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71】何事秋风悲画扇 上

  • 剧本类型:普通本
  •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 字数:14495
  •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 更新时间:2017-12-21 14:54:32
  • 首发日期:2017-12-21 14:54:32
  • 转载许可:平台独家,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 BGM列表:复制BGM   1.林海 - 无邪 2.陈勋奇-追忆 3.鲍比特 - 定情 4.兰陵王电视剧 - 一干二净的黎明 5.胡立伟 - 温馨时刻 6.阿鲲 - 相思苦 7.林海 - 长安夜市 8.胡立伟 - 紧张悬疑 9.陈志远 - 别来沧海 10.纯音乐 - 孤星独吟(萧) 11.纯音乐 - 步步惊心配乐 12.陈勋奇 - 尘归尘土归土 13.緊張シーン 14.金枝欲孽背景音乐 15.麦振鸿 - 恨爱交加 16.只有影子 - 遇萤(不要用伴奏)
  • 角色:男(5), 女(5)
  • ♂ 何秋枫♂ 慕容慈煊♂ 宋钰♂ 王原♂ 何建忠♀ 何秋画♀ 怡和♀ 巧儿♀ 邓婆婆♀ 旁白♀ 李霓裳
点击查看双囍的个人主页
131466618838
双囍当前魅力值:0
复制摘要   古灵精怪的蓬莱小精灵李霓裳,因玉灵石而坠落凡间,寄身于凡人何秋画体内,并与何家长子何秋枫在皇权斗争中相爱相杀的故事。
字号设置:      还原

《何事秋风悲画扇 上》原创作品


【㊣能量〞10140编辑部原创作品,转载注明,禁止删改】


编剧作者:双 囍                         BGM: 1.林海 - 无邪  2.陈勋奇-追忆  3.鲍比特 - 定情  4.兰陵王电视剧 - 一干二净的黎明  5.胡立伟 - 温馨时刻  6.阿鲲 - 相思苦  7.林海 - 长安夜市  8.胡立伟 - 紧张悬疑  9.陈志远 - 别来沧海  10.纯音乐 - 孤星独吟(萧)  11.纯音乐 - 步步惊心配乐  12.陈勋奇 - 尘归尘土归土  13.緊張シーン  14.金枝欲孽背景音乐  15.麦振鸿 - 恨爱交加  16.只有影子 - 遇萤(不要用伴奏)



本剧需要不停切换BGM哦,有些BGM是重复使用的,BB君辛苦了 (=´ω`=)



【故事简介】:


古灵精怪的蓬莱小精灵李霓裳,因玉灵石而坠落凡间,寄身于凡人何秋画体内,并与何家长子何秋枫在皇权斗争中相爱相杀的故事。



【角色介绍】:


何秋画/李霓裳:推荐音色=活泼少女音,蓬莱精灵,古灵精怪,后寄身于死去的何秋画体内

何秋枫:推荐音色=温柔公子音,何秋画的哥哥,但并不是亲哥哥,真实身份是太子

慕容慈煊:推荐音色=青年公子音,晋王,野心勃勃,想要成为太子,与何秋枫是至交,喜欢何秋画

怡和:推荐音色=少女音,公主,刁蛮任性,喜欢何秋枫

宋钰 :推荐音色=青年公子音,李霓裳最好的朋友,蓬莱医仙,后成为太医

巧儿:推荐音色=少女音,何秋画的丫鬟

旁白:可男可女

王原:推荐音色=叔音,太傅,辅佐慕容慈煊成为太子

何建忠:推荐音色=叔音,镇守大将军,何秋画的父亲,何秋枫的养父

邓婆婆:推荐音色=大妈音,丽妃(何秋枫的生母)的奶娘


(宋钰可兼王原、何建忠)

(怡和或者巧儿可兼邓婆婆)

—————————————————————————————


BGM:林海 - 无邪


(蓬莱仙岛)


李霓裳:(苦苦哀求)宋小钰我真的错了,你帮我求求上仙,让他放我出去好不好


宋钰:霓裳,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你这次祸可闯大了,那诛仙塔是什么地方呀,你不听清远上仙的话,偏要去诛仙塔,还差点触动封印


李霓裳:我只是一时好奇而已嘛,再说我只是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碰……【被打断】


宋钰:【打断】要是真的触动了封印,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魔尊噬天重现,到那时三界就不太平了【内心】霓裳,你可知你就是开启玉灵石的关键


李霓裳:宋小钰,我真的错了,你就帮帮我嘛,帮我求求上仙师傅,好不好,要让我在这儿呆五百年不许出去,我会闷坏的


宋钰:哎~你可不能再这样任性了,魔尊封印的期限所剩不多,清远上仙现在正在闭关修炼,所以才把你关在这里,怕你又闯祸


李霓裳:宋小钰!你还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了!现在我遇到困难了,你不帮我是吧


宋钰:你就好好呆在三思阁,好好反省一下【音效:脚步声走远】


李霓裳:【大声】哎~你别走啊,你回来,你回来【音效:坐在椅子上】唉~宋小钰,你不帮我,我自己想办法,我就不信,我逃不出去


何秋枫:【混响】秋画,秋画


旁白:李霓裳坐在椅子上,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但仔细一听又没有了,突然诛仙塔的玉灵石发出了红色的亮光,紧接着整个蓬莱天地动摇,三思阁门前的结界也被打开了,李霓裳眼前一簇强烈的白光,越来越刺眼,随后就没有了记忆。


—————————————————————————————


BGM:陈勋奇-追忆


(何府灵堂)(夜晚)


何秋画:嗯~(慢慢醒过来)【内心】嗯?这是哪儿?怎么四面全是木板?


旁白:何秋画缓缓起身,环顾了四周,到处都挂满了白色的绫布,想站起身却很困难,李霓裳吃力的慢慢的爬出了棺材,浑身散发出一簇白色的光,这时,守夜的巧儿借着光,一抬头看到死去的小姐踉踉跄跄的站在棺材旁边,向她走来,吓了一大跳


李霓裳:【虚弱+笑】你好呀~


巧儿:【颤抖】啊……救命!小姐活了,来人啊!来人啊!诈尸啦!救命啊!【音效:跑远】


李霓裳:哎!你别跑啊!【想追上前去,双腿却站不住,跪在了地上】什么诈尸,我是活人好吧,这是什么鬼地方


(另一边)


何秋枫:何事喧闹


巧儿:闹鬼了,少爷,闹鬼了,小姐的尸体她自己动了


旁白:听闻此事,何秋枫立马奔向灵堂。


(与此同时)


李霓裳: 【内心】我不是被关在三思阁吗?我刚才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我死了?我不会是……


旁白:何秋画努力地想要运功使用仙术,可无济于事


李霓裳:【内心】这是凡人的身体,我怎么在凡人的体内,我得想办法回去


旁白:李霓裳吃力的吃撑起双腿,一跳一跳地跳到到一个小树林边,但好似身体越来越沉重,慢慢地跑不动了,跪倒在地上


李霓裳:【喘气】呵……呵……呼……这身体也太差劲了,才跑了这么会儿,就吃不消了


旁白:这时何府的家丁们追上了李霓裳,一群人包围了李霓裳


巧儿:【音效:跑步声】少爷!你看!就在那儿!


何秋画:【委屈】我要回蓬莱,我要回蓬莱


何秋枫: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冒充死去的秋画,在这装神弄鬼


旁白:何秋画抬头双眼冒白光【音效:双眼冒光】何秋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


李霓裳:你!【趴倒在地上+爬行】这凡人的身体怎么这么弱,想我李霓裳在蓬莱漂移飞行自如,破地方,让我一秒破功,可恶


旁白:何秋枫见此状,慢慢地走到李霓裳的身边,轻抚她的脸,而此时李霓裳的脑海中【音效:转场】出现了何秋画的记忆,脱口而出


李霓裳:哥哥【随即晕了过去】


—————————————————————————————


BGM:鲍比特 - 定情


(何府)


何秋画:【缓缓醒来】嗯~呃~


旁白:李霓裳一醒过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名俊美的男子。


何秋画:何秋枫!放我出去!【音效:衣物摩擦声】


何秋枫: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何秋画:【哭腔】我要回蓬莱


【音效:衣物摩擦声】


旁白:可任凭她怎么起身都无济于事,何秋画抬起自己的手,微微弱弱的白光,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根本就无法运功使用仙术,何秋枫慢慢的走过来,靠近何秋画,仔细的端详着


【音效:衣物摩擦声】


何秋画:【内心】靠这么近干嘛,我可不是你妹啊


旁白:眼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不禁令李霓裳有些脸红,何秋画慢慢的抹去何秋画脸颊上的尘土,然后回到原来的位置【音效:衣物摩擦声】


何秋枫:【内心】世上怎会有如此相像之人


何秋枫:在事情查明之前,你就先在这儿待着


巧儿:少爷,夫人请您前去大厅


何秋枫:【转向巧儿】巧儿,好好照顾小姐


巧儿:是


(何秋枫离开)【音效:脚步声走远】


何秋画:你不是昨天那个守灵的小丫头吗


巧儿:【戳了一下何秋画】小姐可把巧儿吓坏了……明明是看着你……昨天……看到小姐背后一团白光,还以为小姐诈尸,回光返照了,我这就去给小姐打盆洗脸水


旁白:何秋画见屋里没人,想要起身跑,可一下床双腿无力【音效:倒下】倒在了地上,努力地爬行着


何秋画:【吃力】恩~我,一定要把这具身体拿回去重新修炼,恩~想我李霓裳纵横蓬莱这么多年,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旁白:巧儿一进屋就看到在地上爬行的何秋画。


巧儿: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赶紧起来


何秋画:【吃力】呃……嘶……


巧儿:怎么了小姐,来,巧儿扶你起来【音效:衣物摩擦声】


何秋画:巧……儿?【若有所思】巧儿,你跟我说说,她是,是怎么死的,哦,我是说我怎么死的


巧儿:小姐,您可别再说些令人害怕的话了,可把巧儿吓坏了


何秋画: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巧儿:那天小姐去庙会与晋王相会回来的路上,半路上,突然出来一群黑衣人,这些黑衣人想要对小姐不利,巧儿本想拖住黑衣人,于是不得已让小姐自己驾马车离去,可巧儿无力,黑衣人的目标是你,撇下我,追向你的马车,当我跑去找少爷来救小姐,赶到的时候小姐心脉已经身受重伤,没气了……


何秋画:【内心】什么人非要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呢?


巧儿:少爷听闻小姐出事,都失了神


何秋画:何秋枫?


巧儿:嗯,少爷是整个何府对小姐最好的人了,自从二夫人去世以后,老爷一直在外征战,大夫人一直都不待见你,平时只有巧儿伺候您,也只有少爷是真心待小姐的,巧儿也想有这样的哥哥


何秋画:【自言自语】怪不得死了都那么冷清,还没人守丧


巧儿:小姐,你说什么呢


何秋画:啊?没有


巧儿:大夫人今日找少爷估计又是为了怡和公主的婚事,少爷不愿意娶怡和公主,巧儿想……少爷肯定是为了小姐……


何秋画:【不耐烦】哎呀,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巧儿:是


何秋画:【内心】我一定要想办法回去


—————————————————————————————


BGM:兰陵王电视剧 - 一干二净的黎明


旁白:第二天,何秋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了床上,何秋枫正坐在床边,而床边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刑具


何秋枫:说,你到底是谁


何秋画:【内心】他不会是想杀了我吧,我可不想我还没回蓬莱,就先死在这儿


何秋画:【委屈】我,我是何秋画呀


何秋枫:看来不对你用刑,你是不会说真话了


旁白:只见何秋枫拿起一边的羽毛,抓起何秋画的脚底就开始挠


何秋画:啊~~哈哈哈哈,我说我说桂花糕、糖葫芦,我是何秋画呀,哥


旁白:何秋枫脑海中闪现从前与秋画的回忆,立马停下了


何秋枫:你真的是秋画?


何秋画:【委屈+点头】恩


旁白:何秋枫若有所思,但她说的的确确是只有他们俩知道的秘密。


—————————————————————————————


BGM:胡立伟 - 温馨时刻


旁白:何秋枫请来了宫里的太医宋钰为何秋画诊脉,没想到却让二人相遇,李霓裳开心至极,以为可以回到蓬莱了,但宋钰告诉他现在当务之急必须找到玉灵石。


【音效:脚步声】


何秋枫:宋太医请留步,还请太医说明实情,小妹究竟得了何病


宋钰:根据少将军的描述,令妹的病情是重击后,引发的后遗症,目前皮外伤已无大碍,至于失忆部分,下官尚且难以断言呐


何秋枫:真的只是失忆?


宋钰:哦,确实如此


何秋枫:那她为何,一夜之间性情大变,还经常说着一些不找边际的话


宋钰:许是失忆导致的后遗症,往后让她多接触些熟悉的事务,或许能唤回记忆


何秋枫:【若有所思】恩,如此多谢太医了


宋钰:少将军不必客气,下官告辞了


何秋枫:告辞


宋钰:告辞


【音效:脚步声】


—————————————————————————————


BGM:阿鲲 - 相思苦


(回忆+混响)


(这里是真正的何秋画,所以要温婉)


慕容慈煊:【内疚】秋画,现如今我们的关系还不可以公开,我现下必须要稳固在朝党上的地位,所以只好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何秋画:【温柔】嗯,我理解,无论你是成还是败,我都会在你身边


慕容慈煊:【坚定】等时机成熟,我定会风光的迎娶你


何秋画:我会一直等你


慕容慈煊:这把同心锁送给你,愿得一心人


何秋画:【深情】白首不相离


(两人相拥)


【音效:转场】


—————————————————————————————


BGM:林海 - 无邪


(回到现实)


旁白:何秋画的脑海里最近一直浮现这个画面,断断续续的,她看不清这个男子的脸,她现在想要出府与宋钰碰面,但何秋枫却不让她出门,还经常做一些奇怪的事,比如舞剑、吟诗、作画、下棋等等。


巧儿:少爷


何秋枫:巧儿,小姐这几日可好


巧儿:少爷,自从小姐遇刺之后,就性情大变,经常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何秋画入词】


何秋画:【屋内,大声】啊~~我要出去,放我出去,何秋枫,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在蓬莱,上仙师傅关着我就算了,为什么来到这里还要把我关起来,【音效:摔茶杯】嗯~【使劲砸】放我出去!我要出……【看到何秋枫进屋】……去


巧儿:少爷


何秋画:【屋内】何秋枫,你快放我出去


何秋枫:她还是这般疯癫?


巧儿:是的,少爷,小姐自从那日后,就这样了


(何秋枫走进屋内)


何秋画:何秋枫,我要出去,你放我出【看到何秋枫,大步走过去,脚被地上的茶水一打滑】啊~


旁白:何秋画脚一滑扑向了何秋枫【音效:衣物摩擦声】何秋枫顺势一接,就这样何秋画扑倒在了何秋枫的怀里,时间就这么被定格,两人一抬头,四目相对,双双面目绯红


何秋画:【音效:心跳加速】【内心】心怎么跳这么快,我的脸怎么这么烫


【音效:转场】


(BGM暂停)


(插入回忆)


何建忠:(混响)秋枫,其实你的亲生母亲是丽芸,丽芸是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的,我其实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音效:转场】


(现实)


何秋枫:【内心】听到父亲与我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你可知我的心里有多开心【失落】可你我还是得以兄妹相称


(BGM开始)


旁白: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等到二人反应过来时,顿时觉得气氛是如此尴尬,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音效:衣物摩擦声】


何秋画:你脸怎么这么红,你脸红什么


何秋枫:【尴尬】咳咳……秋画,过几日便是一年一度的赏花节


何秋画:【不以为然】哦~然后呢


何秋枫:碰巧娘生病,所以陛下特许由你代替娘入宫


何秋画:【脱口而出】不去


何秋枫:到时候宫里大大小小的官员都会去,也顺便再让宋太医给你把把脉


何秋画:【内心】那我到时候就可以找机会开溜了,还可以见到宋小钰


何秋画:【笑】什么时候,我去,一定去


何秋枫:那你好生养伤【手指点住何秋画的鼻头】不许乱跑,乖乖的呆在这里,不要给我惹什么事端


何秋画:【音效:心跳声】【按住自己的心】【内心】我这是怎么了,这里怎么跳的这么厉害


—————————————————————————————


BGM:陈勋奇 - 追忆


旁白:怡和公主坐在池塘边往池塘里扔着石头。【音效:石头进水里】


怡和:【呢喃,生气,流泪】为什么,枫哥哥不愿意娶我……我哪里不够好吗


宋钰:心安身自安,身安室自宽。心与身俱安,何事能相干【音效:坐下】如此伤心,所谓何事啊


怡和:【内心】这人穿着官服,莫不是宫内的侍卫?


宋钰:是不是被主子责罚了?


怡和:我是……【被打断,宋钰入词】


宋钰:【打断】在这宫内,是常有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只要做好分内的事,保持平常心,内心宁静,身体就自然安定;身体安定,房屋就会显得宽大;内心和身体都安定了,还会有什么事让你烦恼呢?


怡和:【内心】怎么和哥哥一样总是讲一些让人听不懂的大道理


宋钰:【笑】天底下哪有任何事有顺心呢?不论什么事都是先苦后甜的,不苦怎么去体会后面的甜呢?


怡和:你知道什么呀,你什么都不知道


宋钰:有什么不开心的,可否与我讲讲?


怡和:告诉你也没用,你又帮不了我


宋钰: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怡和:神经病【音效:起身跑远】


宋钰:哎~


—————————————————————————————


BGM:林海 - 长安夜市


(赏花节)


(宫内)


旁白:何秋枫带着何秋画入了宫,走入满是百花盛开的御花园。


何秋画:哇~人间的花不比蓬莱的差啊~好美啊~何秋枫!快看啊~【音效:跑向前方】巧儿,快跟上~


何秋枫:秋画,你慢点


巧儿:小姐,慢点,等等巧儿【音效:追去】


怡和:今年这花开的那是别样的美啊~还有这玉佩我等下要给枫哥哥一个惊喜


旁白:怡和只注意着手中的玉佩,并未注意到何秋画,于是二人在转角处撞上了


—————————————————————————————


【音效:相撞】


BGM:胡立伟 - 紧张悬疑


怡和:【被撞到】啊~谁这么不长眼,撞到本公主!


何秋画:啊,对不起,对不起啊


巧儿:【内心】啊,糟糕


巧儿:【音效:跪下】参见公主,公主恕罪


怡和:【生气】你!何秋画,撞到本公主还不下跪!要是撞坏了我送给枫哥哥的玉灵石,我饶不了你


何秋画:【内心】玉灵石,这就是宋小钰说的玉灵石?


(注:怡和口中的玉灵石,并未是霓裳要寻找的玉灵石)


何秋画:【强硬】把玉灵石给我


怡和:凭什么给你,何秋画,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跪下【何秋画并没有要下跪的意向】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巧儿:【小声】小姐赶紧跪下,怡和公主可不好惹


何秋画:我凭什么跪下


怡和:好,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尊贵卑贱,我看你跪不跪下【扬手要打何秋画】


巧儿:哎~公主使不得呀,我家小姐身体还未恢复,使不得呀


何秋画:【握住怡和的手臂】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想打我?【甩开怡和的手臂】哼~


(以下厮打情节CV注意互动,可抢词)


【音效:衣物摩擦声】(循环播放)


巧儿:小姐,公主,哎呀,不要打了,小姐~


怡和:你!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啊【厮打】嗯~


何秋画:【厮打起来】把玉灵石给我~嗯~给我~嗯~


巧儿:小姐,快住手,小姐~


怡和:看我不教训你~


何秋画:嗯~给我,嗯~快给我~


旁白:就在两人厮打奔跑之际,怡和脚突然被石头绊倒,扑向池塘,眼看着就要掉落池塘,何秋画顺手一拉,怡和这么一带,二人就这么双双掉落了池塘【音效:掉落池塘】,此时何秋枫和慕容慈煊闻声赶来看到这一幕


【以下四句可同时】


巧儿:啊,小姐,公主,来人呀,救命呀


何秋画:救命~救命~


怡和:救命~救命~


慕容慈煊:【着急】秋画


巧儿:殿下,少爷,快救救小姐和公主


何秋枫:救人要紧【音效:跳入池塘】


慕容慈煊:【音效:跳入池塘】


旁白:何秋枫和慕容慈煊分别将何秋画和怡和救上了岸。


【音效:上岸】


—————————————————————————————


BGM:胡伟立 - 温馨时刻


何秋画:【被水呛到】咳咳咳~


何秋枫:【紧张】秋画,怎么样,没事吧


何秋画:咳咳咳~何秋枫!咳咳咳~我没事儿


何秋枫:是不是又胡闹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大哥带你回去


旁白:慕容慈煊看到何秋枫对何秋画如此关心,此时在何秋画身边的却不是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想到他二人是兄妹,也只好隐藏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心思


何秋枫:令妹刚才如有冲撞公主,还请公主恕罪


慕容慈煊:秋枫,无碍,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旁白:就在慕容慈煊回过头,何秋画注意到了慕容慈煊,两人四目相对,何秋画突然头一晕,一个踉跄,慕容慈煊下意识地扶着何秋画,但就在何秋画触碰到慕容慈煊的瞬间,脑海里浮现的出了之前的画面


【音效:转场】


—————————————————————————————


BGM:陈勋奇 - 追忆


(回忆+混响)


(这里是真正的何秋画,要温婉)


慕容慈煊:【内疚】秋画,现如今我们的关系还不可以公开,我现下必须要稳固在朝党上的地位,所以只好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何秋画:【温柔】嗯,我理解,无论你是成还是败,我都会在你身边


慕容慈煊:【坚定】等时机成熟,我定会风光的迎娶你


何秋画:我会一直等你


慕容慈煊:这把同心锁送给你,愿得一心人


何秋画:【深情】白首不相离


【音效:转场】


(回到现实)


何秋画:【头愈发地痛】啊~嘶~


慕容慈煊:秋画,你怎么了


何秋画:你别碰我,别过来【音效:跑远】


慕容慈煊:【喊】秋画


何秋枫:【拦下】殿下留步,秋画就交给我照顾好了【音效:追出去】


巧儿:【急忙出来解释】殿下,公主,小姐自从遇刺以后,心智就如孩童,冲撞了殿下和公主,还请殿下公主赎罪


慕容慈煊:【紧张】何时发生,为什么我不知道


怡和:【若有所思】【小声】心智如孩童


巧儿:就在城里庙会那日


【音效:紧张】


慕容慈煊:【眉头紧皱,思考】


—————————————————————————————


BGM:阿鲲 - 相思苦


(廊亭)(以下情节秋画 注意要不停的喘 心很痛)


【音效:跑步声】


何秋画:【喘气】我为什么心这么疼,我为什么心这么难受【捂着胸口】嘶~


何秋枫:别怕,我带你去找大夫


何秋画:不是我【眼含泪水】是她【指着胸口】是她的心


何秋枫:你说什么,这是怎么了


何秋画:【喘】我不知道,刚刚的那个人,我只要一碰到他,我这儿【指着胸口】我这儿就像被针扎了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何秋枫:画儿,是大哥不好,大哥没能照顾好你,那个人他什么都不是,不怕,有大哥在


何秋画:【喘】没事儿,我好多了,我只要一离开那儿我就好多了


何秋枫:【扶着何秋画】好,秋画,大哥带你离开这里,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好吗


何秋画:【捂着胸口】好~


何秋枫:走


—————————————————————————————


BGM:陈志远 - 别来沧海


怡和:阿嚏~阿嚏~


慕容慈煊:着凉了吧,估计这段日子得安分了,我已经差人去传太医了,一会儿就该到了


怡和:哥哥不觉得奇怪吗,这个何秋画和之前性情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认得我


慕容慈煊:【内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秋画会不认得我


怡和:哥哥,枫哥哥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才不答应我的婚事


慕容慈煊:你别多想了,许是秋画出事无暇顾及,等过一段时间,处理好了,自然是会答应的


怡和:【内心】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


(宋钰入)


宋钰:【作揖】参见晋王殿下,参见公主


慕容慈煊:宋太医,赶紧过来


宋钰:好,劳烦公主伸出玉手,便于微臣诊脉


怡和:【抬头看】是你……


宋钰:【一惊,内心】她就是那个和霓裳打架的公主


怡和:【内心】原来他是太医【伸出手臂】


宋钰:启禀晋王殿下,公主并无大碍,只是落水着了凉,加上身子虚,待臣开几副方子调养几日便可


慕容慈煊:如此便好


宋钰:那微臣便告退了,臣现在命人抓药


慕容慈煊:嗯


【音效:脚步声】


旁白:宋钰刚要跨出怡和园的大门,便被身后的太监叫住了,只见身后慕容慈煊向宋钰走来。


宋钰:【作揖】晋王殿下还有何吩咐?


慕容慈煊:怡和的脾气任性刁蛮,平日里太医给她把脉那是几百个不愿意,这几日你就每日来这里照看怡和吧,也省的她出去闯祸


宋钰:是【内心】哎~霓裳,看来得另寻机会与你碰面了


旁白:在接下来的这一段日子里,宋钰每日都会来怡和园。


—————————————————————————————


BGM:兰陵王电视剧 - 一干二净的黎明


旁白:错失了与宋钰相遇的机会,何秋画还是不死心,一心想要逃离何府,偶然间吃了巧儿买的糖葫芦,何秋画手一挥,划过一束白光,她以为自己看错了,试着运行体内的真气,已经可以正常运行仙术了,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但可以运行仙术,每每都是以失败告终,还没飞出何府,就被何秋枫当场抓住,带回房间。


何秋枫:秋画,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许乱跑,好好地呆在这里


何秋画:【一愣,脸红,点头】嗯……嗯……【音效:心跳声】【捂住自己心跳加速的心口】


旁白:何秋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与何秋枫对视,她就会脸红心跳加速。


—————————————————————————————


BGM:鲍比达 - 定情


巧儿:小姐,小姐


何秋画:【回过神】怎么了?


巧儿:最近巧儿见小姐安静多了,好像一直在想着什么事


何秋画:【苦恼】巧儿,我是有点烦恼呢


巧儿:什么事呀?小姐,跟巧儿说说


何秋画:巧儿,我最近见到一个人总是感觉脸红心跳加速,有的时候靠的近一点儿,好像快呼吸不过来了,你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巧儿:嘻嘻……小姐,你是得了相思病吧,哈哈哈


何秋画:相思病?什么叫相思病?


巧儿:小姐,你是不是每天起床、喝水、吃饭、睡觉脑子里想的都是那个人呢?


何秋画:【回想】好像……是这样


巧儿:哈哈哈,小姐,你是喜欢上那个人了吧【内心】小姐失忆后,就忘了以前的事,果然是心有灵犀呀,失忆了还是喜欢晋王殿下,哎~真羡慕呀


何秋画:【内心】我,喜欢,何秋枫?


巧儿:小姐,人家脸皮薄,但对你的好,巧儿都看在眼里了,平日里唯独你的事,那是一个无微不至


何秋画:【内心】我喜欢何秋枫


何秋画:巧儿,那我该怎么办呢?


巧儿:小姐,既然两个人都互相喜欢,不妨大胆的向对方表明心意,告诉他你喜欢他,这不是比藏着掖着好嘛,小姐,我支持你,把心中的话都对他说出来!


何秋画:嗯,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巧儿,嘿嘿


—————————————————————————————


(无BGM)


旁白:这天,何秋画如同往常一样,使用仙术,想要找玉灵石下落的时候,而这一幕被何秋枫看到了。


—————————————————————————————


BGM:纯音乐 - 孤星独吟(萧)


旁白:何秋枫带着何秋画,来到老宅后院的陵墓前,是秋画的生母。


何秋枫:你刚刚使用的怪力,和之前我看到的一样,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冒充秋画


何秋画:我……


何秋枫:最近城里总是无缘无故有人被害,他们说是吸血妖怪作的怪,是不是就是你?


何秋画:【紧张】不是,不是我,我一直待在这何府,我怎么会出去伤人呢


何秋枫:也许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死者为大,入土为安,这是秋画的娘,如果你还尚存一点良知的话,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何秋画: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是有苦衷的,我没有恶意


何秋枫:即便我相信,那又如何


何秋画:只要你相信,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啊,我喜欢你,所以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何秋枫: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懂什么是感情


何秋画:反正比你懂,我想明白了,我对你呢,就是那种喜欢,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何秋枫:不要跟我信口雌黄


何秋画:我没有信口雌黄,我,李霓裳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会给何秋枫惹麻烦,永远都不会再欺骗何秋枫,这样可以了么


何秋枫:【沉默纠结】


何秋画:其实,就是因为认识你,我才觉得,这里比我想象的要温暖,只有你让我感受到了温暖,我曾经很想逃离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留下来,永远不回蓬莱,以人类的身份活下去,只要你在,我就不走,永远留在你身边,陪着你,【何秋枫入词】一直到老


何秋枫:【立马接话】你怎么还不明白啊,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何秋画:为什么不可能啊


何秋枫:即便你不是秋画,即便我有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可以喜欢你,即便我们在一起了,你知道什么叫做人言可畏吗?我爹,我娘,整个何府上下,会因为我们而被千夫所指,你一天是秋画的模样,我们就绝对不会在一起


何秋画:这个没问题的,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何秋枫: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何秋画:何秋枫,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害你妹妹


何秋枫: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何秋画:何秋枫,我留下来或许能更快地查出杀死你妹妹的凶手


何秋枫:【犹豫】如果你使用怪力的事被别人【被打断】看到


何秋画:【打断】何秋枫,我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使用怪力


何秋枫:【思考了很久】哎~回府吧,我明日还要启程去南诏


何秋画:去南诏做什么


何秋枫:陛下命我去寻找玉灵石


何秋画:【内心】玉灵石,看来我必须跟着何秋枫去一趟南诏


—————————————————————————————


BGM:纯音乐 - 步步惊心配乐


旁白:皇帝下旨将萧丞相之女,许配给三皇子慕容慈煊,择日完婚,听闻此事的慕容慈煊正要去找何秋画,半路却被王原拦下


王原:晋王殿下,你要干什么


慕容慈煊:我想去看看秋画


王原:殿下,可曾注意最近陛下身体欠安,精神恍惚,我听守门的太监说,梦里一直嘟囔着丽妃的名字


慕容慈煊:并未注意,恩师,父皇为何要将萧丞相之女许配给我,秋画知道一定很伤心,我要去找她


王原:殿下,你怎可为这些儿女私情所牵绊?你忘了你的母妃是怎么被打入冷宫的?


慕容慈煊:不敢忘


王原:如果你现在去,要是被闲杂人等看到,你俩昔日的情分暴露,那等于是在害何姑娘,何姑娘是聪明人,会明白殿下的心意的


慕容慈煊:可是,终究还是我负了秋画


王原:你!果然还是太优柔寡断,看来我之前所做的都是对的


慕容慈煊:恩师,你这是什么意思?【细想】难道……追杀秋画的人是你派去的?


王原:正是老臣,殿下,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丽妃是陛下未登基之前的结发夫妻,陛下登基之前,丽妃与陛下失散,据说这丽妃当时已有了身孕,在南诏诞下一皇子,如今陛下已经秘密派人去往南诏寻找,为的是什么?要是找到了这皇子,殿下这太子之位恐怕是不保,眼看就要到手,殿下难道就要前功尽弃吗


慕容慈煊:那,我需要怎么做?


王原:断了与何秋画的一切联系,否则,我会用我的办法,来帮你解决


(这时何秋枫进来了)【音效:脚步声】


何秋枫:参见晋王殿下


慕容慈煊:不必多礼,秋枫,王太傅不必见外


何秋枫:好


(以下两句可同时进行)


王原:少将军


何秋枫:王大人


王原:既然少将军有事要与晋王殿下商议,那老臣先告退了


(王原离开)【音效:脚步声】


慕容慈煊:秋枫,来坐,今日怎么有空来找我闲聊?


何秋枫:前几日忙着处理秋画的事,所以没能来找你


慕容慈煊:秋画~可还好


何秋枫:恩,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慕容慈煊:是我没能保护好秋画


何秋枫:【不语】


慕容慈煊:秋枫……我【被打断】


何秋枫:【打断】殿下无需多言,感情的事,负了终究是负了


慕容慈煊:【沉默】


何秋枫:殿下,明日臣便会去一趟南诏


慕容慈煊:【想到太傅说的话】哦?所为何事


何秋枫:城里传言最近有吸血妖怪出没,陛下派我去南诏调查一下玉灵石的下落,好降服这个妖怪


何秋枫:【内心】父亲说生前服侍母亲的邓婆婆也在南诏,所以我必须要去


慕容慈煊:【内心】这么巧,秋枫去南诏,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玉灵石?


慕容慈煊:【拿起酒杯】如此,一路顺风


【音效:碰杯】


何秋枫:【音效:饮尽】


—————————————————————————————


【音效:转场】


(无BGM)


慕容慈煊:【内心】父皇,你真的派人去调查丽妃遗孤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不念父子情份了,看来,我得亲自去一趟南诏


—————————————————————————————


BGM:陈勋奇 - 尘归尘土归土


(南诏)


旁白:何建忠奉命去往南诏驻守,丽妃的奶娘邓婆婆也在南诏,何建忠决定去拜访邓婆婆,而晋王慕容慈煊正巧看到何建忠不同寻常


慕容慈煊:【内心】莫不是父皇派何建忠来调查丽妃的事


旁白:于是慕容慈煊小心翼翼地跟踪何建忠来到邓婆婆的住所,而与此同时,另一边何秋画偷偷跟着何秋枫的马车也到了南诏,正巧看到慕容慈煊。


何秋画:【内心】他怎么也来南诏了,鬼鬼祟祟的,一定有什么事


(屋内)


邓婆婆:今日是老奴外甥的忌日,每到这天就会给他买他最爱吃的糖葫芦


何建忠:从未听你提起过有一个外甥


邓婆婆:因为有人想要对主人不利,所以主人才将刚生下的儿子托付于你,至于老奴的外甥【哽咽】自然是代替……【调整了一下】何将军,主人托付给你的那个孩子如今可还好


何建忠:那是自然,丽芸当初将秋枫托付给我,我如今更是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门外)


慕容慈煊:【内心】【震惊】什么,何秋枫竟然不是何建忠的亲生儿子


(屋内)


何建忠:邓婆婆如此胸襟令人敬佩,当时我接过秋枫,一看到那玉佩,我就知道这一定不是寻常之物,最近秋枫给我写信说是这玉佩前一段时间发出了一束红色的光,所以我想知道这枚玉佩究竟是什么来历?


邓婆婆:【悲伤】哎~何将军,本来主人本是要老奴死守着这个秘密的,老奴也不忍主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去了,本以为能将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何将军如此尽心尽力地抚养秋枫,老奴只希望何将军能保护好秋枫,这样主人在九泉之下也安心了


何建忠:邓婆婆但说无妨,老夫定当死守


邓婆婆:不瞒将军,主人其实就是当今皇上的结发夫妻,丽妃,至于那玉佩,名叫玉灵石,主人只说一定要保存好,说是什么能救命的东西,老奴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何建忠:【震惊】照你这么说,秋枫其实就是……【被打断】


邓婆婆:【打断】没错,主人当年托付给你的孩子,其实就是皇上流落在民间的大皇子


(屋外)


何秋画:【内心】原来何秋枫才应该是太子,他才是这儿的头儿,我得赶紧告诉他


【音效:踢到花盆】


旁白:何秋画因太激动不小心踢到了旁边的花盆。


何建忠:窗外何人?


何秋画:【小声】糟糕~


旁白:这时大门打开,门外的光线很是刺眼,经过一阵适应,慕容慈煊走进屋内。


何建忠:【震惊】殿下


慕容慈煊:【转到何建忠身后】何将军,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没有表态,原来你早就计划好了,只不过本王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何秋枫


何建忠:殿下切莫冲动,下官绝非有意隐瞒


旁白:就在何建忠说完之际,慕容慈煊将剑一把刺进了何建忠的心脏。【音效:捅刀】


何建忠:额~殿下~【倒下,断气】【看向邓婆婆】快跑~


慕容慈煊:你就是当年丽贵妃身边的宫女?我找你很久了


邓婆婆:老奴什么都不知道,昔日天下大乱,老奴与贵妃失散之后,就再也没敢回宫,后来的事,老奴一概不知


慕容慈煊:【音效:捅刀】哼


旁白:此时屋内传来邓婆婆的一声惨叫,何秋画进来的时候,只见邓婆婆倒在血泊中


何秋画:住手!


—————————————————————————————


BGM:緊張シーン


慕容慈煊:【一转头】【惊讶】秋画【虚伪笑】秋画


何秋画:【惊讶+害怕】你不要过来!


慕容慈煊:【阴森】秋画,别怕,我给你解释


何秋画:【音效:跑出屋内】


旁白:慕容慈煊踢倒了旁边的蜡烛,顿时屋子火光四起。【音效:着火】另一边何秋枫正在找寻邓婆婆的住所,看到远处黑烟滚滚。


—————————————————————————————


BGM:金枝欲孽背景音乐


旁白:何秋枫跑近火光四起的屋子【音效:着火】发现门外趴着的是自己的父亲


何秋枫:【急忙跑过去】爹!爹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何建忠:【虚弱】秋枫啊


旁白:此时,怡和也出现了


怡和:何将军,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何秋枫:怡和,你怎么在这儿


怡和:我是跟着你来到南诏的


何建忠:去找……找……


何秋枫:找谁?


何建忠:秋……秋画……她……【断气】


何秋枫:【哭】爹!爹!你醒醒啊!


怡和:找何秋画?难不成就是她杀了何将军


何秋枫:你说什么!秋画怎么可能【打断】


怡和:枫哥哥,我早就在暗中观察她了,她根本不是何秋画,我还看见她使用一些我不知道的怪力,她根本就是一个妖怪,你要是不相信,走,我们现在就去找她


—————————————————————————————


BGM:緊張シーン


(树林里)


何秋画:【音效:跑步声】何秋枫!何秋枫你在哪儿,快来救我!


慕容慈煊:【抓住秋画的手臂】秋画,秋画,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当初的海誓山盟你都忘了吗?


何秋画:【想要挣脱】慕容慈煊,我亲眼看见,人就是你杀的,什么海誓山盟,我喜欢的人他叫何秋枫


慕容慈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何秋画,我告诉你,你所看到的一切,是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的秘密,你想跟他们一样吗


何秋画:【挣脱】你根本不是真正的皇子,真正的皇子是何秋枫


旁白:远处闻声而来的一行人,是何建忠手下的兵将,看到慕容慈煊立马跑过来。


何秋画:你们来的正好,他!他杀了人,你们快把他抓起来


【音效:衣物摩擦声】


(而他们却将何秋画绑了起来)


何秋画:你们干什么,你们知不知道,他不是真正的皇子,何秋枫才是真正的皇子


旁白:慕容慈煊,立即使出几枚银针【音效:暗器】将兵将们一一击倒一针封喉。


何秋画:【震惊】


旁白:他拿起剑慢慢地走向何秋画,正要刺向何秋画,这时秋画双眼冒光【音效:双眼冒光】,【音效:撞击声】仙气震荡,将慕容慈煊推出了一米远,她双手汇聚成两团白光,【音效:脚步声】慢慢地走向慕容慈煊


何秋枫:住手!


—————————————————————————————


BGM:麦振鸿 - 恨爱交加


(语句之间衔接紧凑,CV不要开小差,必要时可抢话,可同时进行,自行发挥)


旁白:何秋画看到了何秋枫,立马散去心中的怒气,恢复了正常。


慕容慈煊:秋枫小心,她不是秋画,她是妖女


怡和:哥哥,你没事吧,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何秋画:【解释】何秋枫,不是这样的,是他杀了【被打断】


怡和:【打断】妖女,是你杀了何将军


何秋画:【生气】【音效:双眼冒出白色的光】你说什么?明明是他【被打断】


【何秋枫:被双眼冒光的何秋画吓到,后退一步】


慕容慈煊:【打断】是你,我亲眼所见,是你杀了何将军和邓婆婆


何秋画:【紧张】我不是,何秋枫!人是他杀的!


【何秋枫:心情复杂,沉默】


怡和:【大声】事实都摆在眼前,何将军临死前,嘴里还喊着你的名字,让我们找你报仇!


何秋画:【眼含泪水】何秋枫,不是这样的,这些人都不是我杀的,是他【指向慕容慈煊】邓婆婆和你爹都是他杀的


【何秋枫:心情复杂,沉默】


怡和:你这个妖女,你到底还要害多少人?


何秋画:住口!我没有害人!


何秋画:【哽咽】我……何秋枫【流泪】相信我……相信我……不是这样的……不是我……


怡和:你这个妖女,你冒充何秋画,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还杀了何将军和邓婆婆,枫哥哥你不要相信他


何秋画:【惊惶】【拉着何秋枫】我……何秋枫,别人怎么样我根本不在乎,我只要你一个人相信我


【何秋枫:心情复杂,沉默】


何秋画:【流泪】何秋枫,你相信我……相信我……


何秋枫:你现在要我怎么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被打断】


何秋画:【打断】【苦笑+伤心流泪】你还是不相信我【怒气】不就是杀人吗,那我就杀给你看


旁白:何秋画走到慕容慈煊身边,双手汇聚成一团白光,向慕容慈煊使了一掌【音效:撞击声】


慕容慈煊:【被弹到树干上,倒下,吐血,晕倒】噗~呃~


旁白:何秋枫看到这一幕,立马拿着剑指向何秋画。【音效:剑声】


何秋枫:李霓裳!你到底还要杀多少人!你答应过我,不使用怪力的,现在这一切,你要作何解释


何秋画:【流泪,看着何秋枫,情绪复杂】


—————————————————————————————


BGM:只有影子 - 遇萤(不要用伴奏)


旁白:何秋画看着何秋枫,最终自己走向了剑锋【音效:捅刀】剑就这么刺进了她的心脏,何秋枫愣住了,立马松开了手,何秋画留着泪笑着走向何秋枫,抱着他【音效:衣物摩擦声】


何秋画:【流泪+欣喜】何秋枫,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但是事到如今,我一点儿都不后悔,我喜欢你,记住,我叫……李霓裳


旁白:等到何秋枫反应过来时,何秋画的身体正慢慢的消逝,直至剑掉落在地上,何秋枫,想要伸手抱住李霓裳,奈何霓裳已化作了流萤消逝在天空中。


何秋枫:【失神】霓裳……【大喊】霓裳……


(回忆+混响)


何秋画:只要你相信,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啊,我喜欢你,所以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何秋画:我想明白了,我对你呢,就是那种喜欢,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何秋画:我李霓裳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会给何秋枫惹麻烦,永远都不会再欺骗何秋枫


何秋画:其实,就是因为认识你,我才觉得,这里比我想象的要温暖,只有你让我感受到了温暖,我曾经很想逃离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留下来,永远不回蓬莱,以人类的身份活下去,只要你在,我就不走,永远留在你身边,陪着你,一直到老


何秋画:何秋枫,为了你,我霓裳,愿意变成凡人



(BGM拉大)



  前生今世来生

  与你相遇 在每个梦里

  拂袖唤漫天流萤

  掌心微光谁眼中倒映

  回眸不舍离去

  此情为你 在心上停栖

下一世 再与你永不分离


  前生今世来生

  与你相遇 在每个梦里

  拂袖唤漫天流萤

掌心微光谁眼中倒映


  回眸不舍离去

  此情为你 在心上停栖

  这一世 愿与你共存天地


……


(未完待续)












    3复制
    到底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让豪迈的送出了1314的赞赏给点击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