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蝣 无终》【原配已出,欢迎收听】 - 爱PIA戏网

【86035】《蜉蝣 无终》【原配已出,欢迎收听】 举报

Ww.
虐恋/苦情 近代/民国 字数:9090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近代/民国

字数:9090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其他类型
授权方式
注明出处
更新时间

更新:2020-10-06 20:00:24

首发:2020-09-12 21:06:54

角色(男 1 / 女 1)
徐世钟宋邀雪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提取码:ba2v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bgm如果挂了,请看我主页,进入歪歪频道31184867查看公告下载
复制 收藏(221)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蜉蝣·无终》

原配已出:猫耳试听喜马拉雅试听

Staff:

策划:沐鱼@坂田玫瑰糖向未来@向未来s

导演\编剧\后期\美工:Ww.(叙叙)@叙叙w_

题字:霜棠

所有bgm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T94oPHkSMvNPJDlX_qMtg

提取码:7qrl

Cast:

徐世钟:瞳音【北斗企鹅】@瞳音嘤嘤嘤

宋邀雪:小米@cv小米

曼菲、宋母:向未来【独立团】@向未来s

媒人、女仆、小姑娘、老板娘:沐鱼@坂田玫瑰糖

跟踪的人、路人1:小豆芽【合耳盟】@CV小豆芽

小二、伪兵2:西图@配音实习生-西图

管家:King【朴家大院】@朴家大院工作室

司机、服务员、司机:漠世【十三阁】@漠个世略略略

宋父、路人2:雲飞【声演剧团】

伪兵1:C3咩【独立团】@C三咩

《赤伶》

原唱:HITA

戏腔部分翻唱:洛邑【语翼配音组】@周周Singing

感谢四处帮我找人录音并且帮我取好了本子名儿向未来沐鱼

本中配乐来自网络,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制作BGM仅供娱乐不做商业用途,侵删。

另,上传翻配录音请标明剧本来源及作者,我出过原配的请写清非原配

我无意中发现有些人不标,更甚者还有写后期是自己做的!

出本不易,纯属为爱发电,请尊重原作者,谢谢!

另有1男2女版本见 85873

徐世钟:三十三岁左右,稳重斯文。患有脑肿瘤,时常,头痛,有时候会有短暂的视力缺失。

宋邀雪:二十岁,文静单纯。国外留学回来。

(无BGM)

宋邀雪:(混响)在又一个半睡半醒间,我听见了他的声音。他说……

徐世钟:(混响)好梦。

BGM-1

【婚宴场景切夜晚背景音】

【音效媒人:姑娘,开心点啊,这可是徐大老板,您嫁过来不愁吃不愁穿,当个少奶奶就行啦!】

宋邀雪:(闷闷)嗯……

【27”音效宋母(混响):小雪,这……实在是没办法的办法。徐世钟是个好人。】

【媒人:那我就先出去了,徐太太,稍微一等啊。】

【离开,关门】

宋邀雪:(叹一口气)

【50”脚步,开门】

徐世钟:(沉默两秒,疏远)今天辛苦了,你就在这里睡吧,我去次卧。

宋邀雪:你连盖头都不揭?

徐世钟(叹了一口气,缓缓走过来,用手撩开盖头)我知道你不愿意。放心,我不会有什么想法。

宋邀雪:我知道你是为了帮我们。

徐世钟:……没什么帮不帮的。

宋邀雪:(赶紧摇头)是我父母执意将我托付给你,可能…你也并非本意娶我…

徐世钟:这些你不用操心。

宋邀雪:可我都嫁给你了。

徐世钟:(一时无言)等这阵风头过去,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可以告诉我,合离书我随时备着。

宋邀雪:谢谢你,就算只是为了实现诺言,也办了这么隆重的婚礼。

徐世钟:我没有让一个姑娘受委屈的习惯。

宋邀雪:(轻)哦。

徐世钟:我出去了。(准备出去,突然犯晕)呃…

宋邀雪:(起身)怎么了?你没事吧……(被打断)

徐世钟:(抬手打断)没事,呃……没事,可能因为被逼着多喝了两杯,你休息吧。

宋邀雪:哦,好的,要不你吃点药吧……

徐世钟:知道了。

BGM-2

【清晨,开门声,脚步声】

【音效女仆:太太早。】

宋邀雪:那个……徐先生不在吗?

【11”音效女仆:徐先生一早就出去了,说是饭店的事儿忙,晚上才回来,让您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

宋邀雪:哦……

【20”音效女仆:太太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吩咐我们。】

宋邀雪:谢谢,你忙吧。我回房看会儿书。

【32”环境音切换】

【翻书,听到书写就入】

徐世钟:(混响,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读)不足…百…

【轻轻的敲门声】

徐世钟:(混响,太专心没听见敲门)金山……卫……

【50”开门】

宋邀雪:(压着开门的声音)徐先生…

徐世钟:(被吓一跳,赶紧用书压住,声音略大)不知道敲门吗?

宋邀雪:(有点委屈)我,我敲了……你没听见…

徐世钟:(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揉揉眉心)这样啊,对不住……是有什么事吗?

宋邀雪:我煮了一些粥,昨天看你身体不好,今天白天也没见人。不知道这会儿你好点没…

徐世钟:…谢谢。已经好多了。

宋邀雪:(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书)圣经?(以为找到了话题,有点开心)我留学的时候也读过,徐先生是信基督教吗?

徐世钟:哦…不是,饭店接待外国人也比较多,了解些东西应酬客人。

宋邀雪:(有点失落)哦…徐先生对工作真上心。

徐世钟:哦,因为这边也没什么值得上心的人了,所以就对工作投入多些。

宋邀雪:你的朋友家人都不在吗?

徐世钟:家里人逃的逃了,死的死了。朋友……(笑)有个发小,小时候一起搬着板凳儿跑到远处听戏,然后一起挨打那种,后来长大了,各种原因,也不太见得上。

宋邀雪:你没想过…离开这里?

徐世钟:(笑)去哪儿?

宋邀雪:……

徐世钟:你呢?这边有熟人吗?

宋邀雪:(摇摇头,不想说)没什么人了,你知道的,父母也都……

徐世钟:对不起。

宋邀雪:不是你的错。粥我放这儿了,趁热吃点。那我先回去了。徐先生早点休息。

(转身离开)

徐世钟:那个……

宋邀雪:(回头)嗯?

徐世钟:过几天带你一起去听戏。

宋邀雪:(笑)嗯。

徐世钟:那…早点休息。

宋邀雪:(笑)你也是。

(离开无音效)

徐世钟:(看着粥半晌,搅了搅,喝了一口,叹了一口气)真是单纯……

BGM-3

【高跟鞋4声,停】

宋邀雪:这样可以吗?

徐世钟:(一瞬间的晃神,笑)挺好看的,走吧。

宋邀雪:嗯。

【17”环境音切换】

【音效服务员:徐先生,这边。】

徐世钟:嗯。

【24”脚步声,开门,衣服摩擦】

【音效曼菲:徐先生,好久不见。】

徐世钟:好久不见。

【38”音效曼菲:(笑)请坐。(脚步+入座)听说徐先生结婚了?想必这位就是……】

徐世钟:(笑)内人,宋邀雪。

宋邀雪:曼菲女士。

【56”音效曼菲:徐太太可真是,乖巧可人呀。】

宋邀雪:曼菲女士过奖了。

徐世钟:(顿一下,笑)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曼菲女士。这次约我们出来,是有什么事情?

【1’19”音效曼菲:(笑)呵呵呵呵,既然徐先生都这么说了,那么……】

【转场,关门,脚步声】

(此处宋邀雪有点小心翼翼,有话不敢说的感觉)

徐世钟:(有点疲惫,脱外衣)吃的合你胃口吗?

宋邀雪:挺好的。

徐世钟:那就好。(继续做自己的事)

宋邀雪:(沉默半晌)徐先生。

徐世钟:嗯?

宋邀雪:就是……看你刚才也没怎么吃。

徐世钟:我不是很喜欢,身体吃不消。

宋邀雪:哦……那个……

徐世钟:嗯?

宋邀雪:他们是要假借举办宴会的幌子……(气声)从你这里走一批枪吗?

徐世钟:(停下手里的动作)怎么?

宋邀雪:没……(掩饰)我就是觉得,那是不是很不安全……之类的。

徐世钟:(看了她一眼)没事。都是老朋友了。

宋邀雪:(点点头)那就好,你脸色不太好,我给你煮点粥吧。

徐世钟:……谢谢。

宋邀雪:我应该做的。

BGM-4

【脚步声,倒水就入,高跟鞋脚步】

徐世钟:嗯?要出去?

宋邀雪:(心虚)嗯,出去买点东西。

徐世钟:家里没有了?

宋邀雪:胭脂水粉什么的。那我先走了。

徐世钟:嗯。

【关门】

徐世钟:(想了想,穿上衣服,跟了出去)

【39”环境音切换,远处高跟鞋脚步声,推门风铃声】

徐世钟:(混响)是那家店……

【小姑娘:哎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跟踪的人:(嫌恶)走路小心点儿啊,哎走吧走吧

小姑娘:谢谢谢谢……】

徐世钟:那些人是…(一惊,快步追上)

宋邀雪:(压低声音,有点紧张)麻烦…麻烦帮我把…把这个簪子…(被吓一跳)

徐世钟:(狠狠的一把揽住腰,温和中带着狠)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嗯?

宋邀雪:我…

徐世钟:试试香粉吗?这盒好,适合你。(对店员)把这个包起来。

宋邀雪:(低下头,不敢说话)

徐世钟:簪子坏了要修啊?怎么都不和我说呢?我可以帮你收拾。(一字一顿)我不是你先生嘛。

宋邀雪:(害怕)我…

徐世钟:…(抬头)好了?谢谢,我们走吧。

宋邀雪:(不安)嗯。

(回到家)

【1’54”摔门,脚步+衣服摩擦】

宋邀雪:(被吓一跳)

徐世钟:(坐到沙发上,严肃)过来坐。

宋邀雪:哦…(过去坐)

徐世钟:(沉默半晌,压低声音)你是共产党的人对吧…

宋邀雪:你怎么知…

徐世钟:怎么?想把他们从我这儿过的那一批枪送出去?你知不知道如果这是他们试探我的,你这么做我就没命了?

宋邀雪:(不可置信)徐世钟,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这么自私!那你呢?你有考虑过我吗?曼菲叫你出去吃饭,你为什么一定要带上我,难道不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为你自己铺路?

徐世钟:(被气笑了)我真是没发现你小小年纪心思倒是不少。

宋邀雪:我是中国人!你知不知道现在即便是一杆枪对我们而言也非常重要?现在民族危难之际,我觉得…

徐世钟:民族危难之际靠这一点儿军火能救回来?无勇无谋!留个学回来以为自己翅膀有多硬?!

宋邀雪:你!(气的流眼泪)

徐世钟:(语气缓和一下)这几天就在家里待着,没我的陪同不要出去。我先回房了。

BGM-5

【翻书声】

【音效管家:徐先生。】

徐世钟:怎么样?

【8”音效管家:没什么动静,应该只是以为太太去随便逛逛。】

徐世钟:那就好。……那太太呢?

【19”音效管家:这几天都呆在家里看看书什么的。】

徐世钟:(笑)我以为她会砸东西之类的。

【28”音效管家:(笑)太太不是那样的人。】

徐世钟:行,我今天带她出去转转。对了,那个,药快没了,你帮我问问医生。

【43”音效管家:是。】

【敲门】

宋邀雪:(远)谁啊?

徐世钟:我。

宋邀雪:(远)稍等一下。

【脚步声,开门】

宋邀雪:你怎么来了?

徐世钟:这几天工作有点忙,没时间过来看你。抱歉。

宋邀雪:没事,我一个人看看书也挺好的。

徐世钟:还生我气呢?

宋邀雪:……没有,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徐世钟:(笑)带你出去听戏。答应过你的。

【1’35”环境切换】

【音效小二:哟,徐老板!您还是老位子?】

徐世钟:嗯,再加个位。

【音效小二:得嘞!您这边儿请!】

【脚步声】

【路人1:(压低声音)这几天不太平,给家里人都说着点儿别出去走动。

路人2:嘿,那你还出来听戏呢

路人1:啧,没跟你开玩笑。昨儿个晚上围剿了一批共匪,为首的叫啥邓流云,反正牵扯出来一批人,还跟之前那顾府有关系呢。反正啊,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

路人2:哟,咋?你难道还跟那些人打交道?

路人1:去去去!别给我头上扣大帽子,听戏听戏!快开场了!】

宋邀雪:(挽紧徐的胳膊)……

徐世钟:(低声)没事。

宋邀雪:嗯。

【戏曲声,2’48”衣服摩擦入】

宋邀雪:(靠近)徐先生,你脸色不太好,要不我们回去吧?

徐世钟:(强撑着)不用。这戏……是我小时候就经常听的。

宋邀雪:可你现在真的(看起来不太好)……

徐世钟:(打断)你还记得我说的,那个和我一起听戏的发小么?

宋邀雪:嗯。

徐世钟:(嘶哑,低声)他姓邓。

宋邀雪:(回头看他)徐先生……

徐世钟:(看着戏,湿了眼眶,很用力的拍手三次左右)

宋邀雪:(看着他,等他拍完手,握住)这戏唱的真好,下次我再陪你来听。

徐世钟:(握紧)好。

【3’57”左右】

《赤伶》戏腔清唱

原唱:HITA翻唱:洛邑【语翼配音组】

台下人走过 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 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 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 戏幕落 谁是客

BGM-6

【音效噩梦】

宋父:小雪,当下之况,学习要为了国家。无以安国,无以为家啊。

宋母:爸爸妈妈陪不了你了,不要怪爸爸妈妈…

【枪响】

宋父:快跑!

【爆炸】

宋父/宋母:呃!

宋邀雪:(混响,哭喊)爸!妈!(音效没到就喘息)

【30”雷声】

宋邀雪:(被惊醒)呃!(粗喘气)

【37”敲门】

徐世钟:(远)你没事吧?

宋邀雪:啊…(扬声)我,我没事。

徐世钟:(远)开门。

【49”下床,脚步,开门】

徐世钟:听见你在哭,害怕打雷?

宋邀雪:(不好意思)不是…做噩梦了,吵到你了?

徐世钟:没有。本来就在看书。(递)给你热了牛奶。

宋邀雪:…谢谢。

徐世钟: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宋邀雪:……我父母,是怎么死的?

徐世钟:顾家倒了以后,上面就疯了,四处捕杀…他们没逃出来。

宋邀雪:哦…

徐世钟:(有点不忍)你,安安心心待在我这里就好了。没人逼着你坚强。

宋邀雪:我父母让我嫁给你,是看中你这个人的。所以至少,我不能拖累你。

徐世钟:你…

宋邀雪:(认真)我是天真,可我不傻。徐先生。

徐世钟:(轻笑)好梦。

BGM-7

(宴会场景)

【音效曼菲:这次,真是感谢徐老板为我们提供的场地。】

徐世钟:客气。

【8”音效曼菲:(压低声音)因为路上出了点问题,所以那批东西没有送来。徐老板见谅。】

徐世钟:哪有,能为曼菲女士提供场地,是我的荣幸。

【25”音效曼菲:(笑)之前就听说徐老板是个可靠的人,这次一见,名副其实。】

徐世钟:(笑)

【32”音效曼菲:徐老板,不知道尊夫人近来如何?】

徐世钟:挺好的,实不相瞒,内人刚留学回来不久,父母都在战乱中死了。这边…也就只能依靠我了。

【53”音效曼菲:真是可怜。请替我问候尊夫人。……对了徐先生,过几天确实是有一批东西要从您这边儿走,您看……】

徐世钟:(笑)当然方便。

宋邀雪:(扬声)世钟。

徐世钟:失陪。

【1’15”脚步声】

宋邀雪:(压低声音)他没有怎么样你吧?

徐世钟:(笑)这么多人面前,他能怎么样我?跟他打招呼示意一下。

宋邀雪:(朝远处点头微笑)

徐世钟:(笑)很好,就这样。天色不早,你要是困了就早点去休息,我这边估计还得一段时间。

宋邀雪:(压低声音)那批东西……

徐世钟:(压低声音)没有。

宋邀雪:(心有余悸)……多亏你,要不然……

徐世钟:(笑,抚过她的脸)没事,回房里休息一会儿。

宋邀雪:那我晚点找你。

徐世钟:好。

BGM-8

【敲门3声】

宋邀雪:徐先生。

【4”接着敲门4声】

宋邀雪:徐先生?……徐先生,我推门进来了?

【13”开门】

(徐世钟晕倒在地)

宋邀雪:(惊,赶紧跑过去)徐先生,徐先生你怎么了?

徐世钟:(迷迷糊糊)呃……

宋邀雪:世钟?

徐世钟:……药……

宋邀雪:药?药在哪里?

徐世钟:……抽屉第二格……

宋邀雪:哦!(翻找,自己弄出点声音)几颗?

徐世钟:一颗

宋邀雪:给。

徐世钟:(干咽下去)

宋邀雪: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徐世钟:(缓慢的喘气)……

(稍等一会儿)

徐世钟:(睁开眼睛,双目无神,还是虚弱)好多了,谢谢。

宋邀雪:你的眼睛……

徐世钟:(笑,虚弱)没事,脑子里面有个肿瘤,有时候视力或者听力会出现问题。吃过药了,一会儿就好。

宋邀雪:世钟……

徐世钟:扶我一下。

宋邀雪:好,我扶你到床上……来,慢点。

(二人慢慢走过去,徐世钟躺下)

徐世钟:别担心,这会儿已经好多了。可能晚上不得不喝了几杯酒,有点反应。

宋邀雪:医生怎么说?

徐世钟:需要去国外做手术。

宋邀雪:那就去啊!

徐世钟:(沉默半晌,叹了一口气。笑)那得需要很长时间,这边等不起。

宋邀雪:……什么?

徐世钟:(岔开话题)你还想着要给他们做线人?

宋邀雪:……我父亲说,无以安国,无以为家。我…我会尽量在不(影响到你)……

徐世钟:(打断)我教你。

宋邀雪:(顿)你从来都不明说,这次,总算告诉我了。

徐世钟:(笑)什么事,也不能一直挂在嘴上吧。(叹一口气,语气幽幽)你知道铺一条有用的线得多久吗?前段时间的顾崇离,他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可是多少有用的线断了,甚至激怒了上面,大规模捕杀…所以,要学会斟酌。

宋邀雪:那你这条线,铺了多久?

徐世钟:两年。

宋邀雪:(深呼一口气)我懂了。

徐世钟:为了保住这条线,救更多的人,所以当下,我得有取舍。

宋邀雪:我知道。

徐世钟:你去的那个铺子,被他们注意到了,最近不要有动作,等这阵子过去了,后续应该还能用。

宋邀雪:好。

徐世钟:要学会一个字,等。

宋邀雪:(微笑一下)你呢?这会儿有没有好一点?能看见了吗?

徐世钟:可以了,虽然有点模糊,但是没什么大问题。

宋邀雪: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徐世钟:等等。

宋邀雪:嗯?

徐世钟:你……可以陪陪我吗

宋邀雪:嗯。

徐世钟:(挪了挪身子)你就睡旁边吧,我不会做什么的。

宋邀雪:……好。

(走过去,躺在旁边)

徐世钟:(半晌)你父亲算是我的老师。没能救下你的父母…很抱歉。

宋邀雪:(握住他的手)我说过了,从来都不是你的错,不要道歉。

徐世钟:我一个人走的太久了。从二十岁来上海,一直到现在…其实,有个人在身边的感觉,挺好的。

宋邀雪:(笑)睡吧,好梦。

徐世钟:(笑)好梦。

BGM-9

【碰杯声】

【音效曼菲:(笑)感谢徐先生的鼎力相助啊,这批东西已经被接走了。】

徐世钟:一切顺利就好。

【13”音效曼菲:实不相瞒,这次,(压低声音)那边儿是有大行动。】

徐世钟:哦?

【21”音效曼菲:(笑)放出了一个饵,有鱼咬钩了…而且,据说还是大鱼。】

徐世钟:那不是…可喜可贺?

【37”音效曼菲:那当然,呵呵呵。徐先生,下次有机会还是会找您合作的。】

徐世钟:我的荣幸。

【51”下楼梯声】

【音效家仆:徐先生,张管家让我转告您现有的药没了,要从国外往回调。您这几天多注意一点。】

徐世钟:(边走边说,压低声音)知道了。跟老张说改天备辆车,他知道怎么做。

【1’07”音效家仆:是。】

【开门,关门声】

宋邀雪:怎么样?

徐世钟:东西交出去了。

宋邀雪:哦…

徐世钟:有点问题,之前有人放出了错误情报。可能要围剿。

宋邀雪:(惊)什么?!

徐世钟:嘘。我晚点出去一趟,如果有人过来,你想办法兜住。

宋邀雪:你去?不能让别人去通知吗?

徐世钟:他们不知道暗号,这东西不能乱传。

宋邀雪:(紧张的直喘气)那你注意安全。

徐世钟:(安慰)放轻松,我会尽快回来。而且不一定会有人过来,懂吗?

宋邀雪:(呼出一口气)嗯!

徐世钟:(掏出一把枪,交到她手里)这个,你拿着。

宋邀雪:…枪?

徐世钟:万一有什么事,保护好自己。

宋邀雪:你也是…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徐世钟:(笑)

BGM-10

【环境音,脚步声,开关车门】

徐世钟:走。

【10”车开走】

【车驶近,开门,下车,关门】

徐世钟:(压低声音)前面的路口等我。

【35”车开走,脚步声】

【音效

伪兵1:今晚这酒不错啊~

伪兵2:那是,姑娘也不错,哈哈哈。

伪兵1:不过可惜了,哎呀,快没钱了。这几天是没办法再快活了。

伪兵2:诶,总会有的~

伪兵1:那敢情好!】

【脚步,开车门,上车,1’13”关门】

徐世钟:(低声)开车。

【音效伪兵2:(笑)刚说没钱就有送钱的来了

伪兵1:(笑)

伪兵1:哎!前面那辆车!例行检查啊!】

徐世钟:周旋两句。

【1’28”音效管家:徐先生,他们在曼菲女士手下工作,我见过。】

徐世钟:什么…

【1’33”音效管家:坐稳了!】

【车加速】

【音效伪兵2:哎!怎么回事!

伪兵1:肯定有鬼!追!!】

【音效管家:先生,您在前面转角跳车吧。】

徐世钟:什么?

【1’42”音效管家:我引开他们,您回去。】

徐世钟:你说什么?不行!

【1’47”音效管家:先生,如果您在这里被发现了,受牵连的还有太太!徐家饭店所有人一个都逃不了!我相信您知道该选谁。】

徐世钟:老张…

【1’57”音效管家:走!】

【1’59”跳车,跑到暗处待着】

【车开走

伪兵1:在那儿!追!】

徐世钟:(赶紧跑。喘息声不要停)

【伪兵2:停车!不停车我们开枪了!

【枪响四声,急刹车声,碰撞】

徐世钟:(继续跑,泪水溢满了眼眶)

【2’24”转场,敲门声】

宋邀雪:(一惊,起身)谁啊?

【2’31”音效曼菲:(扬声)我,想找徐先生聊聊。】

宋邀雪:稍等一下。

宋邀雪:(起身,赶紧抓乱头发和衣服)

【2’40”衣服摩擦,脚步三声】

【开门】

【曼菲:(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徐先生不在?】

宋邀雪:哦…世钟在睡觉,他有点不舒服。

【3’02”音效曼菲:我进来坐坐。】

宋邀雪:(犹豫一下)请进。

【3’08”脚步声4声,关门】

宋邀雪:您先坐,我给您倒杯水。

【3’18”慢悠悠的脚步声,倒水声,走回来,3’39”放下杯子】

宋邀雪:请慢用。

【3’41”音效曼菲:谢谢,还请徐太太叫一下徐先生。】

宋邀雪:请问曼菲女士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我先生他…(确实身体不适)

【3’54”音效曼菲:(略强硬)或者我亲自去?】

宋邀雪:…请稍等。我先生还得换下衣服。

【4’02”脚步声,开门,关门】

宋邀雪:(紧张的喘息,呢喃)怎么办…怎么办…

【4’12”窗子打开,徐翻身进来,衣服摩擦】

宋邀雪:(惊,压低声音)刚才曼菲来了,还好你赶回来了…

徐世钟:(喘息,视力模糊,忍痛)我知道。

宋邀雪:老张呢?

徐世钟:…死了。见机行事。(准备出去)

宋邀雪:等等(吻)

徐世钟:嗯…

宋邀雪:(松开,帮他整理)外衣脱了,扣子解开。

徐世钟:你…

宋邀雪:(喘息)好了,就这样…(看着他)身体没事吗?头痛不痛?

徐世钟:(虚弱,笑)没事,就是有点看不清。

宋邀雪:…我扶着你……我们出去吧。

徐世钟:好。

BGM-11

【开门,衣服摩擦】

【曼菲:(起身)徐先生。(扫了二人一眼)似乎,我搅了您的好事?】

徐世钟:(笑,不说话)

【15”音效曼菲:非常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我的手下,击毙了一名共匪,这人,我在您这里见过。

徐世钟:(笑)说来惭愧,徐某大概知道曼菲女士说的是谁。这人是我错用了,只是看他年事已高,也做不得什么事,所以几天前就赶他出去了,只是为了不让曼菲女士失去对我的信任,才没有告知您。这……确实是我的疏忽。(音效就等着,或者加一个轻微的笑)

【1’02”音效曼菲:(看他几秒,笑)如果是真的,那当然再好不过。】

宋邀雪:说起来也真是感谢曼菲女士帮我先生解决了一个心头之患呢。毕竟我们合作也很愉快,相信曼菲女士是不会冤枉好人的,是吧?

【1’27”音效曼菲:当然…(笑)这么晚了也就不打扰徐先生和徐太太了。】

徐世钟:客气,倒是曼菲女士辛苦了。邀雪,送送曼菲女士。

【1’48”音效曼菲:告辞。】

【脚步声远去】

徐世钟:(直到听不到脚步声,强忍痛苦,站在原地动不了)呃……

【远处车开走,高跟鞋快速跑近,2’07”关门声就入】

宋邀雪:(急)怎么还在这儿站着…

徐世钟:(虚弱)…我看不见…

宋邀雪:(急)药呢?

徐世钟:没了。

宋邀雪:(惊)你流血了…我去给医生打电话!

(无音效,脚步,打电话)

(徐世钟喘息不要停)

宋邀雪:喂?……胡医生吗?我先生,啊,徐世钟这会儿情况不太好,(声音低一点)失明,还有流鼻血…知道了,麻烦您尽快过来!

(无音效,挂掉电话,跑过来)

宋邀雪:能走吗?我们去沙发坐着。

徐世钟:(沿着墙滑坐下去,艰难)…实在是…动不了了…

宋邀雪:(害怕,颤抖)世钟…你别吓我…医生就快到了,你坚持住!

徐世钟:(喘息半晌,虚弱)……我后悔了。

宋邀雪:…什么?

徐世钟:抽屉里,有合离书还有钱…

宋邀雪:(打断)你别说了!

徐世钟:(虚弱笑)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可惜,现在却看不到你的样子。

宋邀雪:(哽咽)我现在只有你了,求求你,坚持住…

徐世钟:(恍惚)留你一个人,对不起。

宋邀雪:(哽咽)你不要……不要…

徐世钟:我这一辈子……走的太累了……(渐弱,笑意)谢谢你,让我…有个休息的地…方……(合眼)

宋邀雪:(愣了愣,轻声,仿佛担心吵醒他)世钟……世钟……(憋不住哭)……

【4’53”歌入】

他没有焰火绚丽

也不像鸟儿会迁徙

不过是放飞的风筝

怕你心痛才自由

记忆的线索在你手中

(一年后宋邀雪优雅、稳重)

【环境音,衣服摩擦】

【音效老板娘:徐太太,这是您定的香粉。】

宋邀雪:(嗅嗅,满意)就是这个,谢谢。

【5’44”离开店,开车门,上车,关车门,展开纸条】

【音效情报(混响):十五日中午行动。】

宋邀雪:(收起纸条,不动声色的深呼吸一下)

【6’07”音效司机:太太,这香粉挺好闻的。您品味真好。】

宋邀雪:这是我先生生前帮我挑的,我一直在用。

【6’18”音效司机:(略尴尬)对不起,太太。】

宋邀雪:(笑)没事,走吧。

【6’25”音效司机:好的,太太。】

【车远去】

宋邀雪:(混响,缓慢,深情)他一直在我的梦里。那个国泰民安,现世安稳的梦里。

【6’47”歌入】

如果你能让他降落

天空如自由无尽头

可知那颗心在风中太落寞

就让他停留在你怀中

如果你能让他降落

天空如自由无尽头

可知那颗心在风中太落寞

就让他停留在你怀中

……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