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修出品】2男2女 淡苦情本 海德堡的情人 - 爱PIA戏网

【85966】【自修出品】2男2女 淡苦情本 海德堡的情人 举报

慎独自修
独家 虐恋/苦情 近代/民国 字数:18820
基本信息   独家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近代/民国

字数:18820

创作来源:多篇拼接

独家剧本为爱Pia戏平台独家剧本,未经授权,严禁将全文转载至其他平台!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授权方式
爱PIA戏独家
更新时间

更新:2020-10-22 23:48:58

首发:2020-09-10 10:12:45

角色(男 2 / 女 2)
张杰胜技师男游客弗兰克李志同大会秘书诗人蒋思德语言学家酒店前台萨沙余佩学生代表服务员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提取码:1111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在海德堡,给情人买朵玫瑰花吧?
复制 收藏(45)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海德堡的情人》

总时长:68分钟

编剧/后期/美工:慎独自修

版权所有,禁转载禁翻录禁商用,其他联系编剧。

特别感谢灵柳尔意!

由于pia戏网站审核机制的不断变化,可能随时会被锁本。

本子和bgm的密码固定都是1111。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WjPPUq6KkcOVa_crlpjE3Q

提取码:1111

音乐一共13个,如果是电脑内放,建议下载13个独立音乐,方便随时调整音频进度。

人物介绍:(年龄不是重点)

女1:蒋思德:37岁,有学识的家庭妇女,性格懦弱。(兼红色配角)主角。

女2:余佩:37岁,女权组织代表,洒脱独立。(兼粉色配角)

男1:张杰胜:40岁,政客。(兼蓝色配角)

男2:男游客:40岁,随性潇洒。(兼绿色配角)

注释:康德/黑格尔——著名哲学家。


淡本!微苦情,微话剧向。台词绕口,慢慢读。


【】:有声音,音效

[ ]:无声音,动作提示


本文背景:20世纪末

85966-bgm1(8分钟)

【风吹落叶声】

【6''走路声同入

张杰胜: 我应该没记错的......

蒋思德: 怎么还没到?

【15''脚步声停】

张杰胜: 没想到是这样一栋房子!你看!真华丽!一点现代建筑的影子也没有!

蒋思德: 没想到国际知名的神经精神研究所,躲在这种庭院深深、重重遮掩的老房子里!

【36''厚重木门缓缓推开声】

蒋思德: 这里装修真像中世纪!是不是巴洛克时代?你看这个旋转楼梯!还有水晶吊灯!

张杰胜: 不对,这是罗马式教堂,你应该看看屋顶。

蒋思德: 天啊,你快来看!我倒是第一次见,你看这个穿衣镜,怎么这么大?比我们家的墙都大!

张杰胜: 嗯?我看看。我梳个头发。

【1'11''镜子移动声】

张杰胜: 咦!镜子怎么动了!

【1'16''镜子转动,跑动声】

[萨沙从镜子后面跑出来]

萨沙: 对不起,接一个电话,让您久等了!

张杰胜: 没关系,我们刚到。(放松叹气)没想到镜子设计成了旋转门,刚刚真是吓我一跳。

萨沙: 抱歉,二位久等,我是萨沙。

张杰胜: 好久不见,呃——

[伸手发现手里有梳子]

张杰胜: (自我解嘲一笑)您看,头发越少的人越需要梳子!

萨沙: (笑)我想我也很需要。

蒋思德: 我们不如进去聊。

萨沙: 当然,二位请跟我走。

【1'56''三人脚步声淡出】

【2'02''翻找东西声同入

[萨沙在箱子里找小锤子]

张杰胜: 有十五年了吧?没想到您会成为神经科权威。史密斯教授说您才得了 莱布尼茨奖,真是年轻有为啊!

萨沙: 您去见过他了吗?

张杰胜: 当然啦!我们上个星期到,第一个就是去见他,好多年不见了,他精神还是那么好。以前在他手下做论文的时候,被他磨死了,现在却成了好朋友。不是他,我还真想不到要来找您呢。

萨沙: 找到了。我们来测一下腿部反应。

【2'49''走路靠近,敲关节,衣服摩擦声】

萨沙: 腿部反应很好。他说您在湾区是个很有名的政论家了,请把鞋子脱掉!

张杰胜: 你说脱我就脱,可是我得先跟您讲清楚,我好得很,身心健全,除了掉头发......

【3'13''弯下腰去解鞋带】

张杰胜: 争论家吗?湾区是个浅盘子,要出名很容易。我只是想让人们了解康德,了解康德的社会 不会肤浅,不肤浅 就不会堕落。

萨沙: 德国人自己 不见得就 了解康德,不见得 不堕落呀。

【3'39''站起声】

萨沙: 请把袜子也脱一下,我去拿个东西,马上回来,请稍等。

【3'48''脚步声渐弱入】

[萨沙走远]

蒋思德: 老公,这里有点奇怪,你发现没有?

张杰胜: 怎么了?

蒋思德: 外面那么繁复华丽,而这个房间却简单的意外,墙上一幅画也没有!

张杰胜: 墙上是镜子,算是装饰嘛!

蒋思德: 如果是装饰还好,可是这里是一个形状不规则的房间,转弯抹角有好几面墙,每一面墙上都有一面镜子,每一面镜子又不可避免地收摄进另一面镜子,(张杰胜插入)你的目光会随着镜子穿过无数个空间的回廊......

张杰胜: (内心)我的目光随着镜子穿过无数个空间的回廊,越进越深越远,我极尽目力追索幻想的层层铺排,为它的诡谲(guǐ jué)困惑,隐隐中觉得危险,莫名所以的危险,想收回目光,却身不由己。

【4'55''钥匙叮当声】

[萨沙拿着钥匙靠近张杰胜]

张杰胜: (回神,松了一口气)呼——怎么这么多镜子?

萨沙: 我喜欢镜子。

【5'03''坐下

[萨沙面对张杰胜]

萨沙: 在我这里等的人,永远不会无聊。请把脚抬高一点,我要试试您的反射功能。

【5'14''钥匙搔脚板心】

张杰胜: (自顾自)肤浅也有程度的不同。你们的政客至少受制度控制,我们的政客把民主当工具。我每次帮朋友助选,就讲康德的“目的本身”,所谓行动,即无论在你的人格,还是其他 每个人底 人格中的人,你始终同时当做目的,绝不当做工具来使用。

萨沙: 很有趣。您为什么不对选民孔老夫子呢?不过,您还真没变。

[抬头看蒋思德,对蒋思德说]

萨沙: 他从前就这么爱辩论。

蒋思德: (笑)很显然,一直都是。

萨沙: 左脚也要脱。史密斯说您也在这里读过书?

蒋思德: 对,我们在这里认识的。不过我没读完。(停顿两秒)为什么今天这么静?好像没人上班?

萨沙: 今天是节日,耶稣上天,放假。

蒋思德: 您是特别为我们来的?!

萨沙: (笑着说)你们老远跑来,当然嘛!

【6'31''转身】

[萨沙看张杰胜]

萨沙: 还没脱?

张杰胜: (困惑)......怎么回事?

萨沙: 有什么不对吗?

张杰胜: (恐惧、迷惑)我的左脚......

萨沙: 怎么了?什么不对吗?

张杰胜: 左脚。(迟疑)我,找不到左脚......

蒋思德: (紧张)老公......

萨沙: 您先放松,试一下深呼吸。

张杰胜: (深呼吸)

萨沙: 您再试试看!

蒋思德: (内心)我看到他突然抬起右手,从右腿摸索到左腿上,停了一下,然后开始顺着左腿慢慢的往下移动,他的眼睛虽然紧盯着,却好像看着的是别人的手和腿,就像看着一只迷路的老鼠沿着墙根游走......

张杰胜: (颤抖)这个——这个是我的左腿,是左腿,没错吧?


85966-bgm2(2分钟)

【转场】

【7''走下台阶脚步声】

[两人离开医院]

张杰胜: 我们先去吃饭吧。吃什么?

蒋思德: 随便你,吃什么都行。

张杰胜: 去中餐馆吧,反正就在对面。

蒋思德: 好,走吧。

【25''走路离开声】

【32''菜单翻页声】

服务员: 中午好,这是菜单,你们可以先看一下,有需要请直接叫我。需要喝点什么吗?

蒋思德: 要两杯柠檬水,谢谢。

【49''走路离开声】背景音:先生,给太太买朵玫瑰花吧。——可可

张杰胜: 不错,这家店服务不错。

蒋思德: 嗯。

张杰胜: 点什么?

蒋思德: 还是你点吧!

张杰胜: 你每次都这样,女人总是拿不定主意。

【1'10''杯子放桌子上声】

服务员: 这是二位的柠檬水,请慢用。现在需要点餐吗?

张杰胜: 两菜一汤吧,要葱爆牛肉,麻婆豆腐,酸辣汤。两份米饭。

服务员: 好的。

【1'30走路离开声】

张杰胜: 是《茉莉花》。

蒋思德: 《茉莉花》没错。

服务员: (远处)两份小笼包,外卖!

张杰胜: 音乐怎么突然变大声了。

蒋思德: 我也觉得奇怪。

张杰胜: 豆腐很嫩。

蒋思德: 要不要辣椒油?

张杰胜: 好。

蒋思德: 牛肉有点淡。

张杰胜: 再给我一点辣油。

蒋思德: 你什么都嫌淡。

张杰胜: 也不是什么都嫌。

【2'05''拿调料声】

这绿岛像一只船

在月夜里摇啊摇

姑娘呀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啊飘

张杰胜: 好久没听过这首歌了。

蒋思德: 嗯。

张杰胜: 给我牙签。


85966-bgm3(7分钟)

【转场】

【4''广场环境音同入

蒋思德: (内心)从火车站侧门出来,穿过马路就是电车站,和十五年前一样,火车站前的服务站,被几百辆泊着的自行车包围着。抵达这个小城的第一天,我就在那个服务站里向一个哼着歌的男人要地图......

张杰胜: (笑)漂亮的小姐要地图,免费。

蒋思德: (内心)后来,我当然知道,那地图本来就是免费的。

【45''自行车叮铃声】

【音效】给女朋友买朵玫瑰花吧。——可可

[留着长发的亚洲女孩骑着自行车经过]

蒋思德: (内心)是我吗?这是我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她如果在酒馆里,认识了一个高谈阔论康德和孔子的男人,为他怀孕,而跟他回国结婚过日子,我们的命运就相同了,可是,这种几率不大。

【1'17''转场】

张杰胜: 行李你都装好了吧?

蒋思德: 嗯。

张杰胜: 那我先走了,自己吃饭,晚上不要乱跑,我星期天就开完会回来。

蒋思德: (内心)自己吃饭,呵,他像个在妻子脖子上挂大饼怕她饿死的丈夫!

【1'41''转场】

【咖啡馆音乐声】

【1'48''走路声同入

蒋思德: (内心)我买了一本德文书卷在手里,一进门就看到了左边靠窗的桌子,只有在那个位置,可以安静地看街上 流动的彩色众生。窗外川流不息,人来人往......

【音效】一个疯子在街上破口大骂:(德国人的文明用语hhh)——火鸡【独立团配音工作室】

【坐下声】慢速!

男游客: 奇不奇怪,每个小镇都有它自己的疯子,每个疯子都会骂人!

蒋思德: (愣了一下)嗯?中国人?

男游客: 我爸爸是美国人,我是中国人,我在中国的美国学校读过书。(笑)你见过不骂人的疯子吗?

蒋思德: 嗯......有啊!小时候,我们村子里有个女疯子。她不骂人,只是站在街上,怎么说呢,手足舞蹈。好像不可控制地一直跳舞。

男游客: 那叫图雷特氏综合征。

蒋思德: 什么?

男游客: 图雷特发现了这个病,所以这个病,就取用他的名字,好像帕金森病一样。以前的人都认为那些跳舞的疯子有什么魔鬼附身,其实是一种神经病,神经系统出了毛病。

蒋思德: 大概叫舞蹈症吧,你怎么这么清楚?

男游客: 亲身经验。(笑)

蒋思德: (惊讶)什么?!

男游客: 不是我,我是说我有个叔叔生这个病,舞蹈症的病人用一种药,用下之后,病人整个慢下来,举手投足变成慢——动——作,像港片里的僵尸......

蒋思德: 你不觉得这样对长辈有些不敬吗?

男游客: (尴尬笑)确实不太好。

蒋思德: ......

蒋思德: (内心)这个男人在看着我,我确信。气氛中有着微妙的张力,这种张力满足了我作为女性的虚荣。我假装专心看着窗外,把侧面留给这个男人欣赏,我知道我侧面轮廓很美,我一紧张就会脸红,不少人说过我“脸红的迷人”。

【4'37''男游客啜一口咖啡放下杯子】务必等音效!!!

男游客: (微笑)有几个孩子?

蒋思德: (微微气愤)你会不会问一个男人这样的问题?

男游客: (开心地笑)(轻松)当然!我自己就是两个孩子的爸。

蒋思德: 哦——孩子在哪里?

男游客: 跟孩子的妈在一起。

蒋思德: 那——孩子的妈呢?

男游客: (似笑非笑)你——(慢慢地说)会不会问一个女人这样的问题?

男游客: 孩子的妈跟别人结婚了。那个别人也有两个孩子。

蒋思德: (皱眉叹气)(像是说给自己听)这个世界破碎的东西太多了!

【5'32''由远及近走路,侍应生收拾盘子声】

【音效】蒋思德:Ich hätte gern der zucker,bitte.(我想要一份糖,麻烦了)——神予【171童声言配音社】

男游客: 你会德语?你不是游客?

蒋思德: 只是学过......

蒋思德: (内心)我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不,我不想提起我来过德国的过去,更不想解释和丈夫远道来求医的过程。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男游客: (停顿两秒,感觉尴尬)呃,我该走了,再见。

【6'17''男游客离开的走路声】

蒋思德: (内心)现在,我从背后看到他的身材十分匀称好看,仿佛随时可以远征撒哈拉沙漠。不像张杰胜,永远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还要抹油,虽然已经没有几根。

【6'43''敲窗户声三次】

[男游客在窗外笑看蒋思德]

蒋思德: (内心)叫住他!叫住他!问他的名字!

【6'51''转场】

[蒋思德坐着不动,男游客早已离开]

蒋思德: (惆怅、懊恼)(叹气)再见。


85966-bgm4(4分钟)

【转场】

大会秘书: 今天的会议大家辛苦了,离这边会场两公里,就是有名的风景地——蓝盆。据说只要去过的人,就绝对不会忘记,潭水蓝染的艳色,像一种蛊惑。(张杰胜入)祝大家玩得愉快!

张杰胜: (内心)我对蛊惑没有兴趣,我追求的是理想主义、启蒙思想。他妈的到今天还在引用黑格尔,黑格尔对中国的理解肤浅的离谱,可是二十世纪末的文化诠释,仍旧操在西方人的手里,用他们的语言、用他们的思维架构,怎么可能和他们辩论?

【50''转场】

【52''嘈杂会场声】慢速!

弗兰克: 黑格尔说,中国人的“天”不像西方的宗教有自己的天使与魔鬼。孔教思想中的“天”,是一个完全世俗的东西,所有的权力都属于皇帝一个人,所以儒家思想只有内在性,缺少超越性。

张杰胜: 儒家思想的超越性与内在性是并行的,黑格尔未能完全了解“天”的深意。中国思想家讲“天人合一”,就证明天和人不是一回事。理学家讲太极,讲良知,也表示良知的力量,超过世俗的所谓权力。天,就是中国人的宗教观,他固然是内在的,它同时也是超越的。

弗兰克: 你这是和(huò)稀泥!内在和超越是彼此矛盾的品质,是内在的就不是超越,是超越的就不是内在。你说既超越又内在,就好比说一个人既高又矮,完全失去意义。

张杰胜: (生气,不流利)你懂不懂天道的超越意义!是不是没有西方的神秘主义就不能有超越性,你懂不懂儒家的天道观!是道德也是宗教,因为“天道贯注于人身之时,又内在于人而为人的性”,道德重内在,宗教重超越......

弗兰克: (打断,流利地说,有气势)根据康德,超越性有三个条件:上帝的存在,灵魂之不灭,意志的自由。儒家思想里有这种条件吗?

张杰胜: 儒家思想的......内圣外王与现代民主的种种价值观......并不排斥,非但不排斥,而且......儒家精神是......人本的、民主的!这和超越与内在的问题是一个整体!

余佩: (会场里响亮的一声)我不懂!

余佩: 你们一边说儒家思想没有超越性,另一边想证明儒家思想有超越性,我不是研究哲学的人,但是请你们告诉我,为什么超越性,必须是一个评价标准?

张杰胜: 乳臭(rǔ xiù)未干的家伙!说来说去也只不过把黑格尔的冷饭再炒一遍,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哼!肤浅!


85966-bgm5(7分钟)

[张杰胜回到酒店房间]

【关门声,走进房间声】

【6''翻找行李声】

张杰胜: (一边翻一边喃喃道)袜子,手帕,牙刷,牙膏......嘶——内裤呢?(碎碎念)总是这么漫不经心,怪不得学问也做不好,凭直觉生活的人就是这样!

张杰胜: (内心)不过这倒也不是一个缺点,如果思德是个雄才大略的女人,我们根本不会结合。我一辈子在母亲的强悍镇压下长大,没必要娶个意见太多的女人来虐待自己。

【43''转场】

蒋思德: (哭泣)杰胜,我,我怀孕了。

张杰胜: 思德,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蒋思德: (抽泣)嗯,我相信你。

张杰胜: (内心)她眼睛哭得肿肿的,没说一句怨怼的话,坐在床边楚楚可怜地擦眼泪。那一瞬间我就已经明白,我根本不需要再考虑。她没有像那些现代的新女性,说自己要如何如何,就够了。我要她。

【1'25''穿上旧内裤】

张杰胜: (叹气)可她还是忘了我的内裤。

【走路声,关门声,走路声渐远】

[张杰胜离开房间]

【1'44''转场】

【挂断电话嘟】

酒店前台: 对不起,她还没有回来,要再留言吗?

张杰胜: 算了,谢谢。(不安,小声嘟囔)一整天不在,究竟跑哪里去了?

张杰胜: (内心)不过说起来,平常到处跑的还是我自己,开会、演讲、上电视......在湾区做学者,绝对不是象牙塔里的思考者,必须同时也是社会的顾问。我当然也熟悉韦伯的价值中立论,可是要知道意识形态之争就像虎豹同笼,你不吞灭别人,别人就能吞灭你!而这样深刻的认识,是我在大选期间,被一个司机冲上台,打得头破血流缝了七针之后才明白的。

【2'43''会场嘈杂声】

学生代表: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张杰胜先生,来参加本次湾区大学生民主演讲会......

【2'57''鼓掌声】

张杰胜: (指着自己的头)这,不是和各位一样的白头巾,这是染血的绷带!(戏剧性地停顿一下,再用沉痛的声音说)民主,一定要用鲜血去换吗?

【3'15''鼓掌声】

张杰胜: 民主是什么?很简单,民主就是,拳头伸出去,但是必须在碰到别人鼻尖之前 收回来!

【3'31''鼓掌声】

【3'36''转场】

【3'40''走路声同入

张杰胜: (内心)其实我的伤好得很快,不过在外面我还是会把它缠上。在我发现蒋思德扔掉绷带后,那时我气得一天也没和她说过话。

【3'55''脚步停】

【3'57''转身继续走,脚步声同入

张杰胜: (担心)不过现在这么晚了,她能在哪儿呢?

【4'09''宴会厅哄笑声】

【4'11''脚步3声】

[张杰胜经过宴会厅门口]

李志同: 哎?!老张?

语言学家: 来,快来坐!

【4'19''碰杯声】

李志同: 老张,你们认识吗?

张杰胜: 谁?

李志同:(同入)余佩。

余佩: (同入)余佩你好。

张杰胜: 你好,张杰胜。

余佩: 张杰胜,你今天应该用中文回答那个弗兰克的!

张杰胜: (摇头)他会听不懂。

余佩: 他对儒家很有看法,不是么?如果他连你的汉语都听不懂,他凭什么研究儒家?

李志同: 话不是这么说,我觉得,老张研究康德,他的德语表达也不见得好,对不对?可是那不代表他不能有见解。

张杰胜: 语言就是思维,思维受制于语言。单单是我们用他们的语言做讨论工具,就表示我们在玩他们的游戏,玩他们的游戏就逃不了、要遵守他们定下的规则。

李志同: 先天不良嘛,没办法的!

语言学家: 你们不要这么益和团嘛!他们研究中国思想,我们研究西方思想,我倒觉得蛮平等的。语言的障碍他们也有!

余佩: 那你把问题看的太简单了。他们研究中国思想、中国文学,用什么方法,用什么语言,用什么价值结构?

张杰胜: 问题就在这里。他们先给哲学下个定义,说哲学是一二三四,然后拿这个一二三四去中国思想里找,找不到,就宣布中国没有哲学。

余佩: 对,可是你硬要在中国的哲学里,找到他们要的一二三四,又有什么意思?

语言学家: 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办法,关起门来不理他们,我们搞我们的,他们搞他们的!

李志同: 搞搞搞搞,我真受不了你们大陆来的,什么东西都用搞的,学问哪能搞,学问要治,懂吗?要治!我们湾区只有女人才能搞——

余佩: (生气大声)李!志!同!

李志同: 抱歉抱歉,我喝多了。

张杰胜: (自顾自)闭门造车也不行啊,和西方对话(诗人打断)不能——

诗人:算了算了!严肃的问题留给白天,我们来讲黄笑话比赛吧!我先讲!

语言学家: 余佩,你怎么没抗议?

余佩: 抗议什么?如果连笑话都不能说,这个世界未免太没意思了!

【7'13''转场】务必等音效!!!

【7'15''挂断电话】

酒店前台: 对不起,没人接。要不要留言?

张杰胜: 不用了......(叹气)


85966-bgm6(11分钟)

【写字声同入

[萨沙不间断用笔记录]

蒋思德: 我带了本字典来,萨沙教授。我在一家妇女杂志当了几年编辑,德文资料常常翻译,但是说的话就不行了,而且杰胜的问题,嗯,还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萨沙: 您只需要配合我就好,尽可能详细的告诉我病情。您丈夫是在下星期回来吗?

蒋思德: 对,他下星期天回来。

萨沙: 那我们可以慢慢交流病情,先来说说您觉得什么时候病人,也就是您丈夫,出现了一些异常?

蒋思德: 两年前吧,他突然说要参加“国会议员”的选举,叫我把工作辞掉,专心帮他。我们也没什么经费,宴会就在家里吃,家里总是人来人往。好像就是在那个忙得一塌糊涂、他一天到晚演讲的时候,我觉得他有点奇怪。

萨沙: 搞政治做政客,可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如果长期处在精神紧绷的高压环境中,难免会产生心理和生理上的问题。您觉得有点奇怪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蒋思德: 那时一个助选的研究生说,杰胜到菜市场去拜票的时候,突然满脸笑容地弯身伸手,好像要去抱孩子的样子,可是他抱的:是路旁一个脏兮兮的防火栓!大家就笑,以为他在开玩笑。我却很紧张,天哪,不找医生不行了!

萨沙: 他的视力出现了问题?

蒋思德: 杰胜当天一回来就说,“怎么地上这么脏!”,他能看到地上的米,说明视力绝对没有问题。可有一天,我们在街上碰见,我以为他要叫我了,因为他的眼睛明明看着我,可他竟然没有看见我,我忍不住开口叫他,他才吓一跳,还把头转来转去,好像要凭这声音找我,可是我就在他前面呀,太离奇了。我这才想到,老天,这个人是不是生病了!

蒋思德: 为什么他可以看见地上的米粒,却看不见我那么大的东西呢?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开始常常吵架,我会抱怨他,害我放弃了杂志社的正常工作,也不能照顾小孩之类的,他就会暴跳如雷。

萨沙: 也就是说性格变得暴躁,那么行为上有没有比较异常的地方?有没有出现过人格上的反复无常?

蒋思德: 奇怪的是,私底下对母亲那样不满、那样讨厌的人,却要求我对他百依百顺。(气愤)他妈欺负我的时候,他就变成一个孝子!完全帮着他妈说媳妇该怎样怎样,我真搞不明白!(委屈)最让我不舒服的,还是我觉得他完全不为我着(zhuó)想!他会三更半夜带朋友回来,叫我给他们倒酒,然后整个晚上不和我说一句话!你知道吗,我在家里就像是一团空气!

萨沙: 你们有很多的共同话题......

蒋思德: (打断哭泣)结婚前信誓旦旦,结了婚就完全不一样了!恋爱的时候可以谈康德,结婚了以后谈什么呢?!上了床就只知道呼呼大睡,从来没有关心过我,问我今天过的好不好,累不累,(哭)可我根本不敢说他什么!因为知道他压力大,怕刺激他,看他每天进门精疲力尽,两眼发黑的样子,真的也很可怜!所有人都要我理解他,谁来理解一下我呢?!我一说他什么,他很容易就失去控制——

萨沙: 什么叫失去控制?能不能详细形容一下?

蒋思德: (惊愕)失去控制?(尴尬、难以启齿、委屈)就是......就是......会大声骂人。

蒋思德: (内心)我怎么能告诉TA,我的丈夫会动粗?我怎么能告诉TA,杰胜会抓起我的肩膀往墙上撞?(自我安慰)不过,他动了粗之后又会后悔,像小孩一样,抱着我的腿要我原谅,(回神)可是下一次又一样......(无力)我怎么能告诉TA这些呢?

萨沙: 您丈夫是一直这样的吗?

蒋思德: (恍惚)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悲戚)不,结婚头几年,至少我们还住德国的时候,他没那么暴烈。竞选那段时间,他突然变得很有名,报纸上天天都有他的消息,他就对我脾气特别大,呼来喝去的。有一次,我们在门口迎接客人,杰胜堵在我前面,跟客人握手寒暄,他就那样挡在我前面,就像完全感觉不到我的存在!

蒋思德: (内心)那种被忽视,不受尊重的感觉,那种无法承受的羞耻和尴尬,我到现在也记忆犹新,可是,可是......我不想和他起冲突,我怕他对我大吼大叫的样子,更怕他突然又对我动手。

萨沙: 那您有和丈夫聊过这个问题吗?

蒋思德: 总而言之,我们有一段时间关系很困难。

蒋思德: (内心)其实,其实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如果是因为生病(沉默两秒)......我有点乱了。

萨沙: 你们经常吵架吗?

蒋思德: 吵架?后来他竞选落选了,吵得更厉害了,他根本不准我去上班了,说他需要我。好吧,留在家里就留在家里,反正多陪陪女儿也好。

萨沙: 有过什么严重冲突吗?

蒋思德: 严重冲突?这和他的病,我们还不知道他有没有病......有关吗?(思考)嗯......

蒋思德: (内心)严重冲突?那个晚上,我和他一个助教出去拿资料,回来晚了,他就气得脸爆青筋,一巴掌打的我发晕,(哽咽)然后,然后,我怎么能告诉任何人,他......他见我垮在地上哭的很惨的时候,竟然,竟然掀起我的裙子就!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蒋思德: 还好。我们还算过得去吧?!夫妻关系应该怎么样呢?

蒋思德: (内心)事后他说,是因为爱我......

萨沙: 您还是告诉我,你们求医的经过吧。

蒋思德: 我们一开始去看了眼科,说是没有任何问题,后来,我们又找了一个针灸医师。

萨沙: (噗嗤一笑)为什么找针灸医师?

蒋思德: 因为他号称神医,您别笑,很多人这样相信,我反正也觉得不妨一试,后来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劝去。我们只去了一次后他就不肯去了,德国正好有学术会议要参加,就想到顺便来看看。

蒋思德: (内心)明明是他看病,结果竟然好像是为了我,好像是我出了问题一样......那天晚上,那天晚上之后,他一回家我就紧张,小心翼翼怕得罪他。夜里,就怕他要求......

萨沙: 说完您丈夫,您有没有觉得自己不舒服的地方?

蒋思德: 我?我很好。三十七岁。有时候觉得闷一点,压抑一点。可是大致来说,还可以吧。我对人生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女儿发展的很好,我自己......就是这样嘛!我从小看着爸妈厮打,看着披头散发的妈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整理皮箱,然而没走出过一次,现在她每天坐在电视前面,从早上看到晚上,有时候连睡衣都不换掉,反正晚上......每一天都一样不是么?我想我对过日子从来就没什么幻想吧?!反正一半的人生已经过去了。


85966-bgm7(5分钟)

【转场】

【街道环境音】背景音:先生,要花吗?

【电车经过, 停止运行刹车声】背景音:给情人买朵玫瑰花吧。——可可

【23''音乐起开始入】

男游客: (远处)喂!(笑)我要去看一看垃圾场,要不要一起去?

蒋思德: (喜悦)咦?是你!什么垃圾场?去哪啊?

男游客: (远处)快上来啊!快点!要来不及了!

蒋思德: (笑)好,等我一下!来了!

【45''跑步声,转场】

【53''机器链条齿轮运作声】

技师: 我们一年处理六万吨的废纸,一万七千吨废木,一万两千吨包装盒,这个厂房是处理废纸的。在我们眼中,没有废的东西,任何东西都有价值,只是不断地转换用途。

【1'23''挑拣纸张声】

技师: 瓦楞纸的利润最高,我们分类出来,卖给造纸厂,赚的最好。报纸最贱。

男游客: 我同意!报纸擦玻璃最干净,你知不知道?

蒋思德: 你看你看,有只鞋子!

技师: 我还看见过一只死老鼠!

【1'47''老式照相机拍照3次】

男游客: 走,抓紧我的手。

蒋思德: 啊......好。

男游客: 我们到下面再去一次,我再补一张照片。

蒋思德: (内心)当他牵着我手,在垃圾堆里穿来穿去,我有一时的错觉,恍惚他是我大学时代的情人,我们正谈着人生中最纯洁,而且绝对不会再有一次的恋爱。

蒋思德: 那种抚摸一下头发、不小心碰一下肩膀,就令人魂魄动摇的恋爱。

【2'31''转场】

蒋思德: 天哪!这些纸都已经堆成了山!这些哪是纸?你看嘛!

男游客: 这上面全印着字,不叫纸叫什么?

蒋思德: 叫知识。(笑)以前的中国人凡是有字的纸头是不丢的。

【2'48''背景声加强:齿轮/工厂音】

男游客: 那是崇拜知识。

蒋思德: (喊)你说什么?听不见!

男游客: (喊)我说啊!知识也是一种垃圾!

【3'03''转场】【马路环境音】

【3'06''走路声同入

[走到马路上,两人默契自觉把手分开]

蒋思德: 奇怪,你们做记者的人,不自己开车?

男游客: 当然开,从巴黎来的路上车子漏油,在海德堡修呢。明天修好后我就去布拉格。

【3'21''脚步停】

蒋思德: (内心)这个人明天要去布拉格,从此走出我的人生。总是这样,美好的东西像彩色缤纷的泡沫.....可是我是怎么了?这个人我根本还不认识。我知道些什么?他在美国读新闻,到欧洲来闯下来,为巴黎的《论坛报》已经工作了八年。他喜欢当跑来跑去的资深记者......

男游客: 我最喜欢一个人旅行。

蒋思德: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单独旅行过,我觉得那是需要克服多种恐惧的事情。

男游客: 一个人,你才能专心的看世界,有个伴,你就不得不分心去应付她。而且,单人旅行像一扇敞开的门,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两个人就是一个闭锁的世界,你说呢?

蒋思德: (小声)我是你多余的伴,还是那可能发生的事情?

【4'35''脚步3声停】

男游客: 我该走了。

蒋思德: (内心)又到了分手的时候,这次分手,我们不会再偶遇,你到底想要什么,蒋思德?就是再度偶遇,再给你们二十四小时,你要什么呢?你能要什么、敢要什么呢?你的人生又走到了哪里?

【5'03''跑步声停】

蒋思德: (坚定快速)我想吻你眼睛,在这里,用一辈子换一个时刻......

男游客: (亲了一下蒋思德的手)保重!

蒋思德: (内心)叫住他!叫住他!


85966-bgm8(4分钟)

【2''转场】

【3''递电话纸条】

酒店前台: 您先生来过三次电话了,您可以回拨纸条上这个号码。

【14''回房间,揉搓纸团扔进垃圾桶】

【25''倒一杯酒,喝一口,放在桌上】

【关灯】

【30''震动提示音,手机点两下关机】

蒋思德: (内心)房间很静,静默的压力太大了,世界像落潮的海水退去,所有的声音消失,所有的灯光熄灭,所有过去的痕迹都消散,我也许很清醒,也许喝醉了......

【1'02''门被打开】

蒋思德: 谁?!

男游客: (沉默两秒)(戏谑)不欢迎?

【1'11''走路声同入

蒋思德: (笑)怎么像是你自己的房间?不开灯就知道床在哪?

男游客: (戏谑)也许是你走错了房间。

蒋思德: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的中国话,讲得很好听,为什么美国学校教出来的孩子,能讲这么好听的中国话?

男游客: 我妈是北平生的,教小学,我的英语更好听,你要听吗?

【1'46''拥抱摩擦喘气亲吻声同入】(优秀的音效加持)

[请注意接下来气息声!带入情镜!]

男游客: 去洗个澡吧,你会舒服点儿,我帮你放水。

蒋思德: 不要,我喜欢淋浴。(笑)我不锁门,但是你不可以进来。

【2'07''洗澡水流声同入

男游客: (呼吸在蒋思德湿透的耳边)洗很久了,我等不及了。

蒋思德: (被抚摸微喘)帮我拿一下浴衣。

男游客: 不需要了。

【2'19''一把扯掉浴巾声】

蒋思德: (吓到)你做什么?

【2'23''进被子里摩擦声】

[拥抱摩擦喘气亲吻声同入]

ps:注意做点该做的事,搞点该有的反应。

蒋思德: 你.....不要一直盯着看......

男游客: (痴迷)你很美,你知道吗?这么亮的眼睛,(笑)好像在黑夜里发光。

蒋思德: (轻笑)

男游客: 怎么不说话?现在,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蒋思德: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男游客: (紧接着)我不敢问你的名字。

蒋思德: 为什么?

男游客: 因为只要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就不必负责。(亲吻)

蒋思德: (被吻,推开)负什么责?

男游客: (沉默两秒)我不知道。

蒋思德: 你每次单身旅行,(颤抖)告诉我,你每次单身旅行都会找个朋友吗?

男游客: 一定要知道吗?

蒋思德: (小声自言自语,快哭出来)不要,不要,不要说,我不要知道。(哭泣)

男游客: (喘息)告诉我,是不是可以?

蒋思德: (隐忍小声哭)(喘息)不要说......

男游客: (喘)让我进去......

蒋思德: (喘息)我不能,不能......嗯......

男游客: 没关系的(吻)......

(ps:音乐还没停,自由发挥吧)


85966-bgm9(2分钟)

【转场】

[大会散场]

李志同: 老张!刚开完会,你这么快就会回海德堡啊?

张杰胜: 是啊,现在就坐火车走。

李志同: (打趣笑)呦,那你是和余佩一起?她也去海德堡!

张杰胜: (开心)这么巧!余佩啊?那太好了!

李志同: (笑)余佩嘛,这种女人,有什么好?

【31''远处哄笑声】

张杰胜: (内心)她冰雪聪明,书读得多,侃侃而谈时没有人敢不听,这都使她隶属于男人的圈子,可是她的声音又充满了女性的妩媚,与她思想的阳刚,构成了一个很奇特的混合。她和蒋思德截然不同,令我觉得心动。然而是什么呢?是什么使她和蒋思德如此不同?

[张杰胜看着远处的余佩]

余佩: (远处)很高兴能受邀参加这次会议,你们辛苦了,我该走了,不用送了。

大会秘书: (远处)应该做的,希望您下届还能再来参加,再见。

【1'21''脚步声】

[余佩提起行李,大步走开]

张杰胜:(内心) 是自信。

张杰胜: (内心)她明明知道我们搭同一班车,可是不会等我,她毫不在乎。她只在乎她自己:这个女人,有一种旁若无人的自信。


85966-bgm10(5分钟)

【转场】

【2''火车站男广播声】

【音乐起入】

[候机厅]

[张杰胜坐在对面,他的裤管上提,露出没穿袜子的脚]

余佩: (内心)这么不拘小节的人还真少见......蓝盆到海德堡,我和这个男人要度过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叹气)算了,换个人也许更糟......

【27''转场】

【30''火车开动鸣笛声】

[火车内]

[张杰胜和余佩面对面坐着]

张杰胜: 他们说你是个女性主义者。

余佩: 哦。

张杰胜: (沉默两秒)我对女性主义没有偏见。

余佩: (噗嗤一笑)

张杰胜: (不高兴)好笑吗?

余佩: (冷淡)当然好笑。你会不会对一个历史学家或者人类学家说:‘喂,我对历史还是人类学没有偏见?’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张杰胜: (愉快的笑)你犯了类比的错误。历史和人类学都是客观科学。女性主义是一种主观信仰,对主观信仰当然能说 有没有偏见。我也可以说,我对天主教有偏见或没有偏见。

余佩: (兴致缺缺)那你是什么呢?

张杰胜: 我是一个诚实的,诚实的!保守主义者。

余佩: (冷笑)呵!

张杰胜: 在这价值大翻转的年代里,做一个保守主义者需要勇气,你知道吗?美国人一喊出政治正确性的口号,其他国家的知识分子和政客马上举起“正确”的大旗。比如那个什么左青知识分子所谓的“正确”,是因为他们的政治立场和一些特定的形容词画上了等号,他们是进步的、革新的,他们是理想主义者、人道主义者,他们的政治立场就有了一圈道德的光环。

余佩: 不过就是机会主义者,为了那圈好看的道德光环加入一个阵容。知识分子和政客,在你们湾区根本分不开,一丘之貉!议题立场什么都是其次,不管是什么主义者,真正要满足的是个人的道德优越感。

张杰胜: 很多话在政治正确的气焰下没人敢说,我也不敢,我只能私下放炮。譬如反核议题吧,可是电,照样要用。可没见哪个反核的回家把空调给拆下来的。但我能说的也已经不少,比如女权的问题,我有一个理论。

余佩: 理论?你要说点什么?聊聊女性解放吧。

张杰胜: 这是一个物竞天择的世界。解放女性多半生不出孩子,忙着去追求自己的天空。他们的下代就越来越少,这种自私自利的女性注定了要绝种。

余佩: (气笑)呵!达尔文说的?

张杰胜: 生物淘汰原则,清清楚楚。对于女性解放,我是没有偏见的。

余佩: 你这是什么道德判断?康德在他的《道德形而上学基础》里说的那么明白,你分明是研究哲学(张杰胜打断)的人......

张杰胜: 道德选择,对我来说不是需要大量思考的难题,比如说谎,为什么说谎是不道德的?现代人的思维是这样的:说谎有用是因为对方相信你的谎言,你的谎才生效。谎言,被一个“大家一般说实话”的保护网护着,所以可以得逞。可如果人人都说谎,那个保护网消失,谎言本身就失去了意义。是因为这个功利考虑,所以说谎是不道德的。女人的解放也是一样!解放的意义在于打破束缚,可是如果人人都打破束缚,也就没有解放可言嘛!女人只要用逻辑想一想就能冷静下来!

余佩: 用你的逻辑,所谓解放不过是一轮一轮的内卷,你把问题孤立化,不去考虑生产力的发展,你还是不明白女性解放的意义。

张杰胜: (突兀)我对女性主义没有偏见。

余佩: (冷淡)是!

张杰胜: (内心)我突然渴望看到蒋思德。她应该在车站等我。


85966-bgm11(2分钟)

【2''转场】

【5''丢行李,衣物摩擦声】

[张杰胜转身拉住蒋思德的手,心情极好]

张杰胜: 走吧,先去吃饭,行李等回来再整理吧。

【15''走路,脚步一顿声】

[转头发现蒋思德没跟上来]

张杰胜: 喂!磨蹭什么呢!

蒋思德: 哦!

【25''脚步声】

【30''转场,街道环境音】

张杰胜: 想吃什么?

蒋思德: (低头沉闷)我们,到桥上走走好吗?

张杰胜: (觉得奇怪)干嘛?

【48''蒋思德脚步走远声】

张杰胜: (自言自语)这个桥的景色真不错......

蒋思德: (颤抖)杰胜......

张杰胜: 你怎么了你?

蒋思德: (哭腔)杰胜,我......

张杰胜: 你怎么回事?几天不见就闹情绪。

蒋思德: 杰胜,我,我受不了了(说不下去)......

张杰胜: (皱眉)唉,我的天!你的情绪就像天气,天气好的时候你就开心,天气不好你就心情坏。

蒋思德: (哭泣)不是这样,我真的受不了了.......杰胜,你听我说(张杰胜打断)

张杰胜: 今天是晴天,你怎么会这样呢?

蒋思德: (崩溃)怎么会这样呢?!你问我?(苦笑自言自语)我也不明白,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受不了!

张杰胜: 你受不了什么?我真是不明白。

蒋思德: (捂住脸放声大哭)杰胜,对不起,我也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哭一会儿,小声说)原谅我......

张杰胜: 够了够了,桥上这么多人!我们去吃饭!


85966-bgm12(8分钟)

【转场】

萨沙: 这项检查结果需要一个小时,我们先看一下别的项目。

张杰胜: 医生,我现在知道,自己是出了毛病,可我完全不觉得问题在哪里,这才是最懊恼的。

萨沙: (笑)用你们的哲学的话来说,在你的身体里,竟然有一个:理性无法掌握的东西,对吧?

张杰胜: 唉,别说掌握,我连看都看不见。

萨沙: 我们来看一个电影片段,(沉默两秒)告诉我,他们在干什么?

张杰胜: (困惑)呃?他在抓一个人,我想是个女的。

蒋思德: (抽泣)

张杰胜: (抢答)有一个女的在哭。

萨沙: 你知道她为什么哭吗?她是谁?她跟男主角什么关系?

张杰胜: (边想边说)好像不止一个女的?弄不清她是哪一个。不知道她为什么哭。

【1'07''翻页声】

萨沙: 这是什么?

张杰胜: 一个黄色三角形。

萨沙: 这个呢?

张杰胜: 圆圈,红的。

萨沙: 这张?

张杰胜: 绿色梯形。

蒋思德: (咳嗽两声)

萨沙: 那边站的什么?

张杰胜: 我太太呀!

萨沙: 很好。

蒋思德: (内心)我渐渐觉得,萨沙为我们花这么多时间,不只是因为她和张杰胜是旧识,不只是因为史密斯教授有面子。在做各种实验时,她像在面对一个谜题。萨沙说的没错,在这里等的人绝不会无聊。镜子以不同的角度收摄别的镜子,又以完全意想不到的角度,出现在另一面镜子里,我试着用眼睛,去追随某一面镜子的映像——镜子里的镜子是幻想,那么镜子里的镜子里的镜子,是幻想中的幻想?对幻想中的幻想而言,幻想就是一个相对的实体吗?

【2'29''拉下百叶窗】

萨沙: 我们差不多有结果了,我只需要再确定一件事。请把眼睛闭上。您刚从旅馆到这里,请告诉我,在您的右手边有些什么房子?

张杰胜: (边想边说)面包店、书店、广场......银行。

萨沙: 好。您的左边,左边有什么商店?

张杰胜: (皱眉认真思考)嘶......(摇头)想不起来。(很沮丧)真想不起来。

萨沙: 没关系,现在,您离开研究所,顺着原来的路走回旅馆,告诉我,您的右手边有些什么店?

张杰胜: 咖啡馆、意大利餐厅......花铺、玩具店......旧书店......

萨沙: 很好,那么,您的左边呢?

张杰胜: (低头沉默两秒)不知道。

蒋思德: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结束了吗?

【3'47''咻的一声拉开百叶窗】

萨沙: 要杯咖啡吗?

【3'55''坐下声】

张杰胜: 说吧!萨沙!

萨沙: 我和另外两位同学详细讨论了您的情形。

【4'05''摊开卷宗】

萨沙: 我们都同意,您的主侧大脑半球出了毛病,是一种失识症。

【4'16''用铅笔比划】

萨沙: 这是我们的大脑。一个叫布罗德曼的人,把它分成了好几个区。这里,十八区和十九区发生问题的时候,视觉认知就有问题。

张杰胜: 可是您也说,我的视力没有毛病。

萨沙: 我说的是视觉认知,不是视力。失识症的意思是,你可以看见物体,但不能认知物体,重点是认知,不是看见。您记得吗,我给了您这个闹钟,您是怎么形容他的?

蒋思德: 他说,圆盘型,塑料,有玻璃表面,五公分直径,约一公分半厚度。

萨沙: 对,可是您无法认知这个物体的功能,您看见这个东西,可是认不出他是个闹钟。我就是这个意思。

萨沙: 您忽略左臂和左腿,也和大脑有关,这倒不是什么罕见的病,当非主侧顶叶,您看这里。

【5'20''用铅笔比划】

萨沙: 当非主侧顶叶出了毛病,就影响到身体左半部的感觉。他穿衣服常常会忘记穿左边吧?

蒋思德: (惊愕)对!常常!

萨沙: 您除了视觉之外,还有一个比较少见的,脸孔失识症。这个病例我还是第二次碰见。显然您的单侧和双侧枕叶出了毛病。

蒋思德: (同入)什么叫枕叶?

张杰胜: (同入)什么叫枕叶?

萨沙: 枕叶。

【5'50''用铅笔圈出来】

萨沙: 这里,人的视觉和感知就靠它。枕叶发生病变,就影响人看东西,东西会移位,或者变大变小。您对几何图形还可以正确认知,可是认不得人的脸孔。

张杰胜: 可是我昨天,还在披萨店认出您了呀!

萨沙:您认出了我,还是我的金色头发?想想看!

张杰胜: 我......

萨沙: 我到现在还不能理解的,就是为什么,您比较看得见男性,对女人,却几乎完全失去辨别能力。我和助手翻了好几天的资料,关于颜面失识症的案例报告,譬如说,英国就不少,可是男女性别造成差异?完全找不到前例!

萨沙: (自言自语)我还想会不会和颞叶(niè yè)有关,颞叶癫痫的病人会对道德和宗教问题,反应特别强烈。

张杰胜: (跳脚大声说)喂!您在开我玩笑!萨沙!

萨沙: 哈哈哈,冒犯冒犯!您当然和癫痫无关,不过我想康德一定是个颞叶癫痫患者。

张杰胜: (讪讪地自我解嘲)切,疯子和天才本来就差不多。

萨沙: 还想问什么吗?

张杰胜: 有。您还没告诉我,我要怎么办!

蒋思德: (紧接着说)他怎么继续工作呢?情况会不会恶化?

张杰胜: 要开刀吗?有治吗?

萨沙: 这个病不影响生病,只是日常生活不太方便。您有太太帮忙,应该过得去。

张杰胜: 您有什么建议?

萨沙: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建议,这不是什么太严重的病。这次检查的好处是让您知道,您对物体的认知力和判断力是有所偏差的,仅此而已。

张杰胜: (迷惘)我总不能跳出我的脑子吧?


85966-测试bgm13(3分钟)

【餐厅环境音】

【转场】

张杰胜: 坐后面吧,比较安静。

蒋思德: 好。

【9''坐下声】


What the world needs now

这个世界所需要的

Is love, sweet love

是爱,甜蜜的爱


【27''翻菜单声】背景音:玫瑰花要吗?——可可

蒋思德: 点什么?前菜、披萨,然后是面条,宽的窄的圆的扁的,太多了,还是你点吧。

张杰胜: 你每次都这样,女人就是拿不定主意。

【46''翻菜单声】

张杰胜: 四季披萨一定要吃,这在湾区没有。给你点一个海鲜面吧,这里的海鲜不会含重金属。还有一个综合沙拉。不要橄榄!

【1'04''侍应生脚步离开声】


There are oceans and rivers

那有江河湖海

Enough to cross Enough to last

足够我们去穿越

till the end of time

直至时间的尽头


【1'22''上菜摆弄餐具声】背景音:先生,要花吗?——可可

张杰胜: 没有橄榄。

蒋思德: 你跟他说过了。

张杰胜: 要不要胡椒?

蒋思德: 不要。披萨好吃吗?

张杰胜: 不错,你的面呢?

蒋思德: 很好,哪个是盐?

张杰胜: 当然是写S的这一个。你什么都嫌淡。

蒋思德: 很好吃,就是有点淡。

【1'52''盘子掉地上声】

【音效】侍应生:kein problem.(没关系)——神予【171童声言配音社】

张杰胜: 这家服务不错。

蒋思德: 我也觉得。

张杰胜: 面好吃吗?

蒋思德: 不错,就是淡点,要加盐。

张杰胜: 是你口味太重。

蒋思德: 披萨好吃吗?

张杰胜: 不错,沙拉也还可以。

张杰胜: 思德......

蒋思德: 什么?

张杰胜: 思德......

蒋思德: 嗯?

张杰胜: 我的病......

【2'30''音效】在海德堡,给情人买朵玫瑰花吧?!——可可

蒋思德: 没关系的。我帮你穿袜子。

张杰胜: (叹气)思德,我需要你。

蒋思德: (沉默两秒)我知道的。我来照顾你。


oh,listen,lord,

if you want to know

哦,上帝,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蒋思德: 买朵玫瑰花吧?

张杰胜: 好。


······END······

pia本子属于ooc,私设场景及词汇改动为pia戏服务。

原著:在海德堡堕入情网——龙应台散文作品。

特别鸣谢前期试过本子的朋友,还有这段时间走本讨论提意见的各位好友,然后特别特别感谢送了我7本编剧书的小樱米娜酱!给我留作业还提出了很多批改意见!而且在强力监督下我看完了两本呜呜呜

然后第一个星期测本本过程中发现的一小部分bgm的问题我先保留,我主要是懒得改了,卡音效说话语速这个问题。。。。我搞不定啊啊啊!我的后期是2小时视频学来的,不要强求我!

再次感谢21女神!!!21女神看看我留下的感动的泪水!!!!!

希望大家pia起来啊!我开着小号蹲好几天了!!!把本子走起来呜呜呜!!!我好想听能够演绎的特别牛pia的一局啊!!!这四个人物在我脑子里面的声音能不能还原一下!!!走本的时候请叫我去听啊!

*最后说一遍本子固定密码是1111,如果再删改可就真的要改变作者原意了......甚至连pia戏能展现的内容都限制住了......我和小樱米娜酱打算去影视化了,大家不要录音不要做广播剧啦,期待好消息吧orz

本剧打赏

打赏沙发的机会只有一次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