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287】小江湖

关注微信公众号 aipiaxi2333 (爱PIA戏网),找本、写本更方便!

  • 剧本类型:普通本
  •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 字数:23125
  •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 更新时间:2019-12-05 14:38:11
  • 首发日期:2019-12-05 14:38:11
  • 转载许可:谢绝任何形式转载
  • BGM列表:  复制BGM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3fymm6a6f_aArU89UKg6cg 提取码: b49r(1215修)
  • 角色:男(3), 女(3)
  • ♂ 夏子煜♂ 秦无悠♂ 苏祈佑♀ 林潇儿♀ 鱼素素♀ 红思
点击查看某絮的个人主页
131466618838
某絮当前魅力值:0
俗套的故事,全本约100分钟左右
字号设置:      还原

小江湖

By某絮

人设

林潇儿:(18-20岁/女)世家贵女,吴国郡主;性格活泼,机敏果决,偶尔骄纵。

鱼素素:(22-24岁/女)擅机关,孤女;外冷内热,善良真诚,视潇儿如知己,与秦无忧相识于微末,少时与其有懵懂感情纠葛。

红思:(22-24岁/女)大夏暗探,苏府婢女;表面温和,谨慎心细,心悦苏祈佑,一直想摆脱夏控制。

夏子煜:(22-24岁/男)大夏皇子,潜逃吴国,流落江湖;表面谦和,隐忍偏执,心思深沉,极有野心。

秦无悠:(25-28岁/男)前右相之子,朝廷钦犯;厌倦纷争,性子温润,淡泊名利。(可兼马夫,小兵2,林管家,幕僚,侍卫)

苏祈佑:(20-22岁/男)将门之后,虚弱而不软弱的病公子,潇儿的小竹马;善良温厚,博学聪慧,心思缜密。(可兼小兵1,吴得庸:阴狠太监)

简介:看似潇洒自在的江湖,却有太多身不由己的我们。人之一生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山,是宿命。

提示:3男3女本,需两个播放器,基本不用卡音效

(PS:除了林、夏以外,其他人物台词较分散)

备注:本故事朝代架空,官职及地名均为随手所写,不可考,勿当真。

保命声明:合成BGM中所用音乐及音效均来源网络,版权均归原作所有,用于pia本仅供娱乐,侵删。剧本归我所有,暂不开放任何授权,勿扰。

第一幕 入城

****BGM01****

{场景提示:郊外小酒馆}

【白天郊外环境音】

【蹄声渐近,音乐起入

林潇儿:(得意,笑)都说了我这小驴子不比马慢,看见前面那家小酒馆没,过了这家酒馆最多半个时辰我们就能进灵州城了。

夏子煜:(迟疑)你怎么知道?

林潇儿:当然是靠我的这本独门江湖秘册啊。不是和你说过吗,阿佑从小过目不忘,这本册子就是他特意为了方便我行走江湖画的,肯定错不了。

夏子煜:听你说了这一路,我倒是对你的那些朋友们更加好奇了。

林潇儿:有句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这么钟灵毓秀,我的朋友自然是出类拔萃。除了阿佑这个书呆子以外,素素的机关术最是奇巧卓绝,有机会让你大开眼界。当然了,你现在也是我的朋友了,你将来肯定会更厉害。

夏子煜:(笑)怎么到了我这儿,就没见你好好夸赞了,而且以后的事谁知道?

林潇儿:我这不是怕你害臊吗,既然你喜欢听我当面夸你,那我就多说几句大实话。

夏子煜:好,那我就洗耳恭听。

林潇儿:(稍浮夸)且说当日那么多人上去打擂台,唯独夏少侠鹤立鸡群,刷刷几下就夺得满堂彩,将上台的人打得落花流水,那叫一个风光无限啊。

夏子煜:咳,那日我也不算赢。

林潇儿:虽然你武功只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对付那些人肯定是绰绰有余的。如果当时没人出来捣乱,我肯定就上擂台和你打个痛快了。哎,有机会咱们得比试比试才行,你若输了就送我一把双刃弯刀如何?

夏子煜:说来说去你是惦记上我的刀了,那若是你输了,难不成还把你那条银锁长鞭送我?

林潇儿:那当然不成。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可只有这一样称手的武器,你有两把刀呢。

夏子煜:(好笑)那这两把刀难道就不是我所好了?

林潇儿:可我什么时候说了我是君子了?(抬下巴)夏子煜,你到底比不比啊,难道是怕输?

夏子煜:我是怕你输。眼下还有半个时辰就进城了,若我不让着你,驴子还能跑过马不成?

林潇儿:谁要你让了,给我等着!

夏子煜:(好笑)那我就先走一步,在灵州城等你!

【YX00:马嘶鸣,蹄声渐远】

林潇儿:(小声)哼,反正又没赌注,傻子才和你比。(俯身)小驴,咱们不急,别累着啊。

【驴蹄声缓缓,音乐渐渐小,拍桌,摔碗声入

小兵1:都说将门虎子,我看新来的那位就是个绣花枕头,一天天的让咱们死守城门有啥用,只能干看着又不能动手,整得那帮孙子胆子越来越肥了,隔三差五就过来吆喝几声,骂得那叫什么话,可把老子憋屈死了。(喝酒)

小兵2:(低叹)哎,这能有什么法子。(悄声)再说了这都是上头的意思,哪是咱们兄弟几个能议论的,人多口杂。

小兵1:(气)呸,不就是个贪生怕死的病秧子有什么说不得的,要不是看在苏老将军的面上谁还听……呜呜。(被捂住嘴)

小兵2:(低)你不要命了,这还在外面呢!校尉长的是非你也敢乱说,马尿喝多了吧,小心回去挨军棍。(松手,扬声)老板娘,这酒都撤了。

小兵1:哎哎哎别,我不说了还不行。(气叹)……我这不是心里憋屈嘛。(压低声)自从他来了以后咱们过得那叫一个窝囊,兄弟们心里谁没憋着一股气。

小兵2:看开点,这仗打不起来咱们才能出来吃酒,想那么多作甚。

小兵1:也是,来来来,咱们接着喝。

【YX01:甩鞭子,碗碎裂,拔刀声】

林潇儿:(冷笑)哟,都看我干嘛,继续说啊,我还没听够呢。

小兵1:哪儿来的小丫头片子,敢来灵州地界闹事。

林潇儿:凭你们也配知道我是谁?妄议朝廷命官够你们死一百次!

小兵2:(惊疑,打商量)这位姑娘言重了,我们兄弟二人不过酒后闲话,何至于性命不保。

林潇儿:少给我装疯卖傻,是不是酒后闲话你们说了不算。是要我亲自把你们绑走,还是自己乖乖跟我去认罪?

【YX02:甩鞭子,马蹄鸣】

夏子煜:(迟疑)潇儿,你这是在做什么,怎么打起来了?

林潇儿:(拍手)子煜,你来得正好,帮我把这两个人带走。

夏子煜:带着他们能进城吗?

林潇儿:怕什么,在灵州城我能横着走!小驴,我们走!

第二幕 重逢

****BGM02****

{场景提示:灵州城}

【人声嘈杂,马车声渐近,马嘶鸣入

马夫:(回头)姑娘到了。

鱼素素:(掀帘)这一路有劳了。

马夫:姑娘客气了。听说下月江南梅雨,您确定要那时候过去?

鱼素素:梅雨啊。(顿,笑)去。这是定金,一个月后你再来此处接我。

马夫:(笑)好嘞。

【YX03:马车声渐远】

【人声渐大,音乐声入

苏祈佑:(虚弱,咳,掩唇)咳,好了,下不为例,你们都下去吧。

林潇儿:(微急)祈佑哥哥,你怎么能就这么算了,那两个人分明没把你放在眼里,还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你的坏话,必须要严惩!

苏祈佑:不过让人闲话几句,又不会怎样。好了,你也别气了。

林潇儿:那些兵油子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都无所谓,我才不气呢!以前苏爷爷就常说你太过宽厚非将才,我看你就是太笨了才连手下的兵都管不住。

苏祈佑:好了,是我太笨。若不是我朝还没有女子为将的先例,这今日守在灵州的就是我们的林大将军了。徒手就把两个灵州军拿下,堪称东都女霸王。

夏子煜:噗嗤。

林潇儿:哼,拿下又怎样,还不是被你放了。还有你,夏子煜,你笑什么!

夏子煜:(忍笑)林将军,失敬了。

苏祈佑:这位是?

林潇儿:差点忘了,阿佑,这是我来灵州的路上认识的朋友夏子煜,他武功可好了。

苏祈佑:难得你第一次夸别人的武功好。

林潇儿:你还好意思说,我认识的人里面就属你武功最差!夏子煜,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小神童苏祈佑。

苏祈佑:咳咳,什么神童不神童的,都多久以前的事了。子煜兄,在下苏祈佑,幸会。

夏子煜:幸会。

林潇儿:对了,阿佑,子煜好像也挺喜欢你给我画的那本册子,你那还有没?

苏祈佑:给你画一本就已经被红思念叨了很久,哪里还有多的。

林潇儿:红思姐姐也是关心你,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净是给你找事儿做。子煜,册子独一无二,我是肯定不能送你的,不过你如果真的喜欢我倒是可以借你拓一本,但不能外传。

夏子煜:无事,我不过是对里面的风土人情感兴趣,就多问了几句而已,册子你自己留着吧。

苏祈佑:闲来无事我倒是收集了一些风土志,若是子煜兄不嫌弃,可随我去看看。

夏子煜:求之不得。

苏祈佑:我那里还搜罗了几本新的话本子,潇儿你要不要去看看?

林潇儿:哼,我才不和你们书呆子玩儿。你们慢慢聊,我出去一趟晚点回来!

【脚步声渐远,市井声渐小,上下楼,倒水声,转音乐入

鱼素素:公子跟了我一路,却还不愿露面,究竟是为何意?

秦无悠:不过是恰巧同行,姑娘多虑了。

鱼素素:说起来公子倒是像我一故人,他也是话不多,总爱抚琴。

秦无悠:是么。大概是有的话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好借琴音来说了。

鱼素素:那倒是可惜了。这琴音虽好,偏偏我不通琴技,听不出这曲中深意。

秦无悠:冒昧说一句,如今灵州城正是多事之秋,姑娘还是不要在此停留。

鱼素素:是么,我倒是觉得这里好得很,还打算多留一段时日。倒是公子觉得这里不安生还非要跑过来,又是为何?

秦无悠:我有不得不来的理由。

鱼素素:(故意哈欠)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事出有因,偏又喜欢憋着不说。你这理由大概也是不能说的吧。

秦无悠:……是。

鱼素素:所以啊,既然不能说又何必让人知道。既然不愿相见,又何必出现。那些借口我不想听,你也不用费心了。(顿)无悠,我知道是你。

秦无悠:(露面,轻叹)素素。别来无恙。

鱼素素:这些年我一直都呆在缥缈山,师姐没有回来,你也没有来看我。

秦无悠:我只是……不敢来。我欠孟姑娘一条命,也欠你的。

鱼素素:师姐早说过了,你不欠我们什么,我也一直把你当朋友!

秦无悠:(默)可不管怎么说,孟姑娘也是因我而死。如果你现在还把我当朋友,就早点离开灵州,你伤势未愈,灵州不是养伤的地方。

鱼素素:若我离开,你会随我一起么?

秦无悠:抱歉,我还不能离开。

鱼素素:你知道我是如何受伤的么?师门有令,掌教不可擅自离山,但凡事也有例外,若是能破了后山机关阵法就可离开。我破了前面三关,得了三个月外游的时间,但也免不了受伤。

秦无悠:就为了来灵州?

鱼素素:是,也不全是。一为故友相邀,二为……去一趟江南。

秦无悠:(淡笑)江南这时大概快到雨季了吧,也没有灵州这么冷,你应该会喜欢的。

鱼素素:在缥缈山呆惯了,我早就不怕冷了。

秦无悠:若是路过绍兴府,能不能帮我去秦家祖坟上一炷香,就说,说……

鱼素素:(打断)要去你自己去。我下月初六就离开,马车辰时走。

第三幕 交锋

****BGM03****

{场景:书房}

【脚步声,关门声,音乐声入

苏祈佑:子煜兄江湖中人,走南闯北到过不少地方,这风物志上记载的东西估摸还没有你所见所闻更详略。

夏子煜:那倒不是,吴国地大物博,我到过的地方寥寥可数,细算起来或许还没苏校尉见多识广。

苏祈佑:子煜兄客气了,唤我祈佑即可。我自小体弱多病,也只有这些书籍能让我得窥天地一二。倒是潇儿虽然出自翰林世家,但自小就喜欢舞刀弄棍,行事也和京都那些闺秀不一样,更不懂得那些江湖上的人心算计。她要出来闯荡江湖,我这做兄长的自然要费心看顾一二,给她的那本册子也不过是些从京都到灵州的风物,算不得什么见多识广。

夏子煜:我虽也不通什么文墨,但那本册子上绘图精细,比之丹青国手亦不遑多让。记得我和潇儿途经定城的时候,她连附近一条隐蔽的溪流都能在图册上找到,祈佑观察入微,令人佩服。

苏祈佑:她从小性子跳脱,那条溪流附近有一片梅林风景不错,本是想让她若顺路也能欣赏一二,没想到竟是乘机下水摸鱼去了。

夏子煜:(笑)确是。不过当日水凉,我们也未捞到鱼,辜负了那片梅林。

苏祈佑:我国地域辽阔,随处都是美景,错过了梅林,还有杏花、桃树,何谈辜负。说起来,我倒是对子煜兄的那对双刃弯刀好奇得紧,难得潇儿那丫头都眼馋的很,不知可否借观一二?

夏子煜:不过是寻常兵器,比不上潇儿那条银锁鞭。

苏祈佑:是么。我虽体弱,但幼时也随潇儿一起拜师学艺,师傅曾与我们提过天下兵器制式,吴国甚少有人使用双刃作为兵器,而军中兵器库也多以弓、弩、枪、棍、刀、剑居多,我倒是没见过有人使用双刃弯刀。

夏子煜:(笑)天下兵器何其多,奇门暗器不甚数。我们这些江湖草莽不懂什么兵器制式,唯顺手耳。祈佑既然想看,又有何不可。

【YX04:拔刀声苏入,震动声,推门,脚步渐近,放碗声后红入

苏祈佑:流星千光刃,白玉双月明。果然是把好刀,难怪连潇儿那丫头都眼馋。

红思:公子,该喝药了。

苏祈佑:瞧我,都差点忘了时辰。(喝药)我这药效猛烈,还需休息半晌。子煜兄舟车劳顿,不如让红思送你回房休息?

夏子煜:是我疏忽叨扰了。那你好好休息,让红思姑娘带我出去转转即可。

苏祈佑:那好,这几本书我让人送去你房间。不送。

夏子煜:客气。

【院外环境,脚步,转音乐入

夏子煜:能否冒昧问一句,红思姑娘跟在苏校尉身边多久了?

红思:(顿)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跟在公子身边了,不知夏公子何出此问?

夏子煜:说来让红思姑娘见笑了。夏某虽是江湖草莽,但儿时也是有过一段锦衣玉食的日子,不知为何看见红思姑娘总让我想起以前的那段时光。

红思:夏公子应当明白,昨日不可留,人应往前看。

夏子煜:是么?我只知道,很多人的命运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永远无法逃脱。换一条路,或许就是走投无路,不如早点认清本分为好。

红思:(惊疑,顿)红思识字不多,听不太懂夏公子的话。

夏子煜:听说灵州一带盛产一种红花,名叫红珠,颇得当地人喜爱。巧的是,我儿时院子里似乎也种过这样的花,只是花色偏紫,花为重瓣,看着倒是和红思姑娘耳畔的胎记颇为相似。

红思:(下意识捂耳)你……(低)你到底是何人?

夏子煜:(凑近,低)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记得你是谁。(稍退,笑)夏某唐突了,红思姑娘见谅。

红思:(强自镇定,笑)夏公子,到了。

夏子煜:多谢。

第四幕 故人

****BGM04****

{茶楼白天}

【市井人声渐小,室内环境,茶杯放置声入

林潇儿:(喝茶)素素,你怎么来了灵州也不去找我,还好我机灵猜到你肯定会在这里落脚,要不然我一个人多没意思。

鱼素素:信里我们不是约好了在这里会面么,我以为你还在外游历忘了时辰。

林潇儿:我怎么可能忘了和你的约定,我刚还撇下阿佑,就为了来找你。

鱼素素:哦,原来你来灵州是为了找你的小竹马,那把我骗来作甚?

林潇儿:(清嗓子)咳咳,我叫你过来当然有事!你也听我说过那么多关于阿佑的事了,你觉得,他怎么样?

鱼素素:嗯,你这是又要憋什么坏水?

林潇儿:我哪有,我是怕你总闷在山上无聊,特意多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鱼素素:就这么简单?我怎么觉得你没安好心?

林潇儿:我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一片好心!阿佑不论人品学识都是一等一的好,当初在京都的时候多少名门闺秀思慕于他,想搭句话都没机会呢。

鱼素素:你又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交朋友可以,别的就算了。

林潇儿:那好,这段时间你就和我一起住在苏府,刚好夏子煜也在,有机会你们还能切磋一下!

鱼素素:不怕我用弓弩把人射成人筛子?

林潇儿:那可不一定哦,夏子煜的武功厉害得很,若是有个什么武功排行榜,他肯定是榜上有名的人物。若真比起来,谁知道是你的弓弩快,还是他的刀快呢。

鱼素素:难得从你嘴里听见夸人武功好的,你不是向来自诩武功天下第一么?

林潇儿:京都那帮人的武功都是绣花枕头,我才敢夸下海口。江湖上武功比我好的人多了去了,天下第一离我还是太远呢。不过呢,武功比我好的,没我长得好看,长得比我好看的,没我武功好,算起来我

也不差。

鱼素素:看来你江湖上混得还不错。

林潇儿:那当然了,要不是我身为女儿身,当初那定州城主就直接抢我去做女婿了,才轮不上夏子煜呢!

鱼素素:听起来你游历了大半年还挺乐不思蜀的,你祖父他们没催你回去?

林潇儿:(稍心虚)他们啊……我才不回去呢,我要留在灵州帮阿佑上阵杀敌,把夏军打回去!

鱼素素:行军作战岂能儿戏,你还真想一出是一出。

夏子煜:(渐近)没想到随意出来转转也能碰上,潇儿,这就是你说的那位鱼姑娘么?

林潇儿:(笑)子煜,你来的正好,她就是鱼素素!素素,这是夏子煜。

夏子煜:潇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鱼姑娘幸会。

鱼素素:夏公子青年才俊,果然百闻不如一见,请坐。

林潇儿:子煜快坐下,尝尝本姑娘亲自煮的茶。

夏子煜:(接过,笑)那就多谢林将军赐茶了。嗯,好茶。

林潇儿:(笑)算你识货!(顿)对了,你不是和阿佑找书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夏子煜:苏校尉身体不适需要休息,我就出来转转。

林潇儿:(起身)啊,阿佑怎么了?

夏子煜:(顿)说是喝药后需要休息。

林潇儿:哦。那没事,薛神医开的药方子奇奇怪怪的,阿佑每次喝完药都有些头晕,不过睡一会儿就没事了。

鱼素素:嗯,是薛神医的方子?若是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看看。

林潇儿:小事儿,回头我就跟阿佑说一声,让红思姐姐给你拿去。

鱼素素:那就先多谢了。

林潇儿:你还和我客气什么!

鱼素素:刚潇儿还说起夏公子的武功卓绝,竟能抵得住我的机关弓弩,倒是让我忍不住想试试?

夏子煜:难得潇儿竟然承认我武功好,有机会倒是可以切磋一下。

林潇儿:咳咳,谁夸你了。这茶也喝得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回去吧。素素,走了!

鱼素素:(好笑)哎,好。(小声)我看这夏子煜的武功也许真的不错,他拿的那两把刀我都从没见过。

林潇儿:(低)你还说,我才不能承认自己武功比他差。

鱼素素:(笑)那你的意思是说,他长得比你好看了?

林潇儿:大男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鱼素素:(故意)我怎么记得你说过,男人长得好看你吃饭都能香些。花开堪折直须折啊。

林潇儿:素素,你竟然打趣我,胡说八道什么呢!

(对话渐小)

夏子煜:(笑叹,低)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终究不是开在北地的紫珠花,还是留在灵州吧。

第五幕 谋划

****BGM05****

{书房夜景}

【关门声,脚步声渐近,衣服摩擦入】

红思:公子,你醒了?

苏祈佑:红思,什么时辰了?

红思:酉时三刻。

苏祈佑:(皱眉)酉时,这次怎么睡了这么久?

红思:许是这几日天寒,上次薛大夫离开时说您这段时日忧思过度,所以这次的药是加了些剂量的。

苏祈佑:胡来!我这还积压着多少事,怎么能就这么睡过去了?军中可有军务传来?

红思:刚管家来过,不知道有何事。

苏祈佑:人呢?

红思:在书房外候着。

苏祈佑:好。(起身)对了,潇儿那丫头回来了么?

红思:林姑娘和她的两个朋友已经回来了,在客房休息。

苏祈佑:那让厨房准备摆饭,若是我没回来,就让他们先入席。咳咳,还有,记得让厨房那边儿把那两道酸甜口的菜都撤了,这丫头这次野了这么久,还是先吃些清淡的好。

红思:是,公子。(顿)公子还有何吩咐?

苏祈佑:……那药,下次减量。

红思:可是这……是,公子。

【出门,环境音渐弱,脚步渐近,推门声入

苏祈佑:福叔,听说你有事找我,可是军中那边……(惊)三哥?

秦无悠:是我。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还能一眼认出我。

苏祈佑:(稍哽)三哥你还活着,活着就好。

秦无悠:是,我还活着,阿佑你也长大了。

苏祈佑:(强笑)三哥你怎么会来灵州,我以为就算你还活着,也会去塞外,而不是留在这多事之地。

秦无悠:那你又为何在灵州。当初秦家被污蔑入狱,想必苏老将军的处境也不好过,灵州乃边境军事要地,以那位的胸襟,不可能放苏家的人过来。

苏祈佑:祖父与父亲已卸甲,我自小体弱,不过是来这做一小小校尉,哪会有人拦着,何况如今大夏屡次滋扰边境,父亲也希望我过来。

秦无悠:那随行的监军可有为难于你。

苏祈佑:(笑)再怎么说,祖父余威尚在,他们哪会为难我一病秧子。

秦无悠:那就好。差点忘了你从小就聪慧,哪会有人能欺负到你头上。这我就放心了,本还以为这本武经要在我手上蒙尘,好在今日终是得了明主。

苏祈佑:这是……《武谋经略》?不是已经失传了么?

秦无悠:(苦笑)当年家父虽身在朝堂,江湖上也是结交甚广,后来有人私下相赠这本武经,却不想遭来小人觊觎,惹出后来种种祸端。

苏祈佑:秦伯父一心为国,竟因一本武经被构陷,咱们这大吴国也不知何时能重见清明。

秦无悠:清明也好,昏庸也罢,这些都已经与我秦家无关了。这本兵书或许只有交到你手上我才能放心,那监军也是吴公公的人,你要当心。

苏祈佑:知道了。(顿)祈佑代边境百姓谢过三哥。

秦无悠:(顿,笑)你这小子倒是比以前更聪明了。

苏祈佑:三哥谬赞了。我知道你这次特意来灵州并不仅是为了送我这本兵书而已,若是今日镇守灵州的武将中没有我,三哥又当如何?

秦无悠:左右不过是暴露身份,再死一回罢了,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大夏亡吴之心不死,若是真到了那一天,用我一条命换边境安宁又有何不可。负我秦家的乃当今,而非百姓,只望这本兵书真能镇住那帮人的狼子野心。

苏祈佑:三哥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天,绝不会让大夏铁蹄踏入灵州半步。

秦无悠:有你这话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好了,那我先走了,福叔那边你替我说一声,就不见了。

苏祈佑:好。那你会在灵州待多久?

秦无悠:我可能下月初六就走,你要多保重。

苏祈佑:知道了,保重。

第六幕 身份

****BGM06****

{场景,卧室}

【推门,脚步声渐近,音乐入

夏子煜:不知红思姑娘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红思:(默,跪)属下红珠,叩见二殿下。

夏子煜:(冷笑)还以为我这落魄的二皇子身份已经驱使不动当初的大夏密探了。

红思:红珠不敢!

夏子煜:不敢?那你明知苏祈佑来灵州,为何不上报?还是你早就存了心思,想要背叛我?

红思:二皇子恕罪!自从三年前秦相灭门之后,我们安插在吴国的探子也损失了不少,消息自然不比从前灵便,而且这次苏祈佑是以游山玩水的名义来灵州,属下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他是灵州新任守将。

夏子煜:当年赫赫有名的苏家军大都分散在灵州,只要他还姓苏,就不能活着来灵州。所以,他必须死,你明白么?

红思:属下……明白了。

夏子煜:(递过一包药)吃下去。

红思:是。

夏子煜:那苏祈佑看起来对你很是信任,剩下这包药你找机会下到他的药里,他定活不过七日。

红思:这是……七日散?

夏子煜:(沉)怎么,你吞下去的时候毫不犹豫,给他下药就下不了手了?

红思:不是,属下只是想到苏祈佑可能还有利用的价值!(沉思)听说他曾经绘了一幅吴国堪舆图,不知藏在何处,若是二殿下能拿到那张图,吴国自可不攻而破。

夏子煜:堪舆图?(轻笑)你知道我最讨厌哪种人么?

红思:(迟疑)属下不知。

夏子煜:(冷)自作聪明的人。

红思:属下句句属实,绝不敢欺瞒殿下! 

夏子煜:最多七日,图我要,人也必须死,要不然你就和他一起死,听明白了么?

红思:是,属下遵命。

林潇儿:(渐近)子煜,你睡了没啊!

夏子煜:好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需要我再教你了吧。

红思:(低声)属下明白。

林潇儿:咦,红思姐姐,你怎么在子煜的房间啊?

红思:白日公子让我送的书不小心拿错了,所以赶紧给夏公子换回来。还好夏公子不见怪。

林潇儿:书有什么好看的啊。子煜,你可别学阿佑啊,他从小就是个书呆子,无趣得很。

红思:公子那边恐还有吩咐,红思告退。

林潇儿:不用了,红思姐姐你赶紧回去休息去吧,我刚从阿佑那边过来,他今晚去军营,不回来了。

红思:是。

夏子煜:你怎么大半夜的还没睡?

林潇儿:我们都是习武之人,当然得精力充沛啊。怎么样,机会难得我们出去比划几招?

夏子煜:这还在苏府呢,我们不睡,别人难道也不睡了?还是改日吧。

林潇儿:阿佑这里有教武场够我们比试了,哪里会吵到别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比还是不比?

夏子煜:(无奈,笑)好好好,比,现在就比。

****BGM07****

{屋顶夜游}

【打斗声,轰塌声,音乐声入

林潇儿:(喘)不算不算,再来!

夏子煜:(笑)再打下去天都亮了,你不就是想要我这把刀么,我送你一把一模一样的如何?

林潇儿:呵,你这摆明了就是瞧不起人,我就要你手上那把,还会亲自赢到手,才不要你送!

夏子煜:那好,那我就等着,不过今日还算了。不是说明早还要去逛集市么,你再不睡,明早肯定起不来。

林潇儿:(叹)那好吧,先放过你。不过我还是睡不着啊。

夏子煜:又怎么了?你这来灵州的路上捡根树杈都能睡着,怎么现在高床软枕反而睡不着了?

林潇儿:这不一样,那时候咱们是在闯荡江湖,江湖中人当然是四处为家了,现在到了灵州,我就不是以前的林潇儿了。

夏子煜:(故意)真成了林将军了?

林潇儿:就算我真成了林将军也没用,更何况我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女将军。

夏子煜:是苏校尉和你说了什么吗?

林潇儿:没,阿佑如今忙得很,哪里有空听我说这些。我只是突然发现,自己太自私了,总给人带来麻烦。

夏子煜:你又怎么会是麻烦,若是细算起来你还帮过我一次。潇儿,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那就说给我听,我替你解决。

林潇儿:(叹)算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笑)子煜,认识你这么久很少听你说起家里的事。你武功好,长得又好看,言谈举止也不像个江湖莽汉,你该不是从哪个大户人家里逃亲出来的吧?

夏子煜:(忍笑)怎么这么说?

林潇儿:上次你不就差点被定州城主抢去做女婿了么?大户人家的子弟姻缘都由不得自己,若是世家子弟的话,那就更是身不由己了。你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应该不会在江湖上漂泊。你应该是御花园里有人照料的珍奇古木,而是不是江湖上随处可见的柏柳。

夏子煜:那你呢,你这堂堂翰林家的掌上明珠,又是什么?

林潇儿:我呀,我是块又大又硬的臭石头,不管是在园子里,还是在路边,都油盐不进水火不侵,谁也别想打我主意。

夏子煜:(笑)这才像是我认识的潇儿。既然做石头这么好,那我也跟你一起做块儿石头好了。

林潇儿:想得倒美呢,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逃亲出来的。

夏子煜: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呢?(讥)其实我是被家里人赶出来的,他们一个个都指望着我就这么死了才好,哪里会给我说什么亲事。

林潇儿:(小声)哦,那就是还没成亲了。

夏子煜:你在说什么?

林潇儿:我是在说,既然他们对你这么坏,那你就应该好好活着,气死他们才好。而且这婚姻大事也急不得,没准儿哪天就从天而降一门好亲事,人家姑娘既聪明又漂亮,不仅武功好而且性格好。

夏子煜:你是说像你这样的姑娘么?

林潇儿:像我这样的又怎么了,你就偷着乐吧!

夏子煜:好,那我就等着。已经快子时了,再不去睡,明早我可不叫你。

林潇儿:(哈欠)好吧,睡了。(内心)其实我才是为了逃婚来灵州城的,可这两国联姻的事我真的逃得掉么,若是因此两国开战,阿佑和灵州百姓岂不是会被我连累?子煜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第七幕 疑心

****BGM08****

{客栈环境}

【环境音渐小,音乐声入

鱼素素:这已经是第七日了,你每日都在这里抚琴,看来灵州的情况并未如你所言那般危急。

秦无悠:何出此言。

鱼素素:山雨欲来风满楼。若是灵州告急,那城中必不会如此安乐。而你的身份现在都还没被发现,可见灵州尚且安全。

秦无悠:如今局势瞬息万变,灵州地处边境,安乐未必能长久。

鱼素素:可这些并非你我该考虑的事,不是么?(笑)看来我又说错了。

秦无悠:(轻叹)不,你没错,错的是我罢了。

鱼素素:算了,我向来说不过你,和你争这些做什么。

秦无悠:这些日子你都在灵州做些什么?

鱼素素:不过是陪着朋友瞎逛。说起来她也是京都人,也许你们以前认识。

秦无悠:是林太傅的孙女?

鱼素素:对。她叫林潇儿。

秦无悠:那丫头从小就古灵精怪的,没想到竟然和你成了朋友。

鱼素素:很奇怪么?我第一眼见她的时候倒是觉得她和以前的我很像,捅了再大的篓子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让人羡慕。

秦无悠:人都是会变的,谁又能料到以后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鱼素素:是啊,人总是会长大的,经过了这么多事以后,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小鱼儿了。我只希望潇儿她能和我不一样,不需要这些痛苦的经历来成长。

秦无悠:但你在我眼里依然是当年那个热心而单纯的姑娘,从没变过。

鱼素素:(失笑)你是想说我过了这么多年还这么笨么?

秦无悠:有时候笨一点未尝不是件好事。

鱼素素:可我并不这样觉得。(笑)好了,难得能和你好好叙旧,刚好我这笨人有件事要请教。

秦无悠:怎么了?

鱼素素:我们青荷门虽然有专门研究医毒的弟子,但我并不精通。我记得你于医理上也有几分研究,这几日我刚好碰见一件棘手的事。

秦无悠:什么事?

鱼素素:那人的脉象我也说不上来,大夫那边说是没事,可我总觉得不对。

秦无悠:那好,若是方便的话,我随你去看看。

鱼素素: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去,毕竟那人也是朝廷中人。

秦无悠:(定)你说的那人是谁?

鱼素素:苏府,苏祈佑。

秦无悠:(愣,惊)不对,阿佑有危险!

【YX05:飞身离开,喝药,放碗,衣服摩擦】

苏祈佑:好了,药喝完了,你也下去吧。

红思:是。(顿)公子这两日可有不适?

苏祈佑:怎么了?

红思:这药都减量了,红思担心对公子身体有所影响,要不叫薛大夫回来看看?

苏祈佑:薛神医才走了多久就把她叫回来,我也没那么娇贵。何况府上每日都有大夫请脉,无碍的。

红思:是。(站在原地)

苏祈佑:(若有所思)你还有事?

红思:(跪下)红思斗胆,林姑娘来灵州这几日常与夏公子出去,似有不妥。

苏祈佑:(笑)这又不是在京都,哪有那么多规矩,随她去吧。

红思:可夫人曾想把林姑娘……

苏祈佑:(打断)红思,你僭越了!

红思:红思不敢,红思只是心疼公子。而且那夏公子于林姑娘而言也并非良人。

苏祈佑:红思,你来我府上有多久了?

红思:启禀公子,快十年了。

苏祈佑:十年了啊。红思,你觉得十年能对一个人了解多少?

红思:红思不知。

苏祈佑:可我觉得有的人,即使再过十年也未必能看透。

红思:公子在说什么,红思不懂。

苏祈佑:要不是福叔发现你不对劲,我也不会怀疑你。你是夏人?

红思:是。所以公子打算怎么办?把我交给朝廷,还是直接处死?

苏祈佑:这就是你隐瞒我的理由?你觉得我知道你的身份后会直接让你送死?

红思:可书上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诛。我以为自己的下场会和那几个大夏探子一样,生不如死。

苏祈佑:(轻咳)你照料我起居这么多年,从没害过我,怎么能和他们相提并论。即使两国交战,百姓也是无辜的。我不会让你死,但你也不能再留在苏府了。我会让福叔给你些银子,你可以回家,也可以留在吴国。

红思:(感动)谢公子仁慈。(低头)可红思已经没有家了。

苏祈佑:(渐虚弱)好了,你走吧。

红思:谢公子。(没动) 

【BGM走几秒停】

【YX06:倒下,衣服摩擦,脚步,打开香炉】

红思:(低)公子,对不起,我别无选择。若是让二皇子动手,你就绝无生还可能。你不杀我,我也不绝不会让你死的。 

第八幕 疑团

****BGM09****

{白日大街}

【市井叫卖,音乐入

林潇儿:咦,子煜你听见了么?刚那人说端阳那日灵州会有集会,咱们可千万要早点过来,免得好位置都被别人占了!

夏子煜:离端阳还有半个多月,你要在灵州待这么久吗?

林潇儿:这里天高皇帝远的,我挺喜欢的。怎么了,你要走了?

夏子煜:是,家里来信,可能过段时间我就要回去一趟,也不知道端阳那日身在何处。

林潇儿:啊?可素素都答应陪我一起过节,你怎么能一个人先走呢!

夏子煜:(笑)那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我家乡过端阳?

林潇儿:(犹豫)去你家啊,这不好吧。

夏子煜:逗你呢!若是今年我没办法陪你过端阳,那明年补回来行么?

林潇儿:(不开心)这哪能补的啊。再说了明年你要补回来,本姑娘还不一定有空呢!

夏子煜:左右都是你有理,那你说该怎么办?

林潇儿:那你这次算是欠我一个心愿,下次我若想到了要什么,再让你还回来,怎么样?

夏子煜:那先说好了,这刀可是不给的。

林潇儿:你那刀我都说了要靠自己赢到手的,才不要你白送呢!这心愿得好好想想。走啦,我都快饿死了,咱们赶紧回去吧,这会儿阿佑该醒了!

【环境音渐止,脚步加快,推门声,衣服摩擦音,音乐入

鱼素素:奇怪,怎么今日没人在外面守着?

秦无悠:果然,是中毒。不对,阿佑不可能中毒,除非是……

鱼素素:(打断)糟了,外面好像有人来了。你快走,不要让别人认出你!

秦无悠:那你小心,这里有古怪,有事记得去茶馆找我!

鱼素素:我知道了,你快走!

【YX07:衣服摩擦,开窗跳走,脚步渐近】

林潇儿:(渐近)阿佑,你醒了没,怎么门都没关啊?素素,你在阿佑房间做甚,红思姐姐呢?

鱼素素:(微踟蹰)我来看看他,苏祈佑他可能已经……

红思:(打断,渐近,急)公子,不好了,福管家在房里自尽了!

林潇儿:福叔自尽了,怎么可能?周围可有打斗的痕迹?

红思:刚公子让我去请福管家过来商议要事,可我刚过去就发现福管家已经断气了,房间里东西都好好的,看着就像是自尽。

林潇儿:福叔是家将对苏家忠心耿耿,怎么可能无故自尽?而且,你刚说是阿佑让你去找福叔的,可他现在明明还没醒啊!

红思:公子醒了后亲自吩咐我的事,我怎么会记错。(低声)公子,你可是有哪里不适?

林潇儿:这几日阿佑不是醒得挺早的么,怎么这会儿还没醒?(扬声)阿佑,快起来了!(疑惑)阿佑?他的手怎么有点凉?

鱼素素:(迟疑)潇儿,他这样子根本不像是睡着了,更像是昏迷了。

林潇儿:什么?(急)不对,脉象也不稳,大夫,快找大夫过来!

红思:是!

林潇儿:怎么办,薛神医已经回京了,好端端的阿佑怎么突然就昏迷了,他以前服药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素素,你不是懂医么,你快过来瞧瞧。

鱼素素:也许,是中毒?

林潇儿:不可能,阿佑不可能中毒!

夏子煜:潇儿,你冷静点,一切等大夫来了再说。

林潇儿:怎么会这样,阿佑昏迷不醒,福叔又自尽了,怎么事情会这么凑巧?

夏子煜:要不,我去看看福管家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潇儿:好,你先去看看,我和素素在这儿等大夫。

****BGM10****

【嘈杂声,众人脚步止入

林潇儿:外面怎么回事?

吴得庸:(笑,渐近)小郡主,您可让老奴好找啊!

林潇儿:郡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吴得庸:册封的圣旨和婚书都是林太傅亲自接的,就算郡主不相信老奴的话,那林管家的话总该信了吧。

林管家:(跪下)小……郡主大人,太傅特意嘱咐我等带着嫁妆随军而来,太傅的意思,一切但听吴常侍的安排。

林潇儿:什么嫁妆,什么安排,林叔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回去就告诉祖父你和吴德庸沆瀣一气,假传圣旨!

吴得庸:哎哟哟,郡主可要慎言啊,这不日大夏的迎亲使臣就要过来了,白纸黑字儿,给老奴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扰乱两国联姻啊!来人,请郡主移驾晚风别院,闲杂人等不可靠近。要不然仔细你们的脑袋!

【YX08:众人“是”,整齐脚步,挥鞭声入】

林潇儿:我看谁敢动我!

吴得庸:郡主不愿意,这可就难办了。欸,郡主旁边这位就是鱼姑娘了?

林潇儿:(挡住)你们想干什么?

吴得庸:差点忘说了,杀人偿命,鱼姑娘,请吧。

林潇儿:吴德庸,你别血口喷人!

吴得庸:上来。(拍掌)

红思:(跪下)郡主,福管家临死的时候手上拽着一香包,正是鱼姑娘随身所饰。大夫说,香包里藏的是七日散。

鱼素素:这香包的确是我落在客房里的,至于七日散,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吴得庸:鱼姑娘不清楚,咱家这儿倒是略知一二。这七日散乃是大夏密药,人服七日后就会武功尽失,甚至昏迷不醒,最后枯竭而亡。这事儿啊往小了说不过是杀人偿命,往大了说可是通敌卖国要诛九族的啊。至于鱼姑娘到底是杀人犯,还是敌国奸细,自然会有人来查清楚。

林潇儿:不可能,素素绝不是这样的人。吴得庸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别血口喷人。

吴得庸:这人证物证具在,怎么审还得看郡主了。来人,将犯人压下去!

鱼素素:(冷笑)笑话,你们空口白牙就想诬陷我,真当我好欺负么!

【YX09:衣服摩擦,打斗声,箭弩声】

林潇儿:素素小心!

吴得庸:(扬声)只要拿住人,死伤不论!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这回还往哪儿跑!

鱼素素:(伤)卑鄙!

林潇儿:吴德庸,你放了素素,我跟你们走!

吴得庸:(阴笑)小郡主,晚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都给我带回去!

第九幕 决裂 

****BGM11****

{场景,地牢审讯}

【阴暗滴水声,铁链声,鞭打声入】 

吴得庸:(笑)怎么样,鱼姑娘想起来了么?秦言到底在哪儿? 

鱼素素:(冷笑)呵,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吴得庸:哎,这江湖上的人讲究道义,可我们京都只讲究利益,这秦相家的三公子从小就聪慧过人,要不然也不会躲过朝廷追杀这么多年。鱼姑娘有情有义,别人未必如此,还是识时务为好。

鱼素素:(讥笑)我自然没有吴公公识时务,连勾结大夏的事都做得出来。

吴得庸:(捏住下巴,拍脸,冷)哼,我看鱼姑娘的脑子还不大清醒。(松开)来人,好好招呼招呼她,让她再想想!

【YX10:鞭打声,铁链声,脚步渐远,关门】

林潇儿:你说什么,阿佑是中毒了?

红思:(低)是。大夫说,公子中的是七日散。

林潇儿:(若有所思)七日散。(嗤笑)哼,这是摆明了是要置素素于死地。

红思:可是,这几日鱼姑娘确实动过公子的药方。

林潇儿:你是说素素给阿佑下毒?那理由呢?

红思:红思不知,但鱼姑娘并非大夫。

林潇儿:(默)红思,我知道你是担心阿佑,但是我相信素素,她不是这样的人,她关心阿佑的情况不过是看在我和她的交情上。你不该把那香囊交给吴德庸。

红思:红思只想为公子报仇而已。

林潇儿:(笑)默非在你心里宁可相信吴德庸也不相信我?还是你觉得我会为了袒护素素而置阿佑生死于不顾?

红思:红思不敢。只是红思别无选择。

林潇儿:罢了。不管怎样素素和阿佑我都会救,但吴德庸不是个好人,你以后离他远点。

红思:多谢郡主。

林潇儿:还有,这封信找机会交给子煜,就告诉他我已经回京了,让他不要再来找我。

红思:是,红思告退。

林潇儿:(内心)阿佑不可能中毒,他从小体弱,一直都是在药罐子里泡大的,不说百毒不侵,至少当今世上没几个人能对他用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YX11:利器破空声,窗户打开】

林潇儿:(警惕)谁在外面!

****BGM12****

{客栈小院,夜}

【夜晚户外环境音,衣服摩擦,落地声,纸张声入

夏子煜:这是她让你交给我的?

红思:是。

夏子煜:那堪舆图呢?

红思:当时鱼素素他们突然闯进来,属下来不及搜查书房。

夏子煜:鱼素素不过是会些雕虫小技,什么时候武功比你还高,让你第一时间选择避让而不是直接杀了她。

红思:若只鱼素素一人当然不足为惧,不过加上她随行的那人,属下并无必胜的把握。

夏子煜:她还有帮手,这倒是有意思了。看来吴得庸抓她另有所图,我那好大哥,到底想要什么?

红思:鱼素素被关在地牢,看管严密,属下打探不到里面的消息。

夏子煜:(掐红脖子)哦,你那招祸引江东不是和吴得庸串通好的吗?

红思:(憋)属下不敢!只是当时刚好碰见吴得庸闯入苏府,属下才将计就计,献了香囊,并没有勾结吴得庸!

夏子煜:最好是这样。(松手,笑)吴得庸那老贼虽然可以拉拢,但他现在还站在我大哥那边,无利不起早,你可别学他啊。

红思:属下不敢。

夏子煜:好了,这次你师傅也来了,你去他那里拿解药吧。

红思:是,属下告退。

幕僚:殿下,这红珠恐有异心,我等接到命令后就在苏祈佑的书房找遍了,那所谓的堪舆图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夏子煜:哦,先生倒是和我猜的所差无几,就算真的有堪舆图恐怕现在也不在苏祈佑身上,我已经派人去京都找了。如今吴得庸掌控兵权,还怕灵州乱不起来么?至于红珠么,反正也快是个死人了。

幕僚:(迟疑)那伏击吴国和亲郡主的事,还需按原计划进行么?

夏子煜:传我令下去,计划提前一日。

幕僚:可是那会儿他们还没出城,我们这未必能得手。

夏子煜:谁说我要进城了,我说的是,提前去会会我那好大哥。

幕僚:殿下,两国之乱才是您重回大夏踏平中原的好时机,现今若是直接对大殿下动手,只怕更令王上猜忌啊!

夏子煜:(冷)我还用不着你来教我该怎么做!

【环境音渐大,推门,音乐转换入】

吴得庸:怎么,郡主找老奴何事?

林潇儿:大夏使团什么时候来迎亲?

吴得庸:哟,原来是为了这事儿啊。司天监那边特意给郡主挑了个好时辰,下月初二寅时出城。

林潇儿:那看来吴常侍是这次两国联姻的总管了?

吴得庸:得圣上眷顾,这次由老奴护送郡主出城。

林潇儿:哦,吴常侍就这么肯定我会乖乖听话上轿?要是我死在这灵州城,你说吴常侍这总管该不该负责?

吴得庸:郡主说笑了,这两国联姻大事,老奴自然不会让这出什么岔子,郡主也定然不会令林太傅失望不是?

林潇儿:(冷笑)你不必拿祖父来要挟我,现在是你们有求于我,要想我乖乖听话也容易,只要吴常侍答应我两件小事即可。

吴得庸:不妨说来听听。

林潇儿:(忍)现在就送阿佑哥哥回京。

吴得庸:这事不必郡主提,老奴早就准备好了,只是这苏校尉毕竟是在灵州出的事,老奴还需审审。

林潇儿:我不管你怎么审,人必须先送回去!

吴得庸:可怜天妒英才啊,苏校尉这中了七日散,只怕还没进京就得……

林潇儿:(打断)这就不劳吴常侍费心了,我自有安排!林叔,你负责带人送阿佑哥哥回去。

林管家:可老爷吩咐了,要我等陪您一起去大夏。

林潇儿:不必了!(低)林叔,我现在只相信你了,你放心,沿途会有人来接应你们,你只要把阿佑哥哥带回去就行了。

林管家:(泪)可小姐你一个人怎么办?

林潇儿:我向来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那大夏就算是狼窝虎穴我也不怕。

林管家:小姐。

吴得庸:哎呀,哭什么哭。这郡主嫁入了大夏,就是大夏未来的王后,前途无量啊。

林潇儿:走之前我要见他一面。

吴得庸:早就听说郡主和苏校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临别见一面又有何不可。老奴亲自护送郡主去苏府。

林潇儿:(低)阿佑哥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会替你报仇,一定会!(扬声)来人,传本郡主命令,护送苏校尉回京,即刻启程!

吴得庸:好了,这人也见了,郡主可随老奴回去了?

林潇儿:第二,我还要见鱼素素一面。放心,她把阿佑哥哥害成这样,不用你说我也不会让她好过。

第十幕 诀别

****BGM13****

{地牢}

【滴答水声,脚步声渐近,铁链开门声入

鱼素素:(虚弱)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要么你们打死我,要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林潇儿:素素,是我。

鱼素素:潇儿?

林潇儿:这香囊到底是不是你的?

鱼素素:是。

林潇儿:那这七日散,也是你的么?

鱼素素:不是。

林潇儿:那阿佑身上的毒和你有关么?

鱼素素:他中的是七日散?

林潇儿:是。

鱼素素:那我说与我无关,你信么?

林潇儿:(默)素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鱼素素:……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潇儿:我和阿佑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我自小顽劣,他什么都迁就我,有好东西也总念着我。苏将军给他请了习武师傅,他就偷偷把喜欢舞刀弄棍的我叫去,一起练,这样我就不会挨父亲责骂了。我经常说我会保护他,可其实每次到最后都是他在保护我。这一次,我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有人对他动手而无动于衷的,你知道么?

鱼素素:……我明白。

林潇儿:其实有时候我也好奇,明明我们两人的性子南辕北辙,怎么会成为朋友。

鱼素素:(淡笑)或许这就叫缘分?

林潇儿:可我宁可不要这缘分,我宁可你从未认识过我。

鱼素素:(叹)既已发生的事,多说无益。

林潇儿:(靠近,轻)如今对我而言,你和阿佑一样重要。

鱼素素:(低)潇儿,你也是我鱼素素最好的朋友。

林潇儿:(低)素素,你一定要坚持住,好好活着,会有人来救你的。

鱼素素:(惊疑)你要做什么?

林潇儿:(扬声)好好把犯人看住,可别让她轻易死了,本郡主出嫁之前不想看见有血腥,晦气!

鱼素素:(低喊)潇儿,你别做傻事!

林潇儿:(呢喃)素素,保重。

鱼素素:(低喊)潇儿!

【关门,转郊外,马车声入

苏祈佑:(转醒)咳咳。

红思:公子你醒了?

苏祈佑:你怎么还在这里?

红思:是郡主让我跟来的。

苏祈佑:郡主?

红思:林姑娘已经受封郡主,择日嫁去大夏。

苏祈佑:怎么会这样,停车!

【YX12:骑马声渐近,掀帘】

侍卫:公子,您醒了!

苏祈佑:到底怎么回事?

侍卫:林姑娘传信让我们护送您回京,这是她留给您的信,您看了以后就知道了。

【YX13:打开纸张声,捶桌声】

苏祈佑:荒谬,两国之争哪里需要她一个小丫头去掺和!

侍卫:(小心)那公子,我们现在是回灵州还是进京?薛神医已经在来灵州的路上了。

苏祈佑:(沉)回灵州!

红思:公子不可!

苏祈佑:怎么,到如今,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的话么?

红思: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公子都不会相信,但红思扪心自问,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公子好。

苏祈佑:为我好,所以你杀了福叔,还对我下毒?

红思:是,我是在香炉里下了七日散和迷药,可那分量根本不会令人致死,只是为了骗过他们而已,(艰涩)何况,我还把解药都给你了。

苏祈佑:那福叔呢,你又作何解释?

红思:红思的身份还不是暴露的时候,等到了京都红思自会以命相抵 。

苏祈佑:我要去灵州,我不能让潇儿去大夏联姻!

红思:如果这是林姑娘的意思呢!

苏祈佑:这不可能!

红思:现在吴得庸掌控灵州,公子你去了又能作何?只有釜底抽薪才能后顾无忧。

苏祈佑:釜底抽薪,难道你手上有置吴得庸于死地的证据?

红思:是,吴得庸多年来与大夏勾结,刚好我手上有他们往来的书信。

苏祈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红思:我本是夏国太子安插在二皇子身边的细作,之后又被派来吴国。

苏祈佑:那你可想过,若是你去指控吴得庸,你的身份也会暴露,敌国细作的身份足够将你凌迟。你本来,可以一走了之的。

红思:公子这是不忍了么?(笑)我偷走书信还违背了二皇子的命令,不管是大夏还是吴国,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还不如借此帮你们最后一次。

苏祈佑:红思,你这又是何苦。

红思:所以,公子现在还是要去灵州么?即使因此错过彻底击垮吴得庸的机会?

苏祈佑:(闭眼,慢)你们这是在逼我。

【YX14:闪回】

林潇儿:(书信)阿佑哥哥,我要去大夏当王妃了。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如果能以我一人而换取百姓安乐,那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以前我们约好了,我出嫁那日你要亲自背我出门,这一次我就先原谅你的食言了。你放心,不管去了哪里我都一定会好好活着的,没人能欺负我,你也要永远开开心心的,好不好?潇儿还等着你当大将军来大夏接我呢。

苏祈佑:(微颤)潇儿,是我没用,我没能好好护住你。(咳,捂住胸口)咳咳。

红思:公子,公子你怎么了?

苏祈佑:(咳,悲恸)终有一日,我一定会去大夏接你,你要等我。咳咳。

红思:(惊)公子你的脉象怎么这么乱?

苏祈佑:(微喘)只怕这毒还没解。

红思:(慌)不可能!(想通)难道,是师傅骗我?(泪)公子,公子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红思根本不想害你。

苏祈佑:潇儿信你,我也姑且再信你最后一次。让人取笔墨来,快。

红思:公子你要做什么?

苏祈佑:(苦笑)只怕,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红思:公子你好好休息,薛神医已经在来灵州的路上了,就快到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苏祈佑:好,出发,回京都!

第十一幕 真相

****BGM14****

{城门出嫁}

【锣鼓喧天,风声渐大,号角声,开门声入

吴得庸:时辰到了,郡主请吧?

林潇儿:我怎么看着今日好像有雨。

吴得庸:郡主多虑了,这雨啊是下不起来的。

林潇儿:是么,那就启程吧。

【闪回】

林潇儿:谁在外面?

秦无悠:林家丫头,好久不见了。

林潇儿:你是谁?晚风别院守卫森严,你怎么进来的?

秦无悠:相比之下,你这儿可比素素那儿好找多了。

林潇儿:你认识素素?

秦无悠:我还认识阿佑,也认识你。

林潇儿:你到底是谁?

秦无悠:阿佑是不是给过你一个盒子。打开看看你就知道了。

林潇儿:《武谋经略》?这是什么?兵书么?

秦无悠:这是当日我送给阿佑的兵书,我在他书房没找到,就猜到肯定是在你这儿。那小子从小有什么好东西就巴巴送到你手上,没想到这次兵书也给你了。

林潇儿:这本兵书我怎么好像听苏老将军提起过。

秦无悠:阿佑给你这个盒子的时候可有说了什么?

林潇儿:他说是提前送给我的生辰礼物,让我回京以后再打开。

秦无悠:原来他留了一手。还好他把这本兵书给了你,看来这次的事还有转机。

林潇儿:什么意思?

秦无悠:这么说吧,传闻这本《武谋经略》是前朝名将所著,里面所写兵法独特,经略诡奇,有人甚至说就算是个白丁得到了这么书也能成为常胜将军。当年吴得庸为了得到这本书迫害朝臣,民不聊生。现在到了你的手上,也堪为利器。

林潇儿: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拿这本书要挟吴得庸。

秦无悠:不,不仅是吴得庸,还可以拿着它和皇帝谈条件。

林潇儿:谈条件,你以为我会借机让圣上毁了这次联姻?

秦无悠:这也未尝不可。

林潇儿:不,我不会走。如今吴国内忧外患,就算我把这本兵书呈上去,也难免会落入奸人之手,有再多的常胜将军也只会沦为朝堂争斗的牺牲品。到时候我再悔婚,正好给了大夏出兵的理由。是为下策。

秦无悠:你倒是清楚。

林潇儿:和亲能维持暂时的稳定,为我大吴提供喘息之机,一来能整顿内贼,二来能养兵练阵。祖父这次替我接了和亲的旨意,那么他肯定也认为和亲为上计。

秦无悠:吴国不是只有你林潇儿一个。

林潇儿:但此时此境,我林氏女又岂能畏惧,落于人后。

秦无悠:那好,既然你确定无意用这兵书让自己脱身,那可否借我一用?

林潇儿:这本书是你送给阿佑的,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YX15:火焰燃烧声】

林潇儿:哎,你怎么烧了它?

秦无悠:(吹,拍几下)要拿它做饵,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别人。

林潇儿:可这书被你烧了大半,你也看不了啊!

秦无悠:你赶紧让人送阿佑回京,若我没猜错,这本经书他已经看完了。

林潇儿:阿佑?对了,阿佑他天生聪慧、过目不忘,只要他醒来了,默一本《武谋经略》不在话下。可那七日散,有解么?

秦无悠:阿佑虽然中了七日散,但他体质特殊,若是薛神医出手,并非毫无办法。

林潇儿:对,我马上传书给薛神医,让她快马加鞭赶过来接应。

秦无悠:算算时辰应该来得及。

林潇儿:那这本兵书你打算拿来救素素么?有什么我能做的,尽管说。

秦无悠:呵,吴得庸不是想要掌控兵权么,我当然要给他一个机会。

(无BGM)

【YX14:闪回】 

林潇儿:(扬声)停轿!

吴得庸:郡主,有何事?

林潇儿:这走的不是北门?

吴得庸:哎哟,瞧老奴这记性,上次说错地方了,郡主出嫁这么大喜的日子,当然是要走东门了。

【YX14:闪回】

林潇儿:(混响)这是地牢的布防图。下月初二寅时,送嫁队伍会从北门出发,到时候北门戒严,东门当值守卫和阿佑有些交情,救下素素后你们就从东门离开。

【YX14:闪回】

吴得庸:郡主放心,这东门重重守卫,保证连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绝对没人敢出来坏事!

林潇儿:(怒)好你个吴德庸,你竟然敢利用我!

第十二幕 归去

****BGM15****

【兵器交接声,散乱脚步,音乐入

吴得庸:哟,您瞅瞅,这还真有不要命的人敢来闹事儿呢!还愣着干啥,都给我拿下!

林潇儿:吴德庸,你敢!我乃大吴郡主,你们都给我住手!住手,听见了没有!

吴得庸:这没见着有刺客么,还不掩护郡主!

鱼素素:无悠,我快不行了,你赶紧离开,不要管我!

秦无悠:说什么胡话,我既然敢来,就一定会带着你离开!(扬声)吴得庸,你若还想要这东西,就叫都他们住手!

吴得庸:秦言,你果然还没死!

林潇儿:秦言?原来是秦三哥。

秦无悠:难得小丫头还记得我。

吴得庸:(眯)秦言,东西交出来!

秦无悠:这么多人看着,就算我肯给,吴常侍敢接么?

吴得庸:住手,都退下!怎么样,秦公子,现在可以把东西交出来了么?

【YX16:骑马声渐近,勒马声入】

夏子煜:这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林潇儿:子煜,竟然是你?

吴得庸:哟,原来是二皇子。不过是点私人恩怨,倒是让您看笑话了。

林潇儿:二皇子?所以你不姓夏,你姓拓跋,是大夏皇族,对么?

夏子煜:郡主别来无恙。

林潇儿:好,好得很,原来背后的人是你!

夏子煜:郡主聪慧,煜无话可说。

——小声交谈——

林潇儿:(忍,低)二皇子可知,秦言手上拿的东西是什么?

夏子煜:(轻声)哦,是什么?

林潇儿:(低)是本兵书,《武谋经略》。

夏子煜:(惊)《武谋经略》!(沉)怪不得吴得庸遮遮掩掩的。

林潇儿:(低)看来你听说过这本兵书,那就好。拓跋煜,只要你能保证他们平安离开,我想办法把这本兵书送给你。怎么样,这笔交易是不是值得?

夏子煜:好,一言为定!

——稍远处——

吴得庸:好了,既然大夏迎亲使团来接,那老奴就不送了。秦公子,有什么话咱们可以好好说,可别意气用事啊。

秦无悠:要么东西给你,放我们走,要么你什么也别想要。

吴得庸:秦言,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是朝廷钦犯,放了你,老奴可担待不起啊。

林潇儿:(扬声)慢着,本郡主出嫁,怎么净说些打打杀杀的事,多不吉利!

吴得庸:那郡主想怎么办?

林潇儿:容易得很,我让秦言把那东西交出来,你答应放人。

吴得庸:(忍气)只怕郡主没那么大的面子啊!

夏子煜:那若加上煜和这随行五千精兵呢?吴常侍觉得,面子够不够大,能不能放人?

吴得庸:(忍)这乃吴国的事,二皇子的手未免也太长了些!

夏子煜:可这二人皆是郡主的朋友,煜不过帮郡主而已。

吴得庸:这还在我吴国境内,我还怕你一区区不受宠的皇子不成!

夏子煜:(冷笑,阴沉)莫非吴常侍没想过,为何今日来迎亲的是我这个不受宠的二皇子,而非我那大哥?

吴得庸:(惊,颤)你……

夏子煜:(扬声)众将士听令!

吴得庸:(颤)慢,慢着,放人,我答应放人!

夏子煜:(笑)这才对,识时务者为俊杰。

林潇儿:(松一口气)秦言,东西给我,你们快走!

秦无悠:好。郡主保重。

林潇儿:保重。(走出,扬声)来人,给我一个火把,若是待会儿吴常侍突然反悔了,那本郡主只好把这本破书给烧了。

吴得庸:(恨)老奴岂敢。放人!

****BGM16****

【马蹄声渐远,郊外环境,衣服摩擦声入

鱼素素:那本书那么重要,真的能给吴得庸?

秦无悠:放心,那本书他们拿了也没用。(低声)快跑!(闷哼)

【YX17:箭破空,刺穿,闪回声】(压无悠最后两个字)

(音乐起,回忆混响)

林潇儿:不行,这本兵书不管是落在了吴得庸手上,还是夏人手里,都不妥。

秦无悠:书都烧了大半,未必会留下祸端。

林潇儿:咦,这盒子里面怎么还有一本?难道这兵书有两本么?

秦无悠:我手上这本才是真迹。

林潇儿:(迟疑)莫非这是阿佑特意篡改的伪本?

【YX14:闪回】

{城门口}

吴得庸:好了,这人已经安然无恙地走了,郡主,请吧。

林潇儿:原来这本破书还真有用,怎么办,我不想给了。

【YX15:火焰燃烧】

吴得庸:(急)你这小丫头片子!我的书!

林潇儿:(笑)这吉时差不多到了,启程吧。

吴得庸:(狠厉)毁了《武谋经略》就想走?

夏子煜:怎么,吴常侍还想冒犯我大夏王妃不成?

吴得庸:好,好得很。来人,给我追上去,朝廷钦犯,格杀勿论!(笑)请郡主恕罪,老奴就不送了,愿王妃在大夏也能平平安安,逍遥自在。

林潇儿:谢吴常侍吉言。不过,你有空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二皇子,戏也看完了,不走么?

夏子煜:(笑)启程!

尾声

****BGM尾声****

【马蹄声渐小,音乐起入

鱼素素:(微喘)无悠,后面好像已经没人追过来了,接下来我们往哪儿走?

秦无悠:(稍虚弱)别回头,等到了定州我们就安全了。

鱼素素:(察觉)无悠,你受伤了吗?让我看看。

秦无悠:别动!我没事,赶路要紧。我只是有些困了。

鱼素素:那你靠在我身上休息会儿。

秦无悠:你还认得去定州城的路么?

鱼素素:小瞧我了,我当然还记得。

秦无悠:那就好。

鱼素素:无悠?

秦无悠:嗯?

鱼素素: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么?

秦无悠:好像答应过你很多事,有些记不清了。

鱼素素:我就知道你打算不认账。

秦无悠:(虚弱)那你现在说,我好好记着。

鱼素素:江南和漠北的约定,你总还记得吧?

秦无悠:嗯。记得。

鱼素素:你还说过要给我做一个像我一样的人偶,这样我就不会无聊了。可我一直没机会和你说,其实我并不是喜欢人偶,我只是想要有人陪着我而已。以后,你陪着我好不好。

秦无悠:(艰难,笑)……不、好。

鱼素素:为什么?

秦无悠:(渐弱)素素,我好累,让我睡一会儿。

鱼素素:(似有所察)无悠,无悠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别睡,无悠!

秦无悠:(闭眼)素素,对不起,我又要食言了。

【YX18:摔地声,马蹄嘶叫】

鱼素素:无悠!

【YX19:回忆闪回】

秦无悠:好,以后我就叫无悠,秦无悠。

【YX19:回忆闪回】

秦无悠:我只是没脸见你,我欠你们一条命。

【YX19:回忆闪回】

秦无悠:等你好了以后,我们就一起隐姓埋名去江南,秦家老宅后面有一片杏花林,来年就可以和你一起看杏花春雨了。

【YX20:闪回现实】

鱼素素:(忍泪)江南这时应是雨季了,无悠,我们回江南,我带你回江南。

【音乐渐大】

{塞外}

【风沙,车马声,马蹄声止,勒马声入

林潇儿:怎么停了?

夏子煜:外面风大,我进来坐坐。

林潇儿:那本《武谋经略》都已经给你了,还来找我做什么。

夏子煜:潇儿,我知道你还在怪我。

林潇儿:我现在应该叫你拓跋煜还是二皇子?

夏子煜:不管我是谁,我都不会伤害你。

林潇儿:可你伤害了阿佑,你利用我接近阿佑,还让人毒害他的事你敢说你不知道?

夏子煜:是,是我让红思下的毒。

林潇儿:为什么?你明知道阿佑对我有多重要,你为什么还要害他!现在他生死未卜,你满意了么?

夏子煜:苏祈佑必须死,怪只怪他是苏家人。而且你以为我不知道红思已经背叛我了么,他们一个都活不了。

林潇儿: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夏子煜:吴夏两国必有一战,我若不对他们下手,那最后死的人就是我。

林潇儿:那我呢,我是不是也应该死?

夏子煜:潇儿,人人都只知道大夏太子文武双全,堪承大统,没人知道还有一个被抛弃的二皇子,为了给大哥铺路,父王甚至将我赶出大夏。只有你,只有你在他们都抛弃我的时候走进我,你和他们不一样。除了我的身份之外,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更不想伤害你。

林潇儿:是么,那你以前答应过我的话,还作数么?

夏子煜:作数。

林潇儿:(微激动,狠)那好,我现在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你马上去死!

夏子煜:潇儿,你明知道这不可能。(渐激动)当初在定州的时候,是你先出手帮我,后来,也是你开口邀我同行,一起去灵州。(渐慢)甚至,也是你,是你让我慢慢失去了理智,竟然想过要放弃争夺这个位置,只为陪你游历江湖不问世事。是你先对我伸手的,你不能说放弃就放弃!

林潇儿:那我后悔了,我现在后悔了行不行!

夏子煜:(抱)不,你不能后悔。林潇儿,我不许你后悔!

林潇儿:(泪)我为什么会认识你?是我引狼入室,是我对不起阿佑、对不起素素,我当初为什么要救你!为什么?!你还我阿佑哥哥,你还我啊!

夏子煜:林潇儿,我已经把自己赔给你了!我会陪着你,我会保护你,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林潇儿:可我不稀罕,我不稀罕!我只要他们都活得好好的,一辈子平安顺遂,你懂么?

夏子煜: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终有一日大夏会一统中原,吴国又能安乐多久?

林潇儿:我也是吴国人!

夏子煜:可我不在乎!

林潇儿:我在乎!

夏子煜:(渐松开,笑)那又怎么样呢,他已经死了,他们都死了,以后陪在你身边的只有我。

林潇儿:是么,可你不配。(笑)我若是嫁给皇太子,你就该叫我一声皇嫂,若是嫁给你父王,你就要叫我一声母后!

夏子煜:不,我已经杀了我大哥,父王也已经老了,以后只有我能继承他的王位!吴夏联姻,你会是我的王妃,以后是大夏的王后。潇儿,就这样留在我身边不好吗?

林潇儿:可你已经不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夏子煜了。

夏子煜:潇儿,其实我一直都没变过。

林潇儿:(苦笑)对,错的是我。也许我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你。拓跋煜,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都不会。

(谨以此本纪念我们的小江湖)

---------------全文完---------------

感谢小伙伴们和小伙伴的小伙伴们以及各路好心人试本,这本子能发出来多亏你们的帮忙,非常感谢。

编后语:本来大纲计划这个故事很长是分三个部分的,一部死一个人那种,但做成pia本的话免不了阉割了很多情节,有的人物都没机会出场,以至于有些文不对题,颇为遗憾。

——书于20191204

最后废话PS:修文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那传说中的薛神医是谁啊!晕死,我想写的神医是沐瓷来着啊!果然年纪大健忘,连曾经故事里的女主都记错了。纠结了几天还是把苏祈佑写死了,开不开森,意不意外?之前提过很多次缥缈山后山是禁地,这其中的故事就是下一部剧的男主,素素和如歌的师傅、青荷掌门穆流风的爱恨情仇了,如果没意外的话应该明年出,这个系列就大结局了。(这次Flag一定得立住,不打脸)

    最新评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3复制
    到底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让豪迈的送出了1314的赞赏给点击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