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83】拂晓之初

关注微信公众号 aipiaxi2333 (爱PIA戏网),找本、写本更方便!

  • 剧本类型:普通本
  • 时代背景:现代/都市
  •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 字数:4050
  • 出品:这里必须写满
  • 故事情节:  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2020-03-26 09:58:33
  • 首发日期:2018-12-16 19:06:15
  • 转载许可:谢绝任何形式转载
  • BGM列表:  复制BGM   Paul Cardall - New Life;Xeuphoria - After Story;天門 - Reside;316 - No Way To Go Home;戸越まごめ - 伝承;天門 -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链接:https://pan.baidu.com/s/1MPvucWxfu9rB_24O9ofFtg 提取码:uce4】
  • 角色:男(1), 女(1)
  • ♂ 符晓明♂ 叶之初
点击查看夏黄泉的个人主页
131466618838
夏黄泉当前魅力值:0
我那无处安放的文艺之心,哈哈哈哈!
字号设置:      还原

夏黄泉pia戏剧本交流群:qq1033279489,凑热闹的速来,我给你们讲剧本外的隐藏剧情和幕后花絮!

——————————————————

阿落问我干什么呢,我说我在抒发我那无处安放的文艺之心,然后自己就哈哈哈了。

这本,可能不是双人本,是“一个人的晚餐”。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

为了表达我感谢世界的情愫,提供bgm下载,不愿意自己分裂岳成的也可以用我们给的人声音效!

符晓明:男;

叶之初:我觉得也是男的,他们都说是女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Bgm:Paul Cardall - New Life

叶之初(混响):2011年的冬天,我终于在想,要不要离开岳成。犹豫再三,还是被一句“舍不得”牵绊住。但我其实特别想解脱的,所以不告而别,辞退了所有职位,孤身回到内地,找了一份新工作,全做逃难。

叶之初(混响):公司老板很大方,不仅给了相当不错的薪酬,配车也配房,我对此感激不尽,生活上已经后顾无忧,唯一有些苦恼的是,国内的汽车都在左侧驾驶,我略有些不惯,因而闹出许多笑话。

叶之初(混响):第一次见符晓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老板特意给我安排的接风宴,我开车到酒店,楼下的停车场只有一个狭小的车位,我怎么也倒不进去车子,只好站在那里发呆。身后突然就有人问我——

符晓明:要帮忙么?

符晓明:{笑}给我吧。

叶之初(混响):他从我手中拿了钥匙,上车打火,倒车进位,动作干净漂亮,下车的时候还靠在我的车上,十分潇洒的点了一支烟。

符晓明:也来一支么?

叶之初:不了,我不会。——[指车]谢谢你。

符晓明:你怎么没有港台腔?

叶之初(混响):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只好看着他。

符晓明:就是那种……

叶之初(混响):我注意到他皱眉的动作很特别,一边的眉压着,另一边却向上飞扬,大略是占了相貌好看的便宜,这个表情并没显得滑稽,反而有些帅气。

符晓明:[学港台腔]你不要这样子了啦!人家会很为难的啦!

叶之初:噗……

符晓明:{笑}对不起啊,我也不是很懂,陪女朋友看电视剧的时候看到的。

叶之初:我是本地人。

符晓明:嗯?

叶之初:只是早年到那边发展,现在回来了。

符晓明:哟,老乡。

叶之初:{笑}

符晓明:{笑}你先上楼吧,我抽完这支烟再上去。

叶之初:呃……先生你是?

符晓明:哦,都忘了自我介绍。[伸出一只手]叶总监你好,我是你的新同事——符晓明。

叶之初:[握手]你好,符先生。

符晓明:{笑}

Bgm:Xeuphoria - After Story

叶之初(混响):回来后有半年的时间,我都在酒吧里买醉,混乱之中和陌生人接吻,借着黑暗而肆意疯狂,却在清早醒来时发呆。他本应是许多陌生人中的一个,但却成了最后一个。

符晓明:{轻声笑}叶之初,咱们在一起吧。

叶之初(混响):我在昏沉与清醒的边缘,误以为是过去的某个瞬间回放,所以应了一声。

符晓明:怎么都不犹豫一下?好像挺随意似的——我觉得我还挺认真的。

叶之初:……我还没睡醒。

符晓明:反悔可有点晚。

叶之初:你刚才说什么?

符晓明:问你怎么都不犹豫一下。

叶之初:再往前。

符晓明:……{笑}这位旅客请注意,本次列车,过时不候。

叶之初(混响):我突然想起,当初与他握手时就感觉得到,他的手很暖,也很有力。大概正因如此……他才能拉着我走出那段注定不得善终的感情。

Bgm:天門- Reside

叶之初(混响):他是个很有活力的人,喜欢创意,喜欢电玩,喜欢运动,甚至喜欢小孩子。但我恰恰相反,有时候连交流都懒于应付。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偏偏被他强行安在一起,时间久了才发现,倒是有些难得的互补。那年五一公休,他拉着我去爬山看日出,连拽带背的,不仅我不情愿,他也累得很,等到了山顶才发现,冷风吹得人头疼,太阳却还要半个小时才来。

符晓明:唉……我真傻,真的。

叶之初:{笑}鲁迅有一篇小说叫《祝福》的,你读过么?

符晓明: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

叶之初:你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盛了一篮豆,叫你的阿毛坐在门槛上剥豆去。

符晓明:唉唉,我的阿毛如果还在,也就有这么大了。①

叶之初:{笑}恕我直言,你哪来的阿毛?

符晓明:[摸着叶的头]阿毛,看把你冻的,都忘了自己叫什么。

叶之初:{挑眉}我叫阿毛?

符晓明:呃……昵称。

叶之初:那你就是山坳里的狼。

符晓明:那我至少要把你养到14岁才行。

叶之初:14岁就要下手?

符晓明:嗯。

叶之初:真是禽兽。

符晓明:34岁……有点晚了。

叶之初:[顿住]

符晓明:[默默抱住叶,眯起眼看着东方]

符晓明:早点就好了。

叶之初:……为什么会看上我呢?

符晓明:谁知道了。{笑}也许是那天在酒吧里,你扭得太像水蛇了。

叶之初:……

符晓明:也许是你在床上满足了我太多遐想。

叶之初:……

符晓明:还也许是……你是叶之初。

叶之初:……

符晓明:你呢?怎么会答应的那么快?

叶之初:我那天……还没睡醒,你又不让反悔。

符晓明:现在让呢?

叶之初:……阿毛已经34了,狼才27。

符晓明:叶之初,你不是阿毛,我也不是狼。

叶之初:嗯,叶之初34了,你27。

符晓明:[使劲抱紧]

叶之初:呃……

符晓明:我给你立个字据吧,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叶之初:结拜吗?那得烧香,喝鸡血。

符晓明:是喝彼此的血,让你和我彻底融合。

叶之初:{皱眉}还是鸡血吧,我有点怕疼……

符晓明:{笑}你怎么这么有意思,一会伤人,一会又逗人的……

叶之初:享受生活对你施暴,你会觉得——没准是你在强暴生活。

符晓明:叶之初。

叶之初:嗯。

符晓明:我可能真的……(爱上你了)

叶之初:嘘——

符晓明:……

叶之初:太阳出来了。

叶之初(混响):朝阳东升,向阳处愈发光明,阴影里也更加黑暗。

符晓明: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Bgm:316 - No Way To Go Home

叶之初(混响):人前是合作愉快的同事,人后是床笫[zǐ]契合的恋人,生活平凡无奇,仿佛岁月静好。但我知道,这对于我来说,只是一场偷欢,我们趁着时光恍惚,偷了一段幸福来用,等到有人惊醒回神,一切都会戛然而止。

循环音效:01雷雨

符晓明:[浑身湿透,靠着车默默点烟,火机怎么也不着]

叶之初:怎么不上去?

符晓明:[回头]之初……

叶之初:上楼吧,别感冒了。

符晓明:[拉]叶之初。

叶之初:嗯?

符晓明:你不问问我这几天都去了哪?

叶之初:{笑}他们说……你家里在准备婚礼,挺忙的吧?

符晓明:[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叶之初:要是不想上楼就回去吧,感冒了状态会很差的。

符晓明:你不在乎?

叶之初:{吐口气}[转身正对着符]怎么说呢?——我是在乎的。

符晓明:{微急}这是家里安排的,公司出了状况,需要注资才能……

叶之初:听我说。

符晓明:……

叶之初:我很明白的,这没什么。

符晓明:那,那以后……

叶之初:以后就算了吧,你看,像我这样的做小三,是不是有点太喜感了?

符晓明:叶之初!

叶之初:算了吧,拂晓。

符晓明:之初,我觉得,我离不开你。

叶之初:那就让我离开你吧。

符晓明:……

叶之初:就当做是我先抽身而退,也算是给我留点面子,怎么样?

符晓明:[突然用力拉着对方抱在怀里]

叶之初:呃……[雨伞掉在地上]

符晓明:[忍着酸涩] 叶之初,答应我的时候,是真的还没睡醒么?

叶之初:嗯,特别,特别迷糊。

符晓明:……好,那你反悔吧。

叶之初:嗯,我反悔。

符晓明:我要去过没有你的生活了。

叶之初:嗯。

符晓明:你也,没有我了。

叶之初:嗯。

符晓明:叶之初……

/雨一直在下,符晓明抱得那么紧,叶之初甚至有些透不过气/

叶之初:[轻拍符的背] 拂晓,你抱得太紧了。

符晓明:[闷]最后一次了。

叶之初:{无奈}这不是生离死别。

符晓明:我以为你是个温柔的人,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狠心。

叶之初:也不能这么说吧……

符晓明:至少比我狠。

叶之初:……

符晓明:你这样狠,我也就放心了。

叶之初:……

符晓明:你多保重。

叶之初:嗯。

符晓明:[慢慢放开,背过身]{深呼吸}叶之初——你会忘了我么?

叶之初:我不知道。

符晓明: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记得你,我只知道——遇见你,我不后悔。

叶之初:嗯,谢谢。

/符晓明又站了很久,仿佛在等着叶之初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只好上车离去/

叶之初(混响):我知道他在等我说着同样无悔,甚至是挽留的话。但我却说不出口。我想我大略真的是年纪大了,不再有勇气奋不顾身投入一段不知始终的感情。又或许我并不如想象中的爱着他,我乏善可陈的内心已经没有多少可以称之为“爱情”的东西供我拿出来享用。所以,在这场离别中,我们始终远隔千山万水,无言以对。

符晓明:呵……算了。——再见。

叶之初:{轻声}再见。

符晓明(混响):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

音效:雷雨停

Bgm:戸越まごめ - 伝承

叶之初(混响):那场雨淋得我有些猝不及防,所以一下子病倒了,连他的婚礼都未能参加。看着公司群里同事们关于幸福的讨论,我半个字也搭不上话。后来电话响了,是一个虽然被我在通信录中删除,却无法从记忆中抹去的号码。

一次播放音效:02电话震动+接电话+岳成人声(九攻子友情出演)

岳成:是我。

叶之初:嗯。

岳成:玩够了就回来吧。

叶之初:我没有在玩。

岳成:之初,别闹了。

叶之初:也没有在闹。

岳成:……

叶之初:岳成,我想……我已经可以离开你了。

岳成:是么?

叶之初:嗯。

岳成:……那祝你幸福。

叶之初:{笑}谢谢。

叶之初(混响):我感激每一个生命中的过客,他们使我将酸甜苦辣一一尝遍,生命因而完整。我想我应该算是一个极其淡然的人,淡然到乏味,淡然到寂寞。我曾以为岳成打破了这寂寞,可后来我还是用太多时间明白,终究不是他。

叶之初(混响):我大概……注定孤独。

Bgm:无

一次播放音效:03电话震动+接电话

叶之初:喂?

符晓明:你在哪?

叶之初:啊,对不起啊,有点感冒,没参加你的婚礼……

符晓明:你在哪?

叶之初:我在,在家。

符晓明:开门。

叶之初:……

符晓明:婚礼取消了。

Bgm:天門 -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叶之初(混响):后来我时常想起一句话——若你面向生活的阴影,不妨转身回头,也许拂晓之初,阳光就在身后。

符晓明(混响):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早晨,阳光照在草上。我们站着,扶着自己的门扇。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有门,不用开开。是我们的,就十分美好

①“我真傻,真的。”鲁迅小说《祝福》祥林嫂著名念白。

②现代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作品。

③现代诗《远和近》顾城作品

④现代诗《门前》顾城作品。

    最新评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3复制
    到底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让豪迈的送出了1314的赞赏给点击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