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莫停之傅三传 - 爱PIA戏网

【82557】杯莫停之傅三传

麦子麦子
虐恋/苦情 古风/仙侠 字数:7466
基本信息  

剧本类型:普本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字数:7466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授权方式
谢绝转载
更新时间

更新:2020-09-15 00:08:22

首发:2020-05-08 22:07:28

角色(男 2 / 女 1)
傅三吕凛簌簌
摘要:
古风三部曲之 杯莫停 此本为长本节选
复制 55

古风三部曲

杯莫停之傅三传

剧本/BGM后期/音乐剪辑 BY 麦子麦子

文案:只要世间有酒,我就喝不够。

写给我爱喝酒的朋友,真和

本文为长篇古风本杯莫停中的一段,原本非常长,此段情节相对独立,将就着分段玩儿吧。

男1(叔音):傅三

女1:簌簌 (兼侍女)

男2:吕凛

男3:所有龙套

鸣谢在杯莫停中以干音出场的女神男神:(按照出场顺序)

真和,豆芽,墨风,银河,鸣,拔刀,追寻,鹿幺,盗版歌神,白启,狼毛,汉相,西图,麦子,某白,西树,清澈,俇俇,簌簌

【麦子麦子BGM-5】

------------------------------------------------------------------------------------------------------------------------

簌娘:(混响,缓慢)远远看着吕凛被人簇拥着,从府门一直来到正房,天色已晚,慕华堂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那个慈祥的妇人在等他归家。就如同,多年之前,我的父母,也这样盼我归家。

【脚步声】

【一群人:王爷回来了】

傅三:(中年,醉醺醺的)给我让开点儿。

簌娘:(忽然一惊)额!

傅三:(脚步踉跄)呦,府里头来新人了。

簌娘:(低头)是。

傅三:(忽然停住脚步,看着对方)你是。。?(用手擦擦醉眼)你到底是谁啊??

簌娘:我是..(被打断)

傅三:(酒醉吐了起来)呕。。。

(稍等片刻)

傅三:(远处,带着醉意)新。。。新来的,你是厨房里的吧。

簌娘:(远)是。

傅三:给我找点儿吃的。醒醒酒。

簌娘:(远)厨房有剩菜,我给你取些。

傅三:(往地上一摊,喘气)好啊!有酒。。有。。菜。(喝酒)真舒坦。这就算啊回家了。

簌娘:老家是京城的?

傅三:祖上三辈儿。。我都是!

簌娘:那你们家亲戚一定很多。

傅三:(喝口酒,醉笑)。。。没了。

簌娘:搬走了?

傅三:(笑)都没了。就剩我。。一人儿了。(喝酒)

(两人沉默半晌)

簌娘:我也是。

傅三:嗯。(抬头看她)也是。都没了?

簌娘:嗯。

傅三:(楞一下,然后开始笑)没了好啊!一人儿吃饱啊。全家不饿。一人儿有酒啊,全家喝醉!一人儿好啊。。。哈哈哈哈。一个人儿好!

簌娘:(混响)那天晚上,傅三不怎么说话,只自顾自喝酒。最后,醉醺醺的离去。别人说,他在府里二十年了,知道很多吕凛的事情。这很好,因为,我需要通过他,了解吕凛的弱点。

【麦子麦子BGM-6】

------------------------------------------------------------------------------------------------------------------------

【风雪声】

簌娘:(混响)在王府已有月余。偶尔远远见看到吕凛,却仿佛从未受伤。我知道,即便我有机会近身,也没有丝毫机会杀他。

【马蹄声】

傅三:我知道你不想吃啊。咱们俩个都一样。但我可以喝酒,你不能啊。所以啊。你多少还是得吃点儿不是。

傅三:对喽,好孩子。等你好了啊。我带你出去转转,这天可就要暖和了。咱去西边的大鸣山,那边儿山清水秀的,可是个好地方。我老婆孩子呀,可就埋在那边。来。吃吧吃吧。

簌娘:(远)傅三哥。

傅三:簌姑娘,有啥事?

簌娘:(远)今天厨房做了豆腐,给你留了一碗。

傅三:(拍拍身上,手上)哎,我这身上脏,马厩外头是我睡觉的小屋,不嫌脏,劳你送进去吧。

簌娘:(远)好。

(稍等几秒)

傅三:(走近)嗯。这两天祈风精神头不好,我晚上就睡它身边了,身上可味儿大哈。

簌娘:还有一壶酒那。

傅三:哎呦,这个好,今天正该喝酒。

簌娘:什么好日子?

傅三:今天,(喝口酒)老婆孩子忌日。

簌娘:(楞了一下)那我。陪你一杯。

傅三:(仰头饮尽)十年了。

簌娘::(岔开话题)傅三哥这么小心祈风,是不是怕有个闪失,王爷治过你的罪?

傅三:瞎说什么?咱们主子,那是天底下最仁厚的主子。

簌娘:(不置可否)傅三哥,现在又没其他人,你何必(被打断)。。。

傅三:(打断)你可知道,王爷的祈风,一共有三匹?

簌娘:都叫祈风?

傅三:嗯。(喝酒)你要是不嫌我这脏。今天,我就跟你唠唠。

簌娘:我不会。

傅三:(边喝着酒边慢慢说)我家祖上世代养马,二十年前,王爷便搬到这府里。他见我真的懂马,便收了我做马夫。那时候府里只有四五匹老马,还是从宫里带出来的。先王妃去的早,王爷在京里没有依仗,只靠皇子的月俸根本拿不出闲钱买马。所以一看见人家的好马,他就眼睛发亮,死死的盯着瞧。他那会儿啊,才十六七,喜欢喝酒,要笑便笑要骂便骂,全身上下都是精气神。可不象今天这样,谁能看出他的心思?(喝口酒)他现在连笑,都笑得心事重重。

【麦子麦子BGM-7】

-------------------------------------------------------------------------------------------------

【倒酒声】

傅三:那年春猎之前,从大宛(yuan1)进贡了一批御马,先皇便让各位皇子到演马场挑选。王爷和我早早就到了。

(20年前,cv都为青年)

【演马场】

【群马从眼前飞驰而过】

吕凛:你快点!

傅三:(稍远)二爷!您快点回来吧!这会儿别的皇子也要到了。

吕凛:(兴高采烈)这演马场的马个个俊美非凡啊。你看那边!

傅三:是啊。这回啊,您可有匹称心如意的好马了!

吕凛:(笑)那是自然!(笑)

【四皇子(CV豆芽):二哥】

吕凛:(远)哎!五弟!

傅三:二爷,咱快点过去吧。

吕凛:等等。傅三你过来!

傅三:啊?

吕凛:你看那边那匹。

傅三:那匹黑色的?

吕凛:是啊,可为什么看起来没精打采。

傅三:(压低声音)二爷好眼力,那匹马定是绝品中的绝品。应该是水土不服,您信我,我一定能照料好。

吕凛:好!就它了

(稍微移动3妙)

【太监(CV追寻):圣上口谕,此番御马,皇子九人,自太子始,按照长幼,顺序挑选!】

【众皇子(CV豆芽鹿幺):太子殿下出来了。】

吕凛: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CV拔刀):五弟六弟,这边坐。】

吕凛:(眼见众人簇拥太子而去)。。。

【太子(CV拔刀):五弟过奖了。】

傅三:(中年,混响)太子一向瞧不上二爷的出身,太子府从不缺良驹,他根本不把这些御马放在心上。

【太子(CV拔刀):我看,咱们几个兄长还是让着弟弟们先挑吧,你说呢,二弟?】

吕凛:嗯!太子,所言甚是。

傅三:(中年,混响)我们的运气并不坏,御马一匹匹被选走,可是谁都没有看上,那匹无精打采的黑马。眼瞅着到最后只剩下太子和我们还没有选。而马也只剩下两匹。

【马嘶】

傅三:(低声)二爷,太子没往黑马那边走。

吕凛:嗯!

傅三:太子,去牵另外一匹马的缰绳了(拉了一下对方,笑)二爷!

吕凛:别笑,太子看过来了。

【太子(CV拔刀,远):我看....(狡黠)我就..选旁边那匹黑马,】

傅三:(吃惊)啊!二爷,我!(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唉

吕凛:傅三,把腰板挺直了,我要上场牵马了。

【太监(CV追寻):皇上驾到!】

【皇帝 (CV鸣):(笑)好!好!果然是太子眼力超凡,一眼就看出,这群马中最上品的,正是这批黑马。】

【太子:谢父皇夸奖,儿臣每日练习骑射,一直不敢松懈,让儿子骑着它表演骑射给父皇看。’】

【皇帝:(笑)好!去吧】

【骑马,射箭,射中,人群喝彩声,音效1分30】

CV别着急

【太子:(得意的笑)】

【马嘶鸣】

【太子:(惊呼)】

【皇子1(CV鹿幺):马惊了!太子被马蹬拖住了!】

【士兵:快救太子!】

【士兵:拦下惊马!快拦下!】

吕凛:(近)都闪开!有危险!(远)太子殿下!(稍等几秒,远处)快!拉开太子。

【士兵(CV 某白):救太子啊!】

【士兵:拦下惊马!快拦住!】

吕凛:(马在挣扎,自己根据音效发挥,音效很长,勒住马各种动作音

【惊马被拉住】

吕凛:(自己根据音效发挥)吁。。。吁

【下马,走过来,跪下】

吕凛:(气喘吁吁)儿臣。。。(咳嗽)。。儿臣。。。。

【皇帝(CV鸣):今天才知道,朕有这等儿子。好!这马就赏了你,它日,你骑着它扬威疆场!】

吕凛:(开心)儿臣。。谢父皇!

【皇帝:这是朕亲自斟的酒,喝了它。】

吕凛:是!(一饮而尽)父皇!(笑)

【马车音效】

傅三:(大声)二爷,给您包手呢,您别乱动啊,这几天可得小心点儿,千万别骑马。

吕凛:(开心的像孩子)我说傅三!这辈子,你见没见过比祈风更漂亮的马?

傅三:这,真没有。

吕凛:(傻乐)我也是。

傅三:驭!(回头喊)二爷,您怎么下车了?

吕凛:(远)你没听见吗?祈风叫我呢!

傅三:不是,二爷,您手还流血呢!

吕凛:我来啦!你不愿意跟这个破车了(翻身上马)爷知道,爷带你出去溜溜!走了!

傅三:二爷,二爷! 您仔细手!

【BGM拉大,放完】

【麦子麦子BGM-8-1】

--------------------------------------------------------------------------------------------------

【倒酒声,放下酒杯】

傅三:(中年)祈风那马通人性,它只听二爷和我的话,我把它照顾的膘肥体壮。那时候,二爷常常在这个小厨房找我喝酒。他说,

吕凛:(青年)傅三,以后啊,我带你上战场混个出身,你就不用一辈子做马夫了。

傅三:(青年)二爷,跟了您,真是我的福分!

吕凛:(打他一拳)说什么呢!你都是有了儿子的人了,喝酒。

傅三:哎!(喝酒)二爷,您说这辈子,除了行军打仗,您最想作什么事儿?

吕凛:(豪爽)问的好!

傅三:那您倒是说啊

吕凛:(笑着拉过傅三)来,喝酒。

傅三:不说我也知道!您在想华秋姑娘!皇上对您这么器重,一定能恩准。

吕凛:我可不能委屈了她。

傅三:这怎么能叫委屈?

吕凛:再过个半年,等我扬威疆场,我便风风光光去娶她。

傅三:(中年,混响)你没见过那时的二爷,一身银甲立于马上,意气风发,叫人根本移不开目光。【音效渐入】老人说,有些人根本不用说话,只看一眼,你便愿意将性命交给他,二爷,就是这样的人。

【战场】

【音效很长】

【吕凛:呀!】

【战场远,等马蹄声停,别急】

等马蹄声停!

傅三(中年,混响):半年之后,二爷打了大胜仗,先皇大喜,亲自封了大将军,还却没想到,在庆功宴那天晚上就有人抓了我。

【夜晚】

官员:你叫傅三?

傅三:嗯,(被绑,挣扎)你们是什么人?

官员:(笑)你惹不起的人。这是五百两银票。你把这包药,喂给祈风吃。

傅三:我不干!你们松开我!

官员:不干?我们能抓了你,也能抓了你老母亲和你的家人。

傅三:你们!

官员:说得出,我们一定做得到。你好好想想,到底是人命重要,还是一匹马的命,重要!

傅三:(中年,混响)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我真的不想干,我怎么能毒死二爷用性命换来的马?可他们心狠手辣。(颤抖)晚上的时候,我把毒药拌进了祈风的草料中,我连头都不敢回,在酒馆里头把自己灌得烂醉。

侍女:(焦急)你怎么才回来,祈风出事儿了。

傅三:(青年,醉醺醺)你让开,我有事情告诉二爷。带我去找二爷。

侍女:二爷已经走了!

傅三:(青年,醉醺醺)你说什么?

侍女:早晨二爷发现祈风死了,什么也没说,呆呆看了一会儿,就嘱咐我们把它埋了,然后就去关外军营了,谁都拦不住。

傅三:(中年,苦笑)二爷去了边关一年,那一年我每天都把自己灌醉,我对不起二爷。他回来的时候,我没脸见他,我在马厩喝的烂醉,二爷牵了一匹马来找我。

吕凛:傅三,我回来了。

傅三:二爷?!

吕凛:这是父皇刚刚赏我的马,是祈风的兄弟。你帮我,好好照顾好它。

傅三:(泪)哎!知道了。

吕凛:过一阵子,和我去军营吧。

傅三:(摇头)不,不,二爷,我不想混什么出身,我只想帮您养一辈子的马。

【麦子麦子BGM-8-2】

--------------------------------------------------------------------------------------------------

傅三:(中年,醉笑。)我有什么脸去混出身?我这辈子都不配,我只求,我能用下半辈子来报答二爷对我的恩清。所以,我特别精心的照顾着这匹祈风,二爷的战功越来越大,可话,也越来越少。谁知道?景洪十二年,先皇驾崩,太子趁着二爷在边关,居然带人查抄了王府,查找谋反的证据。

侍卫:王府东西全部充公!你们几个去那边。

侍女;(害怕,快速)你回来干什么,快跑啊。

傅三:祈风呢?

侍女:还在,后面马厩啊。

傅三:让开,你快跑。

傅三:(对着马)祈风,太子来抓你来了,咱们快点跑。驾!驾!快跑!

【等马奔跑声停】

【等马奔跑声停】

傅三:(中年)老天爷好象要一次次考验我的衷心,就是要我对不起二爷。太子发觉后,抓走了我的家人。走投无路,我带着祈风去了太子府。

太子:牵过来吧。

傅三:太子殿下

太子:嗯。(插入对话)(朝旁边)把刀给我拿过来。(仔细端详)好马,果然是好马。可惜了,偏要帮着老三,不听我的话。哈哈哈哈。

傅三:(插入对话)太子。这马是还有用啊,太子。(看见马死)祈风!

太子:把他关起来。

傅三:(泪)。。。。祈风。。祈风。

(捎带片刻)

傅三:(抹了一下眼泪,中年)后来二爷把我救了出来,但我娘,我媳妇,和我两岁的儿子却已经死在了牢中。我也不想活了,可我想等二爷出来再见他一面,告诉他我已经尽了力。见到二爷的时候,他瘦得不成样儿,人呐,像是老了十岁。所以啊,我又跟着他养马。(喝酒)我愿意替他养一辈子的马。可我觉得这辈子既对不起我的家人,又对不起二爷。想想就觉得活着没趣,只有喝酒才能不想那么些。府里人人都叫我老酒鬼,酒鬼就酒鬼。我能活着已经不错,我就是不够胆子抹了脖子我!

【麦子BGM-9】

--------------------------------------------------------------------------------------------------

【冬日室内】

(吕凛,傅三都是40多岁)

吕凛:司马大人,哪里得到的消息?

司马骓旬:(稍远)王爷,前线传回来的。现在天寒地冻,凤山关粮草告急啊。

吕凛:粮草告急?边关情急如星火,一旦激起军中哗变,就无可收拾。

司马骓旬:正是,所以下官心急如焚。

吕凛:不是边关战事告急,皇上此番绝不会将我从封地召回。可回京之后,除了每日上朝,皇上再未单独召见于我。

司马骓旬:说句大不敬的话,王爷,事关国家安危,皇上倚赖您,可是,皇上又忌惮着您。

吕凛:司马大人想说什么?

司马骓旬:天地为心,苍生为念。朝堂上,有些事情,让下官出面更为稳妥。就是委屈王爷了。

吕凛:不必多虑。

司马骓旬:王爷的功劳,日后(被打断)..

吕凛:(打断)司马大人安心,我知道了。

【开门,室外风雪】

【侍女:王爷!】

吕凛:老夫人呢?

【侍女:老夫人已经睡下了。】

吕凛:无需惊动,下去吧

【侍女:是。】

吕凛:(混响,黯淡)我知道皇上早就与我疏远,我何尝不想顺了他的意。兄弟情意历经三十余年,我以为可以一生一世,原来崩塌,也只不过转瞬之间。

吕凛:(混响)祈风站在马厩之前,看见我来,又是一声长嘶,眼睛里头,竟像有些水光。我走上前去,抚摸它的头颈,它便在我手下低声哀鸣。(动容)马犹如此,人,岂能无情啊?

吕凛:(混响)想起年少时,我常在马厩旁跟傅三喝酒。转眼,已快二十年。

【敲门】

【开门】

傅三:(震惊,中年).....王…王爷?

吕凛:(微笑)是我。

傅三:(要跪)给王爷请安。

吕凛:(阻止)免了。

傅三:王爷!(局促)快进来。

吕凛:以前都是我请你喝酒,今晚,你来做东吧。

傅三:王爷,王爷快您坐这里。

吕凛:(看到坐在桌边的簌娘).....(站着未动)

簌娘:(同样看着对方)。。。

(略等几秒)

傅三: (轻声)还不见过王爷。

簌娘:见过王爷

吕凛:(盯着看)免了。(对傅三)过来坐下吧。

傅三:。。。

吕凛:你不坐下,让我一人喝酒吗?

傅三:是!

吕凛:你来了多久了?

簌娘:一月有余。

傅三:素娘在厨房做事,和我很谈得来。

吕凛:(冷)是吗?

簌娘:不关傅三哥的事。

傅三:(拘谨)王爷,酒。

吕凛:(混响)那要杀我的女子,居然已经混进我的府中。此刻,她就坐在我的对面,却面无惧色。连那倒酒的手,都没有颤抖。我在灯下看清她的脸。我完全明白了,为什么傅三会和她一见如故。

傅三:(喝酒)。。。二爷。。(再喝一口,鼓起勇气)二爷,我有件事,一定要告诉您才能安心。

吕凛:(举杯)陪我,喝了这杯。(喝完)

傅三:是。(喝完)

吕凛:(淡淡的)过去的事情,不用再提了。

傅三:不行啊。二爷(放下酒杯,低下头,慢慢的哭了起来)二...二爷。。。我。。(忽然跪下)二爷,是我对不住您,当年,祈风就是我害死的。是我亲手下的毒(伏低身子)我对不住您哪!(泪)

吕凛:(伸手扶)。。。起来。这件事情,我知道。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傅三:(缓缓抬头,哽咽)二爷?您没听清吗?我说祈风是被我。。(被打断)

吕凛:你是被太子所逼,我怎么能怪你?

傅三:(泪)爷,爷啊!

吕凛:傅三,我知道,在你心里,是没有背叛我的。其实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连累了你的家人。

傅三:(拼命摇头)不。。不是!那是他们狠毒,和二爷无关,何况后来。。后来您也替他们报了仇。

吕凛:报了仇吗?

傅三:是!

吕凛:可报了仇又能怎样,你就能回到从前吗?你心里便不痛了吗?(扶)来,起来吧。

傅三:(泪)二爷。。我。我。

吕凛:(喝酒)要毁的都已尽毁,报了仇又能怎样,不过是收拾残局罢了。

傅三:(抽泣)。

簌娘:不报仇,心里就更痛。

吕凛:。。。

簌娘:与其这样受折磨,还不如不惜一切去毁了仇人。

吕凛:(喝口酒,半晌)。。。你说的,很对。

(稍等片刻)

簌娘:王爷还要添酒吗?

傅三:(大醉,呢喃,几乎听不清)娘。。二。。二爷。

吕凛:不必。他醉了

簌娘:王爷要回去了?

吕凛:我却还醒着,你没有机会。

簌娘:我知道。我杀不了王爷(直视对方)王爷是想杀了我吗?

吕凛:(默默看着对方,半晌)。。。今晚,我不想杀你。其实能醉倒也很好。只是我已经喝不醉。(轻笑,自语)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二十年前的梦,我只想知道,这样的梦要何时醒来。

0/5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