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57】《忘.川》

  • 剧本类型:普通本
  • 时代背景:古风/仙侠
  •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 字数:4016
  • 故事情节:  虐恋/苦情
  • 更新时间:2018-01-05 10:05:22
  • 首发日期:2016-04-26 23:00:19
  • 转载许可:注明出处和来源网站转载
  • BGM列表:复制BGM   BGM——阿鲲 - 守浮生 - 纯音乐版,BGM——董贞 - 了结 - 古筝版纯音乐,BGM——银临 - 浮生辞,BGM——HITA - 白头吟,BGM——小曲儿 - 忘川
  • 角色:男(1), 女(2)
  • ♂ 乔生♂ 李云曦♀ 紫鸢♀ 孟婆♀ 小蝶
点击查看伊末的个人主页
131466618838
伊末当前魅力值:38
复制摘要   与你相逢,是缘。与你相知,是情,与你相别,是伤。再度轮回,可还记得你的诺言。ps:语速不要过快,(注:乔生和李云曦是同一个人)
OST:
字号设置:      还原

【伊人阁】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

编剧:伊末

男:乔生(书生)/李云曦(将军)青攻音(两个角色转换的音色自己调整)

女:紫鸢(御姐)

龙套:孟婆(御姐),小蝶(少女音)

简介:与你相逢,是缘。与你相知,是情,与你相别,是伤。再度轮回,你可还记得苦候在奈何桥上的我。

原剧已出,感谢所有参与制作的小伙伴!

~STAFF~

策划:花神【剧集地】

导演&后期:辞穹【自由人】

编剧:伊末【自由人】

美工:茶茶【自由人】

宣传:渺然【自由人】

~CAST~

紫鸳:休羽【远之音】

李云曦&乔生:千山【流音阁 】

孟婆:月夏【碧落九天】

小蝶:撸撸【梨棠广播剧社】

wKgJKFg4StbgQMK_AAFkHpfXIgs414.jpg

============================================

【地府】

BGM——阿鲲 - 守浮生 - 纯音乐版

孟婆:你在忘川河边一百年,看了无数悲欢离合,怎么还不愿意轮回转世?

紫鸢:孟婆,我有执念放不下,又如何能轮回,前尘尽忘。

孟婆:你等了一百年,可有看到你的情郎?他早已转世,不记得你了。

紫鸢:人总有一死,我再等上一百年,总会等到他。

孟婆:他是天上文曲星下凡渡劫,就算百年后身死,也不会来地府,而是回到天庭,你们也见不到。

紫鸢:(自语)我等了他一百年,还是等不到么!

孟婆:罢了,你在奈何桥陪了我一百年,今儿个我就帮你一次,还了你这份情。

紫鸢:(欣喜)孟婆,你……

孟婆:如果要送你还阳,跟他长相厮守,我可没有办法……

紫鸢:(打断,急切)紫鸢不求与他长相厮守,只求再见一面,了却夙愿,我便再无牵挂去投胎转世。

孟婆:好,我给你三炷香时间,送你回阳间,了却你的夙愿。

紫鸢:(感激)多谢孟婆。

【乔府】

BGM——董贞 - 了结 - 古筝版纯音乐

乔生:(倒酒、微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看了下月亮,在看了看自己)一个,两个,三个……(揉了揉眼睛)咦?三个?

紫鸢:你,我,还有月娘,不就是三个吗。

乔生:(疑惑)姑娘?

紫鸢:(轻笑)看来你还没有醉糊涂。

乔生:姑娘是谁?为何半夜出现在乔府?

紫鸢:(深情凝望,不语)

乔生:(轻声询问)姑娘?

紫鸢:(回神)哦,我是听闻乔公子才艺双绝,更是画的一手好丹青。今日冒昧前来,为求公子一副丹青罢了。

乔生:那是他们厚爱,乔生不过是一介书生。

紫鸢:乔公子这是在间接拒绝为紫鸢作画吗?难道……紫鸢的容貌入不了公子的眼?

乔生:不敢不敢。姑娘的容貌世间少有,堪称,绝世佳人。

紫鸢:既是世间少有的美貌,公子何不留下一副丹青做为收藏?

乔生:乔生当然愿意为姑娘作画。只是……我们是否见过面?在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紫鸢:(迟疑)不曾见过。

乔生:那、姑娘是从何而来?

紫鸢:你可看到我身后这棵桃花树。

乔生:自然。这树是我亲手栽种,只因为乔某生平最爱桃花,经常在这树下独饮,花香配美酒,实乃人生一大乐事。

====================回忆(混响)====================

紫鸢:云曦,这里好多桃花,真美。

李云曦:等战事平定,我带你归隐山林,我会亲手在我们屋前种下一片桃花,每日陪你看花赏景。

紫鸢:那是我美还是桃花美?

李云曦:人面桃花相映红,你比那桃花美上十分。

==================回忆结束=======================

紫鸢:公子,你觉得是我美还是桃花美?

乔生:自然是姑娘美,你比那桃花美上十分。

紫鸢:(低喃)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乔生:姑娘还没说,你是从哪来的?

紫鸢:若我说,我是这颗桃花树的化身,公子可害怕?

乔生:乔某最爱桃花,自然不畏惧姑娘。

紫鸢:既然公子不畏惧,为何还不动笔作画,莫非要等这天全亮么?

乔生:(回神)姑娘请稍等,我这就去拿纸笔。(离去)

紫鸢:(内心)还是一样的容貌跟身姿,却是不一样的记忆。云曦,你怎么忍心忘了我呢!

BGM——银临 - 浮生辞

=================回忆,全程混响====================

李云曦:(苏醒)额……

紫鸢:不要乱动,你身上银针还没有拔,以免碰到伤口。

李云曦:(闻言转头,欣喜)是你……

紫鸢:我随师父到此行医,碰巧看你晕倒在河边,就将你带回来了。

李云曦:姑娘三番两次救我,李云曦铭记于心。

紫鸢:(慢慢拔掉银针)举手之劳,将军不必放在心里。

李云曦:若没有姑娘,恐怕我早已不在世上。(调戏)不如……在下以身相许如何?

紫鸢:(稍微用力拔掉银针)看来将军已无大碍,还能嬉戏说笑呢。

李云曦:(大喊)疼,疼,疼,姑娘手下留情。

◇◇◇◇◇◇◇◇◇◇◇过度◇◇◇◇◇◇◇◇◇◇◇

紫鸢:(担忧)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又添了这么多伤。

李云曦:(痞气)我有一个贴身大夫,妙手回春,就是受再大的伤我也不怕。

紫鸢:(无奈)我也是个人,也有我没有办法医治的伤。再说,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李云曦:(握住她的手)紫鸢,我已经写好奏折,等这场战事结束回到京城,我就辞官隐退,不再理会这些俗事。

紫鸢:皇上会放你走吗?功高震主,我怕……

李云曦:不会的,我把兵权还回去,这样,他总会放心了。

紫鸢:(依靠在他肩膀)嗯,我希望战事早点结束,我们可以早点走。

李云曦:会的。

◇◇◇◇◇◇◇◇◇◇◇过度◇◇◇◇◇◇◇◇◇◇(节奏可以加快点)

紫鸢:云曦,皇上同意你辞官了吗?

李云曦:今日皇上心情甚好,同意了我的奏折,还留我在御花园共饮。我们明日即可收拾东西,离开京城。

紫鸢:(欣喜)真的吗!我去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就走(转身,准备离去)

李云曦:(抚额)额……

紫鸢:云曦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李云曦:我……(口吐黑血)

紫鸢:(慌)你中毒了?

李云曦:是皇上……在酒中下毒。呵,他果然还是不放心我。

紫鸢:(把脉)这是……鸠(jiu)毒。无色无味,亦、无药可解。

李云曦:(虚弱)我李云曦在战场上杀人无数,生死早已看淡。可我唯一放不下的,只有你,我若走了,你怎么办。

紫鸢:(伤心)你不会死的,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李云曦:(为她拭泪)别哭,我曾经许诺过,要亲手为你栽种桃树,却没有做到。承诺过带你归隐山林,也食言了。亏我画的一手好丹青,却没能亲手为你画过一幅画,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紫鸢:(落泪)别说了,别说了……我去翻医书,一定有办法的。

李云曦:答应我,我走了,好好活下去。

紫鸢:李云曦,你好狠的心。我不会让你抛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开。(吻上他的唇,喝上他的血)这样,你就不会丢下我,黄泉路上,我们一起走。

李云曦:(不舍)你怎么那么傻。

紫鸢:(紧紧相拥)不傻,我只求你别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回忆结束,混响关掉===================

BGM——HITA - 白头吟

乔生:(放下笔)画好了,姑娘你看如何?

紫鸢:(上前看画)你画的丹青还是那么好,一点也没有生疏。

乔生:姑娘看过乔某作的画?

紫鸢:我爱慕公子已久,怎么会没见过呢。

乔生:让姑娘见笑了。不知为何,这幅画画起来,很是得心应手,(停顿,略不好意思)就好像姑娘的容貌……早已刻在我心里一样。(有点急)姑娘别误会,我不是调戏姑娘,我……我……

紫鸢:(掩面轻笑)能让公子记住我的容貌,是我的福分。

乔生:(看了下天色)天快亮了,如若姑娘不嫌弃,就请进寒舍一坐?

紫鸢:(伤感)不了,我该走了。(看着画,不舍)这幅画,就留给公子做个留念吧。

乔生:(欣喜)刚不知怎么开口跟姑娘讨这幅画,既然姑娘开口了,乔某在此多谢姑娘。

紫鸢:(内心,无奈)上一世,明明是大将风采,豪气万千。怎么这一世,就成了个书呆子了。

紫鸢:公子才华横溢,可是准备考取功名?

乔生:相对功名利禄,乔某更喜欢田园山野间的自在,筑一小屋,屋前种满桃树,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岂不快哉。

紫鸢:(向往)我也喜欢这种田园山间的自在!

乔生:这样的生活,姑娘不觉得枯燥吗?

紫鸢:不!这种生活,是紫鸢生平最大的祈盼。

乔生:不如,乔某带姑娘去看一看?

紫鸢:(心动却无奈)旭日已东升,紫鸢真的该走了。在走之前,可否再请求一件事。

乔生:姑娘请说。

紫鸢:你能否唤下我的名字?我叫紫鸢。

乔生:这……姑娘家的名讳岂是我这外人可以随意呼唤的。

紫鸢:(失望)就连这一小小请求,公子也不愿意吗?

乔生:我……

(公鸡打鸣声)

紫鸢:(轻喃)时辰到了……(不舍)既然公子不愿意,紫鸢先行一步。(慢慢离去)

乔生:(看着她慢慢远去,不由自主的喊出来)紫鸢……

紫鸢:(回头,声音遥远)能再次听到你叫我一声紫鸢,我已无憾。(消失)

乔生:(梦中呼喊)紫鸢,紫鸢……

小蝶:(摇晃他身体)公子醒醒,天亮了。

乔生:(迷糊)小蝶?

小蝶:公子真是的,喝醉也不回房间休息,在花园吹了一夜的冷风。

乔生:(难受)头好晕。

小蝶:喝那么多喜酒,当然头晕。公子如今都快二十了,人家张公子也都成婚了,公子还孤身一人。老夫人最近一直在念叨着,说要给你找个大家闺秀呢。

乔生:娘她老人家就是爱操心。对了,你来的路上有看到紫鸢姑娘吗?

小蝶:公子你在做梦吧,花园里哪来的姑娘?(拿起桌上画)公子,这画中人是谁啊?真好看,跟仙女似的。

乔生:(接过画)她就是紫鸢,你来的时候没有遇到她?

小蝶:这是紫鸢姑娘,真美。可是我早上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她呀。

乔生:(呢喃)人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呢?(疑惑)难道,你真的是桃花仙子?还是我在做梦?

【地府】

BGM——小曲儿 - 忘川

孟婆:你可见到人了?

紫鸢:(跪下)紫鸢谢孟婆成全。

孟婆:(扶她)起来吧,既然已经了却夙愿,就喝下这碗孟婆汤,去投胎吧。

紫鸢:紫鸢心愿已了,再无牵挂,我愿意去投胎转世。(迟疑)孟婆,我跟云曦……我们之间再无可能了吗?

孟婆:这人世间的缘分,妙不可言,谁也不敢断定。(拿给她一碗孟婆汤)喝下这碗汤,走吧。

紫鸢:(接过碗,饮下,慢慢走向奈何桥)(混响)奈何桥,终究还是我一个人过了,云曦,来生可还有缘再见?

孟婆:总算是肯去投胎了。(讶异)奇怪,这紫鸢跟李云曦的名字怎么还刻在三生石上?难不成,他们前缘未尽?

=============回忆,混响================

李云曦:(同步,男主略快点)苍天为证,我李云曦愿娶紫鸢为妻,执子之手,天涯相随。

紫鸢:苍天为证,我紫鸢愿嫁李云曦为妻,与子偕老,不离不弃。

紫鸢:云曦,若我们这辈子不能共白首呢?

李云曦:那就等下辈子。

紫鸢:要是下辈子我们没有遇到呢?

李云曦:要是下辈子没有遇到你,我宁愿活不过二十岁。只求再来下一辈子,我们可以再次相遇。

紫鸢:你可会忘了你说的?

李云曦:不会,我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紫鸢:三世情缘,我信你一定会找到我。


    3复制
    到底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让豪迈的送出了1314的赞赏给点击去看看吧!