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男1女版普本】青山为雪老 - 爱PIA戏网

【86260】【1男1女版普本】青山为雪老 举报

留白
甜蜜/温情 古风/仙侠 字数:5608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5608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甜蜜/温情、虐恋/苦情
授权方式
爱PIA戏独家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9-23 23:23:08

首发:2020-09-23 23:23:08

角色(男 1 / 女 1)
千蛊:  江湖游侠。稳重温柔又不失风趣。李娉:  大奎国公主。喜欢自己的师父。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银临 - 棠梨煎雪 (伴奏);伦桑 - 山有木兮 (伴奏)
摘要:
这第一杯酒名为相思。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这第二杯是军酒烧刀子。此酒敬公主高义,单忧极瘁忧国民。这第三杯酒... ...
复制 收藏(25)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青山为雪老--男女版

此本赠与千蛊

人设

千蛊:江湖游侠。稳重温柔又不失风趣。

李娉:大奎国公主。喜欢自己的师父。


第一幕

(BGM 银临 - 棠梨煎雪)

(水潭旁)

李娉:(昏迷中苏醒)嗯...

千蛊:(赶紧扶起)醒了?感觉怎么样?

李娉:这是哪里?

千蛊:我们随着马车摔下悬崖,幸好崖下有一处水潭,这才保住了性命。

李娉:(气恼)好端端的出来一趟,怎么偏偏遇到山匪,遇到山匪也就罢了,偏偏马儿又发了狂。真是扫兴。等回到京城,我定要除了这匪患。

千蛊:那也得等回得去再说。现下春寒料峭,你又受了伤。我们得找个有人烟的地方暂且歇脚。免得你这金贵的身子生了病,少不得又得惹太后担心。

李娉:少来打趣我。(站起,一个趔趄)哎呀~

千蛊:(扶住)怎么了?

李娉:脚崴了。

千蛊:(蹲下)上来吧,我背你。

李娉:(欢喜)嗯。

千蛊:笑甚?

李娉:只是没有想到,平素一板一眼的师父也有这般着急的时候,真是难得一见啊。

千蛊:平日让你学功夫你不学,现下倒好,哪怕你会一点点武功,我们今天也不至于落入这般境地。

李娉:(讨好)我知道师父是为了护我才一起摔下来的。但是侠以武犯禁,我这不是遵从我朝律令嘛。

千蛊:这时候倒记得律法了,平时老缠着我问一些江湖轶事的人是谁?

李娉:嘿嘿,师傅的易容术博大精深,尽我十分努力也只能学会这一样,哪还有时间再去学功夫啊。

千蛊:就你嘴贫,早晚有你后悔的时候。

李娉:有师父在,反正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千蛊:我哪能在你身边一辈子。

李娉:你可是答应了母后要护着我的。

千蛊:(叹气)

李娉:(撒娇)师父,你是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你快快说,说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

千蛊:(无奈)好好好,我的公主殿下。

李娉:(小声嘀咕)这般敷衍,没诚意。

千蛊:什么?

李娉:(转移话题)奥,我是说,你看我们俩这样,像不像话本里的主角---主角坠入悬崖,侥幸未死,还获得了奇遇。然后有朝一日重出江湖,威震四方,终成为一代名侠。

千蛊:好,落汤鸡大侠,前面就有炊烟,我可是要加快脚程了,这位大侠你可要抱紧一些。(突然加速)

李娉:啊?哎,哎哎哎~~~~

李娉:(OS)我紧紧搂住他的脖子,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时光能慢一些,再慢一些,直至天长地久。


第2幕

(小山村,院落中)

千蛊:(烧水)幸好隔壁的大娘给我们指了这一间茅草屋,还送了点吃食。要不然,我们今晚估计就得露宿荒郊野岭了。

李娉:(托腮凝视)我平素只知道师父的易容术天下一绝。却从来不知道,师父竟然还会挑水,劈柴,烧火做饭这些生活琐事。

千蛊:风餐露宿多了,自然就懂一些。

李娉:(没头没尾)我若是男儿身就好了。

千蛊:(好笑)怎么突然有此想法?

李娉:我若是男子,就有资格去争一下皇位。到时候啊,我定要大力发展农桑,让天下人都吃得饱,穿得暖,不会再流浪。

千蛊:口气不小。只不过此话以后万不可再提起。

李娉:我知道的。也只有师父你,跟别人我才懒得说呢。

千蛊:好了,饭做好了。吃食有些简陋,只能委屈你了。

李娉:不委屈,只要是师父做的,粗茶淡饭也胜似山珍海味。

千蛊:(笑)花言巧语。

李娉:哎,师父,你劈个柴怎么搞得衣服都破了?快脱下来我帮你补补。

千蛊:(调侃)你这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媳妇呢。

李娉:那也是师父的小媳妇。

千蛊:又在胡言乱语。还不快吃。

李娉:师父你对我这么好,把我宠坏了怎么办。

千蛊:我就你一个徒弟,不对你好点对谁好?

李娉:(期待)那仅仅是因为我是你徒弟吗?

千蛊:(微顿)伤还没好就别闹腾,好生吃你的饭。

李娉:... ...奥。

-------------------我是入睡的分割线----------------

千蛊:床已经铺好,今晚你暂且睡在这,我去给你守夜。

李娉:这里哪有什么危险,不用守夜了。

千蛊:(想了一下)也好。(转身欲走)

李娉:哎,你要去哪里?

千蛊:去外面睡。

李娉:虽说是春季,但夜晚还是有寒露的。师父要是冻坏了怎么办?

千蛊:不碍事。我经得住。

李娉:你看这人生地不熟的,床榻又如此寒冷,你要是走了,我又冷又害怕的,难道师父你就不心疼吗?

千蛊:这于理不合,我如何能破坏公主的清誉。

李娉:(胡搅蛮缠)那你之前背着我的时候,也没见你避嫌啊。还有刚才在村子里的时候,大娘问我们俩是夫妻吗,你也没有否认啊。

千蛊:那只是权宜之计。

李娉:我不管。你要是不过来,我可就对外嚷嚷了。

千蛊:莫要胡闹。

李娉:(忽然大声)大家快来看呐...

千蛊:(慌忙捂嘴)闭嘴。

李娉:(隐带威胁)嗯?

千蛊:(妥协)不准再喊。(坐下)

李娉:(狡黠)那娘子要为夫君宽衣了。

千蛊:你... ...算了。

李娉:放心,这里没别人的。师父,反正闲着也无事,要不你给我讲故事吧。

千蛊:想听什么?

李娉:你上次说到江湖两大高手为了争天下第一剑,于是相约于“紫禁之巅”比武。那后来,他们分出胜负了吗?

千蛊:没有。

李娉:为什么?

千蛊:因为当天晚上有刺客趁机杀死皇帝。所以在场所有江湖人都因此获罪,株连九族。比斗也就不了了之。

李娉:这不就是当年轰动天下的“奎帝遇刺案”吗?后来皇兄登基后,立马就颁布了律法,禁止江湖人私斗并缴了剑。我记得,师父当时也在其中吧?

千蛊:嗯。幸得我母亲与太后有一段私交,故保了我出来。只是原先的身份不能用了,这才不得不抛弃过往,改头换面,才能苟活于世。

李娉:原来如此。可是以师父的造诣,改换身份,迷惑众人,逃避抓捕何其容易。也没有必要非得在我身边做一个暗卫啊。

千蛊:你可知江湖人为何称我为“千蛊公子”?

李娉:我只知道师父师出千门一派。只是这“蛊”字又是何意?

千蛊:师父体内有一蛊虫,此蛊分母蛊和子蛊,若把子蛊下到别人的身上,那么就能跟别人一般无二,形体/容貌/血液乃至武功,便是最亲密的人也分辨不出。因此惹得全武林人垂涎。

李娉:这么厉害?!那如果下蛊人是一个有目的的人,那他岂不是可以凭此改头换面/冒充他人?

千蛊:是啊。幸得此蛊珍贵异常,现在全武林估计也只有师父体内这一只。

李娉:那师父的蛊是如何得来的?

千蛊:千门门派传承到我们这一代只余我跟师姐二人。只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师父苦心培养的蛊虫刚长成,就被武林中人以各种借口讨伐。我们被追杀的时候,师姐干脆把母蛊种到我的体内,然后自己替我引开追兵,自此不知所踪。

李娉:那师伯她... ...

千蛊:(惆怅)我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她的踪迹。若她还活着,也不知是何种模样,也不知还记不记得有一个师弟在苦苦等着她归来... ...

李娉:(失落)是这样啊。(强笑,瞎咧咧)那如果把子蛊种在不同性别的人身上,你说,这个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千蛊:(敲)你这小脑瓜子天天在想些什么?

李娉:(笑,正色)虽然知道师父可能也用不上,不过待我们回到京都,我定替师父平反,还给师父一个清白的身份。

千蛊:(凝视)公主有心了。

李娉:这有什么,都是徒儿应该做的。

千蛊:你呀。

李娉:(OS)在这与世隔绝的小山村,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我跟师父就像一对普通的夫妻,于柴米油盐中体会俗世的喧嚣。可是这样美好的时光终是转瞬即逝。


第3幕

(BGM 伦桑 - 山有木兮 (伴奏)

(溪水草地旁)

李娉:哇,师父你哪里找来的好地方?感觉好辽阔。师父你看,这里的鸟儿是自由的,风儿是自由的,甚至阳光与空气都是自由的。

千蛊:你慢些跑,脚伤才刚好呢。

李娉:不碍事。(走过来坐下)师父,你们的江湖是不是也是这么自由在的?

千蛊:江湖... ...是少年意气,也是快意恩仇,那里的笑容与悲伤都是自由的。(豪气陡生)平日只教你易容之术,你还没见识过为师的剑术吧。(捡起一根树枝)可看好了。

李娉:(OS)他的剑光清绝。如大漠孤烟,如小桥流水,如无边落木萧萧而下,又如孤寂冷月高悬天边。那是江湖儿女特有的侠骨柔肠。这一瞬间,我仿佛置身于那个苍茫的江湖之中。我想在京城这十年,师父大概是不快乐的吧。京城就像一道枷锁,拴住了他向往自由的翅膀。师父本应该是潇洒的,自在的,开怀的,却独独不是在京城的模样... ...

李娉:如果身份不再是阻碍,师父最想做什么?

千蛊:大概会浪迹天涯,看看山看看水,看看一些在京都之中从没见过的风景。等走累了就找一个地方避世隐居。

李娉:是吗... ...

千蛊:怎么突然问这些?

李娉:只是突然想到了。(试探)那师父心中可有欢喜之人?

千蛊:我... ...呵,我如何敢祸害他人。

李娉:(直视)若他人是心甘情愿呢?

千蛊:(微顿)公主还是莫要开玩笑的好。

李娉: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千蛊:你是公主,我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如何能... ...

李娉:(打断)我不在乎,我可以不当这个公主,只要能跟你在一起。

千蛊:... ...抱歉。

李娉:(泪意)为什么?是我不够好吗?

千蛊:(叹气)娉婷,是我配不上你。你是公主,我只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江湖浪人。我出身低微,又不能考取功名,出将入相,如何风风光光的迎娶你... ...

李娉:无所谓配不配得上。我心悦师父,只是心悦师父这个人。跟身份/地位这些附加的东西都无关。师父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你不要不承认,心是不会骗人的,我感觉得到。

千蛊:娉婷,你要我的命,要我的一切,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唯独心不行。

李娉:(落泪)是因为她吗?可师伯已经走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我,师父为何不能回头看看我呢?

千蛊:抱歉,我不能带着对她的思念再跟你在一起,这样对你不公平。

李娉:我不在乎。只要师父的心底有我的一点点位置就可以了。

千蛊:此情... ...已许他人,再难许卿。

李娉:... ...我知道了。对不起。


第4幕

(马车内)

千蛊:(怒)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你知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不在了,我有多惊慌吗?我以为你... ....(叹气)幸好隔壁的大娘看见了你的车架,我这才追了上来。娉婷,你到底怎么了?

李娉:(平静)还以为能瞒过师父呢,不过这些已经与师父无关了。

千蛊:(语气加重)娉婷。(缓和)你是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吗?

李娉:不,我只是想通了。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为了一个口头承诺,你守了我十年,已经够了。如今,我还你自由。

千蛊:你特意指使我出去,又提前办好了户籍信息让我没有后顾之忧。你安排好了一切瞒着我返回京城,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猜测,京城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而这件事是需要你去承担而我又无能为力的,所以你不希望我来插手。

李娉:没有,师父你想多了。

千蛊:你以为我不会去查吗?

李娉:(哭吼)为什么非要逼我说出口?你本不属于京城,这么多年把你拘束在我身边,已经够了!你去过你的新生活不好吗?明明已经拒绝了我,为什么又非得表现出在乎我的样子?!(哽咽)明明,明明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为什么...为什么....

千蛊:(擦泪)莫哭,娉婷,是师父对不住你。

李娉:(抽噎一阵安静下来)前些日子皇兄传来口谕,要我去西凉和亲。

千蛊:什么?!西凉国君残暴嗜杀,这些年不知道虐死了多少嫔妃,你去了那里岂非凶多吉少?不行,你不能去。(拉住)娉婷,你跟我走,我带你离开。

李娉:(缓缓抽回手)师父,你知道的,大奎原本就是一个小国,若不是没办法了,皇兄又怎么舍得我去和亲。大奎生我养我,我若是一走了之,如何对得起我内心良心的谴责,又如何对得起大奎的江山百姓。

千蛊:那又如何?大奎的江山百姓比起你来根本不值一提!(顿,低声)非去不可吗?

李娉:昨天我跟自己打了一个赌,可惜我赌输了。不过没关系,这偷来的半月浮生,我很欢喜。现在娉婷只是大奎的公主,自是要去履行公主的职责。

千蛊:好,那我陪你一起。

李娉:我一个人就够了。何必再来连累师父。

千蛊:你拦不住我的。

李娉:(坚决)师父若是真要跟去,那娉婷就只能自刎于此。

千蛊:... ...你这又何苦呢... ...那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好吗?

李娉:好。

------------------我是送别的分割线---------------------

李娉:千里相送,终有一别。马上就要到边境了,师父,我们也该告别了。

千蛊:且慢,师父最后送你一个礼物。

李娉:这是?

千蛊:(倒酒)这第一杯酒名为相思。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李娉: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好酒。(饮尽)

千蛊:这第二杯是军酒烧刀子。此酒敬公主高义,单忧极瘁忧国民。

李娉:本就是娉婷的责任。(饮尽)

千蛊:这第三杯酒... ...

李娉:此酒有何说法?

千蛊:你不妨先尝尝。

李娉:(饮下)入喉辛辣,后劲绵长。只是...为何我的头...会这么晕...

千蛊:此酒名为一梦黄粱。总是黄粱一梦,怎如尘外逍遥。莫慌,你会在醉后第七日醒来。我前半生碌碌无为,唯一庆幸的就是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人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你那么娇贵的一个人,又怎么能忍受的了背井离乡的苦楚。说起来,你还没见过师父女装的模样吧。

李娉:(明白过来)师父,你... ...

千蛊:(笑,叹)只是苦了你了,以后没有公主的身份,怕是生活要清贫很多,要记得好好地保护自己,好好地生活。好了,莫要哭了,你看看你,脸都哭花了,哪还有平时牙尖嘴利的模样... ...

李娉:(OS)我看着他换下我们的衣物,看着他冷静的吩咐侍卫把我带走,而没有一个人怀疑他的身份。在视线陷入黑暗之前,我最后看到的,是一张原本属于我的--诀别的脸。再后来的后来,我无数次的去闯过西凉的皇宫,却从未发现过他的身影。青山本不老,因雪白头。师父,怎么办,我又开始想你了... ...

旁白:大奎历三百六十六年,西凉与大奎战火重燃。战役中,听说有一群神秘的武林高手加入战局,取下御驾亲征的西凉国君首级扬长而去。自此,西凉顺服,大奎转入鼎盛时期。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