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容》-----民国虐恋普本【BGM已上传】 - 爱PIA戏网

【85137】《双容》-----民国虐恋普本【BGM已上传】

荼蘼。
虐恋/苦情 近代/民国 字数:15023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近代/民国

字数:15023

创作来源:多篇拼接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授权方式
谢绝转载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9-07 10:54:32

首发:2020-08-04 17:14:47

角色(男 3 / 女 3)
霍之尧陆家泓管家江术士容父陈禄下人混混混混1混混2龙套容姒容佩容母小兰丫鬟陆奶奶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Q5F0Los6S-26glNqy01Sg 提取码:cv20
BGM下载:
点击下载
摘要: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Q5F0Los6S-26glNqy01Sg 提取码:cv20
复制 39

《双容》

文本改编自《攻略那个渣》作者:唐宓

霍之尧: (三十岁左右,民国某系军阀,性格多变)

陆家泓: (二十五岁左右,富家子,)

容姒: (si)(姐姐,二十岁左右,贤惠)

容佩: (妹妹,二十岁左右,国外留学回来,)

龙套男:

管家: (老谋深算)

江术士: (道貌岸然,会点催眠的骗子)

陈禄,容父,下人,混混,混混1,混混2,龙套

龙套女:

小兰,陆奶奶,容母,丫鬟

《双容》BGM-1

(跑步声)

小兰: 夫人,夫人,少帅去剿匪回来了,已经到城门口了,我们快去门口迎接少帅吧!

容姒: 恩,走

(走路声)

霍之尧: 怎么出来了?你的身子向来孱弱,况且上次的风寒尚未痊愈。小兰,扶夫人进去。

小兰: 是

容姒: 我不碍事的。看你又打胜了仗我就高兴,就想着在门口等你,这次剿匪你没受伤吧?

霍之尧: (温柔)呵,怎么会呢?倒是你,手怎么总是这么冰凉?快去屋里歇着。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忙完我去找你,可好?

容姒: 好

(转场)(书房)

《双容》BGM-2

霍之尧: 容家!容姒!容佩!好,你们真是好算计!我霍之尧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这么戏耍过,好,好得很!

(敲门)

霍之尧: 什么事?

管家: 夫人说要给少爷一个惊喜,见少爷这么久还未过去,派老奴过来问问少爷。

霍之尧: 惊喜?这不年不节的....我倒要看看她想耍什么花样。(冷哼)

(转场)(餐厅)

《双容》BGM - 3

容姒: (欣喜的)之尧,我刚刚做了长寿面,你尝尝?

霍之尧: ......

容姒: (脸红)就是……就是图个喜庆,你要是不喜欢,我再给你去做新的……

霍之尧: 不用了,就这个,味道挺好的。(试探)对了,夫人,你不是还有个姐姐?

容姒: 额.....

霍之尧: 印象当中她好像叫容姒,你嫁过来这么久,我怎么不见她过来看望你呢?

容姒: 她......

霍之尧: 不如明日就下帖子,叫她过来陪陪你,她到现在都还没成亲吧,你做妹妹的也不着急吗?

容姒: 我.....

霍之尧: 我认识许多大户人家的少爷,品貌端正,英俊潇洒,不如你让你母亲带着你姐姐相看相看。

容姒: 可是这.....

霍之尧: 反正你也无聊,就这么定了,饿了,吃饭.....

容姒: 好

(转场)(容父容母来将军府探望)

《双容》BGM - 4

容母: (哽咽)小姒……

容姒: 爹娘你们来了。

容母: 小姒,娘想你,嫁过来过得还好吗?有没有人为难你?你和佩佩你们两个丫头差别那么大,那个霍少帅是个好相处的吗?(低声说)你没被认出来吧,小姒,你日日待在大帅府,佩佩在乡下也嫁人了,娘不知道她那儿什么情况,三朝回门都不敢带女婿回来!

容姒: 娘……我在大帅府过得挺好,之尧对我……也挺好的,娘别伤心了。

容父: 就是,两个丫头都过得很好,容家生意现在也蒸蒸日上,有什么不好,就你多事!

容母: (埋怨)这俩可都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你不挂心,我挂心。

容父: 好好好!你挂心,你挂心!那霍少帅我见他对小姒挺好的,等日后小姒再生个一男半女的,在霍家站稳了脚跟,霍之尧也对她上心了,不就没佩佩的事儿了,到时候不就能带着自己的丈夫回门了。

(转场)(开门声)

《双容》BGM -5

容姒: 之尧?

霍之尧: 嗯?什么事?

容姒: 我前几日去看风寒的时候,多嘴就问了郎中一句膝盖疼痛难忍,有什么法子?那郎中便开了个方子,所以我在煮茶的时候,顺便就把今天那些草药也熬了,顺带过来给你泡泡脚。

霍之尧: (冷冷的)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用不着这些的东西。

容姒: (失落)哦。。。

霍之尧: (抬眼想了想)但偶尔试试应该也可以。

容姒: (欣喜)嗯,那我帮你。(喋喋不休)你这膝盖就是常年征战自己不注意才留下了病根,我问过大夫了,大夫说每晚用他开药草泡脚,每次泡足半个时辰,不出半年必定疼痛全消,所以啊你一定要........

霍之尧: (内心)莫不是这容家大小姐对我有意。

(转场)

(敲门声)

霍之尧: 进。

(开门声)

霍之尧: (不悦)我在处理公事,你怎么来了?

容姒: 我知道,只是我有事情想要找你帮忙。

霍之尧: 找我帮忙?

容姒: 对,这件事情只有你能帮我。

霍之尧: 什么事?

容姒: 也没什么,就是想着在赶在入秋之前给你做对护膝。

霍之尧: 恩

容姒: 那我给你量下尺寸。

霍之尧: 好

容姒: (惊讶)咦?这本《玉台咏》我在家中找了许久呢?没想到倒是在你这儿看到了啊,我……我能看看吗?

霍之尧: 恩。随你

(转场)(当晚在书房)

《双容》BGM -6

霍之尧: 你是说,容佩出云方城后便立刻到了陆家,与陆家大少爷陆家泓成了亲,对吗?

管家: 是。

(拍桌子,手动)

霍之尧: (愤怒)陆家是吗?明日我们启程,就去陆家!

管家: 是。

(关门声)

霍之尧: (内心)你们容家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借着我的关系,家业蒸蒸日上,你们以为这样我就会善罢甘休吗?容佩她本就是我霍之尧明媒正娶的妻子,她就是进了皇宫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我都有千百种方法将她带回来。何况只是一个乡下人,我霍之尧,想要得到的根本就没有得不到过!

(转场)

(陆家)(无伴奏)

陆家泓: 佩佩,家里来人了,说是找你的....

容佩: 啊?是谁找......(惊讶)你怎么来了?

霍之尧: (嗤笑)我怎么来了?你说我怎么来了!我自然是......

容佩: (打断)这里不方便,我们出去说。

(脚步声)

《双容》BGM -7

容佩: 霍之尧你怎么会来这里?

霍之尧: (笑)我自然是来找我的妻子的。

容佩: 霍之尧,你今天既然站在了这里,那就是已经知道了,是,替嫁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容家做的不对。可当初若不是你领兵.直接逼到我们家,我也断然不会出此下策。如今我已经嫁人了,你也娶了我姐姐,霍少帅还是不要纠缠的好。

霍之尧: (冷笑)当初引得我心动的是你,让我不顾他人的眼光一而再再而三求娶的是你,现在一转头,我心心念念的妻子却成了你姐姐?!

容佩: 那......那你想怎么样?

霍之尧: 怎么样?你难道心里不清楚吗?

容佩: 行,你将我带回去之后,姐姐呢?

霍之尧: 她。。。。

容佩: 你犹豫了?难不成你对我姐姐动心了?既然这样,我们何不将错就错?

霍之尧: 我霍家的族谱上,记着的是你容佩的名字,这可是无法更改的。

容佩: 你!简直有病!

霍之尧: 跟我回去。

容佩: 我不,我说了我...(打晕)额.....

(转场)

《双容》BGM -8

容佩: 这是哪儿?

霍之尧: 醒了

容佩: (拔下发簪)霍之尧。。。。霍之尧!你要是敢上前一步,我就立刻死在你的面前!

霍之尧: 容佩.....

容佩: 霍少帅,我知道你厉害,你有本事,但只要不是我心甘情愿跟你回去的,那么我就有千百种方式逃离你,回到家泓的身边。

霍之尧: (冷哼)只怕到时候你想回也回不去了。

容佩: 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霍之尧: 我想干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们总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没有人能逃得掉。

容佩: 你...我是不会跟你回霍家的,我要回陆府,我要回去!

霍之尧: 好啊,我放你走。(内心)你会回来的,容佩!

(转场)《双容》BGM -9

陆家泓: 佩佩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容佩: 家泓。

陆家泓: 佩佩,你去哪了?你怎么弄成这幅样子?

容佩: 家泓,他来了,他找来了。

陆家泓: 他?

容佩: 他...他是来报复我的,我该怎么办?我......

陆家泓: 他是谁?

容佩: 霍...霍之尧...

陆家泓: 霍之尧?

容佩: (回忆)我在回国的船上与他曾有过一面之缘,但回家后他便派人上门提亲,我自然回绝了,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可...可后来我们家的生意便一落千丈,我父母打听到,是霍之尧暗中动了手脚,就去求他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他却说要我嫁给他,下聘的那天我才得知此事,然后...然后跟父母大吵一架后离开了家,谁知...谁知情急之下我姐姐竟替我嫁给了霍之尧,从此这便成了我们家的秘密,可现在,他知道了,他什么都知道了,还要让我们家付出代价,家泓...我好怕...我好怕....

陆家泓: 别怕,佩佩别怕。有我在别怕,你没有错,这不是你的错,

容佩: 可是...是我...是我逃了婚...姐姐又....我怕他会伤害姐姐。

陆家泓: 佩佩,不想了,都会好起来的,好吗?

容佩: ...会好起来....

(霍府)(转场,夜晚)

无伴奏

小兰: 少帅回来了。

霍之尧: 嗯,你怎么在这?

小兰: 夫人让小兰在这里守着,说少帅在外应酬怕少帅忘记吃饭,等少帅回来的时候把厨房炖的汤端来,给少帅暖暖胃。

霍之尧: 夫人呢?

小兰: 夫人在房间给少帅做护膝那,说是要早些做好,等入秋就可以直接用了。

霍之尧: 嗯,下去吧。

(开门声,走路声)

《双容》BGM-10

霍之尧: 夫.....(轻笑)不是说要给我做护膝吗?怎么自己先睡着了?

容姒: (梦中)之尧...

霍之尧: 恩,我...

容姒: (梦中)最喜欢之尧了……要是……能一辈子在一起就好了……想要一辈子都跟你……在一起.....

霍之尧: (内心)想要...一辈子在一起吗?

(霍府书房)

《双容》BGM -11

管家: 少爷,人到了

江术士: 霍少帅!

霍之尧: 江先生!一路周车劳顿,晚上就在我府中歇息吧……

江术士: 这……

霍之尧: 江先生有什么为难之处,不妨直说。

江术士: 贫道进了这云方城之后,便收到道观里的传信,说我观的观主已于三日前仙逝,现如今观中混乱,需贫道回去主持观主的身后事。贫道不便久留,不知道少帅需要贫道施法的那人在哪?

(回忆,转场)

霍之尧: (混响)听闻江术士能抽离人的记忆,我有一事相求.......

江术士: (混响)这.....只是施法后就不可更改,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回忆,转场)

容姒: (混响)最喜欢之尧了……

(回忆,转场)

容佩: (混响)霍少帅,只要不是我心甘情愿跟你回去的,那么我就有千百种方式逃离你,回到家泓的身边。

(转场,回忆结束)

江术士: 少帅?少帅?!

霍之尧: 啊....这边请。

(脚步声)(开门声)

霍之尧: 准备马车,去陆府。

管家: 是。

霍之尧: (内心)陆家泓,我可是要送你一份大礼!就是不知道你受不受得起。

(转场)(陆府)

《双容》BGM -12

容姒: 家泓,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陆家泓: 奶奶叫你过去。说要问问你,你姐夫的事情……

容姒: 姐夫?哦,好……那我们去吧!

陆家泓: 奶奶只叫你一个人过去....

容姒: (疑惑)奶奶的房间在.....在......

陆家泓: 你怎么了?

容姒: 我...我忘了...

陆家泓: 忘了?你这两天很奇怪,身体不舒服吗?

容姒: 我也不知道,就是好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

陆家泓: 你到底怎么了?

(转场)

《双容》BGM -13

容佩: (挣扎)霍之尧,你无耻!你立刻放我回家!

霍之尧: (喝醉)容佩?

容佩: 霍之尧,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之前就已经将我从陆家掳走过一回了,现在竟然又故技重施。我说了几遍了,我不喜欢你, 不喜欢你,就算你绑我一千次一万次, 我的心里也始终只有家泓一个人。

霍之尧: 陆家泓,陆家泓!明明是我先遇到的你, 明明是我先给你下了聘, 明明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先做的,你凭什么现在一口一个陆家泓?你是入了我霍家族谱, 我霍之尧名正言顺的妻子!我请自己的妻子回家到底有什么问题?

容佩: 嫁给你的人是我姐姐!

霍之尧: 可她是借着你的名义嫁进来的!

容佩: 霍之尧, 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要见我姐姐,我现在就要见我姐姐!

霍之尧: 容姒,已经不在大帅府了....

容佩: (愤怒,难受,哭)你……你把我姐姐怎么了?她在哪?

霍之尧: 容姒现在应该正待在陆家泓的身边,各归各位不好吗

容佩: 不....不可能我姐姐绝对不可能去....

霍之尧: 没什么不可能的。

容佩: 你说什么?你到底对我姐姐做了什么?

霍之尧: 我说什么?我只是做了你们对我做的事情!

容佩: 你。。。霍之尧你个疯子!你……你太过分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霍之尧: 哈哈哈......我当然知道。让容姒代替你回到陆家而已。

容佩: 疯子,疯子,你就是个疯子!我要回陆家,现在就要回!

霍之尧: 好啊,你回的去吗,陆家两个媳妇儿一真一假,好戏开始了!

容佩: 你!

(转场)(陆家)

陆家泓: 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在什么地方吗?

容姒: 我....我....

陆家泓: 你记得我最喜欢什么?最讨厌什么?

容姒: 我....

陆家泓: 你不是佩佩,你是容姒,你是佩佩的姐姐容姒!

容姒: 不...不是的..我是容佩。

陆家泓: 你连这些都不记得,你怎么可能是佩佩?

容姒: 可……可我就是佩佩啊……我一直都是佩佩,我就是佩佩!

陆家泓: 容姒?你是佩佩的姐姐容姒对吗?

容姒: 姐姐?我怎么会是姐姐呢?我就是佩佩,是陆家泓的妻子容佩。

陆家泓: 错了,都错了。

容姒: 不可能?我就是容佩,就是容佩啊!

陆家泓: (自言自语)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哪出问题了?(几秒后抓住容姒的手)我们走!我们去云方城!去大帅府!去那里就知道你到底是谁了!

(转场)

《双容》BGM -14

(第二天,镇外,桃花林相遇,马车声)

容佩: (内心)家泓....家泓.....

陆家泓: (内心)佩佩,我一定要找到你!

容姒: (内心)为什么?为什么家泓不认得我了?

霍之尧: (内心)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面对如今的局面!

容佩: 是陆家的马车,停,快停下来。(马叫)家泓!家泓!!!

陆家泓: (大喊)佩佩!!!

容佩: (激动)家泓。你是要带着姐姐去找我的对吗?我就知道你肯定能认出姐姐不是我的,我就知道……

陆家泓: 佩佩,佩佩……

容姒: (颤抖)家泓……

陆家泓: (轻声)佩佩,你姐姐怕是出了问题,从昨日开始就一直说她才是你……

容佩: 姐……

容姒: 姐,你怎么反倒喊我姐姐了?你是不是弄错了?

容佩: 你……(大喊)霍之尧!你到底对我姐姐做了什么?

陆家泓: 佩佩,他...

容姒: 家泓,姐姐跟.....

陆家泓: 容姒,你到底是在做戏还是真的,我跟你说过了,你不是容佩,不是我妻子!

容姒: (打断)家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我们的事情回去再说,但是姐姐和姐夫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管了,他不会伤害……

陆家泓: (打断,不耐烦)你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的妻子是谁难道我自己不知道吗?你的丈夫就在你面前,你现在就跟他回去,以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容姒: 我的丈夫……我的丈夫就是你啊……你说过要一辈子爱我关心我照顾我的?

陆家泓: 那是我跟佩佩说的话!

容姒: 我就是佩佩啊!

陆家泓: 你不是!你是她姐姐容姒!

容姒: 我是的……我是容佩,你怎么不记得我了呢?咳咳咳 (吐血)噗……

霍之尧: 容姒!

容佩: 姐!姐……

容姒: 姐姐,我是佩佩,我是容佩,你们怎么了?我是不是……

容佩: 是,是,佩佩,我是你姐姐,佩佩……

容姒: (轻笑,晕倒)。。。。。

容佩: (大喊)姐!(恨意)霍之尧,要是她出了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霍之尧: (内心)这是我想要的吗?

(转场)(回忆)

无伴奏

容姒: (混响)没什么,就是想着在赶在入秋之前给你做对护膝。

(转场)

小兰: (混响)夫人怕少帅在外应酬忘记吃饭,说等少帅时候回来把厨房炖的汤端来,给少帅暖暖胃。

(转场)

容姒: (混响)最喜欢之尧了……要是……能一辈子在一起就好了……想要一辈子都跟你……

(转场,混响结束)

霍之尧: 你说什么?

管家: 陆家人已经到了城门口了。

霍之尧: 一家子?

管家: 是,

(转场)(城门)

《双容》BGM -15

容佩: 姐……妹妹!

容姒: 姐姐!

容佩: (哽咽)妹妹...我好想你。

容姒: 好了,怎么还哭起来了?不哭了,我给你说一个好消息,我们也搬回云方城了,这样我们姐妹就近了,可以经常来往。

容佩: 恩

霍之尧: 行了,不管什么事情先进门再说。

(伴奏停)

(转场)

容姒: 姐夫有事要请我过去?什么事情?很着急吗?

丫鬟: 不知道,就说在书房等您。

容姒: 好,我收拾一下跟你过去。

(走路声开门声)

《双容》BGM -16

容姒: 姐夫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霍之尧: 我听你姐姐说你向来喜欢看书,我这里藏了许多孤本,不如你选几本回去看看,你边选我边跟你说说你姐姐的事情?

容姒: .....好。

霍之尧: 容姒向来很好,每日我晨练之后,她便会做好早点等着我,闲暇时就会在这书房里看上一段时间的书,不过大多数时候她都是看着看着便靠在软塌上睡着了……

容姒: 姐夫.....

霍之尧: 她知道我的腿有旧疾,所以每晚都会熬草药来给我泡脚。而我....

容姒: 姐姐一定很爱你。

霍之尧: 是啊,从前我总觉得她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想要弥补我,怜悯我而已。可如今我连怜悯都得不到了。

容姒: 姐夫你是不是跟姐姐吵架了?没关系的姐姐.....

霍之尧: (打断)容姒,这些...你都想不起来了嘛?

容姒: 姐夫,你怕是糊涂了,我是容佩,我去帮你叫姐姐过来。

霍之尧: (拽住)不用....脖子上面怎么了?是他?昨天晚上他对你做了什么?

容姒: 这是我们的家事,你放我出……(被强吻)......你混蛋!(说完跑走)

(跑步声)

霍之尧: (落寞)我混蛋?呵.......我到底都做了什么?

(转场)(书房)

《双容》BGM -17

霍之尧: 你再说一遍!

管家: 老奴 听到那陆少爷跟姓宋的戏子说,愿奉上金银,让那戏子将容姒小姐从陆家带走,出去躲两年,到时候就对外说她跟一名戏子跑了……(完整)

霍之尧: (咬牙切齿)陆家泓!

霍之尧: 马上给宋家、陈家、杜家……下邀请函,说我霍之尧明天晚上请他们过府一叙。

管家: 是。

霍之尧: (混响)陆家泓,你用陆家的钱财做出这等恶毒无耻的事情来,那这些东西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伴奏停)

(转场)

(急促敲门声,开门声1)

下人: 你哪位?你找谁?

混混1: 找谁?找你们家少爷,陆家泓!

下人: 我们家少爷也是你说见就见的?

混混2: 怎么欠了钱就不敢出来见人了?

下人: 我们家少爷会欠你们钱?笑话!

混混2: 这可白纸黑字写着那,怎么想不认账?

(走路声)

容姒: 怎么吵吵嚷嚷的?出了什么事?

下人: 少奶奶。

容姒: 恩,他们是谁?来干什么的?

下人: 回少奶奶,他们是....

混混: (打断)嘿嘿嘿...陆少奶奶,这陆少爷在我们这儿借了钱,今天就该还了,可是我们这见不到陆少爷,也就只能到府上来了,

容姒: 家泓找你们借钱?

混混2: 是,这可白纸黑字写这那,陆少爷亲自签的字?

容姒: (自言自语)他要那多钱干什么?

混混: 您看这钱.....

容姒: 放心,家泓若真借了,我们一定会还的。

混混: 成,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我可就在家等着陆少爷了。

容姒: 好。

(转场)

容姒: 奶奶…您找我有事?

陆奶奶: 我听说今天有人来找家泓?

容姒: ...是。

陆奶奶: 家泓怎么说?

容姒: 家泓...他...

(走路声)

《双容》BGM -18

陆家泓: (远到近)奶奶!奶奶!!孙儿不孝!是孙儿被迷了心窍,想着跟杜老爷、陈老爷一起做丝绸生意能让咱们陆家更上一层楼,这才...这才压上了陆家所有的家当,结果...前几日运丝绸的船上莫名其妙着了火....我....我....

陆奶奶: 胡闹!简直是在胡闹!!!

容姒: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陆奶奶: 你才刚来云方城多久?他们怎么会找上你?你是谁啊?

陆家泓: 奶奶,我。。。。

陆奶奶: (边打边说)你个小畜生,败家子,陆家的东西全都在你手里头败光了,我怎么跟你说的?啊?叫你老老实实地在乡下守着玉器坊,你不干,以为自己长本事了,非要来云方城,云方城也是你待得了的,被人捧了两天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一天到晚情情爱爱,要死要活的,死,你现在就去,好让我和你媳妇落个清净,你个败家子儿……

陆家泓: 奶奶,奶奶,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免得气伤了身体……奶奶……

陆奶奶: (无奈)你啊,你叫我说什么好啊?奶奶现在年纪大了,也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两眼一闭,下去找你那短命的爷爷去。你可怎么办呢?你现在什么都不懂,你不小了家泓,该懂事了……罢了,罢了……

陆家泓: (抽泣,哭)......

容姒: 奶奶,现在您的身体才是最重要,陆家的祖上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只要家泓有本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陆奶奶: 奶奶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陆家早晚会有这么一遭的,家泓这孩子……唉……什么都不懂……在乡下人家陆少爷陆少爷的捧着他,他就以为自己多有本事了,就他那么点心计他以为他能玩的过谁,连我这个老婆子都糊弄不过去……没了,没了……陆家没了...

容姒: 奶奶……

(伴奏停)

(转场)

容姒: 家泓,如今....如今我们还是要为以后打算打算的。

陆家泓: (哽咽) ......

容姒: 这房子怕是要抵押给别人了,我们手头的钱租个小院子应该不成问题,不如明日我们去城中看看哪家房子要出租可好?

陆家泓: ....好。

(转场)(第二天)

《双容》BGM -19

霍之尧: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跟家里人打一声招呼?

容姒: 我暂时也不离开云方城,昨天家里的事情来得太急,我就没来得及去通知姐姐和爹娘,等忙完这阵子,我再去找他们说.....

霍之尧: 不用着急,我听人说你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派人通知他们了,这里是不是太过……简陋了些?陆老太太还在生病,不如先去帅府暂住一段时间。等过了....

容姒: (一起)不要!

陆家泓: (一起)不用!

容姒: 不用了,那会拖累到你们。陆家虽然败了,但我和家泓都有手有脚,不会饿死的。

容姒: 姐夫既然来了那就在家里吃顿饭吧,家泓,你陪姐夫说说话,我去准备饭菜。

陆家泓: 嗯

《双容》BGM -20

霍之尧: 陆家泓,现在陆家败了,你就没想过以后准备做些什么,还是打算让她跟你一辈子吃糠咽菜?

陆家泓: 她就是跟我沿街乞讨,跟你霍少帅又有什么关系呢?(冷笑)你不是喜欢佩佩吗?还是你真的贪心不足,要了妹妹,现在又舍不得姐姐了?我告诉你!容姒现在是我老婆,不管我是不是有万贯家财,还是落魄潦倒,她都得跟着我!

霍之尧: 哼、她是你老婆?她是你老婆你怎么对待她的?用金条买通宋锦那个下九流的戏子,让他带着容姒远走高飞?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你知道宋锦是什么人?你这样跟把容姒推进火坑里有什么区别?

陆家泓: 你查我?你凭什么查我?

霍之尧: 做得出丑事来,就别怕别人查!

陆家泓: 你……我就算把容姒推进火坑里去,那也是你先抢走了佩佩,然后硬把容姒塞给我的!真要算起来,我们半斤八两。

霍之尧: 看来今日这饭是不必吃了,陆家泓你好自为之。

(走路声)

容姒: 家泓,姐夫那?

陆家泓: 哦,他有事,先回去了。

容姒: 哦。

(转场)

《双容》BGM -21

容姒: 家泓?家泓!

陆家泓: 啊...怎么了?

容姒: 家泓,你怎么了?

陆家泓: 哦...没事,你刚刚说什么?

容姒: 我说啊,现在我们租了房子,手上也没多少钱了,奶奶身体不好还要吃药,我们怕是撑不了几天的。

陆家泓: 那...那怎么办?

容姒: 我听说城外青云山上这两日金银花开得正盛,听说城内药店都要的,有许多人都去山上采,不如我们明早起来也跟着大家去。然后我们再想些其他的生计怎么样?

陆家泓: 好是挺好的,只是你原本是容家的大家闺秀,在城中卖这些……

容姒: 大家闺秀怎么了?大家闺秀就不需要吃饭了?

陆家泓: (过一会儿)谢谢你。

容姒: (轻笑)我们是一家人啊,说什么谢。

(转场)(第二天)

(无伴奏)(衣料摩擦)

容姒: 家泓?

陆家泓: (迷糊)恩?怎么了?你怎么起这么早?

容姒: 快起吧,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山上采药吗?

陆家泓: 哦,好。

容姒: 桌上有饭,你记得吃,我去收拾下一会儿上山用的东西。

陆家泓: 容姒....

容姒: 恩?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陆家泓: 没....就是...没事,你忙吧(内心)容姒....容姒.....

容姒: 哦,好

(转场)

(森林环境音)(脚步声停入)

容姒: (崴脚)啊....嘶....

陆家泓: 怎么了?

容姒: 没事,我不小心崴到脚了。

陆家泓: 怎么那么不小心?那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容姒: 不用了,我还能走。

陆家泓: 可是你...

容姒: (打断)再不走我们就采不到药了。

陆家泓: (无奈)那你走走试试吧。

容姒: (艰难走路)...额...嘶....啊...

陆家泓: 算了,别硬撑了,我们回去吧。

容姒: 可是....

陆家泓: (打断)可是什么呀,你都这样了,身体重要,我背你回去吧。

容姒: 啊?

陆家泓: 上来!

(走路声)

(急促敲门声,开门1)

混混1: 开门!开门!!

陆家泓: 谁啊?你们来干什么?

混混: 陆少爷,怎么搬家了也不通知兄弟一声啊?

陆家泓: 你们来有什么事?

混混2: 陆少爷,你欠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还啊?该不会是忘了吧。

陆家泓: 不是已经还你们了嘛?

混混2: 你说的是本钱,利息那?

容姒: 家泓你怎么还不...是你们?

混混: 陆少奶奶,好久不见啊?

容姒: 我们钱已经还你了,你来干什么?

混混1: 利息那?总不能让兄弟们白折腾吧?你说呢陆少爷。

陆家泓: 你...当初你们也没说有利息。

混混2: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

陆家泓: 你们这是趁人之危。

混混2: 少他妈废话,要么给钱要么给兄弟们一条腿你自己选吧。

容姒: 还钱,我们还钱。给你们

混混1: 就这么点儿?打发叫花子那?

陆家泓: 你们欺人太甚!!!

容姒: 这是我们所有的钱了,麻烦你在宽限我们几日,拜托了,

混混: 看在霍少帅的面上就在给你们几天时间,可别想耍什么花样,我们走。

(脚步声)

《双容》BGM - 22

容姒: 家泓,没事的,钱没了可以再赚,你别着急。我们总会想到办法的。

陆家泓: (内心)呵...想不到我陆家泓竟也能沦落到这般境地,容姒,陆家都....你为何还不走?难道你.....真的爱上我了?!

陆家泓: ....如果你是佩佩该多好!

容姒: 嗯?家泓....你说什么?

陆家泓: 哦....没什么,我出去走走。

容姒: 那你早点回来,别太晚了。

陆家泓: 嗯,好。

(夜晚)

容姒: 怎么都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容姒: 我还是出去找找吧。

(转场)

《双容》BGM -23

陆家泓: 佩佩,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我照顾你的姐姐?我爱的人是你,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待在那霍之尧的身边, 我却在照顾你姐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容佩: (哽咽)那你要我怎么样?你说啊,你要我怎么样?

陆家泓: (质问,痛苦,哀求)那我呢!那你把我放在哪?我是个人,我也有感情!霍之尧把你姐姐弄成了这个样子,那我们就努力给她治病,治不好大不了我们两个以后照顾她一辈子,佩佩,你不要对我那么残忍好吗,我爱的是你,从来都是你。佩佩,佩佩,你看着我,看着我……

容佩: 家泓,你如果真的爱我,就好好照顾我姐姐,我不能再留下来跟你一起刺激她了,就当我求求你,家泓,你放手吧……

陆家泓: 呵……说什么为了姐姐?说什么不想再刺激她?根本就是借口,现在见陆家没(mo四声)落了,其实你就是觉得嫁给云方城的少帅来的风光,来的威风是吗?难怪...难怪我连云方城的岳父岳母都没见过,说什么不得以,其实你早就生了离开我的心思了,容佩,你简直让我恶心!!

容佩: (一巴掌)原来你是这么想我,家泓,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陆家泓: 我……佩佩.....

容姒: (混响)家泓和姐姐怎么在一起?

霍之尧: (鼓掌)可真是一对苦命鸳鸯啊,这出戏真是好看。

《双容》BGM -24

容佩: 霍之尧,你来干什么?

霍之尧: 我来干什么?我自然是来找的妻子容佩的。

容姒: (混响)找我?

陆家泓: 你的妻子是容姒,是那个以为自己是容佩的容姒。

容姒: (混响)难道....我是容姒...不...不可能。

容佩: 霍之尧,你找人改了我姐姐的记忆,把她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还不够吗?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容姒: (混响)不....不可能,我是容佩....我是容.......

霍之尧: 我想怎么样?你们容家把我当傻子一般戏耍,以为这样就完了?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容姒: (混响)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我是容姒?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容佩: 你.....

容姒: (晕倒)额.....

霍之尧,陆家泓(一起):容姒……

容佩: 姐姐……

《双容》BGM -25

(转场)

容姒: (混响)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我是容姒...

(转场)

容母: (混响) 小姒,你和佩佩你们两个丫头差别那么大,那个霍少帅是个好相处的吗?

(转场)

霍之尧: (混响)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用不着这些的东西。

(转场)

霍之尧: (混响)但偶尔试试应该也可以。

(转场)

容姒: (混响)也没什么,就是想着在赶在入秋之前给你做对护膝。

(转场)

容姒: (混响)我问过大夫了,大夫说每晚用他开药草泡脚,每次泡足半个时辰,不出半年必定疼痛全消。

(转场)

容姒: (混响)是我弄错了这一切....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转场)

容姒: (清醒)额...

容佩: 佩佩?佩佩?

容姒: (虚弱)佩佩!?

容佩: (疑惑,惊喜)姐..姐,你......你想起来了是吗?你想起以前来了对不对?

容姒: (虚弱)都多大了,怎么说哭就哭了呢?

容佩: (哭)姐!真好,真好,姐姐想起来了……真好!

容姒: (虚弱)陆少爷,这些日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害得你跟佩佩分开,以后不会了……之尧,放过佩佩,带我回家好吗?我离开家好久了,带我回家,好吗?

霍之尧: 好,我带你回家……

容佩: (开心)家泓,姐姐什么都想起来了,太好了,我们又和原来一样了,家泓?家泓!

陆家泓: (犹豫)额.....佩佩,你先在容家住几天,我收拾收拾再来接你。。。

容佩: (打断)没关系的,家泓,我不怕,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再苦我也愿意!

陆家泓: ......好

(转场)

(开门声)

容佩: (嫌弃)嗯?什么味儿?

陆家泓: (羞恼)最近下雨有些返潮,你也知道现在陆家不如以前。

容佩: 家泓我不是哪个意思,你别生气好吗?我只是....

陆奶奶: (痴傻) 媳妇,媳妇.....

《双容》BGM -26

容佩: (疑惑)家泓,奶奶.....

陆家泓: 奶奶受不了家败的打击,现在的身体已经比不上以前了,很多事情也记不住,大夫说她有些痴呆,以后可能好不了了.....

容佩: 奶奶真可怜,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陆奶奶: (激动)你不是媳妇.....不是媳妇.....我要找我媳妇......你走!我要找我媳妇.....找我媳妇......要媳妇.....

容佩: (委屈,哭)奶奶....我是你媳妇啊....奶奶....

陆奶奶: 她还哭,她还哭,她是不是想赖在这里?不行!家泓,家泓,你把她赶出去,别让她赖在这里,你快把媳妇接回来,家泓听话,去把媳妇接回来......

陆家泓: 行了!奶奶,你就别添乱了,我带你去吃点早饭好吗?你一天都还没吃什么东西那。佩佩,你让容家的下人把你的东西搬进来吧,别让他们一直站着了,搬好了就让他们回去吧,行吗?别哭了,奶奶现在就是个小孩子,你跟她计较些什么.....

容佩: (委屈)家泓,我......

陆家泓: (无视,渐远)奶奶,咱们今天喝粥,好吗?

(转场)(多人脚步,放东西)

容佩: 都小心点,别把东西碰坏了,唉唉唉,就说你那,小心点

陆家泓: 佩佩。

容佩: 家泓,奶奶你躺下了?

陆家泓: 嗯,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现在住的房子比较小,这么多东西也没地方放,让下人带一些回去好吗?

容佩: 这怎么行那?这些东西都是我一直在用的啊,这个枕头是我从小用到大的,我不枕着睡不着的,家泓,你也不想我睡不好吧,这些是给你还有奶奶的礼物.....

陆家泓: (打断)佩佩,陆家只是暂时这样,过不了多久你还会是陆家少奶奶!

容佩: 家泓,我当然相信你了,既然我都回来了当然要给你们换上好东西了,姐姐也真是的,知道这些你用不惯也不知道给你换换。

陆家泓: 佩佩!

容佩: 家泓....怎么了?

陆家泓: 佩佩,我是个男人, 容家只是暂时在接济我们。

容佩: (惊讶,伤心)我...我明明是在为你着想啊,我只是不想你那么辛苦。你怎么...怎么可以....

陆家泓: (厌烦)我没有怪你,我只是觉得你嫁给了我就要相信我,况且当时我也告诉你了陆家的情况,是你说你可以吃苦的。

容佩: 是,我是说过,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累死累活的去山上,我爹随便给你一个店铺管也不会这么辛苦,赚的也多,去山上挖草药挖到什么时候你才能把陆家赚回来?!

陆家泓: 你!不可理喻!!

(摔门而出)

(转场)

《双容》BGM -27

(回忆,混响)

陆家泓: 容姒。

容姒: 家....陆少爷?有事吗?

陆家泓: 容姒...你根本就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对吗?

容姒: 我....

陆家泓: 你现在心里还有我。

容姒: ....

陆家泓: 你根本没有想起霍之尧对不对?

容姒: 我....

陆家泓: 你是为了佩佩,为了成全佩佩跟我.才回去的对吗?

容姒: 不是....不是这样的.....不是.....

陆家泓: 你撒谎!你在撒谎对吗?你根本就没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容姒: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

陆家泓: 容姒……可是如果我说……我已经爱上你了,我不能没有你……

容姒: 你爱上了我,那佩佩那?她为了你不惜抛下生养她的父母,离开她生活十几年的云方城,她说只要你爱她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你那?

陆家泓: 我.....

容姒: 就像你说的,她才是明媒正娶,进的你陆家大门的女人。

陆家泓: 我。。。

容姒: 以后好好照顾佩佩吧,不要让她伤心。

(回忆结束)

陆家泓: (喝醉)容姒…容姒......

容佩: 家泓,你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喝这么多酒?

陆家泓: (惊喜,哽咽)容姒...容姒你回来了吗?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容佩: (难受)你喝醉了,跟我回房间。

《双容》BGM -28

陆家泓: (祈求) 姒儿.....不要走了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好好对你,我保证,只要你不走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不离开我.....

容佩: (哽咽)你喝醉了....你喝醉了....

陆家泓: 姒儿.....姒儿......

(转场)(衣料摩擦)

陆家泓: (睡醒)嗯....

容佩: (冷冷的) 陆家泓!

陆家泓: 怎么了?

容佩: 你知道吗?你昨晚喊了一晚上的容姒。

陆家泓: .......

容佩: 你昨天抱着我说你爱她。

陆家泓: .......

容佩: 你说你不能没有她,那我那?你忘了我们的过去吗?

陆家泓: 佩佩....我...

容佩: 你忘了我们是为什么分开的吗?这些你都忘了吗?

陆家泓: 我...我没有..没有...

容佩: 是你告诉我你不会爱上我姐姐的,是你说你心里自始至终只有我的,我以为你说的是真的,为了你我跟父母闹翻、我逃婚、我姐姐替我嫁人,我觉得只要你是爱我的这一切都值得,是我错了....我错的离谱....呵哈哈哈....

陆家泓: 我....佩佩...对不起,对不起.....

容佩: 对不起?哈哈哈...对不起...陆家泓,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容佩之后回了容家)

(转场)

《双容》BGM -29

陈禄: (混响)陆少爷,今天在陆老太太的灵前,我是怎么都要跟你说实话了。我陈禄一辈子虽然是没做什么好事,但也没做什么坏事,都是那霍少帅,把我们几个凑到了一起,说要搞垮你们陆家。

陆家泓: 霍之尧……霍之尧!哈哈哈哈……

(转场)

《双容》BGM -30

霍之尧: 小兰,去给夫人梳洗一下,我要给夫人一个惊喜。

容姒: 啊?

小兰: 是,

(脚步声)

霍之尧: 姒儿,你今天好美。

容姒: 之尧,这是....?

霍之尧: 啊,就是到现在为止我们两个都没有照过相,所以我就在城内找了个照相师傅,给我们拍张照留个纪念。

容姒: 啊?你不是....

龙套: 少帅,我这边都准备好了,那咱们现在开始?

霍之尧: 嗯,好,姒儿你说以后我们每年都照一次好不好?这样的话等以后老了也能经常拿出来回忆回忆!

容姒: 嗯...好。

龙套: 来,看镜头啊,夫人靠少帅近一些,哎,(霍之尧入)就这样......很好。

霍之尧: (混响)姒儿,你说人做错了事情到底会不会有机会弥补......

(拍照声)

(几个月后,北伐军攻城前)

无伴奏

管家: 少爷,这怎么行,北伐军攻城我怎么能....

霍之尧: (打断)你带少夫人去北边,北边有....

管家: 少爷,只怕少夫人她不肯走啊

霍之尧: 你只需要准备启程就好,其他的.....

(敲门声)

容姒: 之尧...下午我让家里的厨子教我做了些菜,来尝尝?

霍之尧: 去把药端过来....

(开门,脚步声,放到桌子上)

霍之尧: 你做的?

容姒: 怎么?不信?我可是学了有些日子了……

霍之尧: 姒儿你身体本来就不好,怎么还做这些事情,这些让下人做就好了,

容姒: 没事的,我整日待在帅府也无聊,给自己找些事做也好,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霍之尧: 那你可要.....

管家: 少爷,这药.....

霍之尧: 哦,对了,这是之前我托人寻的温补的方子,你试试?

容姒: 好......

霍之尧: 怎么了,不舒服?

容姒: ...头有些晕...

霍之尧: 我扶你去休息一下。

容姒: 嗯...好...

《双容》BGM - 31

霍之尧: 姒儿,陆家泓之前花钱让人带你走的时候,我还骂过他是个蠢货,谁知道现在换做我,竟然也愿意花钱让人带你离开了。

容姒: 啊....

霍之尧: 是不是我比他还要蠢.....

容姒: 之尧...怎么了?

霍之尧: 云方城...要易主了,只不过所有人都能走,我却不能走。你放心,你父母和妹妹我已经安顿好了。

容姒: 可是....

霍之尧: 只是我还是舍不得你,这一辈子也就一个你能让我如此进退两难了,你说啊,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人要是有下辈子该有多好,下辈子我一定会找到你,将你用力地抱在怀里。

容姒: ...之尧...

(转场)(城外)

《双容》BGM -32

管家: 少夫人,您醒了?

容姒: 管家?

管家: 夫人,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云方城了,少爷说北方比较安……

容姒: (打断)我要回去!

管家: 少夫人,现在云方城已经被北伐军包围了,少爷说,为了让北伐军不伤害城里的百姓,会主动投降……

容姒: 投降他会死的!他根本就是用自己的命来换城内所有人的命是吗!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管家: 这.....哎....

(转场)

《双容》BGM -33

霍之尧: 是你?你进了北伐军?今日过来是想要我的命吧。

陆家泓: 霍之尧,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呵呵,真是苍天有眼,容姒呢?

霍之尧: 容姒是我的妻子,与你何干?

陆家泓: 我问你!容姒呢?

霍之尧: 跟人跑了。

陆家泓: 你撒谎!

霍之尧: 这云方城都要破了,留在这里等死嘛。

陆家泓: 不可能!容姒不是那种人!

霍之尧: 你知道她不是那种人,当初为什么还要那么对她!

陆家泓: 我...

容姒: (大喊)之尧....霍之尧....

陆家泓: 容姒!

霍之尧: 你怎么回来了?

容姒: 你在,我怎么能不回来。

陆家泓: 霍之尧!你放开她!快放开她,不然我开枪了!

霍之尧: 容姒我后悔了,容姒我爱.....

陆家泓: 啊!!!

(枪声)

容姒: 不要!...额..

霍之尧: 容姒....容姒!!!

容姒: 如果...还...有...下辈子.....

陆家泓: ........

霍之尧: 陆家泓!你说爱她你却亲手杀死了她!

陆家泓: 不.....不是我....我没有...

霍之尧: 陆家泓你该死!你该死!!

(两声枪声)

陆家泓: 额....容....

《双容》BGM -34

霍之尧: 你来了。

容佩: 嗯。过几日可能会下雪,这竹屋不避寒,真的不下山去吗?

霍之尧: 不了,下山了,她孤零零的,我也一个人,这样挺好的。

容佩: (哽咽)那好,过冬了还是要加床棉被。

霍之尧: 谢谢。

(转场)

容姒: (混响)我做了长寿面,就是......就是图个喜庆。

霍之尧: 姒儿,你可是第一个记得我生辰的人啊。

(转场)

容姒: (混响)(虚弱的)之尧,带我回家好吗?

霍之尧: 可我...我终究还是....没护好你....

(转场)

容姒: (混响)(虚弱的)如果....还..有...下辈子...

霍之尧: 姒儿,如果可以,你过奈何桥的时候慢一点,好吗?

飘飘浮不停

人似浮萍真爱不过飘零

落花有情流水无情

沧桑之后是真情

爱难舍情更难分

一意怎能够孤行

分分秒秒难舍难分

追逐真爱的结局也只是

飘随风不停

心难平静灿烂不过梦境

翻手是云覆手是风

却难握住几份真情

......

END

结束语:哎。。。。。这个故事就这么完结了,其实写这个故事不是很顺利,从去年夏天到今年夏天,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特别感谢身边的朋友木易,温壶月光下酒,谢谢你们一直陪我调整文本,也提出了很多好的想法。爱你们呦~(*^▽^*)

2020.8.16

后记:首先想跟原作者道个歉,确实未注明出处,这点做的不对,抱歉,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我不是专业写手,只是爱好者,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希望可以以自己的方式让自己有些参与感,会敏感,会矫情,也会觉得委屈,这最后也谢谢大家。

0/5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