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30】普本·拍案惊奇之火场冤魂

作者: 夏黄泉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普本 / 现代 字数: 17286
273
30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4男4女
作品简介

我睡不着觉,就容易杀人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4-28 11:12:37
更新时间 2021-05-15 19:55:17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郑锋

男,0岁

刑警队队长

司燕

女,0岁

法医科主任

赵小刚

男,0岁

刑警队警员

秦莹莹

女,0岁

法医科新进法医

隋立

男,0岁

老年男,1号死者

展开

拍案惊奇之火场冤魂

我睡不着觉,就容易杀人

写于2021.3.9凌晨4:40


音效:夏黄泉

人声:俇大俇

配乐:俇大俇

美工:泽鹿


郑锋:男,刑警队队长;

司燕:女,法医科主任;

赵小刚:男,刑警队警员;

秦莹莹:女,法医科新进法医;

隋立:老年男,1号死者

王晓敏:女,2号死者

隋忠:男,死者的儿子及丈夫

安静:女,隋忠的情人


【火场】

Yx:00开篇

王晓敏:[虚弱/醒来]

王晓敏:[无力动/流泪]

王晓敏:[虚弱]救命,救命……

【火场巨大的倒塌声】

Bgm:马友友-惊蛰

【转场-凌晨电话铃】

安静:啊![被电话铃吓到/惊魂不定]

隋忠:[惊醒]

安静:哥……

隋忠:[抹了把脸/镇定]

/响铃6声后隋忠接电话/

隋忠:[接电话]喂?——我是。

隋忠:[片刻]什么?!……我知道了,马上到。

安静:哥!

隋忠:[镇定]我,我出去了——没事的。

安静:[抖]嗯……

Bgm:无

【转场-一栋烧毁的别墅前,消防笛/警笛一直在响,有车驶进停下】

Yx:01法医进入现场

司燕/秦莹莹:[下车]

秦莹莹:[打哈欠]

司燕:你怎么样,行不行?

秦莹莹:没事,就是起得太早了……

司燕:警醒点,听说人是死透了,救护车都撤了。

秦莹莹:嗯嗯,放心吧!

赵小刚:[远]司主任!秦莹莹!

秦莹莹:[嘟哝]他倒是活蹦乱跳的……

赵小刚:[跑进]司主任,就等你们了。

司燕:[观察]这烧的……没剩下什么了吧?

赵小刚:可不嘛!凌晨起火,又是独栋别墅,火势又大,消防那大水枪再一喷,好家伙,现场破坏的那叫一个干净!

司燕:尸体呢?先看尸体吧。

Bgm:赵英郁 - Seok's Death

赵小刚:好![边走边说]尸体有两具,在一楼的两个卧室里,以我多年现场经验来看——那是连检的必要都没了,直接判断一下是谁就行了!

秦莹莹:你多年经验?切!

赵小刚:你不信?呵!自己看吧!——喏,这是1号尸体。

【三人在一间卧室里愣了半天】

司燕:……

秦莹莹:尸,尸体?

赵小刚:对,你没看错,不是烤羊腿。

秦莹莹:这一团东西……这可有点惨啊!

赵小刚:可不嘛,第一个冲进来救人的消防员又第一个冲出去——当场就吐了,发誓再也不吃烧烤了!

司燕:别贫了,看看吧——莹莹,现在焚烧程度这么严重的尸体不多见了,你来吧。

秦莹莹:好!

秦莹莹:[上前检查]死者皮肤鲜红,尸表油腻,大面积碳化,多处假裂创,四肢屈曲呈拳斗姿态……口鼻内可见细微粉尘,第一判断为火场烧死。

司燕:嗯,还有呢?

秦莹莹:死亡时应处于仰卧姿态,但是因烧毁严重,年龄、身高、体重、性别已经无法判断,需要进一步解剖。——赵小刚,帮忙把尸体翻过来。

赵小刚:好!看我的!——嘿![使劲]

秦莹莹:[急]哎你轻点!

赵小刚:[差点闪腰]哎哟卧槽,这么轻?

秦莹莹:废话!失水严重啊!叫你轻点!这要是掰掉个零件你赔得起吗?

赵小刚:靠,我不给你抬了行了吧!

秦莹莹:少废话!起开!

赵小刚:我尼玛……等等!

秦莹莹: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赵小刚:[掏证物袋]他身下有头发!别动!我装上!

秦莹莹:头发有什么稀奇,吓我一跳,我以为你诈尸了呢!

赵小刚:[得意]嘿,我没诈尸,但是这几根头发可能会让这死人诈尸。

秦莹莹:说什么鬼话呢你……

赵小刚:你仔细看!

秦莹莹:怎么了……

司燕:长头发,染色的。

赵小刚:对!嘿嘿,告诉你啊,根据初步调查,住这主卧里的应该是个老头,这染了色的长头发,嘿嘿嘿……

秦莹莹:[嫌弃]你笑的那么猥琐干什么?

赵小刚:咳,你想啊,一个老头,身子底下压着几根染色的长发,嘿嘿嘿……

秦莹莹:起开!上一边编你的故事去,别耽误我验尸!

赵小刚:切![美滋滋看头发]

司燕:干得不错,有进步。

赵小刚:谢谢司主任![傻笑]

秦莹莹:死者背部皮肤灼烧程度相对较轻,身下有一块床单基本保持原貌,判断起火后死者没有移动过,一直到死亡。

司燕:嗯。

秦莹莹:主任,大概就这些了,烧的太严重,实在……

司燕:起火方向呢?

秦莹莹:啊?

司燕:起火点大致在死者的哪个方向,能看出来么?

秦莹莹:这……

司燕:你看,他左侧的灼烧程度明显要高于右侧,也就说明,火是从他左边烧过来的,燃烧时间要大于右边。

秦莹莹:哦哦!我记住了!

司燕:左边是门……次卧是不是在那边?

赵小刚:对!2号死者就在次卧,我们郑队还在那。

司燕:走吧。

赵小刚:[跑]郑队!郑队!司主任来了!已经看过那老头了!和你说的差不多!

【郑锋站在次卧床边一直盯着地上的东西看】

郑锋:……

司燕:咳!

郑锋:[没听见似的]……

赵小刚:郑队?

司燕:[不快吐气]……

秦莹莹:呃,那个,主任?

司燕:看看尸体。

秦莹莹:哦!

秦莹莹:[检查]死者呈拳斗姿态,皮肤高度碳化,程度比1号还要严重,呃……已经看不出年纪、性别等特征。[费力抬起尸体看了一眼]背部也和1号一样,判断为起火后没有移动过。

郑锋:……

司燕:郑锋!

郑锋:[指]这个,是起火点。

【床边有一个“小太阳”取暖器的残骸】

赵小刚:啊?这玩应……是电风扇罩子?现在虽然停止供暖了,但是用风扇是不是有点……还起火点?

秦莹莹:你是不是傻?那是个小太阳!没上过大学啊?没用过?

赵小刚:啊?对,有的小太阳也这样……

司燕:这种别墅里,用这么低端的取暖器?

郑锋:对,不太正常。——死者家属到了么?

赵小刚:已经打了电话,应该在路上了。

郑锋:司燕,有什么新发现?

司燕:[不快]烧的太严重,要带回去解剖。

郑锋:那你去吧。——小刚,跟我走。

赵小刚:去哪啊?

郑锋:这种高档小区,出入一定会有监控,去看看。

赵小刚:好嘞!

秦莹莹:主任?

司燕:死者真正死因还不能定论,咱们回实验室,解剖。

秦莹莹:是!

Bgm:赵英郁 - 江南布鲁斯

【情景重现-矛盾】

隋立:滚!给我滚出去!

王晓敏:爸,您消消气……

隋忠:爸,婚姻是我们的事,我们俩过不下去了,自己都已经说好了离婚,你干什么这么激动……

隋立:我干什么?我是你爹!你坏了良心,我不能也跟着坏了!这媳妇是跟你十几年,从苦日子里熬出来的,现在你有钱了,你找了小三要跟她离婚,你还是个人吗?!

隋忠:这跟我有没有钱没关系,我跟她是单纯感情不和才要离婚的……

隋立:你放屁!你刚下岗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感情不和?你跟你老丈人借钱做买卖的时候你怎么没不和?现在你不和了?那你跟谁和?跟那个小狐狸精?我告诉你隋忠,但凡是我老头子活着一天,你想离婚娶狐狸精,那就是天方夜谭!不可能!

王晓敏:爸,爸您别生气了,真的,真的是我们感情破裂,没什么共同话题了,离婚……我也是同意的……

隋立:同意个屁!我不同意!这么好的媳妇让个小狐狸精篡了位,我死了也没脸见他妈!

隋忠:还我妈?我妈活着的时候就想要个孙子,这都十几年了她没生个一男半女的,这你就有脸见我妈了?

隋立: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隋忠:我,不管怎么样,王晓敏都同意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赶明个她搬出去,我叫安静过来伺候您,不比她差!

隋立:伺候我?我看你是怕我不死叫那个狐狸精来害我!给我滚!滚出去!离婚?离了婚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我就当你死了!我只有儿媳妇!你给我滚出去!呃……[捂心脏]

王晓敏:爸!爸您先坐下,我给你拿药!

隋忠:爸你这是……你至于吗?

隋立:[难受]滚,滚出去……良心让狗吃了的东西,滚啊……

王晓敏:你先走吧,别在这气爸了!

隋忠:那,那离婚的事?

王晓敏:[含泪]我说了同意,你还急什么?你容我两天,也容爸缓缓。

隋忠:[尴尬]那行吧,那我先走了。

隋立:[念叨]想离婚,除非我死了!滚……滚……

王晓敏:爸,爸,咱先把药吃了,来……

Bgm:信号-寒气

【转场-小区保安室】

郑锋:这房子是您的?

隋忠:是,是我爸的……前两年特意买来给我爸养老的。

郑锋:平时都谁住这,除了你父亲?

隋忠:……还有我妻子。

郑锋:前妻?

隋忠:[尴尬]还没签字,约的下周一去。

郑锋:是她照顾你父亲?

隋忠:……嗯。

郑锋:哦。

隋忠:警察同志,他俩现在……

郑锋:屋里有两个死者,不过法医没解剖之前也不能确定就是他们。

隋忠:要解剖?

郑锋:对,烧的认不清了,要解剖才能最终判定。

隋忠:这有什么可判定的,还能是别人死我家了?

郑锋:说不好——法医不给定论的话没法办死亡证明,更没法火化。

隋忠:好吧……

郑锋:你们家平时都用什么取暖的?这个时候停止供暖了,但是到了晚上还是挺冷的。

隋忠:哦,用,用小太阳,小家电商店都有那种。

郑锋:我看家里有空调啊?

隋忠:……我妻子穷苦出身,用不惯。

郑锋:哦。

隋忠:……是不是那个引起的火灾啊?我劝过她好多次了,她就是不听,这回好了,一下子人都没了……

郑锋:可能性很大,不过现场破坏有点严重,也不能确定。

隋忠:我明白,我明白。

郑锋: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隋忠:没了,结婚十几年了,她身体不好,一直没有孩子。

郑锋:那这回对你打击挺大的,你节哀。

隋忠:哎,谢谢。

郑锋:那你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们再联系。

隋忠:那个,警察同志,解剖……要多久啊?

郑锋:不一定,有结果我通知你。

隋忠:好,谢谢。[离开]

郑锋:[点烟抽烟]

赵小刚:全家都死光了,这可没多悲伤啊?

郑锋:去把这家的人脉查清楚。

赵小刚:是!

Bgm:Xavier Jamaux - 《毒战》配乐

【法医实验室】

司燕:实验室观察和现场基本一致,动刀吧——小心点,肌肉碳化严重,切起来会很费劲。

秦莹莹:嗯!

Yx:02大型刀具切骨

秦莹莹:1号死者胸骨存在骨折现象,说明曾受外力损伤,肋骨钙化程度较高,说明年纪较大,佐证了死者为隋立的判断。

司燕:一会还要看性别再说——先把胸骨、肋骨都拿下来。

秦莹莹:[费劲取出骨头]

司燕:火场里死者的尸检,重中之重是呼吸道,仔细点。

秦莹莹:好。——舌骨没有骨折,气管内呈红色,是高灼导致的现象,内壁附着有灰尘,判断确实为起火后火场内死亡。

司燕:等一下。[仔细看/疑惑]

秦莹莹:怎么了主任?

司燕:烟尘附着太少了……

秦莹莹:当时呼吸微弱么,年纪大了,呼吸功能比较弱吧?

司燕:看看心脏和肺内吧。

秦莹莹:嗯!——心脏没有损伤,不过应该有老年人常见疾病,有点肥大。

司燕:切肺。

秦莹莹:[下刀]

Yx:03小型道具切肉

秦莹莹:[惊]啊!这……这怎么有液体?

司燕:别动![装样本]

秦莹莹:肺内液体,这难道是淹死的?可是这……

司燕:刀给我。

秦莹莹:好。

司燕:[蘸液体/闻]

秦莹莹:主任你,你闻什么?

司燕:法医法医,我们是半个医生,而且是全科的——也就是说,望闻问切,每一样都得做到才能算是合格的法医。

秦莹莹:哦,知道了……

司燕:你闻闻。

秦莹莹:[闻]这是什么味?中药?

司燕:嗯,具体成分还得送检才知道。

秦莹莹:嗯!

司燕:说说吧,接下来干什么。

秦莹莹:看性别。

司燕:[笑]还不错,动手吧。

秦莹莹:哎!外部特征已经消失,那我就只能……[扒拉肠子]没有子宫等女性附件,是男性无疑了——是隋立。

司燕:嗯——怎么样,还有精力继续看看2号么?

秦莹莹:有!

司燕:好,继续!

秦莹莹:[拉开白单]

Yx:04拉开白单

司燕:实验室观察2号死者体表特征和现场基本一致,高度碳化,拳斗姿态,口鼻内有灰尘残留。不过……

秦莹莹:怎么了主任?

司燕:她的姿势……[犹豫]

秦莹莹:[仔细看]手臂会更靠近腹部?

司燕:嗯。

秦莹莹:是个体差异吧?

司燕:……

秦莹莹:主任?

司燕:脱水碳化之后,她腹部的形状也有点……[略沉重]我希望是我想多了——还是你来吧。

秦莹莹:好!

Bgm:赵英郁 -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

【情景重现,隋忠电话音】

Yx:05手机振动

王晓敏:[看来电显示]

王晓敏:唉……[接电话]喂?

隋忠:你怎么才接电话?

王晓敏:在,在厨房给爸熬药了。

隋忠:哦……咳,那个……你收拾东西吧。

王晓敏:……

隋忠:房子是我们家的,在我爸名下,肯定不能给你,咱们十来年我也没亏待你,你爸当年借了我两万块钱,我回头就给你,等你签了字,咱们就没啥关系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王晓敏:……隋忠,我……

隋忠:咱可先说好,我公司最近也出了点问题,拿不出什么来,这两万块钱已经是极限了。

王晓敏:我不是要钱,我是想跟你说,说……

隋忠:哎你能不能快点?我这还等着开会呢!

王晓敏:……

隋忠:说话啊!

王晓敏:十三年了,你要跟我离婚,到底是因为那个女人……还是因为孩子?

隋忠:……

王晓敏:隋忠?

隋忠:离都离了,问这个干什么?

王晓敏:我就是想知道……

隋忠:行,那说实话,就算是有孩子,咱们感情不和,到了该离的时候也得离!

王晓敏:……

隋忠:喂,喂?

王晓敏:[无声的哭]

隋忠:怎么没声了?怎么回事……那我挂了啊![挂断]

王晓敏:[小声哭]

隋立:小敏啊……

王晓敏:[急擦泪]啊,爸,你怎么下地了?快回去躺着……

隋立:没事……你哭了?

王晓敏:没有,没有……

隋立:[看见手机]那个畜生又惹你了?

王晓敏:没有,就是说一下离婚的事。

隋立:……

王晓敏:爸,您也别气了,他已经铁了心,我,我强求不来,不如就和和睦睦的,好聚好散了……

隋立:唉……造孽啊……

王晓敏:[低声哭]

隋立:我老头子是个认死理的人,好坏分的清楚,你是个好孩子,隋忠坏了良心,真离了婚,我也是要你不要他!

王晓敏:爸……

隋立:我是把你当女儿的,就算离了婚,等我死了,这套房子我做主,还是留给你!

王晓敏:爸,快别说什么死不死的,你好好养身体,肯定能长命百岁的……

隋立:行了,别说那些虚的了。我饿了,做饭吧。

王晓敏:哎,我先扶您进屋躺着,然后做饭。

隋立:嗯。

Bgm:Xavier Jamaux - Accident Classic(From #Accident#) (None)

【转场-案情会议】

司燕:1号死者老年男性,伴有慢性心脑疾病,符合隋立的特征,尸检发现肺内积液,成分和他家存放的某保健药一致,胃里也有。呼吸道有微弱火场呼吸痕迹,血液中一氧化碳浓度可以致命,最终判断为——先溺水而后火场窒息死亡。另外,他有一处明显的胸骨骨折,带有微弱生活反应,为死前不久外力造成。

郑锋:2号呢?

司燕:[吐气/沉重]莹莹。

秦莹莹:哎——2号死者为青年女性,符合王晓敏的特征,血液中检测出了一氧化碳和安眠药两种异常,安眠药计量,大概只能造成一个深度睡眠,一氧化碳浓度很大,是致命物,所以死亡原因是安眠药导致昏迷,起火后缺氧致死。还有,还有一点……

赵小刚:说啊,还有什么疑点?

秦莹莹:[深呼吸]她怀孕了,三个月。

赵小刚:啊?孕,孕妇啊?

秦莹莹:嗯……

赵小刚:好家伙,一尸两命!

司燕:……

郑锋:隋忠应该还不知道。

司燕:[冷笑]呵!

郑锋:……

赵小刚:咳……这俩人,一个死前受过外力损害,一个死前吃过安眠药,这怎么看都不是偶然事件了吧?

秦莹莹:嗯,现场那边有什么发现?

赵小刚:大火和消防救援破坏太严重,无法判断门窗是否有外力破坏,但是房主那边说有少量财物丢失,都是现金。可是现场勘查除了这一家三口之外,只有一组女性指纹,数量还不少,活动范围包括客厅、餐厅、厨房、楼上的卧室和卫生间。

秦莹莹:客厅、餐厅、厨房是公共生活区域,卧室和卫生间是比较私密的生活区,这个女人好像和两个死者有关系,但是并不深,是不是外来暂住的客人?

赵小刚:被你说中一半——我们排查了这家的人脉关系,一个月前隋忠和王晓敏闹离婚,隋忠接了他的小老婆回来照顾他爸,我猜就是她。

郑锋:说详细点。

赵小刚:好,隋忠和王晓敏是少年夫妻,早年生活不好,有苦一起吃,后来发迹了,有福不能一起享了,嗨呀,就移情别恋呗——认识的人都说隋忠这个人不怎么样,有点小聪明,做买卖都是靠投机倒把,王晓敏倒是个挺温和怯懦的人,离婚这事估计都是隋忠一手促成的,十几年夫妻,离婚只给了老婆两万块钱就算完了。——这隋立呢?老头子身体不好,不常出门,以前都是王晓敏照顾,亲友都说他脾气特差。哦对了,这两口子离婚的事,隋立是坚决反对的,和儿子吵过很多次,不过最后也没什么结果。

郑锋:那个小三什么情况?

赵小刚:我想试着和她见个面来着,隋忠不让,说她现在怀孕了,怕生。

秦莹莹:{嗤}正经的老婆怀着孩子被烧死了他不知道,倒是挺宝贝小老婆——[凉]唉,男人呐!

赵小刚:别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啊!我这辈子是不会干这种缺德事的!

秦莹莹:我也没说你啊,往回捡什么啊?

赵小刚:哎我尼玛……

郑锋:行了!——起火时间初步判断为凌晨3点半,消防队赶到救火,最多半小时扑灭,但是现场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尤其可疑的是,尸体碳化太严重了,也就是说……

司燕:有助燃剂。

赵小刚:啊?不能吧,痕检没发现啊?

司燕:有些助燃剂燃烧后是没有残留的,比如酒精。

郑锋:疑点太多了,申请正式立案——小刚,散会之后你去找隋忠,问清他案发前12小时的行踪,最重要的是,必须见那个小三一面。

司燕:我跟你一起去。

郑锋:那个,你别去了,让莹莹去吧,我有事找你。

赵小刚:[犹豫]啊……

秦莹莹:主任,你就让我跟赵小刚去学习学习呗!

赵小刚:啊对对对,互相学习,学习!

司燕:……去吧。

秦莹莹:哎!

赵小刚:[勾肩]哎走走走,快走!

秦莹莹:[小声嫌弃]干什么你!别拉我,我拿东西![挣扎]

赵小刚:[小声]去找当事人拿什么东西?快走,快走吧你……

秦莹莹:哎呀你放手……

【两人出去后】

司燕:咱们也走吧。

郑锋:你知道我要去哪?

司燕:你总不会是带我去看电影吧?以你的习惯,会去的只有一个地方——案发现场。

郑锋:[笑]

司燕:走不走?

郑锋:走啊,这就走!

Bgm:赵英郁 - 旧照片

【情景重现】

安静:[不情愿]哥,要不我还是……

隋忠:你想进这个家门,老头子那关还是得过的,放心吧,我爸虽然脾气差了点,但毕竟是我爸,我是他唯一的儿子,你就告诉他你怀孕了,他气归气,但肯定不能把你怎么样,时间久了也就接受了。

安静:王晓敏愿意没名没分的照顾他,你就让她去呗,干嘛非让我招人烦?

隋忠:我让你过去也不是非让你伺候他,也就是熟悉熟悉,以后都是一家人,老头子名下一套房子呢,万一他真气到不给我,给了王晓敏,我找谁说理去?你在他面前混个好形象,总没坏处!

安静:可是我这怀孕呢,你不找人照顾我也就罢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

隋忠:你这不才刚怀上吗?等过两个月,我肯定给你找个保姆专职伺候你。

安静:他对我意见那么大,我真去了,你不在家的时候,他气不过打我怎么办啊?

隋忠:打你?他那么大岁数了,平时出门都得用人扶着,他打得过你吗?放心,就是让你们熟悉熟悉,那毕竟是我爸,咱俩结婚之后,太生分了也说不过去。

安静:那咱可说好了,他要是真给我穿小鞋欺负我,太过分了我可不忍,万一回嘴什么的把他再气个好歹,你别怪我。

隋忠:[笑]你要是能一下子把他气死,他那房子落我名下,我直接转给你行不行?

安静:[撒娇]你说的什么话!我能为了个房子故意气死他?

隋忠:好了好了,知道你心眼好,你不能——哎,到门口了,注意了啊。

安静:嗯。

隋忠:[敲门]爸,开门,是我!

王晓敏:[开门]

隋忠:呃,你还没走呢?

王晓敏:……你没过来呢,我不放心,爸身边不能离人。

隋忠:咳,那行,你走吧,我到了。

王晓敏:……

隋忠:怎么了啊?

王晓敏:你还是给爸找个保姆吧。

隋忠:[不耐]这都不关你的事了,安静能伺候他。

王晓敏:爸还在气头上你就把……把她带回来,你是不是有点太急了?

隋忠:我能不急吗?安静怀孕了,再不结婚,孩子户口都落不下,换了谁不着急啊?

王晓敏:可是爸的病……

隋忠:你不急,因为你没孩子!行了,赶紧走吧。

王晓敏:……

隋忠:[转头笑]来,宝贝儿,进屋,看看咱爸。

安静:[甜]嗯!

王晓敏:唉……

Bgm:Xavier Jamaux - Drug War Theme

【转场-隋忠家】

Yx:06门铃

安静:[远]谁啊?

赵小刚:市刑警队,警察,麻烦开下门。

/隔很久/

秦莹莹:怎么回事?

Yx:07门铃

赵小刚:市刑警队,警察,找隋忠了解一些情况,麻烦开下门!

Yx:08开门

安静:[紧张]……

赵小刚:你好,请问是隋忠家吧?

安静:是……

赵小刚:他在家吗?

安静:不在。[想关门]

赵小刚:等下!

安静:呃……[惊]

秦莹莹:姑娘,你别害怕,我们是警察,这是我的证件。

安静:……嗯。

秦莹莹:请问,你是安静么?

安静:嗯,我是。

秦莹莹:隋忠不在,我们想和你聊聊。

安静:我什么也不知道!

赵小刚:……

秦莹莹:……

安静:他的事,从来不跟我说,我不知道的。

秦莹莹:不是他的事,是想聊一下……你们俩的事。

安静:……那请进吧。

秦莹莹:谢谢。

安静:我给你们拿拖鞋……[弯腰向鞋柜]

秦莹莹:[忙拦着]啊不用不用,你一个孕妇别弯腰,我们自己……[顿]

安静:没事的,进来吧,我去倒水。

秦莹莹:哎,好。

赵小刚:[小声]怎么了?

秦莹莹:[小声]没事。

【两人坐客厅沙发,安静倒水过来】

赵小刚:谢谢啊![咕咚喝水]

秦莹莹:我叫你安小姐吧——你不用紧张,我们是来找隋忠的,他不在,就等一会。

安静:嗯。

秦莹莹:能问你几句话吗?

安静:……嗯。

秦莹莹:他妻子,呃,我说他前妻和父亲刚刚意外去世了你知道么?

安静:知道,丽华小区的别墅着火了。

秦莹莹:你知道那房子?

安静:嗯……我在那住过几天。

秦莹莹:方便说一下情况吗?

安静:[片刻]他们离婚了,隋忠叫我去照顾他爸,但是老爷子不喜欢我,没几天我就又出来了。

秦莹莹:就这么简单?

安静:嗯。

秦莹莹:你和隋忠认识多久了,在做什么工作?

安静:三年了,在一起之后就没出去工作,他不喜欢,我就在家全心全意照顾他。

秦莹莹:火灾那天晚上,你在哪了?

安静:在家。

秦莹莹:[没听清似的]什么?

安静:[紧张]……原本在那边,九点多的时候就回这边了。

秦莹莹:……

安静:然后就和隋忠一直在家。

秦莹莹:哦……行,就这些,没什么了。

安静:嗯。

秦莹莹:[转移话题]那个……我看你手上的手链不错,能让我看一下吗?

安静:啊?手链?

秦莹莹:对,我男朋友说要给我定制一条,让我自己设计样子,我哪会啊?所以看见谁带手链了都想看看,你……不会介意吧?

安静:啊,不会,你看吧……[伸手]

秦莹莹:[看/随意]嗯,这个玫瑰的样子挺不错的,第一次看见……

安静:也是定制的,好几年了……

秦莹莹:是嘛……

Yx:09钥匙开门声

隋忠:安静,安……[顿]

赵小刚:[起身]你是隋忠吧?你好,我们是市刑警队警察,之前见过面。

隋忠:啊,对,请坐,请坐。——安静,你先进屋吧。

安静:嗯。

隋忠:对不住啊,她怀孕了,见外人总有些害怕,有什么事跟我说一样。

赵小刚:没事,我们本来就是找你的。

隋忠:您说,您说。

赵小刚:火灾那天晚上,你在哪了?

隋忠:哦——那天晚上我公司有点事,到八点才忙完,就接到安静的电话,说我爸又发脾气,我就赶紧开车过去了。上个月王晓敏,就是我前妻,搬走了,我就叫安静去照顾我爸来着。

隋忠:昨晚我到了那边一看,我爸那臭脾气又把安静气哭了,我一想,她也怀着孕呢,不如把他们俩分开,各自找个保姆算了。我跟我爸吵了几句,就把安静接回来了。

赵小刚:那王晓敏是什么时候去的你知道吗?

隋忠:不知道,应该是十点吧?——我打算带安静回来,但是我爸身体不好,身边实在离不开人,那么晚了临时找保姆也不行了,我就给王晓敏打了电话,叫她临时帮个忙,反正我爸跟她相处得还可以。

秦莹莹:你见到王晓敏了?

隋忠:……没见到,我们是先走了的。

秦莹莹:你知道王晓敏最近睡眠情况怎么样么?

隋忠:最近几年,她睡眠一直不怎么样,有一回我看见她吃药,问她是什么,她说是安眠药——可能是我们夫妻感情不和这事她压力也挺大吧。

秦莹莹:具体是哪种安眠药你知道么?

隋忠:……不知道,其实她的事,我都不怎么问了,都已经要离婚了,问多了也尴尬。

赵小刚:你们回来这边的时候是几点,之后又去过哪吗?

隋忠:九点半吧,最近安静为了照顾我爸,也挺辛苦的,回来之后就直接睡了,哪也没去,

赵小刚:嗯。

秦莹莹:问一句题外话,安小姐怀孕多久了?

隋忠:两个月了。

秦莹莹:[意义不明的笑] 恭喜啊。

隋忠:谢谢。

秦莹莹:那个,不好意思,能用一下洗手间吗?

隋忠:哦,可以可以,就在那边。

秦莹莹:谢谢。

Bgm:Xavier Jamaux - Surgery Block

【转场-火灾残骸现场】

/郑锋和司燕有点神神叨叨的/

郑锋:小区摄像显示,隋忠的车在20:00进入,21:00离开。而保安亭登记,王晓敏于21:20分进入小区,在中间没有去别的地方的情况下,她就是在21:30分进入别墅。

司燕:当时她很清醒,也就是说,她是在21:30至火灾发生的凌晨3:00之间服下了安眠药,根据胃内消化情况看,可以进一步把范围缩短到21:30至23:30之间。

郑锋:也就是说,当晚的大致时间线是,隋立一直在家,20:00隋忠回来,21:00隋忠离开,21:30分王晓敏回来,凌晨3:00别墅起火。

司燕:隋立胸骨骨折的生活反应很微弱,大致推算为死亡前6-8小时造成,也就是19:00-21:00之间。在这个时间段内,隋忠是有可能的。

郑锋:另外一种可能是,还有隋立、隋忠以外的第三个人。隋忠平时很忙,小区保安反应他很少回来陪父亲,所以我更倾向于第三人的存在,是他对隋立造成了伤害,隋忠知道后才匆匆回来。

司燕:虽然是基于合理判断,但佐证太少,主观倾向严重。

郑锋:好,那我们说王晓敏——基本上可以判定,隋立的胸骨损伤和她无关。

司燕:对。

郑锋: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回来?

司燕:再一次推断出——老人出了问题,要人照顾。叫她的人可以是隋忠,也可以是隋立。

郑锋:她回来后,照顾老人睡下,自己洗漱,因为怕冷所以打开了取暖器,最后由于安眠药的作用,睡得太死,没有关掉这个取暖器,造成火灾。

司燕:这一切结果,都要建立在一个前提下——她吃了足够让她睡死的安眠药。

郑锋:现在的问题是,她吃安眠药这个举动,到底是不是自愿的?要知道,在整个过程中,别墅里只有她和胸骨骨折的隋立。

司燕:凭一个女性的直觉,我认为这个安眠药,一定不是她自己吃的。

郑锋:为什么?

司燕:因为她怀孕了。

郑锋:……

司燕:所以还是一样的结果,我们的判断虽然合理,但缺少证据。

Yx:10电话铃3声接通

郑锋:喂,小刚,见到隋忠了?

赵小刚:见到了,他的说法和小区监控拍到的吻合,8点进来,9点离开。但是这中间还有一个人,就是那个小老婆,根据他的说法,当时小老婆就在别墅,他是接了电话过去接人回家的,因为他爸把人气哭了。

郑锋:你是说在他回来之前那个是小三和他爸,两个人在别墅里?

赵小刚:对。

郑锋:司燕,有可能对隋立造成伤害的第三人到场了。

司燕:嗯,还有什么?

郑锋:[对电话]继续说,还有什么?

赵小刚:没了啊,之后他们就一直在家,没出去过。

秦莹莹:怎么就没了!拿来给我!

赵小刚:哎你抢什么啊!

秦莹莹:郑队!主任!我在他们家厕所偷了那女人几根头发!

郑锋:什么?

司燕:[抢电话]莹莹!什么颜色的?

秦莹莹:[得意]巧克力色!

司燕:呵!很漂亮的颜色。

Bgm:赵英郁 -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

【情景重现】

王晓敏:[电话音]喂,爸?

隋立:晓敏啊,你在哪呢啊?

王晓敏:爸,我,我在外面自己找了个房子……

隋立:找房子干什么?家里住着不好?

王晓敏:我和他离婚了,在家里住着不方便……

隋立:你和谁离婚了?我儿子?隋忠不是死了吗?

王晓敏:爸您别这么说……

隋立:哼,我说了离婚我不同意,既然你们这么做了,我就全当他死了,我只认你是我儿媳妇,你赶紧给我回来!

王晓敏:我知道您护着我,可是隋忠,隋忠已经找了人照顾您,家里也用不上我什么了,我在那还耽误你们父子感情,我毕竟是外人……

隋立:我跟他没感情!我们老隋家祖上几辈子都是一夫一妻,他搞破鞋养女人也就罢了,现在还把小狐狸精弄回来放我面前恶心我,这是怕我不死!但凡是个孝顺的都不会这么干!我跟他讲什么感情?没有!

王晓敏:爸,您别气,气坏了身子……

隋立:我知道,你是介意那个小狐狸精在家里脏,你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保证给你把她弄走!我要让这个没教养的丫头知道知道什么是家教,什么是道德!

王晓敏:爸!您别故意坏她,毕竟是隋忠的人了,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可怎么办?

隋立:那正好!我老隋家就是断了后,也不要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来生孩子!

王晓敏:爸您别这么想,孩子毕竟是孩子……

隋立:行了你别说了,没你什么事,一个月后你记着给我回来!我挂了!

王晓敏:爸您……

Yx:11挂断

隋立:咳!那个……那个谁!——那个谁!

安静:[远]哎!来了!

安静:[近]爸……叔,您叫我?

隋立:我叫了你足足三分钟了,你就是从楼上爬也该爬下来了——你要是不想伺候我,你就叫隋忠把你领走!让小敏回来,咱们各过各的!省着我看你烦,你看我也烦!

安静:[忍]叔,你这说哪的话?我不是在厨房给你热药呢,赶着给你端过来,就慢了几步嘛,怎么就是不想伺候您了?

隋立:药?什么药这么长时间?以前晓敏伺候我的时候都是一叫就过来了,你是不是在那给我加什么毒药,想药死我呢?

安静:你,你这越说越离谱,我药死你我图什么啊?

隋立:图隋忠的钱,省着我在这碍你的事!

安静:这话咱可得哈好说,不带你这么侮辱人的,我图他的钱我还上赶着给他生孩子,在这受你的气?

隋立:受我的气?你觉得这就是受气?你当小三抢人老公,还把人家赶出去了,你怎么没觉得人家大老婆受气?我说你几句你就觉得受气了?做得出丑事,就别怕我说!

安静:你!

隋立:[冷笑]怎么?受不了了?受不了就跟隋忠说,你们俩一起滚出去,别来惹我啊!

安静:你,你太过分了![跑]

隋立:[得意]哼!

Bgm:Xavier Jamaux – Drug

【转场-公安局】

赵小刚:这几天痕检的兄弟们加班加点,又把现场过了一遍,最后的结果是,排除陌生人暴力进入别墅的可能,而且这个小区安保系统良好,劫匪抢劫之后逃窜的可能性很低。加上王晓敏体内的安眠药成分,我判断熟人作案的几率,更大。

郑锋:隋立、隋忠、王晓敏、安静,社会关系都已经摸过一遍,从动机来看,隋立和王晓敏的死,只对隋忠产生了有利影响,因为——

司燕:[看文件/随意接话] 嚯,这保险金额不小啊!

赵小刚:对,他给王晓敏买过一笔金额巨大的保险——调查还发现,最近半年隋忠的公司经营除了问题,很缺钱。

司燕:男人一生三大乐事——升官发财死老婆,这一下,隋忠就占了俩,死了老婆又发财的。

赵小刚:咱们这是不是够抓他了啊?

郑锋:证据呢?直接证据呢?人证、物证呢?

赵小刚:这保险还不够啊?!

司燕:不够,这只有可能是动机,有动机并不代表一定犯罪。

赵小刚:[砸桌子]靠!这都什么事啊!

秦莹莹:[跑进]出来啦出来啦!主任!出来啦!

司燕:[笑]别泄气嘛,喏,证据来了。

赵小刚:啊?

秦莹莹:[喘/拍文件]DNA!完全吻合!

赵小刚:什么啊?

秦莹莹:什么什么啊!安静头发,和老头身子底下压的那几根,DNA匹配,完全吻合!

赵小刚:卧槽,你是说那老头和他儿子的小三有什么不伦之恋???

郑锋:[拍他]放什么屁呢你!跟了我几年了就学这个了?!

司燕:[无奈]老人死前受过外力损伤,说明遭受虐待或者与人搏斗过——这几根头发,是他留下告诉我们,那个人是谁的。

郑锋:去!把她给我带回来!

赵小刚:是![转身/又回来]对了,这孕妇,是不是得有什么特殊待遇啊?只能关24小时还是多久来着?

郑锋:嘶……等下,我得想想抓回来怎么问。

秦莹莹:那个,主任,我想说个事。

司燕:怎么了?

秦莹莹:我大学的时候有个师兄,是中医世家,人长得又帅,有段时间,我们没事总在一起玩……

赵小刚:喂你这个时候说你的感情史,这不好吧?

秦莹莹:你听我说完!

赵小刚:切!

秦莹莹:那时候跟他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了一个技能。

司燕:什么?

秦莹莹:摸喜脉——特准!一搭手就能摸出来!

司燕:……

赵小刚:你玩的挺古朴啊。

秦莹莹:那天在安静家,我无意中抓了她手腕一下,当时感觉有点奇怪,然后又找理由摸了摸她的脉,就发现……

赵小刚:卧槽我当时就想说,像你这种的,你哪来的男朋友,还给你买手链……

秦莹莹:我怎么就不能有男朋友给我买手链了!你给我说清楚我那种人了?

赵小刚:买手链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想想上回那个姓肖的……

司燕:她没怀孕?

赵小刚:啊?

秦莹莹:[正式] 对,她没怀孕,我敢肯定。

赵小刚:没怀孕?这男的为了她跟原配离婚,最后家破人亡,结果她还是个假怀孕的混子?——卧槽,这是什么豪门恩怨啊?

司燕:[感慨]小三招摇撞骗,发妻一尸两命——不知道这男人知道了之后,会是什么感想。

郑锋:等这小三把他咬出来,我帮你问问。

Bgm:信号-暗示

【情景重现】

安静:[小声/委屈]哥……

隋忠:怎么了啊这是?

安静:[看了一眼屋里]你能不能别让我伺候你爸了啊?让我回去吧!

隋忠:怎么了?他又骂人了?[哄]乖了,他就是这脾气,连我都骂……

安静:可是他骂的也太难听了!各种找茬,我干什么都是错,连下楼慢了他就说我,说我……

隋忠:说你什么?

安静:说我当小三,抢人家老公,干的都是脏事!和你在一起就是图你的钱,骂的可难听了![委屈]凭什么啊,我连我爸妈都没伺候过,在这给他当牛做马,还被他骂,我是图你的钱吗?要不是,要不是我真的喜欢你,我能没名没分的就怀你的孩子?我早就走了!

隋忠: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委屈,但是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忍忍,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他骂人的本事,多难听的都有,连我他都骂,何况是你?你就当他是放屁的,好不好?

安静:我不,我伺候不了他,你带我回家吧,哥……

隋忠:你看你,咱不是说好了?忍一忍,把他名下的这套房哄过来,别落外人手里,就算成功了,到时候你要什么哥都给你买,行不行?

安静:你还差他这套房了?哥,我怀着孕呢,这几天被他气得之头晕,我是真的要受不了了!

隋忠:这套房是早年买的,升值以后现在值我半个公司,你说我差不差?关键这不是差不差的事,要是真落外人手里,它不是那么回事啊,对不对?

安静:值那么多?

隋忠:对啊。

安静:他也太难伺候了,你不知道,有好几次,我都想直接把药泼他脸上了!

隋忠:我知道我知道,你乖,哄哄他,最多半年——我是他亲儿子,等他消了气,和王晓敏没那么亲了,这房子自然是咱们的,嗯?

安静:唉……

隋立:[远]那个谁,那个谁!——又死哪去了?!

安静:你看他!

隋忠:我来我来——爸!你这喊谁呢?连个名字都记不住啊?[带安静进屋]

隋立:哟,我说是谁呢,撑腰的野男人来了。

安静:……

隋忠:爸你这说的也太难听了,我好歹是你儿子吧?

隋立:呵,说吧,你是属丧门神的,没事不来,这回是干什么?——要是还是想让我接受她,那你趁早就闭嘴滚蛋。要是来领她走的,也赶紧,我好让晓敏给我带挂鞭炮放了庆祝。

隋忠:[好声劝]爸,咱们才是一家人,你老惦记着王晓敏算怎么回事?这几年你也看见了,我们确实没什么感情了,而且你换一个角度,你看我以前跟她在一起过的那是什么日子?一身土气每个精神头,自从有了安静,外面朋友哪个不说我是脱胎换骨,才算有个成功男人的气质了?

隋立:成功男人什么气质?背地里偷人,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

隋忠:你!

隋立:[冷笑]要不怎么说,我就当你死了呢?你坏了心眼,不死也是社会毒瘤!换了以前,都得被抓去游街!

隋忠:[忍]行行行,您说的全对,咱不说这个了——你看,这些都是安静特意给你挑的,我今天过来就是给你送过来。

隋立:[瞥]

隋忠:[陪笑]都是外国的营养品,对身体可好了,国内很难买的,她托了关系才买到——以后啊,让她每天给你吃一点,你身上那些毛病肯定都能好起来的。

隋立:外国的?我看看啊——[扒拉东西]

隋忠:哎哎,您看看!

隋立:[一把掀在地上]

安静:[惊吓]啊!

隋忠:[懵]爸,你这……

隋立:呸!你当我老糊涂了?隋忠,她给我挑的?这种鬼话说出来你脸上不臊得慌?想骗你老子,你还嫩着呢!

隋忠:你!——行,行,我不骗你——我惹不起你我躲行了吧![起身想走]

安静:[急]哥!

隋忠:[心烦]你,你照顾他吧,我明天来看你。[离开]

安静:哥,哥!

隋立:[冷笑]

Bgm:Xavier Jamaux - Three Theme

【转场-公安局】

/监控里,安静在审讯室坐着,赵小刚秦莹莹进入/

/赵、秦、安三人在监控里,请用电话音/

赵小刚:姓名?

安静:[微啜]安,安静。

赵小刚:年龄?

安静:25……

赵小刚:说一下这个月12号,也就是丽华小区别墅失火当晚你的行踪。

安静:吃过晚饭之后,我一直和隋叔在别墅,后来七点半的时候,他发脾气跟我吵架,骂的挺难听的,我,我气不过给隋忠打电话,八点多,他来接我回牡丹园的房子,到家的时候有九点了,然后就一直没出去过了……

郑锋:[轻笑]

司燕:时间记的很准嘛。

郑锋:一般人在描述过去发生的事情时,是不会把时间强调得这么清楚的。

司燕:除非这是她刻意强化,更希望表达清楚的内容。

郑锋:她现在的状态很紧张,刚进来的时候辅警问她要不要水,她一会说要,一会又说不要,说明她甚至有些混乱——但现在这段话却条理清晰,前后逻辑顺畅,就好像……

司燕:背诵课文。

郑锋:嗯——嫌疑越来越大了。

司燕:直接拿证据就好,安静的心里素质很一般,没什么难度。

郑锋:[笑]

/审讯室里/

赵小刚:你刚才说隋立发病,之后你都给他吃了什么药?

安静:就是他常吃的速效药……

赵小刚:还有呢?

安静:还有隋忠,隋忠买的保健药,没别的了……

赵小刚: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插曲?比如你们有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吵架,或者……

安静:……

赵小刚:[拿照片]这张,是搬开隋立尸体后,拍摄的现场照片,你看看。

安静:[看到头发/呼吸颤抖]

赵小刚:这几根长发的发色是不是和你的挺像?

安静:不是我的!

赵小刚:嗯?

安静:不,不是……

赵小刚:所以我们做了DNA检测,和你,完全吻合。

安静:[说不出话/颤抖]

赵小刚:安静,你和隋立的关系不好,甚至势同水火,留下照顾他已经是极限,日常生活中的接触肯定少之又少,他的床上怎么会留有你的头发?而且还是新掉的,毛囊完好,根部甚至带着一些皮肤残留,是机械外力导致脱落——所以,你给他吃药的时候,还发生了什么?

安静:[惊慌抽泣]不是,没有……什么也没有,没有……

赵小刚:安静!到了公安局,任何人都要说实话。

安静:[突然]我,我难受!我怀孕了,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不能……我,我要休息,我要休息!

秦莹莹:你根本没怀孕!

安静:[愣]

秦莹莹:你能骗得了隋忠,但是骗不了我们,要不要现在带你去做个检查?

安静:我,我……[心里崩溃/哭]

赵小刚: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静: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不是故意的啊……

Bgm:信号-浮出的真相

【情景重现】

隋立:[有些犯病/难受/呼吸不顺]呃……咳咳……

隋立:那,那个谁……

隋立:那个谁……那个,那个……安,安静!

安静:[不情愿进来]叔,您又怎么了?

隋立:给我拿药……

安静:怎么了这是?犯病了?

隋立:给我拿药!

安静:好好好,给你拿给你拿!

隋立:呃……[忍痛]

安静:[边拿药]您这病一天不犯两天早早的,医生都说了是体质太差,让你多活动活动,您倒好,整天就在屋里也不出去……

隋立:闭嘴!轮不着你教训我!

安静:我可没教训你,隋忠让我来照顾你,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隋立:为了我好你就该滚出去!

安静:[微嘲]我出去了,下回再犯病死了算谁的……

隋立:赖不上你!

安静:[端水]来,先吃药。

隋立:[吃药]

安静:咱把买的补品也吃了吧,我给你拿![拿药]

隋立:[缓和/喘息]

安静:[拧瓶盖]来,尝尝,就跟糖水似的,不难喝——来,我扶你……

隋立:[突然一把掀开]

安静:[惊吓]啊!

隋立:滚出去!

安静:你,你……

隋立:你个没家教的狐狸精,我不用你假好心!

安静:老头子!你别不识好歹!平时你骂我也就算了,我这是好心好意给你拿药,你连句谢谢也没有,还骂人,你这就是有家教了?!

隋立:你给我拿药?要不是图隋忠的钱,你会给我拿药?巴不得我死!为了这套房子,你指不定在药里给我下了毒,想害死我!我不吃!

安静:我下毒想害死你?我下毒想害死你??老头子,你,你狗血喷人!

隋立:怎么,被我说中了,急了吧?

安静:我,我……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下没下毒![发狠]

隋立:你干什么?

安静:[又拧开一拼]干什么,今天你非得喝下去不可,看我到底下没下毒![扑过来]

隋立:[挣扎]你要干什么!呃!唔,唔![被灌/挣扎]

安静:[突然被抓了头发]啊!!!

隋立:[推开人]唔呸![喘息]咳咳咳……

安静:死老头!你,你抓我头发?!

隋立:[虚弱]呃……呃……不喝,我不喝……

安静:不喝也得喝![扑上来,狠压]

隋立:[胸骨骨折]呃!!

安静:[硬灌]喝!你给我喝!看明天能不能死!

隋立:我不……不喝……滚……唔唔……

安静:[狠]你要是死了,我宁可给你赔命的!要是没死,你就给我道歉!喝!

隋立:[痛苦]咳咳……救,救命……杀……呃!唔……

安静:给我道歉!道歉!快喝!

隋立:[渐渐停止挣扎]唔……杀人……咳……呃,呃……

安静:[灌完/喘息]等着吧!看明天死不死!

隋立:呃……[渐渐没声了]

安静:骂啊,你不喝,我硬给你喝,喝完了你怎么不知声了?

隋立:……

安静:……哎!你怎么不骂我了?

安静:这才刚喝下去,就算有毒也不至于现在就死了,你别给我装啊!

安静:[微慌]死老头,你别吓唬我,这里面我可真没下毒,你,你……叔?

安静:[查看/惊]啊!

安静:[惊恐]叔,叔!你醒醒,你醒醒!我没下毒,我真没下毒,你不可能死了的!你别装,你快起来!起来啊!

隋立:……

安静:[巨颤抖/喘息]死,死了?

安静:[恐惧/哽咽]我不是故意的,我没下毒,不可能,不可能……

安静:怎么办,怎么办……

安静:[突然]隋忠,隋忠![打电话]喂,哥!我,我……[哭]你快回来吧,你爸出事了……

Bgm:Xavier Jamaux - Three Theme

【转场-公安局】

赵小刚:安静当时以为隋立死了,惊慌之下给隋忠打了电话,八点钟左右隋忠就到了,两人去卧室一看,嚯!老头还活着。安静本意是送医院,但是隋忠却突然让她先离开,还怕她冷,把自己的衣服给她穿上了——特意交代,让她开车从小区南门走。

郑锋:因为南门的摄像头只能排到车后,拍不到正脸。

赵小刚:对!这小区的监控系统就是隋忠的公司安的,这可算是有效利用了。

郑锋:他是几点回牡丹园的?

赵小刚:十二点——安静说她觉得隋忠有事瞒着她,她很害怕,一直没睡,到了十二点多的时候隋忠回来,什么也不让问,就教她要是有警察来问该怎么回答。第二天,她听说隋立和王晓敏被烧死了,那更害怕了,想想自己假怀孕的事要是被隋忠知道了,还不得把她也送走了啊?

秦莹莹:她哭的是挺惨的,可是有什么用呢?早怎么不自爱一点,有手有脚的,干嘛非得当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司燕:也就是说,隋忠留在了别墅里,一直到11点左右——他的不在场证明已经不成立了。

郑锋:隋忠这个人,要比安静难办。

司燕:嗯?

郑锋:我在第一次和他谈话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他很聪明,一直试图引导我顺着他的思维走,直到听到法医要解剖才有点慌,但是很快就能掩饰住。

司燕:又遇见对手了?

郑锋:[冷笑]算不上,作案的手法漏洞太多。

司燕:那正面碰碰?

郑锋:倒是可以,但是和这种人费唾沫,有点不值得。

司燕:嗯,虽然有人证,但是物证还没有到位,他确实可能抵赖到底。

赵小刚:那怎么办啊?

秦莹莹:怎么办,找证据呗!

赵小刚:上哪找啊?

秦莹莹:你上哪找我不知道——主任,我申请再看一遍尸体!

赵小刚:那,那……郑队!我申请再看一遍现场!

郑锋:司燕,尸体损坏太严重,我相信以你的经验,到现在都没有复检,说明他确实没什么可看的了。

司燕:然后呢?

郑锋:咳!不如一起去现场吧?

秦莹莹/赵小刚:……

郑锋:现场的环境很复杂,说不定真的有我们没发现的痕迹……

司燕:走吧,你开车。

Bgm:Xavier Jamaux - Let Him Go

【转场-四人在现场重现案发经过】

郑锋:7点左右,隋立突发心脏病,叫安静拿药。

秦莹莹:隋叔,吃药。

安静:[os]好好好,给你拿给你拿!

郑锋:隋立吃了药后,安静又想给他吃刚买的保健品,但隋立不愿吃,并且骂了安静。骂的很难听,引起安静的极度愤怒。

赵小刚:我不吃!你个小妖精!拿走!

隋立:[os]你个没家教的狐狸精,我不用你假好心!

郑锋:他打翻了安静的保健品,导致安静理智全无,压着他硬灌了一瓶药

秦莹莹:你过来!吃药!给我吃药!

安静:[os]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下没下毒!喝,给我喝!

郑锋:在这个过程中,安静压折了隋立的胸骨,隋立抓了安静的头发,并在混乱中压在身下几根——而药物,呛入隋立的气管后,留在肺里。

隋立:[os]我不,不喝……滚……呃!!唔唔……

安静:[os]喝!你给我喝!看明天能不能死!不死就给我道歉!

赵小刚:哎哟小娘皮好大的力气,老夫打不过喽~

秦莹莹:啊!你薅我头发!我要你的命!

司燕:[笑]

郑锋:犯病,加上胸骨骨折,让老人进入昏迷,呼吸微弱,几乎感觉不到心跳——安静慌了,以为人死了,于是打电话给隋忠,叫他回来。

秦莹莹:喂?隋忠!你爸死了,快来!

安静:[os]喂,哥![哭]你快回来吧,你爸出事了……

赵小刚:好嘞,马上到!

隋忠:[os]出什么事了?……你说什么?——我这就回去!

郑锋:8点,隋忠回到别墅,和安静一起进入卧室——发现隋立没死,安静想叫急救,却被隋忠拦住。

秦莹莹:隋忠,快打120,你爸还有救!

安静:[os]啊!还,还有气,哥!咱们……

赵小刚:等等!不能打!

司燕:不对——安静的叙述中,隋忠对她是有隐瞒的,在瞒不住的时候,他会直接指导她该怎么做——当时他应该不会直接说出“不要叫急救”这样的话。

郑锋:他说的是——没事,我来就好,你先回去。

隋忠:[os]安静!——乖,宝贝儿,你不是想回家吗?你先回去,我照顾爸就好。

司燕:在隋忠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起了杀心,既然要杀人,一个两个都是一样的,那干脆把王晓敏也骗来——她身上有一大笔保险费呢。

郑锋:喂,小敏,我爸出了点事,你看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隋忠:[os]喂?那个……安静把爸气犯病了,我今晚想带安静回去,你能不能来照顾一下爸?

司燕:好,我这就过去。

王晓敏:[os]爸没事吧?我马上就过去,等我一下!

司燕:离婚的时候钥匙已经归还,所以我是敲门进来。

郑锋: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做好准备,所以很快开门。

司燕:我急着见老人,向卧室走。

郑锋:不能让你见,你会叫急救!

司燕:我被拦住,在客厅。

郑锋:我给你倒了一杯水,里面有安眠药,一再让你喝。

司燕:我喝了,但是离药效发作还有一段时间,我还是要见老人。

郑锋:不,不能让你见。

司燕:你找借口跟我聊天,用什么理由能让我暂时忘了老人?

郑锋:……谈感情。

司燕:药效发作之后,你把我拖进次卧。

郑锋:我打开小太阳,在别墅里倒满高浓度酒——应该在小太阳上又搭了一条纯棉毛巾,这样更容易着火。

司燕:凌晨三点,一切结束了。

郑锋:[深呼吸]

赵小刚:郑队,刚才你们俩边走边说,我们跟在后面找……还是什么也没找到。

司燕:[吐气]伤脑筋啊……

秦莹莹:那个,主任,我有个想法。

司燕:嗯?

秦莹莹:我觉得隋忠阻止王晓敏去见老人的理由,可能不是谈感情。

司燕:说来听听?

秦莹莹:她怀孕了,要是孩子的父亲真的深情款款跟她谈感情,她会不告诉男人怀孕的事么?既然告诉了,这男的……还会下手吗?

赵小刚:那人得多丧心病狂,知道老婆怀孕还干这种事啊?

司燕:嘶……到现在,隋忠也没有表现出他知道王晓敏怀孕的任何反应。

郑锋:他确实是不知道的。

司燕:那还有什么原因?我迫切的想见到老人,你会用什么方法阻止我?

郑锋:拉住你。

司燕:我挣扎。

郑锋:我一直拽着你。

司燕:我看出你心虚,老人可能真的出事了,于是奋力挣扎。

郑锋:我采取了强制措施,要制服你。

司燕:我们有肢体冲突,是一场短暂的搏斗。

郑锋:体力悬殊,而且最后安眠药效发作,我赢了。

郑锋:[对赵]小刚!给我找找这附近!每一寸每一寸的看!

赵小刚:是!

司燕:餐厅也有可能是发生地,莹莹,去看看。

秦莹莹:好!

郑锋:[走来走去/查看]

司燕:[突然看见茶几旁的盆栽]

司燕:郑锋!

郑锋:怎么了?

司燕:你看这个富贵竹。

郑锋:怎么?

司燕:这里,断了。

赵小刚:消防弄的吧?

郑锋:不对。

赵小刚:啊?

司燕:无论是去一楼卧室、厨房,或者去二楼,这个位置都不是必经之路。

郑锋:而且即使是发生了这么多事,这个盆栽还好好立在这,足够说明——起火的时候,他就已经断了。

司燕:[突然把盆栽倒出来]

赵小刚:哎哎哎司主任别破坏现场啊!

司燕:你带证物袋了吗?

郑锋:带了。

司燕:[笑]看,这是什么?

赵小刚:啊!这是,是……

司燕:指甲,女人的,被花盆里的泥土保护的很好——我要是没猜错,指甲尖上的黑色痕迹,是她生前抓伤了男人留下的。

Bgm:赵英郁 - 卑劣的街头

【情景重现】

隋忠:[开门]你来了?

王晓敏:爸呢?

隋忠:啊,进来吧。

王晓敏:爸怎么样了?在卧室吗?

隋忠:小敏!

王晓敏:啊?

隋忠:你,你先坐,我给你倒杯水。

王晓敏:我不渴,我先看看爸。

隋忠:哎呀你先坐!

王晓敏:你不是说爸犯病了,他现在怎么样?

隋忠:你先喝口水。

王晓敏:我不渴啊……

隋忠:你就喝一口嘛,我都倒了。

王晓敏:[无奈/喝水]

隋忠:呵,呵呵……

王晓敏:爸的心脏不好,你都知道,怎么不让……让安静小心点,他脾气差爱骂人,但是没有坏心思,忍一忍也就算了,干嘛跟他犟嘴?

隋忠:呵呵,是啊是啊……

王晓敏:好了,我先看看爸,[往屋里走]你要是有事就先……

隋忠:[急]小敏!

王晓敏:啊?

隋忠:你急什么,刚进屋,先坐会,歇歇。

王晓敏:我打车过来的,不累。

隋忠:那也歇歇……

王晓敏:你不是说爸犯病了?[走]

隋忠:[拦]小敏,他没事,都睡着了,明天就好了。

王晓敏:那也不行,我得看看严不严重,不行好送医院啊![往里走]都这么久了……

隋忠:[拉住]王晓敏!

王晓敏:啊!

隋忠:你坐下,坐下!

王晓敏:你干什么啊?

隋忠:他真没事,不用看!

王晓敏:没事你会叫我过来?

隋忠:……

王晓敏: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隋忠:没有……

王晓敏:你让开,我要看看爸![来回躲]

隋忠:[拦]真没事……

王晓敏:你让开!

隋忠:王晓敏![使劲推]你给我坐下!

/两人拉扯,隋一推,王的指甲在他胳膊上刮了一道血印,撞到了茶几旁的盆栽,指甲崩断掉进花盆/

王晓敏:[趔趄]啊!

隋忠:[疼]嘶……

王晓敏:隋忠!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隋忠:没事!你给我好好坐这就行了!

王晓敏:[起身]我要见爸!

隋忠:不许见!

王晓敏:隋忠!你再拦着我,我就要报警了!

隋忠:报警?

王晓敏:你让开!

隋忠:我让你报警![扑过来]

王晓敏:你要干什么?啊!

隋忠:放心,你干什么,你好好坐着就成![死死按住]

王晓敏:[挣扎]隋忠,你疯了?你要干什么……

隋忠:不许动,不许动!

王晓敏:你到底把爸怎么了?把他怎么了?

隋忠:我把他怎么了?我把他杀了!

王晓敏:啊!![使劲挣扎]你不是人!那是你爸!

隋忠:那不是我爸!我公司快破产了,让他用这房子抵押贷款,他说这房子是留给你的!死也不给我房产证!他不是我爸!

王晓敏:[哭喊]爸,爸!隋忠,你是个畜生!畜生啊!

隋忠:你别喊!你放心,你们那么亲,我马上就送你去见他!

王晓敏:[颤抖]你要干什么?

隋忠:咱们夫妻一场,我不让你太痛苦,你就安心去吧!

王晓敏:隋忠!我,我,呃……[晕眩]我有,有……

隋忠:我知道,你有保险,你死了,就是救了我一命,我一辈子记着你!

王晓敏:[含糊]我有了……孩……

隋忠:[神经质念叨]我每年给你烧纸,让你在那边跟我一起享受,想吃什么吃什么,想要什么买什么!你就安心去吧吧……

王晓敏:[昏死]

隋忠:安心吧,安心吧……

王晓敏:[昏死]

隋忠:小敏?……王晓敏?[拍脸]

隋忠:[喘息/吞咽/狠]你就,就安心吧!

Bgm:无

【转场-隋忠公司】

前台:你好,请问……

赵小刚:你好,市公安局刑警队,这是我们的证件,请问你们老板在吗?

前台:[懵]哦,在,他在……

隋忠:[开门出来]小张,把这个送去银……[顿]

赵小刚:隋忠,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隋忠:……哦,好,等一下啊。

/隋忠突然把手里的东西扔出来,转身就跑/

Bgm:Xavier Jamaux - Panic

隋忠:[扔东西/跑]

赵小刚:站住![追]

郑锋:[冷笑]呵!

/郑锋抄起前台电话扔了出去,砰地一声砸中隋忠的头/

郑锋:[扔东西]

Yx:12砰地一声

隋忠:啊!!![倒地]

赵小刚:[扑上去]想跑?哪那么容易!

隋忠:[挣扎/喊]放开我!放开我!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赵小刚:打你?等你定了罪,你就知道我打你冤不冤了!

郑锋:别废话,带回去!

赵小刚:是!

Bgm:赵英郁 - 彩虹

【转场-公安局法医实验室】

/司燕在很认真的复原尸体,把取下的骨骼器官归回原位/

司燕:来扶一下,我把这个放回去。

秦莹莹:哎。

司燕:……好了,缝尸针和线递给我。

秦莹莹:哎——主任,都烧成这样了,定案之后也要火化,咱们还要复原的这么仔细?

司燕:中国古人说“死者为大”,其实不止是迷信作祟,在我们看来,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不仅仅是生前——我们解剖他,是为了还他真相,解剖之后的复原,是还他尊严。

秦莹莹:嗯,明白了。

司燕:其实人死之后能知道什么呢?他已经毫无感知。尊重,是我们的事,是关于我们自己的人格、道德、思想的事。

秦莹莹:嗯……

司燕:把她的子宫递给我。

秦莹莹:好。

司燕:比方说你和我,我们都是女性,在这个案子的推理中,我们额外关注了王晓敏的心理活动,最大限度帮助了案件的破获——现在,我也会更加郑重的,把这个器官放回去,缝补好,这其实,是我对自己底线的坚守。

秦莹莹:主任……有时候我在想,女性是不是生来就是为了生孩子的啊?他们结婚十年,如果早点有个孩子,今天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司燕:[笑]别人我不知道,至少我和你,不是为了生孩子来的,对吧?

秦莹莹:嗯!对!我将来的丈夫要是为了让我生孩子跟我结婚,我就,就……

司燕:就跟他离婚,再找一个好了。

秦莹莹:对!

司燕:物理学界对人类发展的讨论中,有一种理论认为,人类社会都是向着更高级、更有序的组织结构发展的,而宇宙自然却是向着无序、消亡迈进的。也就是说——人类的进化是一直与自然发展背道而驰,我们就是在不断的对抗自然选择,对抗原始欲望,对抗自己。

秦莹莹: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听一个学姐说过,人类一切原始欲望的根源其实是繁衍,而女性是繁衍的标志,所以我们背负了原罪,势必承受人类社会的各种压力。主任,我想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

司燕:还不错,挺开窍——其实我是想说,抵触生孩子,就是抵触自然选择,这对整个人类而言并没有错,因为我们本身所追求的进步,就是对抗自然。

秦莹莹:嗯!我明白!

司燕:不过话又说回来,[笑]要是哪天人类要灭绝了,不生孩子,还是罪大恶极的。

秦莹莹: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责无旁贷。

司燕:索性,现在地球人口膨胀——用不着我们。

秦莹莹:[笑]

司燕:[笑]

秦莹莹:主任,今天他们审隋忠,你不去看看?

司燕:没什么可看的啊,没什么悬念——而且面对一个卑劣的自我主义者,我对他的忏悔毫无兴趣。

秦莹莹:可我还是想看看,他知道他亲手杀了自己孩子时候的反应。

司燕:那就去吧。

秦莹莹:啊?那,那这儿……

司燕:我自己来就好,你去吧,也算是学习学习。

秦莹莹:[高兴]哎!谢谢主任![跑掉]

司燕:……

司燕:[自言自语]生孩子?呵……

司燕:当我活着,我要做生命的主宰,而不做它的奴隶。①

———终———

①“当我活着,我要做生命的主宰,而不做它的奴隶。”美国诗人沃尔特·惠特曼语。

写到这的时候,我刚刚摔了脑子,麻木的疼,还有点晕,我想明天我该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是不是脑震荡。最后本该有个警察刺激杀人犯的名场面,但就像司燕说的,我对他的忏悔毫无兴趣,就是恶心。

这故事其实没什么悬念,大长篇纯淡本,只不过是在演绎思维逻辑和心理逻辑,进而寻找证据,还原真相。其实写的并不严密,很多细节并不到位,但如果太细了,会变成结案报告的。也怕小孩子学会了,有所依仗,对警察无所畏惧,干坏事的时候反侦察警察。最近平台严打,太害怕了。

《车库惊魂》是男人和老婆杀小三

《双食记》原著其实是老婆和小三杀男人

《火场》是男人和小三杀老婆

刺激啊!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