇: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开心玩乐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你玩吧,我给你拍照。

江寄余:(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放着的鸳鸯扣)我再玩一会儿,你等着我一下。

李泽宇:不急,我都等了你几个小时了,不差这一时半会。

(李泽宇有些宠溺地为他拍去发间的沙粒)

李泽宇:抓稳了,我推你下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李泽宇身上的绳带和江寄余身上的扣子缠绕在了一起,两人一路滚下了沙坡···停止时,李泽宇在上,江寄余在下,姿势格外的暧昧。)

李泽宇:(欲吻芳泽)(接吻声音…)

江寄余;(没有反抗甜甜的吻…)唔…~


(熟悉之感涌上心间,就在唇片相亲的那一刻,两人都意识到自己满嘴都是沙子···)


李泽宇:呸呸呸,满嘴都是沙子,气死我了。

江寄余:你没事吧?

(李泽宇顾不上回答,只是看到了散落在沙地上的两个鸳鸯扣)

李泽宇:(挑逗)美人,你我之间,还挺有缘分的啊!

江寄余:(没有躲闪,只是伸手为他整理凌乱的头发)


【转场】

李泽宇:好累,今天别住宾馆了,去我家。

江寄余:好啊,我给你做饭。

【声效:碗筷】

(一瓶啤酒下肚,江寄余有了醉意)

李泽宇:小余小余,那是酱油,喝不得。

江寄余:(醉醺醺)那这个呢?

李泽宇:这个是润滑剂,不能喝。

江寄余:李泽宇,你这个坏东西!

李泽宇:不是不是,这个是跑步机的润滑剂,不是别的润滑剂。

江寄余:(撒娇)我要喝水。

李泽宇:好好好,我就这给你倒水。

江寄余:承乾,承乾···

李泽宇:(生气)承乾是谁?你前男友吗?
【音效:衣服撕碎的声音】
李泽宇:(伸手去拉即将摔倒在地的江寄余)我去~这衣服质量也太差了吧,才拉了一下,双肩就露了出来

李泽宇:(内心混响:这锁骨,这肌肤,真是想让人咬一口)亲一下应该不为过吧,我又没干什么别的事情。

江寄余:(有些喝多胡乱翻滚慌乱中,他一手抓住了李泽宇的裤裆···)呃…

李泽宇:宝贝,你怎么比我还心急呢!

江寄余:承乾,承乾,你别走啊,说好的生死相随。

李泽宇:真是够了,一边垂涎我的身体,一边又不忘自己的新欢。

江寄于:(手下一使劲)

李泽宇:我错了,宝贝,你拽到我的裤裆了,快松手啊,你再继续下去,我会断子绝孙的···



【转场】

(李泽宇将两人的鸳鸯扣扣在了一起)

李泽宇:怎么拆不下来了呢!这到底是鸳鸯扣还是九连环啊!

【音效:话音才落,一道金光乍现···(等音效完入词)】


李承乾:称心,今生今世,我定不负你。

称心:承乾,我等你。

【转场】

李泽宇:这是怎么回事?…李承乾?称心?…这……?不对这是我跟…寄余……!(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原来是前世和今生。拾遗斋,这名字果然意味深长。

【摩擦声】
江寄余:李泽宇,你个瘪犊子,你还摸我,什么时候让我也摸摸你···

李泽宇:好啊,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李泽宇:前世无望,今生相守你我再不会分开了。

END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