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推理】大辰诡案录之八卦村童谣 - 爱PIA戏网

【86074】【古风推理】大辰诡案录之八卦村童谣

初秋的落叶
虐恋/苦情 古风/仙侠 字数:9403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9403

创作来源:部分转载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恐怖/悬疑
授权方式
谢绝转载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9-15 00:06:49

首发:2020-09-14 19:12:16

角色(男 4 / 女 2)
[青年]令狐轩:  龙安城神捕,断案高手,心思缜密,性格温柔随和[青年]齐濡溪:  龙安城仵作,热爱研究尸体,性格开朗【兼燕章、黑衣人乙】[青受]白安:  与黄斧青梅竹马,命运悲惨,性格纯真善良【兼燕欢】[青叔]燕宇:  八卦村村长,表面刚正不阿,内心阴险变态【兼首领、黑衣人甲】[少御]蓝宵山:  龙安城女捕头,武功高强,令狐轩护卫,风趣活泼[御姐]黄斧:  东瀛刺客团女杀手,深爱白安,性格清冷忧郁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https://pan.baidu.com/s/1nz8Jv3nVnQfhBGFHz6YbaA 【提取码】aabb
摘要:
八卦村童谣。
复制 4

【音乐】BGM1

蓝宵山:月儿弯,月儿弯,村前蛐蛐惹人烦,一只拎起入水淹,一只毒死在房间,两只蛐蛐穿成串,一只吊在房屋檐。两只蛐蛐斗得欢,阴曹地府把位占,剩下一只踩扁扁。月儿弯,月儿弯,转眼到了月儿圆,荒芜山村夜过半,空谷寂静无人烟……这个……是给小孩子看的?

齐濡溪:这个童谣我喜欢,合小爷的口味!

蓝宵山:(摔书)齐濡溪喜欢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书!

齐濡溪:(捡起)既然你不要,那就归我了!

令狐轩: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么一本古怪的童谣?

蓝宵山:也是奇怪,前天有人把这本童谣送到衙门,什么话都没有留。

齐濡溪:(翻开书)八卦村……

蓝宵山:(拿出)我这里有八卦村的地图。八卦村在龙安城东五百里的渔村,说是渔村,其实是海中一座小岛,八卦村村名由来是因为岛的形状酷似八卦图,在各个方位上有与卦象对应的房屋,十分巧妙。八卦村与世隔绝,不受衙门管辖,外人想要上岛几乎是不可能的。

齐濡溪:哎?世上竟有如此有趣的地方?

蓝宵山:(斜眼)我的预感告诉我,齐濡溪喜欢的地方……都是危险的地方!

令狐轩:我也听说过,八卦村禁止官府之人上岛,外人除非有举荐信,否则进不去。据说举荐信上必须有村长的盖章。

蓝宵山:是啊……我们怎么可能有举荐信啊……

齐濡溪:(拿出一封信)你们说的是这个吗?

令狐轩:(惊讶)你这封信哪儿来的?

齐濡溪:就是这本童谣里夹着的啊!

蓝宵山:(打开)真的是举荐信!还有村长的盖章!信上说将会有贵宾三位来岛上谈海鲜生意……不过,把童谣交给我们的人会是谁呢?令狐!我忽然觉得这个案子很有挑战!这是命运的安排!我们去吧!

齐濡溪:(激动)八卦村一定很有趣!

令狐轩:(思考)给我们童谣和举荐信的人一定是八卦村内部的人……他为什么想要我们去那里?这件事或许应该从长计议,喂,你们……?

齐濡溪:(背着行李)我们都已经收拾齐备,就差你了!

令狐轩:(惊)这么快?什么时候取的行李?(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可没有答应啊,要去你们去!

齐濡溪:(坏笑)我预感此行会有很多尸体!

蓝宵山:我要去吃海鲜!

令狐轩:齐濡溪,你不要胡乱预感这些东西!

齐濡溪:哎呀不要浪费时间了,快走!

蓝宵山:去吃海鲜喽!

令狐轩:(被推着走)喂,等一下!我的行李还没收拾呢!

【音乐】BGM2

首领:令狐轩最近倒是挺忙,哼,这次是远路,那个病秧子可别死在路上。咱们东瀛刺客团第二代首领临终前将首领之位交给我,她只有一个要求——此后东瀛刺客团各代首领不得害令狐轩性命。真是羡慕那个小子啊,竟然能让那样的女人倾心以对。

黄斧:令狐轩知道的太多了,既然不能杀他,就必须拉他入伙。

首领:怎么可能?他宁死都不肯!

黄斧:(冷笑)当然不是要他死,若是……让他挚爱之人死呢?此次行动,属下愿往!而且,这次任务我必须去!

首领:为何?

黄斧:(低声)因为,八卦村是我的家乡……

首领:(惊)什么?

黄斧:(闭眼)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那里。

首领:甚好,那就交给你了!

黄斧:是,属下必不辱使命。

【路上】

蓝宵山:(喊)令狐轩,快走啦!

齐濡溪:(惊讶)蓝捕头,你今天不太对劲呀!

蓝宵山:(笑)濡溪也看出来了啊,是的呢,今天我的着装……(被打断)

齐濡溪:(打断)你今天没带剑!遇到危险你怎么保护我们两个!

蓝宵山:喂,你们两个大男人让我一个女人保护还这么理直气壮!

令狐轩:(混响)我们坐了两天的一夜的马车,爬了一整天的山,在深山老林中歇息了一晚。

齐濡溪:(说梦话)凶手你别走!你告诉我怎么把尸体切得这么整齐的!啊啊啊!这蚊子怎么只叮我一个人!

令狐轩:(混响)又坐了一天的船,终于抵达了八卦村。

齐濡溪:这么大的海,里面一定有不少尸体!

蓝宵山:哇哦好大一条鱼!

【八卦村】

蓝宵山:到啦到啦!真是开心的旅程啊!

令狐轩:(累趴下)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次出行!

燕章:喂,你们哪儿来的?

蓝宵山:(怕)这里的人好凶啊……

令狐轩:好汉饶命!我们只是来玩的……

燕章:我们八卦村少有人来,你们几人肯定有问题!

燕宇:(走过来)燕章,不得无礼。

燕章:(惊)啊,村长大人!

燕宇:怎能如此莽撞?万一他们是我们的贵客呢?

燕章:对不起,是我太冒失了!

燕宇:(笑)几位可有村子的举荐信?

蓝宵山:有,在这里,给。

燕宇:(看了一眼)不错,信件无误,几位贵客,请进!

令狐轩:(小声)我们三个人不要走散,万事小心。

燕章:哎呀,难得有贵客盈门啊,几位来我宅子坐坐?

燕宇:燕章啊,你去召集一下大家伙儿,都来我的乾宅坐坐,我们摆个宴席招待贵客!

燕章:好的,村长大人!

燕宇:(笑)几位贵客应该是来我们村谈海鲜生意的吧?今儿就请各位尝尝我们新打捞上来的海鲜。

燕欢:(激动)啊,有客人来啦!好漂亮的姐姐!姐姐从哪里来的呀?

蓝宵山:(尴尬笑)呃……龙安城。

燕欢:好棒哦!我好想听姐姐讲龙安城的事情!

燕宇:燕欢,一会在我的乾宅招待贵客,现在你就别吵了。

燕欢:好的!我们一起过去吧!

令狐轩:村长,这座山看起来颇为奇特啊。

燕宇:(边走边说)这是天外来石,是八卦村的阴阳石,我们八卦村是按照八卦图修建的,这天外来石可是本村最大的福祉呢!我们每逢十五都会在阴阳石举行祭拜仪式,感谢上天的恩赐!

燕欢:(开心)这阴阳寨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令狐轩:阴阳寨?

燕宇:(笑)没什么,我们走吧。

蓝宵山:(内心)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八卦村怪怪的……

齐濡溪:蓝捕头,我嗅到了变态的味道。

蓝宵山:哎?我也是。濡溪,我总觉得那股变态的味道是从你身上传来的!

齐濡溪:喂,你这样很过分哎!要不是因为打不过你我早动手了!

蓝宵山:切!

令狐轩:(内心)明明是一座山,为何会被说成是寨?

【宴席】

燕宇:来来来,几位请!几位贵客请歇息片刻,我们马上开饭!

蓝宵山:(内心)这村子里的人都好怪啊……

齐濡溪:(小声)令狐老弟,你发现了吗,这村里都是男人啊?

蓝宵山:(内心)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这屋子里的村民们……这些人好像都用可怕的眼神看着我……

令狐轩:(轻抚)你在发什么呆呢,放心吧,有我在。

蓝宵山:(内心)啊,心跳好快!不要这样对我啊!我会胡思乱想自作多情的……

令狐轩:(耳边悄悄话)不要吃桌上的东西,行李有干粮,还有,水和酒也不要喝。

蓝宵山:(愣住)

燕宇:啊?二位是夫妻啊?

令狐轩:(笑)是啊,鄙姓令狐,这是内子山儿,这位是内子亲弟齐濡溪,我们三人在龙安城搞的是海鲜买卖。

燕欢:姐姐竟然成亲了……我好失望哦……

蓝宵山:(内心)竟然要跟我假扮夫妻……之前他完全没说过啊!

令狐轩:希望村长能为我们安排一间大房就好,我们三人感激不尽!

燕宇:(笑)既然如此,那就委屈令狐兄弟下榻我这乾宅了,蓬荜生辉啊!

令狐轩:多谢村长,有劳了。

燕宇:令狐兄弟初来乍到,我们这八卦村有个规矩,就是天黑之后不可出门,因为本地有海怪作祟,半夜伤人,你们一定要小心。

令狐轩:好的,令狐记下了。

燕章:(跑进来大喊)燕双!燕双!她回来了!

燕宇:(惊)什么!

令狐轩:(内心)燕双是谁?

燕宇:一派胡言!燕双那个叛贼已经死了!

令狐轩:村长大人……不知这位燕双是?

燕宇:令狐兄弟见笑了,不过是个背弃了我们八卦村的罪人而已,令狐兄弟何必知道这种小角色?

令狐轩:(抱拳)村长盛情款待,令狐感激不尽,时辰不早了,令狐想去歇息了。(内心)这个燕双背后一定有故事!

燕宇:(笑)令狐兄弟请便!

【晚上】

齐濡溪:令狐老弟,你好像有点紧张?

令狐轩:这个八卦村不简单。

齐濡溪:小爷我只等着收尸,哈哈哈哈!

蓝宵山:你不怕给自己收尸啊?

齐濡溪:给自己收尸?听起来就好刺激啊!

令狐轩:这里的食物不能吃,我们的干粮和水只够三天。那个把我们叫来八卦村的人……到底是因为什么?

蓝宵山:令狐,我觉得叫我们来的那个人,未必是坏人。

令狐轩:嗯?为何?

蓝宵山:只是我的感觉,虽然我不是神捕,但我感觉,那个人好像是在向我们求救……

令狐轩:小山,你要多加小心。

齐濡溪:(生气)喂,我就不需要小心吗!我明明这么可爱~

令狐轩:(小声)嘘,你们先不要说话,外面有动静!

齐濡溪:(打哈欠)什么嘛,你们玩,我先睡了。

【屋外】

黑衣人甲:(轻声)他们睡下了吗?

黑衣人乙:看样子灯熄了有阵子了!就算没睡,我也让他们睡死过去!

黑衣人甲:(被暗器刺中)呃!

黑衣人乙:喂,你怎么了?(也被暗器刺中)啊!

黑衣人甲:(疼痛)我们先逃!这些人不简单!

【屋内】

蓝宵山:好厉害,令狐,你是不是行走过江湖?

令狐轩:(笑)做捕头之前,我曾经在江湖上闯荡了三年。

蓝宵山:怪不得你了解江湖和官府的事……

令狐轩:(伸懒腰)可以睡了,他们今晚不敢再派人过来了。(冷笑)我很期待明天,那群人会怎样。

【音乐】BGM3

令狐轩:(笑)村长,早上好!

燕宇:(笑)哎呀,令狐兄弟,这一夜睡得可好?

令狐轩:(轻笑)托村长的福,睡得很好。

燕宇:是嘛哈哈,那就好。

令狐轩:感谢村长照顾,不过令狐今日想去各个宅子拜访一下,不知可否?

燕宇:当然可以,令狐兄弟请便!

蓝宵山:(小声)如果挨个拜访,身上有伤的人就是昨夜偷袭我们的人!

令狐轩:哟,你变聪明了。

蓝宵山:我本来就很聪明!

【村街道】

齐濡溪:令狐老弟,这八卦村里的人都姓燕,他们会不会有亲属关系?

令狐轩:有这个可能。

蓝宵山:那他们为什么不称亲属称呼,而都是呼其名呢?

令狐轩:(疑惑)是啊,为什么呢。(看屋顶上)诶?

蓝宵山:怎么了?

令狐轩:没什么,我好像幻听了。

齐濡溪:(敲门)有人吗?

蓝宵山:好像……没有回应呢。

令狐轩:那我们继续去下一个宅子。

燕欢:(匆匆跑来)几位贵宾不好了!出事了!

令狐轩:(惊)怎么了?

燕欢:我们村里有人死了!

蓝宵山:什么!

令狐轩:(混响)来八卦村的第二天,村里发现了死人,那首恐怖的童谣如同死亡语言,簇拥着受害人一步步走向死亡。

【海滩上】

齐濡溪:(察看尸体)死者燕章,死于昨晚丑时,死者身上有打斗的伤口痕迹,死前受过残酷折磨,双手手腕被切开后绑在开始涨潮的海滩上,涨潮后死者失血过多而亡。

燕宇:燕欢,咱们村的人都到齐了没?

燕欢:呃……村长,燕留好像没来……

燕宇:什么?你快去他家看看!

燕欢:是!

令狐轩:濡溪,小山,我们也过去看看。

蓝宵山:好。

【燕留家】

燕欢:(看到尸体)啊!他……死了!

齐濡溪:(蹲下验看)看死者的样子,应该是吃下砒霜而死,而且量还不少,死者死于昨晚寅时,未见打斗痕迹,应该是杯子里被人下了砒霜,被毒死的,但是……

令狐轩:但是什么?

齐濡溪:砒霜量很大,味道刺激,一般人很容易闻到,明知如此,他为什么还会喝下去?

燕欢:燕留……他没有味觉。

齐濡溪:(惊)什么?

燕欢:我们村子里的人啊,天生都有些缺陷,有的得了不治之症,有的右眼看不见,有的左耳听不见,有的左腿残废,就连我们村长……他没有嗅觉,闻不到任何味道。我的缺陷就是……看不见颜色。

令狐轩:你们之前说的燕双呢?

燕欢:燕双?(忍不住笑)哈哈哈哈!那个矮子啊,她……是个废物!

令狐轩:矮子?废物?

燕欢:我们村里的人都怕她,但我可不怕!那个废物……(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呃啊!是你……燕……双?

黄斧:你说谁是废物!

令狐轩:(惊)黄斧?

燕欢:(虚弱)燕双……回来了……

黄斧:哼,我回来清理了你们这群畜生!三年前,我就不该留下你们的命!(举刀)你们这群肮脏的蛀虫,去死吧!

令狐轩:住手!

黄斧:令狐轩,别在这里装菩萨,这群畜生早就该下地狱了,你渡不得他们了!

令狐轩:此话怎讲?

黄斧:你不是神捕吗?自己去查啊!

燕宇:(外面喊)这是怎么了?吵吵闹闹的。

黄斧:哼,让人恶心的东西们又来了,咱们后会有期!(轻功离开)

燕欢:(虚弱)村长……快救我!燕双回来了!她会杀死我们所有人!

燕宇:(惊)什么?燕双她真的回来了?

齐濡溪:(摸脉)幸好没有伤到要害,燕欢身体应无大碍。

燕欢:(虚弱)燕章和燕留都是燕双杀的,她又回来了!

燕宇:燕双这个叛徒三年前就在村里造下杀孽,几位贵客可要小心啊!

令狐轩:多谢村长叮嘱,那令狐先回去了。

燕宇:嗯,万事小心。

【卧房内】

令狐轩:濡溪,那两人的尸体验看得如何?

齐濡溪:燕章肩膀上有受伤痕迹,燕留咽喉上有伤痕,没错,昨晚就是他们两人偷袭的我们。

令狐轩:他们偷袭我们的时间在子时,回去之后就被杀了,一个死于水淹,一个死于毒杀,死法和那本童谣里写的一模一样!

蓝宵山:难不成……真是黄斧杀的?

令狐轩:东瀛刺客团的人派她前来,绝非善意。

齐濡溪:村里的人看起来都不正常,黄斧也不正常,他们如果自己窝里斗的话,对我们也没啥影响啊!

蓝宵山:是啊,可以稍微放心一点了。

【音乐】BGM4

【深夜】

令狐轩:(站在窗前思考)

齐濡溪:(打哈欠)令狐老弟,怎么了?

令狐轩:你照顾好小山,我出去有点事情。

齐濡溪:可她的武功比我们俩都厉害啊!你确定不带着她?

令狐轩:我知道,我只是……(看着正在熟睡中的蓝宵山)我只是不放心她。

【海滩边】

令狐轩:出来吧。

黄斧:(冷哼)你竟然知道我在等你。

令狐轩:东瀛刺客团派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黄斧:(笑)为了你呀。

令狐轩:说正题!

黄斧:更确切地说,我们只是想做个测试,测试那丫头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存在!看时间,他们应该也行动了吧!

令狐轩:(怒斥)你做了什么!

黄斧:(阴险)没什么啊,只是帮了他们一把,把你们的武器都做了手脚!

【卧房】

令狐轩:(气喘吁吁)不可以!山儿,不可以有事!蓝……宵山……(推门)蓝宵山!

齐濡溪:(被堵着嘴)呜呜~嗯~

令狐轩:濡溪!(拿开)

齐濡溪:啊……呼,憋死我了……

令狐轩:(焦急)濡溪!蓝宵山呢!

齐濡溪:她……被迷晕抓走了。

令狐轩:谁带走她的?

齐濡溪:是……那个村长……他带着一群人把蓝宵山带走了!

令狐轩:他们把她带去哪儿了?

齐濡溪:我被绑在这里,没看到他们去了哪里……

令狐轩:好。(匆匆离开)

齐濡溪:(喊)喂!我还被绑着呢!好歹先把我解开啊!

令狐轩:(内心)所有宅子里都没有人,他们去了哪里?

燕欢:(回忆混响)阴阳寨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令狐轩:(内心)阴阳寨……对,就是阴阳寨!

【阴阳寨】

蓝宵山:(缓慢睁眼)我在哪儿?这是……哪里?地牢?是谁暗算我?嘶……头好晕,身上没有力气……我记得刚才,濡溪的武器出了问题……我闻到了一阵香气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是被那群村民迷晕了带到这里的!他们……想对我做什么?

【寨外】

令狐轩:(看着吊在房屋檐的尸体)两只蛐蛐穿成串,一只吊在房屋檐。一下子……死了三个人吗?

黄斧:哈哈哈哈!令狐轩,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这一村子的人渣,都得死!

令狐轩:是你做的吗?

黄斧:你不是神捕吗?令狐轩,来猜猜看?

令狐轩:蓝宵山在哪里?

黄斧:放心,只要你加入我们东瀛刺客团,我一定帮你把蓝姑娘找出来!

令狐轩:(没有说话)

黄斧:令狐轩,没有我带你,我不信你能进去阴阳寨!没错,蓝姑娘就在阴阳寨里。

令狐轩:你到底想干什么!

黄斧:这个村子是被诅咒了的村子,所有出生的孩子都有缺陷!这个罪恶肮脏的地方,就应该被鲜血埋葬!

白安:(回忆混响)燕双,这本书好有趣!

白安:(回忆混响)燕双,谢谢你送我的衣服,好不好看?

白安:(回忆混响)我好想看看外面啊……我好久没看到天空了,天空蓝是什么样子来着?

白安:(回忆混响)对不起……衣服坏了……你送我的衣服……坏了……

白安:(回忆混响)我厉害吧?你看我都缝好啦!

白安:(回忆混响)燕双,不要为了我打架,我知道你的心意,我很感谢你!

白安:(回忆混响)燕双,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

白安:(回忆混响)燕……双……我……我喜欢你……

白安:(回忆混响)燕……双……快跑!不要看我……不要看……不要哭啊……燕双……我……没事的……

黄斧:(头痛)啊啊啊啊!我曾经的痛苦……令狐轩……今天你也尝尝吧!

【阴阳寨】

蓝宵山:(听到声音)是谁?

燕宇:(坏笑)小姑娘,是我呀~今晚,你就好好服侍我吧哈哈哈!

蓝宵山:原来你们抓我进来,是要行这种龌龊之事!

燕宇:那又怎样?你那夫君根本进不来这里,谁也救不得你!

蓝宵山:不要碰我!

燕宇:哼,再要强又怎样?不也是个女人罢了!(扑上去)

蓝宵山:(挣扎)啊!放手!老混蛋!

燕宇:(拿出春药)只要你是女人,就一定受不了这个药,一会儿你就会哭着求我了哈哈哈哈!

【寨外】

令狐轩:(内心)找了好久,根本找不到阴阳寨的入口……或许……入口根本就不是在这里?诶?这是?啊!在这!这个架子之中,暗藏玄机!是一个巨大的密码机关!密码……是多少?密码……密码!该死!密码是多少!蓝宵山……蓝宵山!不行,不能……我不能放弃!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想想来到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蓝宵山:(回忆混响)令狐,我觉得叫我们来的那个人,未必是坏人。只是我的感觉,虽然我不是神捕,但我感觉,那个人好像是在向我们求救……

令狐轩:(内心)凶手引我们来这里如果不是为了害我们的话……那他一定已经早已经把密码告诉我们了!童谣……是童谣!在这里面,出现数字的只有……一只拎起入水淹,一!一只毒死在房间,还是一!两只蛐蛐穿成串,二!一只吊在房屋檐,还是一!两只蛐蛐斗得欢,剩下一只踩扁扁,二和一!那么……连起来就是……一、一、二、一、二、一!啊!开了!蓝宵山,等我!

【阴阳寨内】

蓝宵山:(呻吟)呃……啊!

令狐轩:蓝宵山!(抱起)小山!你还好吗!

蓝宵山:(轻声)令狐轩……我身上好热……令狐……帮帮我……

令狐轩:该死,这是中了迷药了!

燕宇:臭小子!这个女人是我的!是我的……我才是赢家……

令狐轩:(冷笑)你真的觉得自己是最后的胜者?

燕宇:你什么意思?(突然吐血)噗……该死……我的旧伤……又复发了!

令狐轩:给我们写下信件,让我们来八卦村的那个人,你该露出真面目了!寄给我们童谣的人,以及杀死这些人的始作俑者就是你——燕章!

燕章:呵,令狐大人真不愧是神捕呢!

燕宇:(吓到)什么!燕……燕章?你不是死了吗?

燕章:(冷哼)不过是一具替身尸体罢了,村长大人不必见怪。令狐轩,可惜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本以为你会早点把我找出来呢。

燕宇:你这个混蛋!

燕章:闭嘴!畜生!禽兽!我早就想杀了你!

令狐轩:够了!

燕章:我在八卦村生活的二十年里,每天都看着这些不堪入目的肮脏家伙,每天都想毁了这一切!令狐轩,我也是被逼的,都是小小逼我这么做的!我……我没办法……

令狐轩:小小是谁?

燕章:(开始精神分裂)你问小小?小小……就是我呀!小小和其他的女子不一样,她性子刚烈,宁死不从,即使被村人凌辱,她的灵魂也从未低头,她是冤魂,来自地狱的冤魂,她要把我们都拉下去,她以血,以命诅咒我们……那天,我受到了她的诅咒,我灵魂的一部分变成了小小,现在复仇只差一个人了,那首童谣中的最后一人(点燃蜡烛)燕宇!

燕宇:什么!你疯了!

令狐轩:糟糕!他在墙壁里埋了火药!

黄斧:(熄灭蜡烛)你死不足惜,别拉上令狐!

燕章:(惊)是你?

黄斧:令狐轩,不愧是首领看重的人啊,竟然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进到这里来。

令狐轩:黄斧,我不会加入你们的。

黄斧:我知道,所以,首领派我来当说客。

令狐轩: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放马过来吧!

黄斧:哈哈哈哈!就凭你?一个武功被废了的病秧子?

令狐轩:(冷笑)你不妨来试试。

黄斧:若你怀里的女人没被迷晕,或许还能与我一战,可惜……哼,我让让你知道,那种失去挚爱的痛苦!

【音乐】BGM5

白安:(混响)燕双……燕双!

黄斧:(头痛)呃啊!好痛!怎么回事?

白安:(混响)燕双,是我啊,你怎么啦?

黄斧:(惊讶)是你!你……你怎么?

白安:(混响)快看你送我的衣服,我穿着好不好看?

黄斧:你,你怎么在这里……?

白安:(混响)什么啊,你都忘记了吗?不是说好了,你求村长带我去海边走走吗?一直都好想跟你去海边看夕阳呢!

黄斧:(抱住哭)真的是你……我真的……好想你……

燕章:哎哟哟,你们又在谈情说爱?谈完了吗?谈完我就送你们上路吧!

黄斧:(护住)别动他!今天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绝对不许你们碰他分毫!

燕章:哟哟哟,燕双啊,他不过是个生下来没人要的毛头小子而已,你还真当真了?

黄斧:你们这群畜生,去死好了!

令狐轩:住手!再重来一次,你觉得你就能保护好他吗?黄斧,你好好想一想,他想要的是什么!他的名字……你记得吗?

黄斧:他的名字……

白安:(混响)燕双,燕双,燕双……

黄斧:(痛苦)别问我!我已经忘记了!

白安:(混响)我没有名字,是你为我取的名字,想不起来了吗?

黄斧:(拉起)跟我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海滩】

白安:(混响)这里是……好久没有看到外面的世界了呢!

黄斧: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我还是想……完成我们小时候的承诺,带你看一次夕阳!

白安:(混响)燕双,真的很谢谢你!

黄斧:(紧紧抱住)即使只有一次……我也想……待在你身边……(哭)你本该好好来人间一趟的……可是……还是被那群畜生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啊!对不起……是我……是我亲手杀了你的……

白安:(混响)燕双,你还在自责什么呢?是我要你杀我的啊。我一直很感谢你,你是我这一生阴暗痛苦里,唯一的幸福……你能喜欢我,我很满足了,那么善良的燕双,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我希望,在没有我的世界里,你也一直这样善良下去!答应我,别报仇了,好吗?

黄斧:(哭)我……我……我是个罪孽深重的恶人啊!我的心……在你死去的那刻,就已经坏掉了!

白安:(混响)不,我所认识的燕双,不是坏人,燕双啊,是我在痛苦唯一的安慰,她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留恋,谢谢你,燕双。

黄斧:你……

白安:(混响)燕双啊……在没有我的世界,你也一定要好好的,你那么善良,一定还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我……最最喜欢燕双了!(身体开始慢慢消失)

黄斧:(哭)别走……别离开我……

白安:(混响)我的名字,想起来了吗?

黄斧:(哭喊)白安!安安!

白安:(混响)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的……(挥手喊)燕双!再见啦!我会永远永远记住你的!

黄斧:(崩溃哭)

蓝宵山:(缓缓醒来)啊……我刚才怎么了?

令狐轩:(激动)山儿,你醒了?

蓝宵山:诶?那是……黄斧?她怎么了?

令狐轩:我用上次的血色昙花幻术让她见到了白安。

黄斧:(哭)傻瓜……安安……你这个傻瓜……没有了你,我还能和谁白首一世呢?

蓝宵山:令狐,她……其实也挺可怜的……

令狐轩:(扶起黄斧)记住白安的话,节哀。

黄斧:(擦干眼泪)令狐轩,你走吧,我不再为难你了,但这不代表我不讨厌你了。

令狐轩:(没有说话)

黄斧:安安喜欢我的善良,我不能让他失望,所以,我要退出东瀛刺客团,过平凡的日子。

令狐轩:恭喜你了,终于想开了。

黄斧:嗯。

令狐轩: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黄斧:那燕宇和燕章那两个还没死的畜生,真的不弄死?

令狐轩:我们会带去衙门审讯的。

黄斧:也是……你若杀了他们,你便不是令狐轩了,不过,令狐轩……

令狐轩:嗯?

黄斧:谢……谢谢!(轻功离去)

令狐轩:(笑)


END(完)

0/5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