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4】普本·窥【城市森林系列】

作者: 一尾鱼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普本 / 现代 字数: 5302
229
78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1男1女
作品简介

有一个人,在暗处,偷窥着你的一切,你的所有秘密都在他的眼中。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16-07-20 21:20:33
更新时间 2020-12-28 15:16:24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蒋岩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于曼晴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窥》

(城市森林系列)

编剧:一尾鱼

封面:端沄

 

BGM:川井憲次-キリコのテーマ;川井憲次-人魚姫の悲歌;川井憲次-Convenience Clime;川井憲次 -THE DOLL HOUSE I;Chris Botti - Ever Since We Met;黄尚俊-深影-纯音乐版


正文

BGM:川井憲次-キリコのテーマ

(于曼晴在家里;蒋岩在她家的对面住。)

于曼晴:(混响)又是周末。拉上窗帘,房间昏暗,便不分昼夜。打开屏幕,放进影碟,今天我打算看“Shall we dance?”(说中文也行:“谈谈情跳跳舞”)

蒋岩:(混响)对面又拉上了窗帘,这种情况要持续两天。这说明,她没有约会,没有男人。

于曼晴:(混响)有人说这是一个重燃生活激情的电影。可我最喜欢的还是两个人跳探戈的那一段。

蒋岩:(混响)她有时候会带男人回家,然后夜半时分,光着身子站在阳台。她神情迷离恍惚,像超脱了尘世。

于曼晴:(混响)荧幕上是两个人的剑拔弩张,借着路灯的昏黄,两个人的身形却被勾勒得分外明显。一进一退,一攻一守。

蒋岩:(混响)我知道,她刚刚做了什么,我喜欢看月光洒在她身上的模样。她以为这样的夜深人静无人知晓,可我都看在眼里。

于曼晴:(混响)我喜欢这样的周末,光着身子,依靠在沙发上,一杯红酒,一场老电影。

蒋岩:(混响)知道她独自在家,封闭了所有我可以窥探的视角,可我却有了无限的遐想。她在做什么,她在……做什么?

 

BGM:川井憲次-人魚姫の悲歌

(于曼晴买花)

(蒋岩只是在于曼晴的气势下显得腼腆而已。他其实是在享受接近于曼晴的时光,感受她的气息。)

于曼晴:这是什么花?

蒋岩:(混响)我从她身后走过,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味道。有点甜,混杂着微微的发香。

于曼晴:我要这个,五朵,不用包装,配上满天星。谢谢。

蒋岩:(于曼晴回身撞上了他的胸口,他的手搭在了她的腰上,踩到脚,然后她手里的咖啡洒到了他的身上)啊。

于曼晴:啊,对不起!

蒋岩:没关系。

于曼晴:呀,你的外套……

蒋岩:没关系的。

于曼晴:给你钱,你去干洗一下吧。

蒋岩:哦,不,不需要。

于曼晴:那怎么行啊,你收着吧。我也不知道干洗要多少钱,也不知道咖啡渍好不好洗。

蒋岩:……没关系的。我……会自己拿去洗的。

于曼晴:(笑)算了,看你这样子,估计也不知道怎么洗。一会儿一起走吧。

蒋岩:啊……?

于曼晴:(笑)前面就是干洗店,我们一起过去,把衣服留下来。你到时候来取就是了。

蒋岩:不用了。

于曼晴:衣服脏成这样,不好看。走吧。天气不冷,脱了外套应该也不会感冒。

蒋岩:那……好吧。

于曼晴:(笑)你怎么这么腼腆啊。

蒋岩:啊……

于曼晴:呵,刚毕业?

蒋岩:啊?……不是啊。

于曼晴:感觉很青涩啊。

蒋岩:你看起来也很年轻。

于曼晴:哈,姐姐老了。

蒋岩:不,你不老。

于曼晴:呵呵,在这个城市里,人都会老得很快。不过,老的不是年龄,而是这里。(手指点了点蒋岩的胸口)

蒋岩:(手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于曼晴:(停下脚步,抬头)就是这里。进去吧。

蒋岩:真的……(想拒绝,看到于曼晴有点清冷的眼神,小声)不用。

于曼晴:我不想欠人情。(推门进去)

蒋岩:哦。(老老实实跟着进去)

于曼晴:把衣服脱下来。

蒋岩:(脱衣服)

于曼晴:(对老板说)(声音渐渐小)咖啡渍能洗掉吗?很麻烦吗?刚洒上,应该会容易些吧。多少钱?什么时候能来取?

蒋岩:(混响)(在于曼晴说话的时候入)这是我第一次和她说话。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就在刚刚,我的手揽住了她的腰。她的腰很细,有温度。她的手指也带着同样的温度,点着我的胸口的时候,滚烫。

于曼晴:好了。我们走吧。

蒋岩:哦。

于曼晴:你跟着我做什么?

蒋岩:没有啊。

于曼晴:……你也住在这个小区?

蒋岩:嗯。

于曼晴:哦。我住9单元,你呢?

蒋岩:18单元。

于曼晴:很近。

蒋岩:恩。

于曼晴:我到了。

蒋岩:我也到了。

于曼晴:(笑)别忘了到时候去取你的blue beard(可以说中文“蓝胡子”)衣服,再见。

蒋岩:再见。

 

(于曼晴的家里)

于曼晴:(混响)今天遇见了一个干净的男孩。他穿着印有“蓝胡子(blue beard)”文字的夹克衫。个子很高,也很白。我喜欢这样的男孩子。让我想起高中校园里的曾经喜欢过的少年。

蒋岩:(混响)我架起了支架,透过那个小小的圆孔,我看到她散着头发,穿着睡袍,懒懒靠在沙发上,喝着红酒。和平时给人的精明能干完全不同的气质。

于曼晴:(混响)已经离开那个时候太久了。已经忘记了曾经也曾那样暗自欢喜过一个人。不曾想过天长地久,只是想着每天看着的欣喜。

蒋岩:(混响)我想起刚刚在花店,她在我怀里的时候,她身上的幽香。我拉近的镜头,我看到她唇角微微抿起,我想起了她的声音。甜甜的,略带慵懒的调子。

于曼晴:(混响)城市喧闹而空洞。连带着情感也带着嘈杂和喧嚣。寂寞敲击灵魂,我们用欢愉添补。只是起身抽离的瞬间,寂寞从灵魂扩散到身体。

蒋岩:(混响)看她蜷缩在沙发里,忽然从身体的某个部位涌起一股冲动,我想要她,狠狠地要她。

 

BGM:川井憲次-Convenience Clime

(某天晚上,于曼晴和劈腿男友在街上吵架)

于曼晴:(喊)对,我不要你了,你少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是谁!

蒋岩:(从于曼晴身后搂住她的腰)

于曼晴:(愣)

蒋岩:是我!

于曼晴:(唇角扬起)你去找你的小雨小雪小冬小夏啊,姐姐我不稀罕你!

蒋岩:……

于曼晴:(转身搂住蒋岩的脖子)mua!咱们走~(松手挽住蒋岩的手臂,走)

蒋岩:我们已经走远了。你要是难过,就哭出来吧。

于曼晴:难过?

蒋岩:恩。我的肩膀借给你。

于曼晴:啊哈哈哈,难过?

蒋岩:……

于曼晴:(拍了拍蒋岩的脸蛋)姐姐压根就没信他对我有真心。

蒋岩:那你还……

于曼晴:小弟弟,在这个世界里,找一个真心实意的太难,留一个天长地久太难,对于那些太难做到的,我们都应该现实一些。

蒋岩:那你图什么。

于曼晴:我图开心啊。

蒋岩:你并不开心。

于曼晴:哈哈哈,我不开心吗?

蒋岩:你不开心。

于曼晴:嘿嘿嘿,你看我不是在笑?

蒋岩:你笑得很难看。

于曼晴:(停下脚步,转身面对蒋岩,认真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蒋岩:呃……蒋岩。

于曼晴:蒋岩,你说,姐姐好看吗?

蒋岩:嗯。

于曼晴:(缓缓露出微笑,然后,微微靠近,妩媚)那姐姐笑得好看么?

蒋岩:(愣)好看。

于曼晴:(伸手去摸蒋岩的耳朵)你觉得我开心么?

蒋岩:……你不开心。

于曼晴:(轻轻打了蒋岩一个耳光)疼吗?

蒋岩:不疼。

于曼晴:(重重打了他一个耳光)疼吗?

蒋岩:(委屈)……疼。

于曼晴:(严肃)第一遍你说我不开心的时候,我的心情,就好像我打了你的第一个巴掌的时候,你的感觉;第二遍你说我不开心的时候,我的心情,就好像我打了你第二个巴掌的时候,你的感觉。你懂了吗?

蒋岩:不懂。

于曼晴:(叹气)对牛弹琴。

蒋岩:我不需要懂。

于曼晴:嗯?

蒋岩:(抱住于曼晴的头,狠狠亲了上去)

于曼晴:(先是愣,后来挣扎,最后一巴掌)你找死啊!

蒋岩:(笑)这才是我的心情。

于曼晴:你!

蒋岩:打痛快了吗?

于曼晴:……

蒋岩:你开心了吗?

于曼晴:你个疯子!(转身离开)

蒋岩:(低声闷笑)

 

BGM:川井憲次 -THE DOLL HOUSE I

(于曼晴的家里)(交叠)

于曼晴:(混响)我做了一场春梦。

蒋岩:(混响)我一直没睡,坐在望远镜边上,看着她的卧室。

于曼晴:(混响)梦里一个干净的少年拉着我在田野上奔跑。

蒋岩:(混响)她的窗帘有一条缝隙,我看到她睡得并不安稳。

于曼晴:(混响)我们奔跑着,衣服一件一件脱落。

蒋岩:(混响)我知道她会醒来,如同以往的深夜。

于曼晴:(混响)最后躺在一颗巨大的苹果树下,我们疯狂地占有彼此。

蒋岩:(混响)我等待她醒过来,等待她走到月下,等待着那一刻。

 

BGM:Chris Botti - Ever Since We Met

(广场上,有人放慢歌跳交际舞)

于曼晴:(混响)跑步到这个广场,看到有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在跳交际舞。忍不住去看。很多人在羡慕他们。

蒋岩:你好,请问,能赏光和我跳一支舞吗?

于曼晴:(混响)少年的目光在灯光下熠熠(yì)放彩。

蒋岩:你不说,就是答应了。(伸手去拉于曼晴的手)

于曼晴:你想做什么?

蒋岩:有人说,交际舞其实是一场男欢女爱。

于曼晴:……

蒋岩:是一场推拒和占有。

于曼晴:哦?

蒋岩:还是一场勾引和反勾引。

于曼晴:还有吗?

蒋岩:是调情和交合。

于曼晴:你今天很大胆么。

蒋岩:你要靠近我。(拉近于曼晴)

于曼晴:呃。

蒋岩:你要跟随我的步伐。

于曼晴:你到底想做什么?

蒋岩:真正的欢愉应该是随心的。

于曼晴:……

蒋岩:所以,闭上眼睛,听你的心……

于曼晴:(轻笑)嗯。

蒋岩:从肢体上去感受。我带着你旋转,你随着我的步伐前进,后退……

于曼晴:(笑)你从哪里学到的?

蒋岩:电影里都这么演的。

于曼晴:什么电影?

蒋岩:闻香识女人……

于曼晴:嗯哼。

蒋岩:谈谈情跳跳舞。

于曼晴:(混响)他一一列举

蒋岩:真实的谎言。

于曼晴:……(混响)似乎是窥探到了我的隐晦生活。

蒋岩:史密斯夫妇。

于曼晴:(混响)那些伴着红酒,那些昏暗荧光下的晦涩心情,随着他的步伐和声音,迷离涣散。

蒋岩:怎么,你不知道这些电影吗?

于曼晴:曾经有人对我说,交际舞其实是一场原始的欲望。

蒋岩:为什么?

于曼晴:因为,我呼吸在你的耳畔,我的手触碰你的性感。(靠近蒋岩,同时轻揉他的肩膀。)

蒋岩:你……

于曼晴:记得珍妮佛是怎么形容伦巴的吗?

蒋岩:这是一场我要你,却怕你伤我,我想推开你,却忍不住拉你到我怀中在此刻占有你的欲望之舞。(与原话略有改动)

于曼晴:(暧昧,引诱)这是一场我要你,却怕你伤我,我想推开你,却忍不住拉你到我怀中在此刻占有你的欲望之舞。

于曼晴:(笑)很好。

蒋岩:你……

于曼晴:(低声)带我回去。

(两个人去了蒋岩的家里啪啪啪了=。=错开读)

蒋岩:(混响)她在我身下绽放,我闻到阵阵花香。

于曼晴:(混响)我在这个城市荒芜,放纵着才能汲取营养。

 

BGM:川井憲次 -THE DOLL HOUSE I

(于曼晴的家)

于曼晴:(混响)许久没有这样的心情,我不再拉上窗帘,我迎着阳光微笑。

蒋岩:(混响)她让月光洒落在床上,她的睡容甜蜜,不再半夜起来。

于曼晴:(混响)我会倒上两杯红酒,一杯他,一杯我。我不想纠结他是谁是做什么的,就这样的感觉刚刚好,我不想破坏。

蒋岩:(混响)有时候,我们日夜颠倒,毫无节制。

于曼晴:(混响)有时候,我们牵手微笑,浪漫天真。

 

BGM:川井憲次-人魚姫の悲歌

(蒋岩的家里)

蒋岩:曼晴,你看那里!

于曼晴:哪里?

蒋岩:那里,你看到了吗?

于曼晴:咦……

蒋岩:怎么样,我就说,别看他们平时那么保守,其实胆子大得很,在阳台做。

于曼晴:怕什么,又看不清楚。

蒋岩:你想不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于曼晴:你有办法?

蒋岩:我有军用望远镜,可以看很远。

于曼晴:拿来看看,快点。

蒋岩:好,你等着。

于曼晴:嗯。

蒋岩:给。

于曼晴:哇,看的很清楚。

蒋岩:(笑)其实,很多人都这样表里不一的。(神秘)你知道了会大吃一惊的!

于曼晴:像个孩子似的,你还知道谁表里不一啊?今天也不过是你碰巧看到了。算了,他们身材不好,不看了。

蒋岩:那我们进去吧。

于曼晴:好。(顿)你的房子里面很多小房间啊。

蒋岩:我是摄影师,需要很多暗间,你忘记了?

于曼晴:还没看过你的作品。

蒋岩:有机会会看到的。

于曼晴:好啊~

 

(一个月后)

(于曼晴的家里)

于曼晴:(混响)越接触,越觉得他有着孩子般的好奇,不时炫耀着他发现的新鲜事。

蒋岩:(混响)她与我看到和感觉的都不同,这个独立自信的女人对我渐渐产生了依赖。

于曼晴:(混响)他与我分享那些秘密,我们在当事人面前暗自发笑。

蒋岩:(混响)我们暗自窥探,别人的秘密渐渐成为我们隐秘的快乐。

于曼晴:蒋岩,我总觉得自己被人偷窥着。

蒋岩:是我啊。我在用望远镜看着你。

于曼晴:我也买了一个望远镜。

蒋岩:……

于曼晴:我没有看到你看我。

蒋岩:……

于曼晴:但是,我看到了一个镜片的反射光。

蒋岩:……

于曼晴:我觉得,那是高倍望远镜,我觉得自己被偷窥了。

蒋岩:(混响)窥探的越多,她越发不安。她开始拉起了窗帘。

于曼晴:(混响)生活似乎开始回归到最初的混乱。

蒋岩:(混响)她变得狂躁焦虑。

于曼晴:(混响)在蒋岩的家里,我才能得到片刻放松。

蒋岩:(亲一口于曼晴的额头)我出去一下。

于曼晴:恩。我再睡一会儿。帮我拉上所有窗帘!

蒋岩:好的。(顿)不要去暗间,照片还不能曝光。

于曼晴:知道了。

蒋岩:记得不要进暗房。

于曼晴:嗯。

蒋岩:那我出去了。

于曼晴:(混响)他反复叮嘱,让我忽然想起蓝胡子的故事。

蒋岩:(混响)出了房门,我有些不安。也许该做出一些改变了。

于曼晴:(混响)蓝胡子对妻子说:不要打开那间房门。

蒋岩:(混响)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心里却越来越沉静。

于曼晴:(混响)但是谁能忍住好奇?

蒋岩:(混响)我半途回到了家。

 

BGM:黄尚俊-深影-纯音乐版

(于曼晴一脸震惊地在暗房的隔间里,看着挂满墙面的照片,是不同的人,不同的照片)

于曼晴:(看到蒋岩回来,转头看他问)这些是什么?

蒋岩:……

于曼晴:你一直在偷窥着别人!所有人!

蒋岩:……

于曼晴:(撕下有关她的照片,拿着走到他面前)你不是偶然发现了他们的秘密,你是用这个高倍望远镜窥探到的!

蒋岩:曼晴。

于曼晴:(她拿着他拍她看电影时候的照片丢他脸上)你和我讲电影,不是因为你看过,而是因为你看到我看过。

蒋岩:(镇定)你不想听我的解释吗?

于曼晴:(嘲弄)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蒋岩:……

于曼晴:这里不仅仅是我的照片,这些是什么?这个女人是谁?他们是在做什么!

蒋岩:曼晴,你对偷窥不也是兴致勃勃?

于曼晴:偶尔的好奇和长期的偷窥是不一样的!

蒋岩:有什么不一样!(靠近)在我说,我通过望远镜看到你在做什么的时候,你不是也很兴奋!

于曼晴:你别碰我!你让我觉得恶心!

蒋岩:(抓住于曼晴,直接说,情绪慢慢的高涨)你不是也喜欢用望远镜和我一起分享窥探到的东西?看他们表里不一,看他们不为人知的一面!

于曼晴:你放开我!

蒋岩:(暧昧)你不是说在镜头下的你会格外兴奋?(阴冷)再说,如果不是偷窥,我怎么了解你,进入你的生活。

于曼晴:不,不一样的。你像一只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老鼠,窥视所有的人。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窥探他们所有的秘密!你这是病态的!你有病!(挣扎着要离开)

蒋岩:(渐渐狠)有什么不一样,你不是把这个当做一种情趣?而且,上次在看到那对夫妻的时候,你不也笑了。这种隐秘的满足,你不也是觉得很快乐!

于曼晴:不!如果你知道有一个人,秘密地窥视着你,你的秘密,你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这个人的视线之中…啊…想想我就觉得受不了!我不要像你一样,窥视别人…

蒋岩:我并没有做什么啊!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看着,看着他们的肮脏,他们偷情,他们贿赂,他们孤独,他们隐藏着的生活都暴露在我们的视线里……

于曼晴:(受不了他变态的说法,不停挣扎,要离开)你怎么不明白!那感觉就像光着身子走在大庭广众之下!太难堪了……太难堪了,这是不对的……

蒋岩:(拉住于曼晴)嘘,嘘,别吵,只是我们在看他们光着,我们是好好的啊,曼晴,你怎么不懂。

于曼晴:(挣扎)我没办法懂!你放开我,我要离开你,我要离开你这个偷窥狂。你让我觉得自己灰暗肮脏!

蒋岩:离开?你要去哪里?曼晴,你不是也觉得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秘密吗?我们一起去掀开这些秘密好不好,我们一起分享他们的秘密,……(接着说,于曼晴自己找时机插话)

于曼晴:(同时)你这个变态!你松手,你这只臭虫,你变态……你……唔……(挣扎离开,但是蒋岩的力气太大,慢慢被困住,被掐住,慢慢死去)

蒋岩:(接着自己的话说,同时慢慢掐死了于曼晴)曼晴,你说过,这个城市里的人都生病了,生了一场孤独的病。每个人都需要陪伴。而我只是在窥视他们的孤独,然后,帮助他们。你看,你的孤独不是被我填充了么?曼晴,你怎么这样不听话,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BGM:川井憲次-キリコのテーマ

于曼晴:(混响)可是,蓝胡子的妻子怎么会那么听话,她的内心充满了好奇,她打开了那扇门。

蒋岩:(混响)太太,你非死不可,因为你进入了那个小房间。我会给你在里面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根据蓝胡子童话内容,略改动)

于曼晴:(混响)喧嚣让人们更加孤寂,而孤寂是催化剂,它为暗黑的心情提供养料,让一些欲望滋生,一些残忍滋生,一些晦涩滋生。

蒋岩:(混响)她独自在家,拉上了窗帘,让我窥探不到她的生活。她在做什么,她在……做什么?

 

——End——

 

其实里面有很多隐晦的东西,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像是灰色的童话。蒋岩是活在黑暗中的人,窥视着所有人。


谢谢King啊,花溪儿,荆棘,小楷,公子羽,希兮,休迦,五月等朋友帮我试本子试BGM。休迦帮我挑出了好多BGM,让我终于放弃了我的万用BGM……还有岛屿提供各种意见,让我跪在她膝下摸腿腿……本来真的是一个正常本子,=。=,但是,真的逻辑下去之后,就需要这样的情节。希望大家pia的愉快,爱你们!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