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6】大漠画骨城

  • 剧本类型:普通本
  •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 字数:3152
  • 出品:null
  •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 更新时间:2014-01-09 10:56:46
  • 首发日期:2014-01-09 10:48:22
  • 转载许可:注明出处和来源网站转载
  • BGM列表:复制BGM   织女·心丝(纯音乐版)
  • 角色:男(0), 女(2)
  • ♀ 邀月♀ 红袖
点击查看的个人主页
131466618838
当前魅力值:
复制摘要   大漠系列第一部女女本,也是第一部女女苦情本。邀月:画骨城城主,性格冷漠,霸气少御音;红袖:温婉女子,七窍玲珑,温婉少女音。
字号设置:      还原
大漠画骨城 原创:小丹子 BGM推荐:织女·心丝(纯音乐版)

(画骨城外郊,杏花纷飞,一袭素衣女子执着油伞立在漫天花雨中)
红袖:(空灵+温婉+落寞)“人面杏花相依偎,君子归不归?奈何心醉,点点滴滴,偏是相思泪。”
(一身劲装半面鬼面女子从杏花深处走近)
邀月:(冷酷+霸气)“你是何人?为何邀本少主来这片杏花林?”
红袖:(温婉)“姑娘来了。”
邀月:(随性)“本少主可不记得之前见过你。”
红袖:(温婉)“的确不曾见过,初次相访,我...叫红袖。”
邀月:(随性)“红袖?呵呵...红袖添香,红巾翠袖,红袖佳人,诶呀,果真是个符合姑娘你的名字。只是,本少主又不是风流少年郎,这位红袖姑娘找本少主所谓何事?”
红袖:(温婉+笑笑)“红袖只是来看看邀月姑娘罢了。”
邀月:(轻笑)“呵呵...你可真会说笑,本少主也是女儿身,有什么不一样的?难道人们传闻,本少主是三头六臂的惊天怪物不成?又或者,是本少主的魅力无边,连身为女子的红袖姑娘都有了兴趣?”
红袖:(温婉+感叹+落寞)“风骨天成,霸气侧然,却有着如莲一般的心思,如莲一般的气质,果然,红袖不如姑娘。”
邀月:(嘲笑)“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了,本少主不是什么文人墨客,这般的恭维就免了吧。”
红袖:(笑笑+温婉+叹口气)“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邀月:(冷哼)“好笑啊,你喜欢上谁又与本少主有什么想干?”
红袖:(落寞)“是啊,有什么想干呢?(叹口气)邀月要不要听我的一段故事?”
邀月:(随性)“有何不可?既然你邀本少主出来了,本少主应了你的请求便是。请。”
(邀月和红袖在杏花林中的亭子里坐下来)
红袖:(深呼吸+回忆)“我遇到他,也是这样乱红飘飞的时节。那个宛如谪仙的男子,一袭水墨色长衫,在淡色的油伞下飘然若仙。他不小心撞飞了我的伞,就将他的这把伞送给我,然后,踏船乘风而去。”
邀月:(轻哼)“画人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外表风华高洁之人,并不一定真的如你所想,要是纨绔子弟也说不定呢,你又何必放在心上?”
红袖:(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从未见过如此优雅入画的人,便是一眼,就注定此生再也不可能放下他。知晓心意后,我便从江南一路寻过来。”
邀月:(皱皱眉)“你那个时候就知晓他去什么地方了?”
红袖:(落寞)“没有,当时我不知道他到了哪里,(苦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是单纯的寻找,佛说:万般皆是缘,如果再次遇上他,那是我和他的缘。(期待)我一直相信着,便是带着这样的信念,带着这把伞,在广阔无边的大漠寻了他三年。红杏开了又落,落了又开,开了又落,整整三年啊,我终于还是在弱水城再次遇上他。”
邀月:(低声)“大漠?江南?水墨色长衫?弱水城?怎么...有种很熟悉的样子?(震惊+低声)难道是...他?(忙问)他是谁?”
红袖:(苦笑+温婉)“这个人我们都认识,他就是...慕容...善天。”
邀月:(喃喃)“是他么?竟然是他么?”
红袖:(落寞)“我以为,遇到他便是上天赐给我三年之苦的奖赏。(泪落)可是,他却亲口告诉我,他不认识我,他有了心上人,他的心上人的名字叫邀月。”
邀月:(柔声)“原来你...都知道了?”
红袖:(哽咽)“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明明是我先遇到的他,明明是我先寻找的他,明明是我先等待的他,到头来,为什么会变成你?”
邀月:(迷茫)“我...我...(叹口气)缘分这种事谁也说不定。它来了就是来了,不来就是不来,强求不到。”
红袖:(哀求+哽咽)“我是真的喜欢着他,这份喜欢一点不比你的少。邀月姑娘,只要你答应,我不介意做个无名的小角色留在你们身边,好不好?”
邀月:(安慰)“我是个粗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但是,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强求,你又何必执着?”
红袖:(哽咽)“难道没有一丝我的地方么?啊?”
邀月:(安慰)“一生一世一双人,红袖姑娘,你应该明白的。”
红袖:(大声)“你们可是仇人的立场,他的父亲在二十年前亲手杀了你的父亲!”
(茶杯摔碎声)
(邀月手中的茶杯应声掉地,碎了一地)
邀月:(冷声)“你调查我?”
红袖:(假装坚强)“邀月有所不知,红袖可是江湖中暗盟会总舵主的女儿,只要费点心思,江湖上什么事情查不清楚?”
邀月:(不安)“善天他...也知道了?”
红袖:(点头)“是,是我亲口告诉他的。怎么样?有了家仇之痛,怨恨他了么?还像之前那么爱了么?”
邀月:(霸气+冷哼)“知道了又怎么样?我怨恨他又怎么样?二十年前的事情终究是父辈的恩怨,难道就因为这样,便规定我不能喜欢他爱他么?”
红袖:(询问)“难道就算是仇人,你也一定要跟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么?”
邀月:(坚定)“是,只要他也喜欢着我,哪怕流言蜚语我也可以不顾,刀山火海我也可以为他去闯,生亦同穴,死亦同床。”
红袖:(苦笑+落寞)“呵呵...竟然和他说了一样的话,你们之间,果然是没有我的一点容身之地啊,呵呵...”
邀月:(安慰)“红袖,喜欢这种事勉强不来,你莫要这样笑了,笑的人很心痛。”
红袖:(落寞)“是啊,勉强不来呢。自从那个杏花烟雨时初见,我就将他挂在心上。(流泪)他很感动,(哽咽)可是,他终究只是感动,他还是喜欢你,心里一点都没有我的位置。可是,不甘心啊,明明知道不可能,还想办法去挽回去停留,(深吸一口气)我想我是错了,错的尊严尽失,错的一踏涂地。那场相遇,终究只是我的一场梦,一场杏花烟雨的梦。”
邀月:(安慰)“这不怨你,红袖,老人都说,情字最伤人,历来都是如此。你瞧我,嘴拙至此,红袖,莫要难过了,终有一天,你定会遇到那个真正对你千宠百爱的男子,他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善天一样。”
红袖:(破泣而笑)“也许吧。(擦干眼泪)好了,我想我另外做了一件大错特错的事,我私自动用了父亲的权利,调查了二十年前的那件江湖事。”
邀月:(感谢)“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还要谢谢你,让我知道我和善天两人的父辈之间这样的恩怨。”
红袖:(温婉)“幸好没有造成什么大害,倒让我看清了你和他之间的情谊,坚若金汤,重于泰山,我不可能介入。(深呼吸)罢了,就算将功赎过吧。后天午时三刻,去弱水城东那片荒漠的茅草亭吧。”
(红袖说完,转身撑着油伞走出亭子,邀月忙起身询问)
邀月:(疑问)“后天午时三刻?弱水城?茅草亭?什么意思?”
(红袖伫立转身)
红袖:(温婉)“我以你的名义给他下了请战书。”
邀月:(惊讶)“什么?请战书?”
红袖:(温婉+笑笑)“原本想着,若是你知道当年的事情后,心生怨恨,与他不共戴天,我就想方设法带他远走高飞,到江南去再也不回大漠的。”
邀月:(迷茫)“红袖,你...”
红袖:(温婉)“如今知晓了你们的心意,我再坚持岂不是贻笑大方了。既然我喜欢他已经成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倒不如此时放开来的自在。”
邀月:(舒口气)“你能看开,真好。”
红袖:(温婉+笑笑)“老实说,抛开这件事,我还是很欣赏邀月的性格,爽朗而不羁,像大漠中自由奔跑的骏马。(呼口气)呼...放下了,心也就瞬间宽阔了,呵呵...邀月,后会无期...”
(红袖转身离开,邀月看着红袖的背影,微微一笑)
邀月:(柔声)“后会...无期...(喃喃)红袖,谢谢你,谢谢你也喜欢善天,谢谢你的成全。你这么温婉善良的女子,一定会遇到像善天一样能够相守一生的人。”
(说完,邀月转身在杏花林中的另一头离开。一阵风吹过,杏花瓣漫天起舞,红袖手中的油伞也被风带走,红袖笑着看伞远去,转身消失在杏花深处)

红袖:(空灵+温婉+混响)“忧愁往事随风散,疏影空人面。南柯梦醒,情衷已断,弄花祭云烟。”
(BGM拉大)
    3复制
    到底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让豪迈的送出了1314的赞赏给点击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