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双普】行路难之殊途(非耽美) - 爱PIA戏网

【86270】【古风双普】行路难之殊途(非耽美) 举报

留白
虐恋/苦情 古风/仙侠 字数:4361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4361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其他类型
授权方式
注明出处
更新时间

更新:2020-10-05 13:10:21

首发:2020-09-24 15:59:17

角色(男 2 / 女 0)
袁闻顾子昭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许鹤缤 - 短歌行 (伴奏);最后的审判-孟可;董冬冬 - 司马懿-君臣情怀;董冬冬 - 主题音乐 (大提琴版)
摘要:
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间。
复制 收藏(15)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行路难之殊途

编/后:留白

美工:留白

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间。

-----正文开始-----

BGM: 许鹤缤 - 短歌行 (伴奏).mp3

袁闻:(OS)使我成大业者,非子昭不可。

顾子昭:(OS)士为知己者死,用昭之性命换十万将士平安归来,昭幸甚。


第一章

(顾子昭府,脚步声入)

袁闻子昭的琴音还是这般余音未绝,绕梁余耳。每每见子操琴抚弦之态,总以为子昭要羽化乘风而去。

顾子昭:(躬身行礼)主公。

袁闻:(扶,责备)子昭这是作甚。你我之间何需这些虚礼。

顾子昭:(冷冷)那是昔日昭与主公相识于微末,身边又都是莫逆之交,昭放浪形骸一些也无妨。但现在主公身边鱼龙混杂,若叫他人看见,少不得又得说昭不知礼数。

袁闻:哦?(佯怒)是谁这般不知好歹。子昭只管说出来,本公定要重罚于他!

顾子昭:昭不敢。

袁闻:(叹气)怎么,还在为我接受了贾许的投诚而生气?

顾子昭:昭不过一个小小主薄[zhǔ bù],如何敢跟主公置气。

袁闻:还说没赌气。我知你与他有旧怨,但他也算是有些才能。我若是不接受他的投诚,天下人还以为我袁闻是一个心胸狭隘之辈。再者,听闻贾许此人小肚鸡肠,若是拒了他,他反过来投敌,这不是平白多了一个敌人吗。更何况我们扬州现在将寡兵微,这许多事情只你一人操心,若你积劳成疾,那我岂非追悔莫及。

顾子昭:贾许是与昭有私怨,但昭非是公私不分之人。昭反对主公招揽贾许,只是因为此人毒计多端,计谋多绝户。于大业怕是弊大于利。主公若用了他,就怕天下还未归心,就遭他反噬。

袁闻:我自有数。你若是不放心贾许,那改日我便调他去会稽,也省的他碍你的眼。

顾子昭:主公言重了,此事万万不可。若此人去了会稽,又没人压制,不知能翻出什么风浪。还是把他留在主账,我多多看顾的好。

袁闻:那就劳你多费心了。你看看我们,此风此月此景,竟用来谈这些俗事。正巧前些日子有匠人进献了一张古琴,今日便带来与你共同鉴赏一番。

顾子昭:(惊喜)这是“绕梁”?!

袁闻:嗯。知你爱琴,特意为你留下的。

顾子昭:(感激,躬身行礼)昭谢过主公。

袁闻:(惊异)子昭这是何意?

顾子昭:主公有所不知,此琴原是我母亲心爱之物。当年世道混乱,“绕梁”也在战乱中遗失。如今老母年事已高,唯一的心愿便是找回它。所以昭这一拜,是替母亲谢过主公。

袁闻:(扶起)诶~举手之劳罢了。

顾子昭:于主公是举手之劳,于昭则是恩重如山。主公的恩情,昭没齿难忘。

袁闻:(笑)你这模样,真跟初见你时是一模一样。我记得那时,只因我给予了你一点盘缠,你便追着上来问我姓名,要报恩情。可不就是现在这样。

顾子昭:昭年少轻狂,自认天下无能入我眼之辈。一朝得罪了权贵,更连累老母跟着我颠沛流离,受尽了世态炎凉之苦。也只有主公不嫌弃昭志大才疏,才能让昭一展心中抱负。

袁闻:子昭仰知天文,俯察地理。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若子昭自比志大才疏,那这天下还真没有几个人能称得上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了。

顾子昭:主公谬赞。

袁闻:是子昭过谦了。使我成大业者,非子昭不可。

顾子昭:主公刚才还说,如此良辰用来谈这些俗事岂非虚度。我观主公面色疲惫,不妨让昭用“绕梁”弹奏一曲,为主公解乏。

袁闻:我自是乐意,只是我不通音律,怕是会浪费了子昭的琴音。

顾子昭:恩德相结者,谓之知己。为知己弹奏,谈何浪费之说。

袁闻:哈哈哈,好。今夜我们便抵足而眠。


第二章

BGM: 最后的审判-孟可

袁闻账内,进账声入)

顾子昭:(焦急)主公。

袁闻:子昭如此焦急,可是有事要说?

顾子昭:主公当真要水淹嫣城?

袁闻:嫣城久攻不下,再拖下去,等到粮草耗尽,怕是难定三军之心。

顾子昭:还会有别的办法的,且容昭再想想。但是贾许此计绝不能用。

袁闻:子昭,你为何就容不下贾许。他替我拿下郢[yǐng]都,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他的忠心吗?

顾子昭:郢[yǐng]都的功劳昭无法否认。但主公听从贾许之言水淹嫣城,焉知不会留下后患。

袁闻:能有什么后患?

顾子昭:嫣城内不仅有士兵,还有很多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水淹嫣城之后,城内百姓无一幸免。如此丧心病狂,不留活路的计谋,主公若是用了,天下人要怎么看待主公。还请主公三思啊!

袁闻:(冷哼)那些人拒不投降,死不受诏,难道我还要一再纵容?!我还要死多少将士才能攻下嫣城。嫣城百姓的命是命,我扬州儿郎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如今有不费一兵一卒的法子,我为何不用?!

顾子昭:我们一路走到现在,哪里还是兵力/势力之争,乃是人心之争。主公若是真用此法夺下了嫣城,那将来天下人要怎样议论主公?

袁闻:成王败寇,史书从来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待我一统天下之后,谁还会在意这些小事?

顾子昭:(不可置信)小事?主公,难道你忘了我们匡扶天下的初心了吗?!

袁闻:(快速打断,大声)我没忘!但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又岂能妇人之仁!

顾子昭:妇人之仁?!... ...妇仁...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袁闻:(被顾子昭的眼神激怒)怎么?觉得我不配为君,不配当你心中的主公?!

顾子昭:我何尝有过这种想法!

袁闻:你没这种想法,不代表别人没有。你知道青州怎么流传的吗?他们都说“顾子外义,只可惜明珠暗投”!

顾子昭:(悲,愤)这样的挑拨之语你也信?!

袁闻:我自是不愿相信,但你看看你最近做的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你让我如何信你!

顾子昭:昭之计短时间之内是不见成效。但漕运一但建成,那便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袁闻:那你要我等多久?等到我白发苍苍吗?我等不了!我要在活着的时候横扫六合,并吞八荒,举山河内外,皆匍匐于脚下!

顾子昭:那就能拿满城百姓的性命做筏吗?!

袁闻:(大怒)你!放肆!

顾子昭:(高声)昭知道主公不爱听,但忠言逆耳,昭不得不说。

袁闻(掀桌)你!滚!滚!!!


第三章

BGM: 董冬冬 - 司马懿-君臣情怀

(袁闻账内)

顾子昭:昭拜见主公。

袁闻:(漠然)嗯。

顾子昭:(抬高音量)还请主公暂停手中事务。仔细听昭一言。

袁闻:(淡淡)哦,子昭想说什么?

顾子昭:主公 , 漕运一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

袁闻:(冷笑)说运河建成之后利在千秋,泽被后世的人是你,现在又说不可操之过急的也是你。子昭,你到底要做甚?!

顾子昭:(深吸一口气)当年开凿运河,是因为我们兵强马壮,财政充足。可是这一年多以来,主公听从贾许之言,穷兵黩武,耗了多少士兵跟粮草。在外还有鲁军虎视眈眈,蠢蠢欲动。如此内忧外患之境,我们又哪来的财力人力来支撑开凿运河?贾许此举意在拖垮我军。

袁闻:(审视)真是因为如此吗?还是说,是因为子昭怕漕运一但建成,我军就可以走水路直攻入青州大本营,从而断了你的退路?

顾子昭:(心寒,悲愤)在主公心里,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昭年少便跟着主公起义,这些年来,兢兢业业,唯恐行差踏错,使主公大业受阻。即便近年主公不信昭之言,不愿用昭之计。昭心中虽然难过,却未曾有过一丝一毫另投他处之意。主公就算再不信昭,也不能污蔑昭要去投敌!!!

袁闻:(冷笑)说得倒是好听,那你来解释解释,鲁王为何要用刚打下的城池换你。

顾子昭:什么?!

袁闻:青州之战,我军惨败,近十万将士被俘。就在刚刚,鲁王来使传来消息,说要孤好生待你,他愿归还打下的这座城池,同时还会释放我方十万俘虏。

顾子昭:这是离间!昭根本就不认识鲁王!

袁闻:不认识?扬州城外,酒肆之中,你们不是相谈甚欢吗?

顾子昭:扬州城外...酒肆...那个人,他是鲁王?

袁闻:顾子昭,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装。(低声,恨意)有时候,孤真想杀了你,也免得... ...但孤又下不了手。你走吧,孤不会放你去鲁地,可孤再不会用你。

顾子昭:主公!

袁闻:(疲惫)孤倦了。


第四章

BGM:  董冬冬 - 主题音乐 (大提琴版)

(袁闻府中)

顾子昭:(平静)昭今日是来向主公辞行的。

袁闻:孤派人给你安排行李。

顾子昭:谢过主公好意。只是临行前昭想为主公再弹一曲。

袁闻:(叹)也罢。

顾子昭:昭曾经说过,恩德相结者,谓之知己。昭的琴音只会为知己而弹。

袁闻(顿)有话不妨直说。

顾子昭:昭今日辞行非是为了归隐田园,而是要前往鲁地。

袁闻:(怒)顾子昭!你是存心在忤逆本公?

顾子昭:请主公放心,昭此举并非是为了投敌。

袁闻:哼!好,孤倒要看看,你作何解释。

顾子昭:主公对昭有过大恩,主公未曾放在心上,但昭却不能不报。所以,昭来见主公之前,先去了华拓医者的住处,服了一颗“断肠丸”。此事华拓医者及军中参军均可作证。

袁闻:(神色大变)什么?!“断肠丸”服下后的一个月内,便会血液凝固而死。你... ...

顾子昭:昭依旧记得,在昭满身落魄,满腔抱负无得施展之际,唯有主公力排众议,重用于昭。给昭及老母一处栖身之地。此等恩情,昭铭记于心,片刻不敢忘怀。昭又不愿后半生于碌碌无为中度过。思来想去,唯有此法暂且为主公排忧解难。士为知己者死,用昭一人换的十万将士平安归来,昭幸甚。

袁闻:... 你...你何苦如此啊... ...

顾子昭:昭此举,一则为了自证清白。二则为了报主公之恩。三则,想让主公答应昭一个请求。

袁闻:子昭请讲。

顾子昭:昭恳请主公,在昭死去后的3个月之内,若漕运还未修好,还请主公即刻斩杀贾许。

袁闻:这... ...

顾子昭:昭没有找到证据,但昭心中一直存疑。从贾许投诚,到水淹嫣城,再到修建漕运。贾许看似在在帮助主公,却也使主公陷入一个根基不稳/毁誉不一的尴尬的境地。为何昭会在扬州遇到鲁王,是谁帮助鲁王潜进扬州,又是谁利用这一点离间主公与昭。这一件件事情,不容得昭不多想。

袁闻:好。此事孤定会追查到底。

顾子昭:昭谢过主公。最后,还请主公念在你我多年的情分上,替昭看顾好家中老母。

袁闻:这是自然。子昭... ...可还有所求?

顾子昭:(笑)并无。一曲已毕。主公,昭就此拜别。(转身离去)

袁闻:... ...子昭... ...

顾子昭:(顿)

袁闻:(复杂)... ...一路保重。

顾子昭:(缓步离去)... ...

END

写在最后:

震惊 ! 顾子昭竟然没死,还跟着鲁王一起打天下。究竟是顾子昭欺骗了袁闻还是其中另有隐情。敬请期待第二部行路难之同归(并不一定会写,抠鼻)。

令:感谢好基友酱油瓶对本子的修改建议(此本初版又臭又长,可玩性极低)。感谢两位试本的神仙小哥哥----从风起布可以。本人妹子,不太了解男人之间的感情,所以总怕写成耽美。但两位小哥哥诠释得真心让人惊艳,也全了我一个乱世梦。再PS:请各位小伙伴不要细究本子里面的地名跟河流走向(全是我胡诌的,经不起推敲),大家当成架空玩玩就好。

pt;mso!.�Y�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