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姑娘》 - 爱PIA戏网

【86060】《南方姑娘》

不懂
甜蜜/温情 现代/都市 字数:13288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现代/都市

字数:13288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甜蜜/温情、虐恋/苦情
授权方式
联系编剧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9-14 01:00:35

首发:2020-09-14 00:57:19

角色(男 1 / 女 1)
方毅徐小西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岁月神偷 (钢琴版), four,Ulli Bögershausen - Both Sides Now,雪花少女的信,寝待ちの月,木漏れ陽のなかで,DEPAPEPE - シュプール,凌晨三点,岁月神偷 (吉他独奏版,湖面的尽头 Lake's End
摘要:
南海的北面有一座城,城里曾经有一位南方的姑娘......
复制 33

【南方姑娘】

编剧:不懂

方毅:男,有些贫嘴,但没有那么油腔滑调,真的拜托各位,别把他配的那么油。

徐小西:女,不管岁月怎么变迁,在方毅面前永远都是元气满满的少女。

——由于BGM背景音乐有字数限制,很无奈,有一些BGM信息写不全,CV们复制的BGM找的时候请对照下表——

1、 昼夜 - 岁月神偷 (钢琴版)

2、 DEPAPEPE – four

3、 Ulli Bögershausen - Both Sides Now

4、 Crepe - 雪花少女的信

5、 DEPAPEPE - 寝待ちの月

6、 DEPAPEPE - 木漏れ陽のなかで

7、 DEPAPEPE - シュプール (SPUR)

8、 陈硕子 - 凌晨三点

9、 William Hebert - 岁月神偷 (吉他独奏版

10、Cicada - 湖面的尽头 Lake's End

11、昼夜 - 岁月神偷 (钢琴版)

12、陈硕子 - 凌晨三点

【第一幕】

昼夜 - 岁月神偷 (钢琴版)

方毅:(混响)南海的北面有一座城,这里是改革开放建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从那一年开始,这里的经济发展就像是启动了高速列车,提前上车的人大多已经过上了富足安康的生活。到后来,这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把全国的房价给炒了上去,直到现在,房价犹如车票,有本事的90后来到这里,手里攥着负债累累的车票挤进了列车,也算是表面光鲜了起来。而没本事的90后,只能站在车窗外,注视着列车启动、远去、消失,他们两手空空,他们一无所有。这里,是深圳,这个城市在这个时代的主要燃料,就是蜂拥而至、赤手空拳的90后。而我此刻,就站在车窗外,看着列车上的小西,远去、消失。

【第二幕】

——三年前,饭馆——

DEPAPEPE – four

徐小西:怎么样?这里的菜还不错吧。

方毅:(吃东西的感觉)好吃,有我大湖南的感觉,合我的胃口。

徐小西:你这是在西藏饿了多久啊?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你说你大学一毕业就去西藏支教了,当初我还以为你只是假文艺找刺激,可没想到你这一去就是两年,还真挺让我刮目相看的。

方毅:嚯,我这就让你刮目相看了?那你刮目得也太随便了吧?

徐小西: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不带骗人的!想想你刚去的时候意气风发、白白净净的,现在却是一脸的高原黑,(仔细端详)嗯……不过,倒是更有男人味儿了。

方毅:必须的啊!怎么?想打我的主意啊?

徐小西:好啦好啦,别胡说八道了,时间紧任务重,你这突然来也不说一声,我还得给你找住的地方呢,吃完饭咱得赶紧走,不然今晚让你睡天桥。

方毅:天桥?徐小西,以咱俩的情谊,你不至于这样对我吧!

徐小西:闭嘴,吃完赶紧走人!

【第三幕】

——两人回到徐小西住处——

Ulli Bögershausen - Both Sides Now

徐小西:(无奈)喏,到我家了,进去吧。

方毅:哈哈,我就知道你够朋友,(观察四周)嘿,可以啊,你这窝还真是到处粉嫩粉嫩的,就只差把地板和天花都刷成粉色了,能不能再恶心一点啊?

徐小西:不想住就赶紧给我滚蛋!

方毅:住住住!(回头,认真)喂,你就不怕我向你伸出魔爪?

徐小西:再借你十个胆,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方毅:哪有男人不好色的呀,别小看我!

徐小西:行行行,别贫了,赶紧洗澡去,一身的酸臭味儿,熏死了都!

方毅:(走进浴室,声音稍远)知道啦,就你爱干净。

——场景过度线,可以把BGM拉大再放小——

方毅:(边擦头边走出浴室)哎呀,这洗完澡就舒服多了,(嗅几下)嗯?徐小西,两年不见,你怎么还这么爱吃泡面?我告诉你啊,这东西没营养!

徐小西:你爱吃不吃,我这儿只有这个。

方毅:(坐下)泡面等会儿再吃,让我看看你先。

徐小西:(沉默两秒,心虚)你这么看着我,我感觉瘆得慌,快吃吧,再不吃就不好吃了。

方毅:(认真)你藏着事儿。

徐小西:我……哪有藏什么事?

方毅:那我问你,这屋子原本的男主人去哪了?

徐小西:(心虚)哪…哪有什么男主人。

方毅:门口的鞋架上空着一大片,明显之前放过很多的鞋好吗!

徐小西:我好客,平时周末家里来人多,鞋架买大点儿不行吗?

方毅:行!那浴室的置物架上,放着两条多余的干毛巾,看那样子,至少十天半个月没人用过了吧。

徐小西:我爱干净,多买两条毛巾怎么了?

方毅:好,那你告诉我,我脚上穿的这双42码的蓝色拖鞋,什么意思?

徐小西:我……我喜欢家里有一双这样的……(被快速打断)

方毅:(快速打断)依你精打细算的性格,不可能一个人住这么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

徐小西:方毅!(泄气)别问了行吗?

方毅:(沉默一秒)行,吃面吧。

【第四幕】

Crepe - 雪花少女的信

徐小西:(混响)转眼方毅来到深圳已经半个多月了,这半个多月来,我几乎天天提心吊胆,不是怕他这个人,而是怕他发现这屋子的更多秘密,但毕竟和他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又不能赶他走。

方毅:(混响)时间过得很快,来到深圳,我不愁吃不愁住,每天只要专心致志的找工作。深圳真的很大,光市区从东到西,坐公交最快也得两三个小时,更别提它周围的那些辖区,好几次面试,来回就花了我大半天的时间。

徐小西:(混响)最近方毅每天回来都很疲惫,其实在深圳找工作不难,难的是,在深圳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有时候,看看灯红酒绿下涌动的人群,他们,又有多少人是在身不由己?

方毅:(混响)在这个拥挤的城市,每个人都在挣扎着站稳了脚跟,努力想要挺直自己的脊梁。这里的人们,似乎都有不同程度的焦虑症。徐小西是这样,而我,看着自己那不多的存款一天天在变少,也不由自主的开始焦虑了起来。

徐小西:(混响)有时候,真的很想离开这里,不只是因为工作的压力,还有很多的理由都是可以让我离开的。能让留我下来的,其实并不是什么升职加薪,而是那个人,那是一个……我很想臭骂一顿,但却又想维护的人。

方毅:(混响)生活不容易,找工作也不容易,经过一个月的努力,我终于找到了一份还算称心的工作,这几天徐小西每晚回来都是一身浓重的酒气,说是有很重要的客户要陪,一开始我总在想,她那么拼命,她老板能给她多少钱。可直到今天家里来了一个人,然后我就知道了。

【第五幕】

DEPAPEPE - 寝待ちの月

徐小西:来,为了庆祝你顺利在深圳找到工作,我用这杯八二年的牛奶敬你!

方毅:这牛奶是给你醒酒用的,不是当酒喝的。

徐小西:(自嘲)呵,我都习惯了,拿着杯子就觉得里面装的是酒。我这工作就像一个三陪一样,老板开会得陪着,老板谈生意得陪着,就连老板跟朋友间联络感情我也得陪着。

方毅:你那么拼干嘛?换个轻松点的工作不行吗?

徐小西:拜托,我今年二十四了,家里面一直催着我结婚,物质上呢,又要每个月苦逼的交房租水电、买化妆品面膜,换季了要更替衣服裤子和包包、还要填饱我那干瘪的肚子,女人经济不独立,很没有安全感的,现在我趁着年轻不拼一拼,难道你养我啊?

方毅:切,谁爱养谁养去。我在西藏喝了两年的西北风,也没见饿死自己啊,生活嘛,知足常乐,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

徐小西:那么我请问,现在你在哪儿?

方毅:深圳啊。

徐小西:那不就得了,说到底你还是要赚银子嘛,最恨你们这种人,嘴上说着仁义道德自恃清高,实际见到钱,眼睛里都放光!

方毅:你别误会,我仅仅只是希望你能够有份更轻松的工作。

徐小西:(落寞)呵,在深圳,关了灯,闭上眼,谁能比谁更轻松?除非有人养着你。

方毅:(看着她,沉默1秒)今天有个中年男人来敲门,我以为是你朋友,就开了门。

徐小西:(沉默)……

方毅:他没进门,就看了我几秒,然后说敲错门了。

徐小西:(沉默)……

方毅:换份工作吧。

徐小西:(倔强)不!

方毅:那男人就是你老板吧。

徐小西:嗯。

方毅: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徐小西:反正跟你没关系。

方毅:小西,生活真的不止眼前的苟且。

徐小西:你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方毅:我……我说不出来,就是觉得,你不该这样。

徐小西:(一点点激动,一点点)那你觉得我该怎么样?方毅,我没你想的那么不堪,作为一个女人,我找一个有钱又喜欢我的怎么了?难道这样就要被社会谴责吗?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要找你们这种穷光蛋,你们才觉得女人是温柔善良的?

方毅:徐小西你神经病吧!我只是觉得你因为钱去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样不好!

徐小西: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喜欢他!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还是说在你眼里,我其实就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女人?

方毅: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女人!可就算你真的喜欢他,那他呢?他如果是真的想要跟你在一起,今天就不会说那样的话!

徐小西:(颤抖)他说什么了?

方毅:(生气渐渐平静)其实他是来向你告别的,其他的话我也不想说,他说的那些,太难听了。

徐小西:(颤抖音)他……到底说了什么。

方毅:(沉默)……

徐小西:(凶)你说啊!

方毅:(凶)他说你就是一个烂货,明明已经知道了他有老婆,还要阴魂不散的缠着他,他让你滚啊!

徐小西:(痛苦)这是他说的,还是……你胡说的?

方毅:每一个字都是他说的。他还让我转告你,他给你卡里转了五十万,让你不要去他家闹,不然就找人弄你。

徐小西:(含泪)他……他怎么可以这么说……

方毅:(叹气,安慰)……徐小西,算了吧。

徐小西:算了?我要怎么才能算了?我把什么都给了他,他说他没老婆,他说明年就跟我结婚,结果他却骗了我,可我还是傻傻的忘不了他,我把攒了二十四年的眼泪都哭干了,还是忘不了他。

方毅:(安慰)好啦好啦,其实我今天揍了他一顿,把他脸都打肿了,也算是给你出了一点气,以后他要是还敢来,来一次我揍他一次!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徐小西:(努力忍住眼泪)呵……我就当你在放屁。

方毅:小西,我是说认真的,其实……(被打断)

徐小西:(打断上句)不早了,我先回房睡了,你也早点睡。

方毅:……好吧。

【第六幕】

DEPAPEPE - 木漏れ陽のなかで

方毅:(混响)从那晚后,徐小西就很少走出她的房门,房间里时不时就传来一阵哭声,可不管我怎么敲门安慰,她都不肯开门。每次看到她走出来都感觉要比上一次更加消瘦,本来就只有90多斤的人,半个月下来愣是瘦成了皮包骨。因为担心徐小西出事,我刚找的工作也放弃了,整天就在家守着,偶尔隔着门问个话,就怕她在房里没了回应。直到她自闭的第二十天,房门打开,她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阳光洒在她脸上,衬得她格外好看。

徐小西:方毅,我决定了,那50万,用来创业,我要自己当老板!

方毅:(混响)听完徐小西的话,我有些目瞪口呆,本以为她会说决定忘了那个男人,结果却是这样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我张了张嘴,强行把准备了好几天、斟酌了无数遍的安慰人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徐小西:(男CV说到“我张了张嘴”开始插入)别那么惊讶的看着我,我想通了,这50万是我应得的,我觉得,他之所以可以那么肆无忌惮,就是因为他有钱,他有钱觉得赔得起,觉得无所谓,所以可以今天睡这个明天睡那个,睡完了给钱就是了,你是男人,你说对不对?

方毅:我……我觉得不对,我跟他不一样!

徐小西:天下男人都一个样!

方毅:(无奈)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不跟你争行吧。好啦!别再那么气鼓鼓的看着我了,再看我就捏你脸了啊!

徐小西:我……我不是在跟你生气。

方毅:呵,没事,就算你跟我生气,我也让着你啊。

徐小西:(低头沉默几秒,说着说着抬头,越说越有劲儿)这50万,我打算开一家陶艺设计和生产的公司,大学的时候你的专业课比我好得多,而我这两年,跟着他也认识了不少的人,我让你技术入股,你有技术,我有资源,咱俩让这50万变成五百万、五千万、五个亿!怎么样?

方毅:真难想象,你今天开门居然是要跟我说这些,你有没有想过开公司的文件执照问题,还有咱们的生产线呢?我设计的再好,生产不出来又有什么用?

徐小西: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你呀,就只要认认真真的画图,然后分析市场,想办法让咱们的陶瓷变成网红产品,最后再雇几个人,咱俩就可以躺着赚钱了。

方毅:(认真)你真那么想当有钱人?

徐小西:(认真)是,这些天我想了很多,钱是个好东西,我得努力赚,然后,我就可以换个活法。

方毅:(混响)我看着眼前清瘦但依旧秀丽的徐小西,她眼里透露出从未有过的强烈执着,那不是对钱的渴望,而是对自由的渴望。是啊,她应该换个活法,换个更开心、更没有压力的活法,我得帮她。

【第七幕】

DEPAPEPE - シュプール (SPUR)

方毅:(混响)经过徐小西的一番奔走和疏通,公司算是正式成立起来了,名字叫西宜陶瓷,生产方面徐小西也找到了对应的瓷器代工作坊。而我,一边心疼着她的劳累,一边分析着市场,不断地更新设计图,直到有一天,徐小西回来后直接靠在我身上,累瘫了。

徐小西:(累瘫)方毅,我真的太累了,你让我靠会儿,不准嫌弃我的汗臭味儿~

方毅:不嫌弃,你尽管靠,想靠多久都行。

徐小西:哎……今天又被客户摆脸色了,找他们签个合同,弄得我自己像条哈巴狗似得。

方毅:辛苦你了。

徐小西:(小声)你说,等你有钱了,你想干嘛?

方毅:不知道,我觉得与其想有钱了要做什么,还不如直接做梦,梦里什么都有。

徐小西:真没志气!我告诉你,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要全世界各地都去玩一玩,最重要的是,我也可以今晚睡这个,明晚睡那个,想怎么渣就怎么渣,要伤透天下傻男人的心!

方毅:(沉默1秒)你还是没走出来啊?

徐小西:(转移话题)早走出来了,哎……累死了,你给我捏捏肩。

——方毅转身扶住徐小西,最好有衣服摩擦声——

方毅:额……你这一身露肩低胸装,我直接上手,不太好吧。

徐小西:有什么不好的?捏就是了,难道我这香肩美胸,勾起了你的欲望啊?

方毅:切,那么小,根本就没兴趣!

徐小西:(微激动)我哪小了!掏出来吓死你!

方毅:好啦好啦,就你那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吗?明明是对B,非要穿着C出门,虚荣心作祟吧!

——以下互动一会儿——

徐小西:方毅你闭嘴!(掐住方毅腰上的肉)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赶紧跟我说对不起!

方毅:(被徐小西掐住腰上的肉,疼)哎呦……放放放放手!(轻轻拍几下手模仿轻轻打耳光)错了错了,对不起我真的错了,疼疼疼!真的疼!(正常)我都说完了,你赶紧放开!

徐小西:(开心,笑)真听话,来,赏你给哀家捏肩。

方毅:(撩开衣服看了一眼自己的腰)我去!红了这么大一块!你下手怎么这么狠啊!

徐小西:(命令)快点儿!捏肩!

方毅:好啦好啦,你趴着点。

——此处若是有衣服摩擦声那是甚好的——

方毅:(配出微微用力捏肩的那种声音)好久没看见你笑了。

徐小西:是吗,你想想啊,经历了渣男的打击,然后奋发图强开始创业,整天忙里忙外,每天见的那些是人是鬼都不知道,像这样的日子,你让我怎么笑得出来?

方毅:还不是你自找的?我呀,更希望每天能看到你开开心心的。不过既然你选择了要这样努力的去活,那我就陪着你,有苦咱俩一起扛着,有祸就一起担着!

徐小西:(笑出声)噗!你跟我拜把子呢!你说,咱俩这样,算是什么?同学?朋友?恋人?还是……炮……(被打断)

方毅:(快速打断上句,一定要配合好)炮什么炮!别瞎说!

徐小西:哈哈,看把你急的,其实吧,你看咱俩这样,友人以上,恋人未满,我觉得……更像是闺蜜。

方毅:(略失落)是闺蜜吗?呵,是就是吧,挺好的。

徐小西:(开心)是吧,我也觉得挺好的!

方毅:哎……真想过上被包养的生活啊,徐富婆,你说明天咱俩是吃灰呢还是吃土呢?

徐小西:呸呸呸!(稍微大声)咱们一定会发达的!一定!

方毅:(配合徐小西)好好好!一定!一定!

(两人同时笑一下)

【第八幕】

陈硕子 - 凌晨三点

方毅:(混响)经过我和徐小西的不懈努力,公司终于接到了第一笔单,出货后听说客户那边很喜欢,卖的很好,然后就有了第二笔、第三笔、很多笔。三年过去,公司终于走上了正轨,慢慢的有了自己的生产线,有了完整的设计团队和业务部门,我和徐小西再也不用像最开始那样白天东奔西走,晚上加班加点的。我和她似乎从某一天开始突然就闲了下来,手头上虽然没有了太多的事情,但是两人见面的时间反而更少了。她如愿以偿的换了一种活法,今天飞巴黎,明天飞希腊。而我,报了一个油画班,专心学习油画。她每次回到深圳都会叫我一起吃饭,就像今天一样,我刚参加完一个画展,就被她催着回家。

——过渡线——

方毅:(看着满桌的菜)今天什么日子啊?搞得这么隆重。

徐小西:没有什么日子啊,就是我一朋友闲下来了,教了我几个湖南菜,我这不正好从马来西亚回来嘛,你也正好有空,就想做给你吃咯。

方毅:那我得好好尝尝,(吃东西的感觉)嗯……这剁椒鱼头做的还不错。

徐小西:(得意)是吧是吧,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

方毅: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的,我怎么不知道?

徐小西:你隔三差五的就全国各地去参观油画展,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你自然一点都不关心。

方毅:(略带埋怨,不要油腔滑调)我倒是想关心你,可是全世界哪儿好玩你就跑哪儿去,想找你的时候,人都找不到,倒是我,公司里的事儿全靠我自己担着,都不知道多少次了,早上8点我还在北京的酒店准备刷牙,结果上午11点就要飞到深圳来跟人谈合作。

徐小西:嘿嘿,辛苦你了嘛,爱你喔~

方毅:(没好气)可别说爱我了,我可担不起你的厚爱,还是留着给别人说吧。

徐小西:(略撒娇)担得起,你担得起~

方毅:(继续没好气)也不知道你跟谁学的,变得这么肉麻了!

徐小西:(不开心)怎么?咱俩在一起这么久,我还不能跟你说一句肉麻点的话啊?

方毅:谁跟你在一起这么久?咱俩只是单纯的住在一起!

徐小西:方毅你今晚吃火药了?说话这么冲干嘛!

方毅:我说话就这种语气,怎么了?你第一天认识我啊?

徐小西: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开开心心的给你做了菜,等着你回来吃饭,难道我还错了?

方毅:嚯!我可没求着你给我做饭。

徐小西:(凶)方毅!你想跟我吵架是吧!

方毅:我!(语气弱下来)我没有跟你吵的意思,就是觉得你这次回来,说话有点怪怪的。

徐小西:我换个说话方式你就觉得我怪了?有病吧你!

方毅:你确定你只是换了一个说话方式?你最近发的朋友圈,那个男的是谁?是不是他教你的?

徐小西:你干嘛?查我户口啊?跟你有关系吗?

方毅:有关系!他是人是鬼你弄清楚了吗?就敢整天跟他呆在一起?哪天他把你骗到什么地方卖了怎么办?我去哪找你?你交朋友能不能长点心眼子!

徐小西:(混响)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气鼓鼓的,瞪着眼、质问我的样子,我突然觉得他好可爱,刚刚莫名生气的感觉,一下子就不见了。

方毅:怎么?哑口无言了?

徐小西:(似笑非笑)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方毅,你是不是喜欢我喜欢了很久啊?

方毅:(尴尬)我!……神经病吧你,我没有!

(两人沉默几秒)

徐小西:其实,我在马来西亚徒步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湖南籍的华侨,他去过很多的地方,每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他都会住一段时间,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然后把那些生活编成故事,写成书,他很阳光,也很迷人。

方毅:(假装平淡)所以,这些湖南菜都是他教你的?

徐小西:(伸手托腮)嗯,他做菜很好吃。

方毅:我也会做,你怎么不跟我学?

徐小西:(沉默两秒)方毅,我快30了,想要一个家,学做菜只是一个幌子。

方毅:(沉默两秒)挺好的,有时间带他一起聚聚,我替你把把关。

徐小西:有机会的话,会的。

方毅:好啦,菜快凉了,赶紧吃。

徐小西:嗯。

【第九幕】

William Hebert - 岁月神偷 (吉他独奏版(alpha))

方毅:(混响)从那晚以后,徐小西回深圳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我有点想她,到后来越来越想,其实如果她不告诉我,她想跟另外一个男人结婚的话,我是不会这么想她的,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能把自己每天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这样我就每时每刻都有事做,不会再去胡思乱想。

徐小西:(混响)从那晚以后,我更加确定方毅不会爱我,一个不会把爱说出口的人,是根本不会去对另外一个人负责的。我在马来西亚待了两个月,然后跟着那个华侨又去了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再接着去了法国的普罗旺斯,大半年下来,我回深圳的次数越来越少,除非是有股权债务纠纷,否则我基本不回去。

方毅:(混响)大半年了,徐小西只回来过四次,两次是因为公司的事,另外两次是因为办理签证,这期间我们吃过一顿饭,她满脸都洋溢着幸福,说起那个男人的时候眉飞色舞,开心得不行。

徐小西:(混响)如果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之前的三年,我已经够坦白了,方毅他应该是知道的吧,可是他并没有回应我。我老大不小了,也不得不为自己考虑,年纪越大,就越清楚自己并不是什么紫霞仙子,不管怎么等,都等不来身披金甲的至尊宝,只能在茫茫人海,挑个舒心的,凑合的。

方毅:(混响)最近公司的事情少了,时间排不满,我又开始想徐小西了,有时候信息编好了,手指却停在了发送键的上面,最后又变成了删除。我为了填满时间,开始全国甚至全世界各地的去参加油画展,只要我觉得有意思的,没有邀请,买票我也会去。

徐小西:(混响)最近这段时间,方毅的微博动态一直在更新,都是一些关于油画展的消息,直到昨天,我看到他发了一条消息,心脏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痛到了今天。

方毅:(混响)单身二十余载,于三十而立前,终于脱单……

徐小西:(混响)今天,方毅打来电话,说要我回去帮他把把关,我张着嘴,好半天才把质问的话语咽了回去,最后很温柔的答应了他。

【第十幕】

Cicada - 湖面的尽头 Lake's End

——深圳,徐小西回到与方毅一起的家——

徐小西:(看了看表)喂!方毅,这都几点了?怎么你那个破女朋友还没来?

方毅:唉什么叫破女朋友?徐小西你交个男朋友就是香的好的,轮到我交个女朋友你就觉得是破的坏的了?

徐小西:(酸)得了吧,你现在好歹也有个千万资产吧,虽然在深圳算不了什么大老板,但也是有钱了,你小心,那些什么妖魔鬼怪为了那点钱缠上你。

方毅:你能不能把人往好了想?说话这么难听,酸谁呢?

徐小西:得得得,那我还是祝你幸福吧,你听不得我这善意的提醒。

——沐沐打来电话,如果有铃声音效就直接放,没有就念下一句——

方毅:额……等会再跟你贫,我女朋友打电话来了。

方毅:喂,沐沐,怎么了?—— 搞什么,都几点了你赶紧点过来。——带你见见我深圳的家人。——什么!来不了?不是沐沐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是,我知道你工作忙,可这是下班时间啊。——好好好,你们老板可真变态,什么客户需要马上带着你飞美国?——那行吧,实在不行,那就下次吧。——嗯,爱你啊,拜拜。

徐小西:(沉默一秒)你看,你也学会说爱你了吧。

方毅:呵。

徐小西:怎么?你那什么沐沐不来了吗?

方毅:他们公司最近在谈一笔国外的大单子,沐沐又是首席翻译,这不是要配合美国人的时间嘛,得连夜飞到美国去跟人谈合同。

徐小西:嗯……真想见见这个沐沐,看看她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仙女,能把你这么个铁树给整开花了。

方毅:你什么形容词?三头六臂,那是哪吒!

徐小西:哈哈,看你这护着她的劲儿!哎……真是羡煞旁人啊!去去去,冰箱里拿点红酒和花生来,咱俩唠唠。

方毅:行,唠唠就唠唠。(等几秒,拿完红酒由远及近)你说你那男朋友知不知道你喜欢红酒配花生的习惯啊?

徐小西:切,他才不会知道呢,来来来,快给我满上!

方毅:哈哈,你现在这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红酒一边吃花生的样子,我估计你那华侨男朋友要是看见,估计得目瞪口呆的喊“Oh, my God!”

徐小西:哈哈,你别逗了,放心吧,他可看不见,我跟他在一起可是很优雅的。

方毅:你呀,最好这辈子都不要暴露!

徐小西:那你呢,你在那个沐沐面前,又是什么样的呢?还会像现在这样,跟我一起喝红酒吃花生米,还会这么没个正经吗?

方毅:唉唉唉,先说好我可不是故意装啊,其实我跟你一样,在沐沐面前就是想显得自己绅士一点,真不是什么装,就是觉得对外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那是礼貌。

徐小西:是吗?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就是你的对内咯?

方毅:是啊,也就你能看见我邋里邋遢、没个正经的样子。

徐小西:嘿,看不出来你对自我的认知还是蛮深刻的嘛,也不知道是谁,刚开始咱们创业那会儿,借口说自己每天设计得心力交瘁,连袜子都懒得洗,我都不知道给你洗了多少次,要不是嫌你的袜子臭,我真想就直接扔洗衣机里去得了。哦对了!我还给你洗过好几次内裤呢!你知不知道啊?

方毅:切,那不知道是谁,大半夜喝的酩酊大醉直接趴门口了,要不是我出门扔垃圾,把你拖了进来,你都不知道被谁给捡走了。还有啊,你每次喝醉就跟个滋水枪似得到处吐,害的我每次都要搞好久的卫生才能擦干净,你更别说给我洗内裤了,你有一次直接往自己的胸上吐,哎呦那内衣……我洗的时候那酸爽…….简直不敢相信!

徐小西:(牙痒痒)方毅!这么说,你脱过我的内衣?!

方毅:额……我……

徐小西:(恶狠狠)我全身上下是不是都被你看光了?!

方毅:那天……那天你往胸上吐,我只是帮你换了一件内衣,别的什么都没干,真的只是换内衣而已!

徐小西:(恶狠狠)方……毅!难怪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穿C的事情!不行!我要看回来!

——以下徐小西去扒拉方毅衣服,两人配合一下——

方毅:什么!看回来?不行不行!

徐小西:你别躲,这是你欠我的!

方毅:不合适!这真的不行!

徐小西:快点!今晚你必须得把上衣脱了,你得光着膀子跟我喝!

方毅:啊?只是光膀子啊?嘿,我还以为你要我脱光呢?行啊,光膀子就光膀子,谁怕谁!

——方毅脱上衣,最好弄点衣服摩擦声——

徐小西:(嫌弃)咦……你胸真小!

方毅:(捂住胸前两点)看什么看!你以为跟你似得,挂俩球甩啊!喝酒!

徐小西:行行行,喝!

【第十一幕】

昼夜 - 岁月神偷 (钢琴版)

——酒过三巡,两人迷迷糊糊,读词时略带醉意,不要太重——

徐小西:方毅,你知道吗?他第一次跟我说的话,就是“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方毅:呵,恶俗!

徐小西:可我喜欢,可我没给他讲我的故事,结果他反倒给我讲了很多他自己的事情,大多都很有趣,特别是他说起在西藏的那些事,真的很吸引人。唉,说说你跟她。

方毅:嗯……我第一次遇见沐沐,是在美国一个画展隔壁的便利店,那店老板觉得她瘦瘦小小的一只,又是外国人,就想欺负她讹她的钱,一瓶水而已,居然管她要50美金,呵呵。

徐小西:然后你就英雄救美了?

方毅:我倒是准备,但沐沐却操着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给怼了回去,那店老板被她用美国的各种法律怼得哑口无言,一米九的壮汉拽着一个一米六的小姑娘在那苦苦哀求让她不要报警,当时她脸上那得意劲儿,可像你了。

徐小西:然后你就爱上了她?一见钟情?

方毅:没有,哪有那么快,只不过那天她也正好出现在了画展,陪着她的老板跟一群美国人聊得头头是道,我是真没想到她对油画居然也有研究,更巧的是,后来回国的飞机上,她就坐在我身边,于是就留了联系方式。

徐小西:然后你们回到深圳就苟合啦?

方毅:你说说你什么思想,我是那种人吗?我就是有空的时候约她去看看画展。你不是几乎都不回来了吗?我一个人连个吃饭的伴儿都没有,所以经常约她吃吃饭。

徐小西:所以就是日久生情呗。

方毅:是啊,日久生情。跟她相处久了,发现她跟你其实有好多相同的地方,在工作上都是风风火火的,生活里又大大咧咧的,明明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体内却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徐小西:是吗?你别说,换成我,我也喜欢像我这样的女孩儿。

方毅:你是你,她是她。

——以下酒醒,飙戏吧——

徐小西:(沉默两秒)既然你这么喜欢我这样的,为什么不来追我?

方毅:都说了,你是你,她是她,不一样!

徐小西:可你刚刚说的不就是我吗?风风火火、大大咧咧、外表柔弱,内心坚强,那不是就是我吗?

方毅:这些只是你们相同的地方,你们还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呀!我可不止一次听你说过,咱们友人以上,恋人未满。

徐小西:(沉默两秒)所以……你是觉得,我们没办法在一起,其实是我的原因吗?

方毅:是你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我陪在你身边3年,3年告白,结果呢?你莫名其妙跟一人好上了,合着在你这我就是一过渡的备胎吧!

徐小西:我……我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是因为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一女孩儿,难道要我说得明明白白的,整天跟个哈巴狗似得讨你欢心吗?你是不是男人?

方毅:什么叫我不是男人?你那时候一天天不是陪这个客户,就是陪那个老板,围在你身边的男人没几个跟你关系不好的,我每天都得担心你是不是被哪个男人给睡了!

徐小西:方毅!(深呼吸)所以,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是吗?

方毅: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被打断)

徐小西:(快速打断方毅)就算我不堪了好吗!方毅,既然都说开了,我也就管不了其他那些了,你现在……还能跟我在一起吗?

方毅:我……徐小西,咱们回不去了。

徐小西:(略激动,略恳求)不!回得去的!方毅,我可以马上跟他分手,你也和那个沐沐分开,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管了,我们马上结婚好不好?马上结婚!

方毅:结婚……(想起沐沐,带着悔意)结婚……

徐小西:方毅你知道吗?他说的那些故事,我听着其实特别乏味,除了关于西藏的事,因为他在讲的时候,那神态、语气,跟你一模一样,我仿佛看到了你在跟我说话,我仿佛听到你在我耳边说,说你爱我,有时候特别想你的时候,我恍恍惚惚的,感觉自己抱着的人就是你,那么炽热的你,那么滚烫的你。我真的很想你哪天跟我说,说徐小西,我们在一起吧,我们结婚吧。可是你没有,然后我就一直在等,我等啊等,从二十出头等到了二十七八岁,我一直以为自己还是年轻的紫霞仙子,而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至尊宝,可是你呢?你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特别难受……特别是知道你有女朋友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我喘不上气,那种感觉,就像要死了一样。为什么?为什么你听不懂,你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我们本来不会变成这样的……

方毅:(颓废地靠在沙发上)小西……我一直以为,是你不愿意接受我……跟你分开的每一天,我其实都在想你,想你今天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你的城市天气预报是不是又不准,你会不会因为着凉而感冒,你会不会看到某一个东西就能想起我,然后给我发个消息,说句语音,让我听听你的声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时候很想给你打一个电话、发一句消息,可是我又怕打扰到你和他的生活,在我特别想你的时候,我就盯着手机看,想着你什么时候会联系我,什么时候会问我睡了没有,就像往常一样催着我快点下班,要注意身体。想着想着,我就把深圳每一个我们去过的角落都走了一遍,在那些地方,我闭上眼睛,深呼吸,就感觉你好像还在我身边一样。可现在我每天回到家,除了满墙贴着你的照片,我怎么也找不到你影子……

徐小西:方毅,既然我们都说开了,那我们都各自适可而止,回到原来只有我们俩的生活好不好?

——以下方毅可以逐渐收住哭腔,徐小西凭自己的感觉随意配——

方毅:来不及了……回不去了……

徐小西:为什么?

方毅:沐沐……她怀孕了。

徐小西:你……你说什么?

方毅:我……我要当爸爸了。

徐小西:(颤抖,咬牙,忍住哭)那……我应该恭喜你的,对吧?

方毅:……

徐小西:可是……为什么我忍不住的想哭……

方毅:小西……我们还是各自算了吧。

————方毅以下配合被打一巴掌————

徐小西:(打方毅一巴掌,自己打手吧)方毅!你这个王八蛋!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

方毅:如果打我可以让你好受一些,那我就是罪有应得吧……

徐小西:方毅……方毅,你不要跟沐沐在一起了好不好?小孩我也能生,我不再到处跑了,我就在你身边,我也可以每天陪你吃饭,陪你看画展……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她现在做的一切,明明应该是我做的,为什么你要他不要我了!为什么!

方毅:徐小西,你喝醉了……

徐小西:方毅,算我求你了,我求求你爱我好不好?好不好?

方毅:小西,我已经没资格了……

徐小西:方毅,你会成为我有生之年最恨的一个人!没有之一……

——BGM配合拉大再减弱——

【第十二幕】

陈硕子 - 凌晨三点

方毅:(混响)南海的北面有一座城,城里曾经有一位南方的姑娘,她在工作上风风火火,生活里又大大咧咧的,明明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体内却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这个南方姑娘,独一无二,她叫徐小西。

徐小西:(混响)你们的喜酒我就不喝了,走了,方毅。(停顿半秒)你记住,我不会再回来了。

方毅:(混响)这一次她是坐着绿皮火车走的,车上有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叫杨光,比我高一点,也更结实一点,他很会照顾人。这样也好,杨光和南方姑娘,到了别人嘴里,又是一个温馨浪漫的故事。他们在西藏的日喀则盘下了一家客栈,以后就打算定居在那里了。后来日子渐行渐远,时间也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我慢慢的也没有再那么关注徐小西的动态了,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张家界某一处旅游景区,索道断开的新闻,那个叫杨光的男人,抱着一具被打了码的尸体哭得撕心裂肺,呵,果然,还是我不够爱她……

——END,BGM拉大飘一会儿——

0/5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