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志:枫桥夜泊》 - 爱PIA戏网

【86248】《江湖志:枫桥夜泊》 举报

云逸
多人/轮本 古风/仙侠 字数:6633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6633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多人/轮本
授权方式
注明出处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9-24 17:55:58

首发:2020-09-23 09:41:46

角色(男 5 / 女 2)
[正太]少年老者[青年]张继:  荆楚张氏,吴越“狂草剑圣”张旭亲传弟子[青年]李白:  武圣,太白剑仙,永王的守护者[青年]李光弼:  唐肃宗部下大将,平定安史之乱[少女]灵一:  姑苏寒山寺,张继的青梅竹马[青叔]忠王:  唐玄宗之子。在安史之乱唐玄宗出逃长安后,自立唐肃宗。与永王关系莫逆[青叔]唐肃宗:  忠王登基后称唐肃宗[青叔]永王:  唐玄宗之子,孺慕哥哥唐肃宗,后被唐肃宗猜疑杀害[青叔]杨国忠:  杨贵妃族兄,宰相之位[帝王]安禄山:  武圣,前宰相李林甫扶持对抗忠王一系的节度使,后发动安史之乱[帝王]唐玄宗:  唐朝皇帝[大叔]高力士:  姑苏寒山寺掌门师弟,武圣元一大师,灵一的师叔[御姐]杨玉环:  剑南杨氏,蜀山剑派,寿王妃。后被唐玄宗册封杨贵妃[御姐]杨贵妃:  杨玉环被册封为杨贵妃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制作中,提取码3370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魔改安史之乱。狂草剑圣张旭亲传弟子张继,修剑十八年后初入江湖,意外卷入了天下最可怕的江湖,庙堂权力的斗争中去……
复制 收藏(1)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江湖志:枫桥夜泊》

主创:云逸

后期:

出品:河马剧社

剧本配图

——————

(可分角,可轮本,古风)

——————

【主要人物:】

张继:荆楚张氏,吴越“狂草剑圣”张旭亲传弟子

杨玉环:(黑化杨贵妃):剑南杨氏,蜀山剑派,寿王妃。后被唐玄宗册封杨贵妃

忠王:(唐肃宗):唐玄宗之子。在安史之乱唐玄宗出逃长安后,自立唐肃宗。与永王关系莫逆

永王:唐玄宗之子,孺慕哥哥唐肃宗,后被唐肃宗猜疑杀害

高力士:(高元一):姑苏寒山寺掌门师弟,武圣,灵一的师叔。

灵一:姑苏寒山寺,张继的青梅竹马

安禄山:武圣,前宰相李林甫扶持对抗忠王一系的节度使,后发动安史之乱

【正文】

CV:江湖是什么?

江湖就是巍峨的万里江山,生生不息的传承

江湖就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江湖就是行侠仗义,快意恩仇

江湖就是酒,还必须是陈酿

【契子】

#少年/少女,老者/大叔♂#

少年: 师傅,江湖是什么?

老者: 江湖啊,就是这街边的棋摊。江湖人就是那棋子,彼此厮杀不过是沦为了棋手的博弈。而无论多么强大的棋手,在更大的棋盘里,也只是棋子罢了……

【第一幕】

#杨玉环♀,张继♂#

「太真观,夏夜」

(风铃声)

杨玉环: 门外何人!

张继: 道姑姐姐勿怪,小生荆楚张氏  张继。素未相识,冒昧打扰姐姐清修,这就告辞

杨玉环: 公子且慢,寒江孤影,山河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公子不妨进来坐坐

张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脚步声,推门声)还未请教姐姐道号

杨玉环: (轻笑)我本剑南杨氏  杨玉环。道号嘛?陛下御赐“太真”二字

张继: 陛下?

杨玉环: 呵呵,不说了。倒是公子风尘仆仆的,先喝一杯清茶解解暑吧

张继: 谢过姐姐

(茶杯声)

杨玉环: (笑)你这人有意思,左一口姐姐,右一口姐姐。哪有这么称呼道长的。若不是我也并非那真正出家的道士,怕是早把你当做登徒子了

张继: 呃,哈哈哈,此前在寒山寺,叫灵一妹妹习惯了。初次下山,是在下唐突了

杨玉环: 寒山寺!哼!你是忠王派来的?

张继: 忠王?小生并不认识什么忠王

(拔剑声)

杨玉环: 寿王与忠王两位殿下争夺太子之位,我们蜀山剑派选择了寿王,大将军高力士代表寒山寺选择了忠王。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高力士!

张继: 高力士?你是说元一大师?灵一妹妹的师叔,我当然认识。不过,家师乃“狂草剑圣”张旭,却不是寒山寺之人!

杨玉环: 哼,那你深夜来此,所为何事

张继: 修剑18年,山上的故事早就听腻了,下山来,就是想看看这江湖。今日只是正巧路过,寻个歇脚的地方

杨玉环: (自言自语)江湖,江湖,什么是江湖?(哭泣)我以为刀光剑影,快意恩仇是江湖。可为什么师门将我送给了寿王!为什么陛下赦令我出家为道!今日,呵呵呵,玄宗陛下又册封我为贵妃!……江湖,只是权力者的游戏,而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棋子……

张继: 道姑姐姐,你……

杨玉环: 你可以抱抱我吗?

张继: (紧张)啊?这不合礼仪……

(喝水声)

张继: 这茶水,怎么……

杨玉环: (醉意)茶么?呵呵,傻瓜,这是酒。哈哈哈,“狂草剑圣”的徒弟,居然没喝过酒。哦,也对,寒山寺佛门圣地,是禁酒的

张继: 啊,我的头,好晕……

杨玉环: (魅惑)公子,嗯呵,你不抱我,那,我可抱你了哦

张继: (慌乱)姐姐,不要……

(座椅倒地声,女声鸣唱,音乐飘一会)

张继: 姐姐,我带你回荆楚吧

杨玉环: 小弟弟,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你是江湖人,却不知这天下最大的江湖,就在那庙堂之上,那是权利的江湖……我已经陷入其中,要带我走,或许,当实力足以打破权利的时候,才会有那一天吧

张继: 姐姐放心,不出三年,我一定能达到师傅的实力

杨玉环: 剑圣么?你可知当今为朝廷效力的武圣,就足足有十位之多

张继: 啊?

杨玉环: (内心混响)狂草剑圣,剑法狂而有序,自成一派。很是有佛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韵味。若是能再将道家的自然道法也融入进去,或许可以更上一层楼……

杨玉环: 小弟弟,这是我蜀山剑派的剑法总决,你拿去好好研习,或许有一天真的可以达到武圣之上的实力境界也未可知

张继: 法不可轻传,今日姐姐这份恩情!张继没齿难忘!我一定不负姐姐厚望!

杨玉环: 恩情?那是恩,还是情呢?哈哈哈,好,我等你!

【第二幕】

「长安,大将军府」#高力士♂,张继♂#

高力士: 咦?啊哈哈哈,贤侄你这是……喝酒了?

张继: 元一大师,我不是有意……

高力士: (打断)好好好,昔日看你,也就有你师傅七分的实力。这一喝酒,倒直有九分。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张兄收了个好徒弟啊!

张继: 元一大师,到底什么是江湖?

高力士: 呵呵,贤侄下山以来,从姑苏到长安,这千里山程水路,想必有所领略。你觉得什么是江湖?

张继: 我看见炊烟袅袅,孩童手握树枝,自称大侠,扬言要惩奸除恶,在巷陌嬉戏打闹。我看见府衙的小吏对着百姓蛮横跋扈,动辄打骂,遇上比他强的却唯唯诺诺卑躬屈膝。我看见偏僻山野,绿林匪徒劫掠来往商队,不为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只求一点粗麻冷炙,为了能让瘦骨嶙峋的老人孩子填饱肚子。这……不是我想象的江湖

高力士: 江湖就是天下,天下就是江湖。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江湖。要想这江湖事事如你所愿,你得拿的住这天下!

张继: 元一大师,您呢?您心中的江湖是什么样的

高力士: 当然是当初武则天圣后建周,弘扬佛法。我佛门庙宇林立,气势何其恢宏。可成也武媚,败也武媚。圣后仙逝后,佛门便一落千丈,佛道之争也成了笑话。诶,可惜了。

……

「长安,忠王府」#永王♂,忠王♂#

永王: 皇兄,皇兄,好消息!

忠王: 哦?何事?

永王: 寿王妃被册封为贵妃,其兄长杨国忠接替李林甫那狗贼出任宰相一职,寿王一系彻底败了。有传言父王不日将册封兄长为太子!

忠王: 意料之中罢了

永王: (得意)还有一则好消息,怕是要在兄长意料之外了

忠王: 呵呵,难得见你这么欣喜,早就让我意外了。说吧,什么消息,竟然让我的贤弟如此开心

永王: 东北节度使,安禄山,向皇兄投诚了!

忠王: 嗯,我知道。我还知道,我亲爱的贤弟,已经安排他在明日神龙殿朝会之后,假意向杨贵妃一门投靠,对吧?

永王: (惊讶)怎么可能?如今杨家深得圣恩,朝内如日中天,再让东北节度使这样的封疆大吏投靠,那不是给皇兄树立强敌么!

忠王: 不树敌,又怎么能让父王安心呢?更何况……贤弟已经掌握了让安禄山乖乖听话的命脉,不是么?

永王: 哼!没意思,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事能瞒住你!不玩了不玩了!

忠王: 哈哈哈,我的好贤弟!乖,别生气了。贤弟把对我的好,都写在了脸上,为兄想不知道都难啊

永王: 皇兄,这世上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吗?

忠王: 有,当然有了!比如……

永王: (兴奋)比如什么?比如什么?

忠王: 比如,我的好贤弟,今晚要不要留宿本王府中啊,哈哈哈

【第三幕】

「姑苏,寒山寺」#张继♂,灵一♀#

灵一: 哥哥,那些孩童将来会成为大侠的,对吧?

张继: 嗯

灵一: 那些小吏好讨厌啊!干嘛要欺负善良的百姓。哥哥一定狠狠教训了他们对不对?

张继: 嗯

灵一: 还有,还有那些山贼劫匪,唔,打家劫舍不对,可是可是,他们也真的好可怜诶

张继: 嗯

灵一: (失落)哥哥,灵儿是不是变丑了?

张继: 嗯?没有啊。灵儿妹妹最善良最漂亮了

灵一: 那,(哭泣)哥哥肯定是不喜欢灵儿了

张继: 哥哥怎么会不喜欢妹妹呢,乖,别哭啦,再哭脸都花了,那就真不好看咯

灵一: 哼,那哥哥给我讲江湖的故事听。

张继: 好好好,讲故事!真是个长不大的调皮鬼。想听什么故事啊

灵一: 就讲那位道姑姐姐的故事吧

张继: 啊?她……

灵一: (小心翼翼)哥哥,你是不是很喜欢那个姐姐啊

张继: 喜欢吗?或许吧。我答应过她,要从权力的江湖里救她出来

灵一: 哦,那,和喜欢灵儿是同一种喜欢么?

张继: 嗯?那怎么能一样

灵一: 哼!姐姐就是姐姐,妹妹不是妹妹了。修炼修炼,就知道修炼!不理你了!(跑远)

张继: (无奈)诶,傻丫头

【第四幕】【安史之乱】

#灵一♀,张继(李白,李光弼)♂,

永王(杨国忠)♂,忠王(唐肃宗)♂,

安禄山(唐玄宗)♂,杨贵妃(杨玉环)♀,高力士(郭子仪)♂#

✘「姑苏,寒山寺」

灵一: 安禄山叛变,长安危在旦夕,哥哥,你未至武圣,真要以身涉险?

张继: 她,还在那里!我答应过她……

灵一: (打断)哥哥,灵儿今年20岁了……呵呵,没事,祝哥哥一路平安

✘「长安,华清宫」

杨国忠: 贵妃娘娘,安禄山已经按计划起兵了!

杨贵妃: 哈哈哈,好!相府大人切记统领好朝中事宜。待得安将军攻下了长安。这天下也该由我们杨家来坐坐了!

杨贵妃: (内心混响)武则天圣后做不到的,我杨玉环可以,哈哈哈

✘「长安,忠王府」

永王: 皇兄,西北节度使安禄山将军与杨国忠相府大人矛盾激化,已经在范阳郡起兵了

忠王: 真激化也好,假激化也罢。不过都是一场戏。

永王: 呵呵,能看这么精彩的一部大戏,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忠王: 哦?为兄就喜欢看贤弟开心的样子呢

✘「长安,神龙殿」

唐玄宗: 不可能!绝不可能!朕待安将军视如己出,他怎么可以背叛朕

高力士: 陛下,事已至此,还请陛下降旨,讨伐叛军

唐玄宗: 孽障,尔敢!命西北节度使哥舒翰,统领三军,讨伐叛逆!扬我天威!

✘「长安,华清池」

张继: 玉环……姐姐。长安太危险了,跟我走吧!

杨贵妃: 嗯?叫我女王陛下!呵呵,快让姐姐抱抱,不枉我对你一片痴情,居然还惦记着我的安危

张继: 是我辜负了玉环姐姐的厚望,潜修数年,依旧没有达到武圣之上,让姐姐如今身陷险地

杨贵妃: 哈哈哈,傻瓜!你可知安禄山早已是我杨家家将!天下就要落入我手了,权力的江湖!是姐姐我胜了哦

张继: 什么?武圣安禄山已经?

杨贵妃: 说到武圣,这城中倒是有一个麻烦需要弟弟为姐姐分忧

张继: 谁?

杨贵妃: 武圣!高力士!

✘「洛阳」

安禄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们看似高高在上,懂什么是江湖!真以为江湖,就是钩心斗角,尔虞我诈!哈哈哈,江湖哪里有什么道义可言!李林甫想利用我对付忠王,杨贵妃想利用我成就她的狗屁女皇梦!忠王殿下,嘿嘿,倒是打得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如意算盘!哈哈哈,最可笑的是那老头子玄宗陛下,所有人都巴不得让我早点杀了他,哈哈哈,他居然把我当亲儿子,笑死我了,哈哈哈,笑死我了!哼!老子偏偏不如你们的意!今日,老子安禄山在这洛阳城自立为王,国号大燕!去他妈的尔虞我诈,给我杀!

✘「潼关」#轮序本!!!#

哥舒翰: 国家养士百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三军将士听令!讨伐叛逆,扬我国威!

高仙芝: 天上剑仙三百万,见我也须尽低眉。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此战,再斩一位武道圣人!

封常青: 平尽天下不平事,无愧天下有愧人。敌寇伏诛之日,就是天下太平之时!

王忠嗣: 无醇酒美人,不愿来此人间,无快剑挚友,不愿老此江湖。王忠嗣来领教领教你安禄山的江湖!

颜真卿: 百无一用是书生,莫因诗卷愁成谶(chen\),呵呵,来聆听儒家圣人教化吧!

许远: 胸中一点浩然气,天地千里快哉风。以我之真气,还天地朗朗乾坤!

张巡: 只要我张巡还站在这里,就休想觊觎长安城的风华!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仆固怀恩: 人命关天的时候到了吗?哈哈哈,命值几个钱!铁勒男儿何在,随我赴死!

杨贵妃: 相国大人,胆敢阻挡安将军去路的,可是和我们杨家过不去呢!蜀山剑派也该出点力了,你说呢?

忠王: 父王他老了,这人老了就是念旧!贤弟啊,我也不想让父王太伤心的。可惜了,他们效忠的大唐不是本王的大唐呢!有劳太白剑仙了

✘「长安,神龙殿」

高力士: 陛下,潼关沦陷了!

唐玄宗: 什么?完了,大唐完了啊……

忠王: 孩儿恳求父王移驾蜀中。父王,大唐的江山,让孩儿为您分忧吧

唐玄宗:忠儿!咳咳咳,我的好忠儿!大唐的江山怎么可以在为父手里丢掉。忠儿,大唐就交给你了!永儿,你去江南!多多为你皇兄筹措物质招募兵马!大唐还在……还在……咳咳咳……你们一定要对得起列祖列宗!

永王: 皇兄?

忠王: 无妨!去吧,诸事小心!

永王: 皇兄放心!定不负重托!

✘「长安,华清池」

高力士: 贵妃娘娘,该上路了

杨贵妃: 我不会走的!要走的是你们!等安将军攻下长安,你们想走可就来不及了!哈哈哈

高力士: 安将军早已投诚忠王,投靠于你不过是陪您演了一出大戏。贵妃娘娘,庙堂上的江湖岂是那么简单,您早就出局了,别再执迷不悟了

张继: 元一大师

杨贵妃: 张公子,快!给我杀了他!

高力士: 贤侄,你,真要杀我?

张继: 元一大师,我看见兵锋四起,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无数生命在战争中凋零。这,是您想要的江湖或是天下么?

高力士: 人世间有太多的罪恶与苦难,唯有弘扬佛法,方能普度众生,救人于水深火热之中。贤侄,这样的将来你看到了么?

张继: 不必将来,元一大师,当下我想救一个人,还请大师成全!

高力士: 你!诶,罢了,罢了。你带她去吧!

张继: 走吧,玉环,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做到了

✘「灵武」

唐肃宗: 朕,即日起即位大唐第七任皇帝!永王已传回情报,安禄山毒发,双目失明。郭子仪,李光弼!朕命你二人即刻启程,征讨叛将安禄山!

郭子仪: 臣郭子仪遵旨

李光弼: 末将李光弼领命!

(厮杀声)

安禄山: 江湖不就是打打杀杀,老子生于江湖,如今要死于江湖!哈哈哈,死得其所!痛快痛快!

李白: 永王殿下,肃宗陛下责令您回长安请罪,此事怕是不会善了啊!

永王: 皇兄,这天下原来真的有你不知道的事。永儿筹措军饷招兵买马,只是一心想为皇兄准备好一切,怎么可能谋反呢!……哈哈哈,长安!长安!太白剑仙,你说,皇兄一定是想永儿了对不对,他想让永儿回去。……皇兄从小就喜欢我,照顾我。就像母后大人一样温暖……母后大人,孩儿想您了……

张继: 玉环休息会吧,再有一天,就到姑苏了

杨玉环: 公子,我想喝点酒

张继: 好,我去给你取来

(脚步声,杯子声,喝水声)

杨玉环: 公子,抱抱我好么?

张继: 好

(衣服摩擦声)

杨玉环: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也是在这样的夜里。当时我问你,什么是江湖?你现在有答案了么?

张继: 江湖茫茫难思量,三千烦恼丝,一剑去之!我的江湖,就是我手中的剑!

杨玉环: 呵呵,真好!有剑圣的风范了!咳咳咳……

张继: 玉环,你怎么了!你的气息怎么这么弱!

杨玉环: (虚弱)我曾经以为…我终于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了…幻想着…这江湖可以有我喜欢的样子了…可到头来…才发现…都是在被命运安排……要是…要是那天夜里……咳咳咳

张继: (哭泣)不要说了,玉环,我用内力帮你疏通经脉!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杨玉环: (虚弱)不要费力了,没用的,这是皇宫秘制的毒药,这一次,我终于自己安排了命运

张继: (恸哭)玉环!

【第五幕】

#灵一♀#(全程混响)

灵一: 嘻嘻,哥哥,灵儿今年20岁了哦。师傅说,再不嫁人,就只能出家为尼了呢!诶,要一直生活在寺里,真的很无趣啊!…江湖?嘻嘻,哥哥就是灵儿的江湖呀!

……

灵一: 今天,寺里来了好多灾民,战乱已经打到长安了么?哥哥,你在长安还好么?…如果,接到了那位姐姐,就快回来吧。灵儿会很乖的

……

灵一: 哥哥,今天有北边来的灾民说安禄山那个大坏蛋已经被打败了。哥哥一定平安了吧?可是,灵儿怎么高兴不起来……今日有新弟子要剃度了……

……

灵一: 哼!哥哥不要我了!师傅也欺负我!什么朝钟暮鼓,我偏要晚上也敲钟!……这样,哥哥回家时候就不会迷路了!

【尾声】

#老者/大叔♂,少年/少女,老妪/御姐♀#

老者: (感伤)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少年: 师傅,那后来呢?

老者: 后来啊……嘿!小滑头,这么好的诗,你也不问问叫什么名字

少年: 诶呀,不就是枫桥夜泊嘛,师娘天天念叨,我耳朵都起茧啦!

老妪: 好啦,回家吃饭啦!

老者: 哈哈,回家!回家!

少年: 师傅,师娘。你们说,将来我要是行走江湖,该怎么走啊?

老者: 这江湖啊!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CV:书上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不要怕,书         

上还说了,人生何处不相逢。致那些曾经

一起大闹江湖,慢慢悄然离去的朋友们!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