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徊》 - 爱PIA戏网

【84480】《似徊》

Ww.
虐恋/苦情 古风/仙侠 字数:16254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16254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其他类型
授权方式
联系编剧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8-02 17:44:32

首发:2020-07-12 21:10:05

角色(男 3 / 女 2)
李声尧江听雨赵沉鱼灯起筝
BGM(点击按钮可复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YT4FU1Dd3xzkbCkqFDGnWA 提取码:6i6x
BGM下载:
点击下载
复制 105

编剧\后期:Ww.

BGM提取码:6i6x【不知道为啥单独分享链接显示出不来,直接点进去我所有的BGM都在里面】

感谢 小豆芽 提供的人声音效

这是一个早期存货,原名《囚梦》,是某一次做梦的产物。

最开始写给朴家大院的小伙伴们作广播剧后期练手,有兴趣的可以去猫耳搜。

想了想,以我现在写本如挤牙膏的速度,这本放着我自己难受。

于是修修补补(早期的存货修改真难……),又做了个后期,放出来玩儿吧。

单独音效播放标注为【音效X:】

长音效中会标注 (持续音效)意为上一个单独音效在继续,留心卡一下,不用切换。


看颜色拿角色就好

鱼灯:少女,本性天真,擅长各种符咒,但不分善恶,视起筝如同亲人,喜欢江听雨。(兼赵岭<小正太>,小厮,小女孩,路人丙)

李声尧:功利心很重,喜欢起筝,间接害死起筝后,不能原谅自己。

起筝:温柔御姐,大家的白月光。(兼女子,真真)

江听雨:青年,为人正直温和,喜欢鱼灯,尊敬起筝,与李声尧交好。(兼路人甲,侍从,小贩)

赵沉:温和,略阴。(兼客栈老板、路人乙、喽啰、说书人、小二)

似徊 BGM-1

{提示:现实,李声尧沧桑疲惫的状态,鱼灯充满仇恨}

【风声+脚步声四声停入】

鱼灯:找到你了。

李声尧:……呵

鱼灯:还要挣扎么

李声尧:……

鱼灯:你已然药石无医,就算从我手中逃出,也活不过十二个时辰。

李声尧:(低声)足够了。

鱼灯:(没听清)什么?

【音效1:突然暴起,搏斗声,被打中,后退脚步声入】

鱼灯:(闷哼)

李声尧:(转头轻功逃走)

【音效2:轻功逃走】

鱼灯:(大喊)李声尧!

(空白几秒)

(配合音效的喘息声)

【音效3:系列音效:踉踉跄跄的脚步声+衣服摩擦声,靠着坐下来】

李声尧:呃……(昏昏欲睡,陷入昏迷)

起筝:(混响,温柔)声尧,声尧?

起筝:(混响,温柔)别睡了,这样睡要着凉了……

起筝:(混响,温柔)声尧,听话,好不好?

起筝:(混响,温柔)醒来吧,该走了……

李声尧:(迷迷糊糊转醒,虚弱)呃……该走了,【音效4:衣服摩擦声,东西掉落声】(愣了一下,弯腰捡起)阿筝……

似徊 BGM-2

{提示:回忆,无需混响,李声尧意气风发时}

【闹市】

小女孩:姐姐,你是这次巫医谷下山行医的弟子吗?

起筝:倒也不是……不过(蹲下来)小妹妹,你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呀?

小女孩:(怯怯)嗯,我娘亲生病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你可以跟我去看看吗?

起筝:可以呀,带我去吧。

【42”环境音切换,衣服摩擦声】

起筝:(将妇人手放回被子里)没什么大碍,就是夫人生了孩子后没有好好调养,一直气虚体弱。我开几幅方子就行。

男人:哎,谢谢姑娘。

小女孩:谢谢姐姐。姐姐,你先坐一会儿。稍等我一下(跑开)

起筝:诶,好……

小女孩:(半晌,端了碗粥小心翼翼走回来)姐姐,我娘说了,要对恩人有感恩之心,可惜我家没什么钱,这碗粥是我爹熬的,可好吃了,姐姐你尝尝吧。

起筝:(叹了口气,笑)好,那谢谢你。(喝)真好喝

小女孩:(笑)姐姐,我长大也要像你一样,行医救人!

男人:(笑)好了,回房间去吧。

小女孩:姐姐再见。

起筝:再见。(对男人)那我也先告辞了。

男人:呃,姑娘。

起筝:怎么?呃……(突然犯晕)

男人:姑娘心善,既然已经救了我娘子,不若姑娘救人救到底吧……

侍从:(扔钱袋)给,做的不错。

起筝:你们……

侍从:姑娘放心,你身中无色无味的迷幻散,只会身体无力虚弱。相传巫医谷弟子之血可解百毒,姑娘既然行善,就顺便跟我们走一趟吧。

起筝:……【音效5:洒出药粉就跑(持续音效)】

侍从:啊!跑了!追!

喽啰:是!

起筝:(配合音效跑,摔倒)呃!【音效5:(持续音效)摔倒】

侍从:抓住她!

起筝:(惊呼)啊!

李声尧:姑娘小心!【音效5:(持续音效)出手】

侍从:呃!(后退几步)臭小子……我们走!(离开)

似徊 BGM-3

李声尧:姑娘你没事吧?

起筝:公子……(想站起来但是没成功)啊,多谢公子相救。

李声尧:不必客气。(准备拉她)能起来吗?

起筝:(不好意思)小女子方才大意,中了迷幻散……

李声尧:啊……看这天气阴沉,可能要来雨。虽有冒犯……在下先背姑娘去前面的草棚避过这一阵雨吧?

起筝:这……

李声尧:姑娘不必担心,在下不是宵小之徒。

起筝:(解释,略急)……我并不是……(稍作害羞)那就多谢公子了。

李声尧:得罪了(背)【音效6:衣服摩擦】

起筝:(轻呼)……(犹豫)公子,还未请教如何称呼?

李声尧:在下李声尧。

起筝:啊,李公子,小女子起筝。

李声尧:起筝?呵,倒是个挺美的名字。你会抚筝?

起筝:略通一二。

李声尧:倒是应了你的名字。

起筝:(轻笑)

李声尧:到了,(轻放下起筝)这地方也没其他特别干净的角落,委屈姑娘暂时呆一会儿吧。

起筝:公子说笑了……这次,真是太感谢公子了,若不是公子出手相救,只怕起筝命数也就尽于此了。

李声尧:无事,倒是姑娘怎么傍晚来这么偏远的地方?这些人都训练有素,不像是拦路劫匪……(犹豫)哎,算了,在下不便多问,以后姑娘还是多小心些,好歹身边再多个人陪伴也好。

起筝:实不相瞒,小女子师从巫医谷。这次出谷,是为了调查进来谣传巫医谷人之血解百毒一事……说来惭愧,小女子虽资质平庸,但实在不该掉以轻心,中了歹人的奸计,以至于身中迷幻散,无脱身之力……

李声尧:姑娘别这么说,这歹人若是有心加害于人,实在是防不胜防的。

起筝:(笑笑不说话)

李声尧:呵,说起来,楚杭本就是人间仙境,而巫医谷又隐于山中,想必景色也是一绝了吧。

起筝:呵,自小生活在其中,倒是也不觉得有甚独特之处了。巫医谷虽名声在外,但倒也没那么神秘,若是公子有意,小女子可携公子至谷中一游。

李声尧:在下自小于北方长大,从小便想闯荡出一番天地,楚杭乃历代武林盟主选举之地,这才至此。江南之景于我而言倒是颇多新鲜了。

起筝:北方?那……公子故乡可有大漠?

李声尧:巧了,我家乡附近正有一处。漫天黄沙,但其中偏偏有一方温柔之水,称作镜湖。以后若是有机会,也可带姑娘领略一番我漠北不同于楚杭之地的美景。

起筝:那到时要麻烦李公子为我解说一二了。不怕公子笑话,小女子对你们漠北的烧刀子馋的紧呢(笑)

李声尧:(笑)好啊,若有机会,定带你品上一品

起筝:(笑)对了,公子【音效7:衣服摩擦声】这是之前我从寺中祈福得来的一个木坠,后又将其浸在药草中,可以起到凝神安定的作用,这就算是小女子的一点心意,请公子务必收下。

李声尧:这……呵,那在下却之不恭了,多谢姑娘。

起筝:(笑)

【BGM拉大淡出】

似徊 BGM-4

{提示:现实,李声尧沧桑疲惫,且中毒虚弱}

【环境音】

李声尧:(虚弱,喃喃)阿筝……(把木坠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清醒一点)阿筝,快了,我们就快到了……

【21”起身,踉踉跄跄脚步离去声】

【环境音切换茶楼吵闹声+较慢脚步声+坐下衣服摩擦声+刀剑放到桌上入】

李声尧:(虚弱但有力)老板,来一壶烧刀子

客栈老板:好嘞!(过一会儿)来咯,您的烧刀子,客官您看这是我们刚出的卤牛肉,和着烧刀子啊……

李声尧:(打断)行了,都放下吧。【音效8:银子拍到桌子上】

客栈老板:得嘞!谢谢您!您慢用啊!

路人甲:欸,你听说了吗,这原来的准武林盟主李声尧啊,其实是个特别薄情的人,他为了自己能登上武林盟主啊,把自己的未婚妻送给沉水山庄庄主作药引啊,哎哟,太可惜了,都给弄死了!

路人乙:谁说不是呢!听说啊,那个未婚妻的妹妹正在四处追杀他呢!

路人甲:该!要是我家里人被这么糟蹋了呀!我也得急!

路人乙:是啊!……不过听说后来那李声尧魔性大发,杀了沉水山庄所有人,还误杀了一个巫医谷的人!然后就畏罪潜逃,隐姓埋名好久啦!

路人甲:嘿!就算是为了他未婚妻报仇啊那也是为时晚矣!早干嘛去了!

李声尧:(握紧了手中的刀,然后又松开)……(忍了又忍,拿起刀和酒,起身离去)【音效9:起身,离开】

客栈老板:客官!您的卤牛肉!不要了啊!嘿……付了钱,一口没吃。

【音效10:脚步声,坐下衣服摩擦】

路人甲:其实啊……那个未婚妻的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路人乙:啊?我只知道那姑娘好像是“天煞孤星”啊!

鱼灯:老板!来点吃食。

客栈老板:来嘞!姑娘,您要吃点啥?咱家有上好的烧刀子还有招牌的卤牛肉,您要试试不?

鱼灯:有桂花糕么?

客栈老板:呃……桂花糕?姑娘啊,咱这儿可不是那江南水乡,没得做的。

鱼灯:……哦,那来一壶烧刀子吧。

客栈老板:姑娘啊,我们这烧刀子酒劲儿可大,你一个姑娘家,还是点点吃的东西垫垫……

鱼灯:不用了。

客栈老板:那行,您稍等啊!

路人甲:啧!说“天煞孤星”都是轻的!那姑娘自己捣鼓那些能让死人活过来的邪魔外道!你说可不可怕……死人活过来啦!

路人乙:嘿……那不就是传说中的起死回生么?那是好事啊!

路人甲:好事儿?!你哪儿知道活过来的是什么玩意儿啊?对不对?你再想想,可能就是因为这魔女乱了天道,所以她姐姐才被老天惩罚啊!这不!“天煞孤星”啊!

路人乙:行行行!别说了!这说的人瘆得慌……

鱼灯:(忍怒)店家!银子放这儿了!【音效11:银子拍在桌上,脚步匆匆离开】

客栈老板:哎!姑娘!你的酒!你的酒!……嘿……这今儿尽碰上些个怪人,算了,有钱赚就好~有钱赚就好~

似徊 BGM-5

{提示:回忆无混响,鱼灯俏皮可爱的状态}

鱼灯:(慌慌张张把东西收起来)阿姐?

起筝:(笑)小灯,(叹了口气)别藏了,我知道你又在画那些符文。

鱼灯:(心虚)阿姐……

起筝:怕什么,阿姐又不是外人,莫不是你还担心阿姐告知谷主去?

鱼灯:(吐舌,略撒娇)阿姐~我那是被关怕了嘛!本来就只有阿姐时常来看我,那若是玩儿这种“邪门歪道”的符咒再被发现的话,那我要连阿姐都见不到了~

起筝:捣蛋鬼,我知道你天资聪颖,好玩儿些新花样。捣鼓这种旁人说的“邪术”啊,你也只是贪玩来解解闷的。放心吧,阿姐不是那种迂腐的人,武器再锋利,自己也飞不出去杀人呀,说到底还是要看这使的人,我相信你。

鱼灯:(撒娇)就知道阿姐最好了,来,阿姐,我给你介绍一下!(往一旁招呼)喵~大鱼,过来~

【音效12:猫叫】

起筝:(疑惑)大鱼?(犹豫)小灯啊,你说什么呢,阿姐知道你伤心,但……大鱼不是前几天就……

鱼灯:(打断)阿姐,这就是大鱼啊!

起筝:啊?

鱼灯:阿姐你看!(炫耀,痴迷)这是我根据之前魂转的符咒 新做的符文,之前的符文,只能将一人的记忆转移至相合的另外一人身上,如今,只要有故去之人的心脏,我就可以把他的记忆甚至整个人附在,不,或者说重生在相合的另外一个载体上!师姐你说!这是不是就是起死回生啦!

起筝:(摸了摸猫咪,温柔但严肃)小灯,你从小聪慧又有灵性,阿姐知道,你自打被师父待回来,便被困在这后山,鲜少有人来陪你。大鱼陪了你五年,比起宠物,更像是朋友、亲人,所以一时间你无法接受大鱼死去的事实。但是,所谓生死有命,道法自然,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也正是因为有限,才能更珍惜,就像阿姐非常珍惜每一次和小灯在一起的时光一般,不是吗?

鱼灯:……

起筝:好了,这次的事我便不再多问,只是你答应阿姐,以后不再有这所谓“起死回生”的念头,好吗?

鱼灯:……

起筝:小灯?

鱼灯:……好,我以后不会再轻易有这种念头了。

起筝:(温柔,笑)乖,来,【音效13:打开木盒子】阿姐给你做了些桂花糕,你不是爱吃热的么,这不,刚出锅我就给你带过来啦,快尝尝~

鱼灯:(先前的忧郁一扫而空,欣喜)哇!好香啊!(拿起一个,咬)嗯~果然阿姐做的桂花糕最好吃了!阿姐最好了!

起筝:(笑)小馋猫,别光顾着吃,看看,谁来了?

江听雨:小灯!

鱼灯:(惊喜)欸?听雨?(害羞)你……你怎么来啦?

江听雨:(宠溺)怎么?不想我来啊?

鱼灯:(急切)哪有……就是,谷主不是命你只能年中和年末来么……这次……

起筝:嘘……听雨这次是我偷偷带来的,他前些日子出谷,带了些小玩意儿回来,执意要亲手交给你……

江听雨:(急忙打断)起筝阿姐……

起筝:好了好了,不闹了,你快点,毕竟是偷偷摸摸进来的,我就在这里等着,可别嫌我碍眼啊(笑)。来~大鱼过来~【音效14:猫叫】乖,我们俩玩玩,让他们这对青梅竹马抓紧时间浓情蜜意吧~

鱼灯:(害羞)阿姐!

江听雨:起筝阿姐,别笑我们了。

起筝:(笑)

江听雨:(回头)小灯,这次出谷我带了点小东西,你看,东门刘记的糖葫芦,北苑王家的糖包子,还有这个酥油饼……

鱼灯:听雨……你当我是有多能吃的呀……要长胖的……

江听雨:(笑)也没多少,都是楚杭城里特别受人欢迎的几样小物件,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起筝:(被猫抓,吃痛)啊!

鱼灯:阿姐!

江听雨:起筝阿姐!

鱼灯:阿姐!没事吧?

起筝:没事……我只是像以前那样轻轻抚它的毛,不知怎得它就……大鱼以前脾气特别好的呀……

鱼灯:啊……大鱼是很温柔,这小猫原来多少有点小脾气……

起筝:(抬头看她,凝重)小灯……大鱼和这只小猫的记忆和性格不是会交错……那它……还是大鱼吗?又或者,两者都是呢?

鱼灯:(别扭辩解)我不管……它就是大鱼,它有大鱼的习惯的!

起筝:(缓了缓口气)罢了,今天时间不早了,再晚要被发现的,听雨,我们该走了。小灯,我改天再来看你。

江听雨:小灯,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会再来看你的

鱼灯:嗯……

似徊 BGM-6

{提示:现实}

(夜晚,鱼灯坐在窗边)

鱼灯:(抬起手看着镯子,喃喃低语)听雨……快了……我很快就能再见到你了……

【14”脚步声四声停入】

李声尧:鱼灯……

鱼灯:(漫不经心)李声尧,想通了?(突然射出暗器)

【26”暗器发射+兵器挡开掉落+飞身落地】

李声尧:(游刃有余,虚弱)我现在还有余力,你打不过我的。现下我来,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

鱼灯:不过是求我让你多活几个时辰,李声尧你还真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

李声尧:(不理会)我对不起起筝,对不起江听雨。

鱼灯:(恨)知道就好。

李声尧:我知道他们恨我,我那么想见他们……所以,他们甚至连我的梦里都未曾来过一次。

鱼灯:那是他们嫌你恶心!

李声尧:我死不足惜。只是我事情没完成。

鱼灯:与我何干。你送姐姐去死的时候,何曾想过姐姐也有很多事情想做?

起筝:(混响,温柔)我相信你。

李声尧:我知道。

鱼灯:那你杀了听雨的时候,你可曾给过他半分余地?

江听雨:(混响,濒死)李大哥,不要再错下去了,好吗?

李声尧:我知道。

鱼灯:怎么?态度这么诚恳,以为我会放过你么?

李声尧:我只是想,当面和你道歉。

鱼灯:(略激动)道歉他们能回来吗?!

李声尧:对不起。

鱼灯:(深出一口气)下次见面,就是你命尽之时。

李声尧:……呵

鱼灯:(厌恶)滚吧。

【音效15:脚步渐远】

似徊 BGM-7

{提示:回忆状态,无需混响}

【闹市,叫卖声】

江听雨:老板,这镯子多少钱?

老板:五两银子。

江听雨:(犹豫)啊?这么贵……

老板:诶,买给心上人的怎么能算贵呢。何况这镯子,你瞅瞅,这成色,这做工!我敢保证,你心上人绝对喜欢的紧,戴出去也不可能重样!

江听雨:(摸摸身上)我看看啊……

小姑娘:(略远喊)爹爹!我来给你送饭啦!

老板:(笑喊)哎哟!小宝真乖!快过来!和爹爹一起吃!

小姑娘:嗯!(小跑)

【音效16:马蹄快速从远及近,马上人喊让开时入。(持续音效)】

江听雨:小心!

起筝:(远)小心!

小姑娘:(惊恐)啊!

李声尧:(轻功起)

【音效16:(持续音效)轻功起,抱住人落地,马蹄声远去】

老板:(惊)小宝!小宝!小宝你没事吧?

起筝:(跑近)都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小姑娘:(害怕)没事……谢谢哥哥姐姐。

江听雨:我看看,(检查一番,松了口气,摸摸小姑娘的头)没什么事,待会儿休息休息,别吓到了。

老板:哎哟,谢谢恩人!谢谢恩人!

李声尧:客气了。倒是这人在闹市中横冲直撞的,真是……

老板:哎,都习惯了。说是哪家老爷的小儿子从小身体不好,总是有急匆匆的下人从外面带回来些新鲜玩意儿续命。

江听雨:那也不能不顾别人的安危啊!

老板:这我们小老百姓的命值几个钱呢。

起筝:算了,小姑娘没事就好。

江听雨:李大哥,阿姐,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起筝:今天第一场比武还算顺利,结束了就赶紧赶过来了。

李声尧:之前不是答应你,帮你挑礼物吗?总得上点心啊。(打眼一瞥)诶,这镯子水色就不错啊。

江听雨:(挠挠头,小声)其实我也看上这个了……

老板:这镯子就送给你们了!

起筝:老板……这不太好吧?

老板:你们救了小女一命,一个镯子算啥!你们拿着,我心里才踏实!

小姑娘:(乖巧)哥哥姐姐,你们就拿着吧。

起筝:多谢老板。不过这钱还是要付的。

老板:这……这不能要不能要!

李声尧:估计你也不会说价钱了,我也就估个五两吧,银子就放在这儿了。我们先走了。(转身欲走)

老板:哎!慢着慢着!那大侠,好歹再拿一根簪子吧!配这位姑娘!这一定得拿!

李声尧:(笑)那多谢老板!

老板:客气客气!

李声尧:别说,这簪子还挺漂亮。阿筝,我帮你戴上。

起筝:(愣一下)

李声尧:好了。

起筝:(笑)怎么样?

江听雨:好看!

李声尧:衬你。

起筝:(微微脸红)

李声尧:还有这个。(递)

江听雨:啊?

李声尧:说了这镯子水色好,带回去当礼物准没错!

江听雨:啊?那不行,这是人家老板给你的!

李声尧:(塞)拿着吧!你也就例行的下山行医能出来溜达,平时没什么机会。既然叫我一声大哥,怎么着帮你看心上人的礼物也不能敷衍不是?

江听雨:(笑)那谢谢李大哥!

李声尧:客气!

起筝:对了听雨,过几天你回谷,我们一起走。

江听雨:好啊好啊!阿姐你这次出来太久了,小灯都想你了!

起筝:啊……其实这次,第二场比武时间也近了,可能时间都有点紧……

……

似徊 BGM-8

江听雨:小灯

鱼灯:(兴奋)听雨!总算又等到你了~怎么样?这段时间还好么?

江听雨:(摸摸她的头)我一切都好。这次下山回来,我带了这个……

鱼灯:哇……这个好漂亮……

江听雨:(笑)喜欢就好,我一眼看到就觉得这玉镯子水色不错,衬你……

鱼灯:一定很贵吧……

江听雨:也没有……你这几天还好吗?无聊的时候有没有给你弄点小玩意儿解解闷?

鱼灯:我没事儿~我都习惯了,况且大鱼一直在陪着我呢~欸,对了,阿姐呢?阿姐没和你一起来吗?

江听雨:阿姐回谷了,不过很快又走了。

鱼灯:(失望)啊?这么急呀……好吧……

江听雨:小灯,起筝阿姐,找到意中人了!

鱼灯:啊?真的?

江听雨:(笑)他叫李声尧,我见过,人很正直,武功也不错,而且他对起筝阿姐很好。

鱼灯:(羡慕)哇……

江听雨:……因为李大哥想要争选武林盟主之位,近来渐渐在江湖上也有了一些名声,起筝阿姐想要出谷帮帮他……因为时间紧急,所以也来不及亲自和你说一声,只和谷主商量了之后就和李大哥匆匆出谷了。

鱼灯:(小担心)那……那起筝阿姐是不是以后就不能常来看我了?

江听雨:谷主答应阿姐,只要阿姐愿意,随时可以回来看望咱们,阿姐也允诺,这段时间事情忙完一定会经常抽空来看望你的。

鱼灯:(失落)这样啊……(强打精神,笑)不过,阿姐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谷主最信任的弟子,她虽是女子,但博览群书,识大体又通情理,闻名于不少江湖上的名门。能让阿姐愿意出面帮忙,看来这个李声尧,一定有过人之处,阿姐啊……也是真的动了心了。

江听雨:是啊,起筝阿姐能找到想要共度终生的人,我们应该高兴!

鱼灯:(笑)那是肯定的,起筝阿姐值得最好的!(略微失落)只是以后……见到阿姐的机会就更少了。

江听雨:阿姐答应了会回来看望你,就一定会回来的。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谷主已经允过我了,阿姐不在,以后我就可以来经常看你了。你不会是只有一个人的。

鱼灯:真的吗?以后就可以经常看到听雨了?

江听雨:(笑)

鱼灯:太好了!(笑)

似徊 BGM-9

(桌宴)

【鸟鸣声,放下茶杯声音】

起筝:赵庄主,上次相会,可是许久之前了吧。

赵沉:是啊,上次于巫医谷药会有幸一见,阿筝姑娘不仅精通药理,更是上知天文下至地理。实在是惊为天人啊,姑娘的才识远非一般人可比。

起筝:起筝只是读了几本薄书罢了,让赵庄主见笑了。

赵沉:哪里的话,这次比武大会的前三场我观摩过,声尧小兄弟着实令人惊艳,这次又有阿筝姑娘从旁相助争选这武林盟主之位,英雄配佳人,着实令人十分期待啊,呵呵呵呵。

李声尧:能得赵庄主盛情招待,确实荣幸之至。

赵沉:想当初我和声尧小兄弟年龄相仿时,也是一腔热血闯荡江湖,幸有贵人相助,才成就了这沉水山庄,如今看到声尧兄弟,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加之又能与阿筝姑娘再次相会,实在也是美事一桩啊,来,【音效17:倒酒声】这杯酒我敬二位!请!

李声尧:多谢赵庄主,不过内人不胜酒力,这杯酒我代了!请!(饮酒)

赵沉:哦?内人?

李声尧:呵呵,是啊,我与阿筝相遇相知,如今也是到了相守的时候,虽还未正式拜堂成亲,但已与巫医谷谷主,也就是阿筝的师父允诺过,会照顾她一辈子。

赵沉:呵呵呵,那真是恭喜二位了。【音效17:倒酒声】我再敬二位一杯,算是赵某的一番心意,祝二位白头偕老。

起筝:(笑)多谢赵庄主。

李声尧:(笑)多谢赵庄主。(饮酒)

赵岭:爹爹!

赵沉:哎,(起身)岭儿怎么过来了呀?(抱他坐在腿上)好不容易今天能下床了,外面凉,着风又要喝药了。

赵岭:岭儿今天好多啦~岭儿给爹爹带了我刚写的字。

赵沉:嗯,写的真好。

李声尧:小公子真是伶俐聪慧。

赵沉:(笑)

赵岭:(咳嗽)

赵沉:(担心)哎,岭儿快跟着乳娘回房吧,爹爹晚点再去看你啊。

赵岭:(乖巧)嗯,那岭儿先告退了。

赵沉:(笑)乖。

起筝:赵庄主,请恕小女子冒昧,贵公子是否……身体不太好?

赵沉:(叹气)是啊,不瞒阿筝姑娘,岭儿的母亲身体虚弱,诞下岭儿不久就去了。这孩子自幼身体便虚弱,赵某找了许多名医,但都只是说天生体虚,实在是令赵某头疼。

起筝:赵庄主别见笑,改天我帮小公子把把脉,至少能开几幅调理的方子。

赵沉:那真是多谢阿筝姑娘,以后二位有赵某能帮到的地方不要客气,尽管来找我!

李声尧:(笑)多谢。

似徊 BGM-10

赵沉:药没问题吧?

侍从:没问题,两心壶的一面已放入足量的化功散,服用者五日之内功力逐渐降低,但不为人察觉,只会当是身体不适所致。

赵沉:那就好,给下一场李声尧的对手也给点小玩意儿,让他与李声尧对战之时下手狠点。

侍从:明白了。

赵沉:另外派两个身手好点的影卫在一旁候着,保证那个李声尧受重伤,但是可以获胜。

侍从:是!

赵沉:(叹气,低语)只希望,能救下岭儿……莫辜负夫人的在天之灵啊……

【1’02”环境音转换】

路人丙:你知道那个李声尧吗?就前几天很被人看好的那个,这才比武大会第四场,居然就重伤,虽说险胜,但这后面的也不怎么好应对啊,我看啊,估计是不行喽。

路人乙:前些日子不是风头正盛吗,这么一看,这徒有虚名啊……

起筝:(握紧拳头)……

【1’35”快步离开】

【场景转换】

【开门声,脚步声,坐(衣服摩擦)入】

起筝:声尧,声尧?

李声尧:(虚弱,清醒)呵,阿筝……嗯……我睡了很久么

起筝:没有,两个时辰罢了,只是都到傍晚了,吃点粥吧。【音效18:勺子搅动的声音】

李声尧:(吃粥,顿一下)……赵沉那边怎么样了?

起筝:……(轻笑下)啊,打点的差不多了,只是这赵沉的儿子四处求医无果,最近似乎病情又恶化,不得下床。我好歹出身巫医谷,改天去帮他看看,你就放心吧。倒是你,比武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么多天了却还不见好转……

李声尧:我没大碍,这几天抓紧休养,也许下一场……

起筝:为了个盟主的位子,值得吗?

李声尧:(叹气)阿筝,你知道的,我家境贫寒,所以登上那个位子,成就一番事业,是我从小的执念……

起筝:……我知道,(笑)声尧,我知道的。我只是想说,你该再多爱惜自己一些,我会心疼。

李声尧:……阿筝,对不起,让你替我打点这么多,还要照顾我。

起筝:(打断,笑)好了,说什么呢,乖乖吃粥养好身体,我还等着你带我去看看镜湖,尝尝烧刀子呢。

李声尧:(打趣)可别到时候真去了,你又禁不住风沙,嚷嚷着要早点回来了。

起筝:(佯怒)怎么?听你这意思,这承诺一拖再拖,最终是要食言啊?

李声尧:不敢不敢!你这丫头,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实现的,可放心吧,哈哈哈哈……咳咳(笑着笑着咳了起来)

起筝:(担心)好了,不跟你闹了,吃了粥你再休息一会儿,我把药热热就给你拿来。

李声尧:(温柔)好。

【音效19:脚步声远去】

似徊 BGM-11

李声尧:(沉一下气,扬声)既然来了,何不一见?

赵沉:(现身,笑)声尧小兄弟。

李声尧:赵庄主,想必我们所求,内人已经与您说过了,不知足下到此,有何贵干?

赵沉:(笑)声尧小兄弟已经有所耳闻了,犬子身体抱恙……所以……

李声尧:这事内人已经告知于我,内人出身巫医谷,改日便登门拜访,为令郎诊断。

赵沉:我知道解药是什么,就看声尧兄弟,允不允了……

李声尧:是什么?

赵沉:您也知道,巫医谷弟子的血可解百毒……

李声尧:那是谣传!

赵沉:是不是谣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为了犬子,我什么方法都得一试。

李声尧:……

赵沉:我能到如今的位置,少不了当初贵人的推助,如今我当然也可以成为声尧小兄弟的贵人。只要你允了这事,那盟主之位我敢保证,必定是你囊中之物……

李声尧:(沉吟许久,握紧了拳头)……好。

赵沉:哈哈哈哈哈,李盟主果然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啊!那就这么说定了,赵某 告辞。

【音效20:轻功飞走+开门+脚步声渐近】

起筝:声尧?怎么没休息吗?那正好,来喝了药吧。

李声尧:(犹豫)……阿筝,我想和你说件事。

起筝:(担忧)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是不是伤口又疼了?我看看……

李声尧:(打断,抓住她的手)……阿筝,无论如何,你要相信我。

起筝:(顿一下,温柔)……好,我相信你。

……

【BGM拉大一会儿,渐弱停止】

(过个几秒入)

【音效21:夜晚环境声,轻巧的脚步声】

起筝:(坚定,轻声)赵庄主……

赵沉:(转过身来)……(皮笑肉不笑)阿筝姑娘。

似徊 BGM-12

【环境音】

小厮:李公子,我们庄主说了,起筝姑娘暂时还在庄内休息,请李公子稍安勿躁。

李声尧:已经去了月余,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小厮:回公子,我们庄主说了,起筝姑娘正在为小庄主尽心治病,也请李公子安心在此养伤,以便在后续比赛中取得佳绩。

李声尧:(叹口气)知道了。

小厮:李公子,那药奴婢就先放在这儿了,请您按时服用。奴婢先告退了。

李声尧:嗯。

【49”脚步声远去,关门】

李声尧:(端起碗喝药,喝完把碗放在桌上,喃喃)这药都喝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是……哎。

【1’15”门被踹开,紧急的脚步声】

江听雨:(疯狂,愤恨)李声尧!!

李声尧:听雨小兄弟?

江听雨:(跑到跟前把他从床上揪起来)你把起筝阿姐送给赵沉了?

李声尧:送?你在说什么?

江听雨:你还装傻?!我这次专程出谷来探望阿姐,结果我听到了什么!【音效22:揍人音效(三次中间有间隔时间)】(悲恸)李声尧为了武林盟主之位,贿赂沉水山庄庄主赵沉,赠黄金千两,甚至把自己的未婚妻都送给了赵沉作药引……

李声尧: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江听雨:阿姐没了!!!

李声尧:(震惊)什么?我跟赵庄主问过几次了,他说阿筝在给他儿子治病!

江听雨:你装什么!(心痛,不可置信)自己未婚妻的命就拱手送人啊!你当初答应我什么?!答应师父什么!!李声尧!这个盟主的位子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吗!

李声尧:(恍惚)阿筝呢?阿筝在哪里?

江听雨:你既然亲手把阿姐送出去……

李声尧:(爆发,怒吼)你闭嘴!不是的!不是的!!

江听雨:(被吓到,松开手)……你伤重躺在屋内一问三不知,可外面都这么传开了!

李声尧:我去问赵沉。(转头就跑)

【音效23:跑步声】

李声尧:(配合脚步声喘息)

江听雨:(远)你去找死吗!!

李声尧:(不理会)阿筝……阿筝……

【音效24:踹开大门,脚步急促声】

李声尧:赵沉!

赵沉:呵呵呵呵,这不是李盟主么!身体好些了么?

李声尧:阿筝呢……

赵沉:我不是答应过你,后面的比武会帮衬帮衬了么。

李声尧:阿筝在哪儿……

赵沉:怎么?不是你把她送过来的么?

李声尧:我问你阿筝在哪儿!!!

赵沉:说好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啊,怎么?声尧兄弟后悔了?

李声尧:你闭嘴!【暴起打斗】

【音效25:打斗音效就入】

赵沉:怎么?你说过的,但凡能帮我的,你都乐意之至啊!

李声尧:你之前说只要她的一点血!!

赵沉:我说的是,要她的血,救活我儿子,(阴沉,恨)谁知道放光了她的血我儿子也只是……

李声尧:(打断)你个畜牲!!

赵沉:李声尧!你当初亲口许诺将她送到我这里来!如今装什么假惺惺!!

【音效26:打斗2】

李声尧:(愣了一下)【被打中+脚步后退几步】呃!

赵沉:【音效27:甩袖声】哼!我是杀了她又怎样?你,才是把她亲手推到这里的人!

(BGM开始减弱)

李声尧:(吐血,缓缓)噗……阿筝……她在哪里……

赵沉:(冷哼)她?【音效28:内功推出棺材】(扬声)带回去吧

(BGM完全停止,切下一个)

似徊 BGM-13

李声尧:【脚步声,打开棺材】(跟着音效,不可置信的缓缓走上前,打开棺材,看到起筝的尸体,颤抖)阿筝……(想碰碰她的脸,又缩回手,温柔)阿筝……我们回家好吗……(委屈,哽咽)阿筝……阿筝我错了……(开始哭,直到泣不成声)对不起……阿筝,你睁开眼看看我好吗……阿筝……我还要带你回漠北呢……你看看我……(吐血,开始呜咽,逐渐变得疯狂,走火入魔)呃……阿筝……(痛苦)呃……啊……呃……(嘶吼)啊————啊!!!!!!!!!!!!!

【音效29:(长音效)特效+冲上去+打斗】

赵沉:李声尧!!你疯了吗!!!

李声尧:(不管不顾持续嘶吼)啊!!!!!(扑上去打)

赵沉:你!(被打多次)呃!(痛苦)呃!呵哈哈哈……

李声尧:你笑什么!

赵沉:我笑你自卑自负却又自怨自艾!想要得到一切却又妄想把自己推脱的一干二净!何其可笑!

李声尧:你闭嘴!!【音效30:掌风声】

赵沉:呃!(吐血)呵呵呵呵……李声尧……你……真可怜……(咽气)

李声尧:(痛苦,强制控制住自己)我……阿筝……阿筝……(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受到刺激,完全失控)啊!!!

【音效31:桌椅打翻声(持续音效)】

李声尧:(粗喘气,配合赵岭)

赵岭:(迷迷糊糊)爹爹……怎么这么吵啊……?……爹爹?爹爹!!(哭)爹爹你怎么了!!爹爹!!!

【音效31:脚步声靠近就入(持续音效)】

赵岭:(害怕)你?你是那天桌宴上的大哥哥!你做了什么?是不是你害了我爹爹!你坏人!你还我爹爹!

【音效31:运功,出手(持续音效)】

赵岭:(害怕)啊!

江听雨:不要!(被击中,痛苦)呃!

李声尧:(收回手准备再出手)

江听雨:(忍痛嘶喊)李大哥!他是被阿姐救回来的!(无力渐渐跪在他面前,虚弱)呃……不要……

赵岭:(哭,哭声渐弱)

李声尧:(稍微清醒一点)……【音效开始渐弱】

江听雨:(濒死)李大哥,不要再错下去了,好吗?

李声尧:(完全清醒,颤抖)……【音效完全关闭】

江听雨:要不……起筝阿姐……会伤心的……(咽气,倒地)

李声尧:(绝望,呜咽)……

【音效32:跪下】

(BGM拉大,然后停止)

【音效33:杯子掉落】

鱼灯:(被吓了一下,喃喃)……听雨怎么好久都没来看我了呢……

似徊 BGM-14

【拍板】

说书人:(语速适中)说到这李氏声尧,薄情寡义,为了能登上武林盟主之位,不惜将爱人作为筹码,交换沉水山庄庄主的黑手推助,结果事后反悔,魔性大发屠了沉水山庄以及当时在场的好友巫医谷弟子江听雨。沉水山庄上下五十余口,浩劫后仅留赵家稚子一人,而这魔头则销声匿迹……

【音效:惊雷,暴雨,泥泞中的脚步声和拖拽声,李跟着音效走,鱼压着李的字尾走

李声尧:(拖着二人的棺木走在泥泞中,脚步停下,开始挖土)

鱼灯:(脚步停就入,混响)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报仇!!谷主!我求求你!放我出去……

李声尧: (将棺木拖入墓坑,哽咽)阿筝……听雨……

鱼灯:(混响,恨)我一定要报仇!哪怕叛出巫医谷!

李声尧:(跪下,深深磕头,呜咽)…… 我……

鱼灯:(混响,磕头)师尊在上!鱼灯执意退出巫医谷,自废右脚脚筋,当违背师尊之意赔罪!自此以后与巫医谷无任何瓜葛!请师尊成全!

【雷声】

鱼灯:(低声,恨)李声尧……我一定会找到你,为阿姐和听雨报仇!

【淡出】

似徊 BGM-15

(提示,此处鱼灯装的很柔软乖巧。李声尧则是有点沧桑冷淡)

女子:哎呀,这盏花灯漂亮。

小贩:那姑娘就买下吧,顺水放下去,心上人保准儿被你栓的死死的!

女子:(笑)行,就这个了,钱给你放这儿了啊~

小贩:姑娘慢走~

鱼灯:(假装不小心摔一下)啊!

李声尧:(扶住,平静)小心。

鱼灯:多谢公子。

李声尧:(点头示意)……(转头继续看向远方)

鱼灯:(试探)公子,你在看什么呢?

李声尧:没看什么。

鱼灯:公子不去放一盏花灯吗?

李声尧:不用了。

鱼灯:(试探)公子,听说这灯如果为了心上人放的话,尤其灵验呢。

李声尧:是吗。

鱼灯:公子,您为您的心上人放一盏吗?

李声尧:她不在了。

鱼灯:(故意听不懂他的意思)哪怕心上人不在身边,放一盏也是个心意呢。

李声尧:(回头盯了她一会儿)……那放一盏吧。

鱼灯:(笑)刚好我也要去放呢,公子我们一起吧。

李声尧:(不理会)

(稍等片刻)

鱼灯:(装作天真)公子,你许了什么愿啊?

李声尧:(淡淡的)我许她下一世不要遇见我,一辈子平安喜乐。

鱼灯:她……

李声尧:(起身)我走了。

鱼灯:哎!公子!

李声尧:(脚步停住)还有何事?

鱼灯:其实……其实我的心上人也……我许他下辈子平平安安!

李声尧:节哀(欲走)

鱼灯:公子!我们同为可怜人,如今我唯一的依靠也……

李声尧:……

鱼灯:我们相见也是一种缘分,我可以洗衣做饭,可以随身服侍您,您让我留在您身边就好了……

李声尧:为什么

鱼灯:我们境遇相似,我只是……想找个活下去的理由……

李声尧:……随你。(走)

鱼灯:(小跑追上,欣喜)公子,能请教下您的名字吗?啊……我叫鱼灯,我会做桂花糕,我阿姐教我的,很好吃的,改日……(渐小)

李声尧:安静。(渐小)

似徊 BGM-16

{提示:现实}

【推门进入】

小二:姑娘,您住这儿吧。

鱼灯:好,多谢小二哥。(扫一眼)你们这边居然还有桂花糕啊。

小二:(笑)姑娘,本来是没有的,这是有位公子吩咐的。

鱼灯:嗯?

小二:(笑)那位公子专门交代,姑娘您爱吃这东西让我们备着,说您有时候睡不踏实,让厢房偏远点儿还得靠窗。您不是有时候腿不舒服嘛,待会儿就给您准备一盆热水,还有那公子留下的安神热身子的配方也给您搁里头。

鱼灯:他人呢?

小二:两个时辰以前就走了。姑娘也别多虑,咱这儿一片都是荒漠,方圆十里也就我们这一家客店。我看这公子对您也是上心,你说小两口的哪有……

鱼灯:(打断)行了,你先下去吧。

小二:……诶,好嘞。

鱼灯:啊,等等。

小二: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鱼灯:给我两坛烧刀子吧。

小二:得嘞!

【1’21”脚步+关门】

【环境音切换,倒酒,坛子放下】

鱼灯:(倒酒,喝,被呛到)咳咳咳……

李声尧:(混响,冷漠)你腿脚不好?……对不起,我走慢点。

李声尧:(混响,犹豫,了然)你心上人送的镯子……挺漂亮的。

李声尧:(混响,冷漠)不要一直跟着我了。回头给你找个好人家落脚吧。

鱼灯:(直接抱起坛子猛灌,有点晕)……要你假惺惺……

【2’07”音效:坛子放下+起身+摇摇晃晃的脚步坐在床边】

鱼灯:(看着那个盆子愣半晌,哽咽笑)呵呵呵,你这人,到底有多少是真心……

【2’30”一脚踢翻盆子+倒在床上】

鱼灯:(哭着呢喃,直到渐渐睡去)我恨你,恨死你了,恨你,恨你……

【淡入到野外夜晚环境音,2’43”脚步声7声配合喘息,脚步声停入词】

李声尧:(喘息,停下脚步往回看,虚弱)小灯,休息一下吧……我……得以我的身份带她去啊……

【3’04”脚步声重起】

【3‘17“木风铃】

(此段起筝和江听雨全程混响)

鱼灯:(朦朦胧胧转醒)呃……(怔怔看着眼前半晌,轻笑)终于又等到你们来看我了呀,听雨,阿姐……我想你们了。

江听雨:(宠溺)怎么又睡的这么轻。

鱼灯:睡的踏实了,就看不到你们了。

起筝:(叹气,心疼)明明只是个小姑娘,却总是满脸疲惫。阿姐还是喜欢以前那个活泼调皮的小灯。

鱼灯:(眼泪涌入眼眶)那现在这样,阿姐不喜欢了吗?

江听雨:只是心疼你。小灯。

起筝:(爱怜的抚过她耳边的发)是啊。

鱼灯:(哑声,委屈)阿姐,我知道,我违背了当时答应你的事,想让听雨起死回生。你是不是生气了呀?

起筝:(不说话,看着她)……

鱼灯:听雨,你恨他吗?

江听雨:……不恨。我知道,李大哥不是有意的。

鱼灯:阿姐呢?你恨他吗?

起筝:恨……但也不恨。

鱼灯:为什么

起筝:恨他,是因为他功利心太重。不恨,是因为,我知道他不是有意的。

鱼灯:呵,你们都可以不恨他。但我不能。

江听雨:小灯……

鱼灯:(自嘲的笑一下)我打不过李声尧,只能跟在他身边。可竟然无意中发现他的魂性与听雨相合。我就想……杀了他,你们也回不来……所以至少,(哽咽)至少你们回来一个人,好不好?

起筝:我没有生气,小灯。我只是不想你后悔。

鱼灯:阿姐,你知道好笑的是什么吗?我竟然要用仇人的躯壳复生思念之人。呵,可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

江听雨:你已经给他服下了离魂散,他撑不了太久了。这就够了。起死回生,从来都是违背天道之术。

鱼灯:(不理睬)我知道,我很快就能抓到他了。这算是偿了他的一丁点债,不是吗?

起筝:那你的债,要怎么偿呢?

鱼灯:我的债……

鱼灯:(愣愣半晌,自嘲)我从来,不都是“天煞孤星”么。

李声尧:(混响,平静)我曾经答应过她,带她去看镜湖,品一次烧刀子。

似徊 BGM-17

{提示:现实}

【听到脚步声就入】

李声尧:(虚弱但坚定)快到了,快到镜湖了……

【10”轻功追上】

鱼灯:李声尧,我说过了,我们再见之日,就是你命尽之时。

李声尧:(平静)小灯,你如今这样,想过阿筝会怎么想吗?

鱼灯:阿姐肯定会生气。

李声尧:……但是你还是要继续。……其实我一直知道你是谁。(笑一下)你身上一直带着听雨送给你的东西。

鱼灯:那为什么……

李声尧:不过心如死灰罢了。死,我不怕,可你要用我复活听雨,那我还是我吗?

李声尧:(略颤抖)我是想让阿筝忘了我,不要遇见我……可李声尧,不能忘了起筝。我说过了,我只想再完成最后一个愿望……

鱼灯:我不想再听了!【暴起打斗】

【1’25”音效:打斗】

李声尧:……呵【接招,两招后】(闷哼,奔走逃跑)……

【踉踉跄跄脚步声】

鱼灯:(对着他喊)李声尧,停下吧!

李声尧:(自言自语,努力保持清醒)我……背弃了那么多承诺……至少……至少这一个……(逐渐虚弱,保持努力往前奔走、试图维持清醒的喘息)……

鱼灯:(跟在李声尧的后面,略微不忍)阿尧……

【这一段混响是李声尧脑中的声音,压最后一个字,混乱一点,李声尧喘息不要停】

江听雨:(混响,愤恨)李声尧!这个盟主的位子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吗!

起筝:(混响,犹豫)你真的要……

鱼灯:(混响,平静)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阿姐,一个是我的青梅竹马。

赵沉:(混响,狂妄)哈哈哈哈哈,李盟主果然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啊!

起筝:(混响,温柔)我知道的……

江听雨:(混响,濒死)……起筝阿姐……会伤心的……

赵沉:(混响)李声尧!你当初亲口许诺将她送到我这里来!如今装什么假惺惺!!

鱼灯:(混响,平静)现在,也许多了一个你,李大哥。

起筝:(混响,温柔)……还有那烧刀子,我也是想品上一品的……

李声尧:……呃……(喘息,从恍惚中清醒一下)……烧刀子?(摘下腰间的酒囊)……呵……烧刀子……

鱼灯:(不忍,略微大声)声尧!

起筝:(同入,混响,温柔)声尧

【3’04”音效脚步声停】

李声尧:(停下,恍惚)……阿筝

起筝:(混响,温柔)声尧。

李声尧:(恍惚,虚弱)……阿筝,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起筝:(混响,温柔)我一直在。

李声尧:【音效34:跪下】(虚弱,哽咽,委屈)……阿筝,我,我对不起你,……可我……我不想忘记你

起筝:(混响,温柔)我知道。

鱼灯:【音效35:脚步声靠近】(模仿起筝的语气)声尧,相信我。

李声尧:(恍惚,逐渐虚弱)……我……我不想……忘……记你……(咽气)

鱼灯:(怔怔的看了李声尧跪在地上的尸体半晌,叹了口气)

【音效36:湖水声】

鱼灯:(听到水声,往那个方向看去)嗯?……这是……(从记忆中搜索的感觉)镜湖……吗……(转回头盯着李声尧的尸体,犹豫半晌,说服自己的感觉)我不会后悔的,不会。

似徊 BGM-18

{提示:现实}

【环境音】

真真:(小跑着过来)爹爹~回家吃饭饭啦~

路人:诶,真真怎么在这儿呀?

真真:我跟翠翠出来玩儿~翠翠去找她娘啦!我来找爹爹~

路人:以后啊,不能这么乱跑了知道不?别跑远了玩儿,玩完儿了就直接回家。

真真:为什么呀?

路人:哎,最近咱这城里来了个疯子,说话颠三倒四的,时不时性情大变,害怕得很呐!

真真:(怯生生)这么害怕呀,真真最近不出来玩儿了~真真不想被疯子抓走。

路人:乖,爹带真真回家吃饭。

真真:娘说中午做红烧肉!真真最爱吃啦!

路人:(笑)个馋嘴丫头!

【1’10”风沙吹动旌旗的声音+脚步5声靠近】

(提示:此时李声尧已经与江听雨的魂魄交混,说话模仿江听雨那种温和的口气,隐隐有一点疯颠的感觉)

(李声尧坐在城墙上)

鱼灯:……听雨?

李声尧:(愣了一下,喝了口酒,不回答)

鱼灯:(略委屈)完成魂转你就跑了,我一直在找你……你好不容易回到我身边了,听雨……

李声尧:(打断)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鱼灯:听雨你别生气了……

李声尧:(平静)这一个月,我走了很多地方,想起了很多事。可那些事,又到底是谁的记忆呢……

鱼灯:(略焦急)我再想想办法,一定能做出解决问题的符咒!

李声尧:……呵,我到底是谁啊?

鱼灯:……听雨……

李声尧:……(自顾自地)江听雨?还是李声尧?

鱼灯:跟我回去好吗?

李声尧:(平静,温和)以什么身份?

鱼灯:我……

李声尧:(平静)江听雨吗?江听雨已经死了,李声尧吗?李声尧恨你。

鱼灯:(坚定)你是江听雨。

李声尧:(自嘲的笑,然后起身,复杂,缓慢)【音效37:衣服摩擦声】别再找我了,好吗?……小灯,不见了吧。【音效38:轻功声】

鱼灯:(愣了许久)……(一开始,嘲讽自己的笑,然后癫狂,再变成疯狂的哭笑)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见……哈哈哈哈哈哈我到底……(哽咽)我到底……(慢慢恢复平静,绝望,空洞)……罢了……罢了,江湖不见……就江湖不见吧……

【BGM拉大】

酒一觞 醉黄昏入愁肠

月依墙 映铜镜两鬓霜

这一生孤注 两茫茫

看尽了 过客红妆

……

0/5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