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8】第一皇妃(对战)

  • 剧本类型:普通本
  •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 字数:3806
  • 出品:听心3416
  •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 更新时间:2016-02-23 17:47:46
  • 首发日期:2016-03-21 06:25:04
  • 转载许可:注明出处和来源网站转载
  • BGM列表:  复制BGM   (兄弟决斗-苏乞儿)(高下立见--川井宪次)(问月--武艺)
  • 角色:男(1), 女(3)
  • ♂ 南宫绝♀ 洛秋水♀ 灵雀♀ 上官云舒
点击查看岛屿的个人主页
131466618838
岛屿当前魅力值:2124
南宫绝,你知不知道,越是这样被你保护着,我就越会害怕,害怕有一天真的就,离不开来你了……
字号设置:      还原

第一皇妃(对战)编剧:岛屿  原著:犬犬

我家小白不喜欢BBB太多,所以,大家将就下~~么么哒,岛屿爱你哟,小白。

南宫绝【男】皇帝,南诏皇帝,千年只爱洛秋水
洛秋水【女】皇妃,穿越三千年的女神
灵雀【女】丫鬟 
上官云舒【女】妃子,狠毒,阴险。
--------------------------------------------------------------

第一幕:BBB:(兄弟决斗-苏乞儿)
【蒙舍州,皇宫】
灵雀:【急促】殿下,皇帝陛下到达宫门了。
上官云舒:【急切】真的吗?陛下好吗?有没有受伤?
灵雀:【摇头。欲言又止】陛下很好,很健康,但是……
上官云舒:【不安】但是什么,你快说。
灵雀:【慌忙】陛下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上官云舒:【口气有些不稳】是谁?贵族的女儿吗?
灵雀:【吞了口口水】不是,是个没有身份的女人。
上官云舒:【淡笑】呵~一个没有身份的女人,何足为惧,不过是陛下一时的兴起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灵雀:陛下似乎很喜欢她,我看见了,她坐得是陛下的御辇。
上官云舒:【惊】什么?御辇!!只有皇帝可以坐,连皇妃都没资格坐得御辇,陛下竟然让那个平民女人……
灵雀:【轻柔】殿下,别忘了,您可是有身孕了。
上官云舒:呵呵~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地位的象征!
--------------------------------------------------------------
BBB:(高下立见--川井宪次)
旁白: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氛。就在南宫绝回来之际,文武百官便高声宣布了上官云舒怀有皇子的消息。猝然间,他脑子里出现了洛秋水的身影,一想到她,他的心就像埋进了十二月的雪堆里,冷得纠痛,锐利的眼眸闪过慌乱,绝不能让她知道。

灵雀:【心疼】殿下……
南宫绝:【阴沉,混响】云舒,除了皇妃的位子,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上官云舒:除了皇妃的位子,我想要什么都可以。是赏赐?提醒?还是怜悯!呵呵~~你是因为她吗?
南宫绝:【警告,混响】不准将怀孕的事让那个女人知道!
灵雀:殿下,您要保重……当心……
上官云舒:【打断,发怒】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为何册封妃嫔以来,他都不许妃子们怀孕,难道他不想要皇嗣吗,难道不想要一个可以继承帝位的孩子吗?【大怒,砸东西】啊~~嗯。。~嗯。。~
灵雀:殿下,您要我查的事情我都查到了,那个女人是匈奴的叛军首领,绝不会有错。
上官云舒:【愕然】你说的是真的?【漫不经心】还打听到什么?
灵雀:听说,在匈奴,陛下曾经在寝殿有一月多没露过面,倒是御医之首傅沛城出入频繁,之后就没了下文。
上官云舒:【内心混响】很显然这件事没有传回蒙舍州,甚至连提都没提起过,要不是灵雀去买通几名匈奴来的侍卫,这件事可能就被就此掩盖,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上官云舒:去查查陛下最近吃过什么药。
灵雀:我这就去。
上官云舒:【冷静下来】叛军首领?呵~~很好,这样的身份,对皇宫里的官员来说是绝不能留下的。
--------------------------------------------------------------
BBB:(问月--武艺)
洛秋水:【内心混响】他,竟然把我安排到后宫?可笑,我又不是皇帝的女人,最可笑的是,我到现在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独身皇帝早已有了两位侧妃,最最可笑的是,他……居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要封我为皇妃……
【寝殿】
洛秋水:【怒气】南宫绝,你在搞什么鬼。我根本不想做你的皇妃。
南宫绝:【扣住她的肩】我想给你最好的。为什么这个所有女人都争得头破血流的位子,你可以如此不屑。
洛秋水:最好的?你可知道这个所谓的最好,就是对我最大侮辱,皇妃?充其量就是给陪皇帝睡觉女人一个地位罢了,不过是在众多女人里高人一等而已,有什么可好的。【冷淡】我决定,取消我们的约定。
南宫绝:【怒气】休想!【强吻】
洛秋水:唔……【捶打】唔……
南宫绝:【扣住她】收回你刚才的话。
洛秋水:是你先犯规的!
南宫绝:我没有!【放柔】你可知道,你叛军首领的身份,我隐瞒了下来,公然带你回来,我必须给你一个可以在皇宫里立足的身份,否则你知道会有多危险。
洛秋水:那你知不知道,你的女人也不会放过我。
南宫绝:你会是我最疼爱的女人,她们伤害不了你。
洛秋水:【不敢置信】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告诉我,你会保护我,我是你最疼爱的女人,但也是众多女人里的一个吗?呵~
南宫绝:【皱眉】你觉得不够?
洛秋水:南宫绝,我发现你根本是个混蛋,光是你这句话,我们就不可能在一起。
南宫绝:只要你爱上我了,我们就会在一起。【停顿】你曾经说过一旦爱上了就会生死相随。
洛秋水:即使我爱上了你,我也不会和众多的女人去分享。【凛冽直视】我是个骄傲的女人,我所爱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他只能是我的,你能做到吗?
南宫绝:【愣住】我……【捧起她的脸】为什么,我所做的一切,你还不明白吗。【心痛】一定要这样,你才会爱我?
洛秋水:是,我给你时间考虑,不要被你的一时的痴狂冲昏了头脑,如果你想要我的爱,你必须做到这一点,否则,请你放了我。
-------------------------------------------------------------
BBB:(高下立见--川井宪次)

上官云舒:什么?图越在阻挠我们?
灵雀:是!
上官云舒:放手去做,我一定要她消失~
灵雀:【懦弱】但目前的形式,尚无法对我们有利,万一……万一失手,可是要丢性命的。
上官云舒:你怕什么?【起身】呵~只要我以女神的名义在众人面前说她是不祥的女人,你看还有谁能救她。
灵雀:【骇然】这样做,会不会对女神不敬?滥用神的预言,祭司是要受惩罚的。
上官云舒:不敬?【一脚踢向灵雀】哼~~~【怒喝】我侍奉她那么多年,我得到了什么?谁能能明白我的痛苦,陛下是我所爱的男人,却被另一女人夺走了,我这么做难道算过分么?
灵雀: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担心殿下您。
上官云舒:【把桌上的东西扫落】都是那个女人的错,她不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
灵雀:【安抚】殿下,别气坏了身体,别忘了您有了身孕。
上官云舒:【呼气,泪眼,愤恨】只要她消失,陛下就会是我的。
灵雀:【难过,内心】哎~殿下您一直都隐忍着,陛下娶皇甫雅侧妃的时候,您也是这样躺在软塌上哭泣了一宿,呆在您身边那么久,您的喜怒哀乐都是围绕着陛下一人,皇帝陛下为何从不好好看您一眼,您身为女神虽然高贵,但终究也是一个为爱所苦的女人呀。
灵雀:您一定能当上皇妃的,一定能。
上官云舒:【抖动】告诉黑影,一切按照原计划行事,如果他现在退出,到时候陛下回来,他也同样难辞其咎,但是如果她死了,可以让所有官员一起承担了,到时死无对证,陛下也不能重罚,况且我们还有绝对的民心。
灵雀:是,殿下!
上官云舒:【内心混响】哼~洛秋水,只要你死了,事情就会有转机了。
---------------------------------------------------------------
BBB:(问月--武艺)
【寝殿】
洛秋水:【内心混响】原来,他收到密报,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披星戴月,一路上都没有休息过,甚至跑死了三匹马,伤口也就因此一再裂开,他也未曾治疗过,花了两天的时间就急奔回来,救我。

洛秋水:【叫嚣】你疯了,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南宫绝:【轻描淡写】小伤而已。
【她帮她包扎】
洛秋水:【柔声】很疼吗?【取来棉布凑到他唇边】咬着!
南宫绝:【撇开头】一点也不痛。
洛秋水:呵~果真是一国之君喃~~,即便是痛,也不会表现出来,更不会说出口,或许撒把盐,你就知道什么是痛了。
南宫绝:你在关心我?
洛秋水:躺下,你知不知道你在流血。
南宫绝:【躺下,热切执着】你在关心我是吗?
洛秋水:你多心了,我是怕你死了,日子就难过了。【包扎好伤】放了他们如何。
南宫绝:什么意思?你肯定是疯了。
洛秋水:【勾起笑容】你也很清楚,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南宫绝:我不是个无能的皇帝。【起身】擅自违抗皇命的人,死不足惜。
洛秋水:他们死了,会有多少人不平,皇帝为了一个女人杀十数个官员,不管错在谁,都必定是流言蜚语,你的脑门上绝对会扣上昏君二字。
南宫绝:【挑眉,轻笑】这算不算是关心我。
洛秋水:我在和你说正事,别开玩笑。
南宫绝:你对任何人都心软,唯独对我。【哀怨】你可以原谅那些奴隶的背叛,可以不怪那些差点要了你命的人,却唯独不肯放开心容纳我。
洛秋水:【蹙眉】这不一样。爱你和放过他们是两码事,爱情又不是心软就可以的。
南宫绝:我是不是昏君,无所谓,到是你,你有没有想过,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放过他们一次,不代表他们会感恩,下一次或许会变本加厉,防得了一次,防得了下一次,或是无数次吗?
洛秋水:【幽幽说道】我不想有人因我而死!心软也好,仁慈也好,杀人我无法苟同。
南宫绝:即使我要杀,你也要阻止。
洛秋水:除非,你认为他们伤得了我。
南宫绝:【内心混响】呵~~的确,以你的能力,要伤得了你,还真是难呢,密报中,我早已获悉了一切,你的精心布局,运筹帷幄,着实让人惊叹。
南宫绝:我深深体会到,你不是男人可以掌握的女人。
洛秋水:【自信】我生来就不需要依靠男人。
南宫绝: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洛秋水:这就不是我能阻止得了,你看着办吧。【看着盒子】你似乎还应该解释些什么?
南宫绝:【拉她坐在身边】你猜到了什么?
洛秋水:老实说,我很不明白。
南宫绝:【捧起她的脸】为了给你在南诏一个至高无尚,无法动摇的地位,它是必须的。
洛秋水:【愕然】何必呢?
南宫绝:【贴着她的小腹】我想睡一会儿,可以吗?
洛秋水:只有一会儿。【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音】
洛秋水:【轻声】南宫绝?南宫绝?【轻笑】呵呵~这么快就睡着了。【内心混响】南宫绝,你知不知道,越是这样被你保护着,我就越会害怕,害怕有一天真的就,离不开来你了……
-------------------------------------------------------------
结束语:

岛屿:我曾经养过一条狗,给它取名叫【别动】,【过来,别动!】……后来,它就疯了。

    3复制
    到底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让豪迈的送出了1314的赞赏给点击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